ZKIZ Archives


公募“躺槍”信用債風險 9成違約有先例

新沃基金專戶乾元2號“踩雷”違約信用債,機構除關註通道方風控責任外,信用債尤其是中低等級信用債風險在委外贖回壓力中的調整幅度也在加大。

今年來信用債的違約案例比2016年有所減少,也沒有出現大規模的信用風險事件,不過,曾發生過違約的發債主體後續到期債券的違約風險表現出顯著攀升的特征。統計顯示,今年發生違約的10家發債主體中,有9家此前均已出現過債券違約的情況。

“公募基金主要是看資質好、行業實力靠前的企業,並且這樣的企業也是居多的。當然需要看到,在經濟金融環境不確定性較大時嚴控杠桿、做好風控的重要性。”北京一位資深債券基金經理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一級發行融資受阻

當高杠桿碰上信用債違約,逆回購交易違約等投資風險就難以避免,產品凈值也會遭到較大幅度的調整。

2016年12月20日,新沃基金管理的乾元2號特定客戶資產管理計劃(簡稱乾元2號)受持有的信用債券違約及高杠桿操作相互疊加影響,發生了大額質押回購到期無法償付的情況。

這也直接導致,中融基金與乾元2號在2016年12月7日達成的一筆交易金額為5000萬元的債券質押式逆回購業務違約,中融基金無奈“躺槍”。截至到期結算日2017年2月7日,“乾元2號”未履行回購義務。

2016年債券違約數量明顯攀升,共計49只私募債和29只公募債發生違約,涉及34家發債主體。截至5月20日,今年來有15只個券發生違約,其中包括1只私募債和14只公募債,涉及10個發債主體,債務總額逾百億。

譬如5月19日,春和集團公告,因受國際船市低迷、海外投資資金短缺等原因的影響, 公司未能按期兌付2017年度利息,截至報告期,集團共有銀行負債總額約69.73億元,公司目前大量裁員集團本部已停止運營,人員縮減到8個左右,僅能維持日常正常運營的需要。

與此同時,隨著債市調整收益率上行,取消發行規模再次大幅攀升,部分低資質個券債券市場融資受阻。

“大環境不好,一級發行成本增高,很多發行人接受不了。加上目前也是處於年報季,企業發行量就會相應減少。”一位中型券商債券交易員與第一財經記者交流時表示。

嚴監管下,由於委外持有較多中低等級信用債,委外贖回進一步加劇其調整壓力,信用債收益率持續上行,並且,近來一些高等級信用債的配置的需求也開始出現。這種情況下,信用債一二級倒掛也開始出現。

“一般市場下跌時,往往會出現倒掛。是因為二級市場的供需力量不如一級反應充分,因為一級市場每一次投標都是供需關系的體現。等到市場下跌的話,就是一級市場跌的多。因為二級市場很多沒有成交,找不到方向。大家跟著一級市場來調整二級的價格。”上述北京資深債基基金經理解釋道。

“預期發債還不如去找銀行做信貸,你會發現,最近信貸數據還不錯,也和這個有關系。”上述券商債券交易員也說。

統計數據顯示,信貸增長超預期,從總量上看,4月央行口徑社融1.39萬億,較去年同期同比多增6133億,不過低於2013年和2014年同期水平;從結構上看,4月人民幣貸款高達1.08萬億,大幅好於季節性,但表外融資增長放緩。人民幣貸款中,居民貸款、非金融企業中長期貸款維持高增長,票據融資進一步受到壓縮。

低評級贖回壓力大

趨嚴的監管環境下,信用債的需求也在萎縮。

5月12日,理財登記托管中心發布《關於進一步規範銀行理財產品穿透登記工作的通知》,違規加杠桿、買低評級信用債的做法受到較大的沖擊。

嚴監管下,券商集合產品面臨更大的壓力,後期贖回壓力加大時,低評級信用債只可能大幅賣出。可以看到,委外增長放緩以及監管趨嚴將使得信用債尤其是中低等級信用債調整壓力持續存在。

同時,近期來債券業務風險點頻發,監管部門對這一業務也保持高度關註。有消息稱,監管指出目前部分券商公司債券業務存在“制度建設不完備、業務體系機構存在重大缺陷”等問題,並特別提到公司債違約的風險應急處置,“債券市場正常的違約是允許的,但前提是券商信息披露是否及時、盡職調查是否到位、履職盡責是否到位。”

與此同時,在今年發生違約的風險事件中,出現了一個共同的特征:在今年發生違約的10家發債主體中,除江泉集團是首次違約之外,其他9家發債主體此前均已出現過債券違約的情況。

以川煤集團為例,在12川煤炭MTN1發生違約之前,15川煤炭CP001和13川煤炭均已經違約。雖然15川煤炭CP001在發生本息違約之後於一個月後全額償付了15川煤炭CP001本息和違約金,但之後到期的13川煤炭PPN001至今本息仍在拖欠中。

“之前違約,後續又違約,實質不是兩次違約而是一次。對市場的沖擊比較小,因為大家都知道上一次還不上,這一次也還不上。短時間內企業的經營狀況也較難有改變。老的問題都沒有解決,新的問題自然沒有辦法去解決。”前述北京債券基金經理也表示。

“事實上,多筆債務的頻繁到期往往會令發行人應接不暇,尤其是遭遇突發事件或是深陷持久紛爭時,疊加的債務壓力必然會令發行人的狀況更加惡化。”天風證券也表示,從發行人的角度看,公司經營和現金流狀況的改善需要一定時間,即便有能力補上前期拖欠的債務,公司資金鏈仍很脆弱,很難在下一期債券到期前快速恢複償債能力。

這也給防“踩雷”提供了一個思路:若知悉某債券違約風險較高時,基金公司等機構再將此類或相關債券作為質押品就難以說通。

但中短久期的中高評級品種的配置價值也在受到更多基金經理的關註。由於其絕對收益的配置價值相對於同期限貸款利率而言較高,同時同樣屬於中短久期的同業存單等類固收品種在受到去年底流動性的沖擊之後,絕對收益價值也大幅擡升而資質也優於一般的信用債,也具備了較好的配置價值。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公募 躺槍 信用 風險 成違 約有 先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12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