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人民幣成法定貨幣 津巴布韋怎麽想的?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7/4644820.html

人民幣成法定貨幣 津巴布韋怎麽想的?

一財網 王琳 2015-07-14 00:25:00

在會見中方領導人時,提出將使用人民幣作為本國法定貨幣,其實是作為津巴布韋可以公開流通的貨幣之一。再次強調這項早已宣布的措施,是希望加快雙方技術談判進程。

“當地流通的小面額美元太臟了,臟到不願意用手拿。”剛從津巴布韋回來的中非民間商會的王江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在津巴布韋著名景點維多利亞瀑布附近,津巴布韋中央銀行曾經發行的最大面額的、被稱為貨幣之王的100萬億津元(1後面跟著14個零)的單張鈔票已經被當地人作為旅遊紀念品兜售。

7月10日,津巴布韋媒體《先驅報》援引津副總統辦公室高級官員稱,7月8日,負責津巴布韋經濟事務、第一副總統姆南加古瓦在訪華期間向中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提出,希望將人民幣作為津巴布韋的一種法定貨幣。

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外交人員對本報記者表示,津巴布韋是非洲與中國長期保持良好關系的國家,是中國對非關系的重要支撐點。習近平主席今年在亞非會議期間,特別單獨會見了在亞非拉民族解放運動中具有標誌意義的穆加貝總統。穆加貝現任南部非洲共同體輪值主席、非盟輪值主席。

中國將中津關系定義為好朋友、好夥伴、好兄弟。上述中國外交人員表示,中國方面不排除對津巴布韋訴求積極回應的可能性。

獨立前的津巴布韋財富分配不均,70%的土地掌握在不到5%的白人農場主手中。獨立後到2000年土地革命前,津巴布韋實現了顯著的經濟發展成績,一度是南部非洲僅次於南非的第二大經濟體,GDP增長率連續兩年在21%以上。

2001年後,在打天下的黑人老兵的要求下,穆加貝進行了激進的土地革命,社會動蕩,導致白人農場主和大量資本出逃,在出逃前,白人農場主將農田水利設施破壞,而之後分配到土地的上層黑人不事耕作,導致曾經的南部非洲糧倉不僅無力出口,更無力糧食自給。

此前,王江帶領六位中國企業家赴津巴布韋考察。出發前在友人的提示下,王江在中國的銀行兌換了大量1~5美元小面額美元現鈔,其中以1美元現鈔居多,以方便在當地使用。

歷經2000年~2009年嚴重的通貨膨脹,目前在津巴布韋全國,津元已經失去了作為貨幣的流通儲值功能,目前五分之四的現金交易都由美元完成。超市等商品都以美元標價。

2008年是津巴布韋通貨膨脹最嚴重的時期。7月,津官方公布的通貨膨脹率高達2200000%,創下世界紀錄,本幣大幅貶值,國民經濟崩潰。津巴布韋政府將所有稅收和政府收費改為美元計算,以南非蘭特作為參考貨幣。隨後津央行宣布取消津元。

2009年初,津巴布韋政府宣布實施多元外匯流通體制,允許美元、南非蘭特、博茨瓦納普拉等貨幣在境內流通,以圖控制物價水平,恢複國民經濟。

2010年,通貨膨脹率回落至3.7%。分析認為,多貨幣體系的實施迅速抑制了嚴重的通貨膨脹。

目前,由於南非蘭特波動較大,美元和歐元成為政府和社會交易的首選。但津巴布韋仍希望降低匯率風險,穩定經濟形勢。

2014年1月,津方宣布在多貨幣體系中加入人民幣、澳元、日元、印度盧比等。目前,津巴布韋仍在與相關國家進行貨幣流通的談判,包括中國。

這也就是為什麽主管經濟事務的津巴布韋副總統此次訪華,在會見中方領導人時,提出將使用人民幣作為本國法定貨幣,其實是作為津巴布韋可以公開流通的貨幣之一。再次強調這項早已宣布的措施,是希望加快雙方技術談判進程。

津巴布韋華人華僑商會常務副會長趙科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其實津巴布韋現階段實行以美元為主的多種貨幣的結算方式。所謂的流通不是拿著人民幣作為現金去買東西,而是在銀行結算時,可以把美元直接存到人民幣賬戶,進行人民幣結算。沒有現金的流通,目前也流通不了,因為沒人給津巴布韋官方提供現金貨幣,不是完全意義的流通。

王江花費30美金買了2008年以後發行的四枚一套的津元留作紀念,10萬億津元、20萬億津元、50萬億津元和100萬億津元各一張。

物以稀為貴。當年買不了8個圓面包湊一頓午飯的180萬億津元搖身一變增了值,飄洋萬里,被王江帶回了中國。

編輯:顧鄉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950

網絡訂餐成法外之地?專家稱約談平臺“沒震懾力”

問題頻出的網絡訂餐,還能否獲得消費者的信任?

9月7日,餓了麽、美團外賣、百度外賣等9家網絡訂餐平臺被上海市食藥監管局約談。而這樣的約談在今年已不是第一次。

8月10日,北京食藥監局約談了上述網絡訂餐平臺,要求各平臺要用“洪荒之力”加大整改力度。 3月15日,圍繞網絡訂餐平臺的種種黑幕被曝光,引起了強烈的社會反響,相關部門也展開了一系列整治行動,北京食藥監局查處了通州“餓了麽”五店合一食品加工點。

“約談第三方,你要他幹什麽呢?他能幫你執法嗎?幫你去餐飲店查看嗎?”一位長期研究食品監管制度的專家表示。

在“互聯網+”的背景之下,網絡訂餐遍地開花,單純靠約談第三方真的能遏制住無證無照餐飲供應方嗎?

有擔憂者稱,當從網上訂購的晚餐或許來自一個無證、無照、無經營場所,只有一個竈臺的地方,甚至幫你做這份晚餐的人可能還攜帶甲肝或者其他傳染病時,你該怎麽辦?

“互聯網+”大潮的推進下,網絡消費模式呈現了多種形式,其中直接關系到生命安全的首數餐飲。但在網絡餐飲起步之初,卻沒有受到太多重視。

“現在網絡餐飲的門檻太低,只要是一個做飯的,都可以提供網絡訂餐,成了一個集貿市場,但是卻比集貿市場更難管,因為看不見它。所以,網絡平臺的餐飲提供方必須是證照齊全的實體店,餐廳的主體必須符合國家法律要求。”上述專家表示。“國家對食品生產經營實行許可制度。從事食品生產、食品銷售、餐飲服務,應當依法取得許可。這個時候再不管,還真是管不住了。”

2014年8月14日,杭州媒體曝光了多家無證無照餐飲小作坊,通過閃食網、淘點點、美團網、餓了麽、愛訂飯等網上訂餐招攬生意,這些提供訂餐服務的網站未按照審查提供訂餐服務經營者的主體資格、未按照要求公示網絡交易經營者身份主體和經營資格許可信息、平臺自身交易規則不完善。當時涉事的“餓了麽”負責人表示,該平臺上無營業執照的餐飲商家全部下線,下架商家占比三分之一。

2016年的“315”晚會,記者通過調查發現,在“餓了麽”網站上,存在著商家虛構地址、上傳虛假實體照片等情況,實體店面衛生狀況令人堪憂,甚至是一些無照經營的黑作坊。

2016年8月9日,新京報的一篇《百度外賣直營店月入350萬,使用過期菜品內幕曝光》報道再曝北京網絡餐飲監管漏洞。

2016年8月13日,上海宜山路的一排無證無照餐飲店鋪被曝是“餓了麽、百度、美團”等網絡訂餐平臺的大商戶。

如此趨勢之下,網絡訂餐的監管顯然已經到了下鐵手腕的時刻。

“以前,餐飲是先拿餐飲許可證再拿營業執照,現在是先有營業執照,再拿餐飲許可證,這個前後換了順序,就有了問題。有些餐飲從工商那里申請了營業執照後,如果想申請許可證,按照法律必須有場地、設備、從業人員健康證等很多準備,經過現場審核後才能申請到經營許可。但是很多餐飲經營者為了省錢,只拿到營業執照,不去申請經營許可證就開業了,因為他沒有能力完全符合條件,但是無照無證更是違法。”蘇州市太倉工商行政管理局副科級幹部高立新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與《食品安全法》同步實施的《食品經營許可管理辦法》中也明確規定,申請食品經營許可,應當先行取得營業執照等合法主體資格。同時對經營的場所、環境、人員、設施、布置等進行了詳細描述。

辦法雖然嚴格,但漏逃、造假依然存在。“雖然現在餐飲許可證可以查詢,但是有些地方的食品經營許可證查詢平臺尚未開通,這是簡政放權兩證合一之後的平臺。如果不通過查詢,僅靠肉眼,是無法發現食品經營許可證造假的。”一位地方食品安全監管人員表示。

百度外賣的工作人員也表達了同樣的問題:“目前百度外賣是對加盟的餐飲店進行現場審核,但是如果對方造假,我們的人員是無法辨別的。”

這樣的無法辨別,給很多無證無照的餐飲經營者提供了違法的空間。可是如果了解一些食品經營許可證的審核條件,這些小而無證的違法經營者也會被識別。

今年7月份出臺的《網絡食品安全違法行為查處辦法》明確了網絡食品交易第三方平臺提供者和通過自建網站交易的食品生產經營者包括備案、保障網絡食品交易數據和資料可靠性、安全性以及記錄保存交易信息等義務,同時明確了責任約談的情形。

“約談第三方的意義不大,第三方能幹什麽呢?第三方能執法嗎?還是幫去餐飲店審核現場?這約談沒有約束和震懾力。我們政府要依法執政,經營者要依法經營,無論是實體餐飲還是網絡訂餐,標準必須一致,主體都是餐飲的經營者。網上訂餐不是法外之地,沒有許可不允許經營。現在政府監管的態度太曖昧,單純的約談不解決不了問題。必須審核餐飲許可證的,沒有餐飲許可證的,不能上平臺。”上述專家表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4338

查史美倫:推動金發局成法定機構

1 : GS(14)@2017-10-09 03:47:07

【本報訊】金融發展局主席查史美倫在倫敦出席貿發局活動時,提及她有份出席的金融領導委員會成立後,解決以往監管機構各自為政問題,在財政司帶領討論下更易達共識,並有助推動監管機構落實金發局建議。查史美倫指出,該委員會屬於高層次會議,由財政司列出討論議題,但不會談及具體細節,否則會影響監管機構運作;而金發局則是由下而上的平台,綜合業界提出的意見發表報告。


冀聘員工宣傳港金融市場

查史美倫表示,希望政府能夠多撥資源予金發局,亦會思考推動金發局成法定機構,以穩定資源聘請足夠員工,可以多出外宣傳香港金融市場,代替目前不少人僅是以兼職形式向外宣傳,「我知道新加坡政府有低調去國外敲門,香港金管局有做,部份局長都有做,但唔全面,希望金發局有足夠員工去做呢項工作。」查史美倫舉例,在佔中期間的確有外國商界詢問本港政治環境,「都要有dedicated team同人解釋香港係冇事」。近來本港司法獨立遭到質疑,她指外國人並非完全不感到擔心,「好多報道偏頗,與事實不符,例如《紐約時報》之前未出判詞(雙學三子入獄)已報道,會斷章取義,又不了解情況」。她又指早前政府取消議員資格,亦遭英媒批評,「如果外國人知道詳細內容,都會覺得政府係合理,所以需要同人解釋。」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923/20161759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2272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