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全球債務處歷史高位,IMF呼籲各國應未雨綢繆

全球經濟仍然處於擴張的甜蜜期,然而比起去年,全球央行貨幣緊縮的預期更加強烈,因而如此防範正常化進程中可能暴露的脆弱性則成了當務之急。

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春季年會期間,IMF的《財政監測》(Fiscal Monitor)報告提及,全球債務已處於歷史高位,2016年達到了創紀錄的164萬億美元的峰值,相當於全球GDP的225%。與 2009年的高峰相比,目前全球債務又增加了GDP的12%。

IMF呼籲各國把握當前的經濟擴張窗口期,“各國應著手重建財政緩沖、改善政府收支並實現穩定的公共債務。在經濟上行時加強財政緩沖,為經濟最終低迷時提供財政支持留出余地,防止財政脆弱性在金融環境惡化時成為壓力的來源。”IMF財政事務部門主任維托·加斯帕(Vitor Gaspar)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表示。

他也對記者提及,“美國稅改一直到2020年前都會產生積極影響,增加1.2%的GDP增長,這也會為全球帶來積極的溢出效應。” 但是,IMF指出,美國經濟正接近充分就業,且正在實施財政刺激,未來3年內的總赤字將維持在1萬億美元(GDP的5%)以上。美國應當重新調整財政政策,確保政府債務與 GDP 之比在中期內下降。

全球債務創歷史高位

目前,全球債務處於歷史高位,持續近十年的量化寬松(QE)、低利率政策無疑資深了信用擴張、加杠桿、過度風險承擔的行為,在經濟擴張的同時脆弱性也在不斷積聚。

IMF認為,在全球債務的激增中,公共債務起了重要作用,這既是全球金融危機中經濟崩潰與政策反應的體現,也反映了2014 年大宗商品價格的下跌以及新興市場及低收入發展中國家支出快速增加的影響。

平均而言,發達經濟體的債務已達到了 GDP 的106%,這在二戰以來尚屬首次;在新興市場和中等收入經濟體,債務與GDP 之比平均達到50%,達到了 20 世紀80年代債務危機時的水平;對於低收入發展中國家而言,債務占 GDP 的平均比率一直在迅速增加,到2017年已經超過 40%。此外,這些債務中有近一半是非優惠性的,因此這些國家的利息負擔與稅收收入之比在過去 10 年翻了一番。在所有的國家,債務變動背後都存在著巨大的基本赤字——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基本赤字均創下了歷史新高。

“所幸,與2008年相比,如今銀行系統的韌性和資本充足率都大大改善,抵禦風險能力增強。”加斯帕告訴記者。

IMF提及,高企的政府債務和赤字仍令人擔憂。那些政府債務高企的國家很容易受到全球金融環境突然收緊的影響。它們可能無法進入市場融資,經濟活動也會受到威脅。值得註意的是,巨額債務和赤字將限制政府的能力,使其無法在經濟下滑時出臺有力的財政政策來支持經濟。

因此IMF也呼籲,建立財政空間十分重要,特別是在私人部門債務達到歷史高位且還在不斷上升的情況下尤其如此。一些國家的私人債務過高,可能面臨著出現急劇且成本高昂的去杠桿過程。

歷史經驗表明,薄弱的財政狀況會加深經濟衰退程度並延長其持續時間(如金融危機之後的情況),這是因為政府無力推出足夠的財政政策來支持經濟增長。

之所以此次IMF尤其強調要加強緩沖,是因為全球融資環境已經出現了不可逆轉的收緊趨勢。“盡管當前貨幣環境仍然較為寬松,但部分國家開始貨幣緊縮,持續了10年的QE可是逆轉,央行已經明確向市場溝通了其正常化進程,未來的道路是波折的,波動率會上升,近幾個月市場已經經歷了較大的波動,未來可能還會加劇。”IMF貨幣和資本市場部門主管托比亞斯.阿德里安(Tobias Adrian)對記者表示。

各國應按需調節財政

為此,IMF建議,現在應充分利用經濟活動的周期性上行,采取果斷措施,積累財政緩沖。隨著經濟增長回歸潛在水平,財政刺激會變得失效(無法提升潛在增速),而財政整頓的成本也在下降,從而能夠更容易地實現從財政擴張向財政整頓的轉變。

值得註意的是,現在增加緩沖將有助於保護經濟:既可以創造財政空間、在經濟衰退時支持經濟活動,又可以降低全球金融環境突然收緊時出現融資困難的風險。一般來說,各國應讓自動穩定器(即稅收和支出,它們與產出和就業同步變動)充分發揮作用,同時努力確保赤字和債務進入穩定的下行通道,以實現中期目標。

IMF加以各國應根據各自經濟的周期狀況和可用的財政空間,對調整的規模和步伐進行校準,避免過度拖累經濟增長。如果經濟達到或接近潛在產出,且債務與 GDP 之比較高,則應實施財政調整。

其實,美國就是一個典型的例證。如今美國經濟正接近充分就業,且正在實施財政刺激,未來 3 年內的總赤字將維持在 1 萬億美元(GDP的5%)以上。各界也擔憂,這種極其順周期的財政刺激政策是否會導致經濟過熱、加速美國擴張周期的見頂。

加斯帕也告訴記者,美國應當重新調整財政政策,確保政府債務與 GDP 之比在中期內下降。“我們預計發達經濟體的公共債務/GDP在2018-2023都會下降,但唯獨除了美國,這就是因為其稅改政策以及潛在的財政支出擴張方案。美國未來可能會出現債務積壓,預計其債務/GDP會從當前的108%上升到2023年的117%。”

IMF也提及,一些國家的財政空間較為有限,除了基於支持中期增長的政 策來開展整頓、降低財政風險外,別無選擇。少數發達經濟體擁有充足的財政空間, 其經濟也達到或接近潛在水平,因此有能力利用財政政策來促進實施有利於增長的結構性改革。

此外,近期油價突破了70美元/桶,且大宗商品價格普遍回升,這使得眾多商品生產國持續複蘇。不過IMF也建議,大宗商品出口國也應繼續調整,確保其支出與中期的收入前景相一致,以應對未來貨幣收緊背景下商品價格或遭遇沖擊的可能情景。

全球 債務 歷史 高位 IMF 呼籲 各國 應未 未雨 綢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76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