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浩鼎內線風暴延燒 翁啟惠女解盲收件當日賣股

2016-03-31 TNM

中研院院長翁啟惠的女兒翁郁琇遭本刊踢爆是浩鼎大股東後,引發連鎖震撼。檢調追查發現,翁郁琇不僅在浩鼎90元掛牌興櫃的前一週,以31元向潤泰集團承購3千張浩鼎股票,更在浩鼎收到解盲失敗報告同一天,也就是2月19日(週五),681元的高價出脫部分持股。2天後,浩鼎才舉行記者會對外宣布,隔天起連4天跌停,至今已跌破400元,幾乎腰斬,檢調正追查是否涉內線交易。

令人質疑的是,翁啟惠一手催生的「中研院科技移轉利益衝突迴避處理原則」有明定,包含女兒在內的二等親屬,技轉2年內,不得投資技轉股票。翁啟惠是否違反此規定,檢調已一併徹查。

浩鼎解盲失敗引爆的風暴愈滾愈大,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遭本刊踢爆,女兒翁郁琇持有三千張浩鼎股票,引起軒然大波。雖然翁啟惠緊急聲明,強調女兒買股資金是來自父母贈與;不過,因為外界依舊質疑翁郁琇為何能在浩鼎九十元掛牌興櫃的前一週,率先以三十一元向潤泰集團承購三千張浩鼎股票。

檢調追查還發現,浩鼎二月十九日傍晚收到台灣晉加公司轉寄的解盲失敗報告,同一日白天翁郁琇賣出部分持股,賣股時間令辦案人員質疑。當天外界都還不知道浩鼎解盲失敗,股價卻異常下跌,是否涉嫌內線交易?是追查重點。

翁郁琇在父親翁啟惠口中是窮畫家,但從浩鼎案一看,三十九歲的她不但有一口氣買下三千張浩鼎的驚人財力,還能在浩鼎公布解盲失敗前最後一個交易日,賣出名下十張浩鼎股票。

解盲揭曉 事先賣股

檢調清查結果顯示,翁郁琇幾乎賣在波段最高點。在她賣股的前二十天,一月二十八日,當時外界普遍看好浩鼎解盲成功,股價從五百五十三元一路連拉十九個交易日,二月十八日還開出大紅盤,以七百零八元坐收。隔天十九日再開紅盤,先拉到七百十二元,之後就一路下殺,以六百八十一元坐收,翁郁琇當天即使賣在最低,也有六百八十一萬元進帳,比宣布解盲後跌停四天的股價,多賺二百多萬元;其中是否還有利用其他名義賣出的股票,檢調仍繼續追查中。

法界人士說,買賣股票張數多寡並非構成內線交易因素,關鍵在於當事人是否利用內部人得知公司重大訊息而交易股票。可疑的是,翁郁琇賣股的這一天,恰好是浩鼎收到晉加公司解盲報告的同一天,雖然收到報告是在傍晚,賣股是在早上,但浩鼎僅有極少數高層得知這項重大利空訊息,人在國外的翁郁琇偏偏也在當天賣股,是否知情也是追查重點。

二月十八日,浩鼎以電子郵件要求日商e-trial將投藥試驗的亂碼數據寄給負責統計分析的晉加公司負責解碼,浩鼎在十九日晚上五點十三分才收到晉加的解盲報告,但從當天股價一路下殺看來,很可能有人提早知道結果,搶先賣股套利。而且檢調也懷疑,解碼只需要把編碼導入分析即可,晉加公司為何需要花一整天的時間才能得到結果?還是早在十八日就有答案,只是拖到十九日傍晚才用正式郵件告知,過程仍有疑點待釐清,但浩鼎知情人士強調絕無內線交易,十九日異常賣股的才有問題。

由於翁郁琇是大股東,加上父親翁啟惠又是技術轉移給浩鼎的關鍵者,翁女人在國外,賣股時間點卻引發爭議。究竟賣股當天,翁女是用電話向營業員下單,還是用網路或APP賣股,檢調除了要追查翁女賣股原因,買賣股票過程及資金流向也要一併清查。

精準賣股令人質疑

曾任特偵組檢察官、派駐金管會多年查辦重大金融案件經驗豐富的律師莊正認為,由於時間上巧合,依辦案實務見解,通常就會認為有內線交易之嫌,接下來就是要看檢調如何取得證據。這可能需要在第一時間取得放置在特定處所有關浩鼎解盲失敗或跟內部人有所勾聯的相關文件、調取證券營業所的開戶資料、下單的錄音檔案及IP位置、賣股後資金的流動情形等證據,以證明賣股前,有從證交法所規定的「內部人」知道解盲失敗確定的重大消息,這也是構成內線交易的重要關鍵。

莊正律師也指出,IP位址也可能造假,透過VPN程式偽裝下單地點,實際上是在台灣下單卻隱藏成國外下單,都會造成查緝困難。

另外莊正也說,浩鼎也有被發現借券放空三千多張,由於按照台灣法令,借券人必須是特定金融機構和外資,一般自然人或國內投資公司不可以借券:所以股市禿鷹常利用與外國金融機構進行衍生性商品交易,躲在外資保護傘下隱藏最終受益人的真實身分,達到借券賣出股票獲利。

縱使後來被發現有犯罪嫌疑,檢調金管單位向外資券商調資料時,券商也常會回覆說,是專業投資銀行在操作衍生性商品交易的借券,是外資投資人的避險的行為,都是在處理這類案件時亟須突破的盲點。

技轉浩鼎應該迴避

隨著案情的發展,檢調除了追查翁啟惠女兒翁郁琇是否涉嫌內線交易外,翁啟惠本人亦可能違反自己催生訂定的「中研院科技栘轉利益衝突迴避處理原則」,有關「當事人執行科技栘轉業務時,應揭露可能發生利益衝突之情事」及「當事人或其關係人遇有利益衝突之情事者,當事人應即自行迴避,或促請其關係人迴避。」

翁啟惠在二〇〇六年擔任中研院院長後,二〇〇七年就與浩鼎展開醣分子合作,二〇一〇年七月,浩鼎取得中研院新世代癌症治療性疫苗與醣晶片專屬授權,二〇一四年四月浩鼎再與中研院簽署醣分子合成技術專利授權合約。

業界人士表示,《科技基本法》在二〇一一年修訂通過,明訂科技移轉的利益衝突迴避原則,翁啟惠帶領的中研院就據此制定規範,要求研發成果創作人以及承辦或決行科技栘轉的人員,以及當事人的二等親以內親屬,都必須申報揭露財產,並規定「當事人以及利害關係人,在科技栘轉契約訂定後二年內,不得投資該接受科技栘轉的業者。」

買賣股票查無金流

本刊調查,二〇一〇年七月浩鼎取得中研院技轉滿兩年又五個月,翁郁琇在同年十二月初取得潤泰集團轉讓的三千張股票,剛好規避二年內不得投資的規定。問題是,二〇一四年四月浩鼎再度取得中研院技轉的醣分子合成技術授權合約,當時翁郁琇已持有浩鼎股票,持續授權是否使得翁啟惠父女可能涉及利益衝突問題,有待廉政署調查。

本刊三月二十七日週日致電中研院秘書處,查證翁啟惠以及翁郁琇究竟有沒有揭露財產,是否違反科技基本法的相關規定,對方以「週一研究後回覆」,週一早上再回以「盡速處理中」,並再三詢問截稿時間,最後以全案已進入司法調查程序不便評論為由,不願回應,對於院長可能不當行為影響中研院形象,態度多變。

檢調追查的另一重點是,翁郁琇買股的錢從哪來?至今外界還是霧裡看花,檢調目前尚未查到國內有買股的金流,需進一步查證。

翁啟惠雖然隔海聲稱,女兒翁郁琇買浩鼎股票是因為心痛阿姨乳癌去世,決定用父母贈與所得及積蓄來認購浩鼎股票,支持乳癌疫苗研發。尹衍樑也向本刊表示,絕對沒有贈與股票。

不過,檢調清查栘轉三千張浩鼎股票給翁郁琇的潤泰集團旗下長春及原弘投資公司,均無翁郁琇或翁啟惠相開匯款資料或交易紀錄,翁啟惠擔任中研院長後的財產申報紀錄,也沒有記載贈與資金給女兒,所以實際購買金流尚待釐清。

尹先代墊疑雲重重

反而是,潤泰集團尹衍樑有提到Optimer在二〇一二年因經營不善,他和一些投資者,決定出資買回浩鼎股票,當時就他有錢,所以先以一股一美元價格,共出六千萬美元,買回大部分公司持股,其他人再按照這個價錢加上稅,陸續向尹買回,其中包括翁啟惠女兒翁郁琇。

依照尹的說法比對翁啟惠財產申報紀錄,翁郁誘取得股票認購權的時間是在二〇一二年底,查證翁啟惠二〇一一、一二及一三年的監察院財產申報資料,發現翁啟惠在二〇一二年及一三年間,夫妻倆賣出四百多張共六檔股票,但翁啟惠夫妻當時也在中正區購買一筆八千多萬元的房產,貸款二千二百萬元。

翁啟惠透過中研院表示,二〇〇六年接任中研院長時,便將持有的Optimer未上市股票,全數交付信託,一直到二〇一三年,Optimer公司確定被美國MerCk藥廠併購後,翁才全數出脫持股。

財產申報未見贈興

翁啟惠在二〇〇七年一月第一次財產申報上,曾明確記載信託美股「A.G.Edwards」,折合台幣約三干五百八十四萬元及「存在A.G.Edwards之未上市股票Optimer共一百八十七萬股」。二〇〇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A.G.

Edwards的信託金額隨著股票行情,瞬間暴漲為台幣約二億四千萬元,四年後甚至一舉增加到三億四千萬元,依照翁啟惠的財力,似乎足夠贈與女兒購買九千三百萬元的浩鼎股票。

但《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中亦清楚規定,凡登記在申報人本人、配偶或未成年子女名下「各別」之財產達申報標準者,不分國內、外財產,均應逐一填載,辦理申報。但在翁啟惠從二〇〇六年任公職迄今,無任何大筆贈與的申報記錄。因此翁郁琇買股的錢究竟從哪裡來,得向檢調單位交代清楚。另中間是否涉及贈與稅的問題,相關單位也準備調查。

只是檢調偵辦浩鼎內線交易案,不搜索只約談,令法界許多辦金融案件的高手一頭霧水。法界人士說,以往檢調偵辦內線交易案,必先搜索再約談,沒有搜索,如何查扣到知悉重大訊息的時間及人員,下搜先約談,無法鞏固證據。

過去中信金紅火、台開案、綠點案、宏碁、胖達人案的基因國際及最近發生的威強電子案,都透過搜索,才能掌握內線交易的證據,但金管會早將資料送交檢調,士林地檢署目前仍按兵不動,令法界人士不解。

由於中研院長是經總統提名,地位崇高,形同五院院長,此案牽連甚廣,加上有禿鷹集團干擾市場經濟,宜依照法院組織法,改由特偵組偵辦較為妥當。

撰文:林俊宏、陳仲興、李宜樺
 

浩鼎 內線 風暴 延燒 翁啟 惠女 解盲 收件 當日 賣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28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