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讀書劄記150918盛唐詩(十一) 萬籟惟餘鐘磬音:常建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9/18/%e8%ae%80%e6%9b%b8%e6%9c%ad%e8%a8%98150918%e7%9b%9b%e5%94%90%e8%a9%a9%e5%8d%81%e4%b8%80-%e8%90%ac%e7%b1%9f%e6%83%9f%e9%a4%98%e9%90%98%e7%a3%ac%e9%9f%b3%ef%bc%9a%e5%b8%b8%e5%bb%ba/

讀書劄記150918

盛唐詩(十一) 萬籟惟餘鐘磬音:常建

蕭律師執筆

 

常建擁有未實現的偉大詩人潛質,他或許可作為八世紀初詩人的突出代表。 與孟浩然一樣,他的風格與許多京城詩人相類,也從共同風格中發展了個性風格。常建727年登進士第,可能在此時結識了幾位京城詩人(肯定包括王昌齡)。但常建很快就成為一個孤獨詩人,先在地方上任小官,後來又退隱到僻遠的地方,就此渡過餘生,有關他的生平確實資料甚少。

 

然而這位模糊不清的人物卻一直是具有吸引力的詩人。唐代文學家 殷璠在《河嶽英靈集》(選開元、天寶有詩名者二十四人,詩二百三十四首。)中把 常建排在第一位,選入他的詩篇數量排第二位,僅次於王昌齡。在殷蟠看來,常建代表了那些未被賞識的天才;他有極高的天賦,卻埋沒於地方上。常建不是一位多產詩人,遺詩只有一卷。

 

他一般被看作一位隱逸詩人,作品體現了最優秀京城詩人的精熟和節制。他最常進入選本的隱逸詩是這一首:

《題破山寺後禪院》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萬籟此俱寂,惟餘鐘磬音。

和孟浩然一樣,常建在個人場合裡自由自在地違背律詩中間詩句的對偶要求。但整體來看,這首詩完全屬於京城詩的共同風格。

 

不過,在其他詩篇中常建體現出了較大的獨立性。例如,下引詩開頭的六句描繪出一種夢幻般的光輝境界,與王維的空靈或孟浩然的活力迥然相異。

《白龍窟泛舟寄天臺學道者》

夕映翠山深,餘暉在龍窟。扁舟滄浪意,淡淡花影沒。西浮入天色,南望對雲闕。

滄浪是《楚辭》中「漁翁」泛舟的地方,這是詩人對周圍環境的消極反應。

 

常建的小詩集極為豐富多姿和富於獨創性。他的《弔王將軍墓》在邊塞詩中頗為著名。他對復古詩也感興趣,《太公哀晚遇》感嘆 姜太公和周文王相遇之晚,這是一個關於賢人為統治者所賞識並擢拔高位的典故。

常建也在詩中處理了幾種特殊題材:南方原始部落,與仙人「毛女」的相遇(《仙谷遇毛女意知是秦宮人》),以及一首遇見死屍的奇特動人的詩。

 

後一首詩的開頭六句最為有力地表明常建那未經充分發展的天才。

《古興》

漢上逢老翁,江口為僵屍。白髮沾黃泥,遺骸集烏鴟。

機巧自此忘,精魄今何之?風吹釣竿折,魚躍安能施!

白水明汀洲,菇蒲冒深陂。唯留扁舟影,繫在長江湄。

突兀枯松枝,悠揚女蘿

讀書 劄記 150918 唐詩 十一 萬籟 惟餘 鐘磬 常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135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