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純官搵大佬急救新移動

2005-11-17 NM




進入戰國時代的流動電話市場,又多一宗併購。新世界移動的流動電話合併入CSL,並向CSL母公司澳洲電訊(Telstra)支付二億四千四百萬,以換取CSL百分之二十三點六股權,此舉擺明是貼錢賣仔。

自 從SUNDAY泊到電盈大碼頭、萬眾被中移動收購,新移動幾乎淪為最弱電訊商。新移動主席鄭家純亦不得不親自出馬,主動認Telstra做大佬。純官肯做 細,其實除笨有精,今次賣仔不但令新移動沾光躍升為流動電話一哥,又可以參與第三代流動通訊(3G)業務。更重要的是,合併後與大佬CSL共享資源,換句 話說,節省資源,兩間公司員工飯碗將危危乎。

新移動將流動電話業務併入 CSL的消息在本週二正式公布,不但未有刺激其股價上揚,復牌後立刻急跌百分之八,收市報二元四角五,跌一成一。澳洲交易所上市的Telstra股價亦下挫百分之七,報四點○二澳元。

新移動股價受壓,反映股民不滿公司貼 錢賣仔。「無話事權,便會出現minority discount(小股東折讓),所以股價跌亦理所當然。」一名電訊分析員說。股價跌的另一個原因,是大概一個月前,有人向傳媒發放匿名短訊,披露新移動 與CSL合併,作價五十億,新世界又會以每股四元代價,將新移動私有化。傳媒翌日報導,新移動股價即急升兩成衝上三元。如今正式交易,新移動並非鯨吞 CSL,作價亦沒有傳言中進取,股價自然回落。

兩億四搵大佬

新移動在通告中並無交代整個交易的作價,市場根本無法判斷賣仔 是否合理。連CSL如何估值,亦不甚了了。根據新移動與Telstra簽署的諒解備忘錄,交易的形式是新移動將新世界流動電話全部股權,注入 Telstra CSL,並支付二億四千四百萬給Telstra,以換取Telstra CSL百分之二十三點六股權。

一般而言,合組合營公司都是雙方注入資產資金,甚少是一方向另一方付錢。新移動亦無在通告中交代向Telstra支付二億四千多萬的原因。接近交易人士透露,這筆支出是根據Telstra過去在CSL(3G)的總投資,再按新移動持有合營公司股份比例計算,「當是補償Telsrta咁多年在3G的投資。」

據接近新世界消息人士稱,在今次併購中,雙方估計CSL及新移動的估值為一百二十億及四十億。他坦言:「新移動未必值咁多,但Telstra堅持CSL值一百二十億,所以按比例新移動就值四十億。」

事實上新移動現市值不到兩億,而手頭現金只有一億一千多萬,要支付二億四千萬元現金,還得向母公司新世界方面伸手。

師奶客為主

說到底在這項交易上,純官不介意做「細佬」,更樂得有市值四百七十億的Telstra大佬照住。

在 六大流動電訊商中,新移動、SUNDAY及萬眾在客戶數目及每月平均消費(ARPU)向來「奀豬」,新移動及萬眾亦無3G牌。新移動的客戶雖有一百三十五 萬,(ARPU)為一百七十一元,較擁有一百三十萬客戶,ARPU為三百四十元的CSL相差一大截,新移動客戶仍以低消費的老人家及師奶為主。

本週二下午三時,位於牛頭角道的新世界傳動網地鋪,櫃台前坐滿顧客,後面仍有二、三人在排隊,大部分是師奶及上年紀的人士,一問之下,他們大多挑最平的,每月五十元有五百五十分鐘的月費計劃,或購買儲值卡。用了年幾新世界的吳小姐表示,因為該公司有優惠才上台。「我唔係用好多,只是去街時打吓返屋企,佢五十元有五百多分鐘,超過咗都係六十元,唔會浪費囉。」另外,來增值的陳太表示,以往用數碼通,九十八元一個月,因為太貴而轉用新世界儲值卡。「一次增值一百元,可以用好幾個月。」

睇住李澤楷出招

今次純官泊大碼頭,構思來自電盈今年初以近廿億全購SUNDAY。

電 盈收購SUNDAY後,集固網、寬頻、2G和3G流動電話及收費電視於一身,其捆綁式銷售令其他流動電話商無得打。上月中,中移動又以近三十四億收購萬 眾,專攻內地漫遊生意。僅有 2G及固網業務的新移動面對這個局面,在電訊市場業務只有捱打的份兒,眼見李澤楷私有化SUNDAY難以成功,便想到要集中火力攻流動電話,因而促成這次 的交易。

Telstra願意併入奀豬的新移動,與公司發展策略有關。Telstra新行政總裁Solomon Trujillo本週二發表的發展略策中表明,首要專注發展澳洲業務,CSL只是排第三位。澳洲佬提起CSL這公司着 實不是味兒,CSL本來屬於電訊盈科前身的香港電訊。李澤楷二千年入主後,火速向Telstra出售六成CSL股份還債,套現一百三十億。兩年後,電盈再 向Telstra出售餘下四成CSL股份,套現四十八億。二○○三年,Telstra為CSL減值撥備十億澳元,認真慘情。

裁員難避免

事實上,CSL截至今年六月底止,全年純利倒退二成八,至二億四千萬,同年度的資本開支高達七億五千五百萬,主要用在3G業務上。Telstra與新移動合併,無疑可以分擔未來發展 3G的開支。

兩間公司合併好處自然是節省成本,共用資源,合併完成後,相信會裁減三成CSL及新移動的員工。不過合併後CSL行政總裁伍清華仍會留任,而現年五十六歲、出身自CSL的新移動行政總裁衞鳳文則會留任一段時間後就會退休。

新移動併入CSL後,躍升為全港最大流動電訊商,能與李澤楷的電盈及和記3香港匹敵。電盈今年初收購SUNDAY時,李澤楷亦誇口要將SUNDAY變成好似CSL一樣,做到全港ARPU最高。不過收購至今近半年,SUNDAY仍未有大動作,甚至連3G業務都遲遲未推出。

有分析員認為,今次CSL合併新移動,令四間3G供應商勢力更為平均,但相信併購潮仍未告一段落。「四間之中以數碼通被收購的機會較大,中移動買了沒有3G牌的萬眾,下一步極可能收購3G供應商。」工商東亞分析員徐國熙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