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為搬「山神」 六嬸費思量

2015-06-25  NM


年屆八十四歲嘅六嬸,近排有件心事未了,就係惆悵於搬「山神」一事;原來六叔邵逸夫在邵氏影城初建之時,下令在影城內建造一座「山神廟」,猶如土地公,祈求影城人人平安。

TVB賣盤時,正所謂「買燒肉搭嚿豬骨」,呢嚿燒肉愈擺愈肥,就係舊電視城同埋邵氏片場差不多半個維園咁大嘅地皮,呢個大型豪宅項目早已獲城規會開綠燈, 有見隔籬新世界個地盤起得如火如荼,未推出暗盤呎價已講緊兩萬蚊,六嬸同「殼王」陳國強即快馬加鞭,六嬸得知快要動土,遂四出搵風水師傾偈,研究如何擇日 搬「山神」,話晒六叔有「山神」保佑,唔單只成就一代影視大亨,臨尾把TVB賣個好價錢之餘,乘住樓市升浪,塊清水灣片場地都變黃金,難怪六嬸對搬山神如 此緊張。

金融逍遙客

政改雜牌馬戲團

游走於中港台併購、私募投資的金融多棲動物,現為多間上市公司主要股東及董事

呢幾日睇住電視,掃把頭同林健鋒聲淚俱下嘅無辜樣,真係要講句:歷史一定會記住你哋呢班蠢人!香港政壇就像個馬戲團,丑角輪流出場,加埋低級山寨製作,身為港人,睇住高薪厚祿的民意代表,馬騮般表演,睇到把幾火。

先有民主派長毛吹水唔抹嘴嘅一億賄票事件,佢嘻皮笑臉、亂砌老共中間人用一億賄賂佢。輕佻當智慧,逍遙客解讀其荒謬說法,就像砵蘭街桑拿泊車仔,無事與路 過馬伕吹水,話太公搵中間人出價一千萬,買佢一票幫拖選坐館。呢啲嘢發生喺古惑仔圈子,大家一笑置之,但出自堂堂立法議員身上,就係悲哀多過笑料。

到建制派嗰邊,就嚟個大頭佛。自身波唔練好,諗住旁門左道,用盡勾腳掹衫尾等陰濕小技,投票前卒之決定用裝越位陷阱,以為可擱置投票,點知成班豬隊友頭岳 岳配合遲鈍,一個28比8就被泛民徹底KO咗。看着鏡頭這馬戲班,有蠟像般面孔兼永遠黨書記口吻的譚耀宗、成日藐嘴藐舌的掃把頭、大笨象呆動的張華峰,還 有一班永遠記不住叫乜的路人甲乙丙議員,構成一個雜牌馬戲團的景象。

投票後知已鑄成大錯,幾十歲人的發叔,就似個犯錯斷正嘅小學生,講嘢解釋都口震震;威震一方嘅新界王,玩政治玩到咁嘅局面,真係為乜呢?呢邊KO咗人哋嘅 泛民,真係心都涼埋,結果是輸,其實大贏。但鏡頭前的劉慧卿,真是另一個掃把頭翻版,好好的一句說話,經佢把口及目露兇光的表情,就什麼好感都一消而散。 香港出個企企理理賣相好嘅政治人物,真係咁難?看在中南海眼裡,將香港政治交俾呢班幼稚園馬騮,習大大都肯定O晒嘴。

中環寸嘴

工廈大王楊耀松長子,是各大有名食肆之VIP,喜歡研究已故及城中有錢佬對食之喜好,強調「貴」唔等如識食,自詡分享食經乃是提升讀者之水平。

Full Breakfast唔夠full早兩期寫完侍酒師Benson,啲老友話好好睇,梗係啦,一個小人物,招呼過啲政要都可以彈到出嚟,呢啲咪「企枱」同侍酒 師之別。今期去文華食番個靚早餐,先至聽啲銀行佬同我朝聖,如果唔係發


減值或不減值 費煞思量

漢能仍停牌。(資料圖片)
停牌多時的漢能薄膜發電(566)有望復牌,早前傳媒報道證監會已開出條件,當中包括委任財務顧問以遞交復牌建議書及公司帳目的核數師報告須為「無保留意見」。但漢能隨即發出聲明,指該消息並非由他們披露,但對報道所提及的條件卻不置可否。

若報道所言非虛,漢能復牌機會有多大?委任財務顧問並非難事,最大問題在於核數師會否出具「Clean report」。翻查2015年年報,核數師安永就漢能應收帳的可回收性出具保留意見,包括漢能聯屬公司和第三方客戶的應收款、預付款和合約款項等合共55.97億元,佔相關款項總額約76%。
今年情況如何呢?未探討前,必先講講漢能業績。今年上半年收入急升55.6%至32.96億元,毛利連帶升41.4%至20.65億元。此外,由於幾項重大費用減少,如分銷費用減27.7%,行政費用減25.9%,研發成本減29.1%,埋單計數半年純利為8.21億元,較去年同期5,932.3萬元虧損大幅改善。可是不用開心得太早,業績背後存在重大隱憂,說的就是應收帳回收問題。

截至今年6月底,應收合約客戶總額增2.1%至29.93億元,貿易應收帳更急升47.5%至54.51億元。特別是後者,上升原因是上半年收入增加及去年舊債還未償還。按貿易應收帳的帳齡,6個月內總額有19.08億元,這些帳款全來自今年上半年收入,佔當中約57.9%。即是說,在每收到100元收入中,僅42.1元是在半年結日或之前已回收,餘下的57.9元仍結欠,新債回收情況似乎不算理想。

至於舊債,今年上半年漢能主要客戶是山東新華聯(獨立第三方)和漢能聯屬公司(關聯公司),其銷售佔總收入分別為64%和14%。細看個別客戶的貿易應收帳,山東新華聯尚欠24.23億元,當中帳齡超過1年有9.37億元,主要來自去年帳齡6個月至1年的應收帳。一個有趣現象,將山東新華聯貿易應收帳結餘減去承前再加今年上半年銷售,得出的6.97億元就是期內向漢能償還的金額,但當中6.39億元(今年上半年銷售減去帳齡在6個月內的應收帳)是來支付新債,只有5,796.8萬元用來支付舊債。

漢能聯屬公司情況也差不多,截至6月底貿易應收帳有26.38億元,當中帳齡6個月至1年有4.85億元,主要來自去年帳齡3個月內及3至6個月內的應收帳,超過1年更高達20.85億元,主要來自去年帳齡6個月至1年及超過1年的應收帳。以上述同一方法計算,漢能聯屬公司於期內向漢能償還了得出的4.06億元,但當中3.78億元用以支付新債,餘下只有2,723.8萬元是用來支付舊債。

從上述帳齡分析可以看出,新債回收情況欠佳,舊債更是沒有甚麼進展,實在令人擔心其可回收性。在今年下半年,若回收情況仍未有好轉,而且漢能依然不為債項做減值,核數師會否簽發「Clean report」頓成疑問。或許你會說,漢能只要把心一橫做減值,問題不就解決了嗎?的確是,但因涉及金額並非細數目,以去年核數師有意見的應收帳55.97億元計算,相當於目前資產淨值約69%。換句話說,若在今年全數減值,股東權益將大跌接近七成,就算「投降輸一半」只減值五成,資產淨值也要減少34%,即使股票能夠復牌,到時股價表現又會如何?
假若復牌條件真的需要「Clean report」且回收依然未見改善,漢能就要面對「減值或不減值」的兩難局面,費煞思量呀!

原文刊於:am730 2016-10-28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