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蔡東豪專欄:先做後講數 蔡東豪

1 : GS(14)@2013-02-05 00:41:46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204/18156202
十幾年前,初初到內地做生意的時候,有一個前輩教我,在內地遇到一些有可能犯例的情況,千萬不要問政府是否可行,正確處理方法是,立即去做,短時間內做得越大越好。原因是,問政府會留下紀錄,閣下知道是犯例,仍去做的話,是明知故犯;假如不問之下做了,而且已經牽涉投資和聘請內地人,便可進入跟政府講數階段。內地法例有大量灰色地帶,視乎政府主觀詮釋,一件事米已成飯,還原會製造麻煩,政府大都朝着「雙贏」方向進發:閣下贏項目,政府贏錢。
內地法例近年規範了不少,但根據我的經驗,「先做後講數」的原則基本沒變。我接觸過和聽過不少「先做後講數」例子,最經典是我從上星期介紹過的奇書《American Wheels Chinese Roads》,看到的一個故事。這例子經典在夠「狼」,光天化日下,在一個受中央政府嚴管的行業,做一件清清楚楚不可能做的事,以極速做得又大又招搖,而且做得不錯。當中央政府發現的時候,覆水難收,中央政府剩下可做的,是講數。這個行業是汽車製造業,主角是現時內地最大自主品牌車廠──奇瑞汽車。
內地汽車業是計劃經濟的典範,從零開始,由中央政府從上而下策劃。內地視汽車製造為支柱行業,決定推動汽車業之前,考慮過不同模式,最後決定開放汽車業,引入外資車廠,由中央政府領導下,成立合資車廠,希望外資車廠帶進技術,加快汽車業發展,同時經過學習,中方夥伴可發展出自己的品牌汽車,這策略叫做「市場換技術」,即內地願意奉獻市場予外資,換來的是外資車廠擁有的技術。
這策略重點是,中央政府嚴控汽車業一舉一動,由車廠選址到挑選合作單位到生產車款,全部由中央政府決定,務求汽車業可有秩序發展。例如車廠地點,最初選定了長春、北京、上海、廣州等幾個地方,其他城市不得問津。中央政府的想法是須集中管理,若地方政府各自為政,容易變亂和浪費資源。
蕪湖建車廠 打破不可能
地方政府想生產汽車,理論上,須先得到中央政府批准,不過這是理論。「先做後講數」經典例子主角,是今日被譽為「汽車狂人」的奇瑞汽車董事長尹同耀。尹同耀是工程師,84年加入長春一汽,長春一汽是一汽和福士的合資公司,是內地最早成立的合資車廠之一。尹同耀是第一代由合資公司訓練出來的工程師,直接參與生產外資品牌汽車,他後來成為長春一汽廠長。
1996年夏天,尹同耀放假,回到家鄉安徽蕪湖,他遇到蕪湖市副市長詹夏來,詹夏來夢想是能夠在蕪湖建一間車廠,生產屬於中國人品牌的汽車。詹夏來需要一個熟悉生產汽車的人,而尹同耀是蕪湖人,兩人一拍即合。尹同耀回憶,他當時以為詹夏來「官很大,錢很多」,後來發現是誤會。不過打動尹同耀的,是民族心。「不要為外國人做事了,我們做中國人自己的車」,這兩句話很有說服力,尹同耀同八個長春一汽同事,在蕪湖建車廠。餘下須處理的「細節」,是審批問題。
根據《American Wheels Chinese Roads》,尹同耀提起中央審批的問題,詹夏來叫尹同耀放心:「你畀心機做好生產工作,等我去跟中央政府談。「從表面看,中央政府批准蕪湖生產汽車,是天方夜談,假如蕪湖也可以生產汽車,內地起碼有其他一、二百個城市也具資格,內地汽車業一定失控。《American Wheels Chinese Roads》模擬了中央和蕪湖政府的對話。
中央:你們不可以生產汽車,想一下也不可以。
蕪湖:生產汽車引擎可不可以?
中央:引擎?可以吧。
蕪湖:好,我們生產引擎。
一年後,再對話
蕪湖:我們生產的引擎冇人要,因此一定要生產汽車來製造需求,否則會造成很大的經濟損失。
中央:不可以,去年已告訴你。
蕪湖:蕪湖人民需要吃飯,這太不公平,上海可以為人民製造就業,而蕪湖不可以。不如這樣,我們擔保生產的汽車,只在蕪湖出售。
中央:只在蕪湖?
蕪湖:對,只在蕪湖。
中央:好啦,一架車都不可以在蕪湖以外出售。
蕪湖:我們承諾會嚴控銷售。
汽車特點是識行識走,這故事怎發展下去,讀者心中有數。
人治社會 灰色地帶多
90年代在蕪湖生產汽車,是笑話。蕪湖位於內陸,不是工業城市,欠缺工業配套設施,生產汽車的供應鏈欠奉,在蕪湖生產汽車的計劃太沒可能,所有人都不覺得奇瑞是認真的。奇瑞在蕪湖生產汽車,甚麼只在蕪湖發售,中央政府不大放在心裏,因為根本不看好,視奇瑞為很快會過去的麻煩。
在尹同耀領導下,奇瑞拒絕無聲無氣地消失,起步策略正是「先做後講數」,先生產引擎,然後再生產汽車,搬一個只在蕪湖出售的假理由,一步一步,上得床來牽被冚。當中央政府發現奇瑞汽車在蕪湖以外發售,奇瑞的解釋是:我們怎能拒絕中國人民以血汗錢去支持中國民族品牌?民族一出,所有人收聲。
《American Wheels Chinese Roads》作者發現,關於奇瑞早年生產汽車的審批細節,大部份都屬於不公開的內部文件。內地法例很多灰色地帶,原因可能是政府從開始便預計出現問題的可能性,寧願把法例寫得鬆一點,有問題時再討論。即是說,留下灰色地帶是故意的,這是內地人治社會的特點。
去年奇瑞銷售逾60萬輛汽車,自主品牌中第一,英雄不要問出處。
蔡東 東豪 專欄 先做 做後 後講 講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28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