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目及)實右後衛蔡東豪Tony Tsoi 蔡東豪Tony Tsoi

2014-09-18  NM  
 

 

最近迷上了足球科學,追看這方面的書和網站。稱得上科學,關鍵是證據。未接觸足球科學前,看足球是關於個人感受,而個人感受受經驗影響,現在多了一個科學角度,看足球好像增加了一個全新層次,非常過癮。

對足球科學有興趣的讀者,我推介一本剛出版的書,是Chris Anderson寫的《The Numbers Game》。這本書的副題非常吸引:「你所知關於足球都是錯的」。我看完其中一章,像發現新大陸,因為作者打破固有觀念。決定球賽勝負,不是超級球星,而是隊中最弱球員。賽前比較兩隊實力,球迷必定列出兩隊球星,特別是在例如前鋒和正中場等重要位置上,預測哪位球星將會在賽事中起決定性作用。根據作者研究,球星決定賽果是謬誤。

足球科學家看球賽,跟普通球迷,彷彿是在看不同的球賽。普通球迷盯着C朗和美斯一舉一動,而足球科學家在看另一些東西。在修頓球場有一場即興球賽,如果美斯落場,美斯的一隊贏面是九成九。可以這麼肯定,是因為修頓球賽球員之間質素相差很大,有些可能很屎波;相反,世界頂級聯賽球員質素光譜很窄,場上最屎波可能也是國家隊代表。

西甲和世界盃賽事,賽前很難斷定有美斯的巴塞和阿根廷贏波,因為球員平均水平高,而且差別不大,美斯個人能決定賽果的機會,跟修頓相比,大為降低。足球科學家發現,決定頂級球賽賽果,不是球員光芒四射演出,而是球員犯的錯失。犯錯失最多的球員,是隊中最弱的球員,因此足球是一項關於「最弱一環」(weakest link)的比賽。

「最弱一環」概念令我發現新大陸,我立即告訴同事,我們的管理思維也應改變。大多數時候我們依賴公司的明星,期望一向表現出色的同事繼續表現出色,帶動團隊前進,卻忽略拖慢團隊步伐的原因,很可能是「最弱一環」表現差勁。一隊人向前進不單靠前面的人拼命拉,而令後面拖慢的人走快一點,可能更着數。想深一層,我其實應該很理解「最弱一環」道理,毅行者就是一項「最弱一環」運動。毅行者規例是四人一隊,全程走過九個檢查站,一定要四人一齊走過,換句話說,飛人隊友怎快也無用,沿途不停要等最慢隊友。毅行者戰略不是令最快隊友跑得更快,而是幫助最慢隊友跑快一點點。七年前我寫的書《毅行者》,有一金句:「毅行者快不過最慢隊友」,便道出這道理。「最弱一環」不單在企業上用得着,在管理個人人生也大派用場。人生重點通常不是三幾個一鳴驚人的難忘時刻,而是怎過平常日子。假如我們相信「最弱一環」概念,足球領隊重要職務,是找出最弱球員,想辦法令他們表現更好。記着,最弱一環不會固定是某球員,不同時間不同人可能變成最弱,書中提出四個處理最弱球員的方法:

一、把他藏起來。十一個球員中,最弱是哪位置球員?根據這本書作者分析,答案是右後衞,因為主要防守對方左翼,而左腳出色的球員相對較少。

二、幫助他。如果知道右後衞最需要隊友幫助,中堅和右中場須處處關照,走多兩步。

三、儘快換走他。很多時「最弱一環」不是事前預計得到,在賽事進行中才出現,這時候領隊應換走這球員。不幸地,領隊通常換得太遲,原因可能是惰性,總是不願作出改變;也可能是關於面子,領隊不想公開承認賽前部署是錯誤。另一方面,頂級球員是扮嘢高手,當知道自己表現出問題,很懂得掩飾,領隊不容易即時察覺到。

四、改進他。頂級球員「你咁高,我咁大」,要求他們承認需要幫助,不是易事。領隊須創造一種文化,讓最弱球員肯承認需要幫助,及其他球員願意分享知識和伸手幫忙。

球星不能為球隊贏波,最弱球員卻隨時令球隊輸波,因此最佳球隊是全隊都是表現大約80分的球員,沒天王巨星,也沒明顯屎波人。足球科學家和球迷的分別是,球迷看球賽看美斯,足球科學家看右後衞。

蔡東豪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http://www.facebook.com/TONYTONGHOOTSOI

 
目及 實右 後衛 蔡東 東豪 Tony Tsoi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386

前鋒與後衛


「賓卡」直言,與其稱2016乃面對逆境的一年,倒不如說,2016會是相當困難的考驗。.

對於來年,大行展望對中國審慎,而對香港,比審慎更低一級,....不表樂觀也。

美林不排除經濟隨時低於二,高盛降港股評級至減持,匯豐衰極料國指升兩成,但恒指潛在上升空間只有9%,相當於每月上升平均上升0.75%,死未!!

陳德霖繼無能為力之後,今日又賞試考驗大眾智慧,一句並沒有實質數據顯示、近期訪港旅客人數及消費額下跌與港元匯率有直接關係,隨即引來熱烈討論。

高盛降港股評級,及揚言香港不再優於新加坡,原因之一正正是聯匯,美林看淡香江經濟,原因之一正正亦是聯匯,莫非兩大美資行生安白做,為唱淡而堆砌理由。

陳德霖最有力證據,駁斥聯匯影響香港旅遊及購物競爭力之說在於,第三季本港名義匯率雖然上升了6.6%,但旅遊直接相關商品卻錄得更大跌幅,已經足以抵銷港元升值所帶來的影響,呢一點,中環人部份即時嘖嘖稱奇。

首先,用旅遊直接相關商品價格跌幅,大於名義匯率升幅,從而企圖立論匯率對競爭影響不大,忽略零售商中間因為市道不景提供的補貼效應,進口來貨即使幣值弱而相對便宜,但零售商仍然需要額外減價。

其次,計算平均匯率的一籃子貨幣,與旅遊直接相關商品進口貨涉及貨幣單位存有偏差、

最後,匯率比較之高位低,從來用實際,而非名義,而計算實際匯率考慮因素之一,要一併計算海外物價變動因情況,換句說話,港匯實際匯率升值幅度,很可能遠高於名義匯率。

監管者應有角色,既要維持穩定,亦要便利市場發展,以金管局為首一眾,多年來極其量是稱職的破壞力型後衛,但同樣是未能製造攻勢,空門射出界的前鋒。

久守必失,現時樓市及樓揭限制措施,比九十年代星爺時代更為複雜更眼花遼亂,成交可以凍結,但不能解決市場調整之必然定律,而股市例子證明,陰乾式下跌其實屬於萬惡之首,毒中之毒也。

李小加就未來市場發展,次次鴻圖大計,雖則自我興奮,但總能指出未來出路。

相比之下,金記,證記有時猶如步入中年,力不從心,但求一切如和為貴。到香港熟好熟壞,不消幾年自有分曉!!
前鋒 後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727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