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QE延退《市場篇》愈晚退場衝擊愈大資金行情「續攤」 新興市場是福是禍?

2013-09-30  TWM
 
 

 

投資機構普遍看好QE延退對新興國家的正面效果,但所謂的效果,不過就是一段「喘息時間」,當這段時間結束,存在赤字問題的新興國家恐怕還是得再次面對衝擊。除非,他們能夠及時調整經濟結構。

撰文‧黃洪陽

「全球資金行情延燒」、「新興股市醒了」、「新興市場債的資金派對再次亮燈」,這些都是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在九月十九日宣布暫不減少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規模之後,見諸國內外各媒體的標題。彷彿柏南克在貨幣政策上的戲劇轉變,是投資市場好不容易掙來的一場重大勝利。

不過,針對同樣的事件,卻有部分華爾街分析師是用「失敗」的角度解讀,他們在談論此事時,所用的說法與媒體標題大異其趣,「QE退場宣告失敗」、「金融市場試圖走回正常化的第一步即面臨挫敗」。

在他們眼中,這不是一場勝利,而是一次挫敗!

﹁喘息﹂結束後 依舊面對衝擊為什麼會這樣解讀呢?綜觀這群「失敗論者」的觀點,普遍認為QE早退早好;愈晚退、愈遲疑,負面衝擊可能愈強大,尤其是對新興市場。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約翰.普倫德日前指出,二○○九年以來由美國主導的極度寬鬆貨幣環境,讓許多新興國家有了「唾手可得的外部資金」,這些熱錢足以麻痺新興國家的領導者,讓他們刻意忽略不斷惡化的經常帳赤字問題,也對迫切的結構性改革視而不見,「印度就是典型案例。」此外,印尼、巴西、土耳其等亦屬此類。

難看的貿易與財政赤字,讓印度、印尼、巴西、土耳其等國,成為今年五月聯準會宣布QE退場計畫之後外資逃殺最嚴重的國度。毫無疑問,聯準會在九月十九日的聲明,讓這些國家取得了喘息時間,外資逃亡導致匯率急貶的危機應能暫時化解。問題在於,過了這段喘息時間,然後呢?

這些國家自今年五月以來對於「熱錢戒斷症候群」的努力適應,在意外地重新取得「QE嗎啡」之後,會不會又瞬間歸零?

M&G投資公司的債券基金經理人Michael Riddell評論,「新興市場對於柏南克聲明內容的激情反應,好像認定了QE永遠不會退場一樣,但事實上,QE終究會退,而那些存在赤字問題的新興國家,基本面也不容易有所改變。」畢竟,結構性問題的調整絕非短期能夠見效,當「喘息時間」結束,過去幾個月匯率遭到狙擊的國家,恐怕還是得面臨再一次的同樣衝擊。

另一方面,這一回國際資金重返新興市場的規模,恐怕也不會刻意收斂,原因在於柏南克的「狼來了」。今年夏天,全球投資市場幾乎都被柏南克在五、六月間對於「收回QE」的種種言論所主導,美國公債價格大跌、新興國家匯率急貶,如今看來,投資人對於聯準會發言的合理反應,似乎都被耍了。

此外,柏南克令人意外的態度轉變,開始讓市場相信他已認定自己現階段是「看守內閣」,明年一月卸任前不致再有重大的貨幣政策轉變;更甚者,當聯準會下任主席的第一人選從「鷹派」轉為「鴿派」,也會讓市場不再輕信這一段時間任何來自於聯準會官員的鷹派發言。

熱錢不止,這是多數投資機構認定新興市場值得再次擁抱的主因。樂觀者如摩根大通證券,在QE延退後出具報告,表示新興市場至少在今年年底以前都是多頭格局。報告中強調,接下來可望出現的新興市場牛市,是基於原先市場對QE退場預期心理所造成的熊市。

這份報告認為,所有之前淪為外資撤離重災區的經常帳赤字國,都會是QE延退的受惠者,「除了印尼,這個國家的匯率還沒有到超賣水準。」但就像前面說的,QE延後退場,只不過是為新興市場掙得喘息時間,聯準會終會正式減少購債,在此之前,新興市場漲得愈多,屆時的修正自然也可能會愈形劇烈。

除非,那些經常帳赤字國家能夠善用這段喘息時間,進行迅速改革。

財經主事者是否能有所覺悟?

如同印度,新任央行總裁拉詹在得知聯準會暫緩QE退場後,立即宣布升息,即被解讀是聰明的作法。「印度有許多問題,經常帳赤字、高通膨率,但最大的危險是政府誤以為資金緊縮壓力就此解除,於是停止改革。」印度投資機構科塔克︵Kotak︶股權公司首席分析師巴拉薩德表示,顯然,他認為拉詹利用意外的貨幣寬鬆環境趁機壓抑通膨,值得肯定。

新興國家的財經主事者會不會都像拉詹有此覺悟呢?最樂觀的劇本是,當聯準會終於決定減少購債時,赤字國家都已多少做了經濟結構的調整,而美國復甦的狀況也能對新興國家提供足夠的外部需求,那麼,QE退場對新興國家的衝擊可望減緩一些。

這個樂觀劇本若要實現,基本前提是喘息時間必須夠長,若如聖路易聯邦準備銀行總裁在九月二十三日的談話:「不排除十月起減少購債!」或如一般預料聯準會在十二月間的會議中宣布啟動QE退場,那麼,新興國家的結構改革尚不及見效,近來的激情自有可能打回原點。

整體而言,對於QE延後退場應以「金融市場正常化的失敗」解讀,新興市場的熱錢派對再次亮燈,投資人可嘗試抓住激情,但也絕對必須保持一定的頭腦清醒,永遠要想著:「這場派對終有結束之日。」

延退 市場 愈晚 退場 衝擊 愈大 資金 行情 續攤 新興 是福 福是 是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073

《QE延退怎麼看》政爭風暴、美債泡沫、新興市場更動盪 柏南克決策逆轉 凸顯美國財政迫切危機

2013-09-30  TWM
 
 

 

九月十九日,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意外宣布暫緩收回QE,全球股市瞬間沸騰,彷彿過去四個月「資金派對散場」的陰霾終於散去。然而,派對散場是遲早的事;一時的延後退場,反而可能引發更多問題;美國公債價格會不會加速泡沫?新興市場會不會更多動盪?而首先擺在眼前的,是柏南克決策逆轉所透露的現實,美國財政問題恐怕比你想得更難善了。

撰文‧乾隆來

八月十九日,歐巴馬在白宮總統辦公室召見了聯準會主席柏南克、財政部長杰克盧,以及銀行局長、證期會主委等最高層的金融官員,討論如何加強金融管理。因為,在金融海嘯之後通過的《杜德|法蘭克法案》,增加了四百項加強金融管理的規定,但是法案通過至今三年,實際執行才三九%。

各界對於這場會議投注不少關心,但關心的焦點,顯然不是金融管理。

在歐巴馬六月十八日接受公共電視台專訪,暗示柏南克將在明年一月底任期屆滿離任後,隨即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對於聯準會主席繼任人選的大猜謎,歐巴馬雖然屬意前任財政部長桑默斯,但是主流媒體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都高聲反對桑默斯。因此八月十九日的會議,大家都睜大眼睛注意,歐巴馬與柏南克是否也就聯準會的繼任人選交換意見。

讓媒體失望的是,白宮在會議後並沒有發布任何新聞,也拒絕回答媒體的詢問,歐巴馬與柏南克等人,是否藉著這個機會討論了金融機構管理之外的議題,誰也不曉得。

一場會議後 金融政策大轉變不過,從八月十九日會議之後,一連串的戲劇事件卻接二連三的發生了。

原本從五月就一路重挫的新興市場股市,特別是印度、印尼、巴西等市場,在八月十九日那周觸底,然後一路反向回升;被媒體修理得體無完膚的桑默斯,隨後也自動打電話給歐巴馬,自願從聯準會主席的候選名單中除名;一個月後的九月十八日,柏南克違反了他自己在五月宣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將要逐漸退場的方向,在聯準會貨幣會議之後,決議維持每月八五○億美元的QE。

從歐巴馬在白宮召集會議的八月十九日起算,道瓊指數一路從一四八○○點以四十五度角仰攻,漲了一千點才休息;跌幅最深的印度股市,剛好在八月十九日開會當天跌到最低點一萬八千點,一個月後的今天,已經漲回二○六四六點,單月漲幅高達一五%;連台灣股市都出現外資連續十六天買超,將台灣股市從七八二四點拉到八二五五點,大漲四三一點後才開始整理。從紐約、倫敦、法蘭克福,一路到上海、東京,全世界股市同步走出了罕見、亮麗、又快速的多頭攻勢。

不論歐巴馬管不管得住華爾街,這些交易員與分析師們顯然是訊息最靈通的一群內圍,對於「歐巴馬與柏南克會議」的訊息,敏感且精準地掌握了金融政策的轉變!

柏南克身為「政治獨立」的央行總裁,實際上對華盛頓風雨欲來的鬥爭風暴極為敏感,也了解到歐巴馬面對國會政治鬥爭的強硬態度,所以才會在九月十八日聯準會會議後表示,延緩QE退場的決策,主要是考量經濟復甦不夠強勁、美債與房貸利率持續走高,以及國會即將開議,歐巴馬與國會將會因為迫在眉睫的聯邦財政危機,引爆嚴重的政治角力。他非常了解,白宮與國會的政治角力勢必導致財政緊縮,柏南克必須小心翼翼呵護得來不易的經濟復甦,不能出現財政、貨幣同步緊縮的危險政策。

果不其然,就在柏南克宣布維持八五○億美元寬鬆政策的第三天,白宮與國會的政治角力,就毫不掩飾地爆開了!

歐巴馬對戰共和黨 火藥味濃美國聯邦政府舉債上限年年破表,每年第四季為了新年度的政府預算,都要演出一場「歐巴馬對戰國會共和黨」的政治角力。但是,今年的火藥味卻更甚於以往;共和黨主導的眾議院在九月二十日通過《應急預算法案》,表面上讓歐巴馬政府可以在十月一日開始的二○一四會計年度,在正式預算通過之前得以繼續運作,但是法案中卻切斷了《歐巴馬健保改革法(Obamacare)》的財源,氣得歐巴馬拉高分貝,高聲批評共和黨「把整個國家綁架了!」歐巴馬所屬的民主黨掌控參議院,預計會把《應急預算法案》退回眾議院重審,如果到九月三十日之前臨時預算無法通過,那麼聯邦政府有可能因為沒有預算,再度被迫關門,出現聯邦政府全面停擺的危機。到了十月十八日,財政部更將面臨現金枯竭,必須動用緊急方案才能避免債券違約風暴。

明年年底,美國將要舉行聯邦議員的期中選舉,改選所有的眾議院議員以及三分之一的參議院議員。共和黨員在眾議院議長貝納領軍下,鎖定《歐巴馬健保改革法》,升高與歐巴馬的政治衝突。歐巴馬的《健保改革法》雖然早在一○年三月就已經通過,但是由於必須對企業加稅,以及法案本身存在是否違憲的問題,執行過程爭議不斷,為兩黨政治角力提供了豐沛的火藥。

三年前通過的《歐巴馬健保改革法》,堪稱是美國五十年來最重要的社會安全改革。這個法案規定所有個人都必須在一四年起購買健康保險,共和黨還為此提出憲法訴訟,聯邦高等法院花了兩年,才做出沒有違憲的裁定。此外,《歐巴馬健保改革法》也要求美國企業主提撥相對的健保保費,引起許多企業主的反彈。

在一四年新制度正式啟動之前,共和黨蓄積反對力量,再度與歐巴馬政治對決,將今年第四季的聯邦預算審查,與《歐巴馬健保改革法》綁在一起。而歐巴馬也一改去年柔軟的身段,一開始就擺出誓死一戰的態勢,雙方開足火力,成為美國景氣復甦的最大利空。

華爾街正面看待經濟復甦

但是,華爾街的交易員們面對如此嚴峻的態勢,倒是老神在在,最具代表性的應該是高盛證券,他們從一二年三月開始一路看多歐洲與美國股市,建議客戶將資金從債券市場轉移到具有穩健收益的績優股,高盛的多頭策略至今堅定不移。高盛歐洲股市首席策略分析師歐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在CNBC的專訪中就說:「股市已經從期望期(hope phase),進入新的成長期(growth phase)。」高盛證券執行長布蘭克芬(Lloyd Blankfein)也提出「正常化」的觀點,認為美國經濟將會逐漸從金融海嘯的陰影中恢復正常。他說,聯準會還是會逐漸縮減QE的規模,這是經濟正常化必經的步驟,最近美國國債利率的上揚,也是從人工壓抑的零利率逐漸回復正常的訊號之一。

布蘭克芬特別強調,最近美國聯邦政府赤字逐漸收窄,更是「金融市場正常化」(Normalization of the financial markets)的重大進展,美國聯邦政府過去幾年減少支出,並且持續增加稅收來源,已經使得赤字出現明顯改善的趨勢。

此外,美國的IPO(新股上市)市場也才剛剛開始回暖,一直到最近才又重新出現金額十億美元的中大型上市案,例如預計在十月一日上市的紐約帝國大廈房地產信託(Empire State Realty Trust),預計發行七千一百萬股,募資十億美元;世界最大的飯店連鎖系統希爾頓,也在九月初宣布將要推動金額約十二.五億美元的上市案;當然,還有被熱烈討論的推特(Twitter)在九月十三日宣布推動股票上市,募資金額也是十億美元。

歐巴馬推動全民健保,是他「歷史留名」的重大政績,面對眼前共和黨人以明年聯邦預算審核相逼,他必須用盡全力與眾議院議長貝納為首的共和黨人一決生死。在政治、財政全面緊繃的時刻,歐巴馬顯然期待一個寬鬆的聯準會,也放棄具有爭議的桑默斯,避免聯準會主席繼任人選在國會引起不必要的爭議。

歐巴馬最在意的,還是他的《歐巴馬健保改革法》,在政治問題未解決之前,在聯邦預算還未通過之前,在柏南克明年二月一日交棒之前,聯準會的貨幣政策沒有任何擦槍走火的空間,「寬鬆」,的確會是歐巴馬最屬意的安全路線。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政爭一觸即發

柏南克不敢輕言收回QE

2013年美國財政危機預估時程

未來三個月財政爆點

2013年

10月01日

聯邦政府關門?

2014財政年度開始,若國會與歐巴馬政府未能在9月30日完成《應急預算法案》,聯邦政府將被迫關門。

10月18日

現金用罄,聯邦債券違約?

聯邦政府現金恐用罄,發生債券違約的危機。

財政部必須進行特別現金調度,例如暫緩發放部分公務人員薪水,以避免現金用罄。

11月

劇烈政治鬥爭?

全月國會會期,共和黨將以提高聯邦政府舉債上限為條件,限縮《歐巴馬健保改革法》(Obamacare)的執行,與歐巴馬政府進行劇烈政治攻防。

12月15日

聯邦公務員大裁員?

眾議院撥款委員會必須公布臨時支付方案,讓聯邦政府得以補足從10月1日至12月15日的現金缺口,避免公務員被迫裁員。

12月16日至12月31日2014年預算停擺?

聖誕假期,國會休會;過去幾年,每年參眾兩院都一路辯論到聖誕節休會日前的最後時刻,才完成次年度的聯邦預算。

從政治、財政到聯準會 未來數月烽火連連9月 10月 11月 12月 1?2月政治 國會開議 國會與歐巴馬政治攻防白熱化財政國會必須通過緊急應急預算 聯邦政府關門危機 12/15之前必須完成預算審核聯準會 QE維持每月850億美元1.宣布柏南克繼任人選2.聯準會10月底會議,再次討論QE是否退場 市場預期聯準會將在本月調整QE規模 2014年2月1日,新任聯準會主席交接

 
延退 怎麼 政爭 風暴 、美 美債 泡沫 新興 市場 動盪 柏南 南克 決策 逆轉 凸顯 美國 財政 迫切 危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077

【延遲退休】跨年預熱:迎接延退“征求意見”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4342

(CFP/圖)

不管延遲退休方案這位“媳婦”顏值幾何,“見公婆”總是難免的。據媒體報道,一直以來,對“一刀切”的延遲退休,不贊成者十之八九。

據筆者所知,迄今為止,“反方”意見至少有八個方面:

一、養老保障的問題不能自我封閉在“保險”的框框里求解,養老保障的問題並不是簡單的“幾個人養幾個人”的問題。其實,養老保障決定於兩個方面:其一是老人所在的國家和社會能夠生產多少社會財富,其二是這些社會財富將怎麽分配。

二、延遲退休會影響就業,尤其是年輕人就業,這種負面影響在采取了類似政策的發達國家和地區,已經充分顯示出來。尤其在歐洲,失業率已達10%甚至攀上20%,而青年失業率則還要翻上一番。可以預見,就業問題將是中國最大的社會問題。

三、中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不能與發達國家簡單作比較,因為兩者之間的社會制度和階層結構有極大的差別。發達國家目前的老人是富裕群體,而中國的老人並非如此。

四、發達國家解決人口老齡化以後勞動力缺乏的問題,其實是靠國際移民。所以,進入老齡化已達數十年之久的發達國家,目前老齡化反倒不像預計的那麽嚴重。但是,國際移民和相伴相隨的社會排斥又造成了新的社會問題。

五、現在把調整人口結構的希望寄托在放開二孩上。但是,中國的兒童福利制度極不完善,尤其是對0-3歲的嬰幼兒基本沒有公共服務。現在基本上靠家中老人在帶孩子,如果延遲退休,誰來承擔這一份重任?何況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雖然已近75歲,但健康預期壽命卻只有65歲。延遲退休以後,老人還有精力和體力去帶孩子嗎?

六、中國的藍領工人,男性到了50歲以上,女性到了40歲以上,在單位就不受待見了,極有可能被辭退。而一旦被辭退,再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並不容易。現在的方案設計,被延退的勞動者不但要延遲領取養老金,反而被要求在被延退的時間段再繳養老保險費。無疑是雪上加霜。

七、十年前被“下崗分流”的40、50歲人員,現在正到了50、60歲,該領養老金了。一旦有了養老金,收入就穩定了,甚至比打零工、吃低保還能高出一些。他們已經苦等苦熬了10年,不就是等著這一天?現在突然說政策變了,想想他們能接受嗎?

八、有關方面寄希望於“每年只延遲幾個月或者每幾年推遲一年”能夠減輕被延退者的負面感受,但這可能只是一廂情願。目前的解釋無法令人信服。

在跨年時碼上這些文字,算是留一份紀念。當然,也是為2016年的這一討論做些預熱。對於以上提出的問題,有關方面如果能夠作出令人心服口服的回應,對於改革的進行、政策的落實肯定是有好處的。

(作者系中國社科院社會政策中心秘書長、研究員)

延遲 退休 跨年 預熱 迎接 延退 征求 意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9748

人社部:延退從退休年齡偏低的群體逐步實施

隨著延遲退休方案出臺時間的臨近,政府部門開始釋放更多與之相關的信息。人社部新聞發言人李忠今天上午表示,正在制定中的延遲退休方案會選擇現在退休年齡相對偏低的群體逐步實施。

李忠沒有明確表示“退休年齡相對偏低的群體”是具體是指哪個群體。從目前“男職工60歲、女工人50歲、女幹部55歲”法定退休年齡來推斷,從女性開始率先實施延遲退休是大概率事件。

按照人社部此前對外公布的時間表,今年延遲退休方案將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征求意見之後的正式方案於2017年推出。方案推出至少五年後再漸進式實施。

延退不搞“一刀切”

李忠表示政府部門在制定延遲退休方案時主要考慮三條原則,一是小步慢提,逐步到位。二是區分對待,分步實施。三是預先公告,做好公示。

具體來說,延遲退休方案堅持每年只延遲幾個月,經過相當長一個時間逐步達到目標年齡。

“不是對所有社會群體同時實行延遲退休,會選擇現在退休年齡相對偏低的群體,從這部分群體開始逐步實施”,李忠說。

目前國家法定的企業職工退休年齡是男年滿60周歲,女工人年滿50周歲,女幹部年滿55周歲。

從事井下、高溫、高空、特別繁重體力勞動或其他有害身體健康工作的,退休年齡男年滿55周歲,女年滿45周歲,因病或非因工致殘,由醫院證明並經勞動鑒定委員會確認完全喪失勞動能力的,退休年齡為男年滿50周歲,女年滿45周歲。

對就業影響有限

延遲退休是中國當前最受爭議的公共政策之一。從應對人口老齡化的角度來看,學界普遍認為延遲退休是中國應該走的一條路,但也有擔心延遲退休會對青年就業以及養老金待遇造成不利影響。

李忠表示,人社部在研究設計延遲退休年齡政策過程中,用了大量數據進行過多方面深入分析和研究論證延退與就業的關系,結論是延遲退休年齡對就業影響是有限的。

從就業總量來看,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在2011年的時候達到峰值,當時是9.25億人,2012年勞動年齡人口比2011年下降345萬,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預示著勞動力無限供給的時代快要結束了。

2011年以後勞動年齡人口逐步下降,到2015年為9.11億,還在持續下降。特別是到2030年以後,勞動年齡人口會出現大幅下降的過程,平均以每年760萬人的速度減少。到2050年,我們預測勞動年齡人口會由2030年的8.3億降到7億左右。

李忠說,基於這樣一種大的人口趨勢和勞動力變化狀況,政府研究延遲退休年齡政策的時候要把握起點和節奏,總體希望延遲退休年齡政策和勞動力狀況能夠形成一個比較好的良性互動的關系。延退需要很多年以後而且節奏是比較慢地實施,這與我國的人口變化、勞動狀況變化的過程是相應的。

此外,李忠表示,從就業結構上來看,將來延遲退休應該說有一部分崗位是會影響到年輕人,但是這種影響也是非常有限的。

現在經濟結構調整的步伐在加快,產業在不斷轉型升級,很多傳統服務業、傳統制造業的崗位是將來退休崗位里的多數。而現在新興產業在不斷崛起,將來年輕人更願意去的崗位是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興產業、新型服務業。從行業類型來看,並不是簡單的延退的崗位就會影響到年輕人新的就業崗位。

延退不會減少養老金待遇

對於普通民眾所關心的延退是否會影響養老金待遇,李忠表示,總體來看,延遲退休年齡對個人養老保險待遇不會有大的影響。

養老金的待遇分為基礎養老金和個人賬戶養老金,總的計發辦法是長繳長得、多繳多得。 

基礎養老金的確定有兩個主要因素:一是繳費的基數;二是繳費時間長短。從繳費基數來說,延遲退休後,工資上漲的概率大。從繳費時間來說,延遲退休後繳費時間延長,基礎養老金數額自然是增加的。

從個人賬戶養老金來說,主要影響因素就是個人繳存額的多少、月除數(個人賬戶養老金計發月數)是多少。養老保險有關文件規定,50歲退休的月除數是190,55歲退休的月除數是175,60歲退休的月除數是139。

比如,假如一個人50歲退休,個人賬戶養老金余額是10萬,通過推算他他每個月的個人賬戶養老金的數額可以看出,月除數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變小的,越推遲退休,個人賬戶養老金的數額就越會增加。

人社 延退 退從 退休 年齡 偏低 低的 群體 逐步 實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45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