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泥水工週薪10萬 比教授還多3倍


2013-04-01  TCW
 
 

 

教授和泥水工相比,誰賺得比較多?

二十年前,答案是教授,現在,卻是泥水工。台灣技術人才短缺的現實,正在影響你的生活,和台灣產業的未來。

人才斷層頂尖木工團隊半數逾60歲

泥水工有多缺?一位裝潢業者觀察,「以前泥水工是按時間收費,現在卻開始按件計酬」他舉例,前一陣子,他承接一個案子,三個按件計酬的泥水工人,「三個人,一個星期,就賺走三十萬元」,平均一週進帳十萬元,一個擁有博士學位的私立大學助理教授,要熬到教授,月薪才能超過十萬元。

如果是更稀有的泥水工,像貼大理石的工人,「老闆是直接帶一整個○○七皮箱的現金到工地,做完當天直接發現金。」

不只泥水工,現在,鐵工、水電工、鐵工、木工,都缺,以鐵工為例,做裝潢的鐵工,現在行情是日薪二千七百元,好的木工,日薪甚至高達四千五百元,月入十幾萬元。

即使高薪,裝潢工人卻也有人才斷層,以裝潢達人林存謐的團隊為例,他的工人約有七十個人,一半左右都是六十歲到七十歲,四十五歲以下的工人,只有兩個。

產值兆元的精密機械業也有人才斷層,專做木模的福茂企業社老闆馮昌盛觀察,台灣的工具機業,「員工多半都五、六十歲,一旦這些人退休,精密機械產業就有可能出現技術斷層。」

他自己也近五十歲,他的木模廠,是大隈等日本工具機廠依賴的上游工廠,要生產新的工具機零件,要靠他按圖生產出木模之後,再翻砂鑄造出零件,供日本公司加工。

教育斷層教木模的職校全台剩一家

馮昌盛感嘆,過去教木模的職業學校,全台灣有三家,現在卻只剩下一家,他怕台灣好不容易累積的木模技術會失傳,每一年都花錢贊助學生參加模具比賽。

精密機械研究發展中心總經理詹炳熾也認為,十年後,精密機械有可能因為退休潮,出現人才斷層,詹炳熾估計,台灣精密機械產業要再成長,工具機產業「研發要招二千到三千人,現場要招三千到五千人,」但現在,先別談是否合用,光是受訓一年只能招到二千一百人。

這是全台灣普遍面臨的現象,走訪台灣技術領域的高手,修車達人林昌巖、鏟花達人張振財、裝潢達人林存謐,他們都捧著技術想找徒弟,經常找了一年,都不見得能夠找得到一個徒弟。

「如果不注意這個問題,以後手工製造的技術,將會慢慢絕跡,」台灣知名設計師十月設計建築設計總監陳瑞憲觀察,在台灣,部分工法已經因為技術斷層失傳,「像行天宮裡用磨石子做出弧度的工法,已經沒人會了,」陳瑞憲觀察,國父紀念館外牆所用的「斬石子」工法,也已逐漸消失。

陳瑞憲說,日本因為人才斷層,缺乏現場施作工人,乾脆把整個房子的內裝都用模具在工廠先鑄好,再把整個房間「裝」在建築裡,他認為,如果走到這一步,台灣裝潢產業強調量身訂做,每一個細節都能調整的競爭力,就會消失,「按照現場手工調整出來的產品,才有生命力,」陳瑞憲說。

如果沒有技術工人,不只裝潢會變得更貴,修車、訂製衣服,工廠裡訂製模具,未來都可能出現付出高價,品質卻反而降低的情形。

今年開始,上銀和精密機械研究發展中心各自想辦法,找出解決方案。

精密機械研究發展中心正在推動「人才量產」計畫,詹炳熾分析,他們把技術「模組化」,把原本需要一個高手才能完成的工作,拆成兩個新手也能完成,他舉木模為例,做模具需要製圖和機械能力,過去都由一個人完成,現在,他們把製圖部分拆解出來,再招募原本做電腦繪圖,甚至做文創的人重新訓練,和原本做模具的人才搭配,讓一般人不必是機械背景,也能進精密機械業工作。

學生斷層12年國教恐壓垮技職體系

上銀則和台中高工、台灣科技大學合作,建立新技職教育模式。台中高工校長許楨表示,去年上銀董事長卓永財主動提議和台中高工合作成立「三合一精密機械技術人才培育計畫」,今年可望正式成立。

這個計畫的內容是,從台中高工高二升高三學生中選出四十個學生,高三下先到上銀實習四個月,再送到台科大念書,週一到週四工作,週五和週六則到台科大進修理論,學習車床和精密的五軸加工概念,「四年之後取得學士學位,再到上銀上班。」許楨表示,這批人是上銀未來的管理骨幹,只要能待到六年,「就可望有百萬年薪」。

有心人想挽救技職教育,明年即將上路的十二年國教,卻可能再給技職教育再次重擊。許楨分析,過去技職教育用免學費吸引學生,「十二年國教之後,大家都免費,連這個誘因都沒有了,」他擔心的說。

另一個挑戰是,十二年國教入學時,技職體系要和普通高中混在一起排名,在少子化的趨勢下,技職體系要和普通高中搶學生,更加困難。他的擔心一旦成真,十年之後,不只技術工人會跟著退休潮減少,台灣過去數十年累積的技術底子,也可能因為人才凋零,逐漸消失。

泥水 工週 週薪 10 教授 還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13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