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為什麼投資股市的人以虧損居多,我在一本書中找到了部分生理原因,大家可以看看。 黃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f8aa830100yvb1.html
 

  人類是喜歡遵循某種模式的動物。心理學家已經證明,假設你給人們一個隨機結果,並告訴他們結果是不可預測的,但他們仍然會試圖猜測下一個結果是什麼。所 以,人們會認為,他們「知道」下一次擲骰子時將會出現6,「知道」下一位棒球運動員將要進行全壘打,而且也會「知道」某一隻熱門小盤股明天會大漲。

   

    神經科學領域新的突破性研究表明,我們的大腦天生會去感知趨勢,即使此趨勢並不存在。只要一件事連續發生兩三次,人類大腦部位的「前扣帶」和「阿肯伯氏神 經核」會自動預感它會再次發生。而且,更有意思的事情在於,一旦確實再次發生,大腦中將會釋放多巴胺讓你感受著一定程度的快感,這和某些毒品帶來的感覺如 此相似,以致於不斷鼓勵人們去進行預測,這極有助於人們快速掌握動植物的習性並提升人類種群的競爭力。

   

    所以,如果某種股票連續上漲幾次,那麼你將會條件反射式地預期它會繼續上漲——隨著股價的上漲,你大腦中的化學成分會發生改變,從而給你帶來一種「天然的快感」。這樣,你實際上就對自己的預測上癮了,這是人類的天性。

   

    然而,當股價下跌時,資金上的虧損會激發你的「扁桃核」——大腦中處理恐懼和憂慮的部位,它帶來的最顯著的反應就是「要麼戰鬥,要麼逃跑」(這是所有困獸 共有的反應)。正如火警響起時,你的心律必然會加快一樣;正如旅途中遇到響尾蛇時,你必然會退縮一樣;股價大幅下跌並持續幾天時,你必然會感到害怕,並且 坐立不安,彷彿只有將它賣出心才安。

  

    事實上,傑出的心理學家,丹尼爾·卡尼曼(2002年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和阿莫斯·特沃斯基已經證明,資金虧損所帶來的痛苦程度,是等額盈利所帶來的 快感程度的兩倍。股市上賺10000元會感覺很快樂,但是,10000元虧損所帶來的心理折磨將是快樂的兩倍。賠錢是如此痛苦,因此很多人在股價下跌時害 怕進一步虧損而在價格接近谷底時賣出,或拒絕進一步購買;而在股價上漲時因害怕未來下跌導致虧損而很快減倉。

 

本文出自「聰明的投資者」第八章。


為什麼 投資 股市 的人 人以 虧損 居多 我在 在一 本書 找到 部分 生理 原因 大家 可以 看看 黃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27

科技創業者生存狀況調查:創業像淘金,壓力大,失敗居多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03/147422.html

全球科技產業都在不斷蓬勃發展,舊金山和矽谷更是如此。不論是舊金山灣區的各個開放式辦公場所,還是郊區的企業園,工程師和企業高管們正在發明未來。他們中很多人正在鑄造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財富。但是,還有更多的人最終以入不敷出收場。

周一到周五每天早上5:30分,萊恩·胡弗(Ryan Hoover)從舊金山家中的床上起來,開始憂思。他的初創企業Product Hunt,現在是矽谷的香餑餑,公司成立還不到一年時間,就已經進行了兩輪風投融資。Product Hunt的網站和iPhone應用每天都會為用戶挖掘出色的新科技產品和應用程序。胡弗每天要在7點半左右將最佳產品的郵件發送出去。

“我睡覺的時候也有很多人在使用Product Hunt,這讓我有點怕,因為我完全不知道這期間會發生什麽。”胡弗說道。他今年27歲,頂著一頭蓬松的棕色頭發,嗓音很輕,12歲那年他創建了自己的第一家企業,一個笑話集群網站,最終盈利約10美元。

去年,胡弗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向朋友們宣布推出Product Hunt。今年5月,Product Hunt公司正式成立,該公司第二輪融資募集資金610萬美元,公司價值或超過2000萬美元,近20名著名科技界名人均是該公司投資人。不過,隨著新投資的到來,問題也隨之產生。

胡弗拿出自己的iPhone,打開應用來檢查網站的流量。“我或許不應該如此頻繁地檢查網站流量,”他表示。他看著手機屏幕說道,“看到沒?這讓我壓力巨大,因為從上周起我們的流量下降了10%。”目前,Product Hunt網站擁有超過1.5萬名訪問用戶。胡弗在想,在即將到來的聖誕假期里,如果網站流量會再次下滑,他應該采取何種措施應對。理論上,他知道,他不應為此擔憂,但就是沒辦法。而現在,隨著資本的流入,“保持網站流量增長變得更加重要了。”

全球科技產業都在不斷蓬勃發展,舊金山和矽谷更是如此。不論是舊金山灣區的各個開放式辦公場所,還是郊區的企業園,工程師和企業高管們正在發明未來。他們中很多人正在鑄造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財富。但是,還有更多的人最終以入不敷出收場。

“這就是淘金熱。”軟件編程師帕特西·普萊斯(Patsy Price)表示。科技產業正在吸引各界人士投身其中。在哈佛商學院,畢業後投身金融服務業的研究生比例從2006年的42%降至2013年的27%,而在此期間,投身科技產業的畢業生比例卻翻倍,從7%增至18%。

其他頂級名校的畢業生就業領域也出現了類似的趨勢變化,其中最知名的莫過於斯坦福,該校一直被視為矽谷的“直屬學校”。去年,高盛集團鼓勵年輕的銀行家們周末的時候多休息,這在華爾街算是一件新鮮事。高盛希望能夠借此留住年輕的生力軍,因為很多人都準備轉行投向美國西部。

但是矽谷並非一直閃閃發光。舊金山灣區的大多數初創企業最終都可能以失敗告終。很多企業最終的利潤率將遠低於投資者所期望的。哈佛商學院教授史克爾•高施(Shikhar Ghosh)預計,近40%的初創企業將以資產變現宣告終結,近80%的初創企業將無法實現他們的預計投資回報。企業想要像谷歌(微博)和Facebook等成功創業的幾率微乎其微,對於谷歌和Facebook這樣創業成功的科技企業,風險投資人將這種投資稱為“獨角獸”。

著名初創企業投資人保羅·格雷厄姆(Paul Graham)表示,即便是那些創業成功的企業,通常也會經歷“痛苦的低谷期”。在這期間,創業的興奮感被放緩的增長和對風險可行性強烈的懷疑感所取代。軟件分發給客戶的模式也出現變化,現在可以立刻從雲端下載,而不再使用CD,這些變化也意味著,相較於上一次科技熱潮,如今的科技產業發展步伐更快,也更加繁重。

兩年前,多克·科魯茲(Toke Kruse)和他的聯合創始人帶著自己的行李箱,從丹麥來到舊金山,並建立了會計軟件初創企業Billy’s Billing。科魯茲在自己租住的公寓里工作,這座公寓所在大樓就位於初創企業雲集的舊金山SoMa地區。他的公寓裝修簡陋,除了一張玻璃咖啡桌,還有就是沙發上那只巨大的泰迪熊。他沒有薪資,靠著存款和一些其它項目的收益生活。他表示,在舊金山這兩年沒有任何成功保障的生活,“對於一個像我這樣外向的人來說,壓力尤其大。”

Billy’s Billing並不是科魯茲的第一家初創企業。他在丹麥的時候就已經有過幾次經驗,雖然有成功的例子,但大部分還是以失敗告終。比如,2005年,他創立了一架圖片分享企業,他表示,失敗是因為時間不湊巧,因為當時智能手機並不普遍。

科技企業創始人們表示,這就是基準。初創企業孵化器The Monkey Inferno的CEO沙安·普利(Shaan Puri)表示,“事實上,有一個縮寫(寓意創業失敗)。那就是WFIO,我們玩完了,結束了(we’re f***ed, it’s over)。那個時候,團隊里的每個成員才是真正以誠相待,你不能敷衍你自己、你的團隊或者你的投資者,你必須真正認識到發生了什麽。”

普利在大學選修了一門名為“變得富有”的課程之後,便決定投身矽谷。他表示,該課程的教授讓企業家向他們講述了商業領域的真實經驗。普利原本計劃進入醫學院深造,但是這門課卻讓他放棄了之前為了考取醫學院而付出的諸多努力,放棄成為了一名醫生,轉而決心成為一名企業家。The Monkey Inferno由英國企業家家邁克爾·波奇(Michael Birch)和西奧琪·波奇(Xochi Birch)資助。2008年,此二人將社交網站Bebo出售給AOL,並借此獲益數億美元。

在普利的領導下,這家初創企業孵化器企業擁有一個豪華的辦公室,配有廚師、按摩師和酒吧,六周的新產品研發計劃表,在一個半月時間里將想法變為原型機。其中大部分產品失敗,還有一些,用他的話來說是“小勝利”。但是,The Monkey Inferno只想要一次重大勝利,而其他只是讓其分身的東西。他們希望自己下一個產品,即,全新的Bebo趣味性信息應用程序,將能夠讓重大勝利變為現實。

他表示,The Monkey Inferno是圍繞少數幾個能夠開發出熱門產品的想法所建立的。其團隊的所有成員都是雇員而且由波奇全權資助,所以,他們能夠聚在一起,內部學習經驗教訓,而不是讓團隊分不到其他新的產品研發上。

這個不同尋常的安排也表示,相較於其他由風投自主的初創企業人,普利面對的壓力更小,獲得的支持也更大。梅格·赫施博格(Meg Hirshberg)在考夫曼基金會(Kauffman Foundation)教授創業課程,她表示,大多數企業家發現,當錯誤發生時,他們是唯一的“先遣對象”。“企業家們感覺,他們完全無法讓自己從公司抽離。現實情況是,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工作和生活平衡。”

赫施博格表示,在一個男性占多的行業里,創業者不願意去探討自己所面臨的那些壓力,這並不是大男子主義。企業家們有理由擔心,員工、投資者及客戶會因為感覺到公司可能出現問題而選擇會離開。

初創企業孵化器Y Combinator總裁薩姆·阿爾特曼(Sam Altman)最近就撰寫了一篇博文,名為“創業者的沮喪(Founder Depression)”。該文被廣泛閱讀,阿爾特曼在文中鼓勵與Y Combinator一起工作的創業者談談他們所遇到的問題,而不是獨自承受。在Y Combinator的相關在線論壇Hacker News上,該文獲得了上千條評論,超過一千次的轉發。阿爾特曼寫道,“不論你怎麽想,你不是一個人。你不應該感到羞愧。”

除了阿爾特曼之外,營銷軟件公司Moz的創始人蘭德·費什金(Rand Fishkin)也發表了一片博文,文中講述了最近一次產品發布到他辭任公司CEO一職期間所經歷的沮喪心情。信用卡欠賬50萬美元,金融危機等這些都不是讓他動搖的原因,相反,“差勁的”新產品研發和公司需要一種他無法帶去的變化,這些責任和想法讓他動搖了。

費什金的博文發表在了Hacker News上,並得到了大量回複。他表示,“我收到的大部分郵件內容都是,‘之前我也有這種感覺,我也很糾結。’”費什金表示,雖然他的投資者和董事會比其他大部分更加“善解人意”,但伴隨著風投同時而來的壓力就是他所面臨挑戰的一部分。

獲得風投通常都被視作成功,但是其還意味著,企業將要背負成功的壓力,而且要是一場漂亮的勝利,還要取得前所未有的增長。“增長不止是期望,而是必須做到,超高增長才是期望。”費什金說道。

Moz出售了17%的股權換得了1800萬美元的風投。標準投資者希望能夠看到最多10倍的投資回報。費什金表示,“這就意味著,我們必須在短短幾年內找出方法,讓公司實現上億美元市值,這些簡直就是天文數字。”

達那·塞維爾森(Dana Severson)因眾酬初創企業Wahooly失敗而以淚洗面整整一周。他從明尼蘇達來到舊金山,想要碰碰運氣,通過一個由前谷歌員工所創立的初創企業孵化器來推出Wahooly,但是,直到產品發布的一個月之前,其才找到一名開發人員,結果導致他的計劃流產。

不過,這些淚也不是白流的。這之後,塞維爾森創立了Startups Anonymous,並取得了不錯反響,他表示,Startups Anonymous現在成為了熱門網站,供創業者們匿名哭訴、發泄和提各種蠢題。從今年1月起,該網站已經收集到了超過700封告解、問題及故事。塞維爾森表示,該網站由他自己的一個盈利項目提供資金運營。

自從Startups Anonymous推出,塞維爾森意識到,並非只有他一人承受了很大壓力卻無人傾訴,也不是只有他自己連一些理應知道的事情都不清楚,比如一家失敗的初創企業所承擔的債務等。“這之上附加著很多負擔癥候群問題。這講得通,現在有很多年輕的創業者,這可能是他們第一次在專業領域一展拳腳。他們沒有招聘經驗、沒有管理經驗,他們要先學會走才能會跑,當然,在你真的做到這些之前,你必須假裝自己全都會。”

印第安納大學商學院教授迪恩·謝菲爾德(Dean Shepherd)表示,當風險出現,工作所帶來的身份協同會加劇創業者們的悲觀思想。大型企業的高管同樣也會壓力過大,不過,他們的壓力並非長期存在,他們可能會被解雇,但是他們沒有用自己的老本去創建公司,而且他們的公司也不會整個完全消失。

謝菲爾德表示,企業家經常將自己逼得太緊。“如果你只去研究那些成功的企業家,你就會經常陷入一種他們過於樂觀,過於自信,然後他們更有可能成功的思想中,你沒有看到的是那些創業失敗丟掉老本的企業家經驗。”

創業者們表示,到目前為止,這個想法不會在矽谷引起共鳴。在矽谷有一句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格言,“快速失敗”,也就是說,迅速承認自己失敗,然後重新開始。那些扛過了各種挫折的固執的高管們一直都奉信這條格言。失敗,或許是初創企業的默認設置,但是沒人希望這個設置存在於自己的初創企業內。

科技 創業者 創業 生存 狀況 調查 淘金 力大 失敗 居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532

科技創業者生存狀況調查:創業像淘金,壓力大,失敗居多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03/147422.html

全球科技產業都在不斷蓬勃發展,舊金山和矽谷更是如此。不論是舊金山灣區的各個開放式辦公場所,還是郊區的企業園,工程師和企業高管們正在發明未來。他們中很多人正在鑄造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財富。但是,還有更多的人最終以入不敷出收場。

\

日前,金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輝”)向證監會正式遞交招股說明書,擬於上交所公開發行不超過6億股股份,計劃募資60億元。《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查閱招股書發現,其所得融資將用於開發建設重慶金輝城、蘇州優步花園、西安天鵝灣西園及西安金輝世界城上東區四個房地產開發項目。

根據公開資料,金輝直接控制人是林定強,其持有金輝61.72%已發行股份。截至2015年9月30日,金輝在全國土地儲備有500萬平方米,其中蘇州、淮安、連雲港等所在的華東地區占比達到60.42%,華北(沈陽)占8.3%,西南(重慶、成都)占60.42%,西北(西安)占3.09%。

同時,截至2015年9月30日,公司已開業的商業地產主要包括福州金輝大廈、重慶金輝廣場和西安金輝大廈等,這三處物業持有面積合計約為18.8萬平方米。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查閱招股書註意到,金輝並未披露其詳細的土地儲備,而在建項目中,上海的兩個項目銷售率分別達到84%和94%,可售貨值已不多。同時,三個擬建項目分別位於淮安、成都和連雲港,在計劃自持的項目中,北京有11.9萬平方米商業用地,上海臨港也有少量商業用地。這對於希望全國化擴張的企業來說,恐將是一個短板。

金輝也在招股書中承認,由於項目多分布於二三線城市,金輝的去化壓力是比較大的。其在2012年、2013年、2014年和2015年1~9月報告期內各期末,公司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228億元、259億元、265.7億元和252億萬元,占同期末總資產的比例分別為64.63%、65.38%、61.76%和60.93%,公司的存貨跌價準備余額分別為4.67億元、9.9億元、9.7億元及7.5億元。略高於同業的存貨和並沒有升值的物業是困擾金輝的問題,正因為此,報告期內,公司整體業務毛利率呈逐年下降趨勢,分別為44.57%、40.61%、33.30%、25.02%。

“毛利率下跌盡管符合房地產行業的整體趨勢,但金輝的下降幅度卻比其他房企更大。”克而瑞分析師傅一辰指出。

記者從金輝招股書中披露的2015年1-9月的銷售金額分布來看,金輝共有14個城市的項目產生銷售業績,其中貢獻最大的為重慶的17.7%,其次為福州的15.6%,上海以12.5%的占比位列第三,布局較為分散。其中,二線城市銷售金額占60.4%,三四線占26.6%;按區域分,華東62.8%的占比明顯高於其他區域。

而金輝似乎也意識到在一線城市和核心二線城市的土地儲備不足。記者梳理公開資料發現,在去年11月,其在蘇州以9.36億元拿下一土地,折合樓面價8209元/平方米,溢價149%。隨後的12月,金輝以28.15億元總價、43790元/平方米樓板價拿下了上海閔行區莘莊鎮地塊,溢價率高達143.28%。雖然如此,金輝在三四線城市依然有較大體量的存貨,連雲港、淮安、句容,再加上福清四個城市的土儲就接近總量的45%。而業內人士認為這些土地儲備在當前高庫存的壓力下並不算優質土地。

“雖然拿下了不錯質量的土地,但是金輝在這兩個城市的品牌形象不夠,品牌溢價缺乏,對於實現項目盈利帶來困難。”傅一辰提到。

記者了解到,金輝在江蘇的三四線城市項目均存在開工時間久、銷售不理想的情況。如連雲港四季金輝三期預售率僅26%,句容四季金輝總體預售率59%,淮安天鵝灣總體預售率64%等。但日前發布的央行新政卻對金輝這樣的開發商有了不錯的幫助,央行宣布在非“限購”城市首套房貸款首付可低至20%。新城控股高級副總裁歐陽捷告訴記者,“央行再度下調首付比例,勢必進一步降低三四線城市的購房門檻,我們預計釋放10%的銷量應該沒有問題;而對於二線城市而言,大部分二線城市市場供不應求,首付降低將會放大需求,但是供應是有限的,有可能會導致銷售量增加和房價上漲。”

趕上政策好時候的金輝資深財務數據也相對比較穩健,資產負債率維持在80%左右,上述報告期內各期末,公司負債總額分別為290億元、319億元、332億元和330.9億元,合並口徑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82.24%、80.49%、77.26%和80.01%。

在金輝之前,融信中國(3301.HK)也剛完成登陸H股資本市場的動作,但是公布的招股情況看,其在香港公開發售僅獲2.7%認購。根據其1月12日的公告,融信中國發售價已定為5.36港元/股,即為招股價範圍5.36~6.13元的下限定價,公司籌得資產凈值17.737億元。

業內認為,面對比較激烈的競爭,房企不但需要比規模還需要比財務能力,上市並進行全國化布局成為擴大規模的要素,特別是閩系的企業大部分都比較激進,在最近幾年非常活躍。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多方了解到,除去已經上市的房企,包括正榮、融僑等企業也在籌劃登陸資本市場。目前資金成本也是考驗房企競爭力的一個因素,如果有了上市通道,無疑有了更低的資金成本。以綠地控股(600606.SH)為例,其在上市後就通過定增募集資金300億,這也大大優化了其財務指標。而融信中國在1月13日正式登陸港交所後,就直奔改善債務結構而去。其在1月15日發行5億元人民幣公司債,並在1月25日發行首批總額不低於35億元人民幣(下同)的私人公司債券。根據累計投標結果,31億元的首批私人公司債券年利率定為7.89%。

傅一辰告訴記者:“穩定性足夠,成長性欠缺,和金輝相同規模的房企競爭激烈。此外,其項目布局過於分散,土地資質普通。城市深耕能帶來強大的聯動效應,但金輝並沒有特別占優的城市,而這也導致品牌建設不夠,溢價效應較弱。企業戰略和產品線的建立是金輝急需明確的。”

編輯:吳狄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三四 四線 土地 儲備 居多 金輝 上市 能否 新政 紅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970

【平等共存】80後唔養寵物愛影街貓 想做鄰居多過做主人

1 : GS(14)@2017-01-07 00:29:37

與阿平相熟的貓,名為「阿哥」,由附近一位婆婆放養。



有種鄰居總是神出鬼沒——屋簷上、街角口、巷弄間,時而隱身在叢木之中,時而躺平於陽光底下。你知道他們的存在,但未必會駐足細看。這些不甚起眼的鄰居,偏偏成為80後文樂平(阿平)鏡頭下的主角,「我覺得貓係一種好靚嘅生物,尤其眼睛。佢嘅眼睛,用現代化嘅數碼相機影完,番屋企放大嚟睇,你會見到佢眼入面仲有好多嘢,倒影見到好多景物。」阿平是街貓攝影愛好者,2009年開始接觸攝影,因就讀的中文大學有不少流浪貓,便經常在午飯、放學時間拿着相機通山走,拍攝貓足跡。單單一處山頭當然容不下他。幾乎有街貓的地方,就有可能碰見這位背着紅色背嚢、文質彬彬的大男孩。他於3年前設立Facebook專頁「喵Hunt」,分享他走遍香港拍下的貓足跡。由初初着迷拍攝貓咪特寫,到後來被貓與環境、人的互動吸引,再配上有趣Caption,阿平的作品有故事、有溫度,還曾經贏得LENS攝影比賽,「盡量唔想做假場景,想用觀察嘅形式,保持一段距離,見到一種情境就記錄低。希望我嘅相除咗有貓之外,都有訊息可以帶出嚟,會有一個故事。即使唔係太明顯嘅故事,都希望將個故事講到出嚟。」你以為愛影貓就一定愛養貓?其實不然,皆因阿平認為「飼養寵物」含有階級意味,「我比你更強,比你更有能力,所以我就可以養埋你咁,我自己唔太接受呢種諗法。我唔係反對人幫手領養流浪貓,我唔排除有咁嘅需要,但自己就唔想做呢個角色,寧願選擇同佢哋一齊住喺社區入面,做鄰居角色多過做主人。我想選擇一種平等嘅關係。」數年影貓生涯裏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卻與另一拍攝街貓的專頁有關。該專頁專門拍攝某地區的貓,卻於一年半前突然停止更新。阿平後來到訪該區,發現當地已成為景點,不少人專程去看街貓,令他反思這是否專頁停止運作的原因,「心態上睇非壞事,但可能帶俾嗰度嘅貓好多滋擾,會提自己除咗做興趣之餘,要留意後果,唔好好心做壞事。」怎樣才是與街貓共存的理想方式?阿平則認為是「佢有佢住佢搵食,我哋都有我哋住我哋搵食,唔會騷擾到大家存在。」很多人常投訴街貓四處出沒、叫嚷是騷擾,阿平卻反問,難道我們人類沒有對環境產生滋擾?「我哋一樣都做緊呢啲嘢,例如夜晚開燈咁,其他生物可能都要瞓覺架喎,但我哋因為自己喺度住,就不斷改變個環境。咁點解我哋唔可以都對其他喺度住嘅生物,有一個包容喺度呢?」



阿平接觸了兩年的白貓,生性較怕人,曾嘗試為她尋找領養卻未成功。

阿平最初愛拍攝貓咪特寫,圖為LENS攝影比賽得獎作品。



後來阿平偏愛拍攝貓與環境的互動,以情境說故事。

被人類趕絕的街貓?阿平卻笑說這其實是錯覺,因他熟悉該處的貓,深知牠們根本不會走上樓梯頂。

Facebook專頁:喵Hunt記者:封愷瑜攝影:徐振國、劉永發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106/19888175
平等 共存 80 後唔 唔養 寵物 愛影 影街 街貓 想做 做鄰 居多 做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1674

上市改革諮詢總結 反對居多 收逾8500份意見 現大量「一式一樣」意見書

1 : GS(14)@2017-04-08 19:43:00

【明報專訊】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將於本月18日就去年進行公開諮詢的上市架構改革進行進度討論。據立法會預覽文件披露是次諮詢的初步總結,合共收到逾8500份意見書,當中超過8000份來自個別人士意見屬「一式一樣」的範本式意見書,大多數表示反對;各界別意見兩極,其中上市公司、商會、券商、投行、律師及政黨反對,惟基金經理、會計界及學術界則支持改革;改革會造成證監權力過大,抑或降低港交所(0388)利益衝突續成主要爭議關鍵。

明報記者 陳子凌

預覽文件顯示,各類持份者當中,上市公司、商會、券商、投行、律師界、立法會議員及政黨大多數反對上市架構改革。反對意見普遍認為,建議的架構改革會打破現時對證監會的制衡措施,令證監會權力過大;而且讓建議成立的上市政策委員會評核港交所上市部表現,將削弱港交所獨立性,減低處理IPO的效率,上市委員會被投閒置散。

反對者憂慮證監權力過大

反對者認為,現行制度一直行之有效,新改革不能改善上市公司質素或提升上市程序的效率。有持反對意見提出,可考慮由證監會代表加入上市委員會或出席該委員會涉及合適性問題,或具更廣泛政策影響的上市事宜會議,而非成立新委員會。

另一方面,基金經理、會計界和學術界則大部分支持改革。他們認同香港市場質素下降的問題日益受到關注,現行機制已無法迎合市場需要,因此有需要制訂一個更全面的監管架構;而且,如果證監會能在上市事宜方面有更多參與,將有助減少港交所同時作為商業機構及監管機構的潛在利益衝突,有學術界人士和部分投資經理更認為,長遠而言,上市監管職能應移交予證監會或獨立的上市監管機構。

同樣支持改革的會計界,在意見書中並提出了多項改進建議,包括擴大上市政策委員會及上市監管委員會的成員組合,以及就哪種類型個案須轉介至上市監管委員會提供更詳盡的指引及訂明評估準則。

95%意見書屬「範本式」

至於來自個別人士的逾8000份回應,雖然佔了全部意見書數量的95%,但預覽文件指出,儘管絕大多數個別人士都反對改革建議,不過很大部分只屬「範本式意見書」,大都沒有在意見書內作出詳細說明,或對建議提出詳盡意見。預覽文件亦指,對收集得來的意見進行分析,仍然處於初步階段,各界別回應的意見仍有待修改及討論,目前未有任何結論。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5989&issue=20170408
上市 改革 諮詢 總結 反對 居多 收逾 8500 意見 大量 一式 一樣 意見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616

十大屋苑賺錢居多 太古城最勁

1 : GS(14)@2018-01-07 16:13:05

本報訊】2017年整體樓市呈升勢,即使政府實施額外印花稅(SSD)綑綁,惟整體樓價向上,十大屋苑普遍賺錢離場。按利嘉閣統計,鰂魚涌太古城、柴灣杏花邨、紅磡黃埔花園、藍田麗港城、將軍澳新都城、荔枝角美孚新邨、東涌映灣園,7個屋苑總數逾1,200宗登記成交,業主全部賺錢離場。太古城屬「金蛋」屋苑,今年沽出單位中,扣除疑似內部轉讓,以海景花園綠楊閣高層E室複式最賺錢,業主2004年樓市低潮以488萬元撈底,2017年以2,350萬元沽出,賬面賺1,862萬元升3.8倍,為十大屋苑最賺錢個案。

嘉湖山莊最多成交

第二位同屬太古城,金楓閣高層A室以2,300萬沽出,業主2001年635萬元買入,賬面賺1,665萬元。若以幅度計算,賺幅最勁為嘉湖山莊,平均每宗轉售賺幅1.2倍,其次為美孚新邨,平均每宗轉手賺幅1.04倍,第三位為太古城,每宗轉手賺幅為1.03倍。中原數據顯示,今年十大屋苑二手買賣2,358宗,整體較去年2,701宗少13%,交投量跌幅最顯著為鰂魚涌康怡花園,截至本月27日只錄111宗,較去年驟減近三成。最多成交為天水圍嘉湖山莊,錄564宗,佔整體成交比例24%。至於全年蝕錢王為由中國海外(688)發展的九龍塘牛津道一號洋房。原業主為內地客,在2011年以2.38億元購入,承造一按及二按,市場相信業主因無力還款,洋房淪銀主盤,銀主初開價2.6億元,終以2.1億元售出。大屋實用5,140方呎,成交呎價40,856元,6年賬面貶值2,800萬元,連同釐印費及代理佣金實蝕逾4,000萬元。



來源: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71231/20260567
十大 屋苑 賺錢 居多 太古 城最 最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617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