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財經CAREFREE - 順叔 信佢就托(上) (2011年11月21日)

1 : GS(14)@2011-11-21 22:56:57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82079

按: 我同作者傾過,他話畀轉載。

今期開電訊盈科(008)。
香港廣府話充滿活力,一句歌詞,一個社會事件,可以形成廣泛流傳的俗語用字,例如「唔使問阿桂」的「阿桂」,其實姓「李」,叫「李世桂」,係光緒年間廣州一位千總,大貪官,最後被整肅拘審時,轟動廣州亦大快人心,歌仔「問阿桂」唱通廣州港九新界。「唔使問阿桂」,意思就係話,某啲衰嘢,肯定係做慣衰嘢的人所做的;掉轉頭用又得,某人如果紀錄不良個底太花,做任何動作,雖然大家唔係咁明,「唔使問阿桂」,都係衰嘢。
「信佢就托」呢一句俗語,如果引用「社會事件」去推敲的話,出處好可能係幾十年前的銀行爆煲事件,純粹靠估的話,好可能出現在二十幾年前「海外信託銀行」,甚至再遠少少的「廣東信託銀行」爆煲之後。你「信」佢,佢「托」你啲錢走,呢個「托」字,廣東粗口亦有「托這個」及「托那兒」用法,所以「信你就托」使用起上嚟,「留白」之處,亦有谷住度氣同時加強語氣之妙用。
由幾十年前香港兩間「信託」銀行,到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後的「廣東國際信托投資」,投資者最痛苦的集體爆煲回憶,都深深烙上「信託」兩個大字(「託」定「托」,還請高人指點)。中國今日幾十間「信托公司」,亦是銀行體系以外最重的影子銀行,透過銷售理財產品向民間集資,大打金融擦邊球,所以「信佢就托」呢句俗語,可謂充滿街坊智慧。
作為「財經茄哩啡」,順叔每次聽到「信託」兩個字,就會頭痛,因為唔熟、唔識、唔明。電盈最新一個動作,將公司旗下最重要資產,以「商業信託」形式分拆,複雜到無倫,「單位」、「普通股」加「優先股」,可以收息又冇管理權,分拆後股權結構同埋違約風險分布,望到個圖就頭痛。
長和系老闆李嘉誠,又或者麾下某幾位財金高手,同香港金融監管機構近年多番交手,幾次都選擇將資產搬去新加坡,將港交所(388)或證監會一軍,例如隻置富產業信託(778),就係先幫襯新加坡,香港監管機構先嗱嗱聲搞房地產信託基金(REIT),和記黃埔(013)將碼頭「托」去新加坡,香港又嗱嗱聲俾商業信託掛牌上市,電盈分拆隻股份於是可以留在香港,否則架構更加複雜。面對複雜的問題,有兩種處理方法,一係咬緊牙關逐頁揭,一係乜都唔理,複雜問題簡單化,用最街坊常識,諗吓幾條大數拍埋一齊之後,合唔合理。
電盈今次分拆出嚟的信託單位HKTT(6823),由「香港電訊信託」及「香港電訊有限公司」聯合發行,其實即係電盈旗下電視業務以外的電訊資產,亦即係當年盈科數碼動力,蛇吞象式併購回來的香港電訊資產,包括固網及流動電訊業務。
當年呢嘢,市值超過2,000億元,今日條蛇,將隻象嘔番出嚟,以分拆胃口兼估值下限286億元計,11年時間,市值蒸發2,000億元,以一隻股票計,諗唔到香港金融市上面,仲有邊間公司,對股東財富破壞力更大,唔怪得電盈大小股東,包括早幾年先落搭都仲未返家鄉的中國聯通(762),當年以網通身份成為策略投資者,關係都搞得麻麻,大股東幾乎每一個動作,尤其是系內幾次私有化動作,都係因為擺脫唔到小股東的指責而失敗收場。
十年人事,電盈主席李澤楷,已經由一個三十出頭的年輕金融才俊,變成不惑之年的一名中年男子,「8號仔」亦已經變成為「老八」。李澤楷當年空手入白刃蛇吞香港電訊,斷估唔會滿足於呢個香港股民最慘痛集體回憶,就是自己一生人的事業高峰。
下回再續,睇睇電盈呢隻「老八」,同埋即將出世的「老八個仔」,又有乜景。 http://caijingcarefreee.blogspot.com
財經 CAREFREE 順叔 信佢 佢就 就托 2011 11 21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65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