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創業遇到“壞”項目,讓它去死吧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1201/160113.shtml

創業遇到“壞”項目,讓它去死吧
石慧 石慧

創業遇到“壞”項目,讓它去死吧

“每個項目都不死,不可能。死了也不是壞事,他解脫了,我們也解脫了。”

文丨石慧

說起阿米巴資本正式成立的那天,創始管理合夥人王東暉用“第一次工作會議”來描述。2011年春節後,幾位合夥人在上海浦東的一家酒店,起好了公司名字,確定了投資方向,正式投入戰鬥。

2010年年底,王東暉還是金山的CFO,他跟內部董事會和雷軍打了“招呼”,說自己有了下一步的規劃。“我是財務背景,又在上市公司和互聯網公司做了很長時間財務和運營工作,所以自然想做一家TMT行業基金。”

另一位創始管理合夥人趙鴻,是原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主管企業並購和融資。王東暉與趙鴻相識於1998年,兩人是普華永道的同事。

起初,基金還未成立,幾位創始合夥人先拿自己的錢去投項目,試試水,“結果還不錯” 。王東暉說,投的第一個項目就是蘑菇街,後來陸續投了4個項目,合夥人把這4個項目平價轉到基金里,一期基金規模是1.5億人民幣,當時的三位創始合夥人自有資金占了將近40%。

到2011年終,他們開始尋找LP,瞄準行業內有品牌的個人。依靠合夥人的人脈,找到了阿里、金山的高管等加入。

“我們基金是從行業入手,GP和LP都是行業里的,投資也是圍繞行業。早期很多項目是依賴我們的信任圈做,一直到二期,這個信任圈一直在。

一期的LP還在,其中,一期的有些創始人也變成了我們後來的LP。”采訪中,王東暉多次強調對“信任圈”的重視。他希望這樣的狀態未來持續下去。“對於一家早期基金,最重要的就是有自己的信任圈,每個人有什麽樣的項目可以傳遞給我們。交易的最大成本就是信任。”

阿米巴專註早期TMT行業的風險投資。投資了包括蘑菇街、快的打車、淘實惠、中智誠、傳課、麥苗科技、火辣健身等項目。一期基金共投出35個項目,賬面回報近30倍。

去年年底,阿米巴資本宣布完成二期人民幣基金的募集。現在,整體基金管理規模超過15億人民幣。一期基金趕上了中國智能手機移動流量成長最快的時期,阿米巴吃到了C端的流量紅利,而在二期,阿米巴將從B端用戶的習慣入手,投資更多企業服務項目。

5.pic_hd

阿米巴資本創始管理合夥人王東暉/受訪者供圖

以下為王東暉口述,經創業家&i黑馬編輯:

早期投資失敗是常態 “壞”項目死了是解脫

我們是一家非常有紀律的早期基金,對不做什麽有特別堅持的原則。2011年總共投資35個項目,其中有兩個獨角獸,這在早期基金里鳳毛麟角。

整體來說業績還不錯,在業績的背後,最重要的是投資理念+預期。投資理念的核心,一是一定要早。對於一家早期基金,最重要的就是有自己的信任圈,這樣我們才能第一時間知道,哪些有實力的人正在創業了,或者他們拿自己的錢做了一段時間以後,會自己找上門來。

先知先覺是必須的,你還得快速扣動扳機。在早期投資里,你最大的價值就在摳動扳機的那一刻,同時,切勿在投資項目後,過多地深度幹涉。創業就是在跳坑,一定是創業者自己先跳到坑里,我們才會給錢,至於能不能爬出來,那是他的事。我給他錢就等於跟著他一起跳坑了,認同他這個人和所做的事,並且做好這個錢有八成概率收不回來的準備。

第二點是獨立性。獨立的基金才能足夠了解行業和趨勢,有洞察力,看得懂這麽多年科技行業的發展路徑,未來的趨勢大概是什麽。很多東西都有陷阱,一旦你陷進去,方向就錯了,那活得就會非常難。

所以一是早,二是獨立性,這兩點很重要。盲從的基金,很難碰上所謂的“運氣”。

還有跟投項目的比例。我們基金的合投比例不高,因為我們做投資追求的就是風險,追求的就是一個絕對未來。這是所謂的“預期”。質量好的早期項目也未必後來不會死掉,這是一個概率問題,那麽我通過多投項目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單一項目失敗我不怕。

早期投資人必須具備這樣的心態,每個項目都不死,不可能。死了也不是壞事,他解脫了,我們也解脫了。像我們一期,3年多投了35個項目,其中7個項目占了90%以上的帳面回報。

所以我們一般不給自己的項目做強力背書,因為早期投資失敗是常態,判斷一個獨角獸是很難的。我們做了投資就相當於已經給項目做了背書。

很多基金說要穩定的打法,但我覺得早期要穩定特別難,它的風險就在那兒擺著,失敗是常態。你瞄準穩定,做5倍,打個折扣,最後賺兩倍,那基金就沒有意義了,除非你有很大的盤子。一個小盤子的基金,在行業里也沒什麽影響力,賺兩倍,沒什麽價值。

我們一期(所投資的項目里)有兩只獨角獸,未來我們還有很大機會能再出一兩個獨角獸。我們認為,考量基金是否成功的核心就是業績。做早期,沒有投過獨角獸的基金,很難建立起長期品牌。

企業信息化蘊含大機會

我們一期基金,從2011年一直到2013年,正好趕上了中國智能手機移動流量成長最快速的時期。核心的驅動因素就是智能手機、APP的覆蓋,大批新用戶以及新的用戶習慣產生,新的應用場景出現。

這是很大的流量紅利,增量市場,我們一期和很多其他同時代的基金一樣,回報都不錯。

但從2014年開始,這個市場就出現拐點了,基於移動流量、移動互聯網的C端,變成了存量市場。

年輕用戶的絕對比例下降,新手機出貨量下降,BAT壟斷了幾乎80%的流量,對我們普通用戶來說,手機里的APP,一年用十幾個就挺多的了,常用的也就不超過5個。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二期就重點關註B端用戶的使用習慣。

現在,中國企業面臨一個重要的過渡。改革開放30年以來,企業能夠快速發展,核心原因是我們勞動力成本低,有人口的流量紅利,這是成本因素。10年前,很多東南沿海的加工業工資連1500塊都沒有,今天4000塊未必雇得到合適的人。

另外從需求來講,這麽多年,生產了一堆東西,之前是生產什麽都賣得出去,制造公司有30%的純利,現在不行了。社會經濟發生巨變,從成本驅動、生產供應驅動,變成效率和技術驅動。

2B也在發生變化。多年來,2B采購都存在回扣現象,隨著時代的發展,包括現在的反腐,很多事情在發生變化。而中國的企業在提升效率上,跟發達國家還有差距,我們對比兩個參數。

一個是庫存的周轉,現金回流周期,中國要3到6個月,而美國只需要1個月。

二是物流成本。我們的物流成本大概占整個流通價格的20%,而美國差不多只占8%-9%。這是通過強大的效率產生的。效率靠什麽支撐,實際上就是企業的信息化系統,之前叫ERP,現在叫SaaS,不一樣的詞兒,但大的機會都是企業信息化。

我們從一期開始,就堅定地認為這是一個大機會,也投了一些成功的SaaS項目,比如二維火,現在被螞蟻金服投了,估值十幾億元。

在二期,我們投了更多的SaaS項目,現在數量已經差不多占到所投項目的2/5了。基本上跑得也很成功,我們繼續跟進的,還有拿到後續融資的,都不少。現在市場行情不太好,從Pre-A到A輪,以前估值能漲3-5倍,現在可能只能漲兩倍。

但我們剛做的上一期基金報告顯示,我們平均到下一輪還是3倍多,從估值來看,我們受資本市場下行的影響並不那麽明顯。

投資各行業領先的SaaS,就是我們的方向。SaaS實際上就是企業信息化。有了信息化系統,企業才能跑出效率來,這是很簡單的一個道理,無論電子商務、大數據、制造,沒有信息化系統,什麽都做不了。

未來中國很多行業就是SaaS和SaaS之間的連接,產生高效率,效率會帶動數據流跟數據資產、金融資產、物流的互通,產生很強的效果。

從金融和供應鏈來講,為什麽美國能夠做到8%的物流成本。在互聯網時代之前,美國的大企業已經開始做整合了,信息化程度非常高,這使它們形成了核心競爭力。有了信息化系統後,交易可以依靠信用去推動,信用流通才能產生資金效用,不需要現金結算。

現在中國很多行業都有滯脹,因為信息化系統不發達,每一層都需要現金。

如果你“舍得”不夠,不可能跳進創業這個坑里

蘑菇街是2011年3月我們投的第一個項目。當時我們覺得,阿里的結構性設計都是基於SKU,就像一個倉庫,沒有導購場景,所以我們想投一個導購。當時它還有另外一個競品,估值已經很高了,但我們覺得競品是偏流量的,正好當時有人介紹了蘑菇街,我們在北京吃了一頓日本燒烤,就定下來了。

蘑菇街的創始人陳琪在阿里是口碑特別好的產品經理,他第一面就很容易打動投資人,情商高,又懂市場,聊幾分鐘就把我們搞定了。具備很大的能量,有與其他創業者不同的霸氣和自信心。

當年陳琪做蘑菇街是做了很大的財務犧牲的。所以,如果你“舍得”不夠,你都不可能跳進這個坑里。

一期現在出了兩個獨角獸,一是蘑菇街,二是滴滴快的。一期最好的七個項目,除了滴滴快的是幾百倍回報外,剩余的平均回報也在20倍以上,將近30倍。

在二期,除了主打SaaS,我們也會看一些大的、天花板比較高的行業,比如教育、醫療、金融、生活方式。

我覺得教育作為一種服務,不存在嚴格意義上的在線教育。我投過傳課,算是中國最早的一家教育C2C,投了不到一年多,賣給百度了。這家公司最早是基於C2C的,用戶和內容都在C端產生,你在上面講課,有人進來聽課,現在更多的是B2C,機構入駐提供一些內容。

你發現人會主動學習,但是很多人很難接受在線教室的互動性,因為沒有監督作用,大部分人沒法這麽專註。很多人還是願意泡在一個教室里學習,哪怕有個助教,老師通過一個大屏幕去講,都比這有效果。

後來我們投了凡學,它是基於強內容,拿到了獨家授權,有英語、繪本等內容,離現金流很近。但我最看好他們的是強大的地推能力,線上現在還沒產生收入,主要是在線下。

線上更重要的是SaaS的機會。比如現在教育體制改革,中學也要選課,選課軟件非常複雜,核心是每個人要做定制化。我們投了一家公司叫曉羊教育,它的核心創始人周林就是做選課這塊的,我們接觸了兩年多。

他的產品現在有很多中學在用,能讓學校快速運行起來,把學校、老師、學生、家長、內容服務提供商打通。這個機會非常大,每個學生的學習記錄、考試記錄都在你這兒,知識點就容易模塊化,那就清楚地知道國家教育到底是什麽情況。

我們還投了一個養豬的SaaS,這是一個上萬億的市場,我們希望通過這個能切到交易和供應鏈。因為養豬的成本80%都在飼料,所以先從飼料這塊下手,空間非常大。信息化之後,再做供應鏈金融,包括金融保險。

農村的創新,機會非常多。首先供應鏈就有很大的機會。農村現在很多人只會用微信,下個APP都不會,這就是機會,可能比城市里的一些互聯網應用場景有更長期的機會。

農村的交易方式,也還沒有信息化系統,甚至沒有很強的基於終端的使用習慣,一旦這些習慣建立,機會就會變得越來越大。

現在環境不好,下行周期會很長。雖然很多項目的下一輪的融資可能會比較難,但我覺得也是好事。對團隊來講,到了大浪淘沙的時候,對基金來說也一樣是考驗。

整個行業會複盤,市場本來就是這樣的,有周期就一定會這樣,去年有一大堆人拿錢給你,一定是不對的。如果資本不再是一種重要的稀缺資源,那是有問題的。

阿米巴 王東暉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創業 遇到 項目 讓它 它去 去死 死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573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