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湘鄂情轉型失敗,老板孟凱精神瀕臨崩潰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111/148857.html

2015年新年伊始,A股市場的“故事大王”中科雲網(原名湘鄂情),故事卻講不下去了。
 
1月5日,公司收到董事長孟凱提交的書面辭呈,申請辭去公司董事長、董事、總裁等所任公司職務,今後不會參與公司具體運營事務,但目前仍為中科雲網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並承諾繼續為“ST 湘鄂債”兌付工作全力籌措資金。他表示,如果有需要,會將自己持有的中科雲網公司股票賣掉。然而,孟凱去年12月26日遭證監會立案調查,所持的18156萬股公司股份被中國證監會凍結和司法凍結狀態,因此其能變現的只有間接持有的公司3000萬股股份。
 
“中科院一批科技轉換遇阻,有何顏面繼續任董事長。”昨天,孟凱在回複記者的彩信中說,“在各種壓力下我的精神瀕臨崩潰,無力回天,只能拜托萬鈞了!”
 
 
湘鄂情的這些年:故事多時“情”轉薄
 
1995年2月28日,湘鄂情的前身——只有四張桌子的“湘湘菜館”在深圳蛇口正式開業。創業之初,孟凱除了兼任服務員、收銀員和采購員,還會出去跑運輸,以此賺錢來維持餐館的經營……“湘鄂情”名字的由來,是因為老板孟凱是湖北人,老板娘周長玲是湖南人。2009年11月11日,公司在深交所正式掛牌上市,成為中國第一家上市的民營餐飲企業,孟凱身價36億元,成為餐飲界首富。
 
然而好景不長,2013年後,主營高檔餐飲的湘鄂情經營業績急轉直下,公司開始頻繁實行“童話故事”般的戰略調整,同時陸續關閉門店。湘鄂情最興盛的2012年時擁有34家門店,不到兩年時間關閉了四分之三。
 
公司還進行了三次大規模轉型,先後宣布涉及環保、影視、新媒體等方面的多項並購,這些並購曾推動股價大幅攀升,但其中的一些並購最終並沒有真正實施。湘鄂情最早“跳票”江蘇中昱,後“改道”環保產業。2014年8月24日,公司索性更名為“中科雲網”,徹底逃離餐飲業,“因為公司已將新媒體、大數據作為未來業務發展的主要方向”。然而,2014年11月,中科雲網宣布終止收購中視精彩51%的股權,原因是股權受讓時間跨度較長,並且中視精彩未來全部實現目標利潤存在不確定性。中科雲網還曾打算收購笛女影視,但最終也沒了下文。
 
孟凱辭職後,提議由萬鈞接任公司總裁、董事、董事長等職務。萬鈞曾任湘鄂情董事、副總裁,不過去年5月,在湘鄂情轉型的過程中,萬鈞申請辭去了上述職務。
 
昨天,記者欲采訪萬鈞,但對方以“我在開會,現在還不是公司董事長,很多問題暫時不便回答”為由,匆匆掛機。公開資料顯示,萬鈞1968年出生,比孟凱大一歲。在湘鄂情2009年2月IPO時,萬鈞就是公司董事,還兼任深圳湘鄂情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當時深圳湘鄂情是湘鄂情除孟凱以外的第二大股東,萬鈞算得上是公司元老級的人員,但他沒有湘鄂情股份。
 
中科雲網稱,公司將盡快召開履行程序,選舉新的董事長。在新董事長到位之前,由中科雲網前副總裁、董秘李漪暫時代理董事長職務。李漪2014年12月16日“由於個人身體原因”剛辭去上述兩職務,不到一個月再度“出山”救急。
 
湘鄂情的未來:天若有“情”天亦老
 
2012年4月,湘鄂情曾發行4.8億元無抵押的公司債“12湘鄂債”,其持有人將在2015年4月行使一次回售權。昨天,該債券跌至92.96元,而公司也風雨飄搖,如果投資者選擇將債券回售給公司,公司將承擔兌付壓力。
 
也正考慮到此,公司於去年底開始賤賣商標和子公司,包括轉讓北京湘鄂情快餐連鎖管理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股權,以及湘鄂情、湘鄂緣等164項系列商標,交易對價3億元,用於備付2015年公司債券本息兌付工作。
 
但結果並不如願:一些轉讓資產采用分期付款方式,2014年12月31日為收款期限日,但公司未能收到“湘鄂情”商標及3家子公司交易對方應如期支付的9354萬元;其出售的北京朝陽門湘鄂情餐飲有限公司、長沙湘鄂情餐飲有限公司等七家子公司股權及終止收購中視精彩,截至2014年12月31日也均未收到應付款項。由此,公司預計2014年全年凈利潤仍為負值,加上2013年虧損,公司股票將被ST,ST 湘鄂債存在暫停上市的風險,無法保證4月5日本息全部償付。公司稱,根據目前了解到的情況,相關交易款項預計在本月底完成審批和支付程序。對於解決方案,中科雲網稱除會催告交易方履約外,將繼續尋找剝離資產的交易機會。
 
如今,中科雲網的有效資產僅剩餐飲和環保。前者主要是8家門店,這8家門店2014年前三季度7家虧損,共實現營收1.58億元,虧損超3300萬。而後者則是合肥天焱生物51%的股權,去年上半年也虧損22.37萬元。何去何從,令人生疑。
 
創始人孟凱:道是無“情”仍有情
 
作為“民營餐飲第一股”湘鄂情的創始人,孟凱曾經躊躇滿誌。即便在2012年底中央八項規定實施後,湘鄂情經營困難、大幅虧損之時,孟凱也一直不遺余力地謀劃轉型。2013年以來,公司在環保、影視和大數據領域輾轉騰挪,雖屢遭跨界不適,但對於未來發展,孟凱總是信心滿滿。2014年5月,湘鄂情募資數十億投互聯網,當時接受記者采訪時,孟凱還很爽快地表示:“別和我談餐飲,談大數據。”
 
然而,24.8億的定增轉型大數據計劃泡湯讓孟凱很受傷。“中科院計算所的研究成果是真實的,轉型方向非常正常。”他在回複記者短信中說,“好好的一批科技產業成果被‘處決’了,公司目前必須先還債。”
 
2014年12月12日,中科雲網迫於債務壓力,低價出售了“湘鄂情”品牌,孟凱不得不與自己花費了19年心血辛勤培育的品牌悲情訣別:“我1995年創業至今快20年了,為了還債,我只能賣掉湘鄂情這塊金字招牌。
湘鄂 轉型 失敗 老板 板孟 孟凱 精神 瀕臨 崩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061

中科雲網:難以判斷哪一方可作為孟凱股東權利行使人

中科雲網(002306)3日晚間在回複深交所關註函時表示,對到底哪一方可以作為孟凱合法有效的股東權利行使人難以做出判斷。

孟凱是公司大股東、實際控制人,因其將自己擁有的股東權利對多方進行重複授權,該行為使相關當事方之間產生了分歧與爭議,造成目前無法確定相關各方能否合法有效地行使孟凱先生的股東權利的情況,在此情況下,公司對到底哪一方可以作為合法有效的股東權利行使人難以做出判斷,與孟凱先生股東權利對應的董事候選人、監事候選人提名權,股東大會的提案權,股東大會的請求、召集及表決權等重要權利也難以正常行使。

此前,孟凱先後將股東權利授權給王禹皓、陸鎮林、肖兵等3人行使,將董監事提名權授權給陳繼行使。深交所於2月8日晚間就下發了一份對中科雲網的關註函,連發八問,要求中科雲網說明監事會審議重複議案的原因及合法規性等。深交所 24日再次向中科雲網發去關註函,控股股東孟凱所持股份的股東權利存在被授權給多方、重複授權的情況,要求公司核查並說明實際授權方其合法合規性。

中科 雲網 難以 判斷 一方 作為 孟凱 股東 權利 行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021

161名股東起訴中科雲網 要求控股股東孟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4月13日,*ST雲網發布公告,161名股東以公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為案由,向北京一中院起訴公司要求賠償投資損失,部分股東要求公司控股股東孟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公告稱,根據2017年度業績快報,截至2017年底,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所有者權益為1309.57萬元(未經審計),且目前公司獲悉的索賠股東人數為161人,不排除後續還有其他股東實施索賠的可能。若北京一中院最終判決支持索賠且索賠金額超過公司2017年度經審計的期末凈資產,公司將面臨資不抵債的風險。

161 股東 起訴 中科 雲網 要求 控股 孟凱 承擔 連帶 賠償 責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28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