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夾租皇大冒險

2014-01-30  NM  
 

 

香港樓價貴舉世知名,近日在facebook,一張寫着「夾租皇」的傳單被瘋傳,聲稱可為租客尋找租伴,單張列出夾租六大好處:包括慳租、提升生活質素、還有更高層次的「重現獅子山精神」等。創作人是二十二歲的David,他日間做保安員,月薪一萬,獨居的他每月要花幾千元租屋,可以揀的,就只有劏房。他創辦「夾租皇」,與當健身器材維修的朋友阿泉合作,二人夢想是讓香港人花幾千元,與「同道中人」夾租一個質素較好的單位,也讓他夢中那個「愛情公寓」的故事實現。但現實遇到的,卻是他們也想像不到的殘酷故事。夢想找到女主角

我是David,小時候父親生意失敗,經常對我拳打腳踢,媽媽願意忍,但我不能忍。十三歲那年,我選擇離家出走。往後做過侍應、跟車,住過青年宿舍、劏房、籠屋、板間房。現時在上水一屋苑做保安員,間中在酒店做炒散,月薪一萬元。但香港租金愈來愈貴,食飯、買煙之後,收入所剩無幾,租一間二千多元月租的板間房,非常吃力。我去年走到深圳,與十幾個年輕人合租一個近千呎的單位,每人一個床位,客廳共用,月租只需七百元。連同每日來回上水、深圳的車資,平過在香港租房。在這兒我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溫暖,公寓的包租公關心我,勸我努力做人,宿友也守望相助。

其實……我還愛上了其中一個來自廣州的宿友。我忘不了早上起床取牛奶,觸碰到她手的那份悸動。你看過《愛情公寓》這套電視劇嗎?一群年輕人,不分男女住在大公寓裡,形式就像宿舍,慳租之餘,男女主角發展情誼、譜出戀曲。我希望她能成為我《愛情公寓》的女主角。可惜,我表白過,已被拒絕。為了忘記她,近日我已搬離這裡,另覓新的「愛情公寓」。

我在想,既然深圳有這類房,為何香港沒有?於是我創立「夾租皇」,由我們擔當中介人,收集有意夾租者的資料後,安排「志趣相投」的租客會面,再找地產經紀搵屋。就算做不成「愛情公寓」,至少讓能拿出幾千元租樓的香港人,不用再住劏房,找個四四正正、七、八百呎有三房一廳的屋苑單位夾租。談得成後,我會分別收取雙方一成月薪作matching的費用。不過,由於我經常在深圳,夾租的事宜就交由我在酒店兼職炒散的同事阿泉負責。

現實兩千蚊太空艙

我叫阿泉,從事健身器材維修,自小與母親相依為命,住在舊區劏房。一個兩百呎的單位,月租都要五千,我認同David的理念,於是願意幫他。當初諗法是讓人拿四千蚊夾租住三房一廳,但理想與現實,是兩碼子的事。一個月前,我們「投資」五十五元,印了一千張「夾租皇」單張,在深水埗、紅磡一帶派傳單。我想也沒想過,回響極大,傳單在網上被廣傳,現已累積逾四十個來電查詢。但租客的悲慘情況,比我們想像中的更為嚴峻。大部分根本花不起四千元夾租私人單位,佢哋只希望可以花一、二千元夾租劏房。至於愛情公寓?我先後四、五次,協助過不同有意夾租的人會面,但有人不喜歡對方吸煙、有的不滿作息時間不同,有的不滿對方看來來粗暴。有個廿多歲的便利店店員,不滿未來同屋住是四十多歲的地盤佬。若有女士聽到與男士夾租亦耍手擰頭。好不容易,撮合了一個三人家庭及一名單身男士,兩者分別以三千及兩千,合共五千元租住深水埗唐樓一單位,水費、電費等按人頭比例交,單位下個月入伙。以為做得成一單生意,有錢落袋?那家人告訴我,丈夫患癌,正在治療中,月入幾千元的母親,一人搵錢養全家,叫我怎忍心收中介費?我哋決定不收,見到他們有着落已感安慰。有劏房業主聯絡我們,說想在旺角住宅區打造宿舍,想我們替他轉介租客。逾千呎的單位,間開十多個小房間,小得像太空艙,但月租卻二千,太昂貴了!香港,畢竟容不下一間愛情公寓,永遠只有劏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