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哈薩克斯坦太拼了:放棄匯率波動區間貨幣瞬間貶值30%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8/4674633.html

哈薩克斯坦太拼了:放棄匯率波動區間貨幣瞬間貶值30%

一財網 薛皎 2015-08-20 15:07:00

根據哈薩克斯坦央行新聞局的發布的消息稱,2017年之前,哈薩克斯坦央行不會考慮實行自由浮動匯率,然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該國央行不得不提前祭出“自由浮動匯率”的大招。

在一眾新興市場國家紛紛主動貶值本國貨幣時,哈薩克斯坦的舉動再次讓市場震驚。

哈薩克斯坦政府宣布,自今天(8月20日)起,放棄對於本該國貨幣堅戈的匯率波動區間限制,導致堅戈對美元今日盤中瞬間貶值逾30%,這一單日跌幅令大部分實行貨幣寬松政策的國家望塵莫及。

哈薩克斯坦這一舉動,完全出乎市場預料。7月15日時,該國央行剛剛宣布再次擴大本幣堅戈對美元的匯率浮動區間,新的匯率浮動區間為1美元兌170-198堅戈。當時,根據該國央行新聞局的發布的消息稱,2017年之前,哈薩克斯坦央行不會考慮實行自由浮動匯率,然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該國央行不得不提前祭出“自由浮動匯率”的大招。

美聯儲加息臨近、大宗商品價格下跌以及高度依賴俄羅斯經濟,都讓哈薩克斯坦經濟承受巨大壓力,貨幣也出現不斷貶值趨勢。

昨日,堅戈兌美元下跌4.5%至197.28,成為近1年半來堅戈最大單日跌幅。此前,該國央行一直使用外匯儲備將匯率控制在一定交易區間內。今日開盤後,堅戈兌美元由196.95快速貶值到最低257.14,貶值幅度達到30.44%,截止記者發稿時,1美元可兌251.72堅戈。在此之前,堅戈對美元匯率基本維持在185附近。

瞬息萬變的全球經濟讓各國央行制定政策的速度似乎已經趕不上經濟形勢的變化。

在今日大幅貶值30%之前,哈薩克斯坦央行最近一次宣布堅戈大幅貶值是在2014年2月,當時堅戈對美元基準匯率由1比150調整為1比185,上下浮動區間為3堅戈,這導致當日堅戈貶值幅度達到20%; 去年9月,哈薩克斯坦央行再次宣布將堅戈兌美元的匯率浮動區間在原來的基礎上擴大到170—188;今年7月,再次擴大匯率浮動區間為1美元兌170-198堅戈。

在7月份宣布擴大匯率波動區間時,哈薩克斯坦央行行長克里姆別托夫曾表示,上半年所執行的相對靈活和穩健的匯率形成機制已取得了一定成效,下半年該央行將繼續執行這一政策。

同時,克里姆別托夫認為,采取更加靈活和穩健的匯率形成機制有利於降低本幣貶值預期對經濟發展所帶來的風險,減少堅戈在本國外匯市場上所面臨的巨大壓力以及避免出現2009年和2014年曾出現過的本幣大幅貶值的情況。

哈薩克斯坦作為中亞最大的原油出口國,出口收入單一,石油產量提高乏力近年來讓該國經濟飽受困擾,尤其是當前原油價格較去年6月份的峰值已經跌去一半之多,讓該國經濟遭遇沈重打擊。

“即便如此,我認為堅戈的貶值幅度仍然不夠。”面對於未來不利的經濟前景, ICBC Standard Bank策略師艾弗斯特(Demetrios Efstathiou) 認為,年底之前,堅戈仍將貶值至少10%。

眼下,新興市場國家競相貶值,8月19日,為了維護匯率市場穩定以及保護越南出口地位,越南央行年內第三次主動促使該國貨幣越南盾貶值。

越南央行將將參考匯率設在1美元對21890越南盾,相當於讓越南盾貶值1%。同時越南央行還調整了越南盾交易區間,將交易區間擴大至中間價的上下浮動3%。就在上周,該央行剛剛將交易區間由1%調整至2%。

此外,馬來西亞貨幣林吉特對美元上周已累計大幅下跌3.8%,成為林吉特連續第8周下跌,對美元匯率也創下17年來新低,林吉特也成為亞洲表現最差的貨幣。韓元則排在林吉特之後,成為亞洲第二差貨幣。上周韓元一度刷新2011年1月以來新低1196.40,本周前兩個交易日,韓元兌美元依然不見明顯升值,截止記者發稿時,1美元可對1184.83韓元。本季度,韓元已累計下跌超過6%。

“亞洲其它國家應該效仿貨幣貶值,各國央行也應對這個過程進行管理。為了不對金融穩定產生影響,這些國家必須找到貨幣貶值的程度,避免超調情況的出現。”花旗集團分析師路易斯(Luis Costa)說道。

最令市場擔心的是,新興市場持續的貨幣貶值潮,無疑將使國際投資者對新興市場國家信心進一步喪失,加速資金的流出,陷入惡性循環之中。

昨日投資管理公司NN投資夥伴發布數據顯示,在截止今年7月底的過去13個月里,19個最大的新興巿場經濟體資本流出總量達9402億美元,幾乎相當於2008年金融危機時三個季度4800億美元流出總量的兩倍之多。

“資金還遠遠沒走光,”NN投資夥伴新興市場高級策略師馬丁(Marten Jan Bakkum)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他認為,資本流出會對一國貨幣的匯率形成下行壓力,而貨幣貶值可能反過來加劇資本流出。

編輯:於艦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哈薩克 哈薩 斯坦 太拼 拼了 放棄 匯率 波動 區間 貨幣 瞬間 貶值 3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7623

從毫無爭議到在南海攪渾水,這些國家可是太拼了!

中國外交部7月12日鄭重聲明,由菲律賓單方面惡意推動的仲裁案裁決是“無效的,沒有拘束力”,中國“不接受、不承認”。

用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的話來說,“二戰後相當長時期內,並不存在所謂的南海問題。南海周邊的地區也沒有任何國家對中國在南沙群島及其附近海域行使主權提出過異議。直到70年代開始,一些南海周邊國家覬覦南海的豐富自然資源,開始非法侵占南沙島礁”。

多年來,中國始終保持高度克制,主張通過友好協商談判和平解決有關爭議。事實上,中國和菲律賓在雙邊文件中早已就通過雙邊談判解決南海有關爭議達成共識。中國也與包括菲律賓在內的東盟國家共同簽署了《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一致同意通過友好磋商與談判以和平方式解決問題。

目前,中國和東盟國家正在就制定“南海行為準則”進行磋商。可以說,在中國和東盟國家的共同努力下,南海問題在不斷朝妥善解決的方向邁進。但菲律賓卻違背《宣言》精神,於2013年1月單方面強推仲裁行為,嚴重損害了這一進程。

這幾年來南海局勢是如何發展的?越南、菲律賓、美國和日本都對南海幹了些什麽?《第一財經日報》梳理了所謂“南海問題”的重大發展節點和攪局者。

2009年~2011年

2009年,馬來西亞、菲律賓和越南向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委員會遞交文件,聲明其在南海的主權範圍,與中國主權範圍有所重疊。中國隨後在與聯合國秘書長的正式照會中提出主權聲明。

2010年中旬,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里宣稱在南海地區維持現有國際法涉及美國國家利益。中國政府隨後重申在南海地區的主權,並強調南海屬於中國的核心利益。同年8月,中國在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的海床上插上了國旗。

2011年上半年,中國與幾個東盟成員國之間的爭端升溫。7月,雙方就合作原則達成共識,並通過一系列外交努力緩解局勢。11月,中國政府倡議在南海問題上相關各方簽署具有法律效應的行動守則,受到東盟成員國的積極回應。

2012年~2013年

2012年,中越爭端升溫。6月,越南國會通過《越南海洋法》,將中國的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包含在所謂越南“管轄”範圍內,並要求所有經過南海的船只表明國籍身份(菲律賓也通過了類似的法律)。中國外交部同日重申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是中國領土,任何國家對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提出領土主權要求,並依此采取的任何行動,都是非法的、無效的。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張誌軍當天召見越南駐華大使,要求越方立即停止並糾正一切錯誤做法。

7月,中國設立三沙市,政府駐地位於西沙群島永興島,管轄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南沙群島的島礁及其海域。越南外交部發言人對此發出抗議,越南國家通訊社還發布了越南峴港市、慶和省對中國設立三沙市的書面抗議通稿。

4月,菲律賓海軍在黃巖島攔截8艘中國漁船,並聲稱這些漁民在相關海域進行非法捕撈,由此引發了中菲兩國之間長達兩月的僵局。

2013年1月,菲律賓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依據堅稱自己的主張,並就中國和菲律賓有關南海“海洋管轄權”爭端提起強制仲裁。

在這一年,更多沖突頻現。比如3月,中國漁船就在相關海域與越南漁船發生沖突。在同年10月舉行的東亞峰會上,美國國務卿克里呼籲中國在南海問題上與他國進行磋商,中越同意建立工作小組對北部灣進行“共同開發”。

2013年8月,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表示,中國與東盟各國已同意在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框架下探討推進“南海行為準則”進程,以共同維護南海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2014年

2014年,中越關系急劇緊張。5月,中國在西沙群島進行981鉆井平臺的鉆探工作。越南方面派出數十艘船只撞擊、幹擾中國有關公司在該海域的作業。還向該海域派出“蛙人”等水下特工,大量布放漁網、漂浮物等障礙物。截至6月7日17時,越方現場船只最多時達63艘,沖闖中方警戒區及沖撞中方公務船累計達1416艘次。

在海上對中方企業正常作業進行非法強力幹擾的同時,越方還縱容其國內反華遊行示威。5月中旬,數千越南不法分子對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國在越企業進行打砸搶燒,殘酷殺害4名並打傷300多名中國在越公民,並造成重大財產損失。

5月17日晚,王毅外長與越南外長範平明通電話,代表中國政府就上述打砸搶燒事件向越方提出強烈抗議,要求越方采取有效措施,制止一切暴力行為,確保所有中國企業人員的生命財產安全。

5月中旬,越南在東盟年度峰會上呼籲東盟成員國共同譴責中國,東盟對越南的態度反應冷淡,並在聯合聲明中呼籲各方保持克制。聲明還呼籲啟動早已提出卻始終擱置的行為準則談判。相比之下,美國政府對越南政府表達了高度支持。

6月18日,國務委員楊潔篪前往越南,會見了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和總理阮晉勇。

7月15日,中國海洋石油981鉆井平臺在西沙群島附近的作業順利完成。

同時,菲律賓也開始重新挑起與中國的爭端,並以在菲律賓臨近淺灘偷捕海龜的罪名拘捕了9名中國公民,中國政府對此發出抗議並要求釋放中國公民。

2015年~2016年

2015年10月,菲律賓企圖繞過主權問題通過島礁定義問題的形勢在聯合國海洋法仲裁法庭提交訴訟,仲裁法庭接受審理,而中國政府堅持主權問題在一方不接受的情況下不可仲裁的原則,不接受仲裁法庭的決定。中方對此予以譴責,並否認仲裁法庭的管轄權,明確反對第三方幹預領土爭端。

同月,美國假借“自由航行權”之名將一艘驅逐艦強行駛入中國島嶼12海里範圍之內,並在之後進行了一系列類似行為。外交部副部長張業遂27日召見美國駐華大使博卡斯,就美軍艦進入中國南沙群島有關島礁鄰近海域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

12月,一架美軍B-52戰略轟炸機飛達中國華陽礁2海里範圍內。中國譴責其為“嚴重軍事挑釁”,美方隨後宣稱這是場失誤。

自2015年以來,日本通過聯合軍演、提供裝備、“聲援”等手段不斷與菲律賓和越南互動,並在多個場合明確支持菲律賓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通過國際仲裁解決爭端,還刻意與菲律賓、越南等國就海上安全問題進行政策協調,並考慮提供艦艇裝備。

2016年初,日本首相安倍在接受《金融時報》采訪時表示,日本對中國在南海建設人工島礁並試圖在東海開發油氣資源深感關切,呼籲國際社會對此發出更多聲音。

用新華社的一句話來概括此次南海仲裁案:一出由阿基諾三世治下的菲律賓擔當主演、美國幕後操縱、日本充當“托兒”的反華鬧劇。

毫無 爭議 到在 南海 攪渾 這些 國家 可是 太拼 拼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501

為“顏值氣質”還有實力,武漢鏖戰“一號工程”太拼了

謝齊威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化學博士畢業,竟然幹起了政府招商引資的工作,而且參與的第一個項目就是湖北在新中國成立以來單體投資最大的高科技產業項目——總投資240億美元的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

謝齊威是武漢東湖高新區管委會投資促進局的一名普通招商幹部。

2015年8月18日,夜幕剛剛降臨,謝齊威臨時接到通知,到湖北省委參加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專題會議。他記得很清楚,當晚的會議規格很高,省委常委全數出席。會上,時任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立下軍令狀——“雖然競爭對手實力強勁,但湖北一定要拿下這個(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

謝齊威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當天夜里,時任湖北省副省長許克振帶著項目專班的工作人員連夜飛赴北京,一行人都來不及回家收拾行李。

“5+2、白加黑”的工作狀態,是政府招商人員的常態。謝齊威說,今年節後開工至今,他和同事們沒有休過一個完整的周末,“尤其是武漢把招商引資作為趕超發展‘一號工程’後,我們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更重了”。

謝齊威們的壓力和動力皆來自於今後五年武漢招商引資的目標。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陳一新近日在全市招商引資大會上提出,今後五年,武漢招商引資實際到位資金年均增長15%左右,每年新引進世界500強企業10家以上、中國民營500強企業12家以上、大型央企投資項目20個以上;全市累計引進10個以上投資100億元以上的產業項目。

就在3月14日,東湖高新區又牽手多個重磅合作夥伴——格林美、航天激光院、精立電子、瑞聲科技、天風證券、武鋼華工激光、中原電子等7個重大項目集中啟動開工,總投資近50億元。

一周3次進京跑部

從2014年底入職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專班,到2016年3月底項目基地舉行奠基儀式,在近三年時間里,謝齊威幾乎每周都要跟隨領導赴京。

“真是忙得飛起來!”謝齊威說。高峰期的時候,一周飛到北京3次,每次都是天還未亮就出發,深夜才返回武漢,給省市的匯報材料只能在返程飛機上抓緊編寫。

眾所周知,早在2006年,湖北、武漢兩級政府便共同出資100億元人民幣成立武漢新芯集成電路制造有限公司(下稱“武漢新芯”),試水存儲芯片國產化的研制。

但業內人士直言,對於存儲器產業來說,貌似天量的100億元人民幣無異於“向沙漠里潑水”,行業領軍企業——英特爾、三星、臺積電的單年投資體量都是100億美元起步。先天投資不足,武漢新芯成立以來一直業績不佳,虧損連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2014年底,時任武漢市市長唐良智與工信部部長苗圩一起碰撞出了火花——中國要實現信息安全的自主可控,存儲器芯片國產化就勢在必行;武漢新芯培養了2000多人的技術骨幹、管理團隊,還有一定的產業基礎,武漢可以在存儲器領域“再搏一次”。

謝齊威就是在此時進入到東湖高新區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專班的。然而,專班剛運轉不到一個月,唐良智調往成都就職。“接下來該怎麽幹,我們本來有些迷茫,不知道新市長還推不推這個項目了。”謝齊威回憶道,新的武漢市市長萬勇一上任,就來到東湖高新區專題調研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並當即拍板將在全國兩會上向國家正式提交議案。

2015年的全國兩會上,萬勇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向大會提交議案,懇請國家支持在武漢建設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隨後,萬勇又拜訪工信部的分管領導,懇請部委指導武漢起草項目申報方案。

“具體怎麽幹、錢從哪兒來、技術怎麽搞、人從哪兒招,這些都要在詳細的方案中體現出來。”謝齊威說,自己進入專班前的工作資歷不足一年,為了盡快適應工作需要,只能讓自己像海綿一樣,不斷吸收所需知識。在產業方面,為了時刻掌握國際國內動態,要學習半導體尤其是存儲器領域的知識;在業務方面,為跟上省市領導隨時可能專題研究的節奏,要學習各種重要材料的編寫、整理。

2015年7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領導小組開會明確提出“存儲器芯片要國產化,要建立國家存儲器基地”。“國家存儲器基地正在選址”的消息很快流出,北京、合肥等地聞訊後紛紛加入國家存儲器基地落地權的競爭。

於是就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連夜赴京一幕。許克振帶隊從第二天上午開始,半天一個,跑完了4個部委(工信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科技部)。由於競爭幾近白熱化,部委領導一直強調要公平競爭,謝齊威心里很不好受,“原本以為項目穩穩地到手了的,哪知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他越想心里越發著急。

有多個地區參與競爭後,謝齊威的工作強度更大了。武漢市委書記、市長每周輪流專題研究,每天都有數份材料要提供;同時還要準備報國務院的項目方案,時刻註意其他地區的動向,保持和部委、國家級基金的緊密聯系。

2011-2015年中國集成電路進出口額。數據來源:海關總署

2016年臨近春節,工信部將武漢籌建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的申報方案遞交至國務院,2月底方案終於獲批。2016年3月底,國家存儲器基地項目在武漢東湖高新區正式啟動。隨後,進入到股東談判階段時,面對國家級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和紫光集團兩大股東,為了設計出更加優化的合作方案,謝齊威和他的同事們又要竭盡所能做好談判工作。

經歷了一場招商鏖戰歷練的謝齊威,如今已能擔負起東湖高新區芯片產業的整體招商工作了。“全區現在有近60家芯片企業,以設計、制造和特殊應用芯片企業為主。目前,封裝和測試企業數量少、規模小,引進幾個知名封裝和測試企業是我今年的工作重點。”謝齊威透露,除此之外,最近又有一個新的“大項目”在談,“競爭也很激烈,要爭取拿下來”。

引資引才“高位蓄水”

“一座城市,既要看臉,也要看氣質。”在2016年初的武漢市人代會上,“顏值、氣質”被寫進了萬勇的政府工作報告。

顏值和氣質,都離不開一座城市的實力。

在東湖高新區管委會投資促進局辦公室里,第一財經記者留意到,短短一個多小時,這些招商幹部們累計接聽咨詢電話10多個,其中一名招商幹部還現場接待了一家深圳移動通信企業的投資咨詢。

投資促進局局長韓耀升表示,自從武漢把招商引資列為趕超發展的“一號工程”後,該區也進一步升級了招商政策,制定覆蓋外企、央企、總部、自貿區、產業、人才、金融、知識產權等八個領域的政策支持,以及招商引資中介獎勵等諸多具體支持政策,形成“1+8+N”招商政策體系,“要為企業提供全生命周期支持,降低企業投資和運營成本”。

不只是東湖高新區,武漢各區為招商引資紛紛使出“殺手鐧”。青山區今年將啟動25個項目、182.58萬平方米的征收任務,釋放2000余畝土地支持項目落地;江夏區則推行市場營運招商模式,成立區科技投資有限責任公司,面向社會招聘專業人才,用真金白銀獎勵招商大員。

“殺手鐧”祭出,意味著謝齊威們肩上的任務更重了。據介紹,2017年,東湖高新區目標是:引進50個投資過億元項目,其中100億元以上項目3個,50億元~99億元項目6個,10億元~49億元項目16個;引進世界500強項目8個,引進世界500強、中國500強、跨國公司投資的研發機構14家。

與此同時,武漢還實施了“百萬校友資智回漢工程”。據不完全統計,改革開放以來,武漢累計為國家培養高素質人才300多萬人。陳一新說,“過去,我們一直忽視了武漢校友這支力量。今後,我們要將校友招商作為招商引資的新突破口和生力軍,與武漢大學、華中科技大學等在漢高校建立校友聯合招商工作機制。”

華中科技大學黨委書記路剛透露,中國首臺自主研發的質子刀將在武漢誕生,一個新能源領域的歐盟項目將從校內實驗室移至東湖高新區……該校一批國家級、國際級科研項目已從沿海地區收縮,未來將陸續在武漢落地。

東湖高新區管委會主任張文彤則透露,2017年該區規模高科技企業至少可吸納高端人才8萬人,2018年預計超過10萬人。其中,國家存儲器產業項目預計2017年招聘1200人、2018年3000人,到2020年人員規模達到1.5萬人。

值得關註的是,東湖高新區計劃今年起在每一幅供應商品房市場的住宅用地中,拿出一定比例來建“人才房”,以減輕高端人才在武漢安家的購房成本。

顏值 氣質 還有 實力 武漢 鏖戰 一號 工程 太拼 拼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951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