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三個山東大漢 靠龜毛拍出超夯《琅琊榜》 畫面構圖用科學精算 一頂帽子做五款來挑

2016-01-18  TWM

《琅琊榜》一劇去年先在中國走紅,又搶入台灣市場,成為觀眾街頭巷尾的話題。創作團隊靠著對細節的堅持,硬是在「架空」虛構的歷史中,填入了文化的底蘊,靠著「龜毛」,創造出戲劇雅俗共賞的可能性,被稱為「現象級」大戲。

北宋慶曆六年,歐陽修被貶為滁州太守,他在現今安徽省西南邊的琅琊山中,娛情山水、恣意痛飲以排遣貶官的抑鬱。他盛讚琅琊美景,名篇《醉翁亭記》於焉出 世。琅琊山上除去「醉翁亭」,還建有古梅亭、洗心亭、會峰閣等名勝。「會峰閣」前身為「會峰亭」,建於明代,後被毀改建,如今築於南天門上,琉璃黃瓦,隔 上二十四個鈴角,山風撫處,金聲四起,韻致古雅。

好笑的是,二○一五年十一月,滁州琅琊山景區竟把「會峰閣」易名為「琅琊閣」,新匾額落款上竟寫了宋代大詩人「蘇軾」之名,時空真亂了套!簡直像是某些粗製濫造的「穿越劇」,不顧考證。

當然,琅琊山景區的「改名之舉」其來有自,中國戲劇《琅琊榜》去年九月推出後,在中國紅火,它被稱為「現象級」電視劇(指在社會上掀起波瀾影響甚鉅),曾 拿到中國五十個主要城市收視第一,網路總點擊率多達上億次,以苛刻嚴厲著稱的「豆瓣電影」網友,也給該劇打上高達九.二分的高分,稱其為「良心劇」。

劇中英俊瀟灑的梅長蘇(胡歌飾演)、英武質樸的靖王(王凱飾演),都成了街頭巷尾的「談資」(意即話題),《琅琊榜》在台灣播出,同樣紅遍全台,連民國黨副總統候選人徐欣瑩,在電視辯論會中都自比「靖王」,顯見此戲之熱。

至於琅琊山景區要攀之附之,看來也情有可原,畢竟人家紅,沾光罷了。

把「虛」玩成「實」

架空歷史中,填入文化底蘊?

《琅琊榜》的故事改自同名網路小說,該劇劇本同樣出自原著作者海宴,琅琊山景區改名之荒謬在於:海宴在《琅琊榜》中設定的時空並非「歷史」、亦非野史,而 是「架空」的歷史,一切情節皆屬虛構;「會峰閣」有其歷史淵源,山景區卻自絕其厚實的文化血脈,去炒作虛構之物。

倒是《琅琊榜》,這故事縱然虛構,卻蘊藏戲中的「中國文化」揉得扎扎實實,從美術到禮法、從妝髮到服飾,一切有所本,琅琊山景區把「實的」玩成「虛的」,《琅琊榜》的成功,卻在於它把「虛的」當成「實的」在玩。

《琅琊榜》的製作團隊挺有意思,編劇海宴是幕後藏鏡人,在外界眼中,她是「最神祕的小說家」,網路上卻幾乎連張近照也查不到,大抵只知她是上班族,任職於一家地產公司,背著房貸車貸。

至於製作人、導演們倒因為戲宣傳,不時得露個面,如果當今天下確實有個「琅琊榜」,《琅琊榜》製作人侯鴻亮和導演孔笙、李雪,非得列名其中。三人都是山東 漢子,孔笙是老大,侯、李稱之為師傅,他們全是攝影出身,拍過題材無數,除《琅琊榜》外,《闖關東》、《鋼鐵年代》、《北平無戰事》、《偽裝者》等都出自 他們之手,這些片子因題材嚴肅、富有道德感,被視為「正劇」。也因「正劇」調子沉鬱陽剛,收視率常比不上其他花團錦簇、男歡女愛的愛情戲。

中國觀眾仍習於買單「具有宣傳性」的要素,如偶像、新鮮感、故事衝突與新聞性人物等。中國名編劇于正就直言:「我自己寫劇本,都是通過對市場分析後做過計 算的。」《宮鎖連城》或陳妍希主演的《神雕俠侶》,都抓緊了市場需求,就算戲中演員被評演技爛、作品遭斥劇情鬆散,「吸人眼球」的能力卻是一流。大明星范 冰冰出資、拍攝的《武媚娘傳奇》,也靠著半露酥胸、大紅亮綠的風格,成就了一番毀譽參半的名劇。

IP好、顏質高

當紅網路小說,擁大量粉絲二○一五年底,于正推出戲劇《雲中歌》,同樣,角色容顏貌美、色調粉嫩輕巧,收視同樣不差,但這次「于正劇」的表現,卻顯然不及「正劇」《琅琊榜》。

孔笙、李雪、侯鴻亮此番到底祭出了什麼法寶?其一當然是「IP」選得好(IP,Intellectual Property 意指智慧財產權),中國戲劇、電影都喜歡往漫畫、小說尋找題材,好IP擁有高知名度,也擁有大量粉絲,暴紅的《步步驚心》、《後宮甄嬛傳》、《花千骨》等 片,無一不是IP劇。

《琅琊榜》同樣也是當紅網路小說,孔笙、李雪、侯鴻亮的選擇合乎市場規則。同樣的,這次《琅琊榜》中的主角胡歌,原是中國著名小生,王凱同樣帥得很,套句中國人用的話,此戲「顏值」極高,君不見多少網路「小編」如癡如醉,硬是要把「太帥了!」連說三次。

但只以「IP」、「顏值」作為《琅琊榜》成功的理由,顯然不夠周全。中國影視成長,戲劇產業也火燙,然而隨著這種勢頭,許多「與劇情無關」的花費竟占了拍 片成本大半,圈內盛傳,明星主演片酬,超過成本半數比率的不可勝數,最後「五毛特效」、「五毛服飾」等暗諷戲劇隨便、東拼西湊的說法也不脛而走,爛戲大 賣、票房佳而口碑差,「本末倒置」的狀況也時有所聞。

妝髮服飾超講究

劇中人物,依地位改變造形《琅琊榜》的美術設計邵昌勇與孔笙、李雪、侯鴻亮同鄉,講起話來帶著濃濃山東腔,四人相識近二十年,「我們務實吧!不然走不到一 塊。」問起幾人的相處方式,只見他悠悠地說:「也沒什麼故事,我們不大想其他事,只是大家都知道『不能來虛的!』」造形師蘇志勇也說:「我們在一個認真的 狀態下,實在地做事,不離譜、不誇張,但求到位。

《琅琊榜》成本高達一.一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五.五億元),美術部分也花了超過一千萬元人民幣,錢花在刀口上,侯鴻亮說的:「演員片酬絕沒超過五成。」 就是這種對故事、對內容的堅持,才成就了《琅琊榜》的高度,邵昌勇還不太滿意,笑說若再有多一點錢,美術能處理得更細緻。

《琅琊榜》從美術到造形,參照了魏晉南北朝南梁時期的文物。光是戲中梅長蘇在金陵的宅邸,邵昌勇就花了兩個多月準備。梅長蘇宅邸是在浙江省的橫店影視城拍 攝,影視城已有現成建築,但為求拍出氣氛,「我們把裡頭整個重新改造,打通兩個場景,把建築改成秦漢以來的形式。」不只這間宅邸,包括梁王大殿、比武場、 親王宅,每間建物不是憑空搭造、就是改建裝潢,完全不惜血本。

蘇志勇談到妝髮時興致高昂,「梅長蘇的髮冠,是用白玉製成。」他籌備時,準備了木冠、青玉等五款大小冠帽,「太沉也不行,尺寸也要合適。」最後飾有獸首的 白玉冠,果然襯托出梅長蘇絕塵雅士的儒生氣質。至於皇后、貴妃、親王、郡王也各有講究,靖王的母親靜妃,原本地位較低,頭上只能裝飾普通飾物,隨著地位漸 高,頭上「鳳簪」也越來越多。《琅琊榜》中,只有皇上戴冕,但親王冠上卻也以「二珠」、「五珠」、「七珠」等彰顯地位,儘管只是細節,但細看劇中人物,他 們在政壇或浮或沉,造形也隨之改變。

妝髮、美術上講究,劇組也沒放過「文化禮儀」,《琅琊榜》找來「古禮專家」李斌推敲,一揖一拜都有其道理。靜妃在一場戲中,要面對太皇太后、皇后、貴妃以及公主,她對太皇太后行最重的稽首禮,再分別對其他后妃行不同禮儀。

梅長蘇身為名士,常有人求見,但他體弱,所以隨著劇情發展,他開始時正襟危坐,最後卻要半臥而不失禮數。梅長蘇的戀人霓凰郡主,常年南征北討,在劇中總是行男兒禮,直到她與梅長蘇相認,才情不自禁擺出「萬福」(指古代女子見面用的禮節)。

李斌笑說,開始時演員被折磨得很慘,但到最後,拱手跪拜自然融入肢體。劇中太皇太后去世時,眾人行《周禮》中的「振動」大禮,此乃戰慄變動之拜,禮儀做得到位,也表現出《琅琊榜》作為歷史劇的厚度。

構圖精緻如教科書

用黃金分割,詮釋完美畫面李斌坦言:「有些劇組,請我們去,也不太要我們教,就讓我們當個擺設。」但《琅琊榜》確實不同,從硬的到軟的,從實的到虛的,都 以文化為本,所有事情都一古腦兒全做到底,孔笙認為自己拍片「笨」,但這種結實的笨方法,反而比花拳繡腿更拳拳到肉。

孔笙、李雪、侯鴻亮都出身攝影,《琅琊榜》的畫面、構圖也確實精緻如同教科書。「對稱式構圖」不說,V字構圖、由費布那西數列(Fibonacci,又稱 費氏數列,由數學家費布那西使用兔子繁殖來詮釋這個數列)畫出的黃金螺旋構圖、黃金分割對角線構圖、井字法則、三分律等構圖全用上了。孔笙曾驕傲表示: 「畫面和光影很重要,是完美詮釋故事不可或缺的手段。」無論光線、場景,這群被戲稱為「處女座」的製作團隊,斟酌得近乎苛求,儘管戲中最後被挑出幾場穿幫 戲,終究瑕不掩瑜。

細數劇中細節,《琅琊榜》的成功顯然不是僥倖,蘇志勇說:「我們得實實在在地花錢,該花一百萬,就是一百萬!鳳冠該用黃金就不用銅!」「良心劇」實至名歸。

金庸曾引查繼佐詩曰:「縱橫鉤黨清流禍,峭蒨風期月旦評。」作《鹿鼎記》第一回回目,「縱橫鉤黨」意指結黨圖利;「月旦評」意指品評人物。《琅琊榜》中, 皇子們奪嫡求位不擇手段、選天下英雄,也與詩合。以此句作結,在於呼應文首,琅琊山景區與其去攀附別人的成功,硬是把亭子改名,倒不如扎實做好細節,《琅 琊榜》即是此例,它叫好叫座,這倒也與詩合。

撰文 / 陳亭均

三個 山東 大漢 靠龜 龜毛 毛拍 出超 瑯琊 琊榜 畫面 構圖 科學 精算 一頂 帽子 做五 五款 款來 來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510

大漢帝國的“龐貝遺址”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7769

2015年下半年,墓葬中挖出一座車馬坑,表明墓主人曾用真車活馬陪葬。史載漢成帝曾下詔禁止王侯以下的官員用活馬陪葬,墓主要麽是身份在王侯之上,要麽生活年代在成帝之前;考古表明,此人是在位僅27天的漢代廢帝劉賀。(CFP/圖)

西漢的窗戶是不糊任何東西的,只是用絲織品做成的帷幔擋一下。風大帷幔擋不住,所以貴族、高官家中一定有屏風,用來擋風。劉賀墓葬屏風上的孔子像,是迄今考古發掘到的最早一幅聖人像。

大塘坪鄉的雞還不習慣外人破壞它們的寧靜生活,即便汽車開到跟前,母雞和雞仔仍悠然佇立街頭,不知躲閃。從2011年開始,隨著一座神秘的漢墓漸為世人所知,開到大塘坪的小汽車多了起來。綠色的護欄將當地村民的祖墳山墎墩山分為兩部分。護欄內是近兩千年前的漢墓,護欄外是當代的墳包和田野。幾個身材矮小的村民在大樹下勞作,老婦毛巾包頭。

經過五年的考古挖掘,2016年3月,漢墓主人劉賀的身份大白於天下:他做過13年的昌邑王,從昌邑王的位子上意外成為西漢第九位皇帝;在位27天被廢,此後10年處於準軟禁的狀態,連舊封邑昌邑都被取消,改名為山陽郡。新皇帝為示寬大,封他為海昏侯,條件是永不參加皇室祭祀,並且遠離自己的“根據地”,從帝國東邊的山陽郡遷至帝國中部的海昏縣。

因為在34歲上以海昏侯的身份謝世,漢武帝的嫡親孫子劉賀就被後世的考古學者稱為海昏侯。確切地說,劉賀是第一代海昏侯。在他死後,海昏侯這個名號又傳了三代,延續了近一百年。

海昏侯劉賀的墓葬中發現了商周時期的青銅器、單件價值抵十件青銅器的精美漆器、記載著古典文獻的竹簡木櫝、能奏出七個音的編鐘(中國古樂一般只有宮商角徵羽五個音)、200萬枚五銖錢、約150公斤黃金制品。五銖錢的數量相當於漢代中期全國一年鑄幣量的百分之一。黃金制品有馬蹄金、麟趾金、金餅、金磚等多種形制。

馬蹄金是漢武帝征服大宛國後,為彰顯收獲汗血寶馬的武功,特意鑄造,用於宮廷封賞。2012年的拍賣市場上,一塊馬蹄金曾以919萬元人民幣的價格成交。同樣的馬蹄金,海昏侯墓出土了48塊。墓主人在世時,絲綢之路開通不久,大量高等級的和田玉於漢武帝及昭、宣帝時期進入中國上流社會,劉賀墓葬中隨葬的玉器玉質都非常之好……

考古進程中持續的電視直播,將漢代貴族驚人的財富展現在世人面前。墓葬周圍幾十里的劉姓鄉民紛紛手捧族譜到考古隊“認祖”,但族譜上寫著劉賀當過豫章王,這與史書的記載沖突。2016年“兩會”期間,江西省政府從海昏侯墓出土的一萬多件文物里精選出443件赴京展覽,當地民眾極力阻攔,直到“省里發了脾氣”。人們擔心:東西到了北京就回不來了,即使回來也是贗品,即便不是贗品,想看的都跑到北京看了,誰還會來江西?

為了把文物留下來,墓葬所在的江西省南昌市新建縣投資3000萬元,在距離考古現場1公里的地方,建起一座國家考古實驗室。“我們是2015年3月下達任務,8月實驗室就建好了,中間還經歷了17輪大雨。”國家文物局派駐海昏侯墓考古現場的專家組組長信立祥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有字跡的文物優先對待

見到生人就狂吠不已的藏獒守衛著國家考古實驗室。留在這座白色臨時建築中的文物主要是難以搬動的漆木器。墓葬中出土的黃金類文物已移至江西銀行,青銅器移至江西省博物館。約5000枚竹簡在實驗室完成了出土後的第一道保護工序:剝離。按照出土時的排列順序,它們幾枚一組,浸泡於密閉容器的劇毒藥液中。如果不事先告知,大多數人會以為那是燒成了炭絲的木條。

出土時,它們跟泥巴一樣。考古隊一度因竹簡的提取發生分歧:有人主張直接提取,但江西考古研究所考古隊隊長楊軍堅持等吳順清看過之後再行動,“不能看到東西就拿,那跟盜墓一樣。”

江西從來沒有出土過竹簡,省考古所對竹簡的提取技術並不熟悉。吳順清是國家文物局派駐海昏侯墓考古現場的專家組成員之一,他所在的湖北省荊州市文保中心曾先後主持長沙馬王堆漢墓、北京老山漢墓以及湖北、雲南、江西、安徽等16省市出土的飽水木漆器的脫水修複。

吳順清確認,劉賀主槨室西側回廊中出土的“泥巴”就是竹簡,但這批簡和其他文物的疊壓關系非常複雜。為了提取竹簡,要切割掉幾只保存完好的精美漆盤。分歧再次發生,最終的解決之道是遵循考古原則:有字跡的文物含有更豐富的歷史信息,理應得到優先待遇。

2016年5月28日,在海昏侯墓的國家考古實驗室,研究人員告訴參觀者:目前,他和工作夥伴已剝離出五千余枚竹簡,約占總量的90%。

剝離之後,這批竹簡還將經歷紅外掃描、試讀、清洗、再掃描、再試讀、脫水、固定等複雜的處理。距離考古學者及古文字專家最終破解竹簡上的全部內容,目前的工作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納米級的一步”。

與竹簡保存在同一間實驗室的是漆器、木俑以及大型樂器上的木質殘片。實驗室的溫度常年控制在16℃,濕度80%到90%,工作人員必須穿長衣長褲,否則容易得風濕病。

編鐘的木質支架上曾嵌有銅鏡,供樂手在演奏之前正衣冠。未經修複的漆器殘片像黑色的樹皮,外行無法想象其精美的原貌,它們卻是海昏侯墓出土文物中工藝水平最高的器物。“從夏商到先秦,最高等級的隨喪品是青銅器,上面的花紋非常神秘而凝練,給人一種嚴肅而恐怖的感覺,那是不折不扣的禮器。到了漢代,人們更註重實用、註重自己的生活,這是人性的第一次解放。這種時代潮流在工藝上的代表就是漆器。”信立祥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另一間實驗室,劉賀的棺木靜靜地躺在房間正中。外棺長3.7米,寬1.4米,內棺長2.7米,寬0.8米。內外棺之間曾密密匝匝地擺放33塊馬蹄金、15件麟趾金、20塊金板、96塊金餅。因為地震的擠壓,棺槨出土時只有30厘米高,原本中空的地方被擠壓、填平,變成一張狹長的眠床。床上依稀可見琉璃席的痕跡。

實驗室的王迪博士介紹,琉璃片以雲母包邊,用金線連綴成席。琉璃席上,每排5枚,等距擺放20排、共計100枚金餅。現在,琉璃席、金餅、玉璧的殘片已深嵌進棺木的紋理中,而棺木似乎不久就會變成土的一部分。原本安眠於琉璃席上的劉賀,唯一保存下來的是牙齒。這副牙齒已經送到北京,考古隊長楊軍說,經過檢測,牙齒將揭示出劉賀的飲食偏好、疾病史和遺傳基因。考古工作者在棺木中相當於屍體腹部的位置,發現了若幹枚瓜子,他們據此推測他死於夏天。

《漢書》記載,這位皇帝在在位27天中,不斷向四面八方派出使者,攜帶符節詔令,驅使各官署為其辦理各種事務1127件,並在居喪期間,歌唱吹彈,擊鼓奏樂,玩豬鬥虎,跑馬演戲,與先帝宮女淫亂。

但考古工作者在棺木內屍身左手的位置發現了一把玉具劍、右手邊發現了一把竹刀。漢代以竹簡和竹刀為書寫工具,貼身隨葬品應為墓主生前常用。與竹刀一樣,體現這位廢帝文化素養的是在棺柩北側發現的一架漆屏風。屏風上有孔子像以及記述孔門事跡的文字。

“西漢的窗戶不糊任何東西,只用絲織品做成的帷幔擋一下。風大的時候,帷幔擋不住,貴族及高級官吏的居室中一定要有一架屏風,用來擋風。”信立祥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但以孔子像裝飾的屏風此前從未發現。劉賀墓葬屏風上的孔子像,是迄今考古發掘到的最早一幅聖人像。

主槨室西側回廊的“文書檔案庫”中還發現了大批竹簡、木櫝。古文字專家試讀竹簡200枚,發現其中包括《論語》《易經》《禮記》《孝經》《方術》等全套古代文化典籍,還有農書一類的實用書籍和當時流行的漢賦。木櫝中一部分是隨葬品的名簽,另一部分是劉賀及妻子寫給皇帝、皇後的奏章——後者是確定墓主身份的證據鏈中關鍵的一環。

楊軍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海昏侯墓出土的《論語》與傳世的《論語》有明顯不同之處,“它很可能是已經失傳1800年的‘齊論’論語。”如果這一結論成立,中國古代學術史將被改寫。但這一說法被江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長徐長青和國家博物館研究員信立祥否定:目前的證據尚無法支撐這個大膽的推論。

2016 年在首都博物館舉辦的海昏侯墓出土文物展,曾一票難求。(CFP/圖)

向龐貝古城看齊

2011年3月24日,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接到消息:南昌市北郊新建縣大塘坪鄉觀西村的墎墩山上發現一座高等級的古墓被盜。3天後,秦漢考古專家信立祥、國家文物局考古處處長張磊等專家趕到現場。

楊軍坐著農民的糞筐,由考古隊同事“續”著鉆進15米深的盜洞。洞底,楊軍發現很深的積水,洞穴內部有遭地震擠壓的痕跡。積水讓大家長籲一口氣:一般的盜墓賊只有小功率的水泵,如此深的積水他們力不能及,墓中文物可能未遭洗劫。

“幹文保就是跟細菌賽跑,”徐長青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南方墓葬的修建過程比較嚴謹:膏泥、木炭、沙子一層層地夯起來,形成一個密閉空間。膏泥的密封效果很好,能夠阻止外面的空氣帶細菌進去,所以有防腐作用;而積水有隔氧的作用。”

省委省政府提出要求:海昏侯墓的考古挖掘要向意大利的龐貝古城看齊。

這是一個極富號召性的類比。兩處遺址形成的年代大致平行,一在東方,一在西方。但龐貝古城是石頭組成的硬遺址,這使它可以做到在長達260余年里邊挖掘邊展示,不斷刷新世人對古代世界的認識。但海昏侯墓是黏土組成的軟遺址。南方的酸性土壤,遇水成泥,生苔蘚、黴菌,甚至塌方,在幹燥的環境中,會顆粒化,同樣也會塌方。因此必須盡可能縮短挖掘時間,同時考慮回填方案。

地下水的水位變得非常重要。墓園內的三口水井和墓室之間形成了U形管的結構,控制三口水井的水位即可調節墓室的水位。考古隊員在墓壁東側發現了滲沙,這是極危險的征兆,可能引起墓壁的坍塌。因此需要在墓葬東側再打一口新井,讓滲沙通過兩口井之間的毛細作用,從墓穴流到新井中。打井要避免墓壁位移,必須慎而又慎。挖掘深入,地下水位不斷下降,墓穴又可能因幹燥而塌陷,因此要在墓穴上覆蓋塑料薄膜以保證土壤濕度,薄膜下經常噴水。

按照設想,海昏侯墓將在考古結束後實施回填,即把墓坑整體擡高,按照考古定位,在地面上制作墓園的模型,把一批複制的文物陳列在模型中。此間最大的難題是槨板和棺木的複位。劉賀的槨板由松木、杉木和少量的楠木組成,棺材是樟木的。不同木料與新鮮空氣接觸後縮水不均,產生程度不同的變形、開裂。複位時如何處理尚無良策。

“金字塔有多少人,這里就有多少人”

劉賀留給後人的不只是一座墓葬。與墓葬毗鄰的是其都邑紫金城的遺址。遺址面積3.6平方公里,比紫禁城還要大。但對專業人士來說,這種比較沒有太大的意義,兩者的年代相差久遠。

海昏侯遺址處於機場航線上,考古工作者無法取得更新的航拍圖,只能用小無人機飛到一兩百米的高度,拍一些局部鳥瞰圖。深圳考古所專門從事歷史地理研究的專家向江西考古所提供了一張1960年代美國衛星拍攝的影像,可清晰看到紫金城的內外城、城墻、宮殿、門闕、碼頭遺址。

劉賀從山陽郡遷到海昏縣,4年後去世,他如何在4年里建起一座如此宏大的宮殿?徐長青猜測,劉賀在世時可能根本沒有用過紫金城。但在考古學上回答這個問題,要經過一系列複雜的考證:紫金城最早是不是劉賀所建?劉賀是不是曾對一座已有的城池進行修建?劉賀用沒用過紫金城?劉賀之後的三代海昏侯有沒有對紫金城進行過改擴建?

為此,考古工作者需要解剖多段城墻,這需要時間。“領導催我們趕緊把城池挖出來,在遺址的基礎上把宮殿複原起來,在里面增加一些服務設施……想法很多,但考古可能會因此被綁上戰車。純粹為遺產保護進行考古,可能就忽視了考古本身的意義和它的固有規律。”徐長青說。

但信立祥認為,紫金城遺址考古的前景大體樂觀:“國家文物局和省委省政府確定要在此地建設一座考古遺址公園。這寫進了江西省的十三五規劃,並且國家文物局和省委達成協議:未來誰能建起遺址公園和遺址博物館,海昏侯墓出土的文物就放誰那。省文物局猶豫不決,南昌市已經捷足先登。”6月7日,江西省屬南昌市管的海昏侯國遺址管理局掛牌成立。

今天外來汽車尚不多見的大塘坪鄉,未來將建起面積廣大的遺址公園。“規劃範圍會比遺址的保護範圍大很多。因為要考慮到歷史風貌的恢複。遺址公園內水道的恢複、山形地貌的恢複……這些都需要時間。”信立祥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到時,埃及金字塔有多少人,我們這里就有多少人;西安的秦始皇兵馬俑有多少人,我們就有多少人。”2016年5月28日,江西省委宣傳部副部長黎隆武在南昌大學宣傳他的新書《千古悲催帝王侯》時說。

2016年“兩會”期間,江西省政府從海昏侯墓出土的一萬多件文物里精選出443件赴京展覽,當地民眾極力阻攔,人們擔心:東西到了北京就回不來了……(CFP/圖)

考古前沿並不是“鬼吹燈”

目前,專家組組長信立祥和他的副組長、陜西省考古院原副院長張仲立常駐海昏侯墓考古現場。他們的使命是讓考古挖掘的進度服從文物保護的要求,“我們堅決執行國家文物局的指示,不接受任何行政命令。”

專家組是一支“夢之隊”:楊小林,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青銅器保護與修複專家;王亞蓉,絲織品文物修複專家;李存信,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研究員、實驗室考古專家;吳順清,湖北荊州文保中心研究員、國內漆木器文保頂級專家;胡東坡,北京大學文博學院教授、青銅器保護與修複專家;焦南峰,陜西省考古院研究員、大型遺址勘探專家;杜金鵬,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研究員、科技考古專家。

“在中國的社會科學中,考古學的科技含量是引領世界潮流的。我們使用的紅外掃描、三維測繪、高光譜、多光譜檢測……都是當今最領先的。考古理念也與以前有了很大不同,以前註重對單體遺址的考古,現在是區域考古——不是哪有文物就去挖哪,而是首先把遺址的整體結構搞清楚。再者,考古和文保高度合作。”江西省考古所所長徐長青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江西所在海昏侯墓考古進程中與公眾高頻的互動給業界同行留下深刻印象,“他們這次極大地普及了公眾的考古知識。”河北省文物局博物館處處長李寶才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這是中國考古界第一次把自己推到了公眾的鼻子尖底下。”徐長青說,國家文物局和江西考古所有意讓海昏侯墓的挖掘在全世界的關註下進行,結合考古進展,不斷拋出新的信息。“每天幾十上百個記者,各大新聞機構的鏡頭盯著你。”徐長青受命研究海昏侯墓的整體挖掘情況,在與外界互動中擔任新聞發言人的角色。隨著宣傳不斷升溫,新聞發言人變成了接線員,“每天有上百個電話打進來”,後來又變成講解員,帶各界人士到考古現場參觀。

黎隆武認為,海昏侯墓考古做到了“有組織的、有序的信息發布”:“它能歷經兩千年保存下來,本身就是一個《鬼吹燈》式的傳奇。公眾想知道,這個富可敵國的墓主人到底是誰?官方及時披露考古進展,回應了公眾好奇。伴隨著考古的進展,新聞報道層層引導:這個人有可能是海昏侯劉賀、極有可能是劉賀、他果然就是劉賀,像破案一樣。同時又介紹了考古和文物知識。”

2015年11月4日,海昏侯墓考古的宣傳出現第一次小高潮。劉賀的主槨室在那一天開啟,電視臺現場直播。國家文物局對此持謹慎態度:直播是把雙刃劍。以往,我們中國考古學界好幾次現場直播,都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你們要小心,出了岔子,拿不了年度“考古十大新發現”,不要怪總局沒有提醒你們。

對考古工作者來說,直播當中最難拿捏的是如何在滿足大眾好奇的同時,嚴守學科規範,維護考古學的尊嚴。“記者當然希望在這15分鐘內盡可能多地向觀眾展示各種寶貝,但是考古學做不到。所以我要告訴你:這件,我可以提取給你看,其他的只能露出一點點,你只能遺憾。”徐長青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最終,直播時重點展示的是一只博山爐。有漢一代,王侯貴族都喜歡用博山爐焚香,這只爐保存狀況相對完好,能滿足一般人的視覺期待:鎏金、雙層、紋飾複雜精美。更重要的是,它在出土時與其他文物的疊壓關系不複雜,單獨提取,不會影響其他文物。

大漢 帝國 龐貝 遺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819

CBNData報告:“山東大漢”白酒消費力不敵“江南秀才”

從古自今,多有愛酒之人。8月30日,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中心(CBNData)攜手天貓聯合發布《天貓全球酒水消費報告》(下稱“報告”),用數據解讀酒水消費背後的趨勢和特征。

報告基於阿里巴巴大數據,顯示出網購已經成為年輕人購買葡萄酒的主要途徑。其中,葡萄酒和白酒是線上酒類銷售最主要的兩個品類。此外,線上酒水的消費人群逐漸年輕化,“20歲+”人群在酒水領域消費呈現消費升級的特征。

酒水類產品線上消費需求增加

隨著電子商務和物流行業的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在線上購買酒水類產品。報告顯示,2015年線上各類酒水購買人數以及各類酒水消費金額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其中,葡萄酒消費者的線上購買習慣正在逐步加深,啤酒也受到消費者們的喜愛,消費金額和比例呈現逐年增大的趨勢明顯。

隨著國內酒水消費的結構性調整,個人和商務消費開始占據酒水市場的主導地位。相關數據顯示,中國進口葡萄酒消費者中,62%消費者經常在線上看酒類資訊,47%消費者通過線上購買紅酒。

2015年~2016年上半年,通過不同酒類消費金額的研究發現,註重口感的白酒和葡萄酒成為線上酒類銷售的主要品類,其次是啤酒和洋酒。從不同類別看,山東產的國產葡萄酒最受歡迎;濃香型的白酒銷售額占到白酒整體銷售額的近一半;啤酒的消費金額和比例逐年加大的趨勢明顯,“小眾”精釀啤酒受高端用戶追捧。 

從多個維度上看,消費升級帶來的酒水網購增量正在到來。

沿海地區鐘愛葡萄酒

報告顯示,中國酒水消費呈現出顯著地理特色。經濟發展較快的沿海地區,偏好葡萄酒,上海、廣州等地最愛法國原裝葡萄酒;中西部地區獨愛白酒;北方地區是國產葡萄酒和啤酒的重要生產區域,消費熱情高漲。

值得關註的是,在所調查的大陸31個省市中,“拉菲”作為最知名葡萄酒的品牌之一,在中國各地區均很受歡迎,“網紅”地位不改。

“山東大漢”惜敗“江南秀才”

武松三碗不過崗的故事情節,一直讓人對山東大漢喝白酒的能力從不質疑。而報告顯示,山東地區消費者的白酒消費力較江蘇省呈弱勢,排全國第二。

對於白酒的品牌選擇上,消費者對當地品牌偏好度更高,比如山西的“汾酒”、“杏花村”,貴州的“董酒”,以及西北的“北國風光”都很受本地消費者的喜愛。其他地區線上銷售額較高的品牌主要為“茅臺”、“五糧液”。

其他酒類的消費偏好與地域差異有一定關系。報告顯示,啤酒與各地的飲食偏好密切相關,黑龍江大漢飲酒豪氣名副其實,最喜歡濃郁味苦的卡力特黑啤;而南方地區口味則比較清淡,喜歡清爽的青島啤酒和味道醇厚甘爽的奧丁格;上海人則喜歡加檸檬片喝科羅娜啤酒,可以看出上海人對生活比較講究。浙江紹興的黃酒聞名於全國,主要是因為浙江周邊地區消費者喜歡“陽澄湖大閘蟹配黃酒”,其中,唐宋、古越龍山、女兒紅、安昌太和、塔牌等消費者喜愛的黃酒品牌均出自浙江紹興市。

男女酒類偏好大不同

無論是在健身器材的選擇上,還是酒類的偏好上,男女性別不同,差異也較大。與男性相比,女性更愛喝葡萄酒和黃酒,其中23~25歲的年輕女性的葡萄酒消費比例更高。這或許與這一年齡層的女性更向往時尚的生活方式、對具有美容功效的產品也積極嘗試有關。報告顯示,18~22歲的男性在對於白酒的選擇上更加偏愛清香型。

除上述內容,報告還對於線上酒水發展趨勢、線上消費人群做了深度解讀,中國酒水行業將要向著“走向世界”、“走向專業”、“走向年輕”的三個大方向發展。CBNData建議品牌和商家,可以考慮改變傳統的酒類產品交易模式,賦予產品獨特的產品情懷以及個性化的包裝,建立與年輕消費群的情感紐帶。

CBNData 報告 山東 大漢 白酒 消費力 消費 不敵 江南 秀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2715

黑紫荊示威者遭跟蹤受襲記招轟警無理扣押逾30小時 可疑大漢監視

1 : GS(14)@2017-07-01 10:46:37

【本報訊】香港眾志、社民連等多名成員日前突襲灣仔金紫荊廣場雕像示威,被警方以公眾妨擾罪及刑毀罪拘捕,有示威者被扣押逾30小時才獲釋。團體昨開記者會斥警方無理拘留,剝奪人身自由。記者會期間,有多名可疑彪形大漢於記招場地附近徘徊。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指獲釋後,連同他自己最少5名成員被警方或黑社會人士跟蹤,其中有成員更遇襲受傷。記者:袁楚雙 林俊謙 譚靜雯



■社民連成員陳文威遇襲後展示傷勢。

■涉傷人男子拍跌及搶走陳的手機。互聯網

■參與黑紫荊示威的團體昨開記者會,批評警方無理拘留。

香港眾志、社民連、人民力量及大專政關共26名成員周三突擊金紫荊雕像,警方以公眾妨擾罪及刑毀罪拘捕示威者。但警方一直拖延處理錄口供等程序,外界質疑有意拖延示威者獲釋時間,眾人最終在昨凌晨起至清晨5時才陸續獲釋,9月下旬需返警署報到。團體昨午在立法會公民廣場外舉行記者會,斥警方無理拘留。被捕人士之一的香港眾志羅冠聰稱,26名被捕抗爭者中有人被無理拘留達10多至33小時,最後一名成員蔡俊賢至昨早5時才獲釋,全部人被控公眾妨擾罪,另外6名爬上金紫荊的成員更被加控刑事毀壞。


斥警方拖延錄口供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指,當晚「黑紫荊行動」沿用非暴力原則,譴責警方無理拘留,違反正常程序。黃之鋒又表示,大部份黑紫荊示威者在前晚約11點後,決定向高等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警員才突然開始為眾人錄口供,「我等咗29個鐘先有錄口供機會,相信唔申請人身保護令,警方都唔會行動」。另一名示威者黃子悅也質疑拘留有政治目的,「可能係防止我們再出來示威」。她稱自己有醫療需要,但是拘留期間不能服用自攜藥物,令她錯失3次食藥機會。黃子悅更透露,女性羈留室本應只有女警巡邏,但曾有男警員多次到女性羈留室巡房。


社民連5人遭滋擾

記者會舉行期間,附近有多名可疑的彪形大漢徘徊,至結束時尚未離開。社民連吳文遠稱,包括自己在內至少5名社民連成員被警員或疑似黑社會人士跟蹤及滋擾,「有人由屋企門口跟到返工」,質疑警方「想將我們困住,阻止我們向習近平表達香港人聲音」。另一名參與黑紫荊行動的社民連成員陳文威,昨午前往記者會途中遇襲受傷,手、臉及眼部均受傷,手機更被襲擊他的男子搶去。陳遇襲前於fb直播,片段中陳質問一名身穿藍色背心、戴太陽眼鏡男子:「做乜我上車你影我吖哥哥?」該名男子反問,「我做乜要影你啊?你邊位啊?」、「你邊隻眼見到我影你啊?」片段隨即中斷,陳的手機疑遭拍跌,並被男子搶走。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回歸二十年】專頁: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701/20075013
紫荊 示威者 示威 跟蹤 受襲 襲記 記招 招轟 轟警 無理 扣押 30 小時 可疑 大漢 監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45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