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地家變續集兄弟分家

2010-6-3  NM





「被勸退」逾兩年的新鴻基地產前主席郭炳湘,雖然再沒有沾手新地的日常事務,但他的去向依然成為新地三萬員工的話題;近日新地建築 部老臣子李國華辭職,郭炳聯兒子亦將入主建築部「學習」,人事變動勢將一觸即發,隨即引起公司上 下議論紛紛,揣測郭炳湘正在公司招兵買馬,北上搞地產去。而三弟郭炳聯在公司角色愈見高調,員工推測年屆八十二歲的母親鄺肖卿即將交棒予他;而縱觀持有四成新地股份、市值千 二億的郭氏家族信託,自「家變」後亦出現股份異動,成為兄弟分家的先兆。

位於灣仔海傍的新鴻基中心樓高五十三層,郭氏三兄弟和郭老太的辦 公室同設於四十六樓,四人的辦公室都偌大寬敞,內置私人洗手間,守衞森嚴,以一道保安閘和兩個健碩保安重重戒備,閒人免進。雖身坐四十六樓,但三兄弟的勢 力卻分布各個樓層。而建築部一向是新地的命脈,基地設在四十三樓和四十四樓,由二弟副主席郭 炳江和妻子郭梁潔芹主理。近日新地內部員工對一名老臣子離任均議論紛紛,遠至元朗YOHO Town的新輝旗下建築工人也加入討論,恐怕建築部陸續有變動。

即將離任的經理李 國華是建築部老臣子,他由低做起,八四年起升任施工襄理,在新地耕耘逾廿五載,以往負責的地盤有禮頓山、YOHO一期、二期及上海國金等;直至上年再晉升 為經理級人馬,雖然銜頭並不是最高,仍在郭梁潔芹和巫幹輝之下,但公司上下皆知,他一直是郭老太的心腹,多年來盡得其信任,經常替郭老太辦理私人事務。八七年至九一年 間,李國華赴加拿大「坐移民監」時,身在海外都繼續替郭老太打理美、加的私人物業。平時,李國華一星期中只有大概一日在香港辦公室,其餘時間都在中國管理 地盤施工。上週六,記者到訪李國華位於大潭道的住所求證,其菲傭說他仍身在上海,埋首管理新地位於陸家嘴的國際金融中心項目,未能作出任何回應。被譽為新 地家臣的他,連坐駕亦是公司車,其子也在新地四十二樓打工,入職前於國際學校的讀書費 用,都由新地付賬。

父子先後離職

但一個月前,李國華的兒子已先行辭職,他亦將於六月底正式離任。新地同事猜測:「佢喺新地高 薪厚職都走,咁一定係有更筍嘅嘢先吸引到佢走!」「佢應該係想為個仔日後鋪條好路,一出去就做阿頭點都好過由低捱起嘛。」另有新地中人續說。兩父子前後腳 離開,有傳是跟郭炳湘另起爐灶北上「搵食」,而被迫退下新地主席一職後的郭炳湘,在國內 政、商界相當活躍,六月初,他又獲國內大學頒授院士及名譽校董,仍是政協常委的他不時帶着港商到國內考察覓商機,去年六月就到過上海、重慶,今年四月亦到 過四川,似乎有一鴻圖大計;正在海外度假的他,結束旅程後亦匆匆飛往大陸,而以往被指幕後指點郭炳湘處理新地業務的紅顏知己唐錦馨,她的公司銀彪,自去年起亦加入了郭炳湘成為董事, 二人沒有避忌成為同一公司董事, 估計二人在生意上有所合作。

安插兒子進駐建築部

李國華離開的消息傳出後,接着又有更多變動消息傳來。新地總部四十四樓建築部 的一角,有一個小小的房間,已在連日執拾當中,正準備預留給郭炳聯其中一個兒子進來坐鎮。事關四十四樓屬建築部,歷來是郭炳江的地盤,其妻梁潔芹也在這層 坐鎮。副主席之子將出入於建築部當中,雖未至於人心惶惶,但已有員工竊竊私語。「突然有 人進駐,梗有少少麻煩啦,要注意吓避呢樣避嗰樣嘛!」熟悉建築部的新地員工說。據說是次郭炳聯之子將入主建築部學習電腦,為期一個月。一向負責財務的郭炳 聯安插兒子在建築部,令建築部員工擔心他的影響將愈來愈大。亦揣測一向是郭炳江左右手的蔡少浩,其權力會否被削弱等等。

但見郭炳聯的作風, 近日亦有所改變,轉向親民。畢業於哈佛大學的他,原來興之所至,閒來喜作英文詩,就像去年底便向新地上下員工以電郵送上詩作,內容圍繞生活的哲理,主旨大 概就是叫員工抱着看開一點、開心一點的生活態度。又好像今年三月,郭炳聯向全體員工傳出一封轉寄電郵,摘自英文雜誌,文章題材有關健康,教人減肥的關鍵在 於飲水,雖是老生常談,卻形同溫馨小提示,「佢嘅英文真係好『得』,雖然好多地盤佬唔會睇得明,不過睇得明嘅都會覺得佢寫文章有啲料到,而佢轉寄嘅文都睇 得出好有心思,佢真係睇完覺得有意思先寄出。」新地員工欣賞說。

二弟贏盡民心

郭炳聯這招親民牌似乎未及二哥郭炳江,建築部話 事人郭炳江行事一向富人情味,於建築部廣納人心,從不「炒人」。他在新地員工心目中,是「最謙卑和最有良心」的,而且他也是最虔誠的基督徒。今年三月中, 他便於辦公時間親自主持一個分享會,題目是「在風浪中的平安」,當時與數百員工真心地分享了他對○九年九月ICC發生意外的極度震驚和悲痛,感激弟弟郭炳 聯致電安慰他,並為他祈禱,可見他對弟弟的感情十分珍惜和重視。

他亦在會中透露了他對挪亞方舟的宗教熱情,不過原來當中卻受到政府諸多掣 肘,過程中發生很多令他不愉快的經歷,語氣帶點心灰意冷、無可奈何,並顯得不願再爭鬥。於此,郭炳江平和忠厚的一面表露無遺,他這種與世無爭的性格,造就 野心弟弟上位的風聲更呼之欲出。

兄弟作風迥異

而兩兄弟在建築部的作風,原來亦截然不同。建築部是新地最大的部門,擁有獨立的 會計部、人事部、電腦部,有權選擇不假外求於集團的中央會計部、中央人事部和中央電腦部。同在建築部工作的員工,可以由建築部獨立聘請,也可以是由集團聘 請,其分別在於建築部的人事升降只需要郭炳江一人簽署,而隸屬集團的人事升降則需要郭炳江和郭炳聯二人同時簽署作實。由於郭炳聯管開公司大數,非常手緊,而郭炳江則較重僱主情誼,比較手鬆,新地中人說:「一般建築部請嘅人一年有兩次 bonus(花紅),集團請嘅人就一年得一次。而且,加人工方面,如果建築部嘅人有得加三千的話,集團嘅人只加得二千。」難怪建築部員工,對郭炳聯插手其 部門憂心忡忡。對於外界猜測郭老太將退休,並由他擔任主席,郭炳聯本週一只回應:「唔退 休,唔退休。」至於兄弟分家一事,他亦連聲否認。

大哥棄權另作補償

自二○○八年二月,前新地主席郭炳湘「被勸退」後,就一直心有不甘,多次在公開場合質疑新地有管治問題,家變的高潮在○八年五 月,郭炳湘入稟法院控告兩弟誹謗,後來遭董事局罷免主席職務,但上年十月起氣焰明顯有所收斂,原來郭氏家族在新地的股權早已悄悄地有所改變。早在新地創 辦人郭得勝在世時,在胡關李羅律師樓的協助下成立一個屬於酌情信託基金(Discretionary Trust),即是受益人在信託基金內每人揸一部分股權,這個家族信託控有新地四成股 權,郭老太及三兄弟都是信託基金的受益人,他們不可賣出股份,基金亦不能解散,郭得勝用信託基金這 個「緊箍咒」來捆綁三兄弟,希望三兄弟「兄弟同心,其利斷金」。郭得勝死後,推斷基金以 郭老太作監護人,即是手持「尚方寶劍」,有權撤換信託人(即銀行),郭老太亦守住先夫的遺願,當天把郭炳湘拉下主席位後,亦沒有把他踢出受益人名單。

時至二○○九年九月廿三日,郭炳湘在信託基金內的權益出現變化,他持有的股權減少一千一百七十萬股(當時市值十億元),引來市場揣測郭炳湘 沽貨。事實上,郭炳湘只屬該信託的受益人,並不能沽貨。而據港交所資料顯示,該次減持並不涉及金錢,因此估計是次應是郭炳湘主動放棄該股份的受益人權益。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及金融研究所教授范博宏指出「最有可能是郭炳湘放棄股權以換取其他利益。例如,受託人可能批准郭炳湘以低價『買入』某資產,或者,家族會 以信託基金以外的資產去作補償。」

放生長子鬆綁資產

原來, 郭氏家族早於二○○八年六月三日已成立了一個新的家族信託基金,當時新地家變正鬧得熱烘 烘,其時母親及三兄弟皆為這新家族信託受益人,基金在成立後半年內活躍於增持新地股份, 至二○○九年九月廿三日共持有一千一百七十萬股。郭炳湘就是主動放棄這個新的家族信託,但仍透過舊的家族信託基金,和郭老太及其餘兩兄弟一同持有十點六六億股份,而新的家族信託基金(持有一千一百七十萬股)則只由郭老太和郭炳聯及郭炳江持有。今年四月廿六日,由郭老太和郭炳聯 及郭炳江持有的家族信託基金再有變動,在場外以現金五億買入四百萬股。估計這個新的家族基金吸納新地股份愈多,對於放棄權益的郭炳湘可能給予相關的補償就愈多。除此之外,三兄弟皆分別以 個人信託名義持有二千多萬股新地股份(市值廿多億),但郭炳江及郭炳聯的信託,他們皆只是受益人,唯獨郭炳湘的信託則屬信託成立人,在買賣行為上擁有較大 自主權。郭家這樣安排,猶如「放生」郭炳湘,讓他可靈活調動資產,亦對兄弟間分道揚鑣有所部署。

雖然家族信託基金早已將三兄弟綁得死死,使其不能沽售股票另起爐灶,但自九○年郭得勝去世後,家族信託基金已在廿年間獲得三百七十三億元股息,分開四份每人亦有九十三億元,足夠郭炳湘在美加、中國投資 物業。郭炳湘雖然只是新地的非執行董事,但仍是郭家「大少爺」,堅持每天返到新地總部四 十六樓自己的寫字樓,處理自己的私人投資,或是帶港商北上覓商機;對於去年招股,他私人斥資一億五千多萬元作為基礎投資者的永利,至今升了近三成,甚為滿 意。但相對於他屬受益人的家族信託基金,市值逾一千二百億元,就相差甚遠。



新地 地家 家變 續集 兄弟 分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27

新地家變首席爆內幕 郭炳湘:阿聯唔鐘意我

2010-10-28  NM




新鴻基地產前主席郭炳湘,一個充滿傳奇的人物。

曾經是全港最大地產發展商的掌舵人,坐擁五百億身家,兼且形象低調內斂,兄弟相親相愛,家庭幸福美滿。

按這個劇本走下去,他的人生堪稱圓滿。

只是十三年前開始,郭炳湘的下半生便改寫。他被張子強綁架,關在木箱內一週,身心已大受打擊。近年,不斷有消息傳出他患上躁狂症,坊間又散播他胡亂投資, 要安插紅顏知己入局,擾亂新地公司管治的負面消息不絕。○八年他被逼退主席職位,三兄弟決裂,今年新地再而宣布,他不再是這家發展商的一千五百億家產受益 人。

這一切一切,郭炳湘兩年來並未親身對外透露片言隻字。本週一他終肯坐下來,獨家全面剖白箇中的內幕。家變內幕

二○○八年二月十八日,新鴻基地產突然出現人事巨變。出任主席十七年的郭炳湘,由即日起休假,其間不會履行職務,亦不會代表新地作出任何承諾,職務由兩名同為副主席的弟弟郭炳江及郭炳聯分擔。

通告一出,有關郭炳湘的負面新聞即時接踵而來,弟弟郭炳聯指美國精神科醫生Dr. Jose Maldonado,證實他患有躁狂抑鬱症,不宜當新地主席。郭炳湘曾作出反擊,入稟要求禁制,最後敗訴,被董事局議決罷免其主席職位,由郭老太鄺肖卿接 任。郭炳湘淪為非執行董事,一直被「流放在外」至今,一齣由兄弟不和燃起的豪門家變由此開始上演。

壹:記者郭:郭炳湘

壹:你出任新地主席已十七年,外間看三兄弟之間合作一直相安無事,何時開始出現變化?

郭:係○八年初,佢哋要我辭去主席及執行董事職位。我好surprise!非常surprise!佢哋理由係我精神有問題,話我bipolar(鬱躁症),我絕對無!

壹:幾兄弟私底下有冇傾過?

郭:有。當時我話請三個月假,如果搵到最好嘅醫生證明我無事就要返去。我搵咗麥列菲菲,佢係港大嘅。但佢哋(指董事局)睇都唔睇,就咁放埋一邊。

話完我精神有問題,我證明咗無,佢哋就話我做事唔得,跟住話我投資錯誤,最後話埋我喺公司出現會影響士氣!

壹:諗番轉頭,被迫辭去主席職位前,三兄弟間其實有冇先兆或爭拗?

郭:幾兄弟早已有爭拗,係積少成多,俗語有話: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認為公司某些人做事不規範,例如建築部。當初我太多嘢要管,唔再親自睇建築部時, 我成立咗一個工程監察組,並請來陸宏廣John Luk幫手,直接報告俾我聽,有關落標、招標、規範、起樓質素等,呢個監察組都會巡視。建築部(注:現由郭炳湘弟弟郭炳江管轄)做事咁有問題,一向都唔鍾 意我。

我哋一路有磨擦。又好似公司買地,新界嘅農地有咩理由,會由一個人去搞晒?有唔妥當我認為就要糾正!○六年有啲董事勇咗,要去國內大搞地產。我一路有返大陸做嘢,知裡面好複雜,好多地雷,所以好緊張同反對。但公司有好多既得利益者……搵個藉口啫!

壹:既然有咁多爭拗,點解喺○八年先爆發?

郭:喺○八年前嗰幾年,經濟唔好,自然會團結一致,同舟共濟,好似新地嘅口號——以心建家。到○八年初經濟好番,新地要起嘅樓多咗,自然磨擦亦多咗好多。

壹:點樣評價兩個弟弟?聽新地內部員工講,炳聯是否較有野心,比較aggressive?

郭:(不住點頭)即係……即係……佢對我好有意見,因為我反對佢。講真,圍住佢身邊嘅人,只會讚佢,無人會話佢唔好。只有我同阿媽會講佢唔啱,佢梗係唔鍾意。

壹:係咪孻仔孻心肝被縱壞?

郭:係啦,不嬲佢係最細,有個梨佢會爭來食,仲要食最大份嘅!至於阿江則比較隨和。

愛情事業兩考驗

在新地家變中,郭炳湘紅顏知己唐錦馨成為焦點,被指影響着郭炳湘從而參與新地業務,令郭老太不滿,一錘定音要將大仔「out」出局。

壹:被踢出局關唔關唐錦馨事?

郭:(略帶激動)佢哋屈我話要將唐小姐(指唐錦馨)放入董事局,根本無咁嘅事。唐小姐從來無理公司嘅嘢,佢有自己生意,與人無爭。最好笑話邱太(指前新地 郭氏基金總幹事邱李賜恩)係佢(唐小姐)嘅人,刻意安插入新地工作。根本邱太只係我朋友,佢兩個都唔識嘅。唐小姐我已識咗二十幾年,點解突然喺呢兩年攞嚟 講?係都一早講啦!早幾年炳江仲同佢一齊打波,一早知!

郭氏三兄弟檔案

淡薄兄弟情

郭炳湘今年五十九歲,在英國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土木工程系碩士畢業,二十四歲便回來新地工作,並由爸爸郭得勝鋪路接班。兩名弟弟炳江及炳聯分別五十八及 五十七歲,較郭炳湘小一至兩歲,加上郭炳聯在哈佛修讀工商管理碩士,至一九七九年才返新地,較郭炳湘遲五年。從小到大,郭炳湘與兩名弟弟都有一段距離。

壹:三兄弟是否一齊玩大?

郭:我記得我小學五年級時,佢哋只係一、二年班。我睇緊電視嘅時候,佢哋仲玩緊波子。我讀碩士時,佢哋先入大學,大家玩嘅嘢都唔同。

壹:爸爸郭得勝有否抽時間維繫家庭及兄弟間感情?

郭:佢就算好忙,都會抽時間同家人相處。佢最鍾意游水,放暑假就日日帶我哋幾個去泳棚。當時爸爸有十個八個朋友志同道合,就喺南灣一齊租個泳棚游水。當時呢個泳棚係最大的,四叔李兆基、馮景禧(新鴻基證券創辦人)等幾家人都有一齊嚟。

壹:進入新地後,三兄弟是如何分工?

郭:我在新地由則樓開始做起,跟住爸爸將建築部交俾我,之後愈做愈多,其後升為總經理,負責策略嘅嘢。炳聯就讀法律嘅,會理法律、財務多啲。而炳江,我做到咁上下,就索性將建築部交俾佢做,放晒手。

信託無得分終極分家

這個分工合作的局面,在○八年郭炳湘被逼退主席職位後,已被打破。到今年十月四日,新地主席郭老太鄺肖卿,透過新地發言人公布,持有逾十點八億新地股份的 郭氏家族酌情信託基金已落實重組。重組將受益方分為三部分,三分一權益由郭炳湘家人作為受益人,另外兩名兒子炳江、炳聯及二人的家人,分別為另外三分一權 益的受益人。重組落實郭炳湘本人在新地這千億家產中無得分。

郭炳湘隨即反擊,重申他與母親聯繫後,確認其本人仍為受益人,但新地堅決否認。與此同時,亦傳出郭炳湘與其他家族成員達成共識,將收取二百億元另起爐灶,不過郭炳湘同樣否認。而他亦聯絡證監會及港交所,要求新地交代信託基金的最新安排。新地此舉,有如趕盡殺絕。

壹:一直以來,都是郭老太透過新地發言人對外發布消息,其本人並無現身作清晰交代,究竟你有否與母親聯繫了解?

郭:一直都有。我噚日(本週日)先見過媽媽,上星期仲見咗兩次。仲有上星期五都有問過四叔李兆基,佢係三劍俠之一(另兩人為郭得勝及馮景禧),佢最清楚爸爸遺願。我媽媽同四叔,都親口同我講,我都係受益人。

壹:但新地發言人堅稱你不是受益人之一,可否具體透露基金現況?

郭:一路以來,都只係新地發言人話全權代表郭老太。我媽媽年紀咁大,咩都唔識,信託基金嘅嘢佢點識處理?總之而家有三個版本,一個係我阿媽同四叔都講話我 仲係受益人,一個係新地發言人話我唔係,一個係從證監會記錄,見到我家人,即兩個仔都未有呢三分之一權益,我到而家都搞唔清楚!

九七年時值香港地產市道高峰,新地一眾成員開完股東會後,在總部齊齊吃飯,一片和氣,在飯枱上包括有後排的李兆基(左一)、何添(左二)、郭炳湘(左三)、李天穎(左四)、郭老太(左五),前排為郭炳江及老臣子陳啟銘(右),但此情已不復見。(《蘋果日報》圖片)

壹:有否如外間所言,有收過二百億?又或傾過「分錢」?

郭:(頓了頓)確實係有傾過。大家係有坐低傾,但我無應承。因為要我將咁多年嘅權益同埋心血,就咁用二百億元就放棄,我覺得要再商討吓。

壹:即係傾唔掂數?

郭:要我放棄晒所有權益,傾唔掂。呢個offer已經expired(超過限期)咗,佢哋無中間人,係親自傾,都有誠意嘅。而家我哋仲商討緊。

壹:信託基金由你爸爸一手成立,真的可以這麼兒戲,話變就變?

郭:(搖頭)基金有嘢改變,trustee(受託人)要通知原來嘅受益人嘅,要受益人同意先可以改,但到而家都無人通知我,我想攞資料佢哋又唔俾!按法規,股權變動要喺三日內通知證監會,但佢哋話有豁免,我所知係無的。

我最近搵咗涂謹申議員,幫我問專責管理我們家族信託基金嘅孖士打律師行攞資料,但佢哋話只係阿媽先係client(客戶),兄弟姊妹唔係,所以唔會俾資料。呢啲嘢老人家唔熟,有人指使佢啦!

壹:除了這個信託基金由郭老太話事,現時新地仍由她出任主席,萬一她百年歸老,你認為誰人可接管?

郭:(回答時遲遲未能說話,眉頭亦皺起來,顯得十分煩惱)所以我都想快啲可搞清楚呢件事,我諗到時會由董事局選一個合適人選。

壹:你有否想過重掌這職位?

郭:我一直有關心新地嘅嘢,始終一手由我發大,仲係好關心……但佢哋唔想。

一切由綁架開始

郭炳湘本出生大富之家,掌管千億王國新鴻基地產,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直至十三年前,他的下半生徹底改寫。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有「大富豪」之稱的張 子強,與黨羽在深水灣道郭家大宅前,將自行駕車的郭炳湘強行綁架帶走,並禁錮於新界一村屋。當時張子強要求郭炳湘致電回家拿贖金,但他不從,結果被張子強 拳打腳踢,郭炳湘在四日後致電妻子李天穎,要求準備十四億元贖金。

據悉,被綁期間,郭炳湘遭脫去衣服,蜷曲身體困於小木箱中,每日只供予叉燒飯及食水,三餐與大小便都在木箱中解決。經多番斡旋,郭家才肯付數億元贖金讓郭炳湘獲釋。傳聞其兩名弟弟對金額有意見。此役令他身心受創,他曾承認因此患抑鬱症,經逾一年時間才康復。

阿媽一直好支持我!

壹:十幾年前遇到咁唔愉快嘅經歷,你嘅家人有冇支持你?

郭:(遲疑了一會)我阿媽一直都好支持我嘅!

對於這段往事,郭炳湘似不願提及,猶如不能觸碰的傷口,其後他好友、前自由黨主席李鵬飛,以電話訪問形式補充,李鵬飛的「師傅」鍾士元爵士在新地任獨立非 執董有十多年,與郭氏家族關係密切,家變後他不欲做「磨心」而離任,但替郭炳湘不值。李鵬飛說:「郭炳湘一向為人好友善,可惜出現咗張子強事件,好唔開 心。我唔覺佢性格有咩唔同。佢被綁架期間,係有討論咗一段時間。(是否郭家斡旋太耐?)我唔知佢哋點傾,總之好唔抵。佢困咗喺個箱成個星期……應該整個家 族好團結嘛!

「無主席做已好慘,而家仲唔俾家產佢,希望郭老太同兩個細佬重新諗吓,圓滿解決件事。郭炳江係非常虔誠嘅基督教徒,今次對大佬好似硬晒心腸咁。大家同一條腸出嚟,公平公正最緊要。」

新地崛起太子繼位

被綁前郭炳湘的前半生的確風光。身為郭氏家族的長子,父親郭得勝對他特別嚴厲,並悉心栽培他為新地的接班人。在三兄弟中,只有他是鴻昌進出口有限公司的董 事,鴻昌就是郭得勝早年經營洋雜的公司(即是賣外國貨),郭得勝被稱為洋雜大王,其後代理YKK拉鏈一樣成功。後來他與李兆基、馮景禧合組永業並涉足地 產,被稱為三劍俠,並成為新鴻基地產的「雛形」。郭得勝與友人在生意上的合作,甚至在做人都有一套獨特的理念,郭炳湘亦深受父親的薰陶,把這些理念用於管 治新地之上;此時此刻,回憶起郭得勝那份對人謙厚,不怕蝕底的性格,郭炳湘即滔滔不絕,與他談起家族中人事事對他「趕盡殺絕」的心情,形成強烈對比。

你俾人一個favour,人哋會還番俾你!

壹:可否談談你父親郭得勝的發跡史及經營之道?

郭:我father祖家係中山,後來去廣州做洋雜生意,四九年大陸解放,就去咗澳門,住咗有成五、六年,之後先再搬來香港,喺香港成立鴻昌做洋雜生意, 呢,就係YKK拉鏈嘅總代理。最初做地產就係以永業呢間公司來做,公司裡面有十個拍乸,不過我father好有眼光,睇中四叔(李兆基)同埋馮景禧最識做 嘢,咁就三個人成立新鴻基地產。佢仲成日強調「多、快、好、省」,多係勤力,快係快捷,好即做得好啦,省就係物盡其用,人盡其才。佢一直強調知人善任,唔 好用人唯親!

壹:咁你爸爸同馮景禧及李兆基如何分工?

郭:馮景禧係財務金融專家,就專注財務,四叔係買地、計數最叻,我爸爸就睇overall嘅,即係策略。

我father年紀雖然比四叔大十幾廿年,但係佢都叫四叔做「四哥」,叫馮景禧做「禧哥」。甚至鄭裕彤、李嘉誠佢都叫「彤哥」、「嘉誠哥」。我爸爸個人好 謙厚,不會搶人風頭,佢成日話同人家合作搞嘅地盤,更加要做得好啲,不會是是但但,佢食飯都係私人扲荷包,唔會話出公數嘅,亦好肯聽人講,不會主觀,唔似 得有啲人係要叻過人,好勝!

壹:你爸爸有咩教誨你係最深刻的?

郭:佢話做人唔好怕蝕底!有時蝕底,其實係着數,因為人哋會永遠記住你。你俾人哋一個favour(好處),人哋係會還番俾你的!

壹:一路以來,你爸爸都視你為接班人?

郭:咁佢無好明咁講,我一畢業,就去咗爸爸好朋友胡應湘度實習兩年。我暑假期間都喺合和做暑期工,爸爸一直好欣賞佢,覺得佢風趣敢言。Gordon好有 型,揸部積架,又唔著西裝,著便服返工。做咗兩年學滿師,我就入新地由則樓做起,之後做埋建築部。當時建築部好多陋習,老臣子打骰用人唯親,我爸爸同阿媽 好支持我改革,結果亦成功。

我記得有一日佢話:「啲屋契你自己簽名啦!」我開心到呢!後來payment(開支)都係我簽,不斷俾好多authority(實權)我。逐步逐步來,後來升做總經理、公司董事,最後係董事總經理。

十七年光輝歲月

自此郭炳湘一直平步青雲,由九一年開始出任新地主席,其間新地盈利暴升。

壹:有咩代表作?

郭:有好多,如灣仔新鴻基中心、中環廣場,及IFC與ICC。新鴻基中心係七十年代尾,father買地叫我負責起的,呢棟建築物係當時全港最高,比置地嘅康樂大廈剛好高一呎。當時爸爸話置地四百四十九呎,咁我哋起五百呎啦!

中環廣場係同信和合作,當時Robert Ng(信和主席黃志祥)同我講話:「不如一齊做啦!」咁我同father傾,佢話咁大單,佢哋又成日咁勇,都好嘅!記得去到大會堂舉手投地,舉到最後三十幾億咁高,Robert捉住我隻手話:「今次得嘅,實投到嘅!」

至於IFC同ICC,前者招標時市況唔係咁好,我哋幾兄弟仲計緊數,咁啱落標前一日我同四叔打golf,佢話點呀,一齊合作啦。我都猶豫緊,大家合作又勇 啲啦,結果投到後四叔全權俾新地搞,IFC就成為地標。到ICC,市況仲差,董事局好多人反對,但我覺得全香港只剩嗰度可以起商業、酒店、住宅等綜合性項 目,效果一定好。呢次阿媽好支持我,結果投到後成公司都拍晒手掌,新地股價都升!而家IFC同ICC喺維港兩邊,好似維港門廊咁,證明我決定係啱。

壹:無得做主席,對新地業務仍好關心?

郭:係,尤其酒店,由爸爸叫我搞第一間帝苑酒店開始,已經係我一手一腳做,後來係內地嘅中國大酒店,跟住帝京、四季同W酒店等。今年新地仲攞咗亞洲酒店論 壇嘅年度最佳酒店業主大獎,好成功,我好開心。由酒店設計、管理同入場食肆我都親自打理,到而家我都成日去酒店同伙記及大廚傾吓偈,我哋已當大家係朋友, 老友記了!

分家已成事實

家變發生了兩年多,郭炳湘已不能再跟兩名弟弟坐下來傾偈,對於老父當日希望他們兄弟同心,其利斷金的想法已有另一番見解。

合作唔可以勉強。

壹:爸爸郭得勝的遺願是三兄弟相親相愛,現時事與願違,有咩要同兩個細佬講?

郭:(認真地想了數秒)我自己都反省一下啦。當然三兄弟合作到就最理想,但好多成功嘅家族不一定合作到,分出來都好成功,好似羅康瑞、李嘉誠嘅family咁。我以前都諗,一定要三兄弟合作,呢兩年我轉咗諗法,我諗合作係緊要,但理念不一致,都係唔可以勉強。

當然我唔排除,佢兩個(指兩名弟弟)改變態度,肯真誠合作都可以o架,但不能兩個弟弟話晒事,bypass我囉!

最近我聽一個好成功嘅人講,兄弟、family係無得選擇嘅,但做事嘅partner可以自己搵,家庭不一定要合作,好多嘢唔可以夾硬嚟!

後記

記者在訪問前,對郭炳湘的狀況甚為擔憂,受坊間消息影響,既怕他情緒不穩定,又怕他行事飄忽,說話若然一句起兩句止,記者便無功課交。怎料郭炳湘全程思路 清晰,暢所欲言,幾乎「有佢講無人講」。當公關說訪問只餘十分鐘,郭炳湘搶着答:「十五分鐘都得!」公關提醒他約了人午膳要走,他即說:「我推遲咗佢!」 結果原訂四十五分鐘的訪問,最後一個半小時才完成。到尾聲希望他正正經經望着鏡頭拍一張照片,攝影師提醒他:「笑吓啦!」備受家變困擾的郭炳湘竟然識搞 gag,眼定定、聳聳肩說:「我笑唔出呀!」

 


新地 地家 家變 首席 內幕 郭炳湘 阿聯 聯唔 唔鐘 鐘意 意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907

新地家變升級郭炳湘反枱

2008-5-15  NM




新鴻基地產主席郭炳湘今年二月中突然休假,至今三個月,新地家變近日有升級之勢。集團將於本週四舉行董事會,討論郭炳湘能否銷假復職;這個多星期郭炳湘遂忙於向外「晒料」,以證「身體健康,夫妻和睦,兼夾有中央支持」。

若然復職要求被拒,估計郭炳湘會盡地一煲,向外透露家變的內幕。本刊獲得的消息,兄弟互鬥的內情涉及郭炳湘被要求服藥,弄至精神委靡而未能履行職務,致令在新地內的大權旁落。事到如今,郭炳湘與兩位弟弟炳江及炳聯已完全決裂,勢成水火。

上週五,郭炳湘公開現身新地旗下帝苑酒店,為酒店內一間越南餐廳舉行開幕禮及致辭。這是他今年二月休假以來,首次以主席身份出席公司旗下活動,似為復職作好準備。會場上郭炳湘表現興奮,經常與應邀的商界朋友握手談笑,狀甚風騷;而其妻李天穎亦倚傍在丈夫身旁,幫忙招呼賓客。

然 而,據消息人士透露,郭炳湘仍與紅顏知己唐錦馨在一起。他不斷對外與妻子「晒恩愛」,是為重返新地履行主席及行政總裁之職而鋪路。事關新地將於本週四舉行 董事會,「郭炳湘能否復職」將是重要議題,而郭炳江與郭炳聯兩弟曾向大哥郭炳湘要求,要復職就要有醫生證明其健康狀況,故此郭炳湘找來四名醫生證明自己精 神和身體健康。

這四名醫生,除了香港大學精神科醫生麥列菲菲教授和腦科醫生胡健維外,還有港大精神醫學系李永浩教授和香港中文大學的精神科學系榮潤國教授。他們均可提供健康報告,證明郭炳湘身體及精神健康狀況良好。

服用精神科藥物

為 了向兩位弟弟及新地董事會施壓,郭炳湘表明若被拒復職,下一步將會爆出家族中鮮為人知的內情。據知,在去年十二月,家族中有人認為郭炳湘的情緒病久醫未 癒,於是找來美國史丹福大學內的Stanford Centre for Biomedical Ethics的精神科醫生Jose Maldonado,從美國飛到香港替郭炳湘治療情緒病,並開出一些精神科藥物。但郭炳湘服用後,經常感覺疲累,並難以集中精神,於是停止服用。郭炳湘質 疑究竟是誰人付錢聘請這位醫生,及為何服藥後精神未見好轉,反而更加不振。

與兩名弟弟郭炳江及郭炳聯站在同一陣線的郭老太鄺肖卿,為了平息矛盾,建議郭炳湘只出任非執行董事;而主席一職,則由郭老太親自出任,但都被郭炳湘否決,這個建議仍在討論當中。

與特首會面

對於一直認為自己精神健康的郭炳湘來說,這些建議令他感到冤屈。而在他休假的三個月期間,其在公司一直意見多多的班底,已轉趨「沉寂」,令他即使要在集團內「起義」亦無人馬。例如他的助理經理,負責國際金融中心租務部的Karim Azar,據知近期與公司內其他職員不咬弦,現已停職。而新地董事會內的董事,如陳鉅源、黃植榮等,並非郭炳湘自己嫡系;其餘則是與公司有多年生意來往的「老前輩」,如李兆基、胡寶星等,均與郭老太相熟。郭炳湘亦曾與特首曾蔭權見面,但與曾蔭權關係密切的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早已收歸為郭老太麾下,成為郭家智囊,郭炳湘自是孤掌難鳴。

現 時三兄弟弄至如斯局面,決非一日之寒。兄弟間的「牙齒印」始於九七年郭炳湘被大富豪張子強綁架。「當時郭炳湘被綁架,張子強要求二十億元贖金,但兩位弟弟 不滿索價太高,認為他們只是靠嚇,要求『減價』。在雙方周旋期間,郭炳湘被困在木箱,並遭毒打,承受不必要痛苦,最後還是由妻子Wendy出面與綁匪交 涉,並以十四億元贖金成交。」知情人士說。

討回贖金種下嫌隙

郭炳湘被救出後,原來曾要求在郭氏的家族基金撥款歸還予妻子李天 穎,但遭兩位弟弟反對。「呢個家族基金幾兄弟都有份,佢哋認為大哥被綁架是自己的事,無理由要家族出錢。佢哋幾兄弟雖然關係唔錯,但始終是生意人,還是着 眼於利益,講到錢就無情講。」知情人士說,最後還是由郭老太調停,她認為郭炳湘被綁架,全因他經常要出面處理公司業務,遂成為綁匪的目標,故此是為公司及家族犧牲,由基金出錢亦屬合理。

其後郭炳湘因被綁而性情大變,愛睡覺而不理公司業務,結果大權旁落在兩位弟弟身上。直至郭炳湘受紅顏知己唐錦馨支持及四出求醫後,精神恢復過來,開始嘗試插手公司業務,三兄弟的爭鬥遂漸浮現。

插手日常業務被拒

「郭炳湘經常以主席身份,overide(越過)兩個細佬的權力。例如掌管建築部的郭炳江,因為部門內有員工手腳唔乾淨而被他炒魷,但郭炳湘卻以主席名義請番佢,放番喺建築部內負責部分項目,令郭炳江極之無癮。」由於這些只屬公司內「濕碎事」,不用開小組(panel)會議及董事會,故郭炳湘可以主席身份一錘定音。但後期郭炳湘還牽涉較大金額的投資項目,如購入銅鑼灣快捷假日酒店,無視公司中人反對的聲音,郭氏其他家族成員為免公司陷入管治危機,要求郭炳湘休假。

若 然郭炳湘未能銷假復職,市場中人認為對新地業務無太大影響。而郭炳湘有機會要求分家產;雖然市值三千三百億的新地,由郭氏的信託基金持有四成二股權,並由 郭老太打骰,郭炳湘不能拆散賣掉自己的股份權益。但郭氏其他投資,如在美加擁有的數十個地產項目,早年由現時的集團建築部副經理李國華打理,便屬郭氏家族 的私人投資。這些資產足以讓郭炳湘另起爐灶,並不影響新地的上市王國業務。

 


新地 地家 家變 升級 郭炳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50

新地家變升級郭炳湘反枱

2008-5-15  NM




新鴻基地產主席郭炳湘今年二月中突然休假,至今三個月,新地家變近日有升級之勢。集團將於本週四舉行董事會,討論郭炳湘能否銷假復職;這個多星期郭炳湘遂忙於向外「晒料」,以證「身體健康,夫妻和睦,兼夾有中央支持」。

若然復職要求被拒,估計郭炳湘會盡地一煲,向外透露家變的內幕。本刊獲得的消息,兄弟互鬥的內情涉及郭炳湘被要求服藥,弄至精神委靡而未能履行職務,致令在新地內的大權旁落。事到如今,郭炳湘與兩位弟弟炳江及炳聯已完全決裂,勢成水火。

上週五,郭炳湘公開現身新地旗下帝苑酒店,為酒店內一間越南餐廳舉行開幕禮及致辭。這是他今年二月休假以來,首次以主席身份出席公司旗下活動,似為復職作好準備。會場上郭炳湘表現興奮,經常與應邀的商界朋友握手談笑,狀甚風騷;而其妻李天穎亦倚傍在丈夫身旁,幫忙招呼賓客。

然 而,據消息人士透露,郭炳湘仍與紅顏知己唐錦馨在一起。他不斷對外與妻子「晒恩愛」,是為重返新地履行主席及行政總裁之職而鋪路。事關新地將於本週四舉行 董事會,「郭炳湘能否復職」將是重要議題,而郭炳江與郭炳聯兩弟曾向大哥郭炳湘要求,要復職就要有醫生證明其健康狀況,故此郭炳湘找來四名醫生證明自己精 神和身體健康。

這四名醫生,除了香港大學精神科醫生麥列菲菲教授和腦科醫生胡健維外,還有港大精神醫學系李永浩教授和香港中文大學的精神科學系榮潤國教授。他們均可提供健康報告,證明郭炳湘身體及精神健康狀況良好。

服用精神科藥物

為 了向兩位弟弟及新地董事會施壓,郭炳湘表明若被拒復職,下一步將會爆出家族中鮮為人知的內情。據知,在去年十二月,家族中有人認為郭炳湘的情緒病久醫未 癒,於是找來美國史丹福大學內的Stanford Centre for Biomedical Ethics的精神科醫生Jose Maldonado,從美國飛到香港替郭炳湘治療情緒病,並開出一些精神科藥物。但郭炳湘服用後,經常感覺疲累,並難以集中精神,於是停止服用。郭炳湘質 疑究竟是誰人付錢聘請這位醫生,及為何服藥後精神未見好轉,反而更加不振。

與兩名弟弟郭炳江及郭炳聯站在同一陣線的郭老太鄺肖卿,為了平息矛盾,建議郭炳湘只出任非執行董事;而主席一職,則由郭老太親自出任,但都被郭炳湘否決,這個建議仍在討論當中。

與特首會面

對於一直認為自己精神健康的郭炳湘來說,這些建議令他感到冤屈。而在他休假的三個月期間,其在公司一直意見多多的班底,已轉趨「沉寂」,令他即使要在集團內「起義」亦無人馬。例如他的助理經理,負責國際金融中心租務部的Karim Azar,據知近期與公司內其他職員不咬弦,現已停職。而新地董事會內的董事,如陳鉅源、黃植榮等,並非郭炳湘自己嫡系;其餘則是與公司有多年生意來往的「老前輩」,如李兆基、胡寶星等,均與郭老太相熟。郭炳湘亦曾與特首曾蔭權見面,但與曾蔭權關係密切的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早已收歸為郭老太麾下,成為郭家智囊,郭炳湘自是孤掌難鳴。

現 時三兄弟弄至如斯局面,決非一日之寒。兄弟間的「牙齒印」始於九七年郭炳湘被大富豪張子強綁架。「當時郭炳湘被綁架,張子強要求二十億元贖金,但兩位弟弟 不滿索價太高,認為他們只是靠嚇,要求『減價』。在雙方周旋期間,郭炳湘被困在木箱,並遭毒打,承受不必要痛苦,最後還是由妻子Wendy出面與綁匪交 涉,並以十四億元贖金成交。」知情人士說。

討回贖金種下嫌隙

郭炳湘被救出後,原來曾要求在郭氏的家族基金撥款歸還予妻子李天 穎,但遭兩位弟弟反對。「呢個家族基金幾兄弟都有份,佢哋認為大哥被綁架是自己的事,無理由要家族出錢。佢哋幾兄弟雖然關係唔錯,但始終是生意人,還是着 眼於利益,講到錢就無情講。」知情人士說,最後還是由郭老太調停,她認為郭炳湘被綁架,全因他經常要出面處理公司業務,遂成為綁匪的目標,故此是為公司及家族犧牲,由基金出錢亦屬合理。

其後郭炳湘因被綁而性情大變,愛睡覺而不理公司業務,結果大權旁落在兩位弟弟身上。直至郭炳湘受紅顏知己唐錦馨支持及四出求醫後,精神恢復過來,開始嘗試插手公司業務,三兄弟的爭鬥遂漸浮現。

插手日常業務被拒

「郭炳湘經常以主席身份,overide(越過)兩個細佬的權力。例如掌管建築部的郭炳江,因為部門內有員工手腳唔乾淨而被他炒魷,但郭炳湘卻以主席名義請番佢,放番喺建築部內負責部分項目,令郭炳江極之無癮。」由於這些只屬公司內「濕碎事」,不用開小組(panel)會議及董事會,故郭炳湘可以主席身份一錘定音。但後期郭炳湘還牽涉較大金額的投資項目,如購入銅鑼灣快捷假日酒店,無視公司中人反對的聲音,郭氏其他家族成員為免公司陷入管治危機,要求郭炳湘休假。

若 然郭炳湘未能銷假復職,市場中人認為對新地業務無太大影響。而郭炳湘有機會要求分家產;雖然市值三千三百億的新地,由郭氏的信託基金持有四成二股權,並由 郭老太打骰,郭炳湘不能拆散賣掉自己的股份權益。但郭氏其他投資,如在美加擁有的數十個地產項目,早年由現時的集團建築部副經理李國華打理,便屬郭氏家族 的私人投資。這些資產足以讓郭炳湘另起爐灶,並不影響新地的上市王國業務。


新地 地家 家變 升級 郭炳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3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