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咪咕閱讀起訴閱文集團 "9.9元包月"動了誰的奶酪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8-15/1138614.html

數字閱讀行業又生波瀾,最大平臺方與最大內容方“翻臉”。中國移動旗下咪咕閱讀近日起訴騰訊旗下閱文集團合同違約,索賠6億元,杭州中院已對此立案。業內認為,當渠道方也豎起了原創大旗,內容方與渠道方的利益沖突已經不可避免。

閱文集團“斷更”遭起訴

咪咕數字傳媒有限公司(下稱咪咕)是中國移動通信全資子公司,此次起訴了閱文集團四家全資子公司:上海玄霆娛樂信息科技公司、上海啟聞信息技術公司、瀟湘書院(天津)文化發展公司、北京紅袖添香科技發展公司。要求閱文集團繼續履行與原告之間的合作協議,恢複簽約的所有作品更新,同時賠償原告損失。向上述四家公司的索賠金額分別為2.425億元、1.825億元、1.2億元、0.6億元,共計6.05億元。

咪咕官方向記者表示,閱文集團擅自違反與咪咕數媒之間的合同約定,對大量簽約作品停止更新,給咪咕數媒造成了巨額經濟損失、用戶損失和公司商譽損失。

騰訊閱文集團由騰訊文學與原盛大文學整合而成,是當前國內網絡文學領域規模最大的內容供應商。與咪咕合作始於2009年,當時合作主體還是盛大文學。騰訊於2004年通過推出讀書頻道開始經營在線閱讀業務,閱文於2013年4月註冊成立,並於2014年12月收購盛大文學,取得盛大文學及其附屬公司及運營的各類網絡文學業務等的控制權。閱文集團旗下囊括QQ閱讀、起點中文網等品牌,成功輸出《步步驚心》、《鬼吹燈》、《盜墓筆記》、《瑯琊榜》、《擇天記》等大量著名改編作品。

閱文集團官方回應:咪咕內容斷更問題,需要雙方共同排查解決,希望我們合力,作為平臺承擔社會擔當,不損害作者權益,推動網絡文學產業的健康發展。

“9.9元包月”引發矛盾

據了解,兩大平臺的矛盾源於6月30日,咪咕推出“BOOK多得”活動,只要充值9.9元成為會員,便可在線閱讀全站50多萬本小說。按照一本3000章節的小說來計算,每章節收費一角,那麽讀完全本圖書需要花費三百元,就算VIP享受8折待遇,也要花費兩百多元。但是在咪咕閱讀上可能9.9元就能做到。

去年亞馬遜也曾推出相似的策略,用戶只需每月支付12元便可在Kindle上隨便看4萬本書。在這一方案刺激下,亞馬遜中國電子包月服務的註冊用戶量躍升到僅次於美國和英國的全球第三位,用戶的平均閱讀速度也提升超過了2倍。由此可見,降價推廣威力巨大。

付費在線閱讀是閱文集團主要的收入來源,2016年該項收入為19.7億元,同比增長103%,占總收入的77.1%。7月3日,閱文集團向香港聯交所提交IPO申請。分析認為,咪咕推出的“9.9元包月”活動,想用降費推廣截流閱文的下遊用戶,閱文卻從上遊斬斷了咪咕的水源。

“斷更”不只針對咪咕文學?

也有觀點認為,閱文本次“斷更”不單單針對咪咕文學。咪咕以9.9元包月的方式爭搶數字閱讀流量入口,可以看成是咪咕集團戰略構成的一部分。閱文集團“斷更”的根本目的,是要狙擊咪咕文學的母公司咪咕文化的泛娛樂布局。

2016年,我國數字閱讀用戶規模已經突破3億,其中,女性數字閱讀用戶數量略高於男性,80、90後成為數字閱讀的主體。據悉,咪咕文學要將“9塊9包月”的活動長期推廣下去,而非一時噱頭。低廉的價格意味著搶占流量入口,廣泛的讀者又意味著能吸引更多作者前來耕作,並形成優質作品的積聚。閱文旗下的QQ閱讀同樣提供包月VIP服務,每月15元(只針對部分書籍),而2016年,閱文向旗下作者支付的稿酬便將近10億元。

“9.9元包月”,是否能保證網絡文學作者的收入?對此,咪咕向記者表示,配合“包月”服務的推出,已經攜手作家和合作夥伴共同推出了“共贏計劃”,出臺了一系列收入保障措施。還將向提供優質內容的作者提供獎勵基金。

平臺掐架讀者遭殃

昨日,記者點開咪咕閱讀APP,《太古神王》《神道丹尊》《武煉巔峰》等書籍已停止更新。有讀者8月4日反映,此前“斷更”的《太古神王》等書已經下架,而在當天上午,它們還可以被搜索到。“本來就為了看這些書才充的會員,現在不光不更新,之前的也沒了。”

記者看到,咪咕閱讀平臺“斷更”小說的評論多數是讀者抱怨:商業巨頭一言不合就玩封殺,原因雖然略有差別,但都是逼迫消費者做非此即彼的“二選一”。“倒黴的還是我們讀者!”

對此,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方超強認為,平臺“掐架”,不應讓消費者遭殃。針對這種情況,消費者可以通過平臺或消協直接找商家維權。

咪咕 閱讀 起訴 閱文 集團 9.9 包月 動了 了誰 誰的 奶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82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