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河南23家擔保公司非法吸儲超百億

http://www.yicai.com/news/2011/11/1211774.html

南擔保業脆弱的神經又一次緊繃。

11月10日上午,鄭州市主幹道花園路自北向南車道幾乎堵了一整天。來自河南中達擔保有限公司(下稱中達擔保)的眾多投資客戶在花園路正道花園商廈門口拉起了「還我血汗錢」的橫幅。

繼「盛歸來」「聖沃」事件後,越來越多的河南擔保公司陷入擠兌危情。《中國經營報》記者獨家獲知,經由河南省工信廳、公安廳經偵總隊牽頭的全省擔保 行業雙向排查結果顯示,截至發稿共有23家擔保公司涉及非法吸儲,涉案金額超過100億元。而據鄭州擔保公司聚集地的鄭州金水區工信局一份內部文件顯示, 河南省政府已經成立了由工信廳、公檢法等部門組成的臨時專案組,要求各擔保公司負責人24小時開機,每6小時匯報情況,並隨時接受調查。

上百億資金被套

發生在中達擔保身上的擠兌圍堵事件僅僅是河南整個擔保行業的一個縮影。「除去盛歸來、聖沃、中達外,還有新通商、寶銀等公司都先後發生了擠兌事件, 在政府的介入下,大多數都採取了延緩還款期限的做法,而那些投資客戶則每天都去擔保公司『上班』,一步都不敢離開,生怕錢要不回來。」鄭州當地一位擔保公 司老總告訴本報記者,目前已經有超過100家的擔保公司不同程度遭遇擠兌。

在河南相繼發生「盛歸來」「聖沃」事件後,由河南省工信廳、公安廳經偵總隊牽頭的全省擔保行業雙向排查活動正在悄然進行。「一是排查到底有多少家擔保公司涉及非法吸儲;二是排查擔保公司資金到底流向何處。」一位參與此次排查的經偵內部人士告訴本報記者。

「目前已經發現存在非法吸儲現象的擔保公司共計23家,涉案總金額超過100億元。」該經偵內部人士透露,截至2011年11月15日,已經發現問題的23家擔保公司中,有5家被立案調查。

「立案調查就證明要麼老闆跑路了,要麼放出去的錢短期內無法收回,而處於資不抵債狀況。」鄭州當地一位企業老闆告訴本報記者,最近一段時間,經常遇到前來借錢的擔保公司老闆。

根據河南省政府官方統計資料,目前河南全省登記在冊的擔保公司共計1640家,註冊資金578億元。而前述23家涉及非法吸儲的100多億元資金佔全省註冊資金的近1/6。

「涉案金額超過100億元與註冊資金沒有直接關聯。」前述經偵內部人士告訴本報記者,這23家公司存在大量的相互拆借現象,同時還發現,這些擔保公司非法吸儲的錢甚至放貸到了溫州。

據透露,此次由經偵部門組織的排查主要是依靠擔保公司自查的形式來完成,各擔保公司負責人以書面形式上報是否存在非法吸儲、吸儲資金量以及資金流向等問題。

「政府說了,最好如實上報,否則出了事情誰都保不了,我聽說總共有43家擔保公司承認有非法吸儲,但這肯定不是事實的全部,還有很多老闆在隱瞞,整個鄭州的擔保公司老闆都在四處借錢。」前述擔保公司老總透露,自己吸儲的資金也有近1億元,但自己已經籌到了錢。

2011年11月6日,鄭州市金水區工信局對轄區內各擔保公司下達的文件顯示:根據擔保公司目前不能及時兌付投資人資本金的現狀,省政府成立了由工信廳、公檢法等臨時組成的專案組,要求各擔保公司董事長及高管24小時開機,隨時接受專案組調查,每6小時匯報工作進展。

同時,該文件還要求各擔保公司在2012年5月31日之前結束兌付工作,在此期間,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控制擔保公司董事長及高管自由,而由政府監管,否則以非法拘禁直接批捕,在最後日期不能兌付,則以非法集資金融詐騙罪直接立案批捕。

一位參與擔保公司理財客戶的人士告訴本報記者,目前政府已經派駐工作組進入出現擠兌現象的擔保公司。每個擔保公司的工作組通常由4名工作人員組成,分別為河南省工信廳、鄭州市中小企業局、擔保公司所在區的工信局以及著便衣的公安幹警。

雙向排查:房地產成首要對象

「除了排查擔保公司的資金來源是否存在非法吸儲外,還對擔保公司資金流入房地產行業情況進行摸底。」前述經偵內部人士告訴記者。

河南正弘置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向清向記者證實了經偵的排查,擔保公司吸儲的錢大部分都經過了層層「吃息」,到了擔保公司手中,已經是2分或者更高的月息了,「除了房地產,沒有任何一個行業能夠提供這麼高的回報率。」李向清說。

而河南的房地產行情是否能夠支撐這麼多高息貸款成為此次河南擔保行業擠兌事件最為關鍵的因素。

記者從河南省房地產商會瞭解到,2011年9月份,鄭州市市區商品房銷售6138套(間),環比下降3.08%,同比下降36.11%;商品房銷售面積65.98萬平方米,環比上漲1.09%,同比下降29.99%。

「原本預計2011年銷售50億元,到現在才完成了20億元。」李向清告訴記者,正弘置業藍堡灣二期在「國十條」影響下,「銷售很差」。

記者從鄭州市房管局獲知,總計2800餘套的藍堡灣二期項目在2011年10月份,僅僅銷售了6套。

藍堡灣項目早在「思達系」汪遠思手中時,就因高息貸款而被迫陷入重組,「除了銀行借貸外,大量的民間高息借貸壓垮了這個『鄭州地王』,而其中就有來自河南省中小企業擔保公司、興業擔保、大用擔保以及宋基會旗下擔保公司的錢。」一位熟知藍堡灣項目重組的債權人告訴記者。

擔保公司非法吸儲到底多少流入了房地產行業目前並沒有統計,不過,最近鄭州的土地、房產交易以及按揭市場卻「異常火爆」。

「最近兩個月,很多地產公司找上門來,希望將手中的土地和房產變現,抵押或者出讓都可以。」河南方華土地信息數據有限公司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急於變現的土地或房產在市場中僅僅能夠獲得市麵價格的6成。

「真正成熟的地產企業通常不會用擔保公司的錢,而擔保公司的錢大都流向了一些初涉地產界的中小型公司。」河南房地產商會秘書長趙進京告訴記者,這些 小地產商抱著投機心理用擔保公司的錢,但是居高不下的利息使得地產企業使用這種融資手段充滿了風險,其中一些地產企業乾脆自己成立擔保公司,以獲得更低的 融資成本和資金便捷的使用渠道。

「這些擔保公司通常將收益寄託到未來地產項目運作結束,但是一旦中間出現問題,將是多米諾骨牌倒下的關鍵。」趙進京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