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創業者就要像堂吉訶德一樣去面對失敗

16世紀中,日本的戰國時代,三河國(愛知縣)出了一位赫赫有名的軍師叫山本勘助。因兒時患天花,山本勘助生來一副麻臉。他二十歲起就淪落江湖,開始浪人生活,顛沛流離。1543年,已過不惑之年的他出現在諸侯武田信玄面前。彼時,他看上去不過是一名斷趾殘臂、跛腳獨眼的殘疾人。武田從山本身體傷痕中看到他愈挫愈勇的失敗智慧。被招募後,山本憑“築城術”幫助武田成為“戰國第一名將”。對失敗的欣賞和正確認識成為這一對將帥的精神紐帶。山本最後選擇在川中島會戰中戰死。

求敗的戰士不孤獨。在虛構的世界里,他們有堂吉訶德相伴。現實中,像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下稱“馬斯克”)這樣的創業者也懂得欣賞失敗:“在我創業之初,失敗就是一個選項,因為它有開啟的價值。”

2016年9月1日,替Facebook發射通信衛星的“獵鷹9號”(Falcon 9)在註入燃料階段便發生爆炸。盡管對爆炸的33微秒瞬間有3000個監控錄像,爆炸的原因至今仍沒有找到。一時間,網友議論紛紛,提出了各種破案猜測。對此,SpaceX的創始人都表示關註。馬斯克甚至不排除“外星人破壞”的猜測。換任何一個企業領導人,如果抱著這樣對失敗的態度,可能早就下臺了。

馬斯克能屢敗屢戰而不被市場拋棄,並非世人獨厚,而是市場需要善於失敗的先行者。論善於失敗,他堪當第一。今天的創業市場,獨角獸太多,善騎之士太少。失敗的馬斯克仍然“受寵”,更多是因為他具備少有的“堂吉訶德精神”,一種失敗的美學信念。

創業中,許多人像馬斯克一樣,鉚定一個方向,屢敗屢戰不動搖。斯坦福大學教授馬奇(James March)稱之為“堂吉訶德式領導力”:“我們生活在一個強調現實和成功結果的世界。而堂吉訶德無視這二者。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他仍然矢誌不渝,因為他對自己有清晰的心理定位。”為自我認定的人格而戰,以獨到的經歷為榮,以馬奇的“堂氏領導力”的這兩個標準,像馬斯克那樣欣賞失敗經歷的創業者都是英雄。欣賞失敗,它是英雄有別於凡夫的美學態度。

欣賞失敗的英雄懂得“不破不立”之美。

奈特(Frank Knight)解釋說,風險為已知不利事件的概率分布,例如梅雨季節中,下雨對露天營業的負面影響。不確定性是無知的未知,即我們不知道我們不知道什麽。與風險相比,在不確定性的條件下,我們不知道事件的性質,更談不上對它概率分布的信息。

面對不確定性極高的創業活動,首次失敗和第一次成功的認知價值是一樣的。它們都是打破不確定性之舉,讓無知的未知變成有先例的未知。從此,我們知道我們不知道什麽,這就是失敗的開啟價值。

重視“首次失敗”的價值,創業者才會避免把過去的成功邏輯套用到新生事物的創新活動中去。也是基於此,馬奇批評現時流行的創新技術產品篩選方法。顛覆性的創新只會出現在對既有模式叛逆的偏差中。因此,依據既有成功模式的認知邏輯去辨別創新事物,就如同以地球人的思維去理解外星人的行為。例如,用既有的汽車思維去框限無人駕駛技術帶來的社會變化,它就是一典型。

完全突破思維慣性帶來的“回歸陷阱”不可能。但是,我們可以用“南腔北調”的心理活動和行為模式去對沖。與結果導向的理性決策思維相比,堂吉訶德把感性的使命和執行過程當作人生快樂的意義。堂氏使命領導力與效率理性領導力是“南腔北調”;失敗美學與創業成功學是“南腔北調”,它們都是因為屬於不同思維種類,差異度大,所以價值高。

失敗的意境之美還在於“在現場,幹過了!”(Being There, Done That)。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的學生常常用下面的禪語去識別真假門徒:樹林里沒有人,樹倒了,有沒有聲音?信奉海德格爾“存在與時間觀”的會回答:沒有聲音。只要“我”不在現場,“客觀世界”就不存在。“我的親身參與”讓“我”感受並制造了與“我”相關的世界。同理,失敗很美,因為它是對“曾經在現場”的一種刻骨銘心的信息反饋。

除了自己要有一些“堂吉訶德精神”,創業者最好讓團隊都沾一點失敗美學觀。欣賞失敗中的意境美,相信失敗對不確定性的開啟意義,懂得“首次失敗”的價值,有這樣的美學觀的團隊不會輕言放棄。

維克形容這樣的積極團隊為“天真組織”,他們相信自己身負使命,並且對失敗少有挫折感。因為相信,所以看見,他們容易團結在同一組織願景之下。而較少有挫折感的團隊能夠較快地從失敗中恢複過來。失敗美學觀能幫助“天真組織”的成員有能力從意想不到的周折中拼裝出深有感觸的解釋,那份感動和感觸又幫助他們自我構建失敗背後的意義。就像“科層組織”適合周而複始的標準化作業,“天真組織”是創業企業的最好搭配。

《陰翳禮贊》是日本作家谷崎潤一郎的隨筆代表作。他把生活起居中的常規負面情緒升華至未曾想象的美學境界,贊美“陰暗之美”在一瞬間沖擊了社會倫理觀,卻在時光流逝中豐富了人們對生命飽滿的感受。贊頌“失敗之美”也是這樣。沒有失敗美學觀,“成功學”很快就會成為幹涸、單調的管理意識形態。

(作者為加拿大萊橋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複旦大學管理學院EMBA特聘教授,他最近致力於研究創新領導力)

創業者 創業 就要 像堂 吉訶德 一樣 面對 失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449

雷軍做手機芯片:成了就是喬布斯 輸了就是堂吉訶德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3-07/1082114.html

5df1d92dfb0ab21f32db750481535dfa.thumb_head

每經記者 張斯 每經編輯 盧祥勇

雖然小米手機已經從巔峰時期回落,但不可否認,雷軍是一個成功的商人。

“雷布斯”一直是小米創始人雷軍喜歡的名字,因為喬布斯是雷軍模仿的英雄。雷軍也是很多年輕人崇拜的對象。但當雷軍宣布耗資超過10億元造出了手機芯片,挑戰高通、蘋果、三星、華為這些世界級公司的時候,不信的人比信的人更多。雷軍更像是中國手機行業的堂吉訶德大戰風車,理想很充實,現實很骨幹。

但是,當外界了解了自主芯片對於一家手機廠商,特別是對國產手機廠商的意義,就能理解雷軍對手機芯片的執著。在這一點上,華為是最典型的範例。

小米有充分的理由做芯片

2月28日,傳言兩年多的的小米自研芯片終於來了。站在演講臺上的雷軍,捏起一塊小米自研芯片澎湃S1,對臺下觀眾調侃道:“這不是一個‘PPT’芯片,我們已經量產了。”

小米為什麽要做芯片,成為每個人腦海里的不解之題,因為這是一場風險很大的冒險。在國內,目前僅有華為一家手機廠商采用自主芯片,即便出貨量巨大的OPPO、vivo也沒誰敢將自主芯片提上日程。

連雷軍自己也坦承,“做芯片是九死一生,我們抱著十億資金投入,十年研發周期的心態去做。”

在去年傳言最熱的時期,業內關於小米做芯片的原因有幾種猜測。有人說,小米做芯片是因為雷軍不服氣;也有競爭對手說,其品牌的作用大於實際作用;還有人說,是為了印度市場專利的問題;甚至有人說,是政府支持的原因。對於這些說法,哪種可能性更高?在後來的媒體采訪中,雷軍並未直面回複。

雷軍把當下做手機稱為很難的業務,在他看來,手機行業的競爭已經進入了下半場。在淘汰賽的階段,競爭會更激烈。大家都需要在核心技術上突破,而每一點點的技術突破,在今天手機行業里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小米今天做出芯片,只是想證明,未來也會投資做屏幕、相機各個核心器件。

誠然,只有在核心技術上有自主權,公司才能走得遠。小米想要掌握核心技術,成為一家偉大的公司,芯片恰好是手機科技的制高點。“目前世界前三大的手機公司(三星、蘋果和華為),都掌握了芯片技術,小米要想躋身全球前幾大手機廠商的話,也要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雷軍說。

事實上,業界也部分認可雷軍的說法。IT評論人士孫永傑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表示,總歸是推芯片比不推要好,可以有效釋放供應鏈壓力,取得更多的自主權。

雷軍曾對外宣稱,2016年上半年至少有3個月處於供應鏈嚴重跟不上的狀態,這是小米出貨量不及預期的一個重要原因。

一位小米手機供應鏈廠商的高管曾向媒體透露,芯片是手機專利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小米自主芯片拿到更多的專利,將有助於它解決專利問題。

基帶是難以邁過的坎兒

小米的手機芯片之所以會引起巨大的社會輿論,歸根到底還是一個字——難。做芯片難在研發技術,難在超出想象的資金投入。在小米發布會現場的體驗區,有位業內體驗者如此評價芯片,“誰花的錢越多,誰做的就越好。”

對此,雷軍也坦承,“我聽說做芯片的,他們做那種旗艦芯片每一代的投資都在十億美金以上。”

“芯片產業的研發持續高投入、周期長、見效慢的特點,決定了小米即便是勉強推出一代芯片,後續的研發投入能否持續也成為問題。”孫永傑認為,從體量(例如企業的規模、資金等)、實力和積澱上看,小米與蘋果、三星和華為這些擁有自主芯片設計能力的手機廠商相比存有巨大的差距。

首先最直觀的比較就是出貨量和盈利情況。據IDC對於2016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的統計顯示,三星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廠商,去年出貨量高達3.1億部;蘋果名列第二,出貨量為2.15億部;華為出貨量則為1.4億部,名列第三;LG出貨量則為7500萬部,排名第六。

目前,上述四家都是擁有自主芯片設計能力的手機企業,從盈利的情況看,除了蘋果之外,三星、華為的盈利水平並不高,LG則更是處在虧損狀態。也就是說,想要通過自主設計芯片規模和成本的優勢,帶來大幅成本降低和節約的規模效應,出貨量起碼應該在億級。而相比之下,小米去年的出貨量為僅在5000~ 6000萬部左右。

“之前雷軍也說了,小米要通過互聯網服務賺錢,堅持打性價比優勢,紅米還是出貨量的主力,但小米芯片澎湃1卻選擇用在了中端機型小米5c上。”所以,孫永傑認為,雷軍沒有想著讓芯片馬上大規模鋪開。

在孫永傑看來,小米芯片帶給小米的影響在短期內(三、四年)不會有什麽改變。對於國產手機企業來說,營銷和渠道更重要。從中國手機廠商OV(代指OPPO和vivo)的快速崛起也能夠從另一個側面再次證明,是否擁有自主芯片設計能力並非是手機廠商的必選項。

毫無疑問,市場的現實,似乎已經沒有留給小米試錯的時間窗。尤其是在目前小米面臨營銷和渠道巨大投入的情況下也存有相當的變數。小米要想躋身全球前幾大手機廠商的話,需要投入的地方太多了。通過研發芯片完成銷量目標的路徑並非易事,更並非當下最重要的事。

如果拋開小米當下最現實的問題,從一個公司的長遠戰略來講,小米芯片能否實現後來者居上的逆襲呢?芯謀咨詢(ICwise)首席分析師顧文軍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表示,“我覺得挺難的,對手機芯片來說,基帶芯片更關鍵,小米在做這一塊很難。”

某種程度上來說,Soc(System on Chip,芯片級系統)是手機的命門,基帶則是Soc的命門。此前,智東西聯合創始人國仁在評論中也同樣指出,在手機芯片生產領域全無經驗的小米來說,澎湃S1至少給出了一個及格的成績。落後的基帶、28nm制程的短板,只能算是中端定位。而更致命的是,今後小米想制造高端Soc時,高通作為現今小米高端Soc的供貨商,可以用手里的基帶專利對小米形成巨大的限制。

事實上,小米芯片的基礎背景決定了雷軍的高度,公開資料顯示,2014年11月,大唐電信將全資子公司聯芯科技的LC1860平臺以1.03億元的價格授權給了小米和聯芯共同成立的松果電子公司,自此業內就開始出現小米在推自有設計芯片的傳聞。松果電子員工主要由聯芯員工分流而來,新公司的封裝測試、晶圓制造依然委托大唐聯芯負責。

“最終比拼的是基帶,但聯芯科技的技術成熟度和規模不及主流芯片廠商,包括高通、聯發科、三星、展訊和海思,這似乎註定了小米自有設計芯片的水平最好也超不過聯芯科技本身。”在孫永傑看來,因為與聯芯科技的關系,澎湃1芯片更像是貼牌。

正如業界所言,小米面臨的挑戰還有很多。顧文軍指出,芯片需要踏踏實實做,互聯網思維起不到作用,這對互聯網思維起家的小米是最大的挑戰。尤其是小米多元化發展後,手機業務停滯不前,量下來了。如果量了下來,對做芯片來說沒有任何成本優勢。

九死一生卻能獲江湖地位

俗話說,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盡管小米在芯片之路上有諸多的困境和挑戰,但芯片確實是卡住國產手機向頂級梯度發展的一道重要門檻,如果不做自己的芯片,國產中高端手機不僅會在性價比優勢上失守,更重要的是,永遠走不到更高的行業位置,永遠受制於人。

2015年底,驍龍820處理器發布前夕,三星以及以樂視和小米為代表的的一眾國產手機為了這塊芯片爭得頭破血流,誰都想要拿高通的高端芯片作為新產品宣傳亮點。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常見了,到現在依然如此。

在獲取自主權這一點上,華為是最典型的範例。公開資料顯示,從華為的麒麟芯片誕生至今,用戶已經突破了1億,而處理器的型號也從K3V2發展到現在的麒麟960。麒麟處理器的累計出貨量已經達到了8000萬,這是一個相當給力的數據。

但海思芯片也經歷過被質疑的漫長之路。從2004年10月開始做算起,到2014年,搭載海思麒麟920芯片的榮耀6手機以及搭載海思麒麟925芯片的Mate 7手機發布,海思用了近十年才站到世界舞臺,逐漸得到認可。

雷軍在發布會之後接受媒體群訪時也坦言,小米曾專門研究過華為的海思芯片。在他看來,小米在這個時間點切入,從基礎技術的成熟度來看比華為最早做芯片時高不少,有一定的後發優勢。

不過,其他自主芯片手機廠商的經歷證明,真正能夠為自己帶來實際的價值,少則需要兩代產品,甚至多代的試錯和更叠。即便是在芯片領域深耕均超過20年的高通和聯發科,也時常會出現故障。

雷軍也很認同“做芯片很難”這一點,就在發布會前一天,小米手機官方微信公號發表文章為發布會預熱,文章標題為“明知九死一生,為何還要做芯片”。

顧文軍認為,小米做芯片主要是看到蘋果、華為和三星自己做。因為有了自研芯片的底氣在,華為近年的旗艦新品總能成為令人羨慕的存在。

據了解,最早華為的數據通信基帶例如數據卡之類都用的是高通基帶。如果當年高通不是基帶芯片優先供貨中興,對華為經常延遲發貨或直接斷貨,也不會直接催生海思巴龍基帶(大概在2007年立項),發展到現在的海思,這使得在SoC上華為海思成為唯一一個可以完全和高通正面競爭的芯片商。

事實上,高通、MTK、三星等廠商的手機芯片經常被“限量供應”,而導致手機終端廠商的缺貨,所有這些後果都要消費者來承擔,對品牌傷害巨大。

自2017年開始,在上遊供應鏈的重壓力之下,多家國產手機廠商已被迫逐步完成價格層級上的調整。一位不願具名的券商TMT分析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從2016年下半年,手機工業發展20年來第一次遇到了漲價,包括屏幕、內存、存儲,還有與攝像頭相關的所有手機的核心元器件都在漲價,其中,存儲芯片漲價幅度超過了20%。

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艷輝則表示,“目前來看上遊材料漲價還在持續,2017年以來芯片材料晶圓上漲了至少10%。”因此,小米芯片背後的意圖主要是在於增強自身在供應鏈的話語權,“只有產品有溢價能力,才能抵抗一些市場因素引起的成本波動。”

顯然,又一家國內廠商有機會讓芯片和手機一起生產,打造出能夠完全發揮出硬件性能來的軟件系統,這是解決生態問題的一個優勢,更是站到世界舞臺中央與之一決高下的底氣。

雷軍 手機 芯片 成了 就是 布斯 輸了 吉訶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840

雷軍做手機芯片:成了就是喬布斯 輸了就是堂吉訶德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3-07/1082114.html

5df1d92dfb0ab21f32db750481535dfa.thumb_head

每經記者 張斯 每經編輯 盧祥勇

雖然小米手機已經從巔峰時期回落,但不可否認,雷軍是一個成功的商人。

“雷布斯”一直是小米創始人雷軍喜歡的名字,因為喬布斯是雷軍模仿的英雄。雷軍也是很多年輕人崇拜的對象。但當雷軍宣布耗資超過10億元造出了手機芯片,挑戰高通、蘋果、三星、華為這些世界級公司的時候,不信的人比信的人更多。雷軍更像是中國手機行業的堂吉訶德大戰風車,理想很充實,現實很骨幹。

但是,當外界了解了自主芯片對於一家手機廠商,特別是對國產手機廠商的意義,就能理解雷軍對手機芯片的執著。在這一點上,華為是最典型的範例。

小米有充分的理由做芯片

2月28日,傳言兩年多的的小米自研芯片終於來了。站在演講臺上的雷軍,捏起一塊小米自研芯片澎湃S1,對臺下觀眾調侃道:“這不是一個‘PPT’芯片,我們已經量產了。”

小米為什麽要做芯片,成為每個人腦海里的不解之題,因為這是一場風險很大的冒險。在國內,目前僅有華為一家手機廠商采用自主芯片,即便出貨量巨大的OPPO、vivo也沒誰敢將自主芯片提上日程。

連雷軍自己也坦承,“做芯片是九死一生,我們抱著十億資金投入,十年研發周期的心態去做。”

在去年傳言最熱的時期,業內關於小米做芯片的原因有幾種猜測。有人說,小米做芯片是因為雷軍不服氣;也有競爭對手說,其品牌的作用大於實際作用;還有人說,是為了印度市場專利的問題;甚至有人說,是政府支持的原因。對於這些說法,哪種可能性更高?在後來的媒體采訪中,雷軍並未直面回複。

雷軍把當下做手機稱為很難的業務,在他看來,手機行業的競爭已經進入了下半場。在淘汰賽的階段,競爭會更激烈。大家都需要在核心技術上突破,而每一點點的技術突破,在今天手機行業里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小米今天做出芯片,只是想證明,未來也會投資做屏幕、相機各個核心器件。

誠然,只有在核心技術上有自主權,公司才能走得遠。小米想要掌握核心技術,成為一家偉大的公司,芯片恰好是手機科技的制高點。“目前世界前三大的手機公司(三星、蘋果和華為),都掌握了芯片技術,小米要想躋身全球前幾大手機廠商的話,也要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雷軍說。

事實上,業界也部分認可雷軍的說法。IT評論人士孫永傑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表示,總歸是推芯片比不推要好,可以有效釋放供應鏈壓力,取得更多的自主權。

雷軍曾對外宣稱,2016年上半年至少有3個月處於供應鏈嚴重跟不上的狀態,這是小米出貨量不及預期的一個重要原因。

一位小米手機供應鏈廠商的高管曾向媒體透露,芯片是手機專利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小米自主芯片拿到更多的專利,將有助於它解決專利問題。

基帶是難以邁過的坎兒

小米的手機芯片之所以會引起巨大的社會輿論,歸根到底還是一個字——難。做芯片難在研發技術,難在超出想象的資金投入。在小米發布會現場的體驗區,有位業內體驗者如此評價芯片,“誰花的錢越多,誰做的就越好。”

對此,雷軍也坦承,“我聽說做芯片的,他們做那種旗艦芯片每一代的投資都在十億美金以上。”

“芯片產業的研發持續高投入、周期長、見效慢的特點,決定了小米即便是勉強推出一代芯片,後續的研發投入能否持續也成為問題。”孫永傑認為,從體量(例如企業的規模、資金等)、實力和積澱上看,小米與蘋果、三星和華為這些擁有自主芯片設計能力的手機廠商相比存有巨大的差距。

首先最直觀的比較就是出貨量和盈利情況。據IDC對於2016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的統計顯示,三星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廠商,去年出貨量高達3.1億部;蘋果名列第二,出貨量為2.15億部;華為出貨量則為1.4億部,名列第三;LG出貨量則為7500萬部,排名第六。

目前,上述四家都是擁有自主芯片設計能力的手機企業,從盈利的情況看,除了蘋果之外,三星、華為的盈利水平並不高,LG則更是處在虧損狀態。也就是說,想要通過自主設計芯片規模和成本的優勢,帶來大幅成本降低和節約的規模效應,出貨量起碼應該在億級。而相比之下,小米去年的出貨量為僅在5000~ 6000萬部左右。

“之前雷軍也說了,小米要通過互聯網服務賺錢,堅持打性價比優勢,紅米還是出貨量的主力,但小米芯片澎湃1卻選擇用在了中端機型小米5c上。”所以,孫永傑認為,雷軍沒有想著讓芯片馬上大規模鋪開。

在孫永傑看來,小米芯片帶給小米的影響在短期內(三、四年)不會有什麽改變。對於國產手機企業來說,營銷和渠道更重要。從中國手機廠商OV(代指OPPO和vivo)的快速崛起也能夠從另一個側面再次證明,是否擁有自主芯片設計能力並非是手機廠商的必選項。

毫無疑問,市場的現實,似乎已經沒有留給小米試錯的時間窗。尤其是在目前小米面臨營銷和渠道巨大投入的情況下也存有相當的變數。小米要想躋身全球前幾大手機廠商的話,需要投入的地方太多了。通過研發芯片完成銷量目標的路徑並非易事,更並非當下最重要的事。

如果拋開小米當下最現實的問題,從一個公司的長遠戰略來講,小米芯片能否實現後來者居上的逆襲呢?芯謀咨詢(ICwise)首席分析師顧文軍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表示,“我覺得挺難的,對手機芯片來說,基帶芯片更關鍵,小米在做這一塊很難。”

某種程度上來說,Soc(System on Chip,芯片級系統)是手機的命門,基帶則是Soc的命門。此前,智東西聯合創始人國仁在評論中也同樣指出,在手機芯片生產領域全無經驗的小米來說,澎湃S1至少給出了一個及格的成績。落後的基帶、28nm制程的短板,只能算是中端定位。而更致命的是,今後小米想制造高端Soc時,高通作為現今小米高端Soc的供貨商,可以用手里的基帶專利對小米形成巨大的限制。

事實上,小米芯片的基礎背景決定了雷軍的高度,公開資料顯示,2014年11月,大唐電信將全資子公司聯芯科技的LC1860平臺以1.03億元的價格授權給了小米和聯芯共同成立的松果電子公司,自此業內就開始出現小米在推自有設計芯片的傳聞。松果電子員工主要由聯芯員工分流而來,新公司的封裝測試、晶圓制造依然委托大唐聯芯負責。

“最終比拼的是基帶,但聯芯科技的技術成熟度和規模不及主流芯片廠商,包括高通、聯發科、三星、展訊和海思,這似乎註定了小米自有設計芯片的水平最好也超不過聯芯科技本身。”在孫永傑看來,因為與聯芯科技的關系,澎湃1芯片更像是貼牌。

正如業界所言,小米面臨的挑戰還有很多。顧文軍指出,芯片需要踏踏實實做,互聯網思維起不到作用,這對互聯網思維起家的小米是最大的挑戰。尤其是小米多元化發展後,手機業務停滯不前,量下來了。如果量了下來,對做芯片來說沒有任何成本優勢。

九死一生卻能獲江湖地位

俗話說,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盡管小米在芯片之路上有諸多的困境和挑戰,但芯片確實是卡住國產手機向頂級梯度發展的一道重要門檻,如果不做自己的芯片,國產中高端手機不僅會在性價比優勢上失守,更重要的是,永遠走不到更高的行業位置,永遠受制於人。

2015年底,驍龍820處理器發布前夕,三星以及以樂視和小米為代表的的一眾國產手機為了這塊芯片爭得頭破血流,誰都想要拿高通的高端芯片作為新產品宣傳亮點。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常見了,到現在依然如此。

在獲取自主權這一點上,華為是最典型的範例。公開資料顯示,從華為的麒麟芯片誕生至今,用戶已經突破了1億,而處理器的型號也從K3V2發展到現在的麒麟960。麒麟處理器的累計出貨量已經達到了8000萬,這是一個相當給力的數據。

但海思芯片也經歷過被質疑的漫長之路。從2004年10月開始做算起,到2014年,搭載海思麒麟920芯片的榮耀6手機以及搭載海思麒麟925芯片的Mate 7手機發布,海思用了近十年才站到世界舞臺,逐漸得到認可。

雷軍在發布會之後接受媒體群訪時也坦言,小米曾專門研究過華為的海思芯片。在他看來,小米在這個時間點切入,從基礎技術的成熟度來看比華為最早做芯片時高不少,有一定的後發優勢。

不過,其他自主芯片手機廠商的經歷證明,真正能夠為自己帶來實際的價值,少則需要兩代產品,甚至多代的試錯和更叠。即便是在芯片領域深耕均超過20年的高通和聯發科,也時常會出現故障。

雷軍也很認同“做芯片很難”這一點,就在發布會前一天,小米手機官方微信公號發表文章為發布會預熱,文章標題為“明知九死一生,為何還要做芯片”。

顧文軍認為,小米做芯片主要是看到蘋果、華為和三星自己做。因為有了自研芯片的底氣在,華為近年的旗艦新品總能成為令人羨慕的存在。

據了解,最早華為的數據通信基帶例如數據卡之類都用的是高通基帶。如果當年高通不是基帶芯片優先供貨中興,對華為經常延遲發貨或直接斷貨,也不會直接催生海思巴龍基帶(大概在2007年立項),發展到現在的海思,這使得在SoC上華為海思成為唯一一個可以完全和高通正面競爭的芯片商。

事實上,高通、MTK、三星等廠商的手機芯片經常被“限量供應”,而導致手機終端廠商的缺貨,所有這些後果都要消費者來承擔,對品牌傷害巨大。

自2017年開始,在上遊供應鏈的重壓力之下,多家國產手機廠商已被迫逐步完成價格層級上的調整。一位不願具名的券商TMT分析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從2016年下半年,手機工業發展20年來第一次遇到了漲價,包括屏幕、內存、存儲,還有與攝像頭相關的所有手機的核心元器件都在漲價,其中,存儲芯片漲價幅度超過了20%。

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艷輝則表示,“目前來看上遊材料漲價還在持續,2017年以來芯片材料晶圓上漲了至少10%。”因此,小米芯片背後的意圖主要是在於增強自身在供應鏈的話語權,“只有產品有溢價能力,才能抵抗一些市場因素引起的成本波動。”

顯然,又一家國內廠商有機會讓芯片和手機一起生產,打造出能夠完全發揮出硬件性能來的軟件系統,這是解決生態問題的一個優勢,更是站到世界舞臺中央與之一決高下的底氣。

雷軍 手機 芯片 成了 就是 布斯 輸了 吉訶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89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