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除了多元史觀 還要教什麼?


2015-09-28  TWM

機械式地把多元史觀丟給學生是不夠的,還要給他們「人本」教育,像是了解何謂「殖民」與帝國統治等,以探索更深一層意義。

今 年是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七十周年,歐美、亞洲紀念活動的調性卻頗為不同。歐美國家對於七十多年前德國納粹的侵略、屠殺猶太人等,都有較為一致的是非判準,但 是亞洲各國則由於日本態度的閃爍,而仍然存有芥蒂,不論是參拜靖國神社、歷史教科書內容等,在日本與東亞諸國之間迭有爭議。八月中旬《經濟學人》雜誌有一 長文指出,日本之所以對八十年前的侵略行為悔意較少,也有其歷史背景因素。

MIT專研日本史的教授J. Dower分析,許多對外侵略的國家都會對其國內人民有另一套說詞,辯稱其用兵或是「保護海外合法權益」、或是「對抗共產主義擴張」、或是「建立東亞共榮 圈」,這些確實都是八十年前日本首相對其國內人民的說法。而現任首相安倍,似乎就是這種論述的信服者。在安倍掌權之後,該國右派勢力明顯抬頭,更令中、 韓、馬、菲諸國忿忿不平,這也是二次大戰後七十年亞洲各國意見分歧的背景。

把焦點移回台灣,我們也就不難理解台灣島內的見解歧異。台灣被日 本統治五十餘年,老一輩如李登輝者,其個人經驗當然與在中國身歷對日抗戰的許歷農等人大不相同。簡言之,台灣內部不同意見的主張者之間的歧異,背後當然有 其成長孕育背景、家庭際遇經驗等影響。這種種因素的綜合,造成大人之間對若干歷史事件的詮釋不同、見解不同、主觀認知不同;照學者的用詞,這叫做史觀的不 同。

看到李登輝、許歷農等人之間南轅北轍的「日本觀點」,我們可以理解其肇因於個人不同的幼年生活記憶。依循多元文化主義(multiculturalism) 的理念,我們對於台灣社會不同的文化與歷史記憶,應該要予以尊重、包容,甚至忍耐。

既然這一代之間都要彼此包容尊重,我們自然也反對任何政治人物對下一代灌輸自己特定的觀點。

但 是,從教育的角度來看,機械式地把各種多元看法一古腦兒看法丟給十幾歲的學生,恐怕是不夠的。如果說教育的目的是要教孩子如何做「人」,那麼在上一輩多元 觀點的機械呈現之外,我們也該教育孩子們一些關於「人」的理念。因此,關於「課綱」的思辨,除了多元文化主義之外,也該有更為上位的、關於人本的哲學思 考。什麼是「人」的尊嚴?什麼是「殖民」?帝國統治與殖民統治究竟有沒有差別?殖民主義背後有沒有違逆什麼基本價值?

前述這些問題都很嚴 肅,也比單純的「多元呈現」更複雜。可惜台灣社會在爭執不同歷史記憶的主導權之際,未能對人文關懷與人本理念,探索更深一層的意義。(本專欄隔周刊出)朱 敬一,美國密西根大學經濟學博士,1998年獲選為中研院院士,為當時最年輕的院士。曾任中研院副院長,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2011年,被政府延攬為 政務委員,後出任國科會主委。現為中研院特聘研究員。

撰文 / 朱敬一


除了 多元 史觀 還要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934

【讀書好】余杰解構 天下大一統史觀

1 : GS(14)@2017-03-24 17:08:35

【文化籽:讀書好】中國人的歷史就是政治,初中歷史教程就是國民政治教育的「變種特攻」。其實,大家不必將這種歷史政治化,歸咎於共黨意識形態洗腦,他們一套建基於黨國體制的史觀其來有自:根源在於蘇聯列寧主義布爾什維克病毒,黨國意識形態凌架於政府之上,追查來龍去脈,實始於1927年北伐後建立的國民黨南京政權。「國學大師王國維聽到黨軍北伐節節勝利的消息,毅然赴頤和園昆明湖投湖自盡。此前,王國維可以忍受北洋政府的統治;此刻,卻不願忍受即將到來的國民黨的統治。他留下「以共和始,以共產終」的預言,未來中國政局的走向被他一語成讖。發人深省的是,北伐軍即將打到北京的消息,在清華園引起兩極反應:青年學生欣喜若狂,國學院的「四大導師」王國維、梁壠超、陳寅恪和趙元任卻個個憂心忡忡」。余杰在《1927民國之死》如是說。


北洋大軍閥

國共兩黨均執迷於天下歸於大一統,所以九七前香港傳承之國民黨史觀,對蔣介石武力統一全國加以肯定,不敢稍加批評,這種凡大一統必好,分裂必亂的「政治正確」,已經成為華人思想DNA。為了否定分裂,我們自小便接觸各種醜化北洋時代的大眾娛樂,例如以張宗昌為原型的電影《大軍閥》,這些大帥滿身勳章、目不識丁、鹹濕貪財,總之就是「冇個好人」。但究竟1927年建立的南京政權,是代表進步,還是帶領中國陷入往後九十年的歷史深淵呢?余杰這本書提供了另一個角度,解讀北洋及南京時代,他認為一九二七年是誕生了十六年的中華民國歷史上一個重大轉折點,甚至是其滅亡之時。這一年中華民國已經夭折了!他認為若以1927年為分界線,這一年之前與之後,可分為截然不同的「兩個民國」。「一九二七之後的南京政府,拋棄北京中華民國政府之法統,國旗、國歌均被變更。蔣介石雖然血腥清共,南京政權仍亦步亦趨仿效蘇俄體制,以黨國一體化、黨軍一體化、黨政一體化為依歸。在其冠冕堂皇的五院制當中,具有獨立立法權的國會和具有獨立司法權的最高法院,是不存在的;民選各級官員、代議士的制度和程序,也是不存在的。南京政權實質上是一黨獨裁,卻以『軍政、訓政、憲政』之『三部曲』欺世盜名。」換命話說,今天大陸獨裁統治及暴力是源於九十年前的南京政權的黨國體系。


民國版《萬曆十五年》

余杰仿明史學者黃仁宇經典作品《萬曆十五年》的敍事手法,揀選了廿五位民國時代人物,以他們在1927年前後人生的轉變,解構中國由帝制邁向憲政民主失敗原因。他肯定北洋武夫張作霖、孫傳芳政績,認為張作霖治下的東北,實現了難得的和平穩定,經濟發展比關內好得多,經營東北最佳是日治滿洲國,其次是張作霖,再其次是國民黨,最差是共產黨。至於孫傳芳治下的浙江,重用學者丁文江發展大上海,當時浙江、湖南及廣東曾出現聯省自治運動,實現地方聯邦制,但最後敗於黨國體系武力統一的孫文、蔣介石一系。此書有大人物,也有小人物,以映照出黨國體系大一統前夕民國社會的多元、自由及開放,如現代觀光之父陳光甫、前清舉人向閻錫山抗稅的劉大鵬,來自台灣、認同日本、熱愛上海的「東方波特萊爾」作家劉吶鷗,他與西方現代主義文學同步,也大力推介蘇聯愛森斯坦的電影蒙太奇理論。撫今追昔,今天所謂偉大民族復興、強國崛起,顯示中國人仍未掙脫大一統迷思及威權崇拜,香港一百五十年有別於黨國威權崇拜的另類發展歷史,本來就難以套入這大一統主調,看來只有削足就履!



南京總統府內擺放了蔣介石、宋美齡的蠟像。

流亡美國內地作家余杰曾是共產黨獨裁下的抗爭者。

撰文:劉細良編輯:謝慧珊美術:楊永昌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324/19967676
讀書 余傑 解構 天下 大一統 大一 史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8690

【讀書好×果籽】盜賊史觀下的中國

1 : GS(14)@2017-05-13 01:56:54

【文化籽×讀書好】「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歷史上繼漢、明之後最強大的盜賊王朝!」這是日本作者高島俊男在《盜賊史觀下的中國》一書的論斷。



中國歷史對於王朝更替,一直採取神秘主義的包裝,儒生將新王朝開國皇帝美化,醜化末代皇帝失德,建立新政權上應「天命」的理論,以合理化其叛亂造反。這是現代中國人所接受的所謂「正史」,我在香港念中學,中史科的課程、課本及考試均圍繞着這種治亂興衰的循環來轉,最後所有認真念歷史的同學,都會失去興趣。這種循環歷史觀猶如打遊戲機式的無限復活,一個王朝敗亡,其原因同再對上一個大同小異,至於王朝鼎盛,成因也相同,結果變成一堆人名、地名及年份。《盜賊史觀下的中國》一書出自日本人之手,反而沒有甚麼正統史觀的包袱,可以從我們不為意的角度,解構中國歷史。作者認為貫串中國歷史是兩大勢力的博弈:紳士與流氓,紳士就是儒家知識分子,他們構成了王朝的官僚統治階層,追求「道統」,即中國古代儒家聖人的傳道系統,由堯、舜、禹、湯、文王、武王、孔、孟、二程及朱子等人傳授的知識系譜,以此作為治國的行為準則規範。但同時另一邊存在一個以社會遊民、閒人聚眾結黨的盜賊勢力,他們的行為規範,當然不是儒生道統,而是盜賊邏輯:「盜統」,這些集團式盜賊力量之大,足以推翻政權,打下江山當皇帝,所謂正史就是以「道統」粉飾「盜統」的歷史。儒家理想的政治,從來就沒有實現過,在儒生浮誇歌功頌德的文字背後,皇帝管治的手法,仍然是起家時流氓強盜山寨那一套。


流氓皇帝

西方及日本歷史,均有農民盜賊叛亂,但惟獨是中國,才有盜賊集團的政權,建立王朝,並且至今仍受到膜拜。歷史上三大盜賊皇帝,是漢高祖劉邦,和尚出身的明太祖朱元璋及共產帝國毛澤東,中間穿插陳勝、吳廣、李自成、洪秀全等差點成功的盜賊皇帝。由於中國王朝版圖大,而皇帝又採取強幹弱枝,屯兵中央,地方武裝力量薄弱,為了防範地方坐大,地方官由非本土人士出任,他們不會盡職保護管轄地,這形成了盜賊集團的生存空間。加上中國文化貶低武人,當兵者也是流氓,兵很容易變賊。盜賊同朝廷是並存的,當出現內部如天災或外部如戰爭,盜賊勢力便乘時而起。高島俊男這書的真正主角其實是毛澤東,話說在八九年出版《中國大盜賊》一書時這部份卻被刪走,近年再版時才補回這部份。他當時寫作的起點,是為了說明中共不是甚麼社會主義、共產革命政權,而是傳統流氓盜賊集團起家的帝國。作者指出毛一早已認定共產國際那套革命路線不會成功,他是從傳統歷史中吸取「農民起義」經驗,中國農民起義帶頭的不是農民,是讀書人、流氓閒人、小商人及運輸工人,農民只是外圍手腳。打土豪分田地,上井岡山佔領土匪山寨,搞暴動,着重軍事建立根據地,都是歷史上盜賊集團的手法,但毛成功之處是能超越盜賊流寇,如重視建立根據地,批判朱德着重攻城是黃巢、李闖式的流寇主義。至於建政後誅殺功臣,清洗一個又一個的接班人,同朱元璋差不多,毛最後還妄想指定由老婆江青當皇帝,最後功臣集團拉攏盜賊首領親兵「養子部隊」頭目汪東興叛變,拘捕四人幫,另一個鄧小平王朝登場,今天,應該到了第三個王朝了。



毛澤東熟讀明史,尤其愛看朱元璋的歷史。

毛澤東是太平天國洪秀全的version2.0。

撰文:劉細良編輯:梁浩維美術:楊永昌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512/20018233
讀書 果籽 盜賊 史觀 下的 中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65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