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專訪財政部國際財經中心主任周強武:“一帶一路”倡議將載入國際發展合作史冊

2017年5月15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閉幕。財政部國際財經中心主任周強武在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告訴記者,有幾位出席開幕式的國際機構代表和英國、澳大利亞等國的與會嘉賓在會議間隙見到他時都不約而同地豎起了大拇指。

“他們稱贊習近平主席所作的開幕演講,特別是在演講中對‘一帶一路’倡議所作的新規劃和資金安排,都認為這是史無前例的,是中國對國際發展合作的重大貢獻,表示‘一帶一路’倡議將載入國際發展合作史冊。”專訪中,周強武就論壇後的工作重點、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下稱“亞投行”)與“一帶一路”的關系、如何帶動國際多邊開發機構和吸引私人資本參與“一帶一路”等問題表達了看法。

財政部國際財經中心主任周強武

將論壇成果轉化為生產力

第一財經:您如何理解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

周強武:“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根據區域和全球發展需要,站在歷史和時代的高度,以打造命運共同體和利益共同體為目標,提出的重大倡議。在我看來,“一帶一路”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在國際發展合作領域提出的最重要倡議,既反映了中國堅持對外開放、以合作促發展的堅定立場,也是中國因應國內外形勢變化,推動世界經濟增長和全球治理體系改革的主動擔當。特別是在近年來全球經濟形勢持續低迷、經濟增長不確定性增加、反全球化思潮擡頭的背景下,中國提出共商、共建、共享的“一帶一路”倡議,展現了中國智慧和作為負責任大國應有的承擔,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

第一財經:對“一帶一路”倡議目前進展和成果有何評價?

周強武:目前來看,“一帶一路”進展非常順利,從項目建設和國際社會的反響來看,是遠超預期的。“一帶一路”倡議提出近4年來,得到了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積極響應,簽署雙邊備忘錄和合作協議50多份,一批重點項目取得積極進展,並開始由點及面逐步展開。

特別是本次“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成功舉行,表明該倡議進入新的發展階段。有幾位出席開幕式的國際機構代表,以及來自英國和澳大利亞等國的與會嘉賓在會議間隙見到我時,都不約而同地豎起大拇指,稱贊習近平主席所作的開幕演講,特別是在演講中對“一帶一路”倡議所作的新規劃和資金安排,都認為這是史無前例的,是中國對國際發展合作的重大貢獻,表示“一帶一路”倡議將載入國際發展合作史冊。

第一財經:您認為下一階段共建“一帶一路”的重點工作是什麽?

周強武:我想下一步工作的重點還是在於如何落實好高峰論壇成果,把論壇形成的成果和共識轉化為實實在在的生產力。比如,在融資機制建設上,未來中方將根據與亞投行等六家多邊開發機構達成的共識,與這些多邊開發機構加強務實合作,推動多邊開發機構對“一帶一路”建設的支持,以進一步加大對相關國家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項目的支持力度。同時,中方還將與相關國家一起根據達成的《“一帶一路”融資指導原則》,探討如何鼓勵私營部門參與、如何拓展資金渠道、如何發揮多邊開發機構的作用、如何發展本幣債券市場等,共同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的資金長效機制。當然,這個長效機制建設需要一個過程,需要多邊開發機構、各類政策性銀行、商業性金融機構、機構投資者、私營部門等各方協同努力,大家一起探討,共同推進,共同受益。

“一帶一路”不是地緣政治工具

第一財經:根據您參與亞投行的籌建和運營的相關工作,在您看來,亞投行與共建“一帶一路”的關系是什麽?亞投行的成立運作給建設“一帶一路”帶來怎樣的啟示?

周強武:亞投行和“一帶一路”倡議都是由習近平主席在2013年倡導提出的,因此國內外很多人對亞投行與“一帶一路”之間的關系存在誤解,認為亞投行是專門為“一帶一路”服務的。其實二者既有各自的屬性,也有相近的目標。

正如我之前所說,“一帶一路”是中國根據區域和全球發展需要提出的發展合作倡議,旨在通過積極主動地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建立經濟合作夥伴關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而亞投行是一個新建立的多邊開發機構,是國際機構,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此外,亞投行主要是進行基礎設施投資,而“一帶一路”包含的內容則更為廣泛,除了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外,還涵蓋了政策、貿易、文化交流等領域的內容。

但亞投行與“一帶一路”也有交集。亞投行的大多成員是“一帶一路”相關國家,而且“一帶一路”其中一個重要內容也是促進基礎設施的發展和互聯互通,這一點與亞投行的目標是一致的。亞投行與世界銀行等其他多邊開發機構都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建設,都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夥伴合作方。目前,亞投行投資的13個項目都是 “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基建項目。值得一提的是,無論是亞投行還是“一帶一路”都秉持著開放、包容的理念,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都有利於更好完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使更多國家受益。

第一財經:中國應該如何向印度這樣對“一帶一路”仍有疑慮的亞投行成員國解釋亞投行與“一帶一路”的關系?

周強武:你提到印度對於亞投行與“一帶一路”關系仍存疑慮,其實包括印度在內的亞投行成員大可放心。亞投行的所有投資項目都是由其成員共同決定的,況且印度本身就是亞投行的第二大股東,享有充分的發言權和決策權。亞投行5月初剛剛批準的1.6億美元印度項目,撬動了5.71億美元支持印度安得拉邦的全民供電項目,未來亞投行將投資更多的印度項目。可以說,印度將是亞投行主要獲益者之一。此外,需要強調的是,“一帶一路”不是地緣政治工具,不會對印度造成威脅。“一帶一路”倡議將積極與印度的發展戰略對接,實現優勢互補,為印度帶來更多的發展機會。

區域問題需要區域性解決方案

第一財經:很多合作夥伴看重“一帶一路”是看重中國的資金能力,但中國的資金並無法全部滿足全球基礎設施缺口和“一帶一路”建設的需求,且中國自身也面臨巨大的外匯和短期資本流動壓力。您認為,下一步,“一帶一路”建設如何吸引全球金融市場資本的參與?

周強武:資金融通在“一帶一路”的五通中具有重要地位。我們常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這個“糧草”,指的就是金融資源,能否有效地動員中國國內和相關國的金融資源,如何加強與多邊開發機構合作,更多投入“一帶一路”建設,將直接決定“一帶一路”未來的發展前景。

改革開放以來,經過30多年快速發展,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貢獻了超過30%的全球經濟增長,從資金實力和可動員的金融資源上看,確實要比相關國家豐富一些。以絲路基金為例,成立短短幾年,已經簽約了15個項目,涉及亞洲幾乎各個區域以及歐洲和北非,承諾投資額已達60億美元,還單獨出資20億美元設立了中哈產能合作基金。絲路基金原有資本金是400億美元,加上本次峰會新宣布的增資1000億元人民幣 ,這個規模應該說是非常可觀的。

此外,中國的國家開發銀行和進出口銀行兩家金融機構,過去在“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就有大量的投資,這次新設的3000億元人民幣海外基金業務,加上進出口銀行和國家開發銀行將分別額外提供1300億元和2500億元人民幣的專項貸款,表明這兩大金融機構在原有基礎上將具有更大的投資能力。我認為,這兩家金融機構將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扮演生力軍角色。

但我們必須看到,“一帶一路”相關國經濟發展差異很大,制度和文化環境明顯不同,“一帶一路”項目無論是基礎設施、能源能效還是產能合作、工業園區,大多都具有投入大、周期長、風險高的特征,總的來看,“一帶一路”所需的資金量是非常巨大的。所以,我非常同意你的看法,中國一家資金遠無法滿足“一帶一路”建設的需求。

我們常講,區域問題需要區域性的解決方案,需要所有利益相關方,包括多邊開發機構、開發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商業金融、機構投資者、私營部門等攜起手來。同時,政府應發揮好在政策對接、法制保障和信用支持方面的作用,改善跨境金融服務,加大本幣使用規模,不斷創新投融資工具,才能打造穩定、多元、可持續的投融資體系,才能真正把“一帶一路”建設不斷引向深入。

多邊開發機構可發揮更大作用

第一財經:世界銀行、亞投行、金磚新開發銀行、歐投行、歐洲複興開發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多個國際多邊開發機構都表示了對“一帶一路”不同程度的興趣,如何帶動這些機構為“一帶一路”提供資金支持?需要探索和建立什麽樣的方式和機制?

周強武:“一帶一路”建設資金需求量巨大,涉及諸多跨境大型建設項目,單靠政府投資滿足不了需要。多邊開發機構在發展融資方面經驗豐富,兼備跨國協調和知識等多方面優勢,可以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更大作用。

以世行、亞行為例,2016財年,世行集團向成員國和私營部門提供的貸款、贈款、股權投資和擔保承諾額達642億美元,其中超過1/3用於亞洲地區。隨著亞洲地區對基礎設施領域開發性融資和知識需求的持續增長,亞行2016年年度業務規模超過300億美元,創50年來新高。目前,世行、亞行兩機構每年對亞洲區域基礎設施投資規模為200多億美元。這都表明,多邊開發機構有能力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資金支持。

同時,多邊開發機構具有相關領域的專業人才和知識儲備,在開發和實施大型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項目方面具有豐富的經驗,能夠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寶貴的智力支持。

值得高興是,在中國財政部的大力推動下,本次峰會期間中國財政部與亞投行等六家多邊開發機構聯合簽署了《關於加強在“一帶一路”倡議下相關領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這為多邊開發機構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提供了基本框架和可行路徑。我們應充分發揮多邊開發機構較強的召集力,探討既符合多邊開發機構各自宗旨及發展戰略,又能與“一帶一路”建設具有一定契合度的合作領域,如跨境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投融資機制建設、投融資環境改善等,通過聯合融資、平行融資、三方合作、多方合作等不同形式,開展與“一帶一路”相關合作,促進區域共同發展。

第一財經:吸引國內外的私人資本投入到基礎設施和“一帶一路”建設中,您認為,政府和私人資本分別應該做出哪些努力來實現這一目標?

周強武:這個問題非常好。我一直強調,無論是基礎設施還是“一帶一路”建設都需要巨量資金,僅靠政府無法滿足,因此需要積極動員私人資本加入進來。目前僅亞太地區就有大約35萬億美元的私人資本,全球共有約120萬億美元的機構投資資金,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潛力巨大。但事實上,私人資本參與基礎設施建設卻一直很有限,這主要是由於缺少對私人資本的引導和激勵機制。

為此,政府、多邊開發機構和私人資本應攜手努力,建立良好的機制鼓勵更多的私人資本參與到基礎設施和“一帶一路”建設中來。

首先是政府,要為私人資本的參與創造良好的投資環境,鼓勵私人資本通過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等形式積極參與有關“一帶一路”特別是基礎設施項目。

其次是多邊開發機構,可為私人資本參與基礎設施項目投資提供擔保,以減少私人資本的投資風險,更好構建私人資本和項目之間的信任。

最後是私營企業,要進一步加強自身能力建設,積極參加“一帶一路”建設。“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將為私營企業帶來巨大的市場,如若能充分抓住這個機遇,企業將從中受益。

這里我想舉阿里巴巴的例子。阿里巴巴早就參與到了“一帶一路”建設中,其構建的世界電子貿易平臺eWTP已經開始在“一帶一路”相關國家落地,旗下跨境電商平臺“全球速賣通”也覆蓋了“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和地區,該平臺的海外買家已突破1億,這為阿里巴巴帶來巨大的利益回報。

專訪 財政部 財政 國際 財經 中心 主任 強武 一帶 一路 倡議 載入 發展 合作 史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20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