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五分鐘成交3.49億 誰操盤了*ST博元從跌停到漲停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4/4604701.html

五分鐘成交3.49億 誰操盤了*ST博元從跌停到漲停

一財網 劉寶強 2015-04-10 17:43:00

*ST博元在今日收盤前最後幾分鐘從跌停被打到漲停,上演驚奇一幕。

4月10日下午1點53分,*ST博元成交量突然放大,在短短三分鐘內成交2.6億,換手近30%,13:56分被停牌一小時,再複牌後距離收盤僅僅五分鐘時間,*ST博元在第8個跌停板上,迅速被大單送跌停打到漲停,上演驚奇一幕。根據規定,目前*ST博元這類股票,每個投資者賬戶買入不能超過50萬股,但是就是在這種規定下,操縱方能夠動用3億左右資金,迅速將股票打漲停,可見操作方對資金操作的能力非同一般。

從龍虎榜數據看,華林證券廣州體育西路營業部買入262萬,廣發證券汕頭珠池路營業部買入51.19萬,中信證券青島麥島路營業部買入46萬,宏源證券深圳福華一路營業部買入43.81萬,財通證券杭州解放路營業部賣出28.82萬。而賣出最大的席位,賣出518.70萬,其中一家機構賣出60萬。除機構席位無法盤算來自哪里外,賣出的前四大席位,清一色的浙江營業部。

市場機構投資者猜測,4月10日對*ST博元的操作,是出身浙江的上海某知名私募,而且從賣出方看,也是清一色浙江營業部,但是這些基金是猜測,無法判斷。

3月27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鄧舸通報,博元投資因重大違法被移送公安機關。此前的2014年6月17日,博元投資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為被廣東證監局立案調查。上交所一紙公函寄往博元投資,宣布對其啟動退市機制。

3月31日,上交所對博元投資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公司名稱也變為*ST博元。當日,停牌三個多月的*ST博元複牌交易,即告一字跌停,最終在連續8個跌停後打開。

編輯:彭潔雲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分鐘 成交 3.49 操盤 ST 博元 元從 跌停 漲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9387

退市博元內幕交易牽出重組真相 接盤者莊春虹債權人身份隱藏6年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07014.html

距離退市僅剩10多個交易日,證監會的一紙處罰讓退市博元(600656.SH)一樁隱藏了6年的股權變動真相最得以終浮出水面。

廣東證監局近日公布的處罰決定,曝光了2015年以司法劃轉方式成為退市博元第一大股東,並在接盤後半個月瘋狂減持的莊春虹,其實是該公司原第一大股東隱藏長達6年的債權人。而其2014年底開始的重組推動者,也是莊春虹的共謀者。

真相得以水落石出,確是一樁敗露的巨額內幕交易。而造成內幕交易的當事者之一,卻極有可能是導致退市博元退市的始作俑者、隱藏幕後的公司實際控制人李曉明。正是退市博元2014年底確定股權安排、重組之後,李曉明將相關消息透露給他人,最終造成內幕交易。

隱瞞6年的債權人

隨著監管部門一紙處罰的公開,“80後女會計”、退市博元接盤者莊春虹的真實身份終於得以解開。

2015年4月,莊春虹通過司法劃轉,以1.5億元的代價取得退市博元1997.8萬股,成為該公司持股10.49%第一大股東。然而,在隨後的5月6日至5月8日3個交易日內,莊春虹又違規連續減持1497萬股,此時距離其成為其大股東尚不足半個月。

時年34歲的莊春虹在資本市場名不見經傳。身份信息顯示,莊春虹出生於1981年,2011年1月至3月在深圳正一會計師事務所任會計職務;2011年4月之後在深圳市同德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任會計。更令市場驚訝的是,莊春虹收購退市博元的資金竟然全部來源於個人自有資金。

莊春虹的瘋狂行為引起資本市場巨大震動,其動機、真實資金來源眾說紛紜。有業內人士當時曾向《第一財經日報》分析,莊春虹接盤、減持*ST博元,其實是一個精心設計的金蟬脫殼之計,為他人順利出逃提供掩護。

將時間回溯到6年以前的2010年5月,珠海華信泰投資有限公司(下稱“華信泰”)通過拍賣,取得退市博元前身ST方源21.003%股權,成為後者第一大股東。此前的2010年4月19日,華信泰與陳壯群簽訂合同,向後者借款1.85億元,借款期限兩個月。但借款期滿後,珠海華信泰只歸還了其中一部分,截至2012年2月29日,剩余1.2億元沒有歸還。

陳壯群只是一個 “馬甲”,真實的借款人正是隱藏在背後的莊春虹。經廣東證監局查明,2010年~2014年間,華信泰與相關方簽訂借款協議、還款計劃書,約定莊某某為其實際債權人,博元投資原實際控制人李某某,為華信泰相關債務的連帶責任擔保人。

在廣東證監局4月21日公布的處罰決定書中並未明確公布莊某某、李某某的全部身份。但從退市博元的股權變動和運作來看,上述人員的身份不難鎖定,莊某某極有可能對應的是莊春虹。2010年~2014年,以珠海華信泰實際控制人身份任*ST博元董事長的余蒂妮,是深圳國恒法定代表人李曉明之妻,正好與李某某的身份其吻合。

不難看出,莊春虹才是上述華信泰借款的實際債權人,陳壯群可能只是代為出面。這意味著,在2015年4月獲得上述退市博元1997.8萬股時,兩者之間的債權關系,就已存在長達5年之久。

從2014年6月開始,退市博元的情況發生重大變化,先是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並於同年12月9日提示暫停上市風險,旋即又因涉嫌信披違法違規被移送公安機關。可能正是在此後,莊春虹等人加快了操作步伐。

為了獲得退市博元股權,莊春虹等人可謂煞費苦心,始終隱瞞股權劃轉的真正原因,在判決書中、公告中,一直沒有披露莊春虹的真實身份,僅以案外人的身份出現。

事實上,莊春虹早已取得其處置權。根據廣東證監局調查,早在2014年9月,通過司法查封凍結、收購其他公司對華信泰的債權等程序,莊春虹就已取得退市博元全部股權的第一順序質押處置權,但該公司始終沒有披露。

2015年4月13日,陳壯群向深圳中院提出申請,請求該公司股票以司法劃轉方式,劃轉給案外人莊春虹,所得價款1.5億元,用於清償利明泰的質押債權人民幣1.01億元及此案部分債務。去年4月24日,股權正式劃轉到莊春虹名下。隨後,為了套現,莊春虹不惜違規瘋狂減持。

共謀者許佳明

隨著莊春虹真實身份浮出水面,2014年底進入的退市博元重組方許佳明,其真實身份也已經水落石出。

2015年1月,許佳明開始擔任退市博元董事長。但實際上,在此之前的半年,許佳明就已介入退市博元的股權劃轉、重組,並與莊春虹就控制權交接進行了一系列安排。

廣東證監局調查顯示,2014年6月、7月期間,為了解決債權追收問題,莊某某與許某某進行磋商,初步確定由許某某收購華信泰持有的博元投資股權,但李某某不同意出讓,有關磋商終止。2014年11月24日、25日,莊某某與許某某聯系,確定由許某某收購退市博元股權,並確定了此次股權收購的收購價格和付款進度。

隨後,雙方又在2014年11月26日協商決定,將退市博元董事會控制權、經營管理權,轉讓給莊某某指定的第三人許某某,以此抵償華信泰的債務。當天,許某某支付莊某某第一筆股權轉讓款6500萬元。2014年11月28日,雙方以其他機構和個人名義,簽署了合作協議,約定通過法院執行程序,最終達到許某某取得華信泰持有的退市博元股權,改組董事會獲得實際控制權,並明確了收購價格、付款進度、收購方式。

2014年12月9日,退市博元公告稱,股票存在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及暫停上市風險。2014年12月23日,該公司公告稱,第一大股東華信泰籌劃與上市公司相關的重大資產重組停牌,擬以現金購買資產。

2014年12月31日,考慮到退市博元存在暫停上市風險,雙方再次決定,許某某先取得董事會控制權,下一步再考慮股權安排。2015年1月24日,博元投資公告披露2015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通過了董事會改選方案,許某某取得博元投資董事會控制權。

根據退市博元此後的系列運作、公開分析,不難發現“許某某”就是退市博元現任董事長許佳明。在2015年的股東大會上,許佳明被選舉為董事長, 同樣來自深圳雙開顏金融控股集團的江茂華,則被選舉為副董事長。

始作俑者李曉明

自3月29日進入退市整理期起,截至4月25日,退市博元已經交易了19個交易日,目前距離摘牌僅剩11個交易日。之所以由此結局,全因信息披露違法。在此過程中,李曉明是一個不得不提的關鍵人物。

在A股市場,珠海華信泰與成清波、“中技系”的關系,已是資本市場公開的秘密。以珠海華信泰實際控制人身份任*ST博元董事長的余蒂妮,正是深圳國恒法定代表人李曉明之妻,李曉明曾經擔任已經退市的國恒鐵路原第一大股東,而深圳國恒是中技系成員企業。

上述真相得以被發現,則緣於一樁內幕交易。因涉及巨額內幕交易,當事人朱康軍被廣東證監局處罰的內幕交易,亦與李曉明有關。即便是退市博元已被立案調查的情況下,李曉明仍在參與內幕消息。

根據監管認定,許某某上述收購方案構成內幕信息,內幕信息敏感期為2014年11月26日至2015年1月24日,李某某則為內幕信息知情人,而朱康軍因工作關系與李相識。李曉明雖然並未直接內幕交易,但確是內幕消息的泄露者。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朱康軍與其聯絡、接觸。2014年11月28日至12月23日,朱康軍使用15個證券賬戶累計買入退市博元3706萬股,成交金額3.25億元。

值得註意的是,在2014年12月19日,朱康軍累計持有退市博元11203101股,持股比例已達5.89%,但朱康軍並未向交易所書面報告,亦未通知上市公司。

然而,一切安排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隨著退市博元信披違法被移送公安機關,莊春虹不得不違規減持,並被采取監管措施,而上市公司的重組也已終止。朱康軍買入的3706萬股,雖然在2015年5月14日前幾乎全部拋售,但卻累計虧損1.09億元。

退市 博元 內幕 交易 牽出 重組 真相 接盤 者莊 莊春 春虹 債權人 債權 身份 隱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426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