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第一爭議】奧運選手該業余化嗎?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9015

正在舉行的第31屆夏季奧運會,有來自全世界的約11000名運動員競逐里約奧運會28個大項、306個小項的獎牌。本次奧運會,反興奮劑的力度空前。目前,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已取消了波蘭舉重選手Tomasz Zielinski及保加利亞3000米障礙賽選手Silvia Danekova等人的參賽資格。此前有一批俄羅斯選手或涉興奮劑被取消參賽資格,有人將運動員使用興奮劑歸結為獎牌競爭壓力太大,應該讓奧運選手業余化,給競爭減壓,這合適嗎?可行嗎?值得一辯。

正方:

奧運精神是“更高、更快、更強”,鼓勵人類挑戰體能的極限。但是,由於奧運獎牌事關運動員個人名利,一些人鋌而走險,使用興奮劑,試圖通過欺騙手段獲得本不屬於自己的榮譽。所以,盡管奧運會有反興奮劑機構,但在反興奮劑問題上,永遠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例如,為了增強力量,最有名的藥物是合成代謝類固醇,為了逃避興奮劑檢測,研究人員通過改變這類藥物的分子結構,使得這類藥物的品種越來越多。讓選手業余化,奧運才能回到初心。

反方:

現代奧運史早已證明業余化是“此路不通”。其實,從1896年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誕生起,為了維護“業余原則”,國際奧委會一直禁止職業運動員參加奧運。真是業余選手參加奧運,觀賞性就會大打折扣,也與“更高、更快、更強”的奧運目標不相符合。另外,要區分業余與專業運動員,並不容易,常常引發爭議。所以,1980年,國際奧委會從《奧林匹克憲章》中刪除了有關“業余原則”的規定。讓奧運回到1980年以前的狀態,既無必要也不可行。

正方:

業余原則是可行的。在奧運會的競技場上,仍活躍著一些業余選手。2016年8月12日,里約奧運會男子多向飛碟銅牌得主愛德華·林回到英國薩默塞特郡家中,他要到家中農場幫忙,駕駛著聯合收割機收割農作物。2012年倫敦奧運會,美國跳水選手Nick McCrory是杜克大學醫學預科學生;美國鐵人三項運動員格溫·佐根森是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的一名會計師;南非射箭運動員凱倫·海斯勒是一位園林設計師。做好本職工作與參加奧運會兩不誤,多好啊。

反方:

如此理解“業余原則”,值得商榷。例如,格溫·佐根森在安永享受彈性工作時間,工作量也比較少,她早上5點半到7點遊泳,之後跑步一小時,然後去辦公室上班;下班以後,她會騎自行車、做力量訓練,然後才睡覺。所以她的訓練時間與強度仍達到了專業運動員水準。而且,能去奧運參賽的選手,有幾個沒有專業教練的指導?有幾個沒有遵循效果最優化的、標準化的科學訓練方法?有幾個沒有達到專業運動員水平?運動員有別的工作不等於業余。

正方:

暢想一下,如果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都有本職工作,他們純粹出於對體育的熱愛、出於挑戰人類極限的興趣而在業余時間進行訓練,參加奧運會,除了追求“更高、更快、更強”之外沒有別的動機,還有使用興奮劑的必要嗎?奧運會還會這麽商業化嗎?還會這麽政治化嗎?因為奧運獎牌附上了那麽多的名利,一些選手才會動歪心思。

反方:

奧運會有兩類項目。一類是有非常高商業價值的,如籃球、足球與網球等。這類項目的專門賽事如NBA、世界杯與四大網球公開賽等,知名度不在奧運會之下,這類項目不需要奧運會幫襯。一類是商業價值很低的項目,如舉重、跳遠與擲鐵餅等,奧運會在某種意義上是這類小項目的大集合。選手以國家名義參賽,既能吸引政府對這些項目的投入,也能吸引本國觀眾觀看。在這個意義上,是“政治化”救活了這些項目,並使這些項目有了一定商業價值。

【點評者說】要把一個事情做好、做到極致,內在要求專業化。奧運會摒棄“業余原則”,放開職業運動員參加,正是這一原理的體現。奧運選手重新業余化?那是回不去的過去。

第一 爭議 奧運 選手 該業 業余 余化 化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30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