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百度發內部信解釋魏則西事件,並表示要背負應有責任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6/0503/155542.shtml

百度發內部信解釋魏則西事件,並表示要背負應有責任
i黑馬 i黑馬

百度發內部信解釋魏則西事件,並表示要背負應有責任

百度稱,打擊虛假醫療的決心不會變,要去背負國家、行業本該履行的監管責任。

i黑馬訊 5月3日消息,今日,百度通過內網發布題目為《砥礪風雨堅守使命》的文章,對“魏則西事件”做出了內部說明。

百度方面首先對魏則西事件做了說明。百度稱,此前有媒體以獨家授權發布的魏則西父母的聲明不實,百度在魏則西事件發生後曾聯系過魏則西父母,而且有錄音為證。

此外,百度稱,歡迎國家部委監督,並會配合相關部門一起治理線下違規醫院。

百度表示,為此百度發布聲明稱打擊虛假醫療的決心不會變,高門檻、嚴審核是百度推廣長期持續的機制。

“我們不會因為’問題醫院’的抱團抵制而放寬要求,更不會與任何一家不合資質要求的的醫療機構進行合作。”

“搜索就像一面鏡子,照見的是整個真實世界。”

最後,百度表明了自己的決心。

“當我們一起努力去建設一個好的世界,打擊惡的,就會得到一個好的搜索。今天我們作為一家優秀的企業,需要去背負國家、行業本該履行的監管責任。”

百度內部信《砥礪風雨堅守使命》全文如下:

可能從來沒有一個五一假期讓百度人過得如此揪心甚至委屈。我們一直引以為豪的公司,忽然間在微博、知乎、微信等社交媒體上,被一場浩浩蕩蕩的輿論討伐推上了風口浪尖,也許你和小編一樣,面對來自自己親人、朋友以及陌生網友的詢問、質疑甚至責難,百口莫辯、言不盡意。

4月12日,年僅21歲的大學生魏則西,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而離世。他曾在西安的一家醫院先後接受了4次化療和25次放療,但是效果並不理想。魏則西父母並未就此放棄,在北京某腫瘤醫院醫師的推薦下,通過央視和百度了解“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後,魏則西父母先行前往考察,並被該醫院李姓醫生告知可治療,於是魏則西開始了在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先後4次的治療,花費了二十多萬醫療費後未見好轉。後來他又經過了其他多家醫院的治療,最後不幸離世。

4月底,網友找出魏則西在2016年2月26日一則知乎問答,將百度搜索和百度推廣推上風口浪尖。4月28日,百度通過“百度推廣”微博賬號中對此事做出回應,對逝者以慰問,並調查醫院資質。4月30日,各路自媒體大V和媒體紛紛撰文。5月1日,百度推廣再度發聲,表示第一時間向發證單位及武警總部主管該院的相關部門遞交審查申請函,希望相關部門能對其治療效果及內部管理問題立即展開調查,並全力支持魏則西家屬維權。5月2日,該門診被關停,更多媒體報道爆出莆田系承包科室和民營醫院虛假宣傳各種亂象。5月2日晚,中央網信辦負責人發表講話宣布成立聯合調查組,我們宣布歡迎調查並將積極配合,厘清事實真相。

和每一個普通人一樣,我們為年輕的生命難過,因此我們在了解情況後的第一時間就致電了則西的父母,這里有一個需要鄭重澄清的事實,源自一篇媒體報道——5月1日22點某網站所謂的獨家授權報道里,聲稱采訪了魏則西的父母,“事實上,百度從未與他們聯系過”。

幸而我們打電話的小風同學留下了通話記錄,這段通話發生在4月28日13:26分,時長為13分53秒,手機尾號為8723。在電話溝通中,小風慰問了魏父,在電話中魏父也講述了則西治病的艱辛過程,以及其兒子對生命的熱愛與堅韌。

為了不讓逝者家屬重複悲傷,小風沒有公開更多通話信息,然而卻被指責“魏父說百度沒打過電話,百度在撒謊!”這讓堂堂七尺男兒的他輾轉反側——本是替公司表達真誠的慰問,卻使公司成了被懷疑的對象,這份委屈讓人震驚且憤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我們歡迎各方指正,但是也絕對不允許扭曲事實!

這三天里,我們還在積極申請、配合國家的監督管理。

北京武警二院,全稱為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這是一所三級甲等綜合性醫院,同時是北京市首批基本醫療保險定點醫院。這家資質齊全、公立三甲的醫院此前也曾被央視多次正面報道。但如媒體調查爆出,他們的這一科室卻被發現承包給了“莆田系”。

2015年初,百度就曾加大整治力度並下線違規醫院,引發民營醫院群體“莆田系”的強烈反彈和聯合抵制。為此百度發布聲明稱打擊虛假醫療的決心不會變,高門檻、嚴審核是百度推廣長期持續的機制,“我們不會因為’問題醫院’的抱團抵制而放寬要求,更不會與任何一家不合資質要求的的醫療機構進行合作。”

百度不斷的把審核流程升級的更嚴格,但為什麽這些醫院就能證照齊全?療法就能國家合法審批?要知道,百度做了最大的“雷達系統”,打擊非法醫療機構,僅在2015年就拒絕醫療虛假推廣3000萬個,拒絕不良賬戶438,300個,判罰的違規消費金額達到了466,512,966.99元。百度從來沒有僅以給錢的多少作為排位的標準,在社會責任和商業推廣的道路上,始終未曾松懈。不但如此,我們始終和廣大網友站在一起,不斷加強加嚴審核流程,該整改整改,該拒絕拒絕,我們不會因商業利益喪失企業良心,這點毋庸置疑。

搜索就像一面鏡子,照見的是整個真實世界。當我們一起努力去建設一個好的世界,打擊惡的,就會得到一個好的搜索。今天我們作為一家優秀的企業,需要去背負國家、行業本該履行的監管責任。這是社會對我們的期待,因為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我們無意也不會逃避這份責任,正如我們自知做的還不夠好,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這也是為什麽我們這四萬多人每天還在努力工作的動力。在每個嶄新的今天,我們繼續用心上班,獨立思考,修煉內功,不斷提升自己,找出產品體驗和服務品質上的不足之處,把我們的產品打磨地更好、讓我們的用戶更滿意,就是對外界最好的回應。

百度 內部信 責任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百度 內部 解釋 魏則 則西 事件 表示 背負 應有 責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4522

深度!起底“魏則西事件”背後的莆田系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6/0502/155521.shtml

深度!起底“魏則西事件”背後的莆田系
葉靜 葉靜

深度!起底“魏則西事件”背後的莆田系

這是迄今為止有關莆田系這一群體最全面、最深入的一次報道。

文 | 葉靜 編輯 | 劉建強

黑馬說:隨著大學生魏則西的逝去,百度的醫療原罪再次被大眾口誅筆伐。而潛伏在事件背後的莆田系也被推至風口浪尖,據騰訊科技報道,此次事件的涉事公司柯萊遜背後老板正是莆田人士陳新賢和陳新喜兄弟。而2013年,創業家&i黑馬深入莆田,揭秘了莆田系這個中國醫療史上這個最獨特的群體。這也是迄今為止有關這一群體最全面、最深入的一次報道。(註:原文發布於2014年3月。)

“所有莆田的醫療機構的朋友,沒有一個是學醫的,也不會看病,但是他們發展了民間醫療的事業。”自從與“莆田系”成立“中國醫健聯盟”,對這些“貼性病小廣告”起家的盟友,地產商馮侖不止一次公開贊嘆。

盡管馮侖發現的不是新大陸,盡管他的故事先抑後揚,但他的盟友們未必願意被如此渲染——本來從公開資料里,已經很難找到“新安國際”、“華美美萊”、“美聯臣”、“寶島婦產”、“瑪麗婦嬰”與莆田有什麽關系了。

無論是在國外註冊公司變換身份,還是斥巨資建立高端專科乃至三甲醫院,都顯示出“莆系”為以新面目示人做出的努力。當卓朝陽(安琪兒醫療控股集團董事長)以莆系“第三代”自許的時候,他或多或少有劃清界限的意思。

確實不堪回首。從旅館遊醫到進入公立醫院承包科室,再到自建專科醫院,30年間,莆系積聚了巨量財富,也留下了難以洗刷的汙名。對莆系中誌存高遠者而言,忘記過去意味著重生。

不過,與15年前被王海打假一擊即潰相比,莆系的中堅人物已為這一群體建立起了相當堅固的壁壘:創辦高端品牌的連鎖醫療機構,建立大型三甲醫院,獲得JCI認證(世界公認的醫療服務最高標準認證),得到主流資本的註資。事實上,無論你走入和美婦兒還是安琪兒婦產,即便有人不斷提醒這是莆田人開的醫院,也不會影響你對它做出的判斷。

創辦了莆系第一家三甲醫院的詹國團,15歲(1979年)即開始了遊醫生涯。“當初我為了填飽肚子當然什麽事情都能做出來。九幾年我成為中國的億萬富豪,我就算有錢的人,到現在我是有事業的人。”

那麽,據說擁有中國民營醫療大半以上資本的莆系,事業可以做多大?

前面有看上去正在深入的醫療體制改革,後面有緊追不舍的風險投資、地產公司,似乎莆系進入主流的大幕已經拉開。且不論公立醫院改制所涉利益重大其可行性幾何,即使醫療市場全面開放,多年來局限於經營男科、婦產、整形等專科的莆系,如何與外資機構抗衡?

繼續在上述技術壁壘低、風險小、市場需求旺盛、成本回收快的領域提供高端甚至奢侈服務,賺取高額利潤,是莆系可見的未來。

目前,在莆田,公認的三大家族是:詹氏(以詹國團家族為代表)、林氏(以林誌忠為代表)、陳氏(以陳金秀為代表)。在近三十年的時間里,莆田人締造了一個龐大的民營醫療王國。

640223

最後,感謝詹國團先生通過創業家&i黑馬第一次講述他所親歷的莆系30年變遷史。找到他,很不容易。

莆田系“帶頭大哥”詹國團:我這三十年

口述 | 詹國團

遊 醫

莆田人做醫療,我叔叔他們是最老的一代。

他們最早就是跑江湖賣藝,賣跌打損傷膏藥。晚上到村里,點一個電燈,變魔術、打拳、耍猴子,引全村的人都來看,然後賣膏藥。

1979年,我15歲,父親去世,我就也跟著叔叔們出來做。一個親叔叔,一個堂叔。那時候他們已經拿到了衛生工作者協會的證件,開始在旅館里治療皮膚病。拿到這個證件很難,全莆田也只有十個八個。但它只在當地有效,我們要跑到外地去,就必須有外地衛生機構的許可。有的地方批了,就合法,不批的地方,就不合法,但是不可能你不批我就不做,不批我也照樣做,在電線桿上做廣告。當時中國正在變革時期,這麽做確實有不合法的因素,但時間不是很長。

1979年到1990年這段時間是最苦的。我們全國都走遍了,最南的地方跑到海南島,最北的地方跑到哈爾濱、木蘭、佳木斯、齊齊哈爾。少的時候五六個人,多的話有十幾個,都是家族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兄弟、堂兄弟。坐火車,我們三個人一個座位,一個人在上面睡,兩個人鋪幾張報紙,趴在座位下面睡。到一個地方,住旅館,貼電線桿。政府不抓,做一年兩年也有,政府抓,幾天就被趕走了也有。治皮膚病的藥膏,是在公立醫院配的。我們也會跟新華書店里治皮膚病的書學,都比較規矩,3克就是3克,2克就是2克,但為了見效會多放一點。

一般我們都住在車站對面,因為那里人流量最大,有很多來看病的。那時候劉永好正在賣飼料,我們曾經跟他的經銷商住在同一個旅館里。我們包了一間房給人家看病,他包一間房賣飼料。

那時候一年能賺幾千塊錢。70年代末 80年代初,一年能賺幾千塊錢是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我是這個行業里第一個做電視廣告的人。八幾年,還是租旅館、貼電線桿的時候,我就做了電視廣告。當時做電視廣告、廣播電臺廣告,就有了好像代表政府一樣的公信力,這個道理傻瓜都知道。但貼電線桿只是自己刷刷寫寫,沒有多少本錢,做電視成本高啊。我覺得你投的越多回報不就越多嗎?公信力不就越高嗎?但拿這個錢去做這個廣告,要有勇氣。當初也不便宜,我一天能賺多少錢?早期在旅館里幾十塊錢、一百多塊錢一天就不得了了,一下子拿幾百塊、上千塊做電視廣告,到底這個錢能不能收回來?那我就有這個膽量,敢去做電視廣告。

第一個電視廣告是在連雲港電視臺做的,電視連續劇的插播,一千多塊錢,相當於當時我十幾天的收入。到處貼電線桿,累得半死,一天也來不了幾個人,稀稀拉拉的,做了電視廣告,人就排隊了,看不完了。電視連續劇在最關鍵的時候停下來,播廣告,就不得了了。

我第一個去冒這個險,嘗到了甜頭。真正我們賺錢還得靠廣告。莆田醫療能活到今天,更多的還是靠商業炒作,靠媒體。因此媒體也可愛又可恨,因為好的也是媒體說的,不好也是媒體說的。

院中院

從旅館走到公立醫院去承包科室,我是第一個。

遊醫走江湖,有江湖的一套規矩,就是師傅帶徒弟。1985、86年,我就開始跑到公立醫院去做。我們在莆田註冊公司,以公司的名義跟醫院里簽科室承包合同。

從貼電線桿到公立醫院,就是從不合法到合法,這個我比別人先走一步。在旅館里做,一抓不就不合法嗎?我跟公立醫院合作,就不存在合法不合法——用公立醫院的牌子、公立醫院的醫生,所有的檢查設備、化驗設備都是公立醫院的,我只是承包嘛,不是我老板來看病。當時中國正在改革開放,在變革,什麽都要改革開放,國家也沒有規定說醫院里不能承包科室。

我們最早也是承包皮膚科的比較多。因為皮膚科不動手術,一般都是藥膏藥水塗一塗,要麽吃點藥,也不需要其它科室輔助,也不需要其它設備。而且皮膚科在公立醫院里本身是很小的科,不賺錢,那不就是一個負擔嗎?而我承包這個科室,固定每年給醫院多少錢,科室的醫生也給我,醫院里不發薪,我來付薪水,我是老板嘛。

這個醫院的醫生如果不夠水平,我就高價聘請其它地方退休的知名醫生過來。我們找報社做廣告,采訪什麽什麽有名的專家,宣傳什麽設備先進,打出去公立醫院的牌子,可想而知,對老百姓有公信力,都跑到公立醫院來看病了。

哪個新聞媒體廣告效果比較好,我們就加大力度投,如果不好就取消掉。因為每個病人來我們會問他一下怎麽知道我們的,一個月一統計,就很明了了。做任何事情,要善於去總結,你一總結不就出來了嗎?傻瓜都稀里糊塗做,自己的錢花出去,都不明白死在哪里不是傻瓜嗎?聰明的人錢花出去會達到效果,效果從哪來?從數據來,就這麽簡單。

因為有這樣的商業操作,只要醫院里能給我們莆田人承包的,我們都敢承包。承包費一年幾十萬,也有上百萬的,不一定,一個月一付。

跟公立醫院合作,搞好關系,不就了解醫院了嘛。我們發現公立醫院買不起設備, 買不起CT、彩超。改革開放初期國家也很窮,比如一個地區有五六家大的醫療機構,不可能五六家都買CT,只能給一兩家,大多數都沒有。我們跟院長關系比較好,他也希望買這臺設備,打報告要錢,結果政府沒有錢,而我有錢,買了這臺CT,就這樣合作起來,跟醫院分紅。開始是訂8年合同,前面4年二八分成,後面4年是四六,我占多它占少。過了8年,這臺設備就送給醫院了。

大概1990年左右,就幹脆投設備比較多了,前面是承包科室比較多。我自己還跟中科院聯合開發過激光機,治療前列腺肥大的,代替手術。我出錢中科院出技術,然後一部分賣到外面,一部分我拿到全國各地醫院去投資。

賣這個設備也很賺錢。本錢加上工錢,投資大概三五萬,在市場里可以賣到二十幾萬,大家分成,太暴利了。我們內部買大概10萬、8萬,我出錢開發的,肯定要便宜一點。

後來投資的設備種類就多了,有檢查的,有治療的,根據醫院的需要。不同的設備,不同的合作分紅方法。

投設備為什麽成功呢?打個比方講,我在10家公立醫院投資了彩超,每家醫院都只是給自己的病人做。我們這些經營的人腦子比較好,到其它小醫院,跟那些醫生和專家搞好關系,你介紹一個人到我這邊做彩超,我給你5塊錢。你在這兒上班一天才10塊錢,介紹一個人5塊錢,何樂而不為呢,這個設備又這麽先進這麽好?就變成我一臺設備投了很多家醫院。原來三四年才能收回本錢,我通過其它醫院的介紹一年不就收回本錢了?這臺設備賣給公立醫院比如200萬,我不要回扣,他120萬就賣給我。等到醫院看到我收回200萬,我已經賺80萬了。

1990年我去北京,打拼了3年,1993年 我就買了淩誌400,大哥大一部3萬多塊錢,,BP機4千多塊錢。開著車在長安街,派頭覺得很好。我的身家當時大概有1千萬左右。我在首都呆了10年,這是發展最快的時候,到1999年,我在全國已經有幾百家合作的公立醫院。

當初我把總部放在北京,那是政治大於經濟。我在全國做生意,各地的院長來北京開會,我好接待嘛。然後北京的中國中醫研究院,301醫院,不是在全國很有名嗎,我們在北京搞關系,把這些專家請下去,進行商業運作。1999年以後,都市場化了,商業的中心已經移到上海,在首都沒有什麽優勢,因此我把北京交給我弟弟看管,把總部搬到上海,同時我在香港設立了海外總部。

香港這個機構是免稅的,可以通過它抵稅。在香港註冊公司到國內投資,我也是第一個。我做了大家看著好,都跑到香港註冊什麽國際公司(i黑馬按:現在流行的註冊地是新加坡、加拿大等地)。應該講,到今天為止,我一直引領著整個行業的發展。因此這麽多搞醫的人,對我都很尊重。

出 國

應該講,沒有王海來打擊我,我也拿不到新加坡的PR(永久居留),不會去建新安國際醫院。從現在來看,我應該感謝王海。

我們跟公立醫院合作,用他們的醫生,從北京、上海請更高級的專家來,給醫院裝裝門面、打打廣告,讓更多的人來看病。他們就說你是假的。這個一報道出來,全國報紙都登了。有做假嗎?我自己最清楚,上面登這個假、那個假,其實根本沒有。你阿團一個人,這麽多輿論都攻擊你,你能心安理得睡得穩嗎?那時候我已經完成原始積累了,當然要考慮移民。

第一我們為了下一代,送到國外去學習,未來國際化。其二也是保平安,如果歡迎我回來我還是回來,如果有問題我就拜拜了在國外了。但更主要的還是為了孩子。我不會跑路,到現在我不還是在國內做得好好的。

我最早想移去澳大利亞。我在香港有總部,就通過香港一個專業移民機構辦理澳大利亞移民。後來批下來我老婆不去,因為她怕到澳洲要住“移民監”。我打聽了一下,新加坡不用住“移民監”,就辦了新加坡投資移民。1999年到2003年,我在國外走。那時候政府就不允許在公立醫院里建立院中院了,都給清除出來了,然後允許你私人辦醫院了。我們這幫人已經完成了原始積累,賺到了第一桶金,大家就都做民營醫院。我弟弟也在做,我的部下也在做,其他人也在做,我不做不代表莆田人不做。起初辦一家兩家,賺到錢了就再投,一直這樣滾動,才變成現在這麽多大中小型醫院遍布全國各地。

但是,我在國外走,更多地看到了中國的未來。1999年,我第一次去了美國。我們只聽新聞里說美國是紙老虎,去了才知道中國確實跟美國差距太大。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比利時、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韓國,這些發達的國家我都去過,一邊遊山玩水,一邊考察當地的公立醫院、私立醫院是怎麽發展的,考察他們的辦醫政策是怎麽樣的。我那時候就知道我們未來的醫療肯定要跟國際接軌,中國未來的發展跟國外一樣,因此我才會回來。如果當初我不去國外,只沈醉於在中國賺錢,我哪里有這個智慧?

三甲醫院

我那時候也在考慮,我們一生應該給社會留下什麽東西,給下一代留下什麽東西。所以2003年,我決定回來做三級甲等醫院。那年我39歲。

當時我們考察了東莞、深圳,還有寧波、蘇州、福州、嘉興,最後選擇了嘉興。首先是當地政府支持。是一個新的開發區,大概有三四十萬人口,沒有一個三級甲等醫院,只有衛生院。其二我集團就在上海,比較近。其三就是區位優勢。

新安國際醫院(創業家&i黑馬按:商務部和衛生部批準的首家民營綜合性國際醫院)。2005年動工,2009年開業,到現在我投資不到2億美金,大概10億人民幣。人家出過30億人民幣,我不賣。因為你建一家三級甲等醫院,講心里話,我的壽命都起碼折了5年。

做這麽大的醫療機構,我請了上千號人。我不可能開業當天去請人啊,起碼提前一年半年把這些人請到,都是公立醫院里我高價挖過來的。我推後半年開業,一個月工資都要幾百萬。錢還是小事,上千號人看不到開業的預期,人心都不穩,你做老板會不會頭大?吃不好睡不好。醫院開業要有很多驗收,不像五星級酒店住進來不滿意就不住,治病救人的地方開業可不得了。這是特殊行業,船大確實頭都大。

當時預期是4年持平,現在的情況是2014年會達到盈虧平衡,前面大概虧了兩億多,大概要十六七年才能收回成本。這是我投資最大、最虧錢的項目。

那時候大家都在做專科醫院,我在國外看到的東西跟別人不一樣,最後做出來的作品也不一樣。我的家人、我弟弟、我叔叔,所有我的部下,當初沒有一個贊成的。事實證明,10年前我做的新安國際醫院,給我們行業爭了臉,不然你說莆田人都辦了幾千家醫院,沒有一家三級甲等醫院。我不就給莆田人爭了面子嗎?這就是我驕傲的地方。

有這樣的經歷,我才在這個圈子里有這個地位,我們同行業的人,隨便去問一個,沒有人不知道詹國團。我為什麽不接受媒體采訪呢?中國人,人怕出名豬怕壯,你本來是農民,你自己給提高起來,自己不認清自己就會失敗。我一直認為我是農民,先做好我自己,才能為我家人、為我周邊的人做貢獻。

我從醫療上賺到了第一桶金,我再辦這麽大的機構,第一我要回報社會,第二我要為自己留點什麽。因為人會死啊,新安會死嗎?新安永遠是詹國團辦的,無論誰經營都會記載著這是詹國團辦的。

人每個時期的想法都不一樣。當初我15歲、父親去世的時候,我為了填飽肚子當然什麽事情都能做出來。九幾年我成為中國的億萬富豪,我就算有錢的人,到現在我是有事業的人,跟錢就不搭界了。我能為社會做點什麽,為行業做點什麽,這跟錢不搭界了。這需要突破,就要多看書,多出去走,多去跟高人打交道,充實自己。你的想法也就不一樣,結果也就不一樣。然後這個事業在那兒,今天不賺錢不代表明天不賺錢啊。

莆 系

莆系醫療第一代里,我叔叔六七十歲,退休十幾年了,最近幾年在家里蓋媽祖廟。第一代留下來能夠在醫療上面做的大的,為數真的不多,包括陳金秀(西紅柿集團創始人),林誌忠(博愛集團創始人)。

卓朝陽講的“三代”莆系其實是不對的,哪里有三代,我兒子也沒有做啊?應該是兩代。

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看到第二代在規模、想法和實力上超越第一代的。卓朝陽,婦產醫院搞了幾家,效益是可以的,但規模不是很大,還有北京的林玉明,實際上都不可能跟陳金秀、林誌忠抗衡,還沒有能超越他們兩個的。即便有資本進去,還是借別人的錢把事業做大,陳金秀、林誌忠沒有資本進來也做得很大,效益很好。這兩個人在行業里還是不可撼動的。

莆系里也分派系。原來跟著我就是我的派系,原來跟著他就是他的派系。我在這個行業里影響這麽大,是因為我的派系最大,我的部下最多。所以我參股也最多,這個也投,那個也投。但不同派系之間,我不可能把錢投給陳金秀,陳金秀也不會投給我。

三個人里,我跟陳金秀的派系大,林誌的派系最少,只有他們的兄弟,沒有其他人。他賺的錢也排在第三位。

我帶出來的人很多,人名我就不講了。中國民營醫院里的老板,我不是錢最多的,但我敢講我帶的老板有錢的人最多。起初跟我出來一起做的嘛,做著做著有錢了,也自己做了。我手下的億萬富豪、千萬富豪、百萬富豪太多了,這是我最自豪的地方,不但我自己做好了,還帶動身邊的部下大家都做好了。

林玉明: 品牌是民營醫院必然要走的路

高起點

2002 年以前,我主要在山西銷售醫療設備,當時就感覺公立醫院對婦產科重視程度不夠,床位很緊張,有的病人還住在走廊里。如果我們能提供更好的服務,更加人性化,應該有很好的市場前景。

但當時大家都看好綜合性醫療(《創業家》按:這里指由幾個不同科室組合而成),都做小綜合醫院,我提出做專科醫院,大家都不理解。而且那麽多可選擇的科室不開,為什麽單獨選擇一個專業性特別強的?所以我們集團的人都反對,包括我的兄弟也反對。

第一家婦產醫院建在山西太原。房子是粉紅色的,醫院里有人彈鋼琴,像賓館,服務也很人性化,很受時尚年輕女性的喜愛。當時,辦這樣一個醫院大概要一兩千萬,基本上把我全部積蓄,還加上跟別人借的錢都投了進去。創業初期很艱苦,開業遇上非典,工資都發不出。後來,我們醫院經營不斷創新,客戶也越來越多,在當地有了很好的口碑。兩年後,投資就收回來了。

第二年,我們開始在重慶、武漢、天津等地擴張,與太原一樣,都叫“現代女子”。我的想法是在全國每一個地方都開一家。2008年,在資本進入前,我們已有8家醫院,基本都是兩年實現贏利。

第一家醫院創辦後,全國各地很多人都來參觀,有人開始模仿、冒牌。我們想保護,但有時力不從心。而且模仿者里有的還是朋友,不好打官司也不好罵,所以特別難受。我一直呼籲民營醫院一定要有自己的內涵,一定要提升管理,不要一味模仿。現在這種仿冒情況還存在,最近寶島醫院,就被人連LOGO都不改地仿冒。

莆系抱團,但抱團是指信息共享。抱團不等於不競爭,但不是惡性競爭。特別是前幾年,市場不規範,不正當競爭,搶地盤,吵架、打架的特別多。成立聯盟也是規範的意思。我一般不愛吵,愛模仿模仿,我的思路跟他們不一樣。你模仿我,我超越你,讓你永遠模仿不了。核心的東西不是好模仿的。

做高端品牌

民營醫院最大的問題就是口碑比較差,誠信有問題。這麽多年,我總把誠信放在第一位。第二位就是專家隊伍。我們對專家、技術非常重視,我們北京的專家隊伍,在搞婦科的民營醫院里是最強大的。第三,服務也很重要,要重視顧客感受,我們基本上采用酒店式的服務模式。第四,我們還通過JCI認證,保證醫療服務體系的品質。

創辦現代女子醫院時,國家對民營醫院管理特別嚴,我們沒有進入醫保(林玉明的助理稱,目前現代女子系醫院均已進入當地醫保),專家和醫生都很難請。我們最初的團隊,一是退休專家,二是廠礦醫院里出來的醫生,還有一些是剛從學校畢業的。

“現代女子”定位於中端,現在我們的“和美”品牌定位在高端。這個變化是適應社會發展需求及國家政策走向,目前北京、上海等地都在鼓勵高端醫療。在北京,我一個醫院(指和美婦兒)的投入要一億多,七八年才能收回成本。

這個沈澱的過程,非常痛苦。以前民營醫院通過廣告,能夠馬上上一個軌道,很快收回成本。我現在不一樣,沒有打廣告(《創業家》按:此處僅指和美婦兒,現代女子等仍有廣告投入)。理論上,創品牌跟做廣告不矛盾, 但廣告成本很大,往往一打廣告,就著急了,這個肯定不行。創品牌這條路,是非常艱難的。我要通過內部管理體系,通過對人才的培養,不斷沈澱。設備可以模仿,房子可以模仿,但是內在的管理體系,專家、服務體系,很難模仿。這個投入很大,回報很慢,但是有口碑的東西做起來,錢自然而然就來了。

品牌是民營醫院必然要走的路,不跟資本結合很難做出品牌。不能再靠虛假廣告走過去的老路,說難聽一點就是騙人。

與資本結合

在莆田醫療里,我有很多創新。第一個是開辦女子醫院專科連鎖;第二個是跟資本結合。應該來說,是比較超前的。引進資本時,我們有幾個想法 :一是通過外力來推動內部變革,讓自己更加健康;二是通過外力來推動行業發展。資本進來前,我們有8家醫院,現在有 30 家,從數量上來說是全國最大的專科連鎖機構。

資本進來,需要財務規範、管理規範。不規範的話,人家給你投錢,錢跑到哪里都不知道。一些人完全靠廣告,然後騙人,過度醫療,那投資者給你投資,不就是跟你一夥了?但規範的成本非常高。莆系里跟資本結合的還不是很多,一些是條件沒達到,一些是沒有意識,因為日子過得也很滋潤。現在,還是依靠短期行為的話,說嚴重一點,死路一條。

我是1969年生人,應該來說我算莆系第二代。我一出來就比較創新,對品牌比較重視,起點不一樣。目前莆系里,詹國團是做三甲醫院,通過土地跟醫院結合的模式來發展;我這邊做特色專科醫院,以數量來發展;林誌忠也有自己的特色。

莆系,以前大家不看好,口碑很差,這兩年是一個難得的調整機會,國家政策比較支持。

現在很多大公司都要進入醫療市場。我看好莆系醫院的未來,它更貼近市場,更了解中國。

卓朝陽: 我要顛覆和超越過去的莆系

口述 | 安琪兒醫療創始人 卓朝陽

為什麽做產科安琪兒怎麽做

安琪兒不是我的第一個。

我從四川大學畢業後,從事過一些醫療健康事業。但那只是在試水,經營幾年後覺得不是我想要的:能賺錢,但是得不到大家的認可,也得不到人家的尊重。我要做的就是今天的安琪兒,要得到四個認可:政府認可、同行認可、客戶認可、員工認可。

以前做綜合醫院,沒辦法做大做強,因為PK不過公立醫院。你只能做公立醫院里頭比較弱的那一塊,只能去做專科。

為什麽選產科?產科是醫療行業里頭最朝陽的,因為中國人講究傳宗接代。你說結婚為了什麽,為了下一代沒錯吧?拍個婚紗照花十萬八萬,辦個宴席花幾十萬,出去度蜜月花幾萬,那生個小孩花三五萬難道不應該嗎?我們要做婦產醫院里面最高端的。特別是80後和90後這些小孩,未來中國會迎來第三次、第四次生育高潮,這是上天賜予我們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又宣布“單獨”可以生二胎,很高興。

2007年,我創辦了安琪兒醫療控股集團。2008年10月,我們第一家婦產醫院成都安琪兒誕生。我把安琪兒當成自己的小孩,從懷孕開始到出生,到未來用心去撫養他,讓他茁壯成長,任何人都不能去傷害他。

安琪兒怎麽做

做一個好醫院的困難,在於資金、經驗、人才和模式。

前面幾年試水,我積累了經驗,鍛煉了團隊。2007年後,我把對運營非常重要的核心團隊引入安琪兒。現在,我不缺資金、不缺經驗,最缺頂尖醫療人才。我們建立這個醫健聯盟,希望未來能把這麽多家的醫療資源捆綁在一起。而且,醫健聯盟已經有這麽多家醫院,未來我們能不能去收購一家醫學院或者與一家醫學院合作?

上一代的醫院,品牌不統一,模式不統一,標準不統一。現在我們從建院開始就要達到JCI認證標準,每家醫院以這個標準去複制。借用一個大學校長的話,光有大樓是不行的,要有大師。醫院蓋得再漂亮,修得跟園林似的,沒有用,一定要有人才。所以我們要建一個醫院用的房子,而不是建一個房子做醫院。它是從JCI這個根里頭生起來的。每一家醫院幾乎都用了兩年的時間精心打造,從硬件、環境到服務流程,全部跟以前的醫院不一樣。

從2008年建安琪兒到現在,五年時間,我們在成都、昆明、西安、重慶等四個城市做了六家醫院,有的已經開業,有的正在建設之中。

2010年,在鼎暉資本進來前,我把以前的醫院都賣掉了,只留下安琪兒。我們第一輪引入了鼎暉創投和清科,2013年聖誕節,我們又引進了紅杉資本。

做前面那些醫院時,我不知道未來會走向何方,做安琪兒,我知道未來走向何方。引入基金,是為了規範企業,讓機構來約束我。機構進來,未來肯定要做IPO。我帶著我的團隊,一起朝著那個目標去做。

超越莆系

我為什麽做醫療?圈子決定命運。

首先,感謝上一輩遺留下這樣一個行業。任何一個行業,它原始積累時,都不是很規範。80年代的人出來是為了謀生,90年代的人想做自己的事業,2000年後的這代人想做自己的品牌。80年代是莆系1.0版本,90年代是2.0,2000年出來的這代人是3.0,未來如果能上市就是4.0版本了。上一代一些不規範的東西,我們不要去追究,我們講的是未來。

在莆系里頭,卓家是無名小輩。我父親是80年代的創業者,帶著家族里的一些兄弟出來打工謀生,最後變成建築公司的老板。放暑假的時候我跟著我父親,但我不想去當他的接班人。我創業的初始資金是跟父親借的十萬塊,其它是靠兄弟姐妹和朋友。從2001年到2007年,我差不多做了20家醫院,後來賣掉的時候大概值1個億。

現在,安琪兒的核心管理層來自臺灣、香港、美國、泰國等不同地區。既有來自醫學院的博士,也有念過商學院的金融界人士。其中也有我的同學。一個企業,應該用制度去約束人,而不是用家族去管理人;不能任人唯親,應該任人唯賢。

我希望未來安琪兒可以做成百年企業,成為民營醫院的典範。在莆系里頭,不是我一個人在變化,整個莆系人都在變化。我不能評價其他人,我只能評價我自己,我是莆系的一分子,但我要顛覆和超越過去的莆系。

打假第一人王海:九十年代的莆系

1998年,我們在打一種假藥。那種藥在藥店里買不到,不零售,只在一些醫院有賣,必須在那兒就診才給開。我們就安排人去就診,大概派了五六個,結果都有病,性病、淋病、尿道炎什麽的。

我們很害怕,馬上找了好幾家公立醫院去複診,都沒問題。我們就發現了醫療詐騙問題,就開始打醫院。我們開始更多地調查,在合肥、長沙、武漢、北京等五六個城市,跑了二三十家醫院。自調查及向藥監部門舉報後,有他們的內部員工開始爆料,說這些人大部分都來自於福建莆田,什麽詹氏、林氏等幾個家族基本上操縱了這個行業。

我和中央臺一起去了長沙,揭露了這個問題,並向衛生部舉報。衛生部在全國範圍內下文進行整改,但到了地方後的落實情況我們就不知道了。因為調查中我們發現,當時地方衛生部門還是以承包為主,和這些建遊醫有非常密切的利益關系。衛生部和後衛生部聯合發文,表面上看起來聲勢浩大,基本上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並沒有起到實質性的作用。

他們的方法很簡單:通過廣告,把消費者忽悠過來。還有通過醫托,把在正規醫院排隊的人忽悠到他的科室。當時他們大多是承包科室,也有一些承包婦兒中心,婦幼醫院,預防中心。

忽悠來以後,他把沒病的看成有病,有病的過度治療。正常的藥,消費者可以去藥店比價,不好騙,所以他們往往要求你使用醫院的制劑,而且要求把包裝什麽的都留在醫院,下次來的時候拿上次的單子取藥。手法上這是假藥,但這個假藥可能是真藥,比如青黴素,他可以編一個名字,換上包裝,對病人進行欺詐。還有一些假醫療器械,甚“微創手術”,就是在皮膚上拉一個口,因為本來沒病,實際上也沒做手術。

騙錢上有幾個技巧。一是所謂的醫導,你進了醫院後就有一個人形影不離,跟導購一樣,對你不停地洗腦、恐嚇——你這個手術必須得做,立馬簽字、立馬手術,要不然後果很嚴重——不給你獨立思考和尋求親朋好友支援的機會。同時通過醫導跟病人溝通聊天,掌握病人的收入情況,看人下菜單,制定收費方案。一般一次五六百,要十次一個療程才能好,騙個五六千。當時的收入比較低,現在就多了,騙五六萬。

莆系越做越大,是因為我們沒有常識。此外,制度設計也有問題。現在莆系一些人還是在騙,手法上沒什麽太大變化,只不過很多變成了私立醫院;還有一些騙子出國,搖身成了外資企業,聘請一些衛生局的退休官員作為他們的顧問,幫忙疏通關系。他們也收購藥廠,收購媒體,醫院規模越來越大,涉及領域越來越多。當時是以治療皮膚病、性病為主,現在凡是疑難雜癥他都治。不僅僅是莆田系,甚至其他系的騙子也開始這樣了。他們更加隱性化,很明顯要去掉莆系這種痕跡。他們一般註冊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名為什麽醫療公司、管理集團,還有的開始托管一些國有醫院。

莆系這種轉變,是中國特有的悲劇。中國走向市場經濟還有一個漫長的過程,法律有可能不會追究他們的責任。他們應該通過提供正常的醫療服務來獲取利潤,而不是通過詐騙,否則他們的人生也不會得到別人的肯定。

馮侖、劉永好和莆系

只有在春節,分散在全國各地的開醫院的莆田人,才會集體返鄉聚在一起。

年初十淩晨三點,新年的鞭炮聲還未散盡,房地產商馮侖就匆匆從外地趕到莆田。6 個小時後,萬通和新希望合作的210億元地產項目即將在溫州舉行開工典禮,當地政府四大班子均將出席。

上午九點,馮與約定的對象,準時出現在莆田三正半山酒店。會議室的桌簽上,是公眾還很陌生的名字:翁國亮、林玉明、卓朝陽......在莆系內部,這些名字無人不知,他們被視為莆系未來的方向:翁國亮,旗下兩家香港上市公司,一個做醫,一個做藥;林玉明,博生醫療創始人,旗下30多家連鎖品牌醫院,獲鼎暉、建銀的風險投資;卓朝陽,安琪兒婦產創始人,獲鼎暉、紅杉的風險投資......

馮與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相識並不久。2013年7月的一次商務考察,以翁國亮為紐帶,馮侖、劉永好認識了翁的這群同鄉——莆系醫療人。車上馮聊起中國房地產業爆發前夕,他和王石等人發起中城聯盟(中國城市房地產開發商策略聯盟),很多會員抓住了房地產的黃金十年,成為巨頭。這個故事鼓動了所有人,遂有在醫療健康產業做一個類似聯盟的提議。如今,正是醫療健康產業爆發前夕。

3個月後,《國務院關於促進健康服務業發展的若幹意見》發布:1、加快形成多元辦醫格局;2、鼓勵企業、慈善機構、基金會、商業保險機構等以出資新建、參與改制、托管、公辦民營等多種形式投資醫療服務業;3 支持社會資本舉辦非營利性醫療機構、提供基本醫療衛生服務;4、進一步放寬中外合資、合作辦醫條件,逐步擴大具備條件的境外資本設立獨資醫療機構試點。

“這一政策解決了民營機構辦醫的幾大難題。”有20多年醫療產業經驗的翁國亮評價。“遊戲規則越清晰,可操作性越大。”醫健聯盟秘書長蔣濤說。蔣也參與了那次商務考察,並負責聯盟的籌備工作,在他看來,規則出臺後,投資人、實業人都看到了機會。

《意見》發布一個月後,聯盟正式成立。馮侖擔任聯盟主席,劉永好擔任名譽主席,連接莆系醫療資源的翁國亮擔任執行主席,首批14家會員中超過10家是莆系。按照蔣濤的說法,聯盟並不是專為莆系而設,但反映出一個基本事實,目前有發展前途的還是莆系醫院。

現在,馮侖要與聯盟成員就新會員的加入、主席輪值等問題進行探討,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如何實現聯盟的目標——“整合市場、優化資源、規避風險、協同發展”。

一位在場外等候董事長的助理提起了“詹國團”,傳說中的“莆系四大家族”之首,四大家族中,只有詹國團和黃氏家族的代表黃德鋒在場,另外兩大家族的負責人陳金秀 (西紅柿集團創始人)、林誌忠(博愛集團創始人)沒有參與聯盟。

中午12點,閉門會議準時結束。大門打開,通往午宴的路上,馮侖與一位下巴長痦的男人邊走邊聊。後者較之馮侖更顯黑瘦,腰板筆直,系一條深色圍巾,圍巾一角的“H”標誌顯示出他與房地產商許家印對某一品牌的共同愛好。這是一張莆系人人都熟悉的臉。他就是詹國團——莆系醫療模式的開創者。

午宴的主人是莆田市政府。作為各大醫療機構的負責人,莆系是當地政府的重要引資對象。詹國團承諾投資30億元的莆田新安國際醫院正在興建中。

三正半山及聯盟下午的會議地點晉江賓館,正同期接待莆田市兩會代表。莆系里不乏人大代表,如博生醫療創始人林玉明就是現任莆田市人大代表。早在十幾年前,“以詹國團為首的四大家族”為公眾所知前,詹國團就已擔任過一屆福建省人大代表。

莆田市主管衛生的副市長出席了下午的年會。主席臺較上午大了一圈,另外一些傳說中的莆系人物登場 :與詹國團一樣,他們大多黑、瘦,高顴骨、厚嘴唇,一臉嚴肅,步伐很快。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十幾歲就外出闖蕩江湖,但在講普通話的時候,都夾雜著很重的莆田鄉音。他們之間交流,只用莆田話。

與善用媒體宣傳旗下醫院不同,他們自身遠離媒體,並極力隱藏與旗下醫院的關系。這或許是常年半地下生存養成的自我保護方式。

醫健聯盟現有 14 家會員,掌管近千家醫院,近十萬員工,上百億資產。馮侖、劉永好的加入,不僅是生意互補,同時將他們帶入了主流。

年會現場,平安銀行與中國醫健聯盟簽約,給予後者100億元授信。在莆系各家機構的成長史上,能夠獲取銀行資金支持者寥寥。

“100億的授信,對中國醫療健康產業還太少”,名譽主席劉永好在隨後的演講中說,“中國醫療健康產業一年可能幾千億、上萬億的價值,所以這僅僅是個開始。”他帶來了好消息:“某保險公司,手里面有大把大把的錢要投,投哪呢?主要是醫療健康產業。其實很多金融機構都有這樣的目標,但人家要相信你、信得過你,我們以聯盟去對接就沒問題。這就是我們的優勢。我們要成立一個醫健聯盟基金,基金是大家的,主要是鼓勵你、幫助你。基金可以說要多少有多少,可以有一百億、一千億。”在推薦新希望副總裁、新希望旗下私募基金厚生資本合夥人王航時,劉沒忘提及紅杉的沈南鵬:“他是我的好朋友,追著說我要參加、我要參加、我要參加,連著說了三個我要參加......”

對於莆系,沈南鵬並不陌生。紅杉資本在2014年元旦前剛完成了對安琪兒醫院的投資。

聯盟的價值,不止於錢。聯盟成立第二天起,各地政府、企業就陸續表達了合作意願。不到三個月里,聯盟相繼趕赴保定、南寧等多個城市,與各地政府官員座談。

“我們還要組建醫療健康管理公司,建立醫療健康產業園區。”劉永好繼續展望。他透露,距離北京較近的某市,已經與聯盟簽約,提供上千畝地。

“我參與中國醫健聯盟,不是為了學看病,”馮侖說,“而是提供健康、醫療、養生以及相關產業所需要的特殊不動產服務,未來我們會學習了解醫療機構對不動產提出的特殊要求。”

年會後結束後,馮、劉先是趕赴東莊鎮——莆系醫療發源地,繼而趕赴福州,與當地省政府領導見面。年會召開後一個星期,中國政府高級官員來到莆田,考察當地民營醫療機構並和聯盟主要成員座談。據說,醫健聯盟已接受官方智囊機構委托,摸底民營醫院成長情況。

如果有人翻開歷史畫卷,也許會看見,三十多年前,同一間小旅館里,劉永好的經銷商在賣飼料,莆田人在幫人看病。

莆田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深度 起底 魏則 則西 事件 背後 莆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4532

“魏則西事件”撥開中源協和關聯交易迷霧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0230.html

卷入“魏則西事件”之後,引起軒然大波的中源協和收購柯萊遜公司的事項又陷入新的風波之中。這起金額高達15億元的收購,可能涉及關聯交易的重重疑點,正引發業界的高度關註。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梳理資料發現,在中源協和購柯萊遜的過程中,持有柯萊遜100%股權的湖州融源瑞康實業投資合夥企業(下稱“融源瑞康”),成為關聯雙方交易關鍵的一環。2015年12月,中源協和出資1.25億元,參與發起融源瑞康。但僅6天之後,後者就以8.2億元收購了柯萊遜全部股權,中源協和由此成為柯萊遜間接股東。

而在中源協和正式披露收購方案之前,柯萊遜成立的子公司名稱中蹊蹺出現“中源”字樣。對於這樣的信息,中源協和也從未明確披露,這種躲躲閃閃令外界生疑。雖然2016年4月,中源協和將其對融源瑞康的出資份額對外轉讓,但公司副董事長、監事等高管人員,此前已經在擔任柯萊遜法定代表人、董事等職務,令中源協和深深陷入層層關聯交易“旋渦”之中。

中源協收5月5日晚間公告稱,因公司需要時間對非公開發行股份收購柯萊遜的事項進行重新評估。公司股票將繼續停牌。

收購前已間接持股

根據中源協和2016年3月3日披露的發行預案,擬非公開發行股票募資15億元,用於收購融源瑞康所持柯萊遜100%股權。其中,11億元全資收購柯萊遜,剩余4億元用於補充柯萊遜流動資金。

但在該預案中,中源協和始終未提及一個真相:此前雙方已存在關聯關系,收購即構成關聯交易。資料顯示,早在正式披露此項收購之前,中源協和就已經間接持有柯萊遜股權。

事情還要從融源瑞康說起。2105年11月14日,中源協和公告稱,計劃作為劣後級有限合夥人,出資1.25億元,與湖州融瑞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融瑞投資”)、杭州巨鯨財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巨鯨”,代表優先級有限合夥人)、杭州巨鯨財富管理有限公司(代表“鯨品中融並購1號基金”),共同出資設立融源瑞康。

2015年12月1日,浦銀安盛取代杭州巨鯨,成為優先級合夥人,出資7.1億元。後者則通過鯨品中融並購1號基金,出資2.35億元,以中間級合夥人入夥,融瑞投資則出資100萬元,合計共募集資金10.71億元。第二天,融源瑞康正式成立。

作為劣後級合夥人,中源協和以其子公司上海執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執誠生物”)100%股權作為擔保,為浦銀安盛、巨鯨財富的本金以及8.658%、11.38%的預期收益償還支付提供保證。

業內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介紹,在通常情況下,有限合夥基金中的劣後級資金出資人,就是資金的實際使用方。換句話說,中源協和可能才是融源瑞康的實際發起人,也是柯萊遜股權的真正受讓方。從時間點來看,成立融源瑞康,就是為了收購柯萊遜。

2015年12月12日,中源協和發布公告稱,融源瑞康通過股權轉讓的方式,受讓柯萊遜100%股權。但發行方案顯示,此前12月8日,柯萊遜已召開股東會,同意上述股權轉讓方案,此時距離融源瑞康成立僅有6天時間。

今年2月5日,中源協和因籌劃重大事項停牌,3月3日才正式披露了收購柯萊遜100%股權的方案。也許是意識到收購屬於關聯交易,4月12日,中源協和決定將融源瑞康中的1.25億元出資、對應的財產份額,讓給天津萬兆投資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天津萬兆),從而在表面上擺脫了與柯萊遜的關聯關系。

“上市公司參與了並購基金出資,並購基金持有收購對象全部股權,關聯關系已經實質成立,收購構成關聯交易。”廣東環宇京茂律師事務所律師劉華浩向《第一財經日報》分析稱,中源協和轉讓對融源瑞康出資份額,以及對應財產,是在披露收購之後,屬於事後行為,並不能改變關聯交易的性質。

經過一系列騰挪,從股權上看,中源協和表面上擺脫了與柯萊遜的關聯關系,但雙方仍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尤其在董、監、高管理人員層面。

與柯萊遜之間的關聯關系。與收購事項公布前,柯萊遜子公司就冠以“中源”名稱一樣,早在2015年12月,中源協和管理層進入柯萊遜。根據中源協和2015年12月11日披露,當時柯萊遜法定代表人為陳偉。而工商登記資料顯示,2015年12月21日,柯萊遜法定代表人發生變更,由陳偉變更為王輝。在同一天,柯萊遜監事也由武寧變為範冰清。

王輝、範冰清何許人也?

公開資料顯示,二人均來自中源協和,並在該公司擔任高管職務。其中,王輝為公司副董事長,範冰清為公司監事。他們進入柯萊遜的時間,正好是融源瑞康收購後的第13天。

2003年6月至2011年9月,王輝擔任上海執誠生物執行董事,此後一直擔任執誠生物董事長,並持有57.71%的股份。2014年2月25日,中源協和作價8億元,收購上海執誠100%股權,其中王輝獲得4454萬元現金、1702萬股股份的對價。

2015年年報顯示,範冰清從2012年就開始擔任中源協和的職工監事。而執誠生物被收購後,從2015年2月5日開始,王輝開始擔任中源協和董事、副董事長。截至2015年12月底,王輝持有中源協和1702萬股,為第二大股東。

不僅如此,除了柯萊遜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外,王輝還擔任柯萊遜、執誠生物執行董事。由此可見,通過王輝,柯萊遜不僅與執誠生物存在關聯關系,與中源協和同樣存在關聯關系。同時,入夥融源瑞康的過程中,中源協和正是以王輝任執行董事的執誠生物100%股權,為優先級、中間級資金的本金、預期收益提供保證。

面對如此複雜的關聯關系,以及實質的關聯交易,中源協和始終未有公開披露。在3月3日披露的發行方案中,也沒有對此進行說明。

劉華浩認為,融源瑞康出資份額轉讓,對方是否支付對價、完成交割,中源協和副董事長、監事在柯萊遜任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監事,雙方也已構成關聯關系。而關聯交易必須披露。但中源協和的做法,已經涉嫌違反信披規定。

劉華浩稱,中源協和上述行為,主要觸及《上市公司證券發行管理辦法》(下稱《辦法》)相關規定。《辦法》五十一、五十二條規定,上市公司發行證券,應按照證監會規定的程序、內容和格式,編制公開募集證券說明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文件,依法履行信息披露義務;上市公司應當保證投資者及時、充分、公平地獲得法定披露的信息。而第五十三條更是明確要求,使用募集資金收購資產或者股權的,應披露該資產或者股權的基本情況、交易價格、定價依據,以及是否與公司股東或其他關聯人存在利害關系。

“證監會規定的內容,是信披的最低要求,凡對投資者投資決策有重大影響的信息,上市公司都應該充分披露。”劉華浩稱,中源協和與柯萊遜在股權、人員方面均存在關聯關系,但發行方案卻未披露,顯然違反了信披規定。

重估收購

2015年12月8日,融源瑞康受讓柯萊遜100%股權,作價為8.2億元。其中,陳新喜持有的98%股權,轉讓價格為8.08億元,武寧所持2%股權,轉讓價格為1200萬元。

而根據中源協和定增預案,柯萊遜全部股權估值為11億元。同融源瑞康收購價相比,短短三個月溢價率達35.1%以上。但在4月12日,中源協和向天津萬兆受讓融源瑞康的出資份額即對應資產,轉讓金額僅為1.33億元,溢價率只有6%左右。

公開資料顯示,中源協和控股股東為天津開發區德源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德源投資”),德源投資的實際控制人為李德福,其名下還有永泰紅磡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永泰紅磡)等多家企業。接手融源瑞康出資份額的天津萬兆,實際控制人為程東海。有媒體此前曾報道稱,作為天津房地產行業的風雲人物,程東海、李德福名下企業有業務往來。

不過截至目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尚未證實天津萬兆與德源投資、永泰紅磡等存在股權、人員上存在聯系。

從種種跡象來看,當初對融源瑞康的出資,中源協和的目標就明確了,為了收購柯萊遜,並註入上市公司。早在收購事項披露前,柯萊遜的兩家子公司,就均已冠以“中源”名稱。

發行方案顯示,2016年1月29日柯萊遜成立子公司上海中源柯萊遜生物工程有限公司,2月22日又成立了深圳中源柯萊遜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既然如此,中源協和當初為何沒有選擇直接收購柯萊遜,引發發外界猜測。

一方面,一旦柯萊遜註入中源協和,融源瑞康將獲得至少35%的收益。天津萬兆受讓後便唾手而得這部分收益。不過,4月12日披露此事後,中源協和尚未公告進展。天津萬兆是否已支付受讓融源瑞康份額對價、完成交割,尚不得而知。

5月5日,《第一財經日報》就系列問題,以及關聯交易為何沒有披露等,致電中源協和方面,但該公司工作人員稱,當天公司負責人都在參加天津證監局組織的轄區上市公司投資者接待活動,無法回答上述問題。

面對上證所的問詢函,中源協和5月5日晚間公告稱,公司對此非常重視,積極準備相關問題回複,但由於涉及問題複雜、相關事項存在不確定性,且所涉參與方較多等因素,都將對此次發行產生重大不確定性,公司需要時間對非公開發行股份收購柯萊遜事項進行重新評估。

魏則 則西 事件 撥開 中源 協和 關聯 交易 迷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5021

魏則西事件發酵:“莆田系”概念股停牌的停牌 大跌的大跌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09243.html

“魏則西事件”持續發酵,背後的莆田系資本運作逐步浮出水面,相關沾染的上市公司也便被推至風口浪尖。

五一小長假結束後的A股首個交易日,“莆田系”概念股多數下跌,其中中源協和(600645.SH)宣布停牌,和美醫療(01509.HK)、華夏醫療(08143.HK)等均應聲下跌。

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在讀學生魏則西之死最直接劍指的是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下稱“武警二院”)。身患“滑膜肉瘤”的魏則西生前曾在武警二院嘗試進行腫瘤生物免疫療法,但擁有救命稻草般的先進技術,最後證明不過是邪惡的騙局。

而相關消息指出,武警二院腫瘤生物中心已將其業務外包給上海柯萊遜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下稱“柯萊遜”),其核心技術便是“魏則西事件”中的DC-CIK細胞免疫治療法。

這讓計劃全資收購柯萊遜的中源協和也被推至風口浪尖。5月3日早盤,中源協和以“申請停牌對相關事項進行核查”為由進行緊急停牌。中源協和曾於3月3日晚間發布公告稱,擬通過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方式以11億元收購柯萊遜100%股權。而據中源協和12月11日晚間一則參與設立並購基金的公告顯示,柯萊遜實際控制人曾為陳新喜,持股比例為98%。

目前柯萊遜的官方網站已經打不開,顯示“網站維護中”。有媒體報道,從網友保存的截圖可以看到,柯萊遜公司董事長為陳新賢;據莆田系醫療公司知情人士介紹,陳新喜和陳新賢兄弟二人都是莆田系醫療企業中的大老板。

對於中源協和的此次收購,多數投資者建議“退出這筆增發收購”。有市場人士推測,中源協和收購柯萊遜或將有變。

除了A股,莆田系概念股還有港股的和美醫療以及華夏醫療。據了解,和美醫療由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林氏旗下林玉明所創建,2015年7月7日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掛牌上市。5月3日,和美醫療開盤跌逾6%,截至發稿,跌幅為8.18%,報5.5港元/股。

另外,港股上市公司華夏醫療以及萬嘉集團(00401.HK)均為莆田商人翁國亮旗下公司。據了解,翁國亮1964年出生於莆田荔城區黃石鎮清中村,其旗下有惠好醫藥200個連鎖店和華夏醫療集團。其中,華夏醫療今早大跌,截至發稿,跌13.11%,報0.53港元/股。同屬“莆田系”的萬嘉集團則尚未有成交。

據悉莆田系已經主要形成四大家族:陳、詹、林、黃。其中,以“華夏”、“華康”、“華東”等名稱開頭的醫院基本上被陳氏家族所控制;以“博愛”、“仁愛”、“曙光”為名稱的醫院大部分被林氏家族所控制。

以林誌程為法定代表人的廣東博愛醫療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博愛集團”)在其官網介紹中表示,正在積極準備境外上市規劃戰略。未來的上市將會分為三大板塊:以廣州為根據地的海外腫瘤治療的旗艦基地板塊、中高端婦產兒科連鎖醫療集團板塊以及大型綜合性醫療健康城產業集團板塊。

而新加坡上市公司鵬瑞利置地集團(40S.SI)2015年7月公告顯示,其已與博愛集團成立合資企業(鵬瑞利占股40%,博愛集團占股60%),合資企業將用於收購、開發和管理中國境內的醫院及醫療服務機構。外方股東此前曾明確表示,新公司要盡快上市。

除莆田系概念股受到波及以外,A股相關民營醫院和細胞免疫板塊也受到質疑。截至今日早盤收盤,A股中民營醫院概念股國際醫學(000516.SZ)、綠景控股(000502.SZ)均大幅低開;細胞免疫概念也未能幸免,北陸藥業(300016.SZ)、香雪制藥(300147.SZ)開盤也不出所料出現深跌。隨後伴隨著大盤的走強,上述個股也開始有所反彈。

(本報實習生汪家正對本文亦有貢獻)

魏則 則西 事件 發酵 莆田 概念股 概念 停牌 大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5036

武警部隊:高度重視“魏則西事件” 全力配合調查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09584.html

中國軍網記者從武警部隊獲悉,武警部隊對廣受關註的“魏則西事件”高度重視,已組成工作組進駐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有關領導表示,將全力配合國家衛生計生委和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衛生局調查,對發現的問題將依法依紀嚴肅查處,絕不姑息遷就。

武警 部隊 高度 重視 魏則 則西 事件 全力 配合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5049

柯潔將大戰阿法狗;魏則西後百度推廣成本增三倍;VR 成人片出乎意料地火 | 黑馬早報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605/156311.shtml

柯潔將大戰阿法狗;魏則西後百度推廣成本增三倍;VR 成人片出乎意料地火 | 黑馬早報
甄不多 甄不多

柯潔將大戰阿法狗;魏則西後百度推廣成本增三倍;VR 成人片出乎意料地火 | 黑馬早報

還有必要比嗎?alphago每天都飛速進步!

640.webp

——靜靜謹以此圖獻給那些“壓力巨大畢業無期”的創業者們

周日早上好!靜靜突然發現,許多人這輩子唯一能堅持下來的事就是每天給手機充電……你們有木有感同身受?

廢話不多說,下面是早報時間!

1、谷歌與中國圍棋協會達成意向 柯潔或年內戰谷歌AlphaGo

第37屆無錫世界圍棋業余錦標賽在無錫舉行了比賽說明會和抽簽儀式。國家體育總局棋牌運動管理中心黨委書記楊俊安透露:谷歌與中國圍棋協會已經有過幾次接觸,初步達成了年內柯潔和AlphaGo進行“人機終極對決”的意向。

@FollowTheRabbit:還有必要比嗎?alphago每天都飛速進步

@企鵝滴帝國:終於等到你,大棋渣

@鄧__傑:404

2、魏則西事件後百度推廣成本增三倍

盡管魏則西事件暫告一段落,但百度競價排名推廣仍受到影響。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百度競價專員爆料稱,原來競價推廣出價10元能排在左側第一個位置,但5月24日之後,需要出價35元才能排在首頁,推廣成本瞬間增加了3.5倍。

@未落搖曳:美名其曰:阻擋一些沒有資金打廣告的

@碧雲飄雪:魏則西事件告一段落?都沒說出個123來你跟我說告一段落

3、康師傅一季報凈利下降45.8% 快消行業持續低迷

受困於方便面行業的低迷以及其他快消行業不景氣的影響,快消巨頭康師傅控股在近期公布的2016年第一季度業績公告中顯示,凈利出現45.8%的下滑,相比2015年業績增速缺口出現擴大。

@刷微粉:有了送餐APP,很少有人吃方便面了。

@不吃外賣行不行:即使在買泡面的時候,也故意不買康師傅的,我怕地溝油

@Peppa弟弟是喬治:高鐵太快,都不用方便面了

4、VR 成人片大數據:出乎意料地火

業界有人認為,成人產業將是 VR 的未來,雖然我們還不知道這個斷言是否準確,但當 VR 遇上成人內容,確實能夠引起相當一部分人的興趣,甚至,我們還低估了它的威力。最近,外媒公布了一些數據,從這些數據中我們能夠看到,即便 VR 產業目前還沒有成熟,但 VR 成人內容的火熱已經有些讓人出乎意料了。

根據全球最大的成人色情網站 Pornhub 的統計,該網站推出 VR 頻道 2 個月,觀看最多的 VR 成人片的點擊量已經超過 600 萬了,其次為 550 萬,超過 100 萬的影片有接近 30 部。

@哪里的天空不下雨:色情是第一生產力

@Green:明明是意料之中的火

5、微博市值破60億美元創上市以來新高

微博股價周五收盤上漲2.8%至27.54美元,創上市以來新高,市值首次突破60億美元關口。依據此前國際投行發布的分析報告,微博月活用戶價值被嚴重低估,網紅經濟和直播將為其帶來新的增長動力。

@妥妥大kenny:病態增長

@Maxwell_妖:這麽高的市值,連個app狀態欄都弄不好,你們就不能招幾個好點的工程師嗎

6、滴滴出行:已在過半數城市實現盈利

滴滴出行公司負責國際戰略的高級主管李子健周五透露,在該公司運營的 400 座城市里超過一半已經實現盈利。他在《華爾街日報》舉辦的一個科技大會上表示,滴滴出行將 " 很快 " 整體實現盈利。

@fenstone:下雨時瘋狂漲價,當然盈利了

7、余承東:華為將推出支持谷歌Daydream VR的手機

華為終端CEO余承東在近期接受《華爾街日報》采訪時表示,華為正計劃進軍虛擬現實市場,將推出一款基於谷歌Daydream VR的手機。目前尚不清楚華為這款新手機的詳情,但預計這款手機最早將於2016年秋季推出。

@廖峻leo:我更看好微軟或者獨立平臺下的VR,畢竟一旦涉及到大型運算手機必定輸在硬件上。

@journeyH: vr好火

8、上影節賣票系統崩潰?淘票票:流量太大

昨天上午8點,是2016年上海國際電影節影展開票的時刻。然而,官方合作售票平臺淘票票系統卻崩潰了,推遲了一個多小時才售出本屆影展第一張票。有媒體聯系到上影節組委會,對方表示是可能遭受黑客攻擊,已經報警。

@藤藤海溪:黑客專業扛鍋很多年

@李大架子:美其名曰系統崩潰,實際是給黃牛開後門好吧!

9、微博與IMS新媒體合作扶持視頻網紅 未來三年將投資一億

微博與IMS新媒體商業集團聯合宣布,將為網紅經濟公司量身定做扶植和投資計劃。其中,在版權保護方面,IMS將拿出1000萬來為所有的自媒體提供免費版權保護,同時將給予渠道支持,未來3年將出資1億人民幣,扶植視頻網紅的發展。

@薛老濕V:新經濟力量的崛起靠的是所有有眼光的人的支持。

@無人白:呵呵

10、Google無人車學會像人一樣按喇叭了

據 Google 最新的無人車月度報告,現在它的研究團隊正在教 AI 掌握一項新的駕駛技巧—像人一樣用正確的姿勢鳴笛。

Google 在報告中說:我們的目標是教無人車學會像一位有耐心有經驗的司機一樣鳴笛。隨著我們的車變得越來越有經驗,我們還希望它們能夠預測不同情況下其他司機對鳴笛的反應。

@蒍you変壞:谷歌寶寶會開車辣,加油哦!

@hot_mok:這個沒有技術含量,白天在市區,按住不撒手就是了。

@飛奔的蝸牛WEAL:幾年後可能會出現兩輛老無人車模仿老司機對罵

@亭中人:在不允許按喇叭的地方,是否也會像一個守規矩的車主一樣不按喇叭呢?

谷歌 魏則西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柯潔 潔將 大戰 阿法 魏則 則西 西後 百度 推廣 成本 增三 三倍 VR 成人 出乎 意料 地火 黑馬 早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8785

【方舟評論】魏則西條款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8311

2016年7月4日,工商總局發布《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將“推銷商品或者服務的付費搜索廣告”定義為互聯網廣告的一種,規定:互聯網廣告應當具有可識別性,顯著標明“廣告”,使消費者能夠辨明其為廣告;付費搜索廣告應當與自然搜索結果明顯區分。這個辦法將於9月1日施行。

這個條款一錘定音,將付費搜索結果界定為廣告,並要顯著標明為“廣告”。以後,那些搜索引擎將付費搜索結果混在自然搜索結果里面不標註或含含糊糊標註為“推廣”的小動作,就違法了。

這可以稱之為“魏則西條款”,前一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魏則西事件,終於促成了重大的改變。美國有“米拉達法則”,中國有“魏則西條款”,都是一個事件推動了法律進步。

這個條款來得不容易。關於付費搜索結果是否為廣告,本不該有爭議,但在司法實踐上卻一直有爭議。2016年4月,北京高院發布《關於涉及網絡知識產權案件的審理指南》,還規定“搜索引擎服務提供者提供的競價排名服務,屬信息檢索服務”。

競價排名之惡不在於廣告主競價或付費,而在於將付費搜索結果與自然搜索結果混排在一起,給用戶制造付費搜索結果是自然搜索結果的假象,騙取用戶的信任,誤導用戶做出錯誤的決策。

競價排名更可惡的地方在於:第一,如果是為了求醫問藥或在不同品牌之間選擇相宜的商品,而相信付費搜索結果是可靠信息,用戶是要為自己的錯誤決策付出金錢代價的,可能還會選擇錯誤治療手段,貽誤治療時機,危及健康與生命安全;第二,付費搜索結果一般排在最前面幾條與最前面幾頁,這是用戶最可能點開閱讀的,排在後面的自然搜索結果,用戶反而未必會點開。正是這兩條,才令競價排名那麽來錢,讓某些沒有節操的搜索引擎大發不義之財。

現在,工商總局的部門規章終於確認了“魏則西條款”,可謂激濁揚清、正本清源。紙媒通過行業自律在付費廣告與新聞內容之間建立了防火墻,確保了紙媒的公信力。這個規矩,互聯網媒體也應該立起來。付費搜索結果與自然搜索結果混排且排在最前面,微信公眾號泛濫成災的軟文現象,正是這個規矩闕如結出的惡之花。

工商總局的部門規章規定,如果搜索引擎違反“魏則西條款”,將依照廣告法第五十九條第三款的規定予以處罰,即“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責令改正,對廣告發布者處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怎麽執行這個罰則?如果某個搜索引擎被發現有成千上萬條甚至更多的付費搜索結果違反“魏則西條款”,最高十萬元的罰款相對於收入只是九牛一毛,不會有太大的威懾力。建議處罰累加,每一條違反“魏則西條款”的付費搜索結果計一次違法,以這個罰則罰款一次。這樣的威懾力,才能讓互聯網廣告發布者掂量再三,重新撿起已碎了一地的節操。

方舟 評論 魏則 則西 條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65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