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自說自話,別有原因-如煙集團(329)


今日,這家公司宣佈以下消息:


(1) 因中銀國際行使2007年1月大股東所發行的可轉換債券,故大股東的持股量減少175,600,000股,至279,806,000 股股份,佔本公司當時已發行股本約16.82%。中銀國際持股量則相應增加175,600,000股。


因此配售代理中南證券認為,中銀國際之行動導致AbsoluteTarget及Smart Huge持有本公司股權比例之減少,嚴重影響股權架構並對本公司股權及管理控制產生負面影響。因此,配售代理認為,本公司已違反配售協議第5(A)(iii) 條,配售代理可根據配售協議第7(A)(i) 條終止配售。


(2)據公司所稱,因中銀國際之行動產生之股權架構之重大變動,對本公司失去信心,使供股認購不足,而包銷商須認購48,986,888 股股份,金額達4,898,688港元,佔本公司於供股後之已發行股本約1.96%。


(3)配售代理中南證券察覺,自2010年4月至5月,一名執行董事於2010年4月12日獲委任,隨後於2010年5月7日調任非執行董事;2名執行董事及3名非執行董事亦獲委任,董事會組成出現若干變動,將對本公司財務及營運穩定性造成重大壓力。


(4)鑑於以上因素,配售代理有權根據配售協議第7(A)(i) 條終止配售協議。經與配售代理中南證券協商後,本公司與配售代理最終達成協議,將配售規模由250,000,000 港元縮減至75,000,000 港元。除上述修訂者外,配售協議之條款概無任何其他重大變動。


但是因(1)的導致的後果,事實上是不是這樣呢?


關於(2),包銷商為結好證券,及債主中南財務關係緊密,民豐控股(279,前東方紅、恆盛東方、內蒙發展)的包租公、基金管理及股東萊福資本(901)也曾是該公司股東之一。況且在價差的及佣金方面已佔盡先機,成本應較供股價低一點,以今日成交來看,大約10日就可以完全套現,何況購入的股票並不多,供股認購不足比率也低,但是也頗有道理。


關於(3),那位執行董事轉任非執行董事的是繆希先生:

繆先生,61 歲,持有美國哈佛大學法律學院法學博士學位及美國明尼蘇達州St. John’s University 經濟及會計學士學位。彼於一九八二年取得紐約大律師公會認可資格。繆先生分別為美國大律師公會、美國註冊會計師學會及香港董事學會會員。彼於會計及法律方面擁有15 年專業經驗,其中曾擔任紐約凱壽律師事所香港辦事處之律師,其後於紐約偉凱律師事務所香港辦事處出任法律顧問。繆先生亦曾於多家公司出任其他商業和財務諮詢職務,累積約二十年的管理經驗。


繆先生為馬斯葛(136)之獨立非執行董事。彼曾為威利國際控股有限公司(273)、和成國際集團有限公司(651)及中國科技集團(985)有限公司(均為聯交所主板上市公司)之獨立非執行董事,直至彼分別於二零零七年三月、二零零七年四月及二零零七年六月辭任。繆先生亦曾任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上市公司萊福資本投資有限公司(901)之執行董事,直至彼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辭任。繆先生於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獲委任為本公司執行董事。除上文所披露外,繆先生過去三年並無在任何其他香港或海外上市公司出任其他董事職位。


其餘的董事,詳細的不述,只述其任職的公司董事。


程婉雯,43 歲,為廣東省從化市政協委員及一名香港律師。...程女士於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至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期間擔任中策集團有限公司(235)之獨立非執行董事。


鍾育麟,49 歲,... 彼現任萊福資本投資有限公司(901)及明豐珠寶集團有限公司(860)之執行董事,以及漢基控股有限公司(412)及福方集團有限公司(885)之獨立非執行董事,該等公司均為在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上市的公司。


廖廣生,48 歲,現為香港執業會計師,廖先生擔任保利達資產控股有限公司(209)及中國鐵聯傳媒有限公司(745)、辰罡科技有限公司(8131)及PacificCMA, Inc.(其證券先前於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之獨立非執行董事。彼亦曾擔任德發集團國際有限公司(928)之獨立非執行董事。


林聞深,54 歲,現為浩勤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之股東及董事。林先生為英國特許公認會計師公會及香港會計師公會資深會員以及香港證券學會、香港華人會計師公會及香港稅務學會會員。林先生持有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經濟學文學士學位。彼自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四日起一直擔任莊勝百貨集團有限公司(758)之獨立非執行董事,該公司之股份於香港聯交所上市。彼於一九九三年至二零零七年期間為林聞深會計師事務所之東主。彼曾於二零零五年二月至二零零六年七月期間擔任中遠威生物製藥有限公司(8019)之董事。


如有閱過此貼的指數成分股,從以上董事中,4個董事可說是自己人,所以並不存在此說。


因時間有限,長話短說,至於(4)的真實原因是關於這個,故減少配售金額。


 



自說 說自 自話 別有 原因 如煙 集團 329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41

新盤尚悅別有「洞」天

2012-10-25  NM



由發展商恒基與新世界發展、達二千五百八十伙的元朗大棠新盤尚悅,以外形似凱旋門為綽頭,配合「喜悅的上車盤」這宣傳口號,上週五以「喜悅價」每呎七千二百多元發售。綜觀元朗二手樓呎價,此價已非「喜悅」;而樓盤中原來還有六個窿!

發展商當初收樓時,地盤範圍內有六處地方未能收下,結果令尚悅與其中的村屋「融為一體」。屋苑還要開放三條通道讓村民出出入入,猶如無掩雞籠。再打開樓書 一看,還有不少魔鬼細節,不但揭示附近有化糞池,絕大部分單位的廚房是開放式,住戶竟因此要額外多付管理費。買樓唔同揀棵菜,上車買家不要盲搶樓!魔鬼細 節一:樓盤六個窿

記者翻開尚悅一百二十頁的樓書,發現在尚悅樓盤內,竟有六個非尚悅範圍的窿,這些窿窿,被樓盤重重包圍,且「窿」數之多,實為新盤罕見。記者到樓盤實地視 察,驚見一座座興建中的住宅,環抱着一間間小村屋。記者在尚悅第一、十一及十二座中間,找到第一個窿主。這一家姓陳,只見一百歲的陳伯在屋外緩緩散步,兒 子陳連有就和親人在戶外打麻雀,在地盤中猶如火舞黃沙:「打幾圈就成手都係沙塵。」

據知,發展商在○三年起透過駁腳經紀在村內收地,本屬收購範圍內的陳宅,卻未被收下,原來當中有段古。陳連有說,鄰居在○三年以一千五百萬元出售佔地六千 呎的村屋,他們的佔地四千呎,故託村內人向駁腳開價千二萬。豈料一星期後陳連有接到一個無來電顯示的電話:「佢問我九百萬賣唔賣,咁少錢,我哋梗係唔 賣!」可惜蘇州過後無艇搭,此後再無人問價;據知情人士透露:「當年的大旗嶺村村長薛漢明,自己有兩間村屋,放大條數叫經紀收,陳氏有見及此亦開價千二 萬,但最後薛漢明只是收一千萬。」發展商眼見有人出價較低故先收,陳連有頓變獅子開大口的釘子戶,結果恒基更索性不收,讓陳宅置身於尚悅當中。

自尚悅動工後,陳氏一家每日擔驚受怕。陳太指着第一、二座的凱旋拱門道:「以前都冇咁扯風o架!上次十號風球飛晒地盤啲木板落嚟,差啲打中我老爺。」由於 他們的村屋緊貼地盤,距離不足一米,屋內的牆壁和石屎地自地盤打樁便出現一道道裂痕,現任大旗嶺村村長黃柏仁多次協助陳氏向發展商索償。

半開放式屋苑

記者走到位於第九座與第十座中間的第二個窿,村屋內住的是鄧婆婆,她仍用傳統爐灶煮飯,略帶鄉音說:「我老公喺呢度由出世住到死!梗係唔賣。」在發展商眼 中,鄧婆婆的村屋不在地盤主要通道,顯然無收購價值,「成日都有啲鐵片、木板吹落嚟!」這村屋的圍牆幾乎與地盤圍牆零距離,發展商只「施捨」了一條狹窄的 通路讓她出入,當還她一條生路。另外的窿還住有薛婆婆一家,按樓書顯示,發展商將屋苑的垃圾房,置於薛家村屋旁,向她送了「一份大禮」。站在薛家村屋天 台,伸手便可向正在樓盤平台工作的地盤工人打招呼。若住在第二、三、十一座低層兼望內園景的住戶,站出露台,便可望到四周村民晾曬的衫褲;另外的窿分別是 荒廢的果園及村屋等,低層住戶須安裝防蚊網。據樓書內附的政府租契條款訂明,上述的村民及其訪客,有權穿越樓盤的通道往返村屋,其中主要為三條車路和行人 道,意味屋苑將呈半開放式,非尚悅的住戶亦可自由進出。而尚悅第一座G、H單位旁邊,按樓書的地契特別條款顯示,竟然有一個凸出的化糞池!該化糞池建在一 間村屋內,附近村民對內裡情況亦不清楚,發展商刻意在地契列明此點,就是怕臭氣熏天時,住戶會以不知情名義,提出反對或索償。

魔鬼細節二:開放式廚房 炒唔到菜

尚悅標榜上車盤,近八成即二千零八十伙單位皆為兩房設計。由於多為四百九十呎至六百呎細單位,故樓盤近一半單位的廚房都是開放式設計,但廚房面積細得僅容 得下一至兩人站立。根據樓書,這類廚房「附贈」消防系統裝置,包括消防花灑、滅火筒、複合式感應偵測器等等。住戶為此要比其他住戶多付每呎$0.03的管 理費,即每月共$2.23。廚房內的天花有感應偵測器,那如何煮食?記者就此以睇樓客身份,向發展商查詢,一名職員表示:「廚房嘅感應器,係感應熱能嘅, 又唔會話有煙就響嘅。而個滅火筒,每年要俾消防上嚟驗一次,住戶自行約見,唔驗就違規。」不單保養麻煩,維修及更換滅火筒的費用更要由住戶自行承擔。由於 天花設熱能感應器及花灑,住戶難以在家中炒菜煲飯,還可能煮一個公仔麵亦要「冚煲蓋」。

魔鬼細節三:交通似近還遠

發展商及地產代理,均以「交通便利」硬銷尚悅,號稱步行五分鐘便到元朗市中心。但經記者三番四次測試,以正常步速至少需時十至十五分鐘才可由尚悅身處的十 八鄉路到達元朗大馬路,沿途皆「無瓦遮頭」。發展商更以「毗鄰元朗西鐵站、乘坐西鐵到香港站只需三十八分鐘」作樓盤賣點,然而由屋苑步行,至少要二十分鐘 才到西鐵站,而乘坐巴士K66或小巴73亦要五至十分鐘車程,單計這些時間已無可能在三十八分鐘內到中環。屋苑對面只有一個巴士站,可乘搭巴士968往中 環上班,但該站僅提供三班七點至八點內開出的晨早特別線,過馬路還要小心在十八鄉路出入的大貨車。至於駕車人士要出市區當然較方便,但屋苑只提供四百五十 七個車位,即只有五分之一戶有位泊車。一名睇樓客謝先生表示:「冇車位點得呀,又唔近西鐵站,即刻唔使考慮啦!」就算幸運買到車位,由元朗可用三十分鐘經 大欖隧道及西隧出中環,但隧道費單程便合共要花八十大元,一日來回就足足要一百六十元,可謂用錢才能買到時間!而尚悅周圍並無任何便利店或超級市場,僅得 一間士多和食堂提供午餐小食。附近的村民和地盤工人也常常在此打躉歎茶,甚有鄉土風味;居民搜購日用品或深夜想食消夜時,便要徒步到大馬路解決。

魔鬼細節四:開價嗌平實貴

尚悅首批單位,平均呎價七千二百二十八元,發展商多次指乃「貼市價」及「喜悅價」,截至週二黃昏,已一連數日先後推售五次。細看五張價單,兩房單位入場費 只需三百四十一萬元,以即供九五折計算,更可低至三百二十三萬元,便可購入一個低層、四百九十二呎的單位;價單上最低呎價單位六千四百九十八元,面積五百 九十八呎。表面上不同單位各有筍位,實際上尚悅的開價比同區二手樓高出二至三成。毗鄰近十年樓齡的二手樓、同樣由恒基及新世界發展的蝶翠峰,與尚悅的配套 及交通相同,但其平均呎價只是四千五百七十二元,尚悅的呎價足足高出近三成半!現時居於元朗的鄧氏夫婦,於上週六到位於尖沙咀美麗華商場的售樓處看過示範 單位後,便耍手擰頭道:「尚悅唔係豪宅而係高級村屋囉,雖然好開揚,但唔近西鐵站,點睇都係YOHO Town抵啲,新地嘅用料又好喎!」YOHO Town位於元朗西鐵站附近,不但處於元朗市中心,交通方便,配套較為完善,未來有大型商場YOHO Mall落成。YOHO Town一期樓齡八年,現時平均呎價六千三百三十一元,較尚悅平。未來元朗還有新地的爾巒、YOHO Town三期、及下攸田項目等,共有三千六百多個單位供應,選擇多的是。

新盤 盤尚 尚悅 悅別 別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097

【專欄】樂視玩超級手機,看似不務正業卻別有用心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113/148887.html

i黑馬:近日,樂視CEO賈躍亭在微博放出消息稱,樂視不光造了超級電視,還要造超級手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樂視的核心業務是在視頻超級電視上,推超級手機,試圖與雷軍的小米抗衡,這是唱的是哪一出?後來者樂視又打算如何與“前輩”過招?


\今年小米在主營業務智能手機之外的動作可謂是相當之大,除了先後推出多款智能家居產品之外,雷軍還費盡心思挖來了新浪的前總編陳彤,打造電視內容。當然,雷軍此舉大大刺激到了競爭對手樂視網。

不過樂視也不能坐以待斃,這不,樂視CEO賈躍亭終於在微博放出消息稱樂視不光造了超級電視,還要造超級手機。

那麽,小米的大本營是手機,根基也在手機上,為何要花如此大心思產電視造內容?而樂視的核心也在視頻和超級電視上,推超級手機又是唱的哪出?

小米造了電視,再接內容,搶攻樂視電視生態

樂視超級電視的成功崛起,讓幾乎所有的對手都甚為羨慕。於是,小米也開始玩起了智能電視,並先後推出了小米盒子、小米電視1等產品。但是樂視做電視卻比小米有個先天的優勢,那就是樂視本身是一個強大的視頻內容供應商和版權商。而小米電視和小米盒子則只能靠播放一些盜版和侵權的視頻節目,這在無形當中損害和威脅到了樂視的地位。

今年上半年,樂視公司以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起訴iCNTV,並將小米列為連帶責任方。北京海澱法院也對樂視起訴iCNTV盜播案件進行了宣判,其中樂視所持有的《後宮甄嬛傳》、《失戀33天》等十部影視作品取得勝訴。在全部案件中,占七成的作品小米盒子承擔連帶責任。

無形當中,小米進攻智能電視的第一戰已經輸了樂視。不過樂視卻無意間點醒了小米,於是雷軍高薪聘請了新浪前主編陳彤,並表示首期將給陳彤10億美元用於內容投資,用來豐富小米電視以及盒子的內容。

陳彤加盟小米果然出手非凡,一上來就給愛奇藝仍了3億美元,並還表示將戰略投資優酷土豆。如此一來,小米就可以一箭雙雕。

由於版權問題,小米在2013年10月曾被優酷土豆告上了法庭,稱小米盒子對《北京青年》、《愛情公寓3》、《楚漢傳奇》等10部劇目侵權點播,並要求賠償510萬元人民幣。如今小米已經成了優酷土豆的投資人,就可以化敵為友。

另一方面,優酷土豆和愛奇藝作為國內最大的兩個視頻網站,能夠為小米終端帶去豐富的視頻內容和忠誠的視頻用戶。彌補內容上的不足,小米在智能電視領域將真正威脅到樂視。

樂視玩手機,圍魏救趙同時強化自有產業鏈

面對小米對自己大本營發起了如此猛烈的進攻,樂視最好的防守辦法就是圍魏救趙,直搗小米的大本營——小米手機。

賈躍亭表示,樂視超超級手機要做到以下四點:

1、一定要做出與眾不同的奢侈產品和極致用戶體驗;

2、一定要不只是臺手機,而是一個移動互聯網生態系統;
3、一定要打造一個新模式,創造更高的用戶價值並能夠推動行業進步;
4、手機尺寸要大到好處,而且要“顏值”爆表。

此次賈躍亭在微博向網友征集樂視手機的設計創意,一方面當然是想真實了解用戶的需求,不過更多的可能還是在為即將到來的樂視超級手機造勢。樂視在智能電視方面運作的成功經驗完全可以借用到手機上來,誰也不敢保證樂視不會成為下一個魅族,對小米手機造成強大的沖擊。

與此同時,樂視打造智能手機也是在完善自有產業鏈。一個完善的智能家居生態是少不了手機這一環節的,手機能夠連接所有智能家居,同時也能操控智能家居的一切。所以無論從戰略防護上來說,還是從構建自有生態來說,樂視手機都勢在必行。

小米從手機出發,樂視以電視為起點,二者殊途而同歸

小米從一開始就抓住了互聯網手機這個大好機會,並借勢而起,迅速成長為了國內市場份額最高的智能手機,同時也躋身為全球5大智能手機之一。2014年,小米手機更是創下了6211萬臺手機的好成績。

在打下智能手機這個牢固的江山之後,小米2014年也向智能家居發起了猛烈的進攻,並連續發布了小米電視2、小米插座、小米手環、小米空氣凈化器等系列小米智能硬件。圍繞著MIUI系統為核心的小米生態規模正在逐步擴大和完善。

而樂視卻選擇了智能電視作為自己的起點,一方面是自己錯失了打造智能手機的先機,且沒有這方面的優勢和資源;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樂視在視頻方面的版權、用戶等資源作為支撐,打造智能電視更容易獲得成功。

在智能電視領域闖出了一片天地,並擁有了一批忠實的粉絲之後,這個時候樂視再進軍手機就能夠實現進可攻退可守。

對於小米和樂視來說,雖然他們的出發起點不一樣,可他們最終想要達到的終點卻是一致的:通過手機連接一切,操控一切,實現萬物聯網。

作者:劉曠(微信公眾號:bangkeji)購團邦資訊創始人,今日頭條、鳳凰、網易、搜狐等媒體平臺自媒體

 


讀書劄記151217盛唐詩(十八) 別有天地非人間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12/17/%e8%ae%80%e6%9b%b8%e6%9c%ad%e8%a8%98151217%e7%9b%9b%e5%94%90%e8%a9%a9%e5%8d%81%e5%85%ab-%e5%88%a5%e6%9c%89%e5%a4%a9%e5%9c%b0%e9%9d%9e%e4%ba%ba%e9%96%93/

讀書劄記151217

盛唐詩(十八) 別有天地非人間:李白4

蕭律師執筆

 

李白以「古風」為題寫了五十九首組詩。

「古風」大致指「古代的風格」,即建安、魏、晉風格寫成的復古詩。

 

這一組詩大抵上沒有題目。除了第一首,或許加上最後一首,「古風」的編排並沒有明確的次序。第一首是復古陳套,用詩歌表達對文學衰頹的感嘆,體現了復古文學史式敍述,最後讚美唐代復興了古代的價值觀。最後一首則哀悼「道」的墮落。

古風組詩雜亂無統,當非同時之作。然而要證明這一組詩作於不同時期,亦無令人信服的解說。

 

李白的「古風」明顯沿襲了陳子昂《感遇》的傳統,是《感遇》的仿製品,在這裡李白表現了出色的模仿力。 「古風」所涉及的主題範圍與《感遇》十分相似,包括了賢人失誌、遊仙、詠史、邊塞及詠物寓言。這些主題的處理,採用的是從《感遇》發展而成盛唐古風體格。陳子昂和張九齡的《感遇》及李白的《古風》是初唐和盛唐最著名的三組復古詩,而這三位作者都來自邊遠地區,是頗有意味的現象。***

 

李白對允許他馳騁想像的題材比刻板的正規諷喻更得心應手。 詠史詩和遊仙詩使他的天賦得到格外出色的發揮;這兩種題材都涉及看不見的世界。

《古風》第四十八首

秦皇按寶劍,赫怒震威神。逐日巡海右,驅石駕滄津。

徵卒空九宇,作橋傷萬人。但求蓬島藥,豈思農扈春。

力盡功不贍,千載為悲辛。

最後一句可能含有某些時事意義。由於古代的一些弊病重現於今,故而引起悲鳴。但在這裡更重要的是,李白對秦始皇神奇形象的描繪,更勝過任何時事解釋。

 

如同樂府一樣,古風為李白提供了虛構想像的機會。李白描繪遇仙或遨遊天空的情景比描繪社交情景更使人心折,這是李白才賦的特徵。

《古風》第十九首中,李白從高空俯瞰,看見在遠處密集的安祿山軍隊:

西上蓮花山,迢迢見明星。素手把芙蓉,虛步躡太清。

霓裳曳廣帶,飄拂昇天行。邀我登雲臺,高揖衛叔卿。

恍恍與之去,駕鴻淩紫冥。俯視洛陽川,茫茫走胡兵。

流血塗野草,豺狼盡冠纓。

 

李白詩集的最後部分還有其他的《古風》,但未收入五十九首組詩之內。詩題是較常見的,如《效古》、《擬古》、《感興》、《感遇》及《寓言》。這些可能是偽作,或是後來才發現的詩篇,又或是李白古風詩原本有過的題目。

 

李白詩集其餘部分,包括了一般的個人詩和應景詩,也反映出他不大喜歡律詩,唐玄宗亦知道李白「薄聲律,非其所長。」李白的個人詩比應景詩為多。有不少應景詩是率意而為,或被粗劣字句破壞了好詩。李白自由放任,故他所喜愛的意象和詞語一再重複出現,變成濫調,率真自然與率意而為之間往往難以劃清界線。

 

李白在寫正規修飾的詩時缺乏雅緻,所用辭彙相對地簡樸,避免迂迴,句法直截了當,有時更充滿口語或口頭成語的辭彙。

同時代的貴族會覺得李白的詩缺乏技巧,但李白流暢簡樸的風格使其作品有著持久的魅力。 他的風格最重要的特徵或許是簡化和限制詩句之間和聯句之間的聯繫。同時代詩人一般將一聯詩看成基本的構思單位,而李白常常以單句作為基本語法單位(雖然他也用跨句法),使詩中的單句與聯句間的縫隙自如地連續起來。讀者之所以能感受到他詩中的活力和直率,和他將聯句之間的障礙減弱有關。京城詩人盡可能能設法使詩篇的一句之間、一聯之間和各聯之間的聯繫複雜化,李白則設法使這些聯繫簡單化,使它們直接可以理解。

 

李白在突出氣勢和不受制約方面,可見於他在詩中所扮演的各種角色— 仙人、俠客、酒客及狂士,全部都是士大夫和隱士之外的類型。*** 李白拒絕扮演「普通」詩人角色;他要表明他「有別於」其他詩人,而「有別於」意味著「高於」。作為一位京城詩壇圍外的人,他以其獨立性形成一種新價值:他不僅是與眾不同,而且是由於超越眾人而與眾不同。

 

由於他缺乏合法的社會背景,他不得不成為一個「創造自己」的詩人,這不僅見之於他那些自誇的書信,他的詩也主要與創造和解釋自己有關。通過這種自我關註,他將自己從詩歌傳統中一些最嚴格限制──包括觀察事物的被動性、人生慾望的壓抑、外部世界的專制──中解放了出來。

 

殷蟠在《河嶽英靈集》中選擇了李白下引這首詩,表明李白所創造的自我形象在天寶時是受到賞識的:

《山中問答》

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

問而不答,李白已然與世俗隔斷。李白扮演了高適詩中不回答的漁父角色。

 

壬維的一首名詩也運用了阻攔式的問答,但與上引李白詩有所不同,其不同處典型地代表了兩位詩人的區別。

《送別》

下馬飲君酒,問君何所之。君言不得意,歸臥南山陲。

但去莫復問,白雲無盡時。

 

在王維詩中確實出現對話部分,但這一部分掩蓋了處境的基本情況,因為細節是不重要的。這樣一來,對話與不對話涉及不同的性情和感覺。李白之不答帶來無法跨越的裂縫,他將自己與其他人分離開來。李白與王維不同,李白對如何感受外界沒有多大興趣;與王昌齡不同,李白對情調也無首要的興趣—他只寫一個巨大的「我」。

 

 

資料來源: 宇文所安Stephen Owen《盛唐詩The Great Age of Chinese Poetry : The High Tang》

讀書 劄記 151217 唐詩 十八 別有 天地 人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867

胡孟青:千年大計 別有洞天

1 : GS(14)@2017-04-10 23:32:07

【明報專訊】踏入4月第一天,中共中央宣布設立河北雄安新區,從內地發展規劃佈局而言,可說是大事一樁。其實自從十八大以來,領導人已多次到北京、天津、河北調研,而國家主席習近平亦作出明確指示,要重點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今年2月習近平專程到河北省安新縣實地考察,主持河北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座談會,難怪之後樓價有如瘋癲野馬上身。

按新華社官方公布,雄安新區規劃範圍涉及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三縣及周邊部分區域,地處北京、天津、保定腹地,又稱雄安新區規劃建設以特定區域為起步區先行開發,起步區面積約100平方公里,中期發展區面積約200平方公里,長期控制區面積約2000平方公里。

換句話說,如果以2000平方公里作為終極發展目標面積,整個雄安特區規模超過深圳、浦東,皆因深圳面積是約1996平方公里,而浦東新區面積亦只1210平方公里,而深圳由作為對外開放、引資的經濟特區,搖身變成為科技產業中心,浦東則主力金融,那麼雄安的佈局更份外引人興趣。

新特區功能 料不止「副首都」

官方形容雄安特區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很明顯已屬中央發展層次的最高級別。正如內地專家所說,習近平三大發展包括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和長江經濟帶。以往外界對京津冀佈局規劃有不同版本,當中涉及北京與天津的角色爭奪,期間因京津冀概念,樓市亦試過炒得火熱。觀乎當局今次最高明之處,就是隨第三個特區的設定,即時凍結雄安新區三縣房產過戶,以免因為市場炒賣而亂了大事。

觀乎內地有關由國家層次倡議成立的新區,最少就有18個,包括青島、大連、四川、哈爾濱、雲南等,但官方已將雄安定為繼深圳、浦東後另一具全國意義的新區。基於涉及北京及天津,雄安會怎樣搞,其實比深圳與浦東更複雜、更引人入勝。官方一句,設立雄安新區,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其實最為可圈可點,雄安會否豈止是副首都、用以容納非政府以外的北京機構那麼簡單?有別於深圳及上海有開宗明義的發展目標,雄安新區既要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化開發新模式,以及推動創新和綠色城市發展,本質上算是內地改革開放以來,一個相當新鮮的多命題發展計劃。

發展老模式已過去 勿亂炒大白象

政治離不開經濟,在中國則政經走不出規劃。鄧小平年代有深圳特區,江澤民有上海,而習主席就是雄安,由此推斷,雄安必會大有成績,說穿了就是核心領導的政治功績標誌,市場炒水泥股、相關內房股,算是過分煲大涉及的投資效益,亦低估了雄安背後的更多構想。事實上,內地基建及配套已略有規模,超級城市的打造即使陸續有來,大興土木的大白象工程早就一去不返。

著名獨立股評人

[胡孟青 青出於婪]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917&issue=20170410
胡孟 孟青 千年 大計 別有 洞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87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