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做空中概股隱形操盤手AL初揭神秘面紗

http://news.imeigu.com/a/1330105862968.html

AL是一個現實中並不存在的虛擬身份,希爾威等中概股通過調查,將矛頭指向AL背後的EOS基金及其老闆喬恩·卡尼斯

從2010年中概股在海外遭遇做空開始,這場大型的「屠鯨行動」已導致眾多中概股的股價跌至一美元,總計數百億美元的市值蒸發。隨著幕後線索的披露,做空中概股的龐大隊伍也逐漸浮出水面。

除了著名的渾水(Muddy Waters)、香櫞(Citron)、Geo Investing和OLP Global這四家市場上有名的做空者外,還有一個「人」依然隱匿於世,那就是Alfred Little(以下簡稱AL)。

然而,與以上幾家擁有公開身份創始人的公司不同的是,AL到底是誰一度是資本市場上的一個謎。但隨著幾家遭遇做空的中國公司的不斷追查,AL的真實身份目前已經逐漸明朗化。

AL在行動

AL最初在門戶網站Seeking Alpha上撰寫報告。在其報告和社交網站LinkedIn上的自我介紹為:有35年投資經驗,曾在德勤會計師事務所工作,1994年~2004年間在中國工作,曾是SAB公司顧問,現居住在紐約和上海。

市場人士通常認為,AL創辦了同名的alfredlittle.com博客網站。從2010年質疑綠色農業開始,這一網站因連續質疑了綠諾科技 (RINO)、西安寶潤(CBEH)、普大煤業(PUDA )、索昂生物(SCEI)和優酷(YOKU)以及德爾集團(DEER)等十幾家中國企業而名聲大噪。其中,最著名的當屬「他」與希爾威金屬礦業有限公司的 大戰。

2011年9月2日,希爾威公司審計師收到一封長達87頁的匿名信,其中附有一份攻擊希爾威「可能存在高達13億加元會計欺詐」的報告,這封匿名信同時還被寄給了美國證交會、紐交所、彭博社等機構。受此影響,當日希爾威股價大跌17%至7.5美元。

隨後在9月13日~22日,alfredlittle.com網站上又連續發表了四篇文章,指控希爾威銀礦的儲量、礦石品位、利潤誇大等問題。希爾威股價再遭重創,僅9月13日當天便下跌了19%。

不過,alfredlittle.com網站卻將責任撇得一乾二淨,稱網站上文章由撰稿人提供,其中9月13日調查報告的撰稿人是「國際金融研究與分析組織」(IFRA)。

據IFRA官網介紹,IFRA是一家成立於2009年,從事獨立財務分析、商業調查的服務機構,成員來自各行各業,致力於「在公開信息匱乏甚至不存在的國家開展調查,比如中國」。

據加拿大《環球郵報》報導,9月14日,IFRA分析師Dino Huang曾給該報打電話要求採訪,並在採訪中稱,IFRA是9月13日alfredlittle.com上希爾威報告的作者,他們5月份受僱於對沖基金調查希爾威,但他拒絕透露基金的名字。

但該機構隨後又對其他媒體表示,他們只是一家調查公司,9月2日那份質疑希爾威的匿名報告是另一家機構所寫,他們並不知道其作者是誰。

針對AL的攻擊,中概股公司開始反擊。2011年3月,德爾集團在紐約州高等法院起訴了AL,索賠3億美元。5月,索昂生物(SCEI)也對指控其 為」龐氏騙局」的AL提起訴訟。 9月22日,希爾威將alfredlittle.com、AL等告上紐約州高等法院,訴其發佈惡意操縱股價的看空報告,索賠1億美元。

但AL也並沒有就此收手。2011年12月19日,Alfred Little在其網站上發佈通知稱,若德爾集團不撤銷對其的訴訟請求,則將在20日發佈對德爾集團的質疑文章,隨後該網站如期發佈了對德爾電器多方面質疑的文章。

追查AL

在向法院提起訴訟的同時,中概股公司也聘請調查人員對AL身份展開了一系列的調查,調查結論是:AL是一個現實中並不存在的虛擬身份。而AL本人也不否認這一點。

紐約高院2011年11月3日的公開資料顯示, AL在應訴材料中稱,原告呈交法庭的3份做空報告和LinkedIn上的自我介紹均「來源不明且無授權」,「就像AL這個名字一樣,網上對於AL的簡介可 以是虛構的,不能作為證據使用」,「關於AL身份的這些未經宣誓的、傳聞中的聲明,不能拿來作為呈堂證供,它們就相當於Google搜索出來的隨便一個網 站對某個人的評論一樣不可採信」。

不過基於各種線索,希爾威與德爾電器展開了針對EOS基金公司(EOS Holdings LLC)及其老闆喬恩·卡尼斯(Jon R.Carnes)的調查。

2011年3月29日,為客戶提供信息發佈的美通社(PR Newswire)發佈了一篇由AL編寫的攻擊西安寶潤的做空新聞。美通社記錄顯示,此條新聞由一名72歲的美國密西根州公民南希·黑裡格(Nancy Heilig)以BVV Worldwide傳媒公司的身份提供,她親筆簽署了一張1495美元的支票支付給美通社,同時還在美通社留下了兩個聯繫電話,一個是香港號碼,另一個是 加拿大溫哥華號碼。而這兩個電話一個與IFRA聯繫人的電話相同,另一個則與EOS基金總裁卡尼斯的電話相同。之後希爾威經調查,南希·黑裡格正是EOS 基金的研究主管贊恩·黑裡格(Zane Heilig)的母親。

另一條重要線索也將AL與EOS基金聯繫了起來。有一名叫肖恩·海恩斯(Shawn Rhynes)的男子在做空報告發佈前曾以對沖基金Quantum Asset管理董事的身份,多次聯繫過德爾公司討論做空報告中的指控項。2011年8月份Shawn也曾以同樣的身份聯繫希爾威。2011年11月15 日,德爾公司的律師前去拜訪EOS的註冊地址,也就是卡尼斯的父母位於拉斯維加斯Highvale Drive大道上的居所時,卡尼斯不在,應門者自我介紹便是肖恩·海恩斯。

元兇——EOS基金?

「我們認為,Alfred Little和IFRA背後的真兇,就是EOS。」希爾威董事長兼CEO馮銳說。

2012年1月9日,希爾威修改了向美國紐約州高等法院遞交的起訴書,追加喬恩·卡尼斯、贊恩·黑裡格等人為被告。

那麼喬恩·卡尼斯這個最大的「幕後控制人」又是何許人也?

卡尼斯今年39歲,1992年成立EOS基金的前身卡尼斯投資集團(CIG)並擔任總裁。EOS官網稱他早年是一位成功的電子股票交易商。從2001年起CIG更名為JCAR基金,轉型為長線價值投資者。從2004年起,JCAR基金改名為EOS。

EOS取自希臘語,意為為生長的植物提供晨露的「黎明的女神」,其大股東是一地平線基金(One Horizon Foundation),一地平線的「監護人」(Protector)也是卡尼斯本人。

EOS基金成立後,一直致力於在中國尋求投資機會。據EOS前合夥人周鴻榮介紹,卡尼斯大一時就做電子商務賺了100萬美元。2002年前後,卡尼斯幫一家中國製藥企業融資130萬美元並在紐交所上市,遂決定來中國發展。

2004年以來,卡尼斯和他的EOS基金對中能控股 (SNEN)、天人果汁(SPU)等十幾家中概股公司的私募發行進行了投資。

會計師事務所Marcum Bernstein & Pinchuk合夥人德魯·伯恩斯坦(Drew Bernstein)曾與卡尼斯在北京共用一個辦公區,他表示:「據我所知,卡尼斯是最有中國投資經驗的外國人之一。」

此外,公開資料顯示,卡尼斯還是一位動作電影製片人。在EOS官網上有一張卡尼斯與巴菲特的合影,這張照片攝於紀錄片《巴菲特報告》首映式上。當 時,巴菲特向為該影片提供幫助的卡尼斯等人表示祝賀。而研究主管黑裡格與卡尼斯共事多年,現為美國公民,在美國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市及加拿大卑詩省溫哥華 市近郊都有居住地址。

除了卡尼斯外,EOS的成員還包括,股票交易主管Joseph Ramelli,亞洲區經理Kun Huang,投資調查總監Jeff Huang,中國區總監劉莉,合夥人和常務董事周鴻榮(George Zhou),副總裁劉北辰(Beth Liu)、黃必強、祝蜀云、王希平、Christian Arnell等。

據其他媒體報導,EOS基金並沒有在中國內地進行工商註冊,其在中國市場開展投資活動的實體是註冊於香港的EOS亞洲投資公司,並由EOS亞洲在成都、上海、北京等地租用虛擬辦公室作為對外發佈地址,成都是其主要基地。

不過,據媒體報導,經希爾威舉報,涉嫌為EOS蒐集信息的3名工作人員2011年12月被河南警方拘捕。三人目前處於取保候審的狀態。但河南省公安廳對上述3人是否遭拘捕未有明確回覆。

空中 概股 隱形 操盤 AL 初揭 神秘 面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8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