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將抗爭變成事業 朱凱迪

2011-5-12  NM




「朱凱迪」彷彿是一隊抗爭小組, 出場密,手法多。在母校中大,他喊保樹立人。在天星碼頭,他絕食抗議。在皇后碼頭,他司法覆核。進駐菜園村,他以70後的身份成了反高鐵的80後代表,又 被港鐵保安以柔道技「浮腰」摔倒。上月,他寫調查報導,重提地產商佔用剩餘地積比,在美孚起屏風樓。「某些人說,理想社會是和諧,我會反過來說,理想社會 是政治化社會,意會到彼此不同,然後找方法去解決。和諧一定暴力,因為大家想法一定有不同。」近年的社運新星,臉蛋比他們關注的議題曝光更多,卻也比那些 議題更早退場。朱凱迪參與社運六年,愈戰愈持久。「我係好專注的人,保樹立人兩、三個月,天星皇后八、九個月,菜園村兩、三年。」搞社運,他平靜建設,過 去一年,為菜園建新村。「有人打交(抗爭)同時,也要有人經營。對我來說,明白點樣做好一件事,點樣將件事做落去,更緊要。十年後菜園新村如果無咗,我今 日同你講的都是廢話。」「唔好發夢隊冧資本主義就天下太平,從社區開始,做一個有力量的點,反過來可以影響世界。」他希望菜園新村,可以千世萬代。

朱家以「凱」字排輩,朱媽喜歡演員艾迪,朱凱迪一名由此而來。朱媽當時不會知道,幾年後艾迪憑《邊緣人》一片拿下金馬獎,也不會想到,多年以後兒子會愛上 社會邊緣的風光。「我總想找一個地方,選擇以弱勝強的一方,將邊緣反過來。」訪問前幾日,馬英九表示不支持國光石化在彰化興建石化廠,這事件是朱凱迪式的 抗爭教材,說時一臉興奮。「一開頭淨係講石化廠會趕絕蚵仔場,話要保住蚵農的產業,後來開始問係咪要搞高污染的石化產業,最後反過來隊冧石化廠。」故事發 展,很像從保衞菜園村到反高鐵,只是結果迥異,高鐵上馬,菜園村被拆遷。「台灣產業未死,抗爭可以講產業未來。香港的農業死晒,所以菜園村的口號才變成居 住問題。不過幾渣都有得搞,因為人未死晒,仲可以將邊緣的人提番出來。」邊緣撼核心,自言本着輸的心態來玩。「一個無權無勢的人,只能捉住事件中的一點, 去問問題。就算無資格去改變,至少可以問問題。」

據點

訪問後致電朱凱迪,他剛到過菜園新村,顯得有點興奮:「好大驚喜。」這天菜園村居民完成搬遷,全體搬入新村。「已經有飲茶的地方,大家可以聚埋,估唔到臨 時屋都咁開心。」過去兩年,他在菜園村當值,少則一週4次,多則每日報到。高鐵撥款通過,村民商議40日,決定在別處買地重建新村,朱凱迪一下子忙碌起 來。他到處看地,考察每塊地的歷史,看是否適合耕作。和村民到台灣學習建村,又規劃新村的經營方法。買地的時候,由他議價傳話,建屋牌照,他有份不斷向政 府示威爭回來。其中一樣難辦的,是解決村民的要求。不遷不拆萬眾齊心,新村重建,則各有所需。「點解我排了四號門牌?」「我想攞賠償,但居民組織話唔好, 點算?」他以事為重:「我覺得事係大過個人。運動大過我,也大過所有人。我們吸收了運動(參與者)的能量,就要推動社會改變。村裡的人情味當然好好,但我 不是為這些而去菜園村。」「我得一個目標,就係起新村,我變成政府,搞到自己好官僚。」「有村民覺得可以向政府爭取多一點賠償,我做壞人,話『唔好再花時 間糾纏,新村重要過你拿多少少錢。』」菜園新村土地以1,800萬購得,連興建費用,每戶約花百萬。挨近元崗新村,歸菜園新村有限公司名下,分公地和私 地,暫時的共識,是公家地以股份持有,要所有居民同意才能賣,私家地則要依附公地才能使用,間接禁止炒賣的可能。「屋企同社區要穩定,無炒賣就最穩定。」 原本的90戶,剩下47戶。「這讓我最難過,好些人在頭一年出力最多,看不到贏的可能,現在難打的過了,他們卻分享不到新村。」分工中,他負責勸人回頭。 新村發展社區就業、農田保育。「在香港,可唔可以唔炒賣,可唔可以唔產生垃圾,如果我齋講,係多餘,但如果有一條村,大家會珍惜,去經營。十年後,仍然有 人在我們的工作上發展。」

天職

朱凱迪1999年中大英文系畢業後加入《明報》國際版,及後到伊朗學波斯文,為當戰地記者作準備,後來到阿富汗做自由撰稿人,報導總統選舉。回港後在新城 電台當外電翻譯,05年加入獨立媒體。朱凱迪直言,能把社運做大,靠的是記者能力。「我的獨步單方,是首先自己做一個熱情的記者,再令其他人都成為熱情的 記者。如果有4、5個人好熱情地報導,就會捲到其他人加入運動。」「好多人覺得搞遊行就得,比如美孚,但唔實淨。我幾有把握,菜園村出版的居民通訊、公眾 刊物,一定多過其他居民運動。行動配合資訊,才起到漩渦效應。」最近他在獨立媒體為美孚寫了一連四篇報導,有關發展商佔用剩餘地積比,新世界與祥達的關 係,都有論及。文宣招攬公眾,也可取信於苦主。菜園村及美孚事件中,朱凱迪都是先報導、後加入。「居民發現我比他們更熟悉事件,便會信我,那麼我才能做一 些判斷。」朱凱迪的家中都存放了各種圖表,每個他曾涉足的社運項目,都有一疊相關的地契、地圖、航空照片。他稱那些為「滿足他慾望的東西」,也是調查工 具。「買到大埔地政署的人都熟晒。買圖10個有10個都係炒地皮,都是要發財的人,好少人係要搞到人發唔到財。」去年7月,《南華早報》揭發富商魯連城在 大浪西灣起豪宅,破壞生態,朱凱迪追查下,發現魯還非法佔用數萬呎官地。他又曾在高鐵財委會前,提出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陳茂波、何鍾泰、石禮謙等與高鐵利 益的轇轕。「所有調查,都為攻擊有權有勢的人,或者為運動提供理據。」圖表不只能搗霸權,也協助規劃。「傾新村路權時,律師叫我們查有無車行過,買張航空 照片一看,真係發現有車痕。」每次調查,動輒三數千,菜園村一役,花了數萬。「我知道買圖令我使好多錢,同時又可以解決村民問題,但其實我又知道係為自己 興趣,我便想,好唔好問人攞番錢。」後來想到辦導賞團,幫補調查。那為何不做記者?「為了推動運動,我可以不擇手段,我會做記者、做導遊、做PR、開會、 規劃,這是我和記者不同的地方。」

不是一個人

朱凱迪家中當眼處,擺着一張放大了的結婚照,去年新婚,他穿白色汗衣,和初戀──他的太太站在及膝荒草上,笑容汗水同樣淋漓。據說那是在為菜園新村選址時 拍的,身上沒有禮服婚紗。朱凱迪總在荒蕪的場景中,做非主流的事,從年少時起,便自決自主,特立獨行。自中學起便愛獨個行山露營,高中迷上攀石,隨街獸 化,壁虎跳牆。同學穿皮鞋上學,他卻穿黑布鞋。赴伊朗留學前,他到中大旁聽,整整一個學期,睡在大學大樓天台。「想體驗長時間一個人生活係點,係奇怪的個 人癖好。」朱凱迪的低物慾,讓香港人不解。平日只買襪、墨水筆、以及他每日踩着的那款無綁帶黑布帶踭鞋(二十元)。「好多嘢都係人哋送的,或是我老婆頂唔 順買的。」大學畢業,全職社運,偶然靠導賞團及在大學講課賺錢,每月不足20個工時。收入不穩,月入數千,夠唔夠食?「村民煮飯我食,病了有醫生朋友幫, 無錢的時候,真係有人俾錢你,大學教書的朋友,專登開一科可以插我入去教。可能一般人覺得奇怪,但在這圈子(社運),很重視這份情義。」

「我的想法是,一個人只要不是一個人,就可以唔淨係靠錢去生活。」朱凱迪也多次寄錢給中東朋友。太太交租沒怨言,外母催他買樓,他討厭買樓,卻構思買地。 「夾錢買塊地,進入共同生活的圈子,耕吓田,建立另類經濟。這城市殘酷,解決住,可以free 番一些人出來,做自己喜歡的事。」咁錢呢?「有錢的多出,無錢的少出,但在其他方面多付出。」他說大約有30人感興趣,已經開始傾。他不是說笑的。他偶然 會想起伊朗,自己住過的23號大學宿舍。「好多奇奇怪怪的人,他們唔使解釋自己,唔使扭自己fit入主流,可以安然地接受自己的狀況。」他同情香港人,總 為自己所做的解釋。「讀哲學的要victimize 自己,拍電影的又要覺得自己好偉大。」朱凱迪一個要好的日本朋友,看了《西遊記》,花三年從西安徒步到羅馬,花三年寫遊記,又花三年改寫。輾轉回到伊朗, 只因當日在該地留院一個月,伊朗人照顧過他。「他在伊朗國營電台,翻譯宗教領袖的新聞,全世界可能只有10個人聽。」「我一邊笑佢傻仔,另一邊又覺得心靈 上同佢好近。」


抗爭 變成 事業 凱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21

“雙十戰略”暫落空 CT6開啟凱迪拉克下一個五年進擊序幕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1/4745946.html

“雙十戰略”暫落空 CT6開啟凱迪拉克下一個五年進擊序幕

一財網 楊海艷 2016-01-29 15:17:00

上汽通用汽車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施弘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坦言,凱迪拉克之所以沒有實現預想的目標,市場整體形勢之外,凱迪拉克品牌沒有做好上汽通用內部三大品牌的升級銜接也是一個十分關鍵的原因。

剛過去的2015年,對豪華車品牌來說,基本上可以稱作為“失落”的一年。排名前十的豪華品牌整體市場增速從2014年的兩位數下降至5%,創三年來新低。

據第三方統計數據顯示,第一梯隊中的奧迪品牌出現進入中國26年來的首次負增長,同比微跌1.4%至57萬輛,在華市場占有率從2013年的34.2%下滑至30.6%。寶馬(含MINI品牌)僅微增1.7%,為46.37萬輛,市場占有率也從2013年的27.1%下滑至24.9%。第二梯隊的豪華車品牌雖然整體市場表現優於奧迪、寶馬、奔馳三大品牌,但增速與同期相比都出現不同程度下降。沃爾沃在多款車型價格下探的背景下,終於將2015年的銷量與2014年拉平,此前一直保持高速增長的捷豹路虎品牌2015年在華銷量下降了24%。

在此背景下,2013年曾提出“雙十戰略”(到2015年,達到年銷量10萬輛,細分市場占有率達到10%)的凱迪拉克品牌,2015年也未能如期完成年銷10萬輛和市場占比達到10%的目標。據官方數據顯示,2015年凱迪拉克品牌的在華銷量為8萬輛左右,同比僅增長8.9%,市場占有率不足5%。

“我們並沒有放棄‘雙十戰略’。”上汽通用汽車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施弘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坦言,凱迪拉克之所以沒有實現預想的目標,市場整體形勢之外,凱迪拉克品牌沒有做好上汽通用內部三大品牌的升級銜接也是一個十分關鍵的原因。比如同為豪華品牌的奧迪,有很大部分的消費者,就是由大眾品牌所轉化而來。而上汽通用雖然年銷量已經達到180萬輛左右,基盤客戶已經突破千萬,但在消費者高端化升級並選擇凱迪拉克品牌的引導上做得並不好。

施弘分析背後的原因,一是由於此前別克和雪佛蘭的消費者,對於通用的車的發動機以及油耗方面存在一些不滿意的方面,二是在品牌忠誠度和服務方面,上汽通用還有待進一步提升;與此同時,凱迪拉克品牌在產品選擇上也不夠豐富,現有的四款產品很難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2016年,上汽通用希望凱迪拉克能實現10萬輛的銷量,國產凱迪拉克CT6被寄予厚望。一方面,對於凱迪拉克來說,這款車目前在華國產的最高級別車型,是凱迪拉克品牌新美式旗艦風範的代表,承擔著樹立品牌的重任;而另一方面,面對目前增速日漸放緩的豪華車市場,CT6也必須拿出銷量。在希冀品牌和銷量兼得的背景之下,1月27日,凱迪拉克CT6以43.99萬~81.88萬的價格入市,雖然上汽通用認為這是一個十分具有誠意的定價,CT6不僅在空間和配置上超越同級別車型,還擁有不少創新和科技配置,但從目前各大汽車論壇的消費者反饋來看,消費者的接受程度依然是褒貶不一。這款新車最終能否讓凱迪拉克品牌“名利雙收”,顯然還有待市場檢驗。

不過,名利之外,施弘認為,CT6的國產對於上汽通用的意義還在於對內部生產體系的柔性化和智能化帶來的挑戰。目前CT6在中國和通用美國兩地同步生產,而為了配合這款通用旗艦車型的在華投產,上汽通用於2013年6月啟動了對凱迪拉克專屬工廠的奠基建設。1月21日,這家位於上海金橋的凱迪拉克新工廠正式建成投產。

這毫無疑問是目前國內工廠投資中最大手筆的例子之一。記者橫向對比,北京奔馳2015年4月投產的NGCC工廠總投資額為7.2億歐元(約51億人民幣);2012年5月華晨寶馬投產的鐵西工廠總投資為15億歐元(約107億人民幣)。而設計產能為13萬輛,總投資為109億元,按投資額凱迪拉克工廠在汽車業也是排名非常靠前的。僅一期的總投資額就達到80億元,占地面積47.7萬平方米,規劃年產能達到16萬輛,擁有國內首個具備全鋁車身制造能力的車身車間,機器人386臺。而此前被認為自動化程度最高的、奇瑞捷豹路虎常熟工廠的機器人也僅為306臺。

通用將目前四大先進連接工藝,包括鋁激光焊接、鋁電阻焊接、自攻螺接和自沖鉚接等,都應用在了這家工廠,以實現車身連接技術100%自動化。同時,凱迪拉克工廠還集柔性、智能於一體,能支持7款車型柔性總裝,並通過智能物聯網系統,可以追溯至每一個關鍵緊固點的扭矩信息,構建全自動數字化裝配體系。

在系列布局到位後,凱迪拉克將加快產品的國產化步伐。“從2016到2020年,凱迪拉克的產品要從現有的4款擴容到8款。” 施弘表示。而此前提出的“雙十戰略”,也希望在下一個五年得到實現。

不過,暗暗蓄勢的豪華車品牌,遠不止凱迪拉克一家,包括沃爾沃、英菲尼迪、捷豹路虎、雷克薩斯都在努力。下一個五年,背負車市降檔的壓力,豪華車品牌格局還將發生怎樣的變化,有待觀察。

編輯:邊長勇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雙十 戰略 落空 CT6 開啟 凱迪 拉克 一個 五年 進擊 序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350

凱迪生態探索“輕資產化” 化解業績變臉尷尬

5日,凱迪生態(000939.SZ)與中民投旗下資本運作平臺公司中民投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在武漢簽署戰略協議,雙方決定就綠色經濟、綠色金融、生物質產業精準扶貧和“一帶一路”等領域展開全面的戰略合作。

此次簽署的協議包括了一攬子的合作方案,雙方將通過相互投資、共建產業基金、搭建海內外產融合作平臺等形式來推進戰略協議的進程。

而此舉更有望化解凱迪生態完成資產重組後業績變臉的尷尬。

近期,因涉嫌業績造假和信批違規,凱迪生態頻遭外界質疑。

2015年10月,凱迪生態在年度業績預告中預測,2015年凈利潤為6.05億~7.08億元之間,但在年報披露的前一天,凱迪生態又突然發出業績修正預告,將其凈利潤修正為3.8億~4億元。最終披露的年報數據顯示,凱迪生態2015年凈利潤為3.88億元,只有當初預測的60%左右。

凱迪生態蹊蹺的業績表現引起了深交所的關註,後者於2016年5月26日發出問詢函,要求凱迪生態對年報披露中存在的問題進行答複。

5月28日,凱迪生態回複稱,為提高一代機組的發電轉換效率,2015年上半年公司對一代電廠進行鍋爐後續技改,導致部分電廠停機技改時間較長,發電量與2014年同比減少。同時,部分項目的建設進度因外部接入系統審批及設備調試等多方面因素未能如期投入運營,直接影響了其2015年的經營業績實現。

但投資者徐財源並不滿意凱迪生態的回複。他指出:“凱迪生態去年的發電收入十分反常,要麽是去年電廠運營極不正常,要麽是隱瞞收入。如果是電廠運營遇到困難,如實披露也行。但到了10月底,公司還公告盈利預測大幅增長,這不是忽悠投資者麽?”

凱迪生態稱,去年6月前,公司已擁有可運營的發電廠至少16家。6月完成對大股東全部生物質發電廠的收購以後,可運營電廠增至36家。

徐財源稱,這麽大的裝機規模,發電量不到30億千瓦時,平均每臺機組的發電時間不到5000小時,大大低於生物質發電行業的平均水平,亦低於收購電廠時所公告的設計發電能力。

事實上,凱迪生態近年資本運作涉及面廣、資金量大,一直以來都是采取購買資產的“重資產”方式擴容,公司對資金的需求量較大。生物質發電的收益卻並不穩定,公司2015年期末其他應收款高達5.25億元,較期初2.69億元增加了95.22%,期末存貨余額更達21.77億元,可見公司現金流壓力較大。

業界普遍認為,凱迪生態此次攜手中民投資本是公司走向“輕資產化”的重要一步,標誌著凱迪生態進入了與社會資本共建共享時代,今後公司將主要借助產業基金和金融租賃等方式發展,減少直接購置資產。

凱迪 生態 探索 輕資 產化 化解 業績 變臉 尷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252

業績變臉後 凱迪生態再曝非公開發行疑雲

一直因“生物質能源”這一投資熱點在資本市場表現活躍的凱迪生態(000939.SZ),近來頻頻遭受投資者質疑和深交所的問詢。

繼業績變臉和信批違規後,凱迪生態近日再陷非公開發行疑雲。有投資者及法律人士認為,一系列違法行為,又涉及巨大利益,監管部門應對公司及時立案查處。

監管層認定關聯方關系

凱迪生態14日公告稱,作為認購方參與凱迪生態非公開發行的武漢金湖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金湖科技”)被中國證監會湖北監管局認定為公司的關聯法人。

2015年7月,金湖科技作為認購方參與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購買資產並配套募集資金項目,以現金方式認購公司非公開發行募集配套資金的部分股份,合計取得上市公司股份73,821,064 股,認購完成後持有公司總股本的比例4.9%,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

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發現,成立於2000年7月的金湖科技,2013年、2014年的年報均顯示,企業通信地址為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江夏大道特一號,該地址正是凱迪生態公司所在地。

不僅如此,在凱迪生態籌劃2015年重大資產重組項目的敏感時期,金湖科技火速變更了公司法人代表及股東。

2014年7月15日,因凱迪電力(重組後更名為“凱迪生態”)大股東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擬籌劃涉及本公司的重大事項,公司自16日開市起停牌。

同年10月,金湖科技股東及法人均發生變更,公司股東從賀佐智、劉丹和溫愛春變更為趙東、羅文學和劉丹,法人代表由原來的賀佐智變更為趙東。

記者查詢凱迪生態過往公告發現,賀佐智曾是凱迪生態監事,從2007年12月4日任職,直至2015年9月2日離任。也就是說,賀佐智在擔任金湖科技法人代表的同時,有較長一段時間同時也在凱迪生態擔任監事。而金湖科技的現任法人代表趙東則是公司大股東陽光凱迪集團的工會主席。

多年來持續關註凱迪生態的投資人徐財源對此提出質疑:金湖科技在增發前至少從股東和管理人員上已經構成了凱迪生態的關聯公司,而我國《證券法》明確規定控股公司及關聯方不得參與詢價增發,凱迪電力的新增股份上市報告書亦明確承諾“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及關聯方不參與本次重組配套募集資金”,“金湖科技顯然違規參加了定向增發,凱迪生態已經構成欺詐增發和虛假信息披露”。

湖北證監局隨後對此展開現場檢查,其根據實質重於形式的原則,最終認定金湖科技為上市公司的關聯法人。

公告中,凱迪生態表態,截止公告日,金湖科技除參與認購公司為募集配套資金而非公開發行的股票外,與公司不存在其他任何交易行為。未來,公司將盡可能減少與金湖科技之間的關聯交易。

早與金湖科技深度關聯

事實上,早在參與上述非公開發行股票之前,金湖科技就與凱迪生態產生了較為緊密的聯系。

2014年8月13日,凱迪電力發布公告稱,經公司董事會七屆四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公司擬與金湖科技、北京大成漢盛投資中心共同出資成立“格薪源生物質燃料科技開發有限公司”(下稱“格薪源公司”)。

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格薪源公司註冊資本金為6億元,其中金湖科技出資占比29%。出資成立格薪源公司之時,賀佐智既是金湖科技法人代表,同時也是凱迪生態的監事。

公司稱,本次合資設立格薪源公司,有利於保障公司下屬生物質電廠燃料工作的健康、穩定進行,提高燃料供應工作專業化管理水平,通過建立健全規範化的燃料供應體系,進一步鞏固和發展公司生物質發電業務。

也就是說,格薪源公司實際上是凱迪生態的燃料供應平臺,是其主要的燃料原料供應商,構成長期的關聯關系。

就在上個月,凱迪生態對外公告,公司計劃聯合旗下子公司北京凱迪資本與上海金元百利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共同發起設立嘉興凱格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下稱“嘉興凱格”)。嘉興凱格計劃出資13.5億元對格薪源公司進行增資,其中13億元計入格薪源公司註冊資本,另外5千萬元計入格薪源公司資本公積。

徐財源認為,凱迪生態公開承諾的“未來公司將盡可能減少與金湖科技之間的關聯交易”恐怕難以兌現。

財政斷糧致業績變臉?

同樣無法兌現的還有凱迪生態對外承諾的高業績預期與高投資回報。

2015年10月,凱迪生態在年度業績預告中預測,2015年凈利潤為6.05億~7.08億元之間,但在年報披露的前一天,凱迪生態又突然發出業績修正預告,將其凈利潤修正為3.8億~4億元。最終披露的年報數據顯示,凱迪生態2015年凈利潤為3.88億元,只有當初預測的60%左右。

凱迪生態蹊蹺的業績表現引起了深交所的關註,後者於2016年5月26日發出問詢函,要求凱迪生態對年報披露中存在的問題進行答複。

5月28日,凱迪生態回複稱,為提高一代機組的發電轉換效率,2015年上半年公司對一代電廠進行鍋爐後續技改,導致部分電廠停機技改時間較長,發電量與2014年同比減少。同時,部分項目的建設進度因外部接入系統審批及設備調試等多方面因素未能如期投入運營,直接影響了其2015年的經營業績實現。

但投資者徐財源並不滿意凱迪生態的回複。他指出:“凱迪生態去年的發電收入十分反常,要麽是去年電廠運營極不正常,要麽是隱瞞收入。如果是電廠運營遇到困難,如實披露也行。但到了10月底,公司還公告盈利預測大幅增長,這不是忽悠投資者麽?”

凱迪生態稱,去年6月前,公司已擁有可運營的發電廠至少16家。6月完成對大股東全部生物質發電廠的收購以後,可運營電廠增至36家。

徐財源稱,這麽大的裝機規模,發電量不到30億千瓦時,平均每臺機組的發電時間不到5000小時,大大低於生物質發電行業的平均水平,亦低於收購電廠時所公告的設計發電能力。

有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透露,凱迪生態的業績變臉實際上與政府財政補貼因故無法到位有關,這也是市場上那些過度依賴財政補貼的上市公司亟需解決的問題。

湖北德馨律師事務所律師劉陸峰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說,金湖科技隱瞞關聯方身份參與非公開發行,是一種故意的違法行為,因涉及巨大利益,監管部門應該對凱迪生態及時立案查處。

業績 變臉 凱迪 生態 再曝 曝非 公開 發行 疑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668

朱凱迪效應

2016年9月8日,恒指和新鴻基地產同以52週高位收市,分別報23,919.34點和120.80港元。就筆者粗略估計,新界北近六個月上車盤大概由低位反彈近三成。
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土地正義聯盟(Land Justice League)朱凱廸以84,121票成功當選為立法會議員,成為香港地區直選的票王。無獨有偶,同樣是朱八萬緊密戰友中大地理及資源管理學系城市研究課程副教授姚松炎也以2,491票擊敗角逐連任的689戰友謝偉銓(2,009票)和全國政協委員兼資深建築師林雲峯(1,235票)。朱八萬、姚松炎教授和其他本土派人仕似乎大有機會聯手以各項激進手法在垃圾會內外展開抗爭外,對未來香港樓市又會有甚麼影響呢?
根據『灼見名家』早前一篇鴻文「學者專家探討土地供應與房價 — 理大論壇」,便如此記述了一些關於姚教授對土地政策的看法:

「…假如政府決定移山填海,並發展郊野用地,這些工程勢必對環境構成重大的影響。以填海工程作為例子,由於政府急於進行填海工程,事實上令不少沉於海底的文物無法再打撈。更重要的是,填海工程會迫使中華白海豚等海洋生物遷離其棲息地,即使牠們能避開填海工程,被破壞的棲息地卻無法修復。…樓價和土地供應根本毫無實質關係。…增加土地供應不但無法有效壓抑樓價,甚至能夠證明相反的因果關係:由於樓價高企,反而激勵發展商發展更多住宅項目。從供求定律的角度而言,並非因為增加土地及房屋供應而令樓價下跌;反而是由於樓價不斷上升,令發展商增加其房屋供應量,以謀取更多利潤。…政府一直構建香港土地不足的假想,並繼而不斷增加土地供應。…政府在毫無科學根據的情況下不斷增加土地供應,是「不惜毀山滅林、毀家滅族,以巫術邪門治港,自毀長城」的做法。…」

且不論姚教授的地價和供應關係見解是否合理,反他和朱八萬基本上同一鼻孔出氣 – 以保育為由拖慢香港土地發展。事實上689的十年47萬新住屋供應,基本上由新界北供應,特別是朱百萬的新界西選區。坐擁八萬票的朱八萬和和專業界別的姚教授連成一線,推動新界北開發的阻力可想而知。

筆者在拙文「竊聽風雲前傳」中曾經懷疑:「…反新界東北的推手資金來源會否是香港四大地產霸權。「打著紅旗反紅旗」,拖延公營房屋落成最大的得益者是誰?!…」也許朱八萬和姚教授是真心膠,作為投資房地產的持份者或明或暗支持他們其實並不奇(所以新界樓和地產股如春江鴨已預知朱百萬當選?)。擁有自己物業,固然非希望限制供應令樓價保值,也不希望發展破壞自己居住環境。至於其他住劏房的人死活,真係關人隱士。如果朱百萬出選超級區議會的垃圾會議席,筆者會毫不猶疑投神聖一票!

請不要說投朱百萬(或其他本土派)的選民無腦,因為他們的票是為自己的利益投下神聖一票,這便是民主!

(感謝順叔答允轉載其創作插圖!)

凱迪 效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376

凱迪生態總裁被拘 疑挪用侵占公司資金1000余萬元

凱迪生態((000939.SZ)12月25日晚間發布公告稱,公司從武漢市公安局獲知,公司董事總裁陳義生因涉嫌職務侵占罪被武漢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為此,凱迪生態緊急召開董事會會議,解聘陳義生總裁職務,由公司副總裁張海濤代行總裁職務。凱迪生態表示,公司各項生產經營不會受到影響。

第一財經記者從凱迪生態內部知情人士處獲悉,凱迪生態報案,經調查,今年10月8日,武漢市公安局經偵支隊立案:凱迪生態財務人員陳義生、徐浩波等人違反公司財務管理規定,利用職務之便,挪用並侵占公司資金1000余萬元,涉嫌挪用資金和職務侵占。

據悉,陳義生曾任交通銀行安徽省分行信貸科科長,貸款審查科科長,風險資產管理處副處長。2006年1月~2014年11月任中盈長江國際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2009年4月~2014年7月任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財務總監;2009年3月~2010年12月任武漢東湖高新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2011年2月任武漢凱迪電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2014年7月19日,凱迪生態公告稱,根據公司經營管理的需要,同意任育傑不再擔任總經理職務。經董事長提名,聘任陳義生擔任公司新任總裁,全面負責公司日常生產經營工作。

截至今年12月15日,陳義生持有凱迪生態無限售流通股22550股,高管鎖定股67650股,合計90200股。今年12月16日,陳義生簽訂了未來6個月內不減持公司股票的承諾。凱迪生態稱,將在申報陳義生離任後兩個交易日內到結算公司辦理相關股份的鎖定事宜。

凱迪 生態 總裁 被拘 挪用 侵占 公司 資金 1000 余萬 萬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553

凱迪生態或陷連環違約,凱迪債收益率飆至逾400%

進入2018年以來,信用違約事件相繼曝出。此前,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從基金和銀行處獲悉,凱迪生態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0939,下稱“凱迪生態”)的中票“11凱迪MTN1”實質性違約,資金未在5月7日最終到賬日到位。

“這次違約可能只是一個開始,公司後續的幾筆債務大概率會出現違約,2個月內兌付估計也可能有問題。”持有凱迪債的某基金內部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上述人士同時表示,機構買債早前都相信重資產行業,包括造紙等過剩行業,但如今的環境下,投資邏輯生變,流動性為王。

此前,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從機構處獲得凱迪生態出具的未對外公示的書面文件顯示:“截至2018年5月7日終,我公司通過多途徑努力籌措本期債券本息兌付資金,但仍未能按照約定籌措足額償付資金,已經構成實質性違約,該事情嚴重損害了債券持有人利益,在公開市場造成不良影響。在此,公司向‘11凱迪MTN1’持有人致歉。”就後續兌付安排,凱迪生態表示,公司將通過多途徑努力籌措償付資金,盡快兌付“11凱迪MTN1”本金以及利息,計劃將於2個月內兌付全部本息。

5月7日晚間,記者發現,中證估值已經對凱迪債做出估值調整。根據中證估值數據,“16凱迪02”到期收益率109.8%,“16凱迪03”到期收益率330.7%,“11凱迪債”收益率417%,“這也就意味著,如今買入這些債券,可以拿到百分之幾百的年化收益率,問題是,誰會接盤這些高於當年P2P年化收益率的違約在即的債券?”上述基金人士對記者表示。

5月7日,中誠信將凱迪生態主體評級由“AA”調整為“C”,“16凱迪03”債項評級由“AA”調整為“C”。

也有不少機構人士對記者透露,多家債券基金其實都持有凱迪債,且倉位不輕,“近幾日凈值波動劇烈,在債基中其實很罕見。”

全程參與凱迪債事件協商的基金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凱迪生態違約原因主要是,幾個償債的途徑全部失效,即發新債借新還舊的做法也無法繼續,因為股票停牌,去杠桿階段投資者不會買這類新發行的債券,外加項目回款也沒有用來還債。

凱迪生態註冊地武漢,以生物質發電為主營業務,是一家兼顧風電、水電的清潔能源平臺型公司,從2010年以來公司的主體評級穩定地維持在AA,凱迪生態1993年在深圳主板掛牌,法定代表人李林芝,無實際控制人。眼下,企業核心資產包括生物質電廠、應收賬款等。

記者同時獲悉,此前在凱迪生態某次內部會議上透露出,凱迪生態面臨230億元債務,分別是銀行固貸32%、融資租賃17%、發債14%、信托非標17%、基金(5年以上)13%、ABS6%;待償付債券34億元,5月到期6.58億元,9月到期8億元,11月到期11.8億元,12月到期6億元。

就凱迪生態的固貸抵押物而言,目前相關投資機構對記者表示,尚無法悉數掌握,預計是工程項目的土地廠房設備。

至於債券違約的處置方案,有基金人士對記者表示,目前尚無頭緒,“這類債券都是無抵押的信用債,目前似乎凱迪生態的母公司陽關凱迪也沒有表態,要怎麽處置、能不能拿回本息還很難說。”

知情人士透露,凱迪生態近期在與某省國資背景投資公司協商出資,未能談妥。

也不乏業內人士表示,盡管國家及地方對新能源產業的政策鼓勵和支持,但近年來生物質發電的項目基本都呈現不同幅度虧損。某券商分析師就對記者指出,能源電力環保行業是民企弱勢較為明顯的行業。這些行業公共事業屬性比較強,民企要獲取優勢需要最大程度從成本端控制,而銷售端的價格受到國家管控,所以只有成本控制好的企業才能維持穩定盈利。

今年1月,東興證券分析指出,凱迪生態所處的能源行業市場競爭加劇,此外生物質電廠盈利不達預期。早前,由於政策扶持,也催生一批風能、太陽能及生物質能發電項目陸續上馬。但一如某些行業過度競爭帶來的惡果,新能源產業在紮堆上馬的推動下,重複建設、資源浪費和效益低下等發展難題開始顯現。在燃料成本高企、人力成本居高不下以及政策扶持不到位等因素影響下,幾乎所有生物質發電項目一投產就陷於虧損的尷尬境地。

凱迪 生態 或陷 連環 違約 收益率 收益 飆至 至逾 4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789

凱迪生態:無法按期歸還募集資金,涉及資金超15億元

5月10日,凱迪生態公告稱,2017年5月10日,公司董事會審議通過使用部分閑置募集資金暫時補充流動資金的議案,使用11.31億補充流動資金,使用期限為12個月。截止2018年5月9日,上述資金未歸還至募資專戶。

公告披露,另經保薦機構核查,公司及下屬子公司等10個募資專戶於今年初向非募集資金監管賬戶轉出約4億,截止昨日未歸還至募集資金專戶。

據公告,由於公司正在進行重大資產重組,股票停牌近 6 個月,停牌期間 對公司融資產生了一定影響,另公司在建工程較多、回款較慢,市場 資金狀況差疊加 2018 年到期債務多的背景下,目前公司流動資金緊 張、有息負債余額較大,故公司無法在期限內籌集資金並按時向監管 專戶內歸還資金。

凱迪生態表示,公司目前正在進行重大資產重組,擬剝離非生物質發電資產,後續公司將加快推進重大資產重組、項目融資、電費回款等方式籌措資金,盡快歸還應歸還至專戶的募集資金。

凱迪 生態 無法 按期 歸還 募集 資金 涉及 15 億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827

凱迪債違約引機構全面排查“債雷”,利率債、信用債兩極分化

2018年,信用風險再次引起市場的極大關註,與過去幾年不同的是,民營企業連環違約搶占了“頭版”。第一財經記者也從相關投資機構處了解到,由於凱迪生態上周債務違約,相關投資機構已經開始全面排查信用債“債雷”,同時也在準備相關資料,為監管層近期可能進行的調查做準備。

凱迪債違約發酵

2018年以來,富貴鳥、神霧環保、凱迪生態、中安消接連違約,堅瑞沃能、龍力生物、中弘股份也分別爆出非標及貸款逾期,違約風險曝露的頻率從兩周一只、一周一只到最近的一周多只,引起了市場極大關註。

就上周而言,凱迪生態違約事件無疑是市場的焦點。5月7日,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從基金和銀行處獲悉,凱迪生態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凱迪生態,000939.SZ)的中票“11凱迪MTN1”實質性違約。凱迪生態方面表示,公司將通過多途徑努力籌措償付資金,盡快兌付“11凱迪MTN1”本金以及利息,計劃將於2個月內兌付全部本息。

5月7日晚間,記者發現,中證估值已經對凱迪債做出估值調整。根據中證估值數據,“16凱迪02”到期收益率109.8%,“16凱迪03”到期收益率330.7%,“11凱迪債”收益率417%,“這也就意味著,如今買入這些債券,可以拿到百分之幾百的年化收益率,問題是,誰會接盤這些高於當年P2P年化收益率的違約在即的債券?”某持有凱迪債的公募基金人士對記者表示。

14日,第一財經記者從某持有凱迪債的機構人士處獨家獲悉,凱迪生態將於5月25日召開相關會議,部分投資機構也已經提出各自的訴求,其中包括:要求增加外部擔保(最好是當地國企)、抵質押品;披露上市公司和集團公司的經營情況,以及最重要的現金流情況;說明“11凱迪MTN1”的違約對上市公司和集團公司償債能力的影響,該違約債券能否在2個月內還清,披露發行人應收賬款的情況;披露公司未來的債務清償計劃和資金來源,增加提前回售條款,給出股票和債券複牌日期等等。

此外,也有知情人士對記者表示,不乏機構強烈要求凱迪生態立即披露2017年年報、2018年一季度財報,以及現金流量表。其實,凱迪生態自2017年11月16日開始停牌至今仍未複牌,更令人咋舌的是,2017年報、2018年一季報披露都已收官,凱迪生態迄今還未披露業績情況。

凱迪生態註冊地武漢,以生物質發電為主營業務,是一家兼顧風電、水電的清潔能源平臺型公司,2010年以來公司的主體評級穩定地維持在AA。凱迪生態1993年在深圳主板掛牌,法定代表人李林芝,無實際控制人。眼下,企業核心資產包括生物質電廠、應收賬款等。

機構集體“排雷”信用債

據記者了解,凱迪生態為國內幾大機構的重倉債券,其中不少機構還持有其母公司債券,加之近幾周民企違約事件頻繁爆發,各大機構的當務之急是對信用債風險進行集中排查。

上周有境外媒體引用知情人士的消息稱,中國證監會將對債券基金近期可能存在的風險問題進行檢查。鑒於近期債券違約事件頻發,監管部門註意到有跡象顯示,一些債券基金可能存在風險控制不力和違規的問題。不過,證監會並未對此置評。

上述持有凱迪債的基金人士對記者表示,近幾日都在加班加點準備相關素材,甚至一晚上補幾十份報告。盡管並不存在所謂的“債券互倒”的情況,但有些缺失信息需要補充以確保充分合規,包括一級分銷報告中的公司代碼等等。

“凱迪生態等一些民企債的違約已經是事實,現在的關鍵是不要再踩雷,所以近期機構都在對持有的信用債全面排查,也不排除會找機會提前賣券。”上述人士稱。

中航信托宏觀策略總監吳照銀對記者表示:“貨幣收緊,債券發行成本高企,一旦銀行不給企業續貸、企業無法在債市重新發行債券或展期,那麽部分企業資金鏈有可能繃斷,當前的底線仍然是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部分信用違約事件在去杠桿的背景下難以避免。”

其實,近期幾單民企違約事件以新能源行業、紡織服裝行業、計算機軟件行業為主,其行業屬性大部分不適宜債權融資,適宜債權融資的企業特點大多為重資產、規模大、門檻高、現金流優先、穩定性好等。有分析認為,新興技術產業中風險與收益不匹配;而紡織服裝行業格局極度分散化,門檻低且競爭激烈,持續受到電商沖擊,面臨行業重塑;計算機軟件行業雖然是輕資產,但對技術和人力要素的要求高,多並購,穩定性低。

信用債、利率債冰火兩重天

過去兩年,債市的關註點聚焦在備受去杠桿、利率擡升沖擊的利率債市場,從2016年底到2017年,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從2.6%附近攀升至超過4%的水平,債基浮虧無數。而到了2018年,利率債開始回暖,信用債則成了問題的源頭。

今年4月初,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不斷下行,一度最低降至3.5%附近,經濟數據走軟、貿易爭端、去杠桿導致A股持續疲軟等因素都是背後原因。值得註意的是,目前境外機構在國債市場中占比已相較去年底提升0.88個百分點至5.85%。截至5月14日收盤,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報3.7%,近期維持穩定。

去杠桿對利率債市場造成巨震的階段已經過去,“去年四季度在經濟數據回暖、資管新規浮出水面的情況下,債市遭遇拋售,流動性較好的利率債、政策性金融債甚至率先出現拋售,這主要因為機構需要換取流動性來應對去杠桿壓力,而後才輪到資質和流動性較差的信用債。”瑞銀資管固定收益部董事、基金經理樓超告訴記者,目前全年還是維持利率債好於信用債、加久期好於加杠桿的判斷。

第一財經記者采訪多家外資機構後也發現,各界普遍對於今年的信用債持謹慎態度。

富達利泰債券基金經理黃嘉誠此前對記者表示,剛性兌付的打破或導致違約事件上升是一大擔憂。2018年對於低端制造業、煤炭等大宗商品行業項目持審慎態度。

據統計,2018年信用債正常到期量4.8萬億元,加上行權日在2018年的含回售權債1.27萬億元,信用債總到期量大約為6.07萬億元,為歷史峰值。全部到期/進入行權期信用債中,AAA占比僅有48%,目前存量信用債中AAA占比約為57%,新發行信用債AAA占比約為70%左右。

同時,黃嘉誠也提及,隨著強監管下,銀行非標回表、打破剛性兌付,需要關註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地方政府如今需要靠自身實力向市場舉債,做的較多的是大型基建項目投資,需要關註項目本身的現金流是否良好。而隨著銀行非標回表,也可能對地方政府債務展期造成一定壓力,尤其是部分三四線城市的項目。”

凱迪 違約 機構 全面 排查 債雷 利率 債、 信用 兩極 分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047

凱迪生態遭投資者舉報,深交所七問流動性風險處置等

5月15日,第一財經記者獨家獲悉,多位投資者已向證監會寄送了關於凱迪生態(000939.SZ)的舉報信,在投資者看來,凱迪生態可能存在誤導性陳述以及財務造假問題。

同日,深交所向凱迪生態下發問詢函,除了要求其全力處置流動性風險以外,還就資產重組、工資拖欠情況以及部分電廠的停產困境進行了嚴格的問詢,並要求凱迪生態在5月22日前報送有關說明材料。

針對投資者的一系列疑問,第一財經記者第一時間致電凱迪生態總裁兼財務總監張海濤,截至發稿尚未有人接聽。

投資者向證監會舉報 

15日,第一財經記者獨家獲悉,多位投資者向證監會寄送了關於凱迪生態的舉報函。針對舉報信內容,一位投資者對記者表示,公司一系列定期報告和公告可能存在財務造假以及虛假陳述,誤導和欺詐投資者,導致投資者的巨大損失。

首先,投資者質疑,發行人信息披露或存在虛假陳述和刻意隱瞞實情的情況。凱迪生態在4月3日深交所問詢函的回複公告中寫到:“公司債券還本付息不存在風險,公司整體資金籌集包括經營性回款、資產處置回款及融資籌資共計120億元。”

這120億元具體包括:生物質電廠尚未列入補貼目錄的電廠應收補貼款5億元和2018年經營性現金貢獻約10億元、海外EPC工程2018年預計收回12億元、公司非生物質板塊剝離資產資金預計可收回60億~80億元、融資租賃2018年4個電廠預計融資8億元。

這位投資者認為,120億元償債資金中只要有任意一筆資金能夠到位,違約就可以避免。發行人在問詢函回複公告中寫到的120億元還款資金以及無償債風險,可能存在虛假陳述和刻意隱瞞真實情況,對廣大債券持有人造成誤導和投資損失。

第二,投資者認為,大股東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涉嫌侵占上市公司資產。凱迪生態於2015年6月20日完成發行股份支付現金向共計15名交易對手方購買資產,交易定價68.5億元,現金對價約37億元,其中包括非公開發行部分募集的約9.8億元,增發股份對價31.4億元。

其中,37億元現金支付只針對大股東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和發行人關聯方中盈長江,要求發行人一年內付清。而這些通過定增和現金購買註入的資產與原先的業績承諾有巨大差距。其中,林地資產業績與承諾存在巨大差距,註入生物質電廠後,原先的生物質電廠利潤下降明顯。投資者認為這存在一定挪移業績的嫌疑,而當時操作該增發方案的管理層已多數離職。

第三,在投資者看來,上市公司及大股東存在違規挪用上市公司現金的可能。根據發行人2016年度非公開發行保薦機構中德證券在今年5月11日所發公告,凱迪生態於2017年5月召開董事會會議,同意公司使用林業生態文明建設項目募集資金專戶2.95億元和14家生物質發電廠建設項目中8個項目部分閑置募集資金8.36億元,總計11.31億元補充流動資金,至今未歸還。

中德證券通過對公司募集資金賬戶銀行對賬單進行逐筆核查時發現,凱迪生態及其下屬子公司漢壽凱迪綠色能源開發有限公司等10個募集資金投資項目的募集資金監管專戶,在2018年初存在47筆資金轉出,共計約4.02億元,均轉入凱迪生態非募集資金監管賬戶,且未履行任何審議程序。

中德證券稱,根據目前獲取的銀行對賬單及與上市公司相關負責人的溝通情況判斷,上述資金轉出行為屬於違規挪用非公開發行募集資金的情形,保薦機構已多次要求公司盡快歸還,並向監管機構進行了匯報。截止到目前,該募集資金去向不明,存在大股東挪用上市公司資金的可能。

凱迪生態收問詢函

15日下午,深交所向凱迪生態下發了問詢函,除了要求其全力處置流動性風險以外,還就資產重組、工資拖欠情況以及部分電廠的停產困境進行了嚴格的問詢。

5月14日,凱迪生態召開了線上資產重組投資者說明會,凱迪生態未披露的2017年年報和2018年一季報何時能披露、未能及時披露的原因,成為了投資者最關註的焦點。

董事長兼董秘李林芝回應稱,公司正在進行重大資產重組,在年報審計階段,公司所需提供的林地資產涉及範圍廣,統計核實難度大,部分工程也需要進一步造價評估。工作量大加上人手有限導致審計機構未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出具審計報告,按照計劃公司將在7月2日前公布年報和季報。

凱迪生態在14日發布的《關於未披露年報繼續停牌及繼續推動重組的公告》中稱,由於年報和季報尚未披露,相關重要數據無法確定,在此情況下,相關重組方無法與公司就重大資產重組的諸多細節進行敲定,故無法與公司簽訂具有約束力的重組協議。

線上說明會上,凱迪生態證實潛在重組方為國企背景,公司控股權轉讓一直圍繞著央企、國企談判,談判流程和決策流程繁複,這也是重組對象遲遲不能落實的原因之一。

此外,凱迪生態在公告中也解釋了重組進展緩慢的原因:公司本次資產處置涉及的資產包括藍光電廠、風電、水電、林地、煤炭、在建生物質電廠等,數量眾多,參差不齊,對於公司來說,整體出售上述非生物質主業的資產是最佳選擇;其次是按照不同的產業整體打包出售;但不少購買方只盯著好資產,而不願意接稍微差一點的資產,這就和中小股東的利益發生了沖突。

對此,深交所要求凱迪生態在披露重組進展時,充分提示其中存在的不確定性,如有重組失敗的風險,要求及時、完整、充分予以提示。

在上述投資者說明會上,凱迪生態還就部分電廠和工資拖欠的“停產困境”作出了說明。關於生產經營情況,凱迪生態總裁兼財務總監張海濤承認,公司經營受資金、賬戶凍結等因素影響,只有部分機組在運行。

針對部分電廠的“停產困境”,深交所要求凱迪生態核查並披露上市公司運營管理的生物質電廠的經營狀態,包括但不限於原料供應,機組運行狀態,最近6個月發電上網情況,電費結算及回款情況、預計持續時間等。

一位投資者還在此次說明會上提問:“據聞公司已經拖欠員工3個月工資了,拿什麽來保障投資者的權益?”凱迪生態回應:“公司正在積極解決,已部分解決。”

對此,深交所要求,說明拖欠員工工資具體情況,公司的應對措施及效果,以及是否對公司電廠生產經營、電費回款等產生影響,如有影響應具體描述。

深交所在關註函中還提及,凱迪生態至今已連續數月未披露發電量數據,要求其說明理由並保持連續性。

凱迪 生態 投資者 投資 舉報 深交所 深交 七問 流動性 流動 風險 處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128

租賃業之問:折戟輝山乳業、沃特瑪之後,為何仍集體“觸雷”凱迪生態?

“這些融資租賃公司開業以來可能就白幹了”,一位租賃業人士對日前多家租賃公司紮堆“觸雷”凱迪生態這一現狀發出這樣的感嘆。

不久前爆出7億元違約票據的凱迪生態正引發租賃業的震動。近日,德潤租賃、德潤融資租賃(深圳)有限公司(德潤租賃子公司)在同一天分別起訴凱迪生態全資子公司藍光發電、桐城凱迪,要求支付租金7038.50萬元。

除德潤租賃及其子公司觸雷外,還有9家租賃公司與凱迪生態的售後回租合同並未到期。未來幾年,這11家租賃公司是否能夠安全上岸,還是個未知數。

再一次集體“觸雷”

近日,安徽新力金融連續發布公告,其控股子公司德潤租賃、德潤融資租賃分別起訴藍光發電、桐城凱迪,要求被告方立即支付租金分別為2769.75萬元和4268.75萬元。

根據凱迪生態2017年半年報顯示,共有11家融資租賃公司通過售後回租方式向凱迪生態及其子公司持續輸血,未到期的租賃合同涉及資金共計40.85億元。

其中,最引人關註的是中民國際租賃,其為凱迪生態輸血資金達19億元。從2015年6月到2016年9月,凱迪生態與中民國際租賃簽訂11個合同,共計19億元,最長合同期限為7年。而根據公開資料,中民國際租賃在2016年5月增資15億元之後,資本金也才45億元。簡單測算,與凱迪生態這單一客戶開展的業務,就占中民國際租賃的40%以上。

對於未來,這些租賃公司是否能取得租金,情況不容樂觀。凱迪生態除被曝中票違約為,還有出現多種問題。凱迪生態公布的業績預告顯示,公司2017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預計為虧損13億元至16億元,虧損數字是去年凈利數字的4倍多。而至今為止,凱迪生態公告2017年年報和2018年一季報尚未披露。

但這並非第一次租賃公司遭劫。5月10日,盛運環保公布一則債務到期未清償公告,金額高達6.3億元,從盛運環保公布的到期未清償明細來看,共有31筆合計6.3億債務未償,其中7家租賃公司受牽連,逾期總額達5707萬元。根據零壹租賃智庫統計:安徽中安租賃受累最深,逾期總額高達2389萬,放款8筆;佛山海晟金融租賃和河北金融租賃各有1筆放款,逾期金額分別為909.14萬、748萬;廈門海銀匯通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放款2筆,逾期總額為422.26萬元;西藏天富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放款2筆,逾期總額達239.83萬。

此前,4月1日,鋰電巨頭沃特瑪母公司堅瑞沃能自曝20億債務違約,整體債務達221億元,融資租賃形成長期應付款25.93億元。2018年還公告了兩筆各3億的租賃融資。

此外,2017年3月,輝山乳業資不抵債,陷入風險的債務達百億元以上,10多家租賃公司被卷其中。

西藏金融租賃風控部總經理李廉表示,市場上爆出的一些違約事件,可以看到諸多金融機構陷入其中。一般來講,租賃業務是順周期的。經濟繁榮時,企業產銷順暢,經營業務良好,再融資環境相對寬松,巨大的政策慣性,放大了一些行業的非理性繁榮,掩蓋了一些風險隱患。而下行時期,客戶的經營指標惡化,但杠桿還在,存量債務到期的周轉壓力進一步加大,這是風險暴露的一個誘因。

練好風控內功,做到“兩要、兩不要”

2006年,中國租賃公司僅80多家,總資產200多億元。2017年,租賃公司的總數超過9000家,單單金融租賃行業資產總額已超過2.4萬億元。在行業井噴式增長中,租賃公司如何冷靜思考,謹慎經營?

君創租賃董事長李思明稱,租賃公司應“兩要、兩不要”:“要熟悉你的市場、熟悉你的客戶;不要別人做過的客戶我也做、別人進入的行業我也進入”。

李思明表示,租賃公司本質上來說,屬於具有傳統金融屬性的企業。在創新發展之前,不妨好好學金融機構,加強公司的事前事中體系建設,做到熟悉市場、熟悉客戶。

不同背景的融資租賃公司,要在各自熟悉的行業開展業務。當下市場上存在這種現象,例如,當一家實力較強的租賃公司和A承租人開展10億元的業務後,其他租賃公司跟風而上,存在僥幸心理,認為與A承租人開展1億元的租賃業務不會存在風險。但實際上,一旦風險發生,大型的租賃公司規模大,可以及時調整以降低風險暴露,反而對於小型融資租賃公司“船小不好掉頭”。

李思明還認為,租賃公司應該苦練風控內功。從表面上來看,融資租賃的業務模式很容易學習,但是內在的風控組合管理、客戶篩選等精髓難以模仿。

流動性管理是核心,如果承租人喪失再融資的能力,那麽進入破產重整或清算將是必然結果。李思明稱,若承租人進入破產重整,租賃公司即便通過債務重組或債轉股保住了一些權利,也將背負較大的流動性壓力;若承租人進入破產清算,租賃公司受到的損失更為嚴重。

中國康富租賃副總裁黃煒表示,租賃公司需要打造、編制產品手冊,通過產品手冊,將業務研發、營銷、風控、決策、業務操作、資產管理等工作模塊實現生產線一樣的工藝管理,並通過產品手冊打造租前、租中、租後全流程的風險防控體系。

黃煒稱,租賃公司還應該著力做好兩個工作,一方面是將金融解決方案進行標準化,規範化,產品化,實現可複制性。另一方面,不能沈浸在舒適區,而是要不斷適應客戶需求和同業競爭的需要,保持業務的創新能力。

當承租人出現違約、破產情況,租賃公司是否可以通過取回租賃物來緩解風險呢?

李思明稱,雖然在法理上是可以的,但在實際操作中,經過漫長的司法程序後,設備貶值、損壞較為嚴重,即便最後能夠取得租賃物,再次利用價值極低。

李廉也認為,租賃物流通處置渠道有限,很難通過處置租賃物緩釋風險。

他表示,租賃業務一般周期較長,在租賃期內,政策、市場、技術在變,交易對手的生產經營環境在變,租賃公司不但要聚焦專業領域,更要在業務調、審、批、管、退等重要環節,深入了解潛在風險,不要被“聚集紮堆”而左右了對風險的客觀判斷。

租賃業 租賃 之問 折戟 戟輝 輝山 乳業 沃特 之後 為何 集體 觸雷 凱迪 生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285

獨家 | 借道關聯交易三年套取資金超400億,大股東成凱迪生態危機禍首?

一手將資產賣給上市公司,一手通過賣出的資產長期、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資金,頻繁的關聯收購、淪為大股東提款機的凱迪生態(000939.SZ),終於一步步陷入今日的危機旋渦。

凱迪生態5月24日公告稱,公司自身、子公司分別有9個、38個銀行賬戶被凍結,凍結金額10.8億元、14.6億元,凍結余額卻只有區區 2444萬元、2283萬元。此外,其大股東持有的全部股份,也被多地司法機關全部凍結。

第一財經記者調查發現,凱迪生態與其大股東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陽光凱迪”)有著莫大的關系。最近幾年來,陽光凱迪與凱迪生態頻繁進行關聯交易,僅2015年陽光凱迪就將120余家公司賣給凱迪生態,獲得現金對價16億元。與此同時,陽光凱迪及其賣給凱迪生態的企業,還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資金,僅2014年至2016年三年,累計占用金額就超過400億元。

而關聯方占用的資金,已經超過凱迪生態同期融資規模。數據顯示,2014年、2015年,陽光凱迪等關聯方,累計占用的資金,分別超過凱迪生態同期融資額29億元、28億元,占用余額超出31.2億元、13.4億元。2016年占用余額更是多達142億元,比融資凈額多出近64億元。

大股東向上市公司出售資產套現

5月24日,凱迪生態公告稱,公司已有9個銀行賬戶被凍結,凍結金額10.8億元,凍結余額2444萬元。此外,大股東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陽光凱迪”)所持11.2億股,已被法院凍結,凍結數量占該公司總股本28.53%。

5月7日,凱迪生態的中票“11凱迪MTN1”本息6.98億元違約之後,凱迪生態迅速陷入困境,資金高度緊張。

不僅如此,凱迪生態也到了員工工資都無法發放的窘境。公告顯示,今年2月~4月,該公司分別拖欠員工工資2770萬元、3088萬元、3208萬元,合計逾9000萬元。

凱迪生態淪落到今天的境地,與其大股東陽光凱迪,有著莫大的關系。最近幾年,陽光凱迪一手將資產賣給上市公司,一手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累計金額達數百億元。

2010年、2011年,陽光凱迪分兩次將所持宿遷、萬載等3個電廠100%股權,以及五河、桐城2個電廠51%股權,轉讓給凱迪生態,交易價格為3.92億元。後因業績承諾沒有完成,陽光凱迪於2013年又將5家電廠回購,回購價格4.42億元。從表面上看,陽光凱迪回購價高於出售價,但按照當時的貸款利率測算,其回購的5000萬元溢價,尚不足凱迪生態支付的收購款同期在銀行產生的貸款利息。

然而,在陽光凱迪與上市公司的關聯並購中,上述交易規模並不算大。2015年7月,凱迪生態一口氣完成陽光凱迪、華融資產、百瑞普提金、楊翠萍等15名交易對手持有的87家生物質電廠、1家生物質電廠運營公司、5家風電廠、2家水電廠、58家林業公司100%股權,以及1家水電廠87.5%股權等154家公司的龐大收購,交易作價高達68.5億元,其中現金對價37.1億元,股份對價31.4億元。

根據凱迪生態披露,收購的154家公司中,陽光凱迪持股的就達121家,其中61家生物質電廠、44家林地公司是100%持股, 15家生物質電廠持股51%, 還有一家公司,陽光凱迪持股71.16%。凱迪生態這一系列收購中,陽光凱迪獲得的交易對價,除了2.81億股股份外,還有16億元現金。

關聯方巨額資金占用

向上市公司出售資產套現的同時,陽光凱迪及其關聯方還持續、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資金。年報數據顯示,2014年全年,陽光凱迪及其管理方武漢凱迪電力工程有限公司(下稱“凱迪電力工程”),占用凱迪生態資金累計發生額為3323萬元、35.2億元,期末占用余額合計7.91億元。其中,陽光凱迪占用余額2634萬元,凱迪電力工程占用余額7.64億元。

相對於大股東陽光凱迪,凱迪生態子公司占用的資金規模更大。數據顯示,2014年,陽光凱迪子公司累計占用資金發生額52億元,占用余額約37億元。加上大股東部分,合計累計占用資金發生額85.7億元,余額44.8億元。

到了2015年、2016年,大股東等關聯方資金占用規模繼續大幅攀升。截至2015年底,陽光凱迪、凱迪電力工程、凱迪生態子公司占用的資金發生額合計高達205億元,占用余額81.2億元。除了陽光凱迪、凱迪電力工程外,凱迪生態子公司占用資金全部為非經營性往來。

公開披露顯示,截至2015年底,陽光凱迪、凱迪電力工程的占用余額雖然降至12.23億元、2664萬元,但期間發生累計占用額卻分別達到51.6億元、55.6億元,合計金額同樣高達107.2億元。同時,凱迪生態子公司占用的資金也大幅增加,累計發生額更是高達98億元,占用余額為93億元。

隨著時間推移,凱迪生態子公司的資金占用規模,也持續以驚人的速度增長,並在2016年達到高峰。截至2016年底,陽光凱迪、凱迪電力工程對上市公司的資金占用余額,重新增加到13.1億元,累計發生額為17.6億元。子公司方面,當年累計占用額高達102億元,余額更是進一步增至129億元。加上其他關聯方占用,截至2016年底,上市公司關聯方資金占用余額高達142億元,比上年底增加61億元,增幅逾75%。

配合大股東的“子公司”

大量的資金占用,表面上與陽光凱迪關系不大。然而,占用資金最多的子公司,是從大股東手上收購而來。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凱迪生態子公司北流凱迪綠色能源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北流凱迪”)占用上市公司資金余額8061萬元,累計發生額則為1.19億元,而北流凱迪正是2013年底凱迪生態從陽光凱迪手中收購而來。

當年收購,當年就占用資金。仔細對照關聯資金占用表不難發現,2015年子公司累計占用資金98億元,占用余額93億元,而2015年關聯收購的154家公司,基本全部出現在占用方名單中,且基本為非經營性占用。如京山縣凱迪綠色能源開發有限公司,2015年收購的當年,就累計占用資金2.14億元。

而這些子公司,發展業務無需如此之多的資金。根據收購草案,凱迪生態2015年收購的154家公司中,實際運營的公司只有21家,其中僅16家在2013年有銷售收入,實現盈利的更是少至6家公司,剩余的133家公司都是在建或未建。

中審眾環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盈利預測專項報告顯示,凱迪生態2015年收購的資產中,水電板塊完成凈利潤2732萬元,完成率255.86%,生物質發電板塊完成凈利潤1.68億元,完成率106.75%,不僅完成了盈利預測,而且遠超預測數。

然而,深交所此後的問詢,卻讓上述業績露出破綻。深交所2016年5月26日發出的問詢函顯示,2015 年 6 月重組完成前,凱迪生態可運營的發電廠17家。截至2015年底,已運營生物質能電廠共計35家,但2015年生物質發電營業收入22.52億元,占公司營業收入的64.43%,同比下降14.87%。

2016年5月27日,凱迪生態回複稱,對2014年年報進行追溯調整,調整後,2014年生物質發電廠變為34家,增加了18家;2015年則為35家,比上年增加1家。這就意味著,2015年收購而來的電廠,基本上都未能投入運營。

凱迪生態的說法是,出現這種情況,是為“響應證監會對公司資產重組放入資產的反饋要求”,並提高一代機組的發電轉換效率,2015 年上半年公司對一代電廠進行全方位的鍋爐後續技改工作,導致部分電廠停機技改時間較長,根據公司測算一代機2015年累計發電量同比減少34%;同時,在建電廠投產計劃延遲導致 2015年發電量不達預期。

收購而來子公司占用的巨額非經營性資金,最終流向了何處,存在大大的疑問。凱迪生態5月23日晚間發布的公告顯示,目前已有24 家子公司的38個賬戶被凍結,凍結金額14.6億元,而凍結余額只有2283萬元。 除了占用資金,凱迪生態子公司還直接挪用募集資金。凱迪生態5月10日公告顯示,經保薦機構核查,公司、下屬子公司等10個募資專戶於今年初向非募集資金監管賬戶轉出約4億元,截止公告日未歸還至募集資金專戶。

關聯方資金占用遠超融資額

不難看出,持續發生的收購等關聯交易行為,已經讓凱迪生態成為大股東及其關聯方的提款機。最近幾年來,凱迪生態幾乎所有的融資,都被大股東,及從大股東手中收購而來的子公司以資金占用套取,導致上市公司常年的資金缺口。

現金流量表顯示,2014年、2015年,凱迪生態吸收投資2.11億元、13.2億元,借款取得現金45.1億元、65.6億元,其他籌資取得現金9.5億元、67.6億元,以上合計流入現金56.7億元、177億元,現金流出43.1億元、109億元,籌資凈現金流為13.6億元、68.8億元。

而陽光凱迪及凱迪生態子公司,累計占用和占用的資金余額,已經遠遠超過其融資總額。上述兩年同期,關聯方累計資金占用85.7億元、 205億元,比同期融資總額多出29億元、28億元,占用余額44.8億元、81.2億元,比融資凈額多出31.2億元、13.4億元。

2016年,凱迪生態吸收投資45.9億元,借款取得現金140億元,發債取得現金15.8億元,其他籌資現金39.6億元,現金流入241億元,現金流出162.4億元,籌資現金流凈額78.23億元。而在當年,關聯方資金占用發生額、余額卻高達120億元、142億元,占用余額仍比融資凈額多出近64億元。

大股東、子公司的資金占用,基本與業務無關。在某種程度上,關聯並購似乎就是沖著大股東套取上市公司資金而來。資料顯示,2014年至2016年的資金占用中,除了陽光凱迪、凱迪電力工程之外,子公司占用的資金全部都是非經營性占用。

不僅如此,大股東陽光凱迪也出現了凱迪生態同樣的至今未披露2017年年報的情況。4月29日,陽光凱迪在中國貨幣網公告稱,在原審計機構已完成2017年年報審計的情況下,陽光凱迪突然更換會計師事務所,導致其2017年年報無法按期披露。

獨家 借道 關聯 交易 三年 套取 資金 400 股東 凱迪 生態 危機 禍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745

獨家 | 關聯方占資突破百億,凱迪生態“防占”制度為誰而設?

時至5月末,凱迪生態(000939.SZ)2017年年報仍未披露,而銀行賬戶被凍結,公布出來所涉及的訴訟卻越來越多。自5月7日債券本息違約之後,該公司所面臨的危機也浮出水面,被擺放在市場的聚光燈下。

5月28日,凱迪生態公告稱,公司近期發生多起訴訟仲裁案件,其中公司及下屬全資子公司作為被告或被申請人、標的額500萬元以上,且已進入訴訟仲裁程序的案件共計達到17 起。截至5月24日,該公司及全資子公司,作為被告或被申請人涉及的訴訟合計已達到 83 件。

作為曾經的生物質發電明星上市公司,凱迪生態中票“11凱迪MTN1”本息6.98億元違約引爆了公司的資金鏈風險,而在此次債券違約之前,凱迪生態的資金鏈風險並未完全暴露。

凱迪生態的資金鏈風險何時開始累積?公司關聯方占用資金在2015年、2016年兩個會計年度為何會出現連續大幅增長?公司有無制定相關舉措防範風險?以上種種疑問,在公司發布的各類公開信息中已有端倪。

一問:防範關聯方資金占用制度為何空設?

何為關聯方?何為關聯方占用資金?

在多次公開披露信息中,凱迪生態對其與子公司以及公司大股東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陽光凱迪”)的資金往來,均明確進行了性質界定。對於同大股東及其關聯方、該公司及附屬企業的資金往來,凱迪生態2014年至2016年披露的上市公司各年度《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資金往來情況匯總表》(下稱《匯總表》)標題,均使用了“關聯方”,由中審眾環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2014年至2016年的《關於凱迪生態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占用資金情況的專項說明》的標題,同樣使用了“關聯方”。

此外,在凱迪生態、審計機構相關公告、專項說明文件,也同樣使用了“關聯方”、“資金占用”的說法,其中,中審眾環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2014年至2016年的《關於凱迪生態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占用資金情況的專項說明》的標題使用了“關聯方資金占用”,正文同樣使用了“資金占用”;而《匯總表》中,該公司同關聯方的這些經營性、非經營性的資金往來,進行具體性質劃分時,也全部使用了“占用性質”的說法。

凱迪生態還在2015年出臺專項制度,防範關聯方資金占用。2015年3月19日,凱迪生態制定並披露《武漢凱迪電力股份有限公司關於規範控股股東及關聯方資金占用的管理制度》(下稱《管理制度》)稱,為規範公司與控股股東及關聯方的資金往來,建立防止關聯方占用本公司資金的長效機制,杜絕關聯方資金占用行為的發生,根據《公司法》、《證券法》、證監會《關於規範上市公司與關聯方資金往來及上市公司對外擔保若幹問題的通知》、《關於進一步加快推進清欠工作的通知》、《關於進一步做好清理大股東占用上公司資金工作的通知》、《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等法律、法規、規範性文件以及《公司章程》的有關規定,制定該制度。

在上述《管理制度》第二條中,凱迪生態明確了“關聯方”的範圍,即“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公司稱按照《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及《企業會計準則第 36 號——關聯方披露》(下稱《會計準則36 號》)規定執行,且該制度適用於公司及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控股子公司。

根據《會計準則36 號》規定,一方控制、共同控制另一方或對另一方施加重大影響,以及兩方或兩方以上同受一方控制、共同控制或重大影響的,構成關聯方。具體而言,該企業母公司、子公司,與該企業受同一母公司控制的其他企業、對該企業實施共同控制的投資方,對該企業施加重大影響的投資方等,均構成該企業的關聯方。

同時,《會計準則36 號》還規定,關聯方交易的類型通常包括購買或銷售商品、購買或銷售商品以外的其他資產、擔保、提供資金(貸款或股權投資)、租賃等。

凱迪生態上述《管理制度》第五條也明確,資金占用包括經營性資金占用和非經營性資金占用。

凱迪生態《管理制度》第八條規定,公司與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發生的關聯交易必須嚴格按照《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公司章程》、《股東大會授權辦法》、《關聯交易管理辦法》及《對外擔保管理辦法》進行決策和實施,並履行相應報告和信披義務。

在以上種種制度、規定之下,結果如何呢?公開信息顯示,2014年—2016年,凱迪生態下屬子公司及其大股東占用公司資金累計發生金額分別為85.7億元、205億元、119.5億元,期末占用余額則分別達到44.8億元、81.19億元、142億元。在該公司專門制定制度防範關聯方資金占用風險的2015年和2016年兩個會計年度,公司關聯方所占用資金規模不降反升,且上市公司子公司及其附屬公司的資金占用絕大多數為非經營性占用。經過連續兩年大幅增長, 2016年末占用余額突破百億元大關,也就是說,兩年間關聯方資金占用余額暴增了兩倍多。

二問:“生物質發電明星”的困境是怎樣形成的?

對於這家曾經的生物質發電明星上市公司陷入今天所面臨的危機,業界普遍認為,危機之前就已經醞釀。

2015年7月31日,凱迪生態公告稱,完成對陽光凱迪、華融資產、百瑞普提金、楊翠萍等15名交易對手持有的87家生物質電廠、1家生物質電廠運營公司、5家風電廠、2家水電廠、58家林業公司100%股權,以及1家水電廠87.5%股權等154家公司的龐大收購,交易作價高達68.5億元,其中現金對價37.1億元,股份對價31.4億元。

根據披露,凱迪生態收購的154家公司中,陽光凱迪持股的家數達到121家,其中包括61家生物質電廠(15家持股達到51%)和44家林地公司(100%持股)。在凱迪生態這一系列收購中,陽光凱迪獲得的交易對價,包括2.81億股股份以及16億元現金。

一邊是資產賣給了上市公司,另一邊陽光凱迪與上市公司之間、上市公司與上述收購的子公司之間也有著大量而頻繁的經營性、非經營性資金往來。

凱迪生態2015年10月披露的《上市公司2014年度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資金往來情況匯總表》(下稱《匯總表》)顯示,截至2014年期末,大股東陽光凱迪及其附屬企業武漢凱迪電力工程有限公司(下稱“凱迪電力工程”),分別占用凱迪生態資金余額2634萬元、7.64億元,當年累計占用發生額分別為3323萬元、35.2億元,占用性質均為經營性往來。而凱迪生態子公司及附屬企業的資金占用規模更大。《匯總表》顯示,截至2014期末,子公司及其附屬企業,占用凱迪生態資金余額為36.65億元,累計占用發生額為51.95億元,占用性質均為非經營性往來。數據還顯示,2014年全年,陽光凱迪、凱迪電力工程,以及凱迪生態子公司等,合計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累計發生金額為87.52億元,占用余額為44.8億元。

2015年、2016年上述情況繼續發生。凱迪生態2016年4月27日披露的2015年度關聯方資金往來情況《匯總表》顯示,2015年全年,陽光凱迪、凱迪電力工程占用凱迪生態的資金累計發生額為51.62億元、55.56億元,占用余額分別為-12.23億元、2664萬元,合計占用余額-11.96億元,占用性質為經營性往來;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及其附屬企業占用累計發生額為97.59億元,占用余額92.92億元,占用性質全部為非經營性往來,合計占用發生額則約為205億元(204.79億元),合計占用余額為81.19億元。

凱迪生態2017年4月12日披露的2016年度關聯方資金往來情況《匯總表》則顯示,2016年全年,大股東及其附屬企業凱迪電力工程占用凱迪生態的資金累計發生額為7.92億元、9.68億元,合計17.6億元,期末占用余額為13.05億元,占用性質為經營性往來;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及其附屬企業占用的資金累計發生額為101.9億元,占用余額129億元,占用性質全部為非經營性往來,合計占用發生額119.5億元,占用余額則達到142億元。

三問:百億資金誰在占用?

從上市公司的公開信息來看,資金占用規模最大的,主要是凱迪生態子公司及其附屬企業。然而,占用資金最多的子公司,卻是從大股東手上收購而來。

凱迪生態披露的2015年關聯方資金往來情況《匯總表》顯示,截至2015年底,凱迪生態子公司北流凱迪綠色能源開發有限公司(下“北流凱迪”)占用上市公司資金余額8061萬元,累計占用發生額則為1.19億元,而北流凱迪是2013年底凱迪生態從陽光凱迪手中收購而來。

凱迪生態2013年12月27日公告顯示,為了加快生物質發電發展,該公司擬收購陽光凱迪持有的北流凱迪100%股權、浦北凱迪綠色能源開發有限公司100%股權、平樂凱迪綠色能源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平樂凱迪”)90%股權,以及凱迪電力工程持有的平樂凱迪 10%股權,交易共計作價2.07億元。

凱迪生態2015年收購的154家公司,大多數都來自陽光凱迪。2015年5月30日披露的《武漢凱迪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並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報告書(修訂稿)》顯示,收購的154家公司中,陽光凱迪持股的就達121家,其中包括蘄春綠色能源、嶽陽綠色能源、京山綠色能源等15家生物質電廠51%股權、雙峰綠色能源等其他61家生物質電廠100%股權、滄源綠色能源等44家林地公司100%股權,以及天門綠色能源71.16%股權。

當年收購之後,就形成資金占用。《上市公司2015年度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資金往來情況匯總表》顯示,2015年期末,京山綠色能源占用凱迪生態資金余額為3752萬元,累計占用發生金額則為2.14億元。此外,雙峰凱迪綠色能源2015年期末占用的資金余額為2.62億元,累計占用發生額則為3.02億元。

2018年4月27日,凱迪生態披露《關於無法在法定期限內披露定期報告及股票可能被暫停上市的提示性公告 》,稱由於公司旗下林業等資產所涉資料收集範圍廣,需完成的核實工作量大,且公司部分工程需要造價公司進一步評估,審計機構無法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審計工作並出具審計報告。

而陽光凱迪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4月29日,中國貨幣網信息顯示,陽光凱迪公告稱,公司與原審計機構中審眾環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事項,已全部履行完畢,經雙方友好協商,“我公司2017年度財務報告不再由中審眾環進行審計”,更換審計機構為大信會計師事務所。因更換合作審計機構,且合並報表工作量較大,根據公司目前2017年年度審計工作進度,預計2018年4月30日前在銀行間市場、上證所、深交所網站披露2017年年報。

而公開信息顯示,凱迪生態2014年至2016年的年度審計報告,均由中審眾環會計師事務所出具。

獨家 關聯方 關聯 占資 突破 百億 凱迪 生態 防占 制度 為誰 誰而 而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98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