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友邦保险再尝IPO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177062&time=2010-09-04&cl=115&page=all

AIG在价格、时间和控制权之间总是无法取舍,令友邦与香港资本市场几度失之交臂
《新世纪》周刊 特派香港记者 王端 记者 陈慧颖

 

  9月2日,友邦正式向香港交易所递交了上市申请。

  这是一年之内,友邦保险(AIA)再度启动在香港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近一年多来,由于母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IG)在价格、时间和控制权等主要因素之间无法取舍,令友邦与香港资本市场总是失之交臂。

  与今年年初的IPO计划不同,目前留给AIG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11月美国中期选举迫近,AIG欠下美国政府1800亿美元债务,其中包括对美联储的360亿美元欠款,AIG急需变卖资产还债。如若不能高额套现,至少也要做出努力绸缪的姿态。

  投资界盛传,友邦保险本次IPO的规模,为总股本的25%-30%,全部为AIG减持的旧股。以友邦总体估值300亿美元计算,本次IPO的规模在75亿至100亿美元之间。

  这与7月《华尔街日报》报道的友邦保险最高达150亿美元的IPO计划相比,已经有了不小的缩水。

  “AIA的计划,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先上市,如果市况不好,就少卖一些,至少要打通上市退出的通道。”一位资本市场的资深人士这样分析。

齐心卖“大象”

  友邦保险是继农业银行(601288.SH/01288.HK)之后,香港市场再次迎来的巨无霸IPO。

  引人瞩目的是,此次的承销团队相当豪华,规模亦堪比农行。有接近交易人士指出,总共有11家承销商,其中包括摩根士丹利、德银、花旗、高盛、摩根大通、巴克莱、工银国际、瑞信、美林、瑞银和马来西亚的CIMB。前四家为全球协调人。

  更加令人关注的是,在众投行中,只有工银国际一家中资投行位列其中,并同时担任财务顾问的角色。

  虽然IPO的准备工作刚刚启动,投行们已经四面出击,寻找买家。一些大的中资机构已经接到了承销团要进行推介的预约。

  友邦希望能借鉴农业银行和光大银行的IPO,多引入机构投资者,提前消化承销压力。有一种说法是,友邦希望能够找到一两家基石投资者,一举吃下友邦总市值10%的股份。

  不过,一位中资机构人士表示,这样的如意算盘恐怕难以实现。“友邦的盘子本来就大,基石投资者还有三到六个月的锁定期,再加上大股东还有明确的减持预期,这几个因素通盘考虑下来,这样的基石投资者可能没有哪家机构愿意当。”

  AIA是亚太地区的主要寿险集团,展业历史超过90年,服务范围遍及15个地区市场,雇员约1.5万人,独家代理队伍人数超过16万人。截至2009年11月30日,总资产为915亿美元,AIA股东应占总权益为153亿美元。

  在香港、泰国、新加坡等市场,AIA的市场占有率名列前茅。在中国,AIA的保费收入也能进入前十名。这对于一家外资保险公司而言殊为不易。友邦正在与建行、工行商谈银保销售合作,希望给中国故事增加更多色彩。

  对于AIA的IPO,有欧资金融机构的基金经理表示,AIA的资产状况不错,卖点之一就是在中国市场份额的增长前景,然而在此方面,由于中国保险市场,基本为内资垄断,外资的竞争空间有限,因此也存在着不确定因素。

  此外,有美资资产管理公司的基金经理指出,“如果AIA在估值方面不够便宜,为什么不直接去买中资的保险股呢?”更何况,近期中资寿险股因为上半年新业务价值增速放缓,在香港市场受到沽压,表现不佳。

  “除非AIA有一个强大的中国战略投资者,才能在IPO的时候提价。”有参与竞购股权的人士说。

  然而,在IPO承销团人士看来,“有一个强大的中资战略投资者,只是锦上添花的事情,AIA承销并不太成问题。”

暂缓引进战投

  刚刚过去的一个月中,AIG的财务顾问高盛为友邦30%的股份组织了Pre IPO竞购。虽然此前郭鹤年家族等香江豪门曾表露过兴趣,但最后递交文件的三组买家均来自中国,包括复兴集团郭广昌、原高盛大中华区主席胡祖六,以及私募股权基金集团PAG的董事长单伟建分别牵头的三家投资团。

  但也有一位国际顶级PE的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对这一轮私募的看法,认为由于与IPO时间过于接近,降价余地少,更不可能对资产进行重组,这一单交易的投资价值非常有限。

  参与竞标的中国买家,对友邦保险几乎都有战略上的考虑。除财务投资者,中国人寿和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是各投资团极力争取的对象。尽管中国人寿董事 长杨超8月26日在业绩会上的回应称,近期没有与AIG高层正面接触,洽谈收购AIA资产一事,但闪烁其辞的回应,更平添资本市场更多想象空间。

  有中资竞购团人士分析,三成股权虽然对外资PE不具吸引力,但对于中资机构未尝不是件好事。这是一个可进可退的股权比例。如果AIA成为上市公 司,三分之一就可以成为上市公司的绝对大股东。而且AIG迟早要退出,这样如果发现公司资质好,可以再从AIG手上接货。当然,如果情况转趋糟糕,退出或 转让三分之一的股份,难度也不很大。

  由于AIG坚持以300亿美元作为友邦的整体估值,并且坚信凭友邦目前的资质,纵无中资大机构为其“撑腰”也能顺利IPO,谈判僵持不下,最终在一周前戛然而止。

  美国东部时间8月27日晚,原高盛大中华区主席胡祖六正式退出竞标。

  几乎与此消息同步,AIG给几家竞购团发函,称将直接进入IPO程序。而外界也解读为,此举标志着IPO取代私募成为当前友邦的交易主线。

  “AIG在一些竞购团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现在不敢再等下去。”一位知情者这样说,他表示一些竞购团的资金来源没有落实,一些大的投资机构始终按兵不动。不过,他也表示,目前私募道路并未完全封死,仍有机会,要看AIG出售友邦的进程相机而动。

AIG的时间线

  AIG作为全球保险业金融巨头,是2008年金融危机中最大的输家之一,受其子公司的衍生品交易巨亏的拖累,整个公司濒于破产。美国政府为挽救金融市场,不得不施以援手。

  截至2009年3月,美国政府已经持有AIG集团80%的股权,并向AIG提供了超过1800亿美元救援资金。作为获得政府救助的条件,AIG需要出售旗下资产以偿还债务。此后AIG已陆续出售了一些资产和业务给各国买家。

  总部设于香港的AIA,是AIG旗下相对有质素和品牌的资产,友邦保险在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展业,其中很多市场还是保险渗透率较低的新兴市场,因此无怪乎AIG希望AIA能卖个好价钱,但市场窗口总是不尽如人意。

  针对AIA的资产处置,AIG曾有过三轮出售方案。首先是AIG计划出售AIA49%股权,但因未出让控股权,投资人并未积极响应。

  之后,AIA准备今年年初在香港直接上市。孰料就在上市前夕,“杀出程咬金”,AIG获得英国保险集团保诚的355亿美元全面收购要约,保诚并 计划到香港挂牌。但这一交易价格并没能得到保诚股东的支持。保诚要求降价至303.75亿美元,又未获得AIG认同,谈判破裂。

  今年7月开始,AIG重整出售AIA的思路,制定了Pre IPO私募与上市并行的计划。一位接近交易的国际投行人士分析,随着美国11月中期选举的迫近,备受“国有化”之讥的奥巴马政府愈发希望AIG的资产处置工作能有明确进展。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同在上周,AIG处置台湾资产南山人寿案被台湾金管局驳回。去年10月,AIG宣布将持有的南山人寿97.57%股权,全部售予香港上市公司中策集团(00235.HK)与博智金融控股结成的联盟,收购价格为21.5亿美元。

  然而对于资金背景是否具有“大陆色彩”,台湾舆论始终议论纷纷。最终台湾金管局以缺乏“后续增资能力”及“长期经营承诺”,否决了该项收购案。瑞信报告指出,预期台湾当局仍希望AIG能继续经营南山人寿,等待当地合适买主出现。

  早在AIG出售友邦给保诚的交易告吹之时,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就公开表示,交易失败不会阻碍政府收回对AIG的救助资金。

  另外,AIA上市筹备工作是基于截至最近一个半年财年结束之日的业绩。因此,到今年11月,这些业绩将成“明日黄花”,必须重新制作相关上市文件。

  诸多矛盾,均在美国11月中期选举之前爆发,AIG的压力可想而知。截至本刊发稿前,AIG美国总部不愿接受采访对此案置评,仅表示“将尽一切努力及早归还政府贷款”。

  本刊特派华盛顿记者李增新对此文亦有贡献

友邦 保險 再嘗 IPO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945

譚新強﹕在韓國見三星 再嘗三星的三星

1 : GS(14)@2017-11-12 16:49:28

【明報專訊】近日我較多外遊,專欄快變成遊記。今周我在首爾做調研,全程高潮是搶先見了三星和海力士。下周在香港和星加坡都有大型投資峰會,他們都會參加,到時才見就可能有點遲,亦不可能作較深入的交流。此外,我亦跟多間投行分析師開會交流意見,固然搜集了不少重要信息,他們亦對我的觀點極感興趣,不停的抄筆記,更將閱讀我的文章。

已經沒去韓國一段時間,感覺各方面都有頗大進步,包括食和住。今次住在四季酒店,外觀非常漂亮,室內設計更出自全球當紅設計師Andre Fu(傅厚民,賭王傅老榕的孫兒)手筆。我更去了Hotel Shilla(宋仲基跟宋慧喬婚宴地點)的米之連三星餐廳La Yeon(羅宴)吃晚飯,新派韓菜非常有特色味道也很好,可謂實至名歸的三星的三星(Hotel Shilla屬於三星集團)!

交通不算太好,尤其周二當特朗普到訪首爾時,首爾市中心大塞車,連累我要取消一個會。當天街上很熱鬧,有工會罷工示威,有搖着美國旗歡迎特朗普的群眾,亦首次批准在美國總統到訪時的反美國示威,更在青瓦台大門前進行(文在寅總統屬左派)!

此次調研收獲很大,有兩個重點:

(1)今年記憶體股已升了很多,短期內有可能需要整固一下,非常健康。有些分析師擔心明年第二季開始需求增長放緩,認為數據中心不可能繼續今年那麼高的增速,當使用率跌低於30%就會停止投資。另外他們擔心iPhone X熱潮只能維持至明年一季度,之後移動端對記憶體的需求將減弱。供應方面,他們見到三星和海力士今年CapEx分別增加了八成和六成,當然就擔心明年市場又將回到供過於求的局面。

(2)就算周期仍存在,但波動肯定減少,長期繼續大幅增長是毫無疑問的事實。當我直接跟三星和海力士開會時,他們異口同聲說毫無跡象顯示數據中心伺服器對記憶體的需求,在未來一年內會有任何減弱。他們跟亞馬遜、微軟等大企業都有一年以上的長期供應合約,且有嚴重供不應求,只能滿足客人五至六成對DRAM的需求!因此遠期合約價對比現貨價一直存在溢價。

記憶體股短期或整固 來年仍求過於供

另跟Naver開會,他們正擴充原有的數據中心,亦開始第二個數據中心,比第一個大3倍!至於iPhone X銷售很快就下滑的憂慮,三星和海力士也認為不太重要,因為手機市場早已沒甚增長,是「狗吃狗」局面,就算iPhone X賣得不好,其他新款手機將取代,DRAM和NAND配置只會愈來愈高。

供應方面更不用擔心,雖然三星和海力士大幅提高CapEx,但預期DRAM產量最多只會增加約兩成,估計仍將非常緊張。背後原因就是摩爾定律的放緩,從前每一代的技術都可縮少一半,亦即產量(bit growth)增一倍,但現在每代技術只能縮2至3納米,bit growth只三成,資本投資反而增加15%。即是說資本投資力度(capital intensity)增加6倍!NAND的情況稍為好一點,因為3D技術路線圖尚可多走幾代,但層數增加亦代表技術愈困難,良率亦更低。

估計最差情況是明年DRAM價格跌10%,對三星利潤率沒影響,因為成本亦能減10%。NAND估計最多跌約15%,主要因為Micron或Intel和海力士的3D NAND終於符合企業市場標準,開始打進這三星獨霸的市場,現在的15%溢價將降低或消失。

但如DRAM明年不跌價,或NAND跌得較少,那麼三星的盈利有可能再大升三成以上。再加上積極的資本回饋計劃,派息增加一倍,大量回購股票,總額將高達自由現金流的一半,比蘋果還要高。三星股價明年再大升五成是絕對有可能的,到時PE將仍只最多11至12倍!

我跟各分析師和公司亦討論過中國半導體行業的發展情况。他們都明白中國的決心很大,政府亦願意投放大量資源。但暫時見到的千億級投資仍然遠遠不夠,只三星一家,今年的CapEx就已接近100億美元。西方針對中國的技術轉移和半導體生產機器出口限制亦愈來愈嚴厲。估計清華紫光和長江儲存在武漢的NAND廠,在明年下半年可開始生產較落後的32層NAND,但良率肯定仍很低。要成為一家有競爭力的主要生產商,需時最少5年。DRAM方面,結論仍是看不到時間表,估計超過5年。據聞本來合肥長鑫在建廠,但因Micron控告侵犯版權,現已全面停止。另外中芯也在嘗試,值得留意。還有一家福建晉華,從台灣顧了一批人,但估計仍在摸索階段。

中國半導體行業投資加大 仍遠遜三星

三星和海力士的股票需要休息多久很難說,我的看法跟看港股一樣,愈慢愈好。但昨晚Nvidia應已公布第三季業績,如在伺服器業務有驚喜,不難想像記憶體公司的股價亦被拉高,情况有如早前Micron的良好業績拉高了整個科技股板塊,尤其是芯片股包括Nvidia。

(中環資產持有三星、海力士、Naver、LG、亞馬遜,微軟、Micron、蘋果、中芯、Nvidia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5790&issue=20171110
譚新 韓國 三星 再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00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