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探秘緬甸翡翠公盤:瘋狂成交價背後

http://www.yicai.com/news/2013/06/2817540.html
6月27日,時隔一年後重開的第50屆緬甸翡翠公盤在玉石商人困惑中落幕。在這個以「可能最後一次公盤」噱頭召開翡翠原石交易展會上,不僅中低檔原石全面漲價,曾經在過去數年流拍過的高價原石以翻數倍的價格重出江湖,還出現了一些瘋狂以高價投中數百份標的賣家在成交時卻銷聲匿跡的現象。

根據緬甸政府公佈的資料,本次公盤投放原石10300份,相比2012年的16745份翡翠原石減少了38%,而且原石的起拍價也從一年前的最低2000歐元起拍變為4000歐元起拍。雖然從2012年起參加緬甸翡翠原石公盤的保證金增加到5萬歐元,但今年的參與客商達到7000多人,比2012年3月公盤的5000多人增加了近50%。

財大氣粗的廣東玉商表現最讓人矚目:6月14日,廣州發出了3架包機,而6架包機從著名的玉器批發及加工地的揭陽出發——去年揭陽玉商在緬甸公盤中標數十億元,是緬甸公盤上收穫最多的群體。廣東玉商參展人數估計約兩千多人,而作為國內主要翡翠原石中轉站的云南瑞麗、盈江,也有過百玉商參加公盤;其餘如福建、廣西等地也有玉商組團參加。

自2009年至2011年,翡翠原料價格一飛衝天。而緬甸政府每年2-3次的公盤收入也為其帶來豐厚收入。例如2010年中一次公盤,出現了成交價2億元人民幣的紫羅蘭標王,該次公盤緬甸政府收入約10億美金。2011年3月的公盤,吸引了過萬客商參與,緬甸政府收入超過20億歐元,而且此次出現了價值3.3億元人民幣的冰種綠色標王。

但是由於原料價格上漲,翡翠零售價格隨之大升,市場開始承接乏力,2011年9月中央電視台專門做了四期節目,認為翡翠價格出現泡沫,隨後翡翠市場迎來蕭條。2012年3月緬甸政府的翡翠公盤也不復往日風光,參展人數從2011年的過萬人下降到四千多人,而相比往年的量價齊漲,該次公盤原石成交量下跌了70%,成交價格也只上漲了不到10%。平洲珠寶玉器協會所發佈的數據也表明,當時暗標的成交率為58%,明標的成交率剛過40%。

隨後,中國海關開始嚴查緬甸翡翠原料關稅,所有翡翠原料入關,需按規定繳納中國海關30%關稅,令商家成本大大上升,一些偷運原石進口的商戶甚至被拘留至今。2012年6月緬甸內戰蔓延,緬甸各地的政權關閉了翡翠礦山。隨後有傳聞稱緬甸政府希望將翡翠加工環節留在國內,改原石出口為成品出口。但是傳聞一直未獲證實。

時隔一年後,緬甸政府宣佈重開公盤,但是參展玉商也透露,在當地也有傳聞稱這將是最後一次翡翠原石交易公盤。而此時的翡翠市場已經重返2011年時的景氣。「量價已經重返歷史巔峰。」平洲珠寶玉器協會會長梁晃林透露,今年以來,平洲玉器市場的銷量同比上升超過一成,價格則至少上升一成五。除前期炒作過高的純白色冰種和玻璃種之外,其它品種和各個檔次翡翠原石的售價已重回曆史高位。

作為珠寶級翡翠礦的唯一產地,緬甸出產的翡翠原石有90%銷往中國,翡翠原石銷售是緬甸政府的第四大財政收入來源,也是其收入中利潤率最高的一塊。但是從2012年開始,緬甸政府對這一資源明顯惜售。

據緬甸媒體報導,2012年緬甸玉石的產量減少了10439噸。去年曾有傳聞稱緬甸政府希望今後將原石出口改為成品出口,以優惠措施招攬廣東的玉商到該地投資,對廣東的雕工師傅給予免簽待遇等,但均未得到緬甸官方證實。而非緬甸籍客商參加緬甸公盤的保證金也從2012年起提升到5萬歐元,一旦拍賣後不付款將被沒收保證金。同時,緬甸政府也積極扶持緬甸客商參與公盤交易。根據緬甸政府公佈的數據,去年參加公盤的人數中,以中國客商為主的非緬甸籍的客商達2100人,緬甸籍的商人卻達3200人,今年基本維持這一規模,已經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在緬甸政府的「飢餓營銷」攻勢以及參展競爭對手增多的情況下,因為新增原料的缺乏已持續一段時間,不少玉商都攢足了子彈。微博認證為旭麟珠寶鑑定師的網友陳祥鏗在微博上透露,他在參加公盤時,聽說某份玉料2011年底價380萬人民幣流拍,2012年底價降到320萬人民幣依舊流拍,今年1780萬人民幣成交。而且本次公盤一塊70公斤左右帶綠色的原石底價達1280萬歐元,比上次公盤交易時起拍價高出了六七倍。

平洲玉器珠寶協會的會員也透露,此次公盤原石的素質不如往年,底價明顯上升之餘,暗標的成交價格也很誇張:一份冰種飄花原石,約280公斤,28000歐元底價,成交價為240萬歐元,達到底價的85.7倍。他帶去的鑑定師說市場價值預計在50萬歐元左右,他自己投標30多萬歐元,最後的結果讓他瞠目結舌。

他關注的另外一片在2011年公盤出現過的一份飄線狀陽綠的原石,當時是184公斤,底價4.8萬歐元流拍。貨主此次拿走了其中一片,160公斤以2.8萬歐元起拍,最後成交價折合約3600萬元人民幣,是起拍價的約120多倍。運到國內加上30%的關稅以及10%的保價運輸費用,估計總成本約5000萬元。他目測這份原石大概能摳出30顆左右的蛋面,「麵粉要貴過面包了」。

不過綜合平洲玉器街網對成交原石的報導來看,種水好的其他顏色料子和綠色料子本次領漲。例如廣東會員投中的兩塊豆種滿綠、可以做手鐲的1660公斤玉料,是以6.8萬歐元起拍,約5000萬人民幣成交。而暗標中最高價的,是一個底價280萬歐元的冰種紅黃翡原石,開標價約近9000萬元人民幣——紅黃翡幾乎是所有有色翡翠中價格最低的一種,低於綠色、紫色和無色冰種。

而據揭陽、深圳和云南的一些玉商透露,他們留意到在公盤出現了明顯的價格炒作。第一天的暗標開標有人獨得300多份能做手鐲料的標的,隨後幾天內有大約四人以高價投入約50億元中標,但最後也沒有正式成交導致流拍。他們分析這可能是一些國內囤貨較多的玉商,希望以這種方式將公盤上的低價原石攔截在境外,而報出這些離譜的價格又能對翡翠上游價格進行一番新炒作,方便他們在國內出貨。

在此次公盤上,同樣見到了不少以往曾經流拍過的玉料或高價成交過的玉料重出江湖尋找接盤者。比如某份重44公斤,底價1500萬歐元的玉料是本次公盤上底價最高標的。它曾經在2011年流拍過,此次切割了部分邊角後以高於當年底價數倍的價格重新拍賣。但是由於這塊玉料雖然有綠卻有明顯裂紋,賭性太大,玉商們並沒有貿然下手。

這塊玉料並沒有重演2010年那塊紫羅蘭翡翠標王的傳奇:當時一位緬甸貨主在2008年以20萬美元賭得一份玉料,因為皮殼裂紋多,擔心價錢賣不上,就放了兩年,結果在2010年11月的公盤上,該玉料以19899999歐元的成交價成為明標標王,平均每公斤約3300萬元人民幣。最後新買主「昭儀翠屋」並沒有將這份冰種紫羅蘭玉料按常規地切割成戒面、擺件出售,而是整體雕成擺件「昭儀之星」作為北京總店的鎮店之寶。標王鎮店令「昭儀翠屋」在行外人中的知名度也直線上升,並在2011年9月獲得了深創投的第二輪約1.87億元的投資。此外,由於紫羅蘭標王的效應拉動,一年間紫色翡翠在批發市場上的價格也是扶搖直上,即使10萬元以上的中高檔紫色戒面漲幅近一倍。

今天回顧這個典故,可以說是一個因為公盤賭石傳奇而最後造就的各方共贏故事。但是在2013年的緬甸公盤上,這樣的故事或許已經難以重現。在緬甸局勢複雜、國際金融環境動盪,中國銀根緊縮而且游資興風作浪的大背景下,緬甸公盤沒有創出成交新高。而後續的市場承接力能否繼續保持穩步上升,也是橫亙在中標玉商面前的重重迷霧。

 

詳解緬甸公盤

緬甸政府在20世紀60年代初將所有的礦產資源收歸國有後,為堵塞稅款流失,於1964年3月開始舉辦翡翠玉石毛料公盤。

在緬甸境內挖出的翡翠原石都要經過緬甸政府和軍方礦業部統一編號,集中進行拍賣。每年定期或不定期邀請世界範圍內的珠寶商家前往仰光(2010年底搬到緬甸新首都內比都)對這些毛料進行估價競買。在緬甸,翡翠原石包括成品被嚴令禁止私下交易,否則會被視為違法,對走私商人進行逮捕或巨額罰款。

第一次參加公盤的玉商,必須得到緬甸礦業部門或者當地翡翠貿易公司的邀請,否則無法進入公盤現場,之後有了交易記錄,才能申請進入公盤。公盤採取暗標和明標兩種方式,暗標就是將待拍原石標出起價,由競拍者將自己估算的合理價格投入暗箱,出高價者中標。明標的石料會直接標出價格,競拍人出價高者最後中標。每次公盤的翡翠玉石毛料,明標不足1/5,多為高檔商品,競標激烈,通常要高出底價數倍甚至十倍方能到手,2010年的紫羅蘭原石標王即為明標。

探秘 緬甸 翡翠 公盤 瘋狂 成交價 成交 背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040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