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無法幸免的市場 艾薩


2014-10-30  NM
 
 

 

2014年10月16日,星期四。再過3天,就是27年前87年股災的日子,只是沒多少人知道。在上週三,美股亦在崩潰的邊緣,聯儲局通過量[措施,長期支持美國金融市場,令美股和經濟反彈,有效地干預自由市場的正常運作。善忘的投資者

那年星期三美股急跌時,我當時覺得最終會跌5至10%,我看着CNBC和彭博的現場直播,投資者陷於恐慌,聯儲局則十分冷靜。市場是善忘的。之後的一星期,美股又再向上,投資者已忘記之前發生的事,牛市的發動機仍然開啟。然而,市場上仍是屍橫遍野,例如高息的垃圾債券,其息率進一步上升了。有人認為聯儲局是英雄,其實他們缺乏創意,只是埋下另一個破壞力更大的計時炸彈,引致日後金融和經濟混亂。內地經濟數據愈來愈差,我的看法是,GDP可能從目前的7.3%,在2017年前下跌至4-5%。出現金融危機的風險愈來愈大,只是未知什麼時候出現。壞新聞總被掩蓋了。中央和梁振英對香港示威者採取高壓的態度,是一個令港人擔憂的信號。富人正把資產轉移至海外,為意外作準備;窮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們只能學習如何在香港或內地變得有錢。李嘉誠叫窮人回家,但他本身是富人,很難說服那些要付二百萬元買車位的普羅大眾。或者他應該向香港六百萬個窮人,贈送他400億美元的財富,或向每人派發5萬港元。

第一倉將換馬

我在1976年第一次來香港,這是我人生最好的決定。當時沒有一個地方如香港般容易賺錢,有向上流動的階梯,那個時光十分美好。現在,香港有不少範疇正被新加坡取代,香港人要取得較合理的人工,便需要取得學位,或培養一項才能。運氣是成功的一部分,但香港仍能為一些人提供機遇。不要浪費你的錢來賭博或投機,否則最終會成為失敗者。就算是賭場,目前也在走下坡。在股票市場裡投機,看似刺激,但最終會令你陷於困境。太多人只追求小小的差價,而買入垃圾的股票,真令人悲哀!計及通脹因素,恒指僅僅追上1997年的水平。更差的是,港元的實際價值下跌。幸好,優秀的公司仍表現優秀,我想問,有誰在1997年前買了股票,而它的股價比買入價高。以我所知,其實有不少。未來數年看來很艱難,但如果你投資不投機,你仍能有所收穫。由於我將於明年1月暫停華富的專欄,目前正準備替「第一倉」換馬,緊握未來的趨勢。我會在新年提供我的選股,但不會寫詳細的分析,只能簡單解釋我的部署。祝君好運!艾 薩ijsofaer@gmail.com

艾薩

Tony Measor的好友及舊同事,本身是特許會計師,有逾三十年投資實戰經驗,現於力寶證券負責管理私人客戶的投資戶口,並在Quamnet撰寫艾薩日誌。其管理的環球投資組合,在91-00年間增長達十四倍。讀者對港股有任何疑問,歡迎致電郵本刊,中英亦可。

無法 幸免 免的 市場 艾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173

23年後,無人幸免的AI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24/162103.shtml

23年後,無人幸免的AI
摩登中產 摩登中產

23年後,無人幸免的AI

23年後,人類命運將迎來史無前例的“奇點”,你我無從幸免。

本文由摩登中產(微信ID:modernstory)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 盧娜

人類唯一戰勝阿爾法狗那個寒夜,疲憊的李世石早早睡下。世界在慌亂中恢複矜持,以為不過是一場虛驚。

然而在長夜中,阿爾法狗又和自己下了一百萬盤棋。是的,一百萬盤。

第二天太陽升起,阿爾法狗已變成完全不同的存在,可李世石依舊是李世石。

從此之後,人類再無機會。

人工智能,不再是科幻小說,不再是閱讀理解,不再是新聞標題,不再是以太網中躍動的字節和CPU中孱弱的靈魂,而是實實在在的宿命。

我們已身處大時代的革命之中,科學家將現今階段,定義為弱人工智能時代。

即便是簡單的人工智能,其實已打敗多數人類。

美國亞馬遜超級倉庫內,無數機器人正在貨架間瘋狂奔跑;歐洲快餐店內,機器人端著漢堡和薯條7x24小時來去自如;而在南非礦井下,電腦正操作精密儀器,向幽暗處進發。

在珠三角,富士康廠區外,那些多愁善感的年輕人,來不及抒發鄉愁,就得爭搶為數不多的機會。

工廠流水線兩側,100萬臺精密機器人正逐步填滿他們站過的位置。

這只是革命的開始,隨著智能飛速進化,AI已殺入世界每一個角落。

全球數百位頂尖科學家,耗費漫長時間,搭建了一個複雜數學模型,通過類似摩爾定律的多重推演,得到一個最終結論。

人工智能或將在2040年,達到普通人智能水平,並引發智力爆炸。這一時刻,距今還有23年。

23年這個時間,並不是憑空杜撰,更非杞人憂天,數字背後是複雜的社科曲線和人為變量。

而且,這只是科學家保守估計。一個砸準的蘋果或者一個任性的天才,都可能將節點大為提前。

比23年更可怕的是,到達節點後,人工智能或將實現瞬間飛躍。

人工智能專家普遍認同,人工智能不可能鎖死在人類智力水平上。它將超越人類,變成我們無法理解的智慧物種。

科學家描述中,一個人工智能系統花了幾十年時間到達了幼兒智力水平;在到達這個節點一小時後,電腦立刻推導出了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而在這之後一個半小時,這個強人工智能變成了超人工智能,智能瞬間達到了普通人類的17萬倍。

這就是改變人類種族的“奇點”。

我們,極有可能是站在食物鏈頂端的最後一批人類。

一個超人工智能,一旦被創造出來,將是地球有史以來最強物種。所有生物,包括人類,都只能屈居其下。

以谷歌技術總監雷·庫茲韋爾為代表的一群極客,正歡欣鼓舞地期盼這天到來。

他們堅信,一個比我們聰明十幾萬倍的大腦,將解決所有問題,疾病、戰亂、貧困,各種糾纏人類的苦難,都不再是問題。

為等待這一天到來,庫茲韋爾每天吃下100個藥片,希望自己能夠活得足夠長久。他還預訂了冷凍遺體服務,如果提早離世,那麽還有機會在人工智能到來後,將大腦解凍。

他眼中的未來,恍如伊甸。屆時,人類身體內,奔跑著無數納米機器人,幫我們修補心臟或消滅腫瘤。超智能計算機日夜計算,幫我們逆轉衰老。

甚至,我們可上傳記憶,與AI神魂合一。

然而,另一派人卻憂心忡忡。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將人工智能比做核能。原子彈問世容易,但控制核武器時至今日仍困難重重。

比爾·蓋茨也站在馬斯克這一邊,“很難想象為什麽有人覺得人工智能不足為慮。”

在他們眼中,超人工智能是盤踞未來的可怕生物。它們的思維方式和人類南轅北轍,且不眠不休,飛速進化。

對超人工智能感到悲觀的馬斯克,正緊鑼密鼓地籌備“火星殖民”項目。

他計劃從2024年開始,逐步把100萬人送上火星,並在火星建立起一個完整可持續的文明。

這位悲觀的天才企業家,其實用心良苦。一方面他寄望於用“火星計劃”,轉移科學界焦點視線,拖慢人工智能到來的腳步。另一方面,他希望,在火星給人類留一個備份。

23年後,我們考慮的可能不再是逃離憂傷的北上廣,而是逃離這個星球。

大眾對人工智能的最大誤解,是認為人工智能和曾經的石頭、斧子、打字機、手機一樣,不過是人類肢體的延伸。

但這一輪人工智能大潮,和以往幾次技術革命都不同,人工智能將成為人類的替代。就連我們認為安全無憂的高級腦力工作,都岌岌可危。

美國已經有十家律所聘用了Ross,一個背後由IBM人工智能系統支持的虛擬助理。

Ross可以同時查閱數萬份歷史判決,並勾畫重點。它能夠聽懂普通人所說的英文,並給出邏輯清晰的答案。以前需要500名初級律師完成的工作,它數分鐘內就能夠解決。

此外,交易算法已成為華爾街標配。在投資基金辦公室里,以往急促的腳步聲和電話鈴聲,已被服務器輕微的嗡鳴聲取代。

寥寥數個分析師,偶爾擡頭看看程序運行狀況,在0.01秒內,人工智能就會根據市場走勢和媒體信息作出判斷,買賣數億的股票。

斯坦福教授卡普蘭做了一項統計,美國註冊在案的720個職業中,將有47%被人工智能取代。在中國,這個比例可能超過70%。

過去用幾代人命運承擔的大變革,我們要在20年內獨自面對。失業大潮即將開始,並沒給我們留太多適應的時間。

學者分析,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只有三類人,能勉強對抗AI的沖擊,即資本家、明星和技術工人。

換而言之,面對步步逼近的人工智能,你要麽積累財富,成為資本大鱷。要麽積累名氣,成為獨特個體。要麽積累知識,成為更高深技術的掌握者。

然而,財富堤壩、個性堤壩、技術堤壩,能在人工智能狂潮下堅持多久,無人可知。

這真是個荒謬又戲劇的時代,我們在狹小的星球上爭吵不堪,黑天鵝振翅而起,地球村分崩離析,當我們以為泡沫劇將一直循環重播時,大結局卻平靜到來。

23年,我們擦亮燈壺,砸掉鎖扣,放出的是阿拉丁,還是潘多拉,天知道。

人工智能 革命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23 年後 無人 幸免 免的 AI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62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