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專欄】投行連環兇殺案背後——交易員的壓力究竟有多大?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237

屏幕快照 2014-11-04 下午3.09.17

本文作者為香港新城數碼財經臺主持人陶沙,授權華爾街見聞發表。 文章亦刊登於微信公眾號:點金面對面(公共賬號mfd-11)

剛過去的萬聖節,香港警方指控一名前美銀美林的雇員Rurik Jutting,在其住所謀殺了兩名女性,隨著媒體披露出越來越多的細節,案情的震驚程度也是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根據媒體報導和LinkedIn數據,Rurik Jutting畢業於劍橋,曾經在倫敦的美銀美林和巴克萊工作過,在去年夏天剛剛被外派來香港,於結構化股權部門任交易員。

香港本身是一個犯罪率很低的城市,除了謀殺案本身外,Jutting的背景也是引發震驚的點。為什麽一個接受過良好教育的金融才俊,會做出這樣震驚世人的罪行?是工作壓力過大令他如此發泄?還是個人本身有精神問題?為什麽他的前任雇主沒有發現任何雇員的任何異常?

首先,金融圈的工作壓力都大,但有多少人因為壓力大就去殺人放火了呢?所以不能用投行的壓力來簡單標簽事件性質,個別黑天鵝事件不代表整體情況。其次,精神問題和智力、工作能力不一定相關,希特勒都能當上一國元首那麽久。

但是Jutting在美銀美林工作了近四年,需要問的問題是,美銀美林這樣的一線金融機構對雇員是做的怎樣的背景調查?犯罪記錄,教育背景,工作經歷,藥物濫用歷史有沒有徹底調查清楚?從倫敦被外派來香港後,犯罪嫌疑人在工作上有沒有異常表現?他的老板、公司人力資源有沒有發現?

美銀美林對以上問題拒絕做出置評。

剔除Jutting的黑天鵝事件後,交易員的工作到底有多大壓力呢?

首先行業細分,交易員可分為賣方交易員和買方交易員。

賣方交易員大致可以分為做市交易員和自營交易員兩種。前者執行較多、承擔的風險相對較小,主要靠銀行和客戶之間的交易賺取一定的價差和傭金,交易的不是自己的錢;後者用賣方公司提供的資金來交易,類似買方交易員,但隨著監管法律的嚴格,投行旗下的自營交易員越來越少。

買方交易員,交易的都是基金的錢,主要靠自己在市場中尋找機會來獲取利益,不會被人告知一定要交易,自己承擔全部的風險,交易員多為quant trader或者execution trader,前者需要編程和策略,後者主要是執行基金經理的指令。

在賣方交易員眼中,他們覺得自己比其它金融人士的智商更高,是整個銀行主要的收入來源,是金融產業的核心,自負程度和自己交易種類的難易程度成正比。

即使是一個剛入職的交易員,交易時段都能對sales和operation發號指令;而剛入職IBD的banker呢,只能接受associate、vp等的指令,還得費心費力討好客戶。工作時間,交易員再早也只要七點上班,市場休市就下班,雙休日也不用拿命去加班;而IBD第一年,一周120個小時那可是家常便飯,沒啥生活。再說model,交易員最煩IBD的人說自己會做model,他們認為自己使用的是高深數學,IBD僅僅是些四則運算,差距不是一條街。所以不難理解,交易員心中那份認為自己是宇宙中心的自負感。

並且交易員的這份自負程度還會和自己交易的難易成正比,不管股票、債券、外匯還是大宗商品,公式如下:derivatives>quant trading> flow。聽起來非常的複雜,但賣方交易員最主要其實做的只有兩件事:定價(price)和對沖風險(hedge)。

以最難的結構性產品交易員一天的交易為例,因為他們不用給市場提供流動性,所以可以不用大早七點就去交易,大概八點、八點半到辦公室就好,看看隔夜市場變化對自己帳簿上已有交易的變化,如果有客戶來詢價,就去給產品做一個定價,然後交給銷售和客戶溝通。

接著就要開始為自己的trade book做風控管理,對沖風險。一些簡單的產品可以完全對沖掉風險,複雜一些的產品可能就需要做一些動態對沖(dynamic hedging);雖然有些產品的風險當天可以完全對沖掉,但交易員亦會根據自己的觀點決定會否將倉位持倉過夜,承擔一定的風險。

賣方交易員平時的工作壓力還屬可控,最大的壓力在於要完成每年的budget,因為監管的原因,大多數的賣方交易員並不能自營交易,所以需要客戶多交易才能完成年度目標。因此如果碰到市場波動低,客戶不願意交易的話,就必須抓破腦袋,找找市場上可能有的機會,push給客戶。

對做不了自營盤,只能做client flow的交易員說,市場可能沒有那麽興奮,碰到一些客戶都集體放大假的時候,工作是有些重複和無聊的,有一些desk根本也不賺錢,但是為了幫助公司別的desk更好的賺錢,也必須堅持著。好處就是至少hour不錯。

再到買方交易員。以quant trader為例,和賣方分析員的hour可能差不多,但也會更加自由些,業績取決於自己在市場中花的力氣。錢是自己的,策略也是自己的,不用為客戶交易,最大的特點就是比較自由,想交易什麽就交易什麽,想幾點走就幾點走,只要你賺到錢。

但是也沒有交易員能夠完全離開市場,比如在紐約交易時段,團隊中有人需要你幫他做件事,那肯定得做,不然等你的策略需要人幫忙、被拒絕的時候,就太晚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從招聘人才的角度,一個交易員所需要擁有的特質包括反應力,直覺悟性,恰到好處的自信,專註力,聰明。但區別一個交易員和優秀的交易員,主要就是悟性,聰慧程度和對交易的熱愛程度。

說到底,交易員的工作也是一份工作,頭上光環的下降可能比工作壓力本身帶給交易員的心理落差會更大。前文分析過的交易員心理,大多數認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所以也有人觀察出來,交易員的裝逼水平可能更甚於sales。

比如,上班一般就是剪裁精良的西裝,襯衫一定要有袖口,還要繡上名字縮寫(當然一些買方交易員的形象可能相對不羈),下了班的話,牛仔褲要顯身材,polo衫的領子一定要豎起來,並且墨鏡一定是標配。

在個人生活上,好一點的表現形式,喝酒,把妹,健身,吃,旅行,不好的表現形式就是黃賭毒了。有交易員說因為工作壓力大,所以下了班需要喝酒、娛樂活動來發泄下;也有交易員說,沒那麽外向的性格,還是回家做個安靜的美男子就好;還有的說,下了班就不談市場,看看落日、吹吹風,不要浪費了美景。

所以,剔除開頭的黑天鵝交易員,你覺得他們的壓力有多大呢?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專欄 投行 連環 兇殺案 兇殺 背後 交易員 交易 壓力 究竟 有多 多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705

深夜割喉:日本二戰後最嚴重兇殺案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8674

7月27日,在日本神奈川縣相模原市,警察搜查犯罪嫌疑人植松聖的住所。(新華社/路透/圖)

這是二戰後日本最嚴重的大規模殺人事件之一。據日本廣播協會(NHK)報道, 7月26日淩晨2時30分左右,一名男子持刀闖入神奈川縣相模原市“津久井山百合園”福利院行兇,目前已造成19人死亡。目前,日本警方仍在調查案件。

作案動機尚不明確

據日本警方透露,26歲的犯罪嫌疑人植松聖是這座殘疾人療養院的前雇員。當地時間7月26日淩晨2時半,植松聖砸開窗戶侵入福利院,持刀殺害了19名睡夢中的殘障人,並殺傷20余人。屍檢結果顯示,遇難者幾乎都是遭到割喉。

據悉,在行兇後半小時,植松聖駕車到警察署投案自首,聲稱因為討厭殘障人而行兇。同日,日本警察帶植松聖進入福利院進行現場指證。種種跡象顯示,植松聖不存在精神障礙。其在供述中稱,因遭到事發療養院辭退,“心生恨意”故決定作案。

日媒報道稱,4年前,植松聖與其父母親發生激烈爭執,後把親生父母親趕出家門,到案發時他一直是獨自居住在家中。另據日本電視臺消息,植松聖此前曾對朋友說:“讓殘疾人死了才好,這樣對其家人也是個解脫。我要在10月底前到各個福利院殺掉600人,首先將從自己曾經工作過的地方開始。”

據日本《讀賣新聞》7月26日報道,植松聖曾於今年2月持帶書信,到眾議院長公邸上訪。信中寫有“為殘疾人制造可以安樂死的世界”等內容,指名寫下津久井山百合園等多個殘疾人福利院,且從信中可以讀出其想要加害殘疾人。

警方稱,植松聖在向眾議院議長遞交信件後,曾一度被強制住進精神病院。入院期間,院方在對他進行的尿檢中發現了大麻成分。

二戰後最嚴重兇殺案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該福利院位於日本鐵路中央線以東2公里處的“津久井山百合園”,是日本神奈川縣最大的殘障人士收容設施,其附近有普通民宅和市立小學。據報道顯示,截至到六月底,有149人長期居住在“津久井山百合園”殘疾人福利院,從18歲到75歲不等,其中60歲以上的有40人,占據近三成。福利院24小時都有員工常駐,夜間有8名員工值班。

日本當地媒體稱,這是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日本最慘重的大規模屠殺事件。據BBC報道,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案發當天舉行的記者發布會中,確認兇殺案和“伊斯蘭國”沒有關系,並表示日本政府會分析來自各方的信息,厚生勞動省會確保不再發生此類事件。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內德表示,“此次持刀殺人案發生在殘疾人療養院,令人非常痛心,這是十分暴力魯莽的行為”。並強調對於此類暴力行為絕不容忍。美國白宮發表聲明稱,對這一“惡性襲擊事件”表示震驚。

深夜 割喉 日本 二戰 後最 嚴重 兇殺案 兇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880

兩警涉洩兇殺案機密與商人遭廉署起訴

1 : GS(14)@2016-12-21 23:33:40

■兇殺案發生於前年10月,涉斬人刀手遭反擊身中多刀,送院搶救後不治。資料圖片



【本報訊】兩名警務人員被指涉嫌將警方調查一宗謀殺案的機密資料外洩予一名鋼鐵工程商人,更涉嫌互相討論相關機密資料所透露的案中證據,被指目的是建議案中疑犯在警方調查時如何自處。涉案兩名警員被廉政公署落案起訴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而涉案商人被控協助及教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各被告將於明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應訊。記者:謝明明



涉案的兩名警務人員分別為50歲的警署警長葉國良,以及47歲的警員李潤福,兩人同樣被控一項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罪名,違反普通法。同案另一被告46歲鋼鐵工程商人洪偉明,被控一項協助、教唆、慫使和促致藉公職作出不當行為罪名,違反普通法。各被告已獲准保釋,等候明日應訊。廉署於較早時接獲貪污投訴,調查後揭發上述涉嫌罪行。李潤福於案發時隸屬天水圍分區,而葉國良則隸屬九龍城區。洪偉明是鋼鐵工程公司負責人。控罪指出,李潤福及葉國良被指涉嫌於2014年10月8日至2015年6月7日期間,在執行公職過程中或在與其公職有關的事宜上,無合理辯解或理由的情況下故意及蓄意作出不當行為,取得警方調查中的一宗謀殺案的機密資料,並在明知洪會將該等機密資料轉交案中疑犯而仍然向洪洩露該等資料。


被指教疑犯應對調查

李及葉又被指涉嫌互相討論該等機密資料所透露案中證據狀況及證據強弱,被指目的是建議案中兩名疑犯在警方調查時如何自處,並涉嫌索取金錢報酬。另一項控罪指出,洪偉明涉嫌於同一段期間,協助、教唆、慫使和促致李潤福在執行其公職過程中或在與其公職有關的事上,無合理辯解或理由而故意及蓄意作出不當行為,即連同另一名警務人員作出上述作為,包括與洪討論有關謀殺案的證據狀況及證據強弱。據了解,案中所提及的謀殺案是發生於2014年10月5日,尖沙嘴漆咸道南嘉芙中心地庫一間酒吧的黑幫仇殺案。事發時兩名18歲及21歲男子在酒吧消遣期間,遭兩名戴口罩的刀手斬傷,在酒吧內的傷者同伴聞訊,即持酒樽及利器追擊刀手,有目擊者見其中一名22歲姓黃刀手被酒樽擊中及被亂刀斬至重傷,送院留醫延至翌日不治。警方其後分別拘捕兩名涉案男子,其中一名22歲男子被落案起訴謀殺,因證據不足而獲撤控。警方回應稱,該兩名警務人員已被停職,由於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警方不作評論,但強調非常重視人員的操守和誠信,對貪污採取零容忍的態度,警隊一直推行反貪策略及制訂了誠信管理綜合綱領,並致力採取果斷行動杜絕瀆職和不當的行為。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221/19872074
兩警 警涉 涉洩 兇殺案 兇殺 機密 商人 遭廉 廉署 起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959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