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雨潤不是在做低業績,而是在還原真實的雨潤 心燈永續William

http://xueqiu.com/9273139325/26337586
$雨潤食品(01068)$ 我看了雪球上對雨潤的分析,幾乎一邊倒地認為下半年雨潤在故意做低業績。這裡面的主要邏輯之一就是雨潤正在財務大洗澡,有的說是已經完成了財務大洗澡。對此,我有不同的意見,供各位參考。當然仍然繼續我一貫的風格---「想當然耳」。 我都是自以為是的,大家千萬不要當真,當真就上了我的當哈。我認為雨潤不是在做低業績,而是在還原它本來就糟糕的業績。

1、  雨潤的經營歷史上,很擅長用存貨來調節經營成本這個財技,這裡的存貨主要說的是庫存商品,我認為就是指的凍肉。2013年中報,凍肉毛利率為負,嚴重偏離行業平均水平,有人說雨潤是在估意做低業績。但從資產負債表可以看到,前兩年雨潤利用存貨(凍肉)調降經營成本,大量的經營成本被凍肉存貨隱藏了。現在李世保上來,他要修復資產負債表,理順公司內部遺留問題,我認為會在凍肉存貨上進行存貨減計的,這會讓過去利用凍肉隱藏的經營成本一下子釋放出來,短期造成凍肉毛利率的大幅下降,出現負值。現在凍肉減庫存,是不是在還原過去那個「真實」的經營成本?

2、  雨潤的經營歷史上,也很擅長用資本性支出調節經營現金流這個財技,把本應該是主營業務支出的項目調劑到投資項目支出上,虛增經營現金流淨額。現在資本性支出已經大大減少了,可以調整經營現金流的空間沒有了,過去「優秀」的經營現金流因為尾巴翹得太高,露出了屁股。一個「好端端」的企業為何突然一下子巨額虧損,看看同行的雙匯,大家不覺得太蹊蹺? 2012年經營現金流突然斷供,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與恨哈。真的僅僅是主營不好嗎?雙匯為何那麼好? 這是不是也在還原過去那個「真實」的雨潤經營現金流?

3、這是一個雪友的疑問,2013年是屠宰行業大年的開始,公司的屠宰量不升反降,李世保的理由是渠道調整,增加毛利率,可是懂管理會計的人都知道,只要毛利率是正的,增加業務量就可以增加盈利,主動收縮業務,於理不符。---為何與常識不符合,是不是可以說明過去的屠宰量是不真實的?李世保上來,因為首要任務是理順內部問題。這在我看來,是不是在還原過去那個「真實」的屠宰量?

4、雪友又提出一個疑問,關於公司業績復甦,我認為還是太慢了。同時,暫時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釋。---沒有合理的解釋? 業績復甦太慢,我認為這是不是也在說明過去「欠帳「過多」。也是在還原「真實」的雨潤?
雨潤 潤不 是在 做低 業績 還原 真實 的雨 心燈 永續 William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3588

哈佛仔搞高檔版 做低OpenRice

2016-01-07  NM

做過投資銀行、私募基金,又讀埋哈佛商學院MBA,但八十後的羅正義(Dominic)及林喬峰(Kelvin),竟然係想做OpenRice?原 來二人在美國讀書時,看到食評app Yelp在當地大行其道,遂決定回流,創立食評app FeedMe Guru,將在私募基金分析數據的技術,用於食評上。而Dominic更在碩士第二年休學,回港瞓身做app。在香港人人只識㩒OpenRice,但 Dominic指OpenRice用途已淪為《黃頁》,做到變港版《米芝蓮》,才是他們真正目標:「《米芝蓮》其實唔係好多地區有,搵外國鬼佬評香港中 菜,根本唔make sense。《米芝蓮》仲要咁多年都無app,其實都幾out!」我點SELL:「網上太多假食評」


我覺得OpenRice已有十幾年歷史,但由於靠用戶去發放食評,久而久之會發展成宣傳工具,例如惡意中傷、「鱔稿」,令網站食評愈來愈唔可靠!我們想利 用專業食評,更加有效幫網民挑選最好吃的餐廳。我同拍檔Kelvin,都做過私募基金,決定將分析數據應用於食評。例如,我哋會用「關鍵字」分析全港博客 及雜誌嘅食評,如果文中經常出現「環境」、「餐具」等字眼,而甚少提及「食物」、「味道」等,我哋就唔會用,免得係假嘢。網民可以睇到真係講食物質素嘅食 評外,亦可以選擇follow邊一位食評家,令推薦更加個人化。而被評嘅餐廳,我哋特意挑選咗六百間,每星期更新一次,確保新餐廳也可以加入。網民可依菜 式、地區等,選擇合適的餐廳,六百間好似好少,但都是我們精選最好食的!不好吃的選擇根本沒必要。不過這個數量,我們可依據用家的意見再調校。 而我們已建立好的分析系統,是可以支援不同市場;因為我們的目標,並不只是香港,而是亞洲!我和拍檔Kelvin,其實在私募基金認識的,出差時經常到不 同國家找好吃的餐廳。但要在網上做資料搜集,費時失事!到了美國讀書後,發現在全球最先進的國家,都有這問題,所以就萌生創業念頭。我們在哈佛都參加了不 少創業比賽,已獲得六位數字港元的支持,足夠公司首半年營運。由於自己較熟悉亞洲市場,覺得發展空間更大,所以就決定回流。


專家盤問:「點避免打手?」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會長黃岳永(Erwin),經常用app周遊列國找尋餐廳。他訪問前就說對此app不太看好,未知傾過偈後,會否改觀?


黃:就算你找一班專業的blogger、分析他們的食評真偽,不過當中仍然可能有一班「五毛黨」,你又怎樣避免?


黃:黃岳永F:FeedMe Guru


黃:就算你找一班專業的blogger、分析他們的食評真偽,不過當中仍然可能有一班「五毛黨」,你又怎樣避免?


F:現在我們主要找一些飲食指南,好像LifestyleAsia、Time Out,以及一些著名博客,他們本身已係一個個人品牌。雖然他們可能為了收廣告費而交「鱔稿」,但我們只是聚焦那幾百間最好吃的餐廳,機會較微。另外,我 們系統可以比較作者過去的文章,如果他們形容餐廳環境、背景為主,就有可能是因為食物水準不高,系統就會知道這不是我們需要的食評。


黃:你們app的收費模式又是怎樣?


F:我們已找到兩個合作夥伴,都是網上訂位系統,用戶在我們的app找到餐廳後,如果餐廳跟這些訂位系統有聯繫,就可以經我們的app訂位,而該系統公司就會分佣金給我們。日後用戶增多,收入自然會提升。


而第二個收費模式,就是延伸廣告,但我們想以有用的資訊作包裝。有用過app嘅網友都知,很多不相關的減肥、信用卡廣告,未出現你已經想關掉。我們就想根 據客人的喜好設計廣告,好像知道有外國用家來港,我們就會設「十大離港前必試食物」的廣告。另外我們都會定期舉辦派對,從中吸引餐廳贊助。


黃:你們又怎樣將個人化元素放在app內?F:雖然現時系統未完善,但app的方向就是根據用戶搜索哪一類餐廳、以及介紹哪一間餐廳給朋友,去累積對用戶 的了解。而系統會根據用戶關注哪個食評,將餐廳在app內排先後次序。情況如facebook,你經常瀏覽的群組會經常彈出;而你覺得某一blogger 的食評不夠好,可以「unlike」,將他的食評放到app最後。


黃:未來發展目標又是怎樣?F:現時系統都開始穩定,未來的目標主要是尋找資金。我會預算五十萬美金,去發展亞洲十個地區。雖然系統去第二個地區並不難, 但最大問題都是如何吸引別人使用。如果每一個地區都去舉辦活動就很花時間,但如果我們將整個宣傳交給當地公關公司就會方便啲。


終極判決:「唔好急但要快!」


我認為你們的對手不是OpenRice,而是好像TripAdvisor之類的app。好像我到台北只食兩餐,真的不會從一萬間餐廳裡慢慢去找。 Business model我都不太擔心,因為概念不算太複雜,今天做完我找人做都可能快過你哋!這個app的方向大致正確,但我覺得如果一開始,就詢問用家是本地人還是 遊客,可以令使用者更加貼心。App的設計可以更加圖像化,因為食物相比文字更加吸引。我認為關鍵是找當地有影響力的KOL(關鍵意見領袖),你甚至可以 分當地的盈利給他們。但總括來說都是要快,盡快做大個餅。現時你們預算用五十萬美金資金,做十個地區,是有點難度,如果多一倍找到一百萬美金會更佳。而以 此資金,打倒十個地區的當地OpenRice,對投資者來說是很划算!我入來之前沒興趣投資,聽完之後有興趣,以我見這樣多app這個都算above average,我會給7.5分。


業界點睇?


黃岳永覺得兩位老闆的Business model可行,執行上又有沒有不足之處?但資深食評家KC Koo表示不考慮使用及加入,並批評app有多方面不足:


《覆蓋面不夠》


如果app是給香港人用的話,我覺得600間餐廳不足夠,而且以英文為主,即使香港人懂得看,但親切感已經低很多。菜式只有六個種類,好像想在上環飲涼茶,我就已經search不到,明顯不夠全面。


《食評參考值不足》


我略看過一兩間餐廳的食評,如果每間餐廳只有一張相及兩句comment,那資料肯定不夠我去做決定。我看Instagram就已經有很多食物照片吸引我 去參考,但這個app我就看不到。我覺得是否用專業食評都不重要,好像蔡瀾寫食評厲害,但只轉載他一、兩幅照片就根本沒有價值。


撰文:梁延宇攝影:鄭樹清攝錄:廖健昌、關永浩ed_bn@nextdigital.com.hk


哈佛 仔搞 高檔 做低 OpenRic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127

寶能遭實名舉報 勾結相關方、做低評估這些事是真的麽?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1/4745670.html

寶能遭實名舉報 勾結相關方、做低評估這些事是真的麽?

第一財經日報 吳斯丹 蔡胤 2016-01-29 06:00:00

“萬寶之爭”讓外界見識了寶能驚人的資本運作能力,這家同樣以地產為主業之一的公司,近來卻遭遇了實名舉報。

[寶能城2015年11月20日開盤當天實現銷售額22億元,銷售均價6.5萬元/平方米。寶能城可售面積50萬平方米,貨值至少達350億元]

“萬寶之爭”讓外界見識了寶能驚人的資本運作能力,這家同樣以地產為主業之一的公司,近來卻遭遇了實名舉報。

1月25日,北京亮馬橋附近的一家酒店里,深圳市和信吉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和信吉”)召開發布會,實名舉報寶能系姚建輝(姚振華的胞弟,姚氏兄弟為寶能系的實際控制人),指其在獲取深圳“寶能城”項目股權的過程中存在違規行為。

寶能城是寶能在深圳的旗艦項目之一,位於深圳南山區西麗,寶能在官網中將其定位為大學城片區的地標性項目及寶能品牌里程碑項目。寶能還對外宣稱,該項目貨值至少達350億元。

在舉報材料中,和信吉稱,深圳寶能城項目用地,原系和信吉經營奶牛場的畜牧用地。1995年,和信吉與深圳中農信投資實業有限公司(下稱“中農信”)合資成立深圳市溥和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溥和公司”),雙方各占50%股份。此後,在幾次債務糾紛形成的司法拍賣中,溥和公司的股權悉數落入寶能手中,而寶能僅花費了不足4億元。

寶能則先後發出兩份聲明,稱公司獲取溥和公司股權的所有程序、對價經多級有權機關複核並確認合法。

奶牛場變住宅用地

和信吉法人代表陳谷嘉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稱,和信吉於1988年收購了位於深圳南山區西麗占地34萬平方米的新光奶牛場,用途為畜牧用地。

1995年,和信吉與中農信合資成立溥和公司。根據當時的協議,和信吉將上述奶牛場的34萬平方米畜牧用地使用權註入溥和公司,占溥和公司50%股權,而中農信獲得該公司50%股權的條件包括:承擔和信吉在深圳發展銀行1040萬元貸款,合資公司開發、經營實際所需的全部投資由中農信負責籌集,預計項目分五至七年完成投資總額出資6億元等。

隨後,和信吉將新光奶牛場的土地使用權過戶到溥和公司名下,但中農信未履行出資義務,且於1997年解散,先後被接管和轉讓。這成為此後溥和公司股權一系列變更的導火索。

2001年,因城市規劃的原因,深圳市規劃國土局決定將上述奶牛場地塊收回。作為補償,深圳市規劃國土局與溥和公司簽訂了協議(深規土收字[2001]033號《收地協議書》),確定在原34萬平方米畜牧用地的範圍內,保留15萬平方米作為商品房開發用地。其中8萬平方米免繳地價直接進入市場,另7萬平方米補繳市場地價進入市場。

畜牧用地變身住宅用地,對於持有溥和公司50%股權的和信吉而言無疑是利好。但中農信解散之後,溥和公司的另外50%股權歸屬問題卻引發了爭議。

就在這塊土地轉變性質後不久,2001年7月21日,深圳發展銀行因中農信拖欠100萬美元貸款而發起訴訟並勝訴。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拍賣處置中農信持有的溥和公司50%股權。

而陳谷嘉認為,中農信未履行出資義務,不具備溥和公司的股東資格,和信吉才是溥和公司的唯一實際投資方,他曾向法院提出過相關訴求,未果。

2004年,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被解散後的中農信旗下的資產進行拍賣,深圳市金鵬城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金鵬城”)以228萬元取得溥和公司50%的股權。

金鵬城的實際控制人為周鎮科,他也是陳谷嘉的舉報對象。陳谷嘉稱,周鎮科是廣東省原常委、統戰部原部長周鎮宏的胞弟。

周鎮宏在2012年因“茂名窩案”落馬。2014年2月,河南省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周鎮宏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周鎮宏犯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截至發稿,本報記者未能證實周鎮宏與周鎮科存在親屬關系。

兩次拍賣均易主寶能

令陳谷嘉耿耿於懷的是,隨後金鵬城、和信吉分別持有的溥和公司50%股權均因債務問題被強制拍賣,而這些股權最終都落入了寶能手中,其付出的總代價不足4億元。

2008年,金鵬城持有的溥和公司50%股權因債務問題被法院查封拍賣,寶能旗下的深業物流以2050萬元的價格競得該筆股權。至此,寶能、和信吉為溥和公司股東,各占50%股權。

陳谷嘉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他曾與姚建輝接觸,有意收購寶能手中的溥和公司50%股權,姚建輝也曾給出8000萬元的報價。

差不多在同一時間,一家名為深圳市時代昆侖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時代昆侖”)的企業找到陳谷嘉,表示有第三方欲以超過20億元的價格,全盤收購溥和公司,陳與之達成交易意向,並預先收取了時代昆侖代為支付的1500萬元定金。

然而,該宗交易最終未能達成。2008年11月,時代昆侖將和信吉告上法庭,要求償還定金,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受理此案。

但和信吉未能在規定時間內籌夠資金,和信吉持有的溥和公司50%股權隨後在2009年5月被拍賣,評估機構建議拍賣保留價為1932萬元。

在這次拍賣中,深業物流以優先受讓人的身份接手了上述股權,成交價款為3.5億元。至此,寶能獲得溥和公司100%的股權,將深圳南山區西麗的15萬平方米住宅用地全部收入囊中。

在陳谷嘉看來,2004年和2009年兩次股權評估中,評估機構給出的評估價格太低,導致其蒙受重大損失。他說,過去十多年房地產市場高速發展帶來了深圳土地價值飆升,寶能卻“只花了3.5億元(記者註:實際為3.7億元)就把這塊價值百億的土地拿走了”,是不合理的。他認為,寶能在獲得這些股權的過程中,存在與相關方勾結、做低評估價等行為。

寶能發聲明否認

針對和信吉的舉報,寶能於近日先後發表了兩篇聲明予以否認,表示所有程序、手續合法合規。

第一份聲明在1月15日發出,當時陳谷嘉通過一家媒體爆料了相關信息。第二份聲明則在1月28日發出,內容與第一份聲明大致相仿,補充了幾次拍賣的相關法院信息及裁定書。

在兩份聲明中,寶能均強調,在公司取得溥和公司的股權前,公司與溥和公司、金鵬城、和信吉沒有關聯關系。同時,寶能還稱,公司與時代昆侖之間也無任何關聯關系。

對於第一次拍賣,寶能回應稱,2008年3月30日,公司在《亞太經濟時報》獲悉人民法院將拍賣金鵬城持有的溥和公司50%股權。經了解後,公司報名參加了2008年4月廣東省茂名市茂港區人民法院委托的公開拍賣,經過多輪競拍,公司最終以最高價依法競得該50%股權。廣東省茂名市茂港區人民法院以(2008)茂港法執字第35-3號《民事裁定書》裁定股權過戶。

對於第二次拍賣,寶能表示,2009年,和信吉公司因對外欠債被人民法院拍賣其持有的溥和公司其余50%股權,公司作為同等條件下的優先購買權人,收到人民法院通知後參加了2009年5月22日的公開拍賣活動。經過多輪競拍,以遠高出起拍價的價格競得和信吉持有的溥和公司其余50%股權。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以(2009)福深法執字第1597-3號《民事裁定書》裁定股權過戶。

寶能稱,上述兩次司法拍賣均依法通過公開拍賣進行,且兩次司法拍賣均是在有多輪公開競價、以遠高於起拍底價的價格最終成交的,所有程序、對價經多級有權機關複核並確認合法。

寶能有關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2008、2009年正值金融危機,市場有風險,預期不明朗,那時拿地是對中國經濟的看好。當時深圳西麗房價很便宜,沒有配套。

通過兩次拍賣獲得的深圳西麗地塊,後來被開發為寶能在深圳的重點項目——寶能城。

2015年11月,寶能城獲得預售證,寶能提供給《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的材料中稱,寶能城2015年11月20日開盤當天實現銷售額22億元,銷售均價6.5萬元/平方米。寶能城可售面積50萬平方米,貨值至少達350億元。

編輯:一財小編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寶能 能遭 實名 舉報 勾結 相關 方、 、做 做低 評估 這些 事是 真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34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