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將功成萬骨枯!我的六個老板朋友為何陷入困境?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816/158170.shtml

一將功成萬骨枯!我的六個老板朋友為何陷入困境?
十一 十一

一將功成萬骨枯!我的六個老板朋友為何陷入困境?

謹以此祭奠企業經營路上那些已成往事的錚錚白骨,以及還在為自己夢想不懈努力的公司人!

本文授權轉載自微信平臺:米筐投資(微信號:mikuangtouzi),作者:十一。

我看著熟知的公司一個一個陷入困境,甚至是萬劫不複之地,每次都很難過,但卻又無話可說。這個圈子里,有多少讓人激情澎湃的夢想,就有多少魑魅魍魎的暗局。有多少一夜暴富的神話,就有多少燃盡青春熱血的枯骨。

謹以此祭奠企業經營路上那些已成往事的錚錚白骨,以及還在為自己夢想不懈努力的公司人!

我所在的城市人口1000萬,被稱為火車拉開的城市,這就是我所生活的二線城市、省會。我今天所記錄的,是發生在我身邊的真實故事,七個商人,行業涵蓋餐飲、傳媒、紅酒、互聯網、房地產、攝影。他們是我的朋友,也是大家眼中的老板,今天我要講述的是他們在時代浪潮下2013-2016短短幾年沈浮的故事。

這些故事我親眼所見,我記錄下這些事,因為這些並不只是故事,而是一本活生生的商業教科書。

知其故事,可以規避;知其故事,可以無畏;知其故事,可以長生。

W哥來找我是2015年底的一個下午,我們東拉西扯的聊天,W哥局促、欲言又止,我漸漸感覺到了異樣。我問他,哥,你是不是找我有事啊。W哥一笑而過,始終沒有開得了口,忽然接了一個電話,匆匆走了。

W哥是要趕去自己的一家門店——員工把路給堵了,討要上個月的薪水。W哥對此很傷心,對我訴苦,他誠心誠意對他們,這才一個月沒有發工資,他們就這樣鬧。

他覺得自己用心待人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人情淡薄也好,世態炎涼也好,人心不古也好,對於打工者來說,錢落到口袋里才算塵埃落定,人情本是如此。

那天下午W哥來找我果然是想借錢的。後來我得知,他又去了別處,借到了兩萬塊錢,趕去處理員工堵路的事。

但最後這家店還是關了,W哥在這個城市經營著一個小有名氣的餐飲品牌,店開出了四五家,員工鬧事的是最大的一家店,他傾註了最多的心血,卻沒想到最後收場如此慘然!

W哥瘦、短發、頗有江湖義氣,雖然經商,卻算半個文人,我看過他寫的文字,記住了這一句:

我最近過得挺滄桑的,跑得快了,攆上倒黴,跑得慢了,被倒黴攆上。有些時候真正體會到“玩把戲的躺地上——沒招了”的美妙感覺,真是得勁死了!

我看著W哥起家的,我深深知道這些文字背後的無奈和感傷,同時又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愧疚!

2014年,W哥曾經咨詢過我,他想將自己餐飲店的產品電商化,做成真空裝淘寶賣,粉沫化做成方便面材料。這是一個不錯的方向,可以流程化做大體量。他也已經開始建設工廠、承包食材原材料基地,躊躇滿誌。

W哥從銀行貸了2000萬,開辦工廠、租用倉庫、找人研發方便面食材、打廣告、創品牌、搞營銷,一切都是美好的樣子。

後來產品出來了,我買了些當年貨送人,一個真空的包裝袋里囊括了牛身上的各個部位,新奇而有趣,也很拿得出手。

但是到了2015年,貸款到期了。銀行好說歹說,先還再貸,可以很快再貸出來。W哥就拆借了高利貸還上了。豈料銀行忽然變了臉,不再同意放貸, 2000萬資金斷貸,這直接斷了W哥的後路。

W哥不得不關閉了工廠,四五家盈利很好的店只能轉讓,只保留了一個總店,等待東山再起。

在這個商業社會,弱勢群體都是本該得到扶持的那幫人,他們有夢想、有激情、有願景,但是這一切卻都抵不過某些機構的一個決定,這個決定能讓你生,也能讓你死的充滿悲情!

L妹是80後、開寶馬跑車、業績做到區域第一名,我心里滿滿的都是敬佩,上天怎麽可以如此青睞一個人?讓財富和美貌、能力同時降臨給一個人。

我第一次去L妹的辦公室是在2014年底,正是寒冬最冷的時候,我推開門,L妹一身超短裙迎接我,我意識到自己的黑色羽絨服,頓覺局促不安。我坐下不到一會,就開始渾身燥熱,有冷暖溫差帶來的不舒服,也有L妹的時尚襯托得自己的土氣。

我參觀她的辦公室,偌大一個房間內擺滿了紅木的家具,我驚喜地看到了一個魚缸,正是我想買卻買不起的那個類型。辦公室里面還一個套間,是一個臥室,我看了看,全是進口的家具。我嘖嘖稱贊,羨慕她的奢華,她忽然掀開了床一角,露出下面的床墊,拍了拍笑著說,這個床墊我7萬塊買的。

我除了誇她眼光好、有品位之外,竟然找不出了合適的詞語來表達。而這些紅木家具和這張7萬塊錢的床墊,則加深了我心里的疑惑。

那天她說她們在準備上市,她們打算引入北京某某投資公司,她們打算拍一部電影……

L妹很漂亮,也是一個女強人,完全是那種可以靠臉吃飯但卻要靠實力的類型。主業是做傳媒廣告,在2012年做到了區域第一名,並出征鄰省,也拿下了鄰省的業績第一名。

出彩的成績是L妹頭上耀眼的光環,商業上願景則是她的野心。她開始謀劃自己的商業帝國,要成立自己的影視公司,拍電影,參與電影發行。她找了身邊的幾位商業上大哥,籌集了1000萬,新的征程開始了。為此召開了盛大的新聞分布會,會上直接獎勵了兩輛寶馬車給兩個區域總經理,躊躇滿誌,一切美好。

她用這些錢買下更好的廣告資源、租用更好的寫字樓、開拓更多的市場、開拓多元化的產業鏈。我去她辦公室的時候,正是新征程的第二年,一切都是美好的樣子。

但誰人能料到2014-2015中國房地產市場整體萎靡,L妹的廣告客戶直接下滑了一多半,而新開拓的市場投入過大卻不能收入平衡,以極高價格買下的廣告資源無法變現,多元化的投入也打了水漂。

1000萬花完了,而新的融資還沒有到來,或者是不知道何時才能到來。2015年初的時候,我聽說,L妹的公司倒閉關門了,就在我去拜訪她之後還不到一年,原因是資金鏈斷裂。

我最初的疑惑竟然成真了,為此我不知是該嘆息還是慶幸自己的眼光,但是我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野心是個魔鬼,它能讓你登上高山,也能讓你陡然隕落,很少數人駕馭了它,於是這些人被稱為企業家。

後來, L妹已經離開了這個城市。

我認識Y先生是在這個城市的互聯網圈,他是老兵,從事互聯網十多年,也創業了十多年。讓我吃驚的是,他至今沒有買房子,沒有買車,所有心思都在創業,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有能力、有思想、有激情。

2015年初,他的項目獲得了北京一家VC1000萬美元的A輪投資。我向他祝賀,他告訴我說,不出三個月,他要做B輪。

有了錢,公司開始擴張,總部搬在了北京,兩個多月的時候,B輪成功進入。但是在這之後,整個公司都開始膨脹。

VC告訴他必須要在什麽時間達到多少用戶數,要實現多少數據,報表要好看。為了滿足這些胃口,也為了滿足VC們不斷持續的龐氏謊言,他只有不停的開辟市場、補貼用戶、做數據、滿足報表要求,員工最多時達到400人左右,一個月的開支在500萬以上。

長時間的燒錢作市場、貼錢註冊用戶,錢就像是汛期開閘的洪水一樣花了出去。但VC們總是說,沒事,盡情的燒,C輪我們負責。

錢終於要花完了。C輪也找到了,但C輪遲遲不進來,他們要求前面的A、B輪必須跟投,最終B輪同意了,但是A輪卻拒絕再出資,C輪的VC一看如此,就不願意出錢,錢最終也沒有能夠進賬。

Y先生的公司一下子陷入了僵局,員工開始大量離職,負面信息滿天飛,所有的繁榮隨風而逝。

不久前,我問他接下來怎麽辦,也許要徹底關閉了,也許要關閉非戰略市場,守主要市場,重新開始。

但是我知道,很難了。

這個市場上的所有創業者都以融到資為榮,卻從來不會想拿了這些錢之後會怎樣,自己還能不能按照初心穩紮穩打地經營,自己還能不能一步一個腳印的前行,而VC很多時候就是一場擊鼓傳花的龐氏騙局,又有多少人能夠玩的起!你能撐起VC們的欲望和瘋狂嗎?

X先生很實在,人緣很好。他做生意的一個原則是,自己從來不借別人錢,也不借錢給別人。在他最緊張的時候,他寧願變賣自己的資產度過難關,也不願意向別人張口。所以在圈內,他是少有的幹凈的人,沒有那些烏七八糟的事。

X先生早年賣白酒,自己也愛喝白酒,但是後來身體忽然出了問題,開始接觸紅酒,了解了之後,覺得紅酒是一個好東西,前景可期,從此進入紅酒銷售市場。

2012年之前的中國紅酒市場,是一個典型的高端市場,紅酒一瓶動不動上千元,平民不會喝,喝紅酒的非富即貴,好不好喝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貴!那時候,X先生一年可以做上千萬的銷售額,利潤斐然。

2012年,X先生為了更好的做圈層、服務高端人士,投資了500多萬,辦了一個會所,誰知惡運從此而來。

這一年國家反腐加重,禁止鋪張浪費、禁止公款吃喝,高端餐廳酒店、高檔會所、高檔煙酒一下子被市場從浪尖拍到地面,他的會所從誕生那一刻就開始虧損。

高端紅酒突然沒有人喝了,送人也送不出去,請人來會所也沒有人來,團購也沒有了,市場突然的冷淡讓他懵了,也不知道銷售該怎麽做。他的銷售額從之前的一年1000多萬斷崖一般跌到了一年只有20多萬!堪稱慘烈!

2015年最難的時候,X先生的卡上只有不到5萬元了,這是全部的身家,他把投資了500多萬的會所,以50萬的價格轉讓了,這是他最後的本金。然後,他開始思考市場,思考消費,思考紅酒到底應該是大眾消費品,還是裝逼的工具。

那天,坐在公司辦公室米黃色的沙發上,X先生點燃了一根細白的長煙,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後對我說:"我現在做的事,是讓紅酒成為中國家庭的日常飲用餐酒"。

我立馬起了疑心,這不會又是一個虛無的夢吧?按照當時的形式,紅酒只會作為高檔禮品在上層遊動,而想要下浮到老百姓的餐桌上,又豈是一句話的事?

後來我知道,X先生拿著這50萬本金,開始與酒便利超市和1919等門店合作,他沿用了多年前做白酒時用的最傳統的供貨方式,不再高端,也不再奢華。

2016年中的時候,我問X先生,如何?X先生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咨詢我房產投資、海南房產、墨爾本別墅的行情,我知道,X先生賺到錢了。

X先生是難得的一個正面案例,我見過他在市場寒冬時艱難轉型的不懈努力,所以我也為他今天的複蘇感到高興。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有一個,就是腳踏實地,讓商品回歸大眾消費市場,適應市場變化,回歸市場本質……

我經常想,如果H先生早出生10年,在2000年前後開始經商的話,他的套路是完全可以作出大事業的。因為他很擅長交際,能喝酒,有膽量,敢冒險,敢送禮,舍得花錢,不太考慮後果,在他眼里一個億都是個屁。

他之前的老板就是典型的這樣的成功者,靠著人脈、膽略、敢送禮撐出一個億萬家產,H先生有意無意的學著這一切,並沿用了這一切。可惜,時代變了,商業規則也變了,但H先生和他的老板卻渾然不知。

H先生的老板在臨死前,H先生去看他,老板病若遊絲,少氣無力地對H先生說,兄弟,賓利已經訂了啊,咱們兄弟三個一人一輛。最終,老板沒有看到賓利,再也看不到了。

2011年,房地產火爆如烈火烹油,H先生得益於一個政府關系,在一個三線城市意向拿了一塊地。地塊不大,只有12畝,一棟住宅加一圈底商,在這個城市的核心位置。

建築商可以全墊資,一半住宅可以先團購給地塊原單位回攏資金,只需要2000萬就可以啟動項目,加快速度可以在2年左右了結項目,一畝土地價格50萬左右,利潤率還是不錯的。在領導的協調下,拿到了1000萬的銀行貸款,只需要自己再配置1000萬即可。

但是,銀行的這一千萬一到賬,H先生在北京訂了一套房子,辦公室從150平方擴大到了1000平方,辦公室只紅木家具就買了100多萬,買了奔馳越野、寶馬760、奔馳商務一堆車。辦公樓車庫里H先生的豪華車隊是最耀眼的存在。

等到項目上需要用錢的時候,只能是用裝點出的門面來借錢。借錢是順利的,2012年經濟火熱,市場上擔保公司出事的還不算多,月息3分、3.5分很順利的就能借到。

最多的時候,H先生外面借的錢有8000萬,幾乎都是借新債還舊債,中間一多半都償還了利息。

但項目推進並不快,一直到2014年才拿到土地,而此時市場已經轉冷,三線城市已經不再是三年前的熱火場面。

太多的高利貸已經把H先生和公司壓跨,用短期高利貸來開發中長周期項目,這違背了商業經營的基本準則,大環境轉冷、民間借貸危機頻發、項目爛尾、農民工維權討要工資、團購房業主維權要房子、債權主人頻頻起訴、公司賬戶和個人賬戶幾經凍結。

如今的H先生,利滾利之下,負債已經過億,房產車輛全部被收回,被列入了不誠信黑名單,無法出國、無法乘座飛機和高鐵,婚姻也沒有了。

最近的一次通話,H先生告訴我:兄弟我快度過難關了,錢快到賬了。

我知道,這一切,已經很難了。

開公司的人分為兩種,一種懷揣夢想,目標堅定,一步一個腳印地前行;另一種則是虛名大於實際,X總、X董只是一個好聽的稱謂,外表光鮮,里子卻已經爛透了。

C先生以前是做LED大屏生意,在很多酒店有LED屏出租,一個月固定收入有15萬左右,偶爾接個大項目,可以多賺一些,生意不算大,但也還算OK。

但C先生並不滿足現狀,總想折騰一番更大的事業。2012年時,他找我說要作一個視頻門戶網站,要找贊助自己打造明星。我說不看好。他說已經註冊好公司了。我說不看好。他說已經投入了十多萬了,你讓我試試吧。我說反正都是你的錢,好吧。

2013年他告訴我,視頻網站關閉了,虧損了60多萬。

不久他又來找我,說要作天貓的電商,我說這個生意可以作,但一年內別指望賺錢,一年後賺錢也別指望太多錢。他說好的。

不到一年,電商生意虧損了40多萬,不做了。給我打電話說:哥,我這兒有很多包包,你來隨便拿著用吧。

2014年,C先生又在折騰生鮮,我說兄弟你別折騰了,做好本行好不好?他說:沒事,哥,我改天給你送點新鮮的水果。

2015年,生鮮不做了,又虧進去了50多萬。

我問C先生:為什麽非要這樣?為什麽這麽著急賺錢?

C先生說:我借了一些錢,我急於翻本,但現在洞越來越大了。

C先生經常來辦公室問我,有什麽更好的商業模式可以更快的賺錢?

我說:我如果真有辦法,還會告訴你嗎?

C先生的情況,代表了很多的創業者,浮躁、急進,總想賺大錢、賺快錢、總想發現一個風口上的藍海。殊不知這些都是只在童話里的,現實中幾乎碰不到。

Z先生以前是保險公司的中層,一年收入不多,但日子過得也還不錯。後來,他說服了一個在小城開攝影館年入百萬的夥計來到省會,一起來做一個更大的市場,一人出了100萬資金,在寫字樓中租了一間800多平的辦公室。我曾經去過那里,印象最深的依然是那一屋子的紅木。

紅木真是一個很奇特的存在,做傳媒的80後美女弄了一屋子紅木,借高利貸開發房地產的H先生弄了一屋子紅木,開攝影工作室的Z先生也擺了一屋子紅木。後來,我看見紅木就開始有戒心,仿佛它們是某一類人的鮮明的標示。

Z先生的攝影工作室開了一年,月月入不敷出,市場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麽美好,一年賺至少500萬以上利潤的夢想並沒有實現,光辦公室的裝修和家具費用花了300多萬。一年後,合夥的攝影師終於無法忍受虧損,前期投的100萬也不要了,回到小城繼續經營自己的小攝影店。

Z先生在做攝影公司之前,活的很滋潤,有房有車有美女。創辦企業兩三年,虧損500萬,身邊朋友借了一大圈,名利雙失。中間意氣風發的說還要東山再起,如今在辦公室轉讓、公司關閉之後,徹底從朋友圈消聲匿跡了。

嚴格來說,Z先生不算一個企業家,但他代表了很大一群人,懷揣夢想和大誌投身創業,出師未捷,或者說,還未出師,就先死了。

每一個老板的外表都是光鮮的,但是自己的把戲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關於未來是否光明?這些只有經歷者心知肚明。而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講,他們真的有未來麽?

這個圈子從來都沒有什麽烏托邦,光鮮亮麗的創業者多如過江之卿,而悲劇性就在於,他們中的大部分都將會倒下,這里沒有悲壯、也沒有汗青可書。有的只是現實的殘酷和人們的貪心,以及不切實際的夢想。

我看著熟知的公司人一個個地陷入困境,甚至是萬劫不複之地,每次都很難過,但卻又無話可說。這個圈子里,有多少讓人激情澎湃的夢想,就有多少魑魅魍魎的暗局。有多少一夜暴富的神話,就有多少燃盡青春熱血的枯骨。

在很多個深夜,我回望這些充滿激情或者心碎的商業故事,經常充滿感傷。但是,他們卻如同是暗夜里一顆顆熠熠光輝的明星,註定要留下自己獨特的一筆。

一將功成萬骨枯,每一個商業成功者的背後,又何嘗不是數不清的錚錚白骨。他們用自己的名聲、事業、財富、甚至是生命,來給我們講述這刻骨銘心的一課。對此,我們唯有誠惶誠恐虛心受教,因為這些,是他們留給這個世界最寶貴的財富!

318606652 

企業經營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一將 功成 成萬 萬骨 骨枯 我的 的六 六個 個老 老板 朋友 為何 陷入 困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652

科锐国际:四个老爷们演绎职场“西游记”

1 : GS(14)@2010-10-17 13:05:52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1015/156773.html
“取经”路上14载,四个铁哥们联手演绎了一出精彩的职场“西游记”。  “我们的创业过程就像在演绎一个现代版的西游记。”科锐国际人力资源公司(以下简称科锐国际)创始人高勇有着东北人特有的率真,提到一起创业的伙伴,高勇形象地用西游记里的人物给他们找位置。
  “王天鹏就像孙悟空,非常聪明,性格也很直率,他是那种敢于创新,敢打敢拼的人;袁铁一有点像猪八戒,如果我们出现争吵的时候,他会扮演和事佬的角色,能够把和谐的精神融入团队;李跃章则像沙僧,任劳任怨,埋头苦干。”高勇表示。
  对于自己,高勇觉得有点像唐僧,选定的目标他会毫不迟疑地坚持下去,从不计较个人利益得失。有一年,科锐国际全年才净赚了100万元,高勇和他的合作伙伴却拿出60%的钱办了一场公司年会。“外边的人说我太能‘造’了,可是我们觉得钱花在员工身上,真的很开心。”而最让高勇感到欣慰的是,他们四个人拥有着一个共同的“西天取经”的梦想——把科锐国际做大做强。
  14年的时间,科锐国际从几个人发展到数百人,业务也从北京扩张到全国34个城市,成为国内最大的招聘咨询公司。“现在,在不少世界级的企业里,很多高层管理者都是科锐国际输送的,这让我们觉得很欣慰,也有一种很强的成就感。”高勇称“四人组”很享受这样的结果。
  四人聚齐 下海取经当猎头
  除了袁铁一是高勇的高中校友外,李跃章、王天鹏都是高勇的大学校友。说起4个人的共性,高勇总结了一句话:“一帮有点傻乐,有着幽默感的东北老爷们。”当4个人聚到一起,一部现代版的“西游记”就这样诞生了。
  1995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唐僧”高勇开始走向社会,不过他的经历有点惨。用了几个月时间才找到一份猎头公司的工作,公司一共才有6个业务员,2部电话。每次只要高勇用电话,就意味着其他5个人只能共用另一部电话,因为他和客户在电话里“磨叽”是出了名的。由于通话时间没有和业绩成正比,高勇工作了6个月后最终还是被老板辞退了。
  为此,高勇忿忿不平,终于决定要自己创业,完成心中的弘誓大愿。
  高勇首先找到了来自同乡的“八戒”(袁铁一)。对于创办猎头公司的想法袁铁一举双手赞同,他辞去了自己原本那份不错的差事,并提供资金支持率先加入了高勇创办的公司。
  随后,高勇想到了自己在大学时的学弟——“沙僧”(李跃章)。“当年在学校时老高很照顾我,就像我的哥哥,我甚至有点崇拜他。”李跃章回忆起了在校园的那段美好时光,在自己觉得迷茫、困惑的时候,高勇总会耐心地为他解惑。“那时候,我就认定了老高,总觉得他将来一定会成为我的老板。跟着老高没错!”
  所以,当高勇诚邀他加盟的时候,李跃章义无反顾地加入了。“什么是猎头公司?当时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就觉得老高选中的行当跟着干肯定没有问题。”由于李跃章当时还没有毕业,所以加入科锐国际时还贴着“实习”的标签。
  尽管“悟空”王天鹏很聪明,并且有一身好本领,但是在大学毕业后事业并未一帆风顺。在职场打拼了一年半,王天鹏换了四五份工作。“我的性子很直,有一说一,这样很容易得罪老板,所以每份工作都做不久。有时觉得自己可能不适合打工,倒是合伙做猎头生意前景不错。几年前有这样一本书《孙悟空是个好员工》,如果这本书出得太早可能我就没有机会来科锐国际了。”王天鹏调侃地说。
  集体蹲点 “人肉搜索”挖到第一桶金
  “起初就我们四个人,但是已经初步确定按照行业划分各自的负责领域,需要的时候也打配合战,我负责电话沟通建立人脉,‘悟空’来制定具体执行计划,‘沙僧’执行力强,至于‘八戒’还是资金援助。当然需要的时候也打配合战。”在公司最初发展阶段,高勇明确分配了每个人的工作。
 “开始我们‘猎’人很难,没有网络、没有关系,即便是到嘴的‘肥肉’都不一定能吃到。有一次一家外企找到我们,让我们帮他物色一个财务人员,承诺给我们的佣金是2000元。可是,我们怎么才能找到合适的人呢?”高勇没有想到猎头公司并不容易做——不是简单地打打电话就能解决问题。
  不过,好在王天鹏的办法多。“没有讨巧的方式,总有最笨的办法,不如大家一起进行‘人肉搜索’。”王天鹏所说的“人肉搜索”就是在一些大型央企附近蹲点,主动和这些公司的人套近乎。“当时国企还在改制,很多人都担忧自己的‘铁饭碗’不保,他们都希望能有另一条职业出路。”王天鹏看到的正是这样的机会。
  于是,几个人大致划分了各自负责的区域,一场“人肉搜索”就这样铺开了。李跃章最卖力气,那几天他都是最后一个到家,因为公司午休和下班的时间不一致,李跃章在了解情况后专打这种时间差,每天都比别人多跑两个企业。终于,李跃章在一家国有企业认识了一位资深的财务人士。“当时他每月的收入是500元,我告诉他外企的待遇很好,工资是他现在的2倍,而且在国企改制的背景下,说不定哪天你就被迫离开这里了。我和他聊得很投机,虽然候选人在当时做出打破铁饭碗的决定甚至需要听取全家人的意见,最后他还是同意了。”李跃章至今还记得为赚到这第一桶金付出的艰辛,如今,那个被成功挖角的人已经成为那家外企的亚太区高层,他也和李跃章成了最好的朋友。
  自从赚到第一桶金后,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好。“我们的付出没有白费,科锐国际逐渐开始壮大起来。这是最让我们几个感到欣慰的事情。”高勇说。
  欢迎分歧 吵不散的铁搭档
  公司虽然发展起来了,但是高勇发现师徒四人的争执也变多了。“我和‘悟空’都属于比较执拗的人,他有他的想法,我有我的道理。所以,往往意见不合的时候,他会拍桌子,气性再大点就摔门走人了。可惜我没有紧箍咒。”高勇一脸坏笑,不过,在高勇看来,他们“师徒”的争执往往能激发一些创新的想法,是有利于公司发展的。
  “老高,我有一个想法。”高勇经常听到“悟空”的这句“口头禅”,在王天鹏的脑子里有很多新奇的思想,他愿意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儿“倒给”高勇。而高勇也很喜欢听这些东西,无论是好观点还是坏想法,他们都要理论一番。
  “我当时受到一位客户的启发,他问我科锐国际能不能提供长期帮他们招聘的人。为什么不可以呢?我在想,我们的人到了客户那边帮他们做招聘,相当于科锐国际做的是管理客户招聘流程的工作,而不再是单纯做猎头的工作。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开辟更多的渠道,甚至和其他猎头公司成为合作伙伴。”王天鹏很激动地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高勇。
  高勇听完紧蹙双眉,“猎头公司都是做中高端的人才输送,如果到了客户那边岂不是招聘普通员工也要管了,会不会把我们的业务层次给降低了。”
  王天鹏一心在想他的新发现,哪里听得进高勇的理论,马上开始反驳。就这样“师徒”二人一个苦心劝说,一个猴急不听劝。旁边的袁铁一赶忙劝架,尽管他心里也不赞成这种新模式的尝试。最终,王天鹏摔门而走。
  还没过一个小时,他又打电话给高勇,语气平和了许多,但是还在坚持自己的观点。而高勇其实也想通了他所讲的模式,只是当时还没有下定决心,王天鹏这次的电话劝说让他决定试试。可旁边的袁铁一和李跃章不干了。原来,此前高勇曾对业务模式进行改造,但以失败告终。“你折腾啥呢,上次创新差点没把我们折腾死,现在还要折腾。”“八戒”和“沙僧”坚持不再冒险尝试,而且对新模式提出很多风险警示。
 一项决策出现了分歧并不是坏事,这反而激发了四个人的头脑风暴,他们争吵一番后却认真反思,最后在对新模式增加约束机制的基础上达成一致。而这种新的模式其实正是在欧美国家风行的招聘流程外包业务的雏形,科锐国际由此也成为中国第一家开展招聘流程外包服务的公司。“因为我们四个人性格不同,才给公司发展提出不同的意见,也让我们更全面地认识到问题。否则,科锐国际不会有今天的发展。”高勇如是说。
  虽然吵架多了,但是公司却发展得更好了,14年来四个合作伙伴仍然抱团在一起。高勇解释,“吵不散”是因为大家争吵的理由有40%是为公司好,30%是为对方好,20%是为了个人的面子,最后10%是为了个人利益。“如果把这个比例换一下,40%是为了个人利益,那么可能只要一两年大家就散伙了。”
科銳 國際 四個 個老 爺們 演繹 職場 西遊記 西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168

邊個老細咁好玩?

1 : GS(14)@2011-09-24 12:13:08

http://m.sharpdaily.hk/detail.ph ... 5307&category=daily

升市人人賺大錢,人人都是股王輪后,跌市唔等於毫無機會。近幾個月港股跌到四腳朝天,多隻個股唔係幾蚊跌到幾毫,就係幾毫跌到落幾仙,慘到嘔。
有上市公司大股東忽發奇想,立心於市場中趁低吸納掃平貨,此舉動機本來可以非常純潔,只是有大股東原來根本不想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要求向港交所披露股權變動資料,還要以BVI名義找人頭在外面以另一組織持股。
為怕股份下落不明股權旁落,最關鍵係要與助其託管股份之單位簽訂一份Trust Deed(即託管合約),證明該批賤價掃回來的股份,原屬大股東所有,還要找個理由告訴該第三者單位,大股東執平貨目的是要穩定股價及遲點會把股份當花紅獎勵表現好的員工,真係擺明呃你「膝頭哥唔食辣椒醬」,慘得過市場中仍有表面為客戶做資產管理的公司,不知是否真唔識還是假唔知,協助大股東踩界兼以為開多一門財路,每個月收足幾皮嘢管理費。
雖然這只是市場上經營同類勾當的其中冰山一角,但不等於不止一人在做的事就是對的事而可以集非成是,假如這位仁兄知道自己在SFC(證監會)而唔係KFC(肯德基)嘅快勞可能已高過ifc,咁佢係唔係要諗諗應該係時候醒醒定定,唔好再踩鋼線行差踏錯呢?
2 : 龍生(798)@2011-09-24 13:28:43

HEHE 講緊邊個呢?

我估唔到係邊個俾人串, 但我估會咁做, 多數因為抵押了股權,

但又像恒大許家印般簽下了某些, 例如價錢下跌到某個位置就會俾人食左隻殼的條款...

結果...要出錢托市...

還有其他情況嗎? ?
3 : GS(14)@2011-09-24 13:32:42

可能超過了75%持股量...
4 : 龍生(798)@2011-09-24 14:13:46

拔刺者講過, 但凡係報紙咁樣俾人串個的, 其實己經半通天....

只係我地唔知而已
5 : GS(14)@2011-09-24 14:15:54

拔刺者收唔收到風?
6 : 龍生(798)@2011-09-24 14:19:51

佢的風無咁fresh 既...佢睇得通姐...

我暫時都無面目打俾佢...哈哈

周顯呢的反而或者會知
7 : GS(14)@2011-09-24 14:25:25

周老師唔肯在論壇講野嘛
8 : GS(14)@2011-09-24 14:25:36

我知佢睇緊
9 : 龍生(798)@2011-09-24 14:27:21

是嗎?
還以為周老師只看手記
10 : GS(14)@2011-09-24 14:28:54

佢講的野好似本壇先有
邊個 個老 老細 細咁 好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032

今日爽報地主會講那個PA 個老細姓魯? 號碼是276?

1 : GS(14)@2011-10-25 22:09:18

有無爽報個剪報?
2 : GS(14)@2011-10-25 22:17:43

[realblog]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21898[/realblog]
今日 爽報 地主 會講 那個 PA 個老 老細 細姓 姓魯 號碼 27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383

【平貴通殺】挖角「元朗壽司之神」呢個老細乜底細?

1 : GS(14)@2017-12-04 04:48:18

張兆基,三品燒鳥專門店總廚,曾任米芝蓮推介燒鳥店「錦」大廚20年。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元朗有兩間高級日本料理,兩間店坐鎮的師傅都甚有份量,一間賣串燒,另一間做廚師發辦,但原來兩間店背後的老闆,竟然是「永年士多」的第三代傳人劉逸軒(Dennis)。


聽起來毫不相關,但這兩間日本餐廳的老闆,竟然是做車仔麵起家,「我很自豪地說自己是做車仔麵的。」雖然兩者的目標顧客是很不同,但他卻覺得經營模式不算有很大落差,「車仔麵的價錢很大眾化,很多人會去試,但日本串燒就不是大眾化,不一定會個個都肯花錢吃。」29歲的Dennis說。


三品

免治雞肉棒,$42(a)



會做日本餐廳,全因他喜歡吃日本食物。2015年尾開了「三品燒鳥專門店」,總廚張兆基曾擔任米芝蓮推介燒鳥店「錦」的大廚20年,Dennis吃過幾次基師傅的串燒,覺得很正,一時興起就跟師傅聊天。「他跟我說:『你不開心,有沒想過自己出來試試開店?可以一起合作一下。』」基師傅說,他知道Dennis本身做飲食,而且亦欣賞這位客人,「他張嘴巴厲害,他吃完覺得不好吃就會投訴,我就是喜歡這種客人。因甚麼事串燒會有問題?燒得不好?還是貨源有問題?起碼大家有溝通。」加上Dennis肯給他很大自由度,所以他考慮了一段時間,就決定放棄米芝蓮的光環,選擇靠實力去元朗打響招牌。


孫偉龍,壽司源料理長,是元朗首間omakase店「壽司之神」的創始人之一。

壽司源

北海道牡丹蝦壽司(b)


廚師發辦師傅:初見感覺囂張

2016年尾,他又開了另一間日本餐廳「壽司源」,認識到另一間店的兩位師傅,同樣是因為食。兩位料理長陳爾言和孫偉龍都是在壽司名店「見城」出身,而且亦是元朗首間廚師發辦店「壽司之神」的創始人,「他其實是壽司之神的客人,我還記得他第一次來的時候,有點囂張的感覺,好似想試試元朗做廚師發辦是否可行。」龍師傅說。Dennis試過他們手勢之後覺得很掂,想不到在元朗都可以做到這種高質素的廚師發辦,所以得知他們想離開,再去闖一番事業的時候,他覺得可以繼續試試在元朗開店。兩位師傅來頭不小,當然是搶手貨,「其實我們初時構思,想自己兩個出來開店時,都有幾個老闆找我們,最後也決定找劉生,因為他有很多後期的支援,可以給我們很多幫助,所以就選了他。」由車仔麵老字號,撈到做高級日本餐廳,還找到幾位來頭不小的師傅幫他手,靠的其實很簡單,「多點欣賞別人做出來的食物。」Dennis笑說。


(a)三品燒鳥專門店元朗教育路61號紫荊樓地下K舖(b)壽司源元朗青山公路1號珍珠樓地下10號舖記者:黃子卓攝影:劉永發、伍慶泉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 ... e/20171127/20226598
平貴 貴通 通殺 挖角 元朗 壽司 之神 呢個 個老 老細 細乜 底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73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