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信玉女金童決裂 辜仲玉陳俊哲婚變

2013-09-12  TNM  
 

 

3個多月前,紅火案二審宣判,前中信金控副董事長辜仲諒遭重判9年8個月,同案被通緝25年、流亡海外的妹婿、中信金前法金執行長陳俊哲也不好過。本刊調查,中信辜家獨生女辜仲玉在美國紐約訴請離婚,要求依美國慣例分配陳俊哲的一半財產及取得3子的共同監護權。

本刊探訪陳俊哲父母,證實確有其事,二老痛斥辜仲玉外遇,直言她有錯在先,為何還要拿走兒子財產及帶走孫子,「是不是要他(陳俊哲)死給妳看,妳才會高興?」陳俊哲母親氣憤難耐,隔空質問媳婦。

本刊特約記者9月7日至辜仲玉紐約住處門口守候,見她帶小孩到餐廳和朋友聚餐,稍晚,她的婚外情對象Jess Ting現身,2人過從甚密。

紅火案二審判決前,與辜仲諒同涉此案而逃亡在美的辜家女婿、中信金前法金執行長陳俊哲,特地從美國飛去日本錄一段作證影帶,企圖協助辜仲諒脫身。沒想到,辜仲諒將影帶和書狀交給高等法院,法官非但不採信,還痛斥他把責任全推給潛逃在外的陳俊哲,結果判下的刑期比一審還重。

赴日錄證詞 妻美訴離

案情發展完全出乎陳俊哲意料,更令他難以接受的是,就在今年一月,他在日本幫辜仲諒作證錄影時,在美國的妻子、辜仲諒的妹妹辜仲玉,竟向美國紐約法院呈報訴狀,訴請離婚。為紅火案丟掉事業前途的陳俊哲,如今連家庭也恐怕不保,本已一蹶不振的人生,再受重擊。

本刊調查,辜仲玉在美提出離婚官司,要求依美國慣例分配陳俊哲的一半財產,以及二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六千萬元)的贍養費,而三個孩子的教育、生活及醫療費也由男方負擔。

四十三歲的辜仲玉,小陳俊哲六歲,二人結婚十四年,育三子。前二個是雙胞胎,今年九歲,老三才五歲。雙方對孩子的主要監護權,各有所執。

戀上辜父醫 雙雙婚變

這位人士轉述,辜仲玉向紐約法庭陳述,陳俊哲常喝酒、憂鬱,不應該看顧孩子,而她與孩子關係很好。也因陳的酗酒及暴力行為,讓她與一位照顧她父親、前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的醫生Jess Ting,發展出一段關係。

本刊查證,華人Jess Ting是美國西奈山醫院(Mount Sinai Hospital)的醫生,專長整形外科(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二年前,日本發生三一一大地震後,陳俊哲夫妻由日本遷居美國;同年,經由友人介紹,辜仲玉認識Jess Ting夫妻,常出外同遊。

本刊特約記者九月七日在辜仲玉紐約住處門口等候,目擊辜仲玉帶著小孩及保母出門,到一家餐廳和另家朋友碰面,二家人閒話家常,小孩子們玩在一起,是很熟識的朋友聚會。Jess Ting稍晚出現,顯見辜仲玉已將Jess Ting介紹到自己的紐約社交圈內。

本刊上美國紐約法院網站查詢,今年一月間,辜仲玉(HAYASHI,MICHELLE KOO)向美國紐約法院提出家事訴訟(Contested Matrimonial),被告是陳俊哲(CHENG,STEVEN),已開過幾次庭,最近將在十月十五日再次開庭。

依據法院資料顯示,辜仲玉提告後的一個月、今年二月間,她的外遇對象TING, JESS也向美國紐約法院提出婚姻訴訟,被告是CHIU, ALVINA,將在十月三日再次開庭。辜仲玉與Jess Ting所委託的法律事務所都是THE MCPHERSON FIRM, P.C.。換言之,各有配偶的二人,正分頭積極打官司結束現有婚姻。

要錢要小孩 友人也驚

辜仲玉驚爆婚變,一位親近辜家的友人九月十日向本刊證實,辜仲玉已有交往對象。這位人士說,辜仲玉提離婚有三個理由。一是因為「辜仲玉原本對紅火案不太清楚,後來隨著案情的發展而了解到,陳俊哲竟挪用公司獲利所得三億元,這讓她不能原諒。這幾年陳俊哲流亡海外,也有動用辜仲玉的錢。」

這位人士表示,陳俊哲有陣子買了一些古董,辜仲玉懷疑可能與三億元有關,她無法接受,怪先生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

其次,辜濂松晚年重病,辜仲玉認為是紅火案讓父親傷神,才導致身體羸弱,而陳俊哲是搞出這一切的禍首。

更重要的是,「陳俊哲不愛說話,加上官司纏身心情抑鬱,情緒不穩定,甚至喝酒後丟東西,雖然沒打到辜仲玉,但把她嚇壞了。」辜仲玉是辜濂松獨生女,上頭三個哥哥,她從小就是被捧在掌心呵護的嬌嬌女,先生的暴躁行為讓她心生恐懼。這位人士指出,陳俊哲現在的言行和以往已判若兩人了。

不過,陳俊哲的友人說:「Steve(家人、朋友以此稱呼陳俊哲)手上的錢,在Michelle(辜仲玉)眼裡都是小錢,我們幾個朋友實在想不出來,Michelle為何這樣告他,要小孩及Steve的錢,簡直是想要把他逼到死路呀!Steve如果沒了孩子,真有可能會想不開。」他一邊說、一邊用食指在脖子上比了劃一刀的動作。

另一名陳家友人則表示:「Steve原本每天都忙著接送小孩,現在孩子不時被接走,不在他身邊,他的生活喪失意義。我看到他提到想小孩時,眼淚幾乎都要掉下來。」

二老眼眶紅 斥媳狠逼

對此,本刊八月底、九月初,二度赴高雄訪問陳俊哲雙親。八月三十日,陳母看著兒子、媳婦與孫子一家五口的合家歡照片,紅著眼眶難過地說:「大家(指兒與兒媳)在一起十幾年,好聚好散,好好講一講,才來離開,阮不懂伊(辜仲玉)為什麼告Steve。是不是要Steve死給妳(指辜仲玉)看,妳才會歡喜?」

陳俊哲父親高齡八十歲、母親七十七歲,二老對於紅火案不甚清楚,七年來,從未對外界說過一句話。「報紙報成那樣,阮做父母的,一句話都沒有辯過,Steve也沒說話,攏忍下來。」如今,兒子婚姻觸礁,二老受到打擊更加沉重。

陳俊哲父親五十三年前自台大醫學院畢業,一九七○年代台灣政局不穩,接連退出聯合國、與美斷交,他考上美國醫師執照,帶小孩移民,自己則在台、美二地來回往返。陳父至今仍在高雄執業,雙眼晶亮有神、斯文而不多話。陳母則有張溫潤的臉龐,平日與鄰居、病人說話時,帶著笑容、彎成瞇瞇眼,是幫著先生做人際關係的稱職醫生娘。

面對本刊記者上門詢問,陳俊哲母親用閩南話說:「恁(指記者)來找阮,阮是煩惱到好幾天都睏不好;恁要寫,阮袂擋ㄟ(擋不住)、也不能講白賊(說謊)。伊(指辜家)實在是把阮的人格、自尊踏在腳底。」

這一天,老夫妻把從來不敢對人說的怨言,一股腦地對記者盡數傾訴。「伊家(指辜家)有錢有勢,阮是小蝦米,惹不起大鯨魚,伊到處放消息,講阮囝(指陳俊哲)的歹話(壞話),Steve不是彼款人,阮做父母的人,哪會甘願。」說到氣憤處,陳俊哲母親語調高揚。

回台送老父 新歡隨行

陳母口中的「壞話」指的是,辜家人向朋友陳述,陳俊哲喝酒,有一次甩了東西,差點打到辜仲玉。住過美國的陳母台、英語夾雜地說:「Steve喝啤酒用力丟到身旁的垃圾桶而已。伊(辜仲玉)想要先講先贏,是為了cover(掩飾)她自己的behavior(行為),才會一直對外放消息,講Steve的歹話。」

「今年母親節,Steve告訴我,Michelle有外遇,還file-in(向法院提出訴訟)。」陳母回想起近一年來辜仲玉的言行,發現其實早有跡可循。

今年一月六日,辜家為辜濂松在台北世貿舉辦告別式,二老也到台北送親家公最後一程。當天,辜仲玉返美,「阮要送伊去上飛機,伊跟阮講不用。後來,阮孫跟我講,有看到那個人(指辜仲玉男友Jess Ting)坐在後面,難怪不要我們送。」陳母這下才弄明白。

「伊二個(指陳俊哲、辜仲玉)攏四十、五十歲了,少年的代誌,我沒在管。」不過,當她知道Jess Ting也有家室和小孩,「雖然美國外遇無罪,阮實在吞不下這口氣。」陳母慨嘆,「阮若是沒能力,伊(辜仲玉)要找單身的就算了,結果搶人家的丈夫(指Jess Ting)。」

說到孩子,陳母眼裡含著淚水說:「平常都是Steve一個男孩子自己顧小孩(指三個孫子),Michelle就是讓好幾位保母顧。現在Michelle要搶小孩,我們也要孩子,小孩子實在有夠可憐,沒有辦法擁有一個完整的家。」

記者提及辜仲玉向法院要求分配陳俊哲的財產,陳母反應激烈,「大鯨魚要吞小蝦米,我們是要去哪拿錢給妳(辜仲玉)?伊家是台灣有名的有錢人,要跟我們這種普通人要什麼錢呢?」

遭通緝的陳俊哲,目前只能待在家裡,他把心力全放在家庭與孩子身上,空閒時則運動健身。據朋友形容,他練就一身肌肉,很雄壯的樣子。

拿綠卡離家 被疑設局

「Michelle嫌Steve嘸頭路,當阮的面講:『你出去找工作,好不好?』Steve為了伊家(辜家)背官司,應徵工作填資料時,又不能說謊。妳(辜仲玉)要逼死他(陳俊哲)嗎?手段不要那麼惡劣!」陳母憤憤不平。

不只如此,陳俊哲幫辜仲玉成功申請美國永久居留權(綠卡),事後想起來,陳家二老直呼被辜仲玉設計了。由於陳父早年就帶著陳俊哲等三兒女到美國定居,陳俊哲因而取得美國公民身分,可幫配偶申請綠卡。

辜仲玉沒綠卡,無法長期在美居留,要求陳俊哲幫她申請,陳俊哲為了讓她能陪伴孩子,去年五月成功辦了下來。陳母說:「Steve很高興,特別請她的父母(辜濂松、林瑞慧)吃飯。原來是老早就設計好的一場騙局。」

陳家友人說,辜仲玉拿到綠卡後的三個禮拜,就從陳俊哲住處搬出去,並提出離婚、分配三個孩子監護、繼續使用陳俊哲的信用卡等要求。

金童變逃犯 鴛鴦拆夥

陳俊哲出身醫生世家,是辜仲玉二哥辜仲 在美國華頓商學院的同學。他與辜仲玉在一場聚會中相識,數年後又碰巧在機場相遇,聊得很投機。之後,辜仲玉到哈佛讀MBA,已在日本高盛投資銀行工作的陳俊哲,每個月從日本飛到美國和她見面。

「在此之前,Michelle從未在美國長住,讀書比較吃力,Steve到Boston(波士頓)住她那裡,替她做功課,請她同學朋友們吃飯,才把Michelle追回家。」陳俊哲友人說。

陳俊哲一九九九年與辜仲玉結婚後進入中信金,他財務能力強,擔任法金執行長,輔佐辜仲諒接班。二○○六年紅火案爆發,陳俊哲避走日本不歸,一夕之間從金童變成通緝犯。

當時,辜仲玉還有情有義,立刻攜子赴日與陳俊哲會合;但當愛已成往事,這對曾人人稱羨的豪門姻緣、互相扶持的患難鴛鴦,也落得此情可待成追憶。

針對婚變,本刊九日晚間十點(美國上午十點),發一封求證信寄到Jess Ting的醫院信箱,至截稿為止,並沒有回覆。

陳俊哲小檔案

年齡:四十九歲

家庭:出身高雄醫生世家,與妻子辜仲玉育有三子

學歷: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企管碩士,西北大學資訊工程系、音樂系雙主修

經歷:曾任職高盛(日本)、瑞士銀行、瑞士信貸等金融部門;二○○一年進入中信,曾掌中信金法人金融事業、中國信託票券、中國信託創投;○六年涉入紅火案遭通緝滯外。

辜仲玉小檔案

年齡:43歲

家世:出身日據時代台灣五大家族之一的鹿港辜家。父親辜濂松(歿)為前中信金董事長,母林瑞慧,大哥辜仲諒(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二哥辜仲 (開發工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三哥辜仲立(中租企業集團總裁)。

婚姻:與夫陳俊哲育3子,今年1月在美提離婚訴訟。

學歷:美國哈佛大學企管碩士

經歷:為台灣首位婚禮顧問,曾任玉盟婚顧執行長,現任董事長。

紅火案始末

2005年中信金布局併購兆豐金,當時的中信金副董、中信銀董座辜仲諒,令中信銀香港分行向英商巴克萊買進結構債,藉此鎖住兆豐金44萬張股票。

次年,中信金向金管會申請投資兆豐金。依法,中信金需揭露其所持有的兆豐金股數,但為讓申請案順利過關,辜仲諒、陳俊哲等人決定讓結構債化明為暗,由陳俊哲私設紙上公司紅火(Red Fire),向中信銀買下結構債,次月兆豐金投資案過關,紅火即要求回贖,巴克萊乃在市場出售結構債所連結的兆豐金股票,7成由中信金承購,一買一賣間墊高兆豐金股價,讓紅火賺得約10億元(3,047萬美元),讓檢調嗅到弊端,進而追查。

紅火案讓辜仲諒失去金控舞台,面臨9年以上刑期,陳俊哲流亡海外,中信金前財務長張明田、法務長鄧彥敦等人都得吃牢飯,代價頗大。

近幾年辜家多波折

2005年 辜家大少辜仲諒婚姻難維繫,開始與妻子羅惠玲協議離婚。

2006年 中信金接班人辜仲亮和妹婿陳俊哲雙雙因紅火案遭通緝,辭去中信金所有職位。辜仲諒滯外2年多才回國面對官司,原欲退休的老父辜濂松重出扛家業。

2009年 辜家二少辜仲 因2次金改弊案遭起訴,失開發金經營舞台。後續一、二審均判其無罪。

2010年 辜仲諒的祕書女友產女,羅惠玲發現小三正是她多年來疑心的對象,大為不滿,再度拒絕簽字離婚。

2011年 辜濂松傳出罹患帕金森氏症,市場傳聞辜家將淡出中信金。

2012年 辜濂松病逝紐約。

2013年 紅火案二審宣判,辜仲諒被重判9年8個月。辜家小妹辜仲玉提離婚官司,要求小孩監護權與高額贍養費等,公婆不滿。

壹發財

「壹週刊壹發財」讀者服務站。只要按讚,即可加入。我們提供財經界大企業、大老闆大小事,富豪世家恩怨情仇,以及理財訊息。請上粉絲團留言。

中信 玉女 金童 決裂 辜仲 仲玉 玉陳 俊哲 婚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08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