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90後CEO齊俊元:我每周至少工作一百個小時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828/145237.html

8月16日,“騰訊產品家沙龍:90後企業家專場”在杭州舉行,本文是Teambition CEO齊俊元的分享內容。

項目協作工具Teambition,幫助中小創業團隊、研發機構、教育培訓機構或學生團體等降低溝通成本提高工作效率。首發於2013年6月,目前平臺上已有數十萬個項目,並獲得戈壁創投數百萬元的A 輪融資和新一輪美元融資。

騰訊組織“產品家沙龍:90後企業家專場”,主要是提醒世界,包括騰訊自己,要向90後企業家學習,更好地了解90後,00後。

\以下為齊俊元的講話全文。

一、小時候的夢想是諾貝爾獎

我從大三開始創業,很喜歡創業這件事,可以幫助很多人、影響很多人,這比待在實驗室里做實驗有意義多了。這麽說是因為,我的初中和高中基本都是在實驗室里度過的,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成為科學家,希望做出像發現染色體、找到治療癌癥新方法之類的科研成果,然後得諾貝爾獎,讓別人能夠記住我。

我爸是個大學教授,他對我的影響很大。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申請基金、做科研,然後寫報告。小時候,他想讓我對科研有一些認識,又不想把想法強加給我,就有事沒事在書桌上放本《科學美國人》之類的書,引導我自己去看。我就這樣慢慢開始對科研感興趣了。

上中學的時候,我就喜歡在實驗室里鼓搗,總找機會在實驗室里待著,幫老師打雜,有些老師不太願意做的實驗,我就幫忙做。後來正好有個機會,老師就推薦我加入了區里的少兒實驗站,然後又被選到中科院的免疫所參與一個科研項目——如何降低肝炎的檢測成本。

上高中的時候,我又參加了中科院細胞所的一個課題研究“如何鑒定鸚鵡科鳥類的性別”。這個課題很有意思。當時上海野生動物園養了幾只昂貴又稀缺的金剛鸚鵡,就像《里約大冒險》里出現的個頭很大的鸚鵡,但是幾年下來一直沒有繁育出小鸚鵡。動物園就希望幫忙配對,可是鸚鵡是單性態鳥,從外觀上沒有任何辦法分辨它們的性別,除非通過複雜的檢驗來實現。

我帶領的課題組的任務,就是找到不讓鸚鵡痛苦、又不耗時過長的性別鑒定方法。通過一系列的實驗,我們成功找到了通過采集少量樣本就能完成鑒定的辦法,把原本耗時長、樣本量大的過程變得輕松又簡單。

二、放棄科研走向創業

後來我們帶著得出的成果方法去新加坡參加一個科研比賽,我們這個成果在國內得了很多獎,很多人都覺得這個方法既快又簡單,還能有效解決問題。去了新加坡之後,有個教授給我看了他自己做的小離心盒,拔一根羽毛切碎放在離心機里轉,半個小時結果就出來了。原來國外的教授依靠先進的設備,已經可以實現更簡單、省力和省時的方法。

這給我特別大的震撼,從那時候我開始意識到,國內的科研環境支撐不了我得諾貝爾獎的夢想。最基本的,實驗室的設備在精度上都達不到國外的水平。國內做科研還有很大一個瓶頸是,有太多諸如申基金、寫報告等幹擾視線的東西,嚴重分散科研人員的精力。如果我繼續做科研,未來每天應該就是在申請基金、做實驗和寫論文中度過。這並不是我的夢想。

因為在科研和各類比賽中獲得了很多獎項,我可以被保送到上海交通大學,於是高三下學期時就有很多空閑時間可以用來看各類感興趣的書。我自己開公司的想法就是從這時候萌發的。

有一本介紹美國施樂公司的書讓我印象非常深。原來鼠標、個人電腦、圖形交互界面和普通紙複印機等等很多發明最早都是出自施樂自己的實驗室,在那里科研人員可以不用交論文、不用考慮其他事情,只要純粹地做發明研究,公司會提供一切資源和設備。

我當時想,如果能成立一家這樣的公司,支持自己的實驗室,把本來屬於未來的科技和理念拿到現在來實現,讓每個人都摸得到、用得著,應該比在實驗室里做科研更有意義。於是我決定,要成立一家像施樂一樣能給社會帶來改變的公司。

為了實現創業這個目標,大學時我放棄了到生物科系繼續做科研的機會,選擇到上海交通大學的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學習。不過之前幾年的實驗室生活已經給我帶來了很多方面的影響。

除了隨時帶著酒精消毒的潔癖,做科研的經歷讓我對事情、對人都很有耐心,不急於求成。現在的人凡事都很著急,科學家們就不會,他們會一直追求正確的答案,希望把一件事情做到足夠好。

三、首次創業以失敗告終

從進入大學,我就開始為創業做準備。由於以前埋頭做實驗時不愛講話、人比較內向,我就找機會參加各種比賽、辯論賽鍛煉自己的口才,順便多認識朋友。因為你要開一家公司的話,就要吸引人加入你。你只有能表達你的夢想,能夠給他們畫大餅,才能吸引他們不停地往前走,這是非常重要的能力。所以,只要有場子能夠講話我就去,大二時我已經能做到上了臺,至少別人不會踢你下去。

大三時候,也就是2011年,我和合夥人註冊了一家公司,也就是我現在的公司。最開始,我想做健康檔案的項目,想法是讓人們把病歷等資料上傳到在線檔案平臺上,實現病例的聯網、在線管理與在線診斷。

舉個簡單的例子,兩個糖尿病的病人,之前數據都一樣,一個月後,其中一個人的血糖指數不可控的升高了,另外一個人狀況就很好。那麽這中間發生的所有的事情,吃的藥、采取的運動措施、看的醫生等,都可能導致了這個變化,這些都會變成很有用的信息。數據量再大一些的話,這件事就會特別有意義。

這個事情也感動了很多人,當時團隊招募了30多人,還拉到250萬人民幣的天使投資。

現在來看,這個項目的市場價值仍然很大,也很有意義,但是當時在線醫療的市場成熟度很低,很難普及,也不接地氣。後來團隊成員又紛紛畢業、就業,公司就只剩下兩個人了。就這樣,我的第一個創業項目以失敗告終。

四、一個人寫了22萬行代碼

我想要對投資人負責,也想再給自己一個機會。於是,一筆錢、一家公司,沒等第一個項目暫停多久,我就開始了第二次嘗試,就是現在的Teambition項目協作工具。

這其實是我們在做第一個項目時,團隊內部自己設計、使用的一個協同工具。當時公司30幾個成員間的協作效率很低,常常因為溝通不到位影響項目進行,我們就想用一個團隊協同用的軟件。當時在國內外找了30多個產品,一個個的在公司里去試驗,可後來發現這些都不夠好,為什麽?

第一,它們上手成本很高。你一定要經過培訓,比如我在瑞典交流時,有門課叫項目管理,用半個學期的課程來教你怎麽用微軟的軟件做項目管理。這在真正的企業里是不可接受的,因為公司不可能半年什麽也不做,只去做這樣一個培訓。

第二,它們的交互界面都非常糟糕,用戶體驗很差。我聽過無數人抱怨自己的企業軟件難看,每天都不想見這個東西。

第三,它們設計過於老舊,而且移動端無法使用。看起來就像是給上個年代的人用的,沒有人去做改變。

這些軟件根本沒法解決我們的問題,索性我們自己開發一個。後來在尋找二次創業的方向時,我發現很多項目都不可行,反而是這個團隊協同軟件在周圍很受歡迎,常常有小團隊來向我們要去用。這就是巨大的市場需求啊,我當時就決定把Teambition專心做起來。

可是當時,公司只剩下我和做後端的CTO兩個人,連前端程序都沒人寫,為了項目繼續進行,我就開始自己學編程。當時又不好意思告訴父母公司開得不好,還沒地方住,就住學校里。早上5點趕班車到閔行紫竹園區的辦公室,一路上在車上看編程的書,進了辦公室就開始寫代碼,晚上再趕最後一班車回徐匯的宿舍。後來,我又自學了AI、PS和視頻制作。

快到大四下學期時,我們才把Teambition的第一個版本寫出來,花了大約半年時間。那時候我自己寫了22萬行代碼,還刪過30萬行代碼,我沒有覺得枯燥,反而很有趣。我很享受自己做一個東西,同時還能幫別人解決問題的過程。回過頭來看,其實只要努力去做一件事,不需要在乎其他任何東西,一切都不是困難。

2013年6月,Teambition的第一版正式發布,個人版免費,企業版收費,企業版的管理者用戶可以查看所有項目的進展及企業成員的工作情況,及時幫員工解決問題。目前平臺已上有數十萬個項目。

相比明道、Tower等國內競爭對手,Teambition的主打特點是功能明確、用戶體驗優化,排除社交等附加功能,通過任務板、分享墻、文件庫、日程表和回顧等項目的設置最大程度簡化用戶操作。去年,我們獲得了來自戈壁的數百萬人民幣的投資,不久之後Teambition又將完成新一輪的美元融資。

五、每周最少工作一百個小時

前一陣子有大學生問我,創業給我帶來的最大變化是什麽,我覺得是創業讓我開始關心別人。你給別人工作的時候,想的永遠都是你自己怎麽樣,你能得到什麽,還有你要不要跳槽。一旦開始創業,你心里想的都是別人。

比如我們最終決定停掉第一個創業項目時,下這樣的決定是非常困難的。但我自己在創業過程中,學到了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你要為別人著想。

首先,我們要為自己的投資人著想。那個時候我們資金在不停地變少,但我們的天使投資人依然非常支持我們。當時就意識到,我們如果要考慮他未來的投資回報的話,繼續這麽燒錢就是錯的。

其次,我們要為自己的員工著想。很多的醫學院的博士生來我們這邊做事,可能五年之後,他不僅沒有讓更多的人變得更健康,反而還錯失了成為一個好的醫生的機會。

最後,特別關鍵是,我們要為用戶著想。我們做健康檔案沒有成功的原因,很大的程度是因為沈浸理想化中,最終用戶的健康狀況是否真的變好,有沒有真正解決他們的問題,我們並不知道。所以我們做Teambition的時候,非常關註幫用戶解決問題。我們每兩周就會邀請用戶到Teambition來,坐在辦公桌旁用我們的產品,觀察他用的怎麽樣,有沒有滿足他的預期、解決他的問題。

所以你要關心你的員工到了你的公司後有沒有成長,因為他們放棄了其他的機會來到你的公司,你要讓他們得到在其他地方得不到的東西,你要為他們負責。你還要為你的用戶著想,解決他們的問題,因為他們才能決定你的公司能不能活下去。你還要為你的家人著想,因為創業往往很忙,回家會很晚,你要考慮他們的感受,不要讓家人擔心你。

這些都讓創業非常有意義,讓我足夠喜歡我正在做的事情。我們這個年齡的人與上一代人的最大區別在於,我們有自己的追求,每個人都非常想做出一些事情,大家的價值觀都是創造些什麽。這時候,一定的透明空間就是對我們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非常喜歡Teambition,甚至希望有一天Teambition有一個更出色的CEO,這樣我可以全情投入地去學習人工智能,然後讓Teambition成為每一個人工作時的智能助手。不過目前來看,我不認為有任何人比我更適合做Teambition的CEO,我每周至少工作一百個小時來讓公司成長得更好,沒人比我更了解Teambition,也沒人能比我做得更好。

90 CEO 齊俊 俊元 我每 每周 至少 工作 一百 百個 小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35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