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被烏俄戰火燒到 歐元貶定了!

2014-08-25  TCW
 
 

 

就在美國宣布今年第二季經濟成長率繼續攀高時,歐元區卻陷入一片衰退和通縮陰霾中,美國彭博社專欄評論文章甚至形容:「歐洲真的成為全球經濟的病夫。」

最明顯指標就是兩地央行的態度,美國聯準會已連續降低量化寬鬆收購金額,預計到十月份會全部結束,市場普遍預期,明年上半年就會看到聯準會宣布升息。

但歐洲卻是如履薄冰,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在剛結束的貨幣政策會議記者會上,不僅公告存款利率將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保持負利率,甚至必要時會動用「非常規政策措施」。說白點,後市還很糟,得要準備出大絕招。

市場也早就嗅到這個情勢轉變,一窩蜂避險需求馬上湧進公債市場,德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在八月十四日竟跌破一%,創下歷史新低。凸顯整個市場對歐洲經濟通縮的恐懼,畢竟,在目前的經濟衰退期,買債券起碼可以保本。

但歐洲到底有多慘?從經濟表現來看,的確樂觀不起來。

大國被拖累產品禁運,德中小企業掉單

例如,向來扮演經濟火車頭的最大經濟體德國,今年第二季國內生產毛額(GDP)創下二○一三年第一季以來首度衰退;法國也好不到哪去,第二季成長率為○%;第三大的義大利更糟,不僅連續兩季衰退,還是六年來第三度衰退。

而衰退的近因,德拉吉認為就是烏克蘭與俄羅斯的戰爭,使歐盟和俄羅斯互相宣布進行貿易限制,真正重傷了歐洲各國經濟。

以德國來說,若沒有對俄羅斯出口,經濟幾乎等於熄火,因為德國和俄羅斯雙邊貿易額是歐盟中最大的。而在歐盟這波宣布禁運的產品中,包括機械設備、軍事用途產品和電子產品,都是德國的強項,而且生產廠商多數是中小企業。

這些中小企業吸納了德國近七成就業人口,貢獻五成的出口份額,占經濟總產值五二%;因為這些中小企業多半靠單一利基產品和特定市場,它們先前抓住東歐和俄羅斯等新興市場機遇崛起,但當貿易制裁啟動後,最先倒下的就是它們。

舉例來說,隨著俄羅斯商人無法取得歐元區銀行融資,訂單只好減少,或者因為擔心出貨可能被延後或阻擋,而索性轉單;也有人因為俄羅斯貨幣盧布貶值太多,根本買不起德國製產品。

根據柏林的德國工商協進會經濟學家包爾恩(Tobias Baumann)進一步分析,他擔心最大問題還在後頭,一旦這些中小企業因為沒訂單而倒閉,某些獨門技術也將消失,目前在東德地區已有不少有百年歷史的中小企業,開始限縮員工工時,冀望度過訂單難關。

商業環境惡化,反映在數據上最為明顯,根據德國商業調查機構ZEW宣布,德國八月份投資人信心指數創二○一二年中以來最大跌幅,該訊息一發布,連帶也讓歐元兌美元報價一度創下九個月來新低。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德國某些國際大廠,像汽車製造商BMW或電機設備商西門子(Siemens)這些大型企業,因為本來就不偏重在單一市場,國際化布局反而成了救命丹,也成為歐元貶值下可能的受惠者。

小國遭波及沒遊客,希臘觀光財少120億

而歐洲其他小國也躲不過衝擊,特別是歐豬五國中的希臘。

希臘原本期待今年可結束半世紀以來最長的衰退期,畢竟根據官方公告的第二季經濟萎縮幅度,已經達六年來新低,沒想到卻殺出程咬金。

俄羅斯是希臘最大貿易夥伴,雙邊貿易額去年是九十三億歐元,但希臘經濟最具競爭力的是觀光業,對經濟貢獻度超過一六%。

根據俄羅斯統計,希臘是俄國人出國旅遊第三個愛去的國家;希臘央行統計,俄羅斯旅客到希臘觀光金額成長率,是所有歐洲國家中最快,去年達四二%,高達十三億四千萬歐元。然而,隨著七月份俄國盧布大貶值,名列新興國家中表現最差的貨幣,希臘觀光協會預期,今年來自俄羅斯的觀光客將比預期少二十萬人,等於少三億歐元(約合新台幣一百二十億元)觀光收入。

而農業衝擊也不小,因為希臘農產品出口到俄羅斯,每年有兩億歐元的產值,占整體對俄出口的四一%,現在東西賣不出去,可以想見歐洲農作物價格恐怕因全面滯銷而崩盤。

避險投資選項擁抱出口美國和亞洲的歐企

從德國到希臘,都因為貿易制裁緣故讓經濟雪上加霜,也使得歐元區想要推動減赤計畫大受打擊,像法國政府八月十四日宣布放棄此前制定的預算赤字目標,同時呼籲歐洲放鬆財政紀律,也就是再度走回赤字膨脹的老路。可以想見法國的舉動,將推動歐元區各國新一波政府預算赤字擴張連鎖效應。

面對此一變局,投資人可以確定的是:在歐元注定貶值、利率無調漲空間下,選擇歐洲跨國大企業,特別是著重在出口到美國和亞洲的公司,將能避開這波歐洲內部衰退。此外,歐洲各國房市因為基期低,且在保守資金無處宣洩下,勢必成為易漲難跌的好標的。

被烏 烏俄 俄戰 火燒 歐元 貶定 定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980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