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佬賣麵錯誤中轉型

2011-9-15  NM




北角熱店壹碗麵老闆盧祖炎 (Michael,三十六歲),在兩年多前拿着四十萬積蓄開麵店,搞飲食經驗不足,誤中多個創業地雷,使多錢、失預算,加上食物差,日日拍烏蠅,仲要黑過 墨斗,斷電纜、留案底,崎嶇創業路行了兩年,四十萬積蓄早已清袋。

幸得各界高人指點,虛心將餐牌一改再改,成功捧紅兩厘米闊麵,現日賣二百碗,每月淨賺四萬多。

我叫Michael,是北角和富道小店壹碗麵的老闆,做廣告製作十六年,眼見市場萎縮,兩年前決定「唔撈」,休息兼諗下新搞作,一抖近十個月。有日經過和 富道見有鋪出租,我鍾意食,打算靠朋友十多年前創作的闊麵突圍,而車仔麵則容易做,車仔闊麵,雙重保障!只是做飲食並非想像中簡單。

出牌裝修大安主義

當時見鋪租不過萬五,心想四十萬積蓄開鋪應該足夠,沒考慮太多便租下,誰知原來光裝修已花四十萬,唯有開始節流,例如棄用煤氣貴,便改用電。諗住自己無經 驗,大安主義依賴裝修師傅及出牌經紀,結果沒人提醒我廚房畫錯在門口,出牌經紀又收錢便「懶懶閒」,臨時牌照過期後都未有正式牌照,罰錢罰到我和食環署人 員都熟起來,現在才知道應該在合約寫明完工日期,未做好不找數等,唯有當交學費吸取教訓。有老友十多年前曾製作一種特闊麵但「唔賣得」,更轉了行做髮型 師,我卻覺得有「gimmick」,應該有得做,便用他的設計,揭黃頁逐間麵廠問,間間都拒絕,其實他們也對,我每天不過拿兩三斤,又要換刀又要改材料比 例,幸好我遇上了八十年老字號佛記麵廠第三代,回流不久的Nelson。我們從麵的厚度和材料比例都不斷試,又增加鴨蛋及雞蛋比例,由每斤兩隻增至三隻, 鴨蛋加強煙韌口感,雞蛋則提升香味,一個麵的重量比正常多一半,直至開業前一天才定下配方。現在我和Nelson成了朋友,亦由每天拿兩、三斤麵變成二、 三十斤,Nelson還常說我現在生意好不好,他比我更清楚呢!

請黑工留案底

我廣告出身,深明包裝重要,粗麵要慢慢被市場接受,所以我特意到九龍城買懷舊公雞碗碟,就算食物不夠好都可以轉移視線,誰料頭三、四個月個個客都都話難 食,數字反映一切,每月蝕二萬,要老婆津貼才能過活。又黑過墨斗,鋪頭突然斷電纜,雖然業主出錢維修,但足足停電五日,不能開鋪賺錢,雪櫃內的墨魚丸魚蛋 全部變壞,便把心一橫,專心做撈粗,不做車仔麵。當時洗碗阿姐見我經濟拮据,自動辭職,並介紹一個人工較低的阿姐給我,她說可以出支票,我不虞有詐請了 人,以為收得支票有戶口才可過數,誰料她上班第二天就有警察找上門,說我聘請了黑工,借朋友錢打官司又多花十多萬,最後要朋友及熟客合共寫了三十多封求情 信,我才獲得輕判一百二十小時服務令,但也留了案底。為了省開支,半年來員工下班後,自己做完服務令再回去鋪頭洗碗,你問我有沒有找家人幫忙?找老婆使銀 紙就威風,我現在「洗大餅」,點好意思開口?最記得一次年三十晚做服務令,天寒地凍,去老人院做完「義工」,才回家食團年飯,當時真的很想放棄盤生意,但 還未試過補救我又不甘心。翻看網上食評,有人客指在我們初開業時,遇到叫乜無乜的《麥兜故事》情景,要不食材未準備好,要不就賣光,但其實我的運氣算不 錯,蔡瀾曾三次到訪,第一次未開門,第二次維修,第三次才食到。可是他一樣打開餐牌叫邊樣無邊樣,就當面跟我說:「你個menu都唔係大啦,仲叫乜無 乜。」幸好蔡生愛惜小店,沒有公開在食評中批評我們,但這次有如當頭棒喝,叫我每天都要準備好每款食物。

轉型成功全靠問

為省煤氣錢,不能做要有鑊氣的菜式,便打正住家旗號,賣炆燉小菜,大部分由岳母傳授。不過一本通書也不能讀到老,例如岳母教做的炆豬肉,聽落太普通,幸好 我媽媽不時在家釀酒,我便想到加入含紅穀米的酒糟,一來較香,二來較特別,我找做飲食業的朋友試食,他又建議多加甘草、八角,令豬肉更香。有一次一個老伯 走到我的店內,一邊食一邊叫「嘩!乜你個辣椒醬咁難食!」我立刻請教他怎樣做醬,他教我用油爆香蝦米、瑤柱、大葱、蒜頭,再加辣椒,現在這款醬很受歡迎, 令客人不自覺多吃了麵。雖然不懂飲食業令我碰了不少釘,但我慶幸因此吸取到不同人客的意見,集各家之大成。現在餐牌上的食物都是不同人的傑作,齋菜、炆豬 肉和滷麵由負責廚房的岳母傳授,豬手嫩滑秘訣由蔡師傅教授,試驗中的牛chin是朋友Sam的得意之作,而深受歡迎的浸酒蛋是我自創的,但也很高難度,不能煮太熟,剝殼亦要十分小心,用酒方面,試過玉冰燒、清酒、白酒,最後才 試出現在的紹興花雕最夾,足足經過六個月,我們食蛋也食了幾百隻。每道菜都要試驗一段時間才能放上主餐牌,鮑魚腩兩個月前才正式推出,現在我有空便會約飲 食界的朋友出來試食,KC就是常客之一,今日便讓他試食牛chin,看看適合搭配米線還是上海麵。記者說我不能當訪問是上台拿金像獎,但我真的要感謝很多人。首先是蔡師傅願意來幫忙,我們都是福建人,他有份創辦杏 花樓,但在生意轉差前退了股,一天在屋企附近閒逛,見我這家小店生意淡泊,主動問我要不要請廚師,他根本是「賺錢買花戴」,更可能是「自我挑戰」吧。我給 他試我煮的東西後,他食到耍手擰頭,現在有他幫忙,食物質素好多了,幸好有他在我生意最差的時候扶我一把。食物改好了,也要有機會。隔籬兩間鋪的阿鴻小吃 去年得了米芝蓮一星,晚晚大排長龍,不少人客等得不耐煩便轉去幫襯我們鋪頭,漸漸得到食客認同。前排吸引到小儀、金剛主持的飲食節目介紹,之後開鋪排晒長 龍,我仲以為是阿鴻小吃的客人。得到欣賞當然開心,更重要是,生意漸上軌道,終於有面見老婆。下星期我會把麵餅拿到青衣城擺攤,希望吸引到其他客源,多開 一條新財路!

開業成本 (04/09)

租 金$45,000*裝 修$400,000雜 費$40,000入 貨$10,000總投資$495,000*兩個月按金,一個月上期

營業資料(08/11)

營業額$210,000租 金$17,000入 貨$60,000人 工$80,000 #雜 費$10,000盈 利$43,000#連Michael在內,共四名全職,兩名兼職


中佬 佬賣 賣麵 錯誤 轉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48

廠佬賣零食 反抗大財團操控價格

2011-10-27  NM

日版卡樂B薯片、季節限定綠茶味百力滋……電子線圈大王林偉駿,投資千萬,上年中以自己上市公司CEC國際的冧把做生招牌,開設「759阿信屋」, 轉型與本業風馬牛不相及的日本進口零食糧油百貨,連開四十六間,專攻屋邨。不過,這間被網民評點為「平霸」的人氣店,卻因定價太低,辣㷫同行,鬧出封殺風 波。 上星期,供應汽水飲品的太古集團及維他奶公司,先後拒絕向他供貨,「一罐可口可樂,要賣$3.8!一pack維他奶,要跟超市至抵價!」阿信屋定價低過兩 大超市,成為莫須有死罪。原來,我們的日常生活,由一罐汽水到一排朱古力,大財團抬高價錢,集體議價,無處不在。廠佬力抗霸權,戰事一觸即發!


「罐 裝可樂同雪碧,幾時先有貨?」在火炭穗禾苑分店,客人向店員查詢,正在執貨的售貨員回答:「賣埋啲貨尾,唔會再賣本地飲品,不如試嚇日本汽水吖!」客人問 得多,轉行做進口零食的CEC國際(0759)主席林偉駿,索性在全線分店張貼停售告示,「我想話俾人知:唔係你唔供貨,係我停售!」自言「好鬥」的林偉 駿,廠佬出身,見慣風雨,面對操控價格的行業現實,誓不低頭。 「原本相安無事,太古提供各類汽水,供應好穩定,每罐來貨價唔使兩蚊,我哋賣兩個七,毛利都有三成幾,但自從九月初,有傳媒報導我哋汽水賣得平,太古嘅營 業代表,就打電話通知我哋,話超市同便利店投訴影響佢哋生意,要求我哋加到$3.8!」兩大超市減價,可以死跟,加價呢,就唔可以定價低過龍頭大佬,林直 言「咁嘅行規」,無得做! 「電話、面談多次,都無結果,之前上嚟再傾,佢哋仲講緊要跟佢哋個價,唔可以定價太低,我當時已決定停售,豁出去,索性好寸咁當面同個太古嘅sales 講,你叫我賣廿蚊一罐都無問題,如果我拜緊山,渴到死,一定幫襯!」林說。


記者到兩大超市和連鎖便利店「格價」, 發現可口可樂,百佳定價$23.9八罐,每罐貼近三元,單買一罐要$4.2。兩間便利店七十一及OK,定價為六元。反觀林偉駿旗下零食店,貨尾可樂每罐定 價$2.7,加上可以分拆購買不同味道,與超市一pack八或十二罐,硬性規定同一款,更有彈性,定價更具競爭力。 事實上,除了太古率先發難,停止供應旗下飲品,上週五下午約三時,維他奶公司的營業代表,親自上林位於觀塘的公司,相約會面,同樣叮囑他要「跟行規」, 「佢哋話六包裝定價唔好低過十七蚊,仲教我同破抵價(百佳)看齊,買兩pack送375毫升檸檬茶。我當時就駁佢,點解要搞到咁複雜,人哋明明想飲維他 奶,你點解係要塞支檸檬茶俾人呢?」 「之前試過同超市一樣賣十四蚊,後來維他奶批俾我嘅價就愈搞愈貴,由最初十蚊,加到十三個幾一pack,迫你唔可以賣得平!」高峰期時本地飲品足佔營業額 達一成半,林寧願壯士斷臂,停售本地汽水和紙包飲品,「做廠投標落價,競爭大,但做好件貨就得;呢一行唔同,你入嘅貨俾曬錢,人哋有權干預你賣幾多錢、點 樣擺貨,有啲人硬係要個市場所謂受控,先有安全感,好畸形!」 連洋名都叫Coils(線圈)的林偉駿,大坑木屋區長大,身為長子,十三歲就外出闖天下,廿一歲開電子山寨廠,在中山自設廠房,從事設計、開發、製造及銷 售一系列之線圈製品,包括變壓器、電感器,以及線圈製品之相關元件,如鐵氧體磁性材料及電解電容器等。二千年公司主板上市,客戶包括新力及CANON。近 年業務稍微收縮,截至今年四月底,公司賺二千八百萬元。

半途出家為舊伙記
線圈老本行做足三十年,卻半途出家學人搞食 品百貨,林偉駿說緣於一個舊伙記。○八年金融海嘯,中港兩地近八千員工,裁剩五千,包括財務分析員,也是他的得力助手張茗壹(阿壹)。「那一役,傷得好 重!」 「佢係我搞上市後,返中山接受培訓嘅首批香港大學生,跟咗我近十年,港大財務系畢業,負責寫年報,上年見番佢,轉咗行賣衫。當時我就諗,電子線圈的核心業 務,內地上曬軌道,中山、廈門南京及高州,仍然有廠房,員工人數達四千多人。香港剩二、三百人,可以穩守,已經萬幸,係時候轉型。當時無咩頭緒,自己鍾意 食日本嘢,有時公司團購日本醬油,日本嘢出名質素高,受歡迎,就試嚇有無得做。」 上年七月,林在葵湧廣場開了第一間鋪,找阿壹回巢打理,負責聯絡本地代理商入貨,租鋪採購一腳踢。原本負責公司電腦程式的鍾偉健,中大電腦工程系畢業,就 充當阿信屋新界區分店店長。線圈公司一夜間轉做零售,人人門外漢,變身「奇兵」,「我成日同佢哋講,政府嘅AO都會做唔同部門,我哋由電腦工程、電子工 程,轉做飲食工程,有何不可?」 大情大性的林偉駿,化身「阿信」打不死,火速行軍再創業,三個月內連開了六店,小本經營試業,卻遇上同行封殺,反而成為他日後「大搞」的催化劑!「香港主 要代理進口日本零食嘅,基本上只有一間(編按:林不願透露代理名稱,但根據資料,本港最大日本零食代理為四洲集團),我哋十一月訂貨,點知個代理商臨時話 唔供貨俾我哋,當時佢係最大代理,佢唔供無人敢供,有鋪無貨賣,死得!」同行如敵國,供應商兼營連鎖零食零售店,見林定價低,又有上市公司背景,擴張速度 驚人,實行截貨源,先發制人。 「當時真係好徬徨,好在咁啱會展有個美食博覽,有間日本小型超市過嚟做展銷,我嗰時諗無可諗,就同佢入住啲貨頂住,佢喺日本做超市零售,賣俾我嘅價,仲平 過香港代理,嗰時我先知,香港代理無人同佢爭,做獨市,食水好深!」重擊下僥倖未被打殘,林偉駿深知,要突圍,便得越過香港代理商,搞直接進口!

赴日叩門 打破缺口
今 年二月,林就透過做線圈生意結識多年的舊客戶日立公司,輾轉引薦認識位於東京崎玉縣的日本食品總代理,成為轉捩點,「日本零食糧油市場好大,代理喺崎玉嘅 廠房有十八幢香港工業大廈咁大,老闆八十幾歲,見我五十幾,當我細路仔,見我盲舂舂過去,覺得有誠意,唔介意我創業初期貨量少。」誤打誤撞打開缺口,林偉 駿深知,要爭取具競爭力的批發價,來貨要多,快速擴張,事在必行。 「半年間,多開咗三十幾間,向領匯、地鐵租鋪,要上去講解你盤生意同財力,有錢交租都要過關斬將,七仔(便利店7-11)隔籬又話唔得,一個商場三幾間, 點避?你話無霸權就呃人!」先是零食供應商打壓,再有兩大本地飲品供應商先後停止供貨,林不諱言只怪行業太多「行規」陋習,避無可避。 「明明一罐日本咖啡,來貨價五蚊,賣六個半都已經有三成幾毛利,點解要賣到十五蚊先得?」統一將毛利定為三成半,被同行視作「頂爛市」,林直言匪夷所思, 「呢一行好奇怪,佢哋mark價有自己一套,認定日本嘢係奢侈品,多人搵就可以mark高兩、三倍,定價上已嚇走好多人,我喺屋邨開咁多分店,就係認為只 要價格合理啲,啲日本進口嘢,唔一定放喺崇光、太古城,先有人會買!」 上月,他就將台灣進口米麻糬重新包裝出售,「我哋喺台灣採購米麻糬返香港,一盒一百八十克,賣$6.9,農曆年期間,被優之良品投訴到台灣供應商,話我哋 定價太低,結果又無得賣,咁我哋咪又諗橋,聯絡台灣方面,自己印紙盒重新包裝推出市場,成本貴六毫子,賣$7.5,都係優之良品嘅三分之一。講真,可樂無 得笠個紅紙上去咋,如果得,我都好想試嚇!」 成與敗,未知,林謂現時每店每日的營業額平均達萬元以上,扣除成本、人工及租金開支只勉強達收支平衡,但起碼贏得自主權,「日本食品成日要賣到好貴,搞到 奇貨可居,我就係想打破呢種局面,賣平啲,合理利潤就得,唔好話多啲人受惠咁偉大,起碼個市場大啲,搞活個市場,有咩唔好?」入行一年平價「頂爛市」,被 同行狂轟擾亂市場的林偉駿反問。五十三歲,仍然有火。

競爭法無用
針對操縱價格及圍標等違反公平競爭行為的競爭法, 醞釀多年,卻因商界大力反對,立法過程一波三折,港府上週向商界再次作出讓步,建議取消獨立私人訴訟權,即消費者無權向涉違反公平競爭者直接興訟。消委會 不滿修訂,認為有損消費者利益;立法會競爭法草案委員會副主席湯家驊則擔心,日後成立的競爭事務委員會會偏袒商界。 林偉駿也認為立法實際作用不大,「供應商要操控定價好易,賣貴啲俾你已經得,舉例一pack維他奶,佢賣俾你十六蚊,賣俾超市十四蚊,你嘈佢,佢話人哋大 批要,可以平啲,咁又係喎,你來貨貴啲,無理由做蝕本生意,結果唔使議價,你都要賣十七蚊,佢哋一樣焗你賣貴嘢!」

廠佬 佬賣 零食 抗大 財團 操控 價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682

五金佬賣護膚品月賺25萬

2013-03-14  NM
 
 

 

韓國熱潮方興未艾,連護膚品也大行其道。早前有朋友在facebook向記者推介一間韓國護膚品水貨店Jan Beauty,零售及批發不少熱門品牌產品,售價更貼近韓國當地的零售價。出於職業本能,記者直接跑去其觀塘總店,找老闆做訪問。

出乎意料地,老闆高權進(阿高)是個兼營金屬原材料生意的中年「麻甩佬」,對護膚品一竅不通。Jan Beauty○九年開業後,阿高先後找來只有二十出頭的劉學欣(Joyan)及陳家恩(Pat)做左右手。已是生意老手的阿高,負責把關睇數,將做生意最緊要鬥快及控制成本的道理用諸水貨店,兩位女將則做前鋒,負責分析潮流及入貨。一一年,公司在旺角開設分店,生意暢旺,兩店月賺二十五萬,最近再於屯門開分店。所以說,用對方法,門外漢不代表會「輸蝕」。

上週六,本刊請來經營美容產品生意的袁彌明(Erica),到觀塘總店,與老闆阿高交流生意心得。Erica巡視一圈後,拿起一盒護膚品,直言:「佢標榜用唔少天然材料,但睇真鱓都有化學成分,我唔會用。」Erica低頭看產品價錢,這時老闆阿高走上前打招呼,她即語氣稍客氣地補充:「唔係個個好似我咁覑重成分鮋,何況百幾蚊就有交易,韓國品牌又多綽頭,飱晒年輕學生用,個個都負擔到。」

據記者在旺角中心的門市觀察,前來購物的客人的確以學生及年輕OL為主。她們大多是近年才棄用歐美、日本牌子,轉用韓國護膚及彩妝產品。「唔使二百蚊就有交易,平得鈬又有效果,好多朋友都用呀。」剛購入一瓶面霜的陳小姐說。Jan Beauty食正韓風,以比香港專門店便宜約兩成做賣點,加上入貨快,俘虜不少年輕客人。但原來,這盤生意剛開始時並非一帆風順。

入錯貨 蝕足半年

Joyan是公司第一名員工,她指開業頭半年,曾因入錯貨,每月蝕足兩萬元。「最初淨係識引入MISSHA、SKINFOOD呢鱓大品牌,雖然係好受大陸人歡迎,但佢懐只會去專門店買。」再加上,莎莎、卓悅亦有售賣MISSHA的水貨,令Jan Beauty在售價上沒有優勢,最終要改為主打平價產品。「以為夠平就引到人來買,入晒二百蚊樓下鮋貨,包括幾蚊塊鮋Dermal Mask。」很快又發現「捉錯用神」,「女人其實好捨得俾錢買護膚品,質素一定行先,唔可以一味靠平,只要俾佢覺得平過專門店就得。」Joyan解釋。屢敗屢戰,最終拍板中價而又較受年輕人歡迎的innisfree、TONYMOLY等牌子,終於留到客,但入貨同樣要小心:「以為入晒該品牌鰠韓國熱賣鮋產品就得,點知部分產品根本唔適合香港人肌膚,好似innisfree鮋eco science系列,客人覺得太潤,結果滯銷要坐貨。」自此,公司出動總店及門市近十名員工,齊齊試貨辦,試完才正式入貨。發現客人受落後,阿高即提高入貨量以獲得更大折扣,降低入貨價,並由空運改為船運,大大減低成本,終令生意轉虧為盈。

棄廠改找分銷商

開業時,Joyan曾在韓國住一個月,搜羅入貨途徑。有次去到距離首爾約一小時車程的批發市場,卻有意外收穫。「Etude House有間專門店開張,有個店員係中國留學生,幫我同老闆溝通,先知道郊區鮋專門店大多係特許經營。」Joyan指,老闆知道她要大量入貨,即指可以零售價八折的價錢供貨。「佢都要跑數,仲介紹個負責海外批發鮋分銷商俾我,一直同佢懐拿貨到依家。」Joyan指,與分銷商合作日子愈長,入貨折扣愈大。「韓國人做生意講信任同合作關係,依家鮋入貨價比初時平鰦一、兩成。」不是向廠商直接入貨的折扣更大嗎?Pat即搖頭補充:「廠商俾鮋貨質素參差,又冇獨立泡泡袋裝住運過鈬,十件貨有兩件損耗,又唔認賬。」向廠取貨可再便宜百分之三至四,但部分廠商要求客人購買王牌產品時要「打包」購入其他冷門產品,Joyan續道:「分銷商唔會要求你咁入貨,靈活好多。而且廠商係接訂單先起貨,貨期甩得好緊要。」試過答應一星期供貨,卻拖至兩個月才到貨,令他們大失預算。這方面,做金屬材料批發生意的阿高最清楚:「一冇貨俾客,佢就會去第二間買,所以貨源穩定好緊要。」平日,韓國船期很難預算,「佢懐儲夠一櫃先運來,你無得計。」另外,每逢中秋、農曆新年,韓國廠房休息,供貨特別緊張。因此,行家經常出現斷貨問題。「每一季鮋熱賣產品,或每逢韓國節日前,我都會加大入貨量,拿多二十萬去買貨。因為咁,搶走行家唔少客。」阿高指,如果有產品斷貨十五日以上,他會叫供應商用零售價空運部分貨來港,「寧願賺少鱓都要留住個客。」

狙擊專門店

近年,其他水貨商主攻innisfree、ETUDE HOUSE及TONYMOLY等三、四個熱門牌子,阿高於是增加店內品牌數量至十七個,並主打其王牌產品。「例如It's skin鮋蝸牛產品、innisfree鮋綠茶系列及banila co.鮋化妝品。」Pat如數家珍道。另外,Jan Beauty亦會大膽售賣韓國熱賣、但香港未有的新品牌。「我懐率先引入Sooae鮋蝸牛面膜,後來屈臣氏都有賣,要睇實佢鮋價位,佢一減價我懐都要減,一定平過佢三至五蚊。」Joyan道。去年,佔公司生意額近三、四成的ETUDE HOUSE,高調進駐旺角。Joyan指有利有弊:「護膚品我懐平一至兩成,會員仲有折扣,生意多鰦,但佢鮋彩妝產品價位低,一支指甲油十蚊,我懐水位得番一成,顏色又唔夠佢齊,根本冇得賺。」因此,Jan Beauty引入同樣賣包裝的彩妝牌子banila co.取代。

專人追蹤韓星

不少客人是韓星粉絲,老闆阿高便指派熱愛韓國流行文化的店員Angela,留意韓星消息,她拿起手機展示道:「有個apps叫『韓星網』,有齊佢懐鮋最新動向,仲係中文版!」另外,她每日都會留意各大品牌的官方網站,「韓星代言係一件大事,YouTube會有好多宣傳,佢懐仲會鰠twitter分享自己用鰦咩產品。」Angela說。現在阿高只會用公司賣的洗頭水,對護膚品仍一問三不知。他指當初「撈過界」只是「逼上梁山」。「有個朋友話識得愛茉莉太平洋(韓國第一大護膚品集團,擁有雪花秀及LANEIGE等品牌)鮋韓國老總,可以平價入貨。」最後朋友只找來一個不知名的聯絡人與阿高談生意,他直覺信不過而放棄。「但我應承鰦俾貨一鱓生意客同朋友,唯有叫人鰠韓國買水貨返鈬交貨。」阿高見水貨有價有市,便成立Jan Beauty。Joyan原是他金屬生意的員工,後來再聘請曾在韓國留學半年的Pat。現在,Joyan和Pat掌握貨源命脈。記者問阿高有否擔心兩女跳槽或另起爐灶,他放心道:「佢懐人工過兩萬,半年派一次花紅,仲唔止一個月添。收入咁穩定,跳出去好大風險。」阿高指她們參與度高,反而明白這盤生意有不少變數,並非穩賺,他笑說:「未來公司上軌道後,我會送股份俾佢懐。」另一邊廂,Joyan和Pat亦立即表明忠心:「難得有咁多鮋機會去試,梗係學№先,做老闆要好大筆資金,依家真係冇諗過。」

五大暢銷產品

開業資料10/09 ※

租 金:$40,000訂 貨:$300,000雜 費:$10,000總投資:$350,000

營業資料2/12 *

營業額:$1,400,000租 金:$140,000入 貨:$800,000人 工:$177,000△雜 費:$32,000盈 利:$251,000※只計觀塘門市開業資料*觀塘及旺角兩間門市總和△未計老闆人工,共十二個正職、三名兼職

五金 佬賣 護膚 品月 2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62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