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熱愛和平喜歡中國:佩雷斯用一生映照以色列之路

“巴勒斯坦是以色列的近鄰,也能成為以色列最親密的朋友。”這是以色列前總統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對他期望中的巴以關系最真實的描述。可惜,當他的人生落幕,這一願望依舊沒有實現。

據以色列媒體報道,以色列政壇“常青樹”佩雷斯於當地時間9月28日淩晨逝世,享年93歲。早在13日,佩雷斯就因嚴重的中風入院治療。據其主治醫生介紹,27日佩雷斯的病情忽然加重,至佩雷斯逝世時,家人伴他走完了人生最後一程。

自以色列1948年建國,佩雷斯的影響就無處不在。他先後擔任過以色列財政部長、交通部長、外交部長及國防部長等要職,並兩度出任以色列總理(分別為1984~1986年與1995~1996年)。當這位以色列工黨出身的元老於2014年從7年的總統任期上卸任時,細細數來,他投身和領導以色列政壇已超過了半個世紀。

在擔任前總理拉賓的外交部長時,佩雷斯因參與斡旋和促成首個以巴和平協議《奧斯陸協議》,在1994年與拉賓、巴勒斯坦領導人阿拉法特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在當地留學的華人學生小瑜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佩雷斯去世的消息震驚了以色列,更引爆了Facebook等社交媒體。當地媒體辟出專版追憶佩雷斯傳奇的一生。盡管以色列民眾對於佩雷斯的政見不盡認同,但都認為他為國家做了很多貢獻,對他的去世很惋惜。

以色列駐上海總領事館的一位工作人員28日對記者表示,佩雷斯享有很高聲望,以色列民眾對他的去世十分悲痛。“佩雷斯本人對中國是非常友好的。盡管他年事已高,出訪中國不便,但也通過開通微博等方式與中國民眾互動。”她說道,“目前以色列的拉賓廣場尚沒有降半旗,但上海領館已降下半旗,明天還將開設靈堂,供民眾吊唁。”

曾為以色列引進核武器

得知佩雷斯去世,多國政府和國際機構首腦以各種方式表達哀悼。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表示:“即便在最困難的時刻,他依舊對巴以和解與和平的到來無限樂觀。”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回憶起協議簽署時的場景,“佩雷斯走了,中東失去了一位倡導和平與和解的熱切推動者”。

作為一位職業政治家,佩雷斯的經歷與其他多數以色列政客不一樣。鑒於以色列獨特的歷史,其領導人要麽曾經是猶太複國主義運動的領袖,比如有“獨立之父”之稱的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要麽曾經在腥風血雨的戰場上屢立戰功,如魏茨曼、巴拉克、沙龍等。而佩雷斯在這兩個方面可以說毫無建樹,但他卻以其非凡的才能逐步登上以色列政壇的頂峰。

在以色列建國以前,本-古里安委任佩雷斯負責裝備事務。1948年以色列正式建國之後,佩雷斯也由此擔負起為年輕的以色列添置防務裝備的重任。由於掌握一定的防務預算,佩雷斯全力打造以色列新生的國防工業,尤其註重航空航天和電子設備領域。

當時,他也強調以色列自主生產國防設備的重要性。但看到埃及從當時的蘇聯和捷克斯洛伐克購入先進的軍事裝備後,佩雷斯也開始為以色列尋找新的國防設備供應商。機緣巧合,他找到了法國。當時,法國政府深信埃及的納賽爾政府為昔日法屬殖民地阿爾及利亞的獨立煽風點火,因此將以色列視為窺探埃及國內動態的第一線。佩雷斯借此機會,與法國達成了10億美元的武器協議,引入幻影戰鬥機。這些裝備也夯實了以色列的空軍力量,為後者在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即“六日戰爭”)中以勢如破竹般收複失地奠定基礎。

在美蘇兩個超級大國冷戰期間,佩雷斯還看到了免於受制於人的契機。在法國人的幫助下,以色列的迪莫納地區(Dimona)出現了該國第一座核反應堆,也使得“以色列擁有核武器”在日後成為了公開的秘密,而迪莫納地區也成為了以色列國內最“神秘”的地方。

1976年6月27日,載有一百多名以色列人的航班被恐怖分子劫持至烏幹達恩德培機場。時任國防部長的佩雷斯坐陣督戰,特種部隊千里奔襲,成功救出全部人質,堪稱奇跡。

盡管佩雷斯是以色列國內發展核力量的積極倡導者,甚至被稱為以色列的“核武之父”,但縱觀其一生,佩雷斯卻勇敢地推行了一條註定會削弱自己的政治實力並且會得罪軍事強硬派的和平路線。

余生為和平奔波

為在中東地區鑄劍為犁,通過在1992~1993年期間的秘密斡旋,中東和平進程在1993年邁出了關鍵一步。在與巴解組織代表秘密協商了多個月後,在挪威外交官的幫助下,佩雷斯說服了他昔日的政治對手、也是老朋友的時任總理拉賓,接受在加沙和傑里科首先自治等問題上達成原則協議,成為“奧斯陸協議”的最初範本。

1993年9月3日,作為外交部長的佩雷斯代表以方簽署了該協議。在白宮南草坪,佩雷斯見證了巴以領導人歷史性握手的那一刻。

然而,和平近在咫尺但觸不可及。當1995年拉賓被以色列極端分子刺殺,巴勒斯坦極端勢力亦連續發動針對以色列的襲擊事件,街頭沖突逐漸演變成雙方武裝對抗時,佩雷斯在萬般火急下接任代總理一職。他原本計劃提前大選,以確保拉賓政府的中東和平進程能一以貫之。然而,怒火當前的以色列民眾沒有給佩雷斯任何機會,直接導致鷹派的利庫德集團領導人內塔尼亞胡上臺。

對於巴解組織首席談判代表、阿拉法特的侄子埃雷卡特(Saeb Erakat)而言,他或許比任何巴勒斯坦人都了解佩雷斯。“40年前,當我遇見他時,我還是個年輕的學者。我對巴勒斯坦人遭遇到的一切倍感憤怒,但是佩雷斯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孩子,5年的和談或許會帶來痛苦與失望,但這一代價遠不及5分鐘持續發射的子彈。’”

1997年,佩雷斯建立以其名字命名的和平研究中心,預示著他從此完全獻身於中東地區的和平進程。他總是告誡以色列國內的好戰分子:放棄目前的安全與利益,才能在未來換取更多的安全與利益。

但直至他重新就任以色列總理的這近12年間,所見證的是巴以間一輪又一輪的暴力沖突。尤其是在2000年,反對派領導人沙龍突訪被巴勒斯坦人視為聖殿的阿克薩清真寺,以色列警方又用石塊回擊抗議示威的民眾,巴以間的對抗一發不可收拾。即便2004年阿拉法特辭世、巴解組織誕生新領導層,巴以間的緊張對峙仍未得以緩和。

2007年6月13日,佩雷斯如願當選以色列總統。他也對其總統生涯的外交工作躊躇滿誌。他就職前告訴美媒記者,他會憑借總統職位“鼓勵”政府采取步驟實現巴以和平,給領導人出謀劃策,並“與百姓溝通”。

2007年,他在土耳其議會發表演講,由此成為了第一位出訪穆斯林國家的以色列總統。

2011年,他再度呼籲與巴勒斯坦達成和平協議。同時,他向聯合國發出警告,反對在現有的和平路線圖之外承認巴勒斯坦為一個獨立的國家。

但是,對於主張和平的佩雷斯來說,民眾的短視與善變、政壇對手的敵意與歪曲、黨內的嫉妒與傾軋,都在限制著他的和平願望。

對於他一生牽掛的巴以和平進程,佩雷斯曾表示,要想與巴勒斯坦實現和平,以色列必須撤出西岸一些重要地點,“離開那些(巴勒斯坦)領土”,而這卻是以色列大多數人、歷任總理和總統應該去做而沒做好的事情。

留學生小瑜今年曾兩次見到過佩雷斯。盡管佩雷斯年事已高,但留給她的印象是非常親民、和善。“雖然他講話語速不快,但精神狀況很好,會主動與大家握手,也很有力度。”小瑜說道。

佩雷斯一直非常關註中國,直接推動了中以建交。卸任總統後,佩雷斯一直對華非常友善。在今年農歷新年之際,小瑜還參加了佩雷斯在他名字命名的和平中心舉辦的名為“Chinese Melody”的新歌發布會——原來,佩雷斯為了祝賀中國人的農歷新年,還特意親自寫了這首歌曲紀念中以友誼。

與佩雷斯有一面之緣的以色列問題觀察人士錢小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2010年,在特拉維夫廣場拉賓遇刺15周年的紀念儀式上,當時作為交換生的錢小巖傾聽了佩雷斯的演講。“他對和平的堅毅,讓我印象深刻。”錢小巖說道。雖然近6年過去了,但錢小巖依然清晰地記得佩雷斯那次講話中關於和平擲地有聲的信念:“拉賓的生命雖然被中斷了,但是他的精神永存。我們經歷了七場戰爭,我們從來沒有對民主失望過,在我們的民主社會中,我們相信話語,而不是子彈。”

熱愛 和平 喜歡 中國 佩雷斯 佩雷 一生 映照 以色列 之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7011

以色列前總統佩雷斯辭世,了解他的三個關鍵詞

以色列前總統西蒙·佩雷斯當地時間清晨在特拉維夫逝世,享年93歲。

政壇常青樹

佩雷斯是以色列的“政壇常青樹”。他是以色列國的締造者之一,從政時間長達70多年,擔任了48年的以色列國會議員。佩雷斯不僅退休得晚,而且在政治上相當早熟,成就了他無人能敵的從政經歷。

以色列政府中的主要崗位他幾乎都擔任過,包括國防、財政、外交、內政等11種部長職務,還包括臨時總理、副總理,兩次出任總理,最後在2014年以90歲的高齡從總統退職,當時是世界上年齡最長的國家元首。

1923年,他出生於當時的波蘭,10歲時隨家人移民當時在英國委任統治下的巴勒斯坦。20歲時,當選猶太青年政治組織“勞動與學習青年”全國書記,就在這個時候,他被後來以色列第一任總理本·古里安所識得,委以重任。在以色列建國後的1952年,年僅29歲的佩雷斯被任命為國防部總司長,是擔任副部級以上官員中最年輕的一位。

然而他的從政道路並非一帆風順,他在競選總理和總統的過程中屢戰屢敗,他把失敗當做一種機遇而堅持,最終在多次磨合後勝出。1985年擔任總理的佩雷斯針對當時經濟危機,推行經濟穩定政策,促生了當今以色列經濟的繁榮,推動以色列從自上而下的集中經濟向以創新為本的自由經濟轉變。

作為政壇常青樹,在以色列,無論是世俗派還是宗教派,無論是左翼還是右翼,無論是猶太人還是阿拉伯人,大多對他甚為尊敬,這在紛爭不斷的以色列相當罕見。

2014年退休後的佩雷斯也沒有離開他熱愛的公共領域,當年他的視頻短片《普通公民佩雷斯找工作》紅遍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交網絡,被稱為最好的“國家形象宣傳片”。短片中,退休後被認為沒有一技之長的佩雷斯在加油站給人加油、為快餐店送外賣、當門衛給人安檢、做起超市收銀員,語言風格幽默,結合自身的經歷,一語雙關,自嘲又不失深度。劇終,他的話語更是讓人振奮,“你跟你的事業一樣偉大,跟你的夢想一樣年輕”。

退休後,他以1997年成立的佩雷斯和平中心為基地,推進他的和平主張。在今年7月,他還在佩雷斯和平中心內成立了以色列創新中心,他希望這能消除猶太和阿拉伯群體之間的差距和貧富差距,促進區域創新合作。

由鷹變鴿

在以色列,佩雷斯通常被認為是一位資深的鴿派,然而這並不是他本來的政治態度。可以說這位“老鴿子”是由“雛鷹”轉變而來的。

他曾擔任以色列國防部前身——猶太武裝力量哈加納人事部和武器采購部的負責人。他與法國達成協議,使得以色列在早期獲得了法國幻影戰機。佩雷斯還是20世紀50年代開始的以色列秘密核計劃總設計師,當時在財政部長拒絕撥款的情況下,他用其他手段籌備了數百萬美元建設反應堆。當時大學的教授拒絕參與核計劃,他就從其他領域內調來專家進行科研。1976年,巴勒斯坦人將一架以色列飛機劫持至烏幹達,佩雷斯當時任以色列國防部長。在他的監戰下,逾百名人質成功獲救。在他任職期間,還批準了數個約旦河西岸猶太人定居點。

然而,經過思想轉變成為鴿派的佩雷斯推動和平同樣是不予余力,作為拉賓內閣的外交部長,佩雷斯開始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開展秘密談判,結果促成1993年的奧斯陸和平協定。這也使他在1994年與當時的以色列總理拉賓、巴勒斯坦領導人阿拉法特分享了諾貝爾和平獎。目前斯人已逝,中東和平進程陷入泥潭,他們三人只能在天堂再續和平了。

2010年10月值拉賓遇刺十五周年紀念,當時在以色列留學的筆者,在遇刺地特拉維夫拉賓廣場親自聆聽佩雷斯演講,雖然已經過去了6,7年時間,但是有些話語還是印象深刻:拉賓的生命雖然被中斷了,但是他的精神永存。我們經歷了七場戰爭,我們從來沒有對民主失望過,在我們的民主社會中,我們相信的是話語,而不是子彈!

力促中以友好

佩雷斯是中國的老朋友,直接推動了中以建交。佩雷斯回憶說早在20世紀50年代,以色列第一任總理本·古里安就向他預言“用不了多久中國就會成為世界的焦點”。從那時起,佩雷斯就開始關註中國的發展。在1985年,擔任總理的佩雷斯在內閣會議中,專門研究發展同中國的關系問題,這年底,以色列恢複了已經關閉十多年的香港總領事館,專門負責對華聯絡工作。佩雷斯交付給新任命駐香港總領事的任務是“盡快扣開中國的大門”。

建交以後,他對中國來訪的代表團尤為熱情,有些級別並不需要總統出來接見,他也熱情地把他們邀請到總統府來做客。這些年中以商貿以快速增長,每每有中國企業家代表團訪問以色列,也很容易能拜見到他。2014年,佩雷斯訪華前還在新浪開通了微博,目前已有70多條微博,粉絲數達到41萬。

佩雷斯的一生,敢於夢想,敢於實踐夢想。今年7月,佩雷斯在演講中說,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雖然以色列實現了崛起的夢想,但請允許我把夢想持續下去。我們懷念佩雷斯,也祝福佩雷斯的夢想。

以色列 總統 佩雷斯 佩雷 辭世 了解 解他 他的 三個 關鍵詞 關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7014

全球頭條丨巴菲特致股東信力薦指數基金 佩雷斯成新一任DNC主席

——華爾街日報——

【巴菲特致股東的信:指數基金才是投資者的王道】周六,在股神巴菲特致股東的信中,他強調了:“無論大戶還是散戶都應該把精力放在成本更低的指數型基金中。每年華爾街的基金經理收取的管理費達數萬億,真正得到巨額利潤的不是客戶,而是基金經理們。而且很多基金經理的投資收益往往跑輸大盤。”

——Reuters——

【民主黨:白宮接觸FBI已經嚴重幹涉其獨立性】白宮要求FBI 撤銷對特朗普和俄羅斯在大選期間有過接觸一事的調查,這一做法遭到了美國國會民主黨人的強烈批評。眾議院少數黨領袖Nancy Pelosi發言表示,白宮要求FBI向媒體施壓並停止對俄羅斯的調查已經嚴重幹涉了FBI職責的獨立性,特朗普政府這種做法也違反了司法部的規定。

——Bloomberg——

【伯克希爾咬了一大口蘋果,賺了16億】在蘋果股價近期急速上漲後,伯克希爾哈撒韋在蘋果公司一戰上累計斬獲近16億美元。去年伯克希爾以均價110.17美元/股吃進了6120萬股蘋果,總投資金額67.5億美元。按照上周五蘋果股票收盤價136.66美元/股來算,伯克希爾手頭上的蘋果股票價值已增至83億美元,伯克希爾也在2016年躋身成為蘋果前十大股東之一。巴菲特打趣道,去年在美國大選期間,伯克希爾增持的不僅僅是蘋果,還有其他120億美元的資產組合。

——CNN——

【佩雷斯當選為新一任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周六,前勞工部長佩雷斯(Tom Perez)以235-200的票數擊敗埃里森(Keith Ellison)當選為新一任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主席,佩雷斯在獲勝演講中宣誓,將會帶領民主黨竭盡全力阻止特朗普連任。

——BBC——

【馬來警方全面檢查吉隆坡機場 排除有毒化學物】馬來西亞警方對吉隆坡國際機場進行了地毯式搜查,以全面清除有害化學品。法醫鑒定隊、消防隊等將會執行此次清除行動。期間機場航站樓不會暫停營運,但搜查區域將會單獨隔離。

——英國金融時報——

【法國總統候選人馬克龍將與默克爾會面】德國政府發言人周六表示,法國總統競選人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將於3月和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柏林舉行會面,雙方的團隊正在討論具體的會面時間。據新一輪的民意調查顯示,馬克龍在第二輪的總統競選中的支持率暫時領先,拋離了極右翼總統候選人勒龐和菲永的票數。

——印度經濟時報——

【14年來首次 沙特外長到訪巴格達】沙特外交部長Adel Al-Jubeir周六罕見地出訪巴格達,與伊拉克總理Haider al-Abadi舉行會面,據伊拉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沙特長年以來一直指責伊拉克與伊朗什葉派交往過密,這次是沙特高級部長近14年首次造訪巴格達 。

全球 頭條 巴菲特 巴菲 致股 東信 力薦 指數 基金 佩雷斯 佩雷 成新 新一 一任 DNC 主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068

以色列前總統佩雷斯嚴重中風

1 : GS(14)@2016-09-17 16:15:33

以色列93歲前總統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佩雷斯(Shimon Peres)嚴重中風入院,醫生指他右腦大量出血,經搶救後「目前情況嚴重但尚算穩定」,但他正處於人工昏迷狀態,並靠儀器協助呼吸。佩雷斯是在前日演說後感到頭疼,到醫院接受檢查期間中風。醫院之後發聲明,指「醫生決定為他注射麻醉藥並為他插喉,好讓繼續為他治療。他將接受X光電腦斷層掃描,以對他的情況作出充份和最新的評估」。


對外界說話有反應

他的女婿兼私人醫生瓦爾丹透露,減低麻醉藥份量後,佩雷斯能夠對外界說話作出反應,包括握緊拳頭和講話,血壓和心跳等生命指數亦回復穩定。至於他的神經系統有否永久性受損仍是言之尚早,但家人對他康復的機會保持樂觀。佩雷斯是以色列碩果僅存的開國功臣,當地《新消息報》專欄作家巴尼亞形容,「在以色列人眼中,佩雷斯已非普通政治人物,而是一位歷史人物,超越了政治和日常事務,是他那一輩的代表人物」。佩雷斯年輕時已是猶太民兵領袖,立國後任職國防部,以色列初期之所以能得到英、美、法大量軍援,負責對外聯繫的佩雷斯功不可沒。近70年公職生涯服務過12個內閣,兩度擔任總理,也當過財長、國防部長和外長等要職。早期的他被視為以色列的鷹派代表,主張在約旦河西岸建猶太殖民區,但之後他思想轉趨鴿派,認為長期打打殺殺不是辦法,主張透過經濟合作消弭以巴仇恨。1993年,時任外長的佩雷斯跟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拉法經過秘密談判,促使以巴達成歷史性《奧斯陸和議》。翌年,以色列總理拉賓、阿拉法和佩雷斯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美聯社/路透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15/19771300
以色列 總統 佩雷斯 佩雷 嚴重 中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9204

推動以巴和解獲和平獎 以色列前總統 佩雷斯病逝

1 : GS(14)@2016-09-29 08:05:25

【Shimon Peres 1923-2016】 ■佩雷斯縱橫以色列政壇多年,晚年致力推動中東和平。



以色列前總統佩雷斯(Shimon Peres)嚴重中風兩周後,昨天在睡夢中逝世,終年93歲。佩雷斯縱橫以色列政壇逾60年,有「常青樹」之稱,是以色列立國一代最後在世的政治家,後半生致力追求中東和平,但抱着《奧斯陸和議》未能開花結果的遺憾離世。



佩雷斯本月13日嚴重中風後一直在特拉維夫附近一醫院接受深切治療,上周病情有好轉,但到前天急轉直下,昨凌晨在家人圍繞下離世。他的兒子謝米在醫院含淚讀出家人聲明:「家父常說:你的志業有多偉大,人就有多偉大。他畢生目標就只有服務以色列人民,沒有其他。」



內坦亞胡:他寫下歷史

佩雷斯60多年的政治生涯,差不多以色列所有要職都做過,包括總統、總理、外長、防長、財長、工黨黨魁和國會在野黨領袖,一生就是以色列歷史的剪影。他的政敵、總理內坦亞胡也不得不說:「開國元勳中最後一人離開了我們。他不是見證歷史,而且親手寫下歷史。」以色列1948年建國後多個關鍵時刻,佩雷斯都扮演主要角色,包括1950年代建立核武儲備成不公開的核武國,1980年代從黎巴嫩撤軍和從三位數通脹中拯救以色列經濟,以及1990年代在國民充滿懷疑中跟巴勒斯坦和談,簽署《奧斯陸和議》,令佩雷斯與時任總理拉賓和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同奪1994年諾貝爾和平獎。當年斡旋促成和議的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表示,佩雷斯之死令「中東失去一位和平與和解的熱誠推手」,「我永不忘記他23年前在白宮草坪簽署《奧斯陸和議》、開啟以巴關係一個較有希望的年代時是如何開心」。然而隨着拉賓95年遭反和議極右人士刺殺,以及巴人連串自殺式炸彈襲擊,這道曙光迅速湮滅,接任總理的佩雷斯在96年大選失江山給鷹派的內坦亞胡,此後兩者成以色列鴿派和鷹派代表人物。佩雷斯翌年成立佩雷斯和平中心,在政壇浮沉中獻身和平進程,不斷推動阿拉伯人和猶太人和平共處,獲公認為「和平老人」,惟和議中以巴兩國和平共存的目標,至今仍遙不可及。


英法領袖將赴國葬

國際社會都為佩雷斯離世致哀。美國總統奧巴馬形容佩雷斯是他一位「永不放棄和平機會」的朋友。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讚揚他不懈地推動以巴兩國和平共存方案。中國外交部指佩雷斯逝世是中東和平的損失,也是中以關係的損失。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表示傷感,形容他是「勇敢」的和平夥伴。內坦亞胡昨為佩雷斯逝世召開國會特別會議,指他無論對以色列安全與和平,都富有遠見,總統里夫林昨宣佈減短訪烏克蘭行程回國,國會下半旗致哀。佩雷斯靈柩今將在國會給公眾瞻仰,明天將舉行國葬,下葬於耶路撒冷赫爾茨山(Mount Herzl)公墓。以色列外交部指克林頓、英國皇儲查理斯與法國總統奧朗德等多國領袖都會出席。美聯社/法新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29/19785247
推動 以巴 和解 和平獎 和平 以色列 總統 佩雷斯 佩雷 病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541

佩雷斯今國葬 克林頓抵以致敬

1 : GS(14)@2016-09-30 08:08:54

以色列前總統佩雷斯前日因中風逝世,靈柩昨日移至國會大樓外廣場供民眾瞻仰,排隊向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致敬的人絡繹不絕。國葬儀式今日舉行。總統里夫林、總理內坦亞胡、國會議長埃德爾斯坦和反對派工黨領袖赫爾佐格,在靜默下在佩雷斯蓋了國旗的靈柩旁獻上花圈,之後就讓民眾排隊在5米外瞻仰。今日的喪禮將會有不少國內外政要出席,其中有份斡旋以巴《奧斯陸和議》的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昨日已率先抵埗,直往國會向佩雷斯致敬(圖)。保安方面,當局嚴陣以待,昨日和今日派出8,000名警員執勤,耶路撒冷街頭封閉。93歲的佩雷斯兩周前嚴重中風入院延至前日不治,將會安葬於耶路撒冷赫爾茨山國家公墓。家人宣佈他捐出一對眼角膜。法新社/美聯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30/19786318
佩雷斯 佩雷 國葬 克林頓 克林 抵以 致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701

佩雷斯國葬 以巴元首破冰握手

1 : GS(14)@2016-10-01 13:19:38

周三因中風病逝的以色列前總統佩雷斯,昨日在耶路撒冷舉行國葬,多國領袖出席,其間以色列總理內坦亞胡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曾握手。罕有前往耶城的阿巴斯,以英語跟內坦亞胡說「好久不見」,內坦亞胡夫婦亦暫時放下以巴分歧,感謝他的到臨。這是自去年11月巴黎氣候峯會以來,兩人首次會面。喪禮在耶城赫爾茨山國家公墓舉行,靈柩由儀仗隊移送至公墓廣場,出席的各國領袖肅穆站立致意。內坦亞胡致詞時指,世界多國領袖這天齊集一起,是佩雷斯樂觀、尋求和平及深愛以色列的見證。「他是以色列的偉人,亦是世界的偉人。以色列悼念他,世界亦悼念。我愛你。我們都愛你。別了,希蒙(佩雷斯),親愛的人,偉大領袖。」美國總統奧巴馬及前總統克林頓都有分別致悼詞。奧巴馬指,佩雷斯令他想起「20世紀的巨人」,如已故南非前總統曼德拉,而阿巴斯親臨致哀,提醒世人「和平工作未完成」。克林頓就形容佩雷斯是「極度樂觀的做夢者」。佩雷斯下半生致力爭取以巴和平,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兩周前嚴重中風,延至周三逝世,終年93歲。美聯社/法新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01/19787620
佩雷斯 佩雷 國葬 以巴 元首 破冰 握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81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