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整體賣掉公司之後的創始人:別忘了你已變成職業經理人!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1666.html

【導讀】吳文輝團隊出走事件的繼續發酵再次說明:將公司賣個好價錢是對創始人的褒獎,而賣掉公司之後的抉擇則考驗創始人的人性,更需要創始人遵守基本的商業底線。

來源:i黑馬 作者:盧旭成

5月28日,原起點中文網創始人之一的羅立涉嫌商業賄賂已被上海公安正式刑事拘留。吳文輝在接受搜狐IT採訪時候未否認這一事實。

一位熟知內情的人士告訴i黑馬,原起點中文網吳文輝團隊離職後,盛大文學在聽取起點作家意見建議時,有作家抱怨版權銷售收入和自己看到的實際出版數量不符,盛大文學遂展開調查。

盛大的調查逐步收攏到原起點中文網離職創始團隊的一位核心成員羅立身上。熟悉內情的人士透露,羅立先以很低的價格把起點的一些熱門小說的版權賣給外面的一家公司,然後他自己再幫助甚至直接代表外面這家公司去和別人商談,轉手高價賣掉這些版權,損害起點和作家利益。幾年下來,據說他的「轉手利潤」高達上百萬,而給盛大文學造成的損失更以千萬計。據此,盛大向公安部門報了案,經過立案偵查和調查取證,5月28日,上海公安對羅立正式刑事拘留。

整体卖掉公司之后的创始人:别忘了你已变成职业经理人!

據工信部ICP牌照信息,創世中文網背後公司的註冊人和域名持有人都是羅立。而創世中文網是吳文輝團隊接受騰訊投資後野心勃勃想打造的在線文學網站。

一意孤行的吳文輝團隊,出走之後,終於走到了跟盛大集團「兵戎相見」的地步,不禁讓人一聲嘆息。

2013是併購大年。阿里巨資戰略投資新浪微博、高德地圖,百度搶奪PPS……一個個大手筆的併購案讓不少創業者覺得,上市未必是唯一奮鬥目標,以比較好的價錢賣給巨頭也是不錯的歸屬。

將公司成功賣掉,是對創始人之前從無到有創一番事業的褒獎,不管價格高低,都是自己的抉擇,而賣掉公司之後是拿著一筆錢享受人生,還是繼續留下來做職業經理人,或再創一番事業都無可厚非。但每一種選擇折射的其實是每個人的人性,名利關對於創始人來說並不容易過。

賣公司要願賭服輸

吳文輝團隊2007年將起點中文網賣給盛大集團。隨後,盛大集團以起點中文網為核心組建了盛大文學,吳文輝團隊集體留任,為起點中文網傾注心血,使得盛大文學成為一家年收入過10億元(2012年數據)的明星公司。

「那時盛大和風投的估值讓我們突然意識到自己在做的事原來有那麼大的價值,但十年後回想,當時還是被估低了吧。」這是吳文輝在「出走事件」發生前接受《環球企業家》雜誌採訪時的原話。這話隱隱有點後悔當初賣便宜了的心理。

對於這種心理,i黑馬此前有一篇比較精彩的評述《請愛護起點中文網這個文藝青年》:

這可以理解。雖然併購價格不得而知,但對當時已苦熬4年的起點創始團隊來說,盛大集團出的絕對是一筆誘人的「大錢」,而做出全部賣掉決定的也是他們,如果他們不想賣,或者只想賣一部分股權,沒有人可以逼他們。

第一次創業的吳文輝等人對起點的認知,可能只是模糊地覺得「我們家孩子應該是不錯的,將來應該能有出息」,至於多快有出息,出息成啥樣子,應該想不了那麼遠,即便想了,也絕沒有見多識廣的「乾爹」——盛大集團更清楚地看到它未來長成優秀文藝青年的模樣。這種眼光的高下是需要創業者交學費的。很多創業者賣掉公司之後都表達過類似的後悔。

不過話又說回來,雖然起點是盛大文學現在年收入數億元、產生千萬級富豪寫手的源頭,但如果沒有當初盛大集團的併購,並組建盛大文學,全面開啟起點的商業化之路,無線、線下、出版、編劇等全面開花,起點說不定還繼續是那個「業餘愛好者」的網站,吳文輝等人也絕不會被到處傳百度、騰訊等巨頭要出億元巨資挖角。吳文輝等人在把起點賣給盛大集團後還繼續留到現在,可以說為起點傾注了心血,他們成就了盛大文學的今天,也同時成就了他們。他們確實和盛大文學一起成長,一起水漲船高。

在盛大文學準備IPO前,已做了5年多職業經理人的起點創始人團隊在新的財富放大效應準備發生前,產生一定的心理失衡,在所難免,如有外部力量——比如想在在線文學發力的巨頭的誘惑、調撥下,難免會產生動搖,乃至集體出走。風波於是產生。

這對盛大文學乃至盛大集團的對手來說可謂一箭多雕的好事:既可狙擊盛大文學IPO,又可趁機挖之前很難挖得動、帶過來就能對盛大文學產生巨大威脅的起點創始團隊,炒作馬上要推出的新業務。總之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但對於離職的起點創始人團隊來說,如因此次風波而極大地影響到盛大文學業務,甚至最終導致了盛大文學IPO的失敗,則會得不償失。

首先吳文輝等人賣掉起點後,繼續留下來勤勉5年積累的良好職業聲譽將毀於一旦;其次,即便某些巨頭現在因為競爭的需要而對他們有求必應,要錢給錢,要人給人,但大老闆的心裡都會留下陰影——他們在前一個「乾爹」那裡都能反咬一口,保不準將來也會咬我一口,處處提防,沒有信任,哪裡能成大事?再說,一個能把吳文輝等人用來如此打擊原來東家的巨頭,將來如吳文輝等人跟它不和,它會怎樣對待他們呢?

再次,起點是吳文輝等人最好的成功案例,起點和盛大文學越成功,他們的市場地位和價值就越高,如盛大文學垮了,在線閱讀市場將受到致命影響,領頭羊的蛋糕不是越來越大,另外新養的能有多大想像空間呢?

最後,如果做得太過分,把盛大文學逼急了,同業禁止等在中國職場極少用的法律手段恐怕不得不上演(按併購的慣例,盛大文學應該是要求起點創始團隊簽訂過類似協議),這會讓雙方從曾經的兄弟變為仇敵,何苦?

遵守競業禁止應是基本商業底線

不幸的,i黑馬言中了。吳文輝團隊終於跟盛大集團走到了雙方最不願意看到的那一步。

據公開報導,吳文輝團隊出走後很快確定接受騰訊的投資,騰訊互動娛樂業務系統內容與版權業務部助理總經理張蓉曾透露,原起點出走團隊已和騰訊達成深度合作,全權負責騰訊文學男性頻道的運營,重新整合騰訊文學男性頻道的架構和內容,並計劃推出「創世」這一全新品牌。按計劃,騰訊本週將召開發布會,向外界披露騰訊在網絡文學方面的戰略佈局。

盛大文學CEO侯小強曾公開表示,出走的整個起點中文網原創團隊都與盛大簽署了競業禁止協議,如果新網站上線,盛大將採取法律措施。

很多職業經理人和創業者可能會覺得,盛大集團用法律手段對付曾為盛大和起點文學付出心血和貢獻的吳文輝團隊是否有點殘酷?

在商言商,吳文輝團隊不遵守競業禁止協議在前,盛大集團自然有權力採取法律措施。所有的重大併購案,收購方為了保證自己的利益,必然要求賣掉公司的創始團隊離開時簽署競業禁止協議,競業禁止時間長短由雙方協商而定。遵守競業禁止協議是賣掉公司的創始人的基本商業底線。

金山網絡任CEO傅盛,現在做的是跟360對著干的業務,但即便對周鴻禕有諸多「抱怨」的他也是遵守了競業禁止協議的。

2008年8月離開360後,傅盛先是加盟經緯創投(中國)做投資,後出來創辦可牛軟件,18個月競業禁止協議到期後的2010年春節,他才重新做跟360安全衛士直接競爭的可牛安全,後來可牛安全跟金山毒霸合併成立金山網絡,他出任CEO,成為騰訊狙擊360的棋子。酷6創始人李善友離開酷6後遵守競業禁止協定,沒有到跟酷6產生直接競爭的企業任職而到了中歐商學院做教授;億美軟通創始人李岩將公司賣掉後重新創業的項目跟原公司並沒產生直接競爭。

不勝枚舉。

最瞭解你的人可能傷害你最深

其實很多企業界大佬跟核心高管的關係,就跟父母跟最疼愛的孩子的關係一樣,你最愛的,最瞭解你的,傷害你也往往也可能最深。典型的案例是任正非跟李一男的關係。

據《中國企業家》報導,2000年4月,華為總裁任正非率數十名核心高管在深圳五洲賓館給華為內部最有影響力之一的人物——華為常務副總裁李一男開歡送會。隨後,在華平、淡馬錫等大資本的支持下,太清楚華為發家史的李一男創立了港灣公司,用華為的套路,不顧一切地挖角和挑戰老東家。

任正非曾這樣描述李一男離職創辦港灣對華為的殺傷力:「2001至2002年華為處在內外交困、瀕於崩潰的邊緣。你們走的時候,華為是十分虛弱的,面臨著很大的壓力。包括內部許多人,倣傚你們推動公司的分裂,偷盜技術及商業秘密。華為那時瀰漫著一片歪風邪氣,都高喊『資本的早期是骯髒的』的口號,成群結隊地在風險投機的推動下,合手偷走公司的技術機密與商業機密,像很光榮的一樣,真是風起云湧使華為搖搖欲墜。」

從華為出來的員工前後超過3000人,他們中很大比例都選擇了創業,大多也是運用華為的技術,模擬華為運作。其中港灣是做得最大的。

獲悉他曾經視同己出、並且一年前還信誓旦旦要幫助華為開拓數據市場、並嚴格遵守同業禁止的李一男居然在動搖華為的基業時,任正非發怒了。

任正非立刻下達了對港灣的「必殺令」。2002年,華為正式收回了港灣的代理權,並派重兵加大了市場開拓的力度。2003年又和3COM成立了合資公司專門從事中低端的數據市場。2004年,華為甚至專門成立「打港辦」來針對港灣公司。

「打港」有兩條基本原則:一是讓港灣有營業額賺不著錢,二是絕對不讓港灣上市。為此,華為對內部下了死命令:辦事處如果丟單給中興、思科不要緊,丟單給港灣要受處分;對客戶他們是大的項目就白送,已經在使用港灣設備的,就華為回購,還買一送一,廢港灣的標;同時還開展「反挖人」運動,港灣接入網產品線的研發人員被華為一鍋端。據說華為為此準備的「打港」經費一年最多時達4億元。

經過3-4年的圍追堵截,港灣公司上市泡影破滅,心力憔悴的李一男不得已只能把港灣賣給華為。李一男如同絢麗的流星,一閃而過,從此再沒有發出更亮的光芒。

與李一男團隊類似,吳文輝團隊無疑是最瞭解盛大文學崛起秘密的團隊,盛大集團創始人陳天橋對這個團隊也極其看重和尊重。他將起點中文網全資收購過來之後,充分信任吳文輝團隊,讓他們直接負責管理起點中文網,而沒有派盛大的老人接盤,甚至連盛大文學CEO侯小強也是在出走事件發生後才直接介入起點中文網的管理。

這種信任也帶給陳天橋極大的傷害——當吳文輝團隊在外面大資本的誘惑下動了心思要重新做一攤跟起點中文網類似的事情的時候,陳天橋不但要面臨團隊沒有準備的境況——因為信任,所以沒有想過要準備「備胎」;還要親自上陣安撫因為吳文輝團隊出走而人心慌慌的作家隊伍。想讓網絡文學成為流行於世界的「華流」的陳天橋才對《創業家》雜誌感慨,「我知道這條道路非常艱難」。

而當吳文輝團隊與騰訊結盟,要做創世中文網的時候,我想陳天橋的感受跟任正非當年的感受應該是一樣的——我如此信任的人要來動搖我極為看重的盛大文學的基業,必然是要下「封殺」令的,不然「華流」的夢想將被動搖。

邊鋒遊戲潘恩林:另一個樣本

因為激勵不到位等原因,功成名就卻感覺「大錢都被大老闆賺走」了的創始團隊,往往會在大資本「唆使」下出走,並認為自己單獨再拉一攤,能成就一番事業,名利雙收。大資本、大買家當然也喜歡李一男、吳文輝這種類型的創始團隊,因為那能讓它們能快速切入一個高速成長的行業並佔據非常有利的位置。

但「核心創始團隊出走+大資本」的模式未必都能功成名就,名利雙收,比如李一男。其實創過業的人都知道,一個事情能成,天時地利人和一樣都不能缺。其實如果吳文輝團隊留在盛大文學,並跟著盛大文學一起上市,其收穫的名利未必比他們現在單獨幹一攤差。邊鋒遊戲的潘恩林是另外一個樣本。

2012年,浙報傳媒以32億元的價格收購了盛大集團旗下的邊鋒遊戲公司,儘管邊鋒遊戲CEO潘恩林之前已將自己的公司100%賣給盛大,但陳天橋套現後依然慷慨地給了潘恩林和他的團隊數億元的現金+股票。

潘恩林2000年在溫州創立遊戲茶苑。最初,遊戲茶苑只是潘恩林根據個人興趣創辦的一個簡單的休閒遊戲平台,短短幾年時間內迅速成長為擁有近百種休閒遊戲,為千餘萬中國網民提供服務的大型網絡互動遊戲平台,2005年被盛大集團全資收購。盛大收購時,「遊戲茶苑」用戶達幾百萬,且已盈利。據潘恩林說,2005年,盛大突然收購是一件頗為轟動事件。溫州商業經營文化中,鮮有外來公司收購本地公司。收購後,原先的管理團隊繼續留任。潘恩林搬到杭州辦公。

在收購遊戲茶苑之前的一年,盛大還在2004年7月戰略投資中國在線對戰遊戲平台運營商——上海浩方在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2004年,盛大花2000萬美元收購了邊鋒軟件。

後來,通過一系列運作,盛大集團整合了邊鋒、浩方、金游等多個曾經廣受矚目的遊戲品牌,2006年組建邊鋒遊戲集團,潘恩林出任CEO。

潘很好地履行了職業經理人的角色,開始慢慢加大整合旗下業務。「我們主要從公司文化上進行整合,曾嘗試著將人員互相打散,取長補短。目標是既要保持邊鋒和茶苑遊戲的原汁原味,也要提高開發研發和拓展渠道,加速市場拓展。」他在2011年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如此說。

遊戲是一個比網絡文學還讓人容易暴富的行業,年少得志的潘恩林卻能讓自己遠離浮躁,踏踏實實地經營邊鋒遊戲集團,按盛大集團的目標或準備IPO或者賣掉,贏得了陳天橋的信任,也在邊鋒遊戲的併購交易中收穫了屬於自己的名與利。

整體 賣掉 公司 之後 創始人 創始 別忘 忘了 了你 你已 變成 職業 經理人 經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237

銀行說一分美元都沒有?抱歉,是你已被“拉黑”

最近一周,人民幣走低似乎停不下來。10月25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跌破6.77,報6.7744,也是月內中間價先後跌破6.70、6.72、6.73、6.75、6.76等關口後,第8次刷新六年新低。隨著人民幣對美元的不斷貶值,國民購匯熱情也高漲起來。

也許是契合了這種心態,10月30日,微信朋友圈一則“取美元失敗”的消息被瘋轉。一名自稱是北京的網友稱,親歷再次證明:取美元現鈔已經是很費勁了。“去了四家銀行,一分美元都沒有取出來,都要預約到下周二以後,其中兩家銀行我還是白金卡,冬天已至。”

取匯真有那麽難?銀行的美元都去哪兒了?

昨天(10月31日),《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兵分兩路,在北京、上海隨機選取多家銀行進行親測。在實地走訪京滬多家國有大行、股份制商業銀行以及城商行網點後,記者發現,上述“從銀行一分美元都沒有取出來”的說法明顯言過其實。

便利:小額度隨到隨取並不難

記者上午10點先來到工商銀行北京交大東路支行,櫃臺工作人員稱,目前櫃臺備有4萬美元現鈔,不用預約可立取。類似情況還發生在交通銀行北京農科院支行,只是該行只備有面值為20美元總計一萬的現鈔。

據記者了解,北京當地一般銀行支行網點普遍可以滿足數千美元的取現要求,但對於封頂一萬美元的額度,則需要預約次日取現。建行北京皂君廟支行、中行北京安慧里支行,以及北京交大支行前臺均表示,當日預約次日可來取走一萬,並“保證能取到”。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如果有客戶誤打誤撞來到某家銀行新開尚沒有外匯許可證的網點,或沒有境外匯款業務的網點,“一分錢取不到”也存在——例如,建行北京四道口支行。反之,規模較大的上一級支行營業部,美元現鈔存量相對較多,基本可以滿足客戶需求。

在北京銀行某營業網點,營業員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年初至今,預約取美元的客戶明顯增多,但一般銀行支行網點不會儲備太多美元現鈔,有的時候(取不到匯)是中心庫調配都備不過來。”

同樣在昨天,在位於上海四川中路的久事商務大廈的簽證中心,於小姐領取了她的申根簽證,隨後打算在附近的銀行換匯取匯。為了打探取匯難的傳言真假,本報記者陪同著於小姐走訪銀行。

來到位於簽證中心對面的天津銀行上海分行,於小姐表示要將兩萬人民幣現金換成歐元之後取匯。天津銀行的櫃面工作人員在詢問當日行里外匯現鈔存余後,表示“沒問題”。不過他們說暫時只有500元大面額的歐元紙幣,客戶如需小面額的紙幣,則要預約。

於小姐隨即又來到外灘的浦發銀行第一營業部。浦發銀行工作人員稱,符合外匯局規定的“當日累計等值1萬美元”的外匯取現都可以受理。四大外匯(美元、歐元、日元、英鎊)中,從近期的外匯提取情況來看,一般情況下取1萬美元並不需要預約,客戶直接可取;但如果是等值的歐元、日元等,他們需要查一下行里是否有外匯現鈔,若不足也只需要提前一天預約。當於小姐提出要換等值2萬人民幣的歐元時,該名工作人員查詢後表示“今天就可以換,不需要預約”。

為了求證“外匯取現政策是否收緊”,記者提出“要取5萬美元”。該名工作人員解釋,在政策允許的範圍內,可以每天取1萬美元,連取5天。超過5萬美元的個人年結匯額度部分,則需要提供相關資料文件並報備等——比如,若是留學生境外用款需求,需要提供境外學校的錄取通知書等文件。

這也符合記者的心理預期。根據國家外匯管理局(下稱“外匯局”)早在2007年實施的《個人外匯管理辦法實施細則》,個人向外匯儲蓄賬戶存入外幣現鈔,當日累計超過等值5000美元的,需憑有關單據在銀行辦理;個人提取外幣現鈔當日累計超過等值1萬美元,需提供有關證明向外匯局事前報備。

記者還走訪了附近的上海銀行上工支行,得到的回複均是:視行內當日外匯現鈔存余情況,給予辦理。即便在已經臨近營業結束的下午4點左右,該支行仍表示,有數千美元現鈔可供客戶辦理換匯並現場提取。

此前的10月28日,外匯局針對“要求部分商業銀行采取適當措施,收窄結售匯逆差”的報道,作出官方辟謠,“外匯管理政策連續一貫,沒有任何變化”。外匯局表示,未對匯兌和跨境收付等采取新的管制措施,但要求銀行遵守現行規定,切實履行展業自律要求,加強真實性合規性審核。

原則:客戶櫃臺取匯,後臺需“闖通關”

某股份制銀行總行國際業務部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表示,對於居民個人正常的經常項下外匯需求,相關政策仍以“簡政放權、提供便利”為主要原則。

需要強調的是,《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親測中體驗到的“便利”,是提供給有實際用匯需求的客戶的。銀行堅守的原則,也的確是“提供便利”和“防範風險”、“反洗錢”相結合。

據上述人士透露,在客戶看不到的“後臺”數據監控中,銀行已加強了管理,尤其是針對“個人分拆和重複購付匯”業務。

他分析道,在操作中,銀行可能只需一兩個步驟就能判斷是否需拒絕客戶的換取匯要求。首先,該行各網點在接辦個人購付匯業務時,近期要求對客戶業務背景真實性的審查,例如,通過系統事先查詢客戶近期購付匯記錄及相應境外收款人的收匯記錄。“有些客戶有用分拆規避限額監管的嫌疑,我們會要求這些‘可疑’客戶提供真實性證明材料。”

第二,該行還要求分支行加強對個人外匯“關註名單”的管理,遵循審慎第一、從嚴控制的原則,甄別出擬列入“關註名單”的客戶和業務。

中行某網點負責人告訴記者,不能連續多日封頂取現美元,後臺系統有監管,如果連續多日取會被查。他說,“外幣攜帶證”目前的上限是一萬美元,即使客戶取了5萬美元也帶不出境,所以銀行後臺監管系統對連續多日封頂取美元現鈔重點關註,一旦上報到外匯局,則可能影響下一年5萬美元的購匯額度。

中國銀行貿易金融部副總經理姜煦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目前外匯局有一個大數據監控體系,銀行對於個人客戶在銀行購匯的任何動作都要做國際收支申報,而外匯局一般會對銀行做出“提醒或提示”;同樣的做法也適用於多人分拆購匯後匯向同一個賬戶。

不過,這是一種事後監管的措施。如果個人購匯者年內規避了一次額度控制,一旦進入“關註名單”,第二次將不可能成功。

建行某網點櫃臺負責人還提醒記者,如果從多人的卡中各轉一部分錢到同一張卡,之後再換美元,也會影響客戶換匯記錄——外匯局如果查出來就會被拉黑,之前已經有過先例。

值得一提的是,眼下的換匯熱潮與人民幣貶值預期有關。不過,人民幣究竟還會跌多久?

招商宏觀首席分析師謝亞軒認為,9月外匯供求形勢並未明顯惡化。未來人民幣匯率究竟會升還是貶,主要還是跟外圍的美元指數走勢有關系。目前支撐美元強勢有兩個基本因素:一是美國經濟良好表現與美聯儲加息預期,第二個是英國脫歐以及歐元區、日本可能會有一些動蕩或者匯率政策的變化。但是,他認為這兩個因素之間有一定對沖,如果外圍的動蕩加劇的話,有可能會導致未來美元加息的節奏會進一步放緩。

就在10月31日,人民幣中間價大幅上調154個基點至6.7641,上調幅度為逾一個月來最大。

銀行 說一 一分 美元 沒有 抱歉 是你 你已 已被 拉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41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