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重型柴油車治污的部委爭執 何日「狼」真來

http://www.infzm.com/content/96832

僅佔全國機動車總量17%的柴油車,貢獻了近70%的氮氧化物和99%以上的顆粒物,治理迫在眉睫。如今油品安全性解決了,車企準備好了,環保部3年前就公告了治理計劃,但三年半時間推遲三次,近4個月超五次會議,而工信部依然態度曖昧。

距離新年還有12天,對於部分重型柴油車業內人士和飽受大氣污染之害的公眾而言,只允許出售執行國IV標準的重型柴油車將是一個巨大的新年禮物。

但這個禮物依然充滿懸念。

經年霧霾,已經不止一名專家曾指出,柴油車是霾困中國的禍端之一。據環保部編制的《2012機動車污染防治年報》,2011年,僅佔全國汽車總量17%的柴油車,貢獻了汽車污染物中,近70%的氮氧化物和99%以上的顆粒物。

「從國Ⅲ到國IV,顆粒物排放能夠消除80%,將前進一大步。」環保部機動車排污監控中心主任湯大鋼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一場迫在眉睫的治霾攻堅戰,卻遭遇了一隻遲遲不能落地的「靴子」。據環保部內部人士稱,這源於與工信部的僵持。

3年3次「狼來了」

2013年11月底的最近一次正式會談,環保部和工信部依然不歡而散。「我都無語了。」一位參會的環保部人士很無奈,「這邊不同意,那邊抱怨灰霾嚴重,罵我們(不作為)。」

實際上,按照環保部原計劃,重型柴油車國IV排放標準的實施時間是2010年1月1日。然而延宕3年半,經歷兩次推遲。原本在2013年7月1日,這只「靴子」就須落地,但計劃依然落空。

這已被業界笑稱為「狼來了」。環保部的公告如同放羊娃的謊言「狼來了」,光喊不落地。

機動車排放標準是對機動車尾氣排放污染物的限定,主要針對4項污染物:一氧化碳、碳氫化合物、氮氧化物和顆粒物。據上述年報顯示,目前我國機動車污染絕大部分來自國Ⅲ及以下排放標準的車型,國IV車型的污染貢獻率微乎其微。

根據環保部早在2011年的92號公告,2013年7月1日起,所有生產、進口、銷售和註冊登記的車用壓燃式發動機(主要指重型柴油車發動機)必須符合國IV標準。

7月1日之後,北上廣以及蚌埠、泉州、湛江等全國約三分之一地區宣佈如期實施標準。但業界依然流傳著大限至2014年1月1日甚至更晚的消息,重要的佐證是,工信部的網站上依然留存國III車型的公告。

我國執行機動車的生產准入管理,由工信部發佈汽車車型公告。工信和公安部門共享一個數據庫,工信部公告了車型,公安部門就可上牌照。同時,環保部也定期發佈達到國家機動車排放標準的新生產機動車和發動機的公告,提供生產企業及車型環保信息為消費者提供參考。

12月16日,工信部負責公告管理的產業政策司一名工作人員對南方週末記者表示:「如果當地沒有強制取消,還可以出售國Ⅲ的車。」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工信部撤下國Ⅲ車型公告之時,才是國IV真正執行之時。

這給環保部出了難題。「他(指工信部)批了,我跳出來查處,是政府互相拆台啊。」環保部一位人士說,「我們還是儘可能忍耐,不想打成一鍋粥。」

環保部的急迫可見一斑:7月1日以後,雙方的正式會議超過五次,有時一天的電話溝通就有好幾次。

環保部此次的態度很明確,無論工信部是否撤下公告,2014年元旦前,環保部都將撤下對國Ⅲ車型的核准公告。而工信部的態度依然曖昧,節能司環保處和裝備司汽車處對南方週末記者表示「不負責這事」;上述產業政策司工作人員的回覆則是還有一段緩衝期,但緩衝期多久,「還需要領導再研究,沒有確定日期」。

兩個部門的分歧讓車企為難,出售了國Ⅲ車型,結果卻無法上牌照,消費者要求退貨。這也讓地方政府為難。「不知道怎麼辦。」湖北省黃岡市質監局一名工作人員說,「按照環保部的規定,銷售國Ⅲ就是違法了,但工信部也是政府啊。」他聽說有的省市向兩個部門諮詢過,也沒有明確答覆。

萬事俱備,只欠部委拍板

「在我們行業裡,這個話題已經很無聊、很無聊了。」中國內燃機協會一名專家李全新(化名)說。

這場拉鋸戰中,企業和行業協會已經失去了耐心。

2012年,中國載貨汽車生產企業的龍頭企業就在多次聯席會上探討了國IV車型問題。車輛後處理器企業、無錫威孚力達催化淨化器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王家明參加過類似的討論會,他所看到的是:「所有企業態度都很明確,國Ⅲ產品都做好了準備。」而12月份,一汽、二汽等大型國有企業都在為1月1日完全實施國IV做準備。

汽車工業協會以話題敏感為由拒絕了採訪,一位不願具名的協會人士則表示協會「作為服務機構,已經就位了,主要是工信部和環保部的事情,我們也在等結果」。

所有受訪者甚至工信部人士都認為「車沒有問題」。分歧的焦點在於油品,這也是此前國IV標準推遲兩次的根源。據既有報導,柴油車國IV標準遲遲不能推行,原因在於油品升級無法跟上。

機動車排放達標,除了車型之外,還涉及油品。2013年7月1日之後,國Ⅲ柴油開始全國供給,含硫量下降至350ppm。中國環保產業協會機動車污染防治委員會秘書長方茂東的研究顯示:國IV車型完全可以燃用國Ⅲ車用柴油,與國Ⅲ排放標準相比,總顆粒物排放降低60%以上,甚至達到國IV排放標準。業內人士表示,7-10月份銷售的三千多輛國IV車也運行良好。

北京理工大學機械與車輛工程學院教授葛蘊珊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這種跨級的推進只適用於重型柴油車,不適於輕型柴油車。環保部業內人士也表示,核准的重型車柴油車企都提供了耐久性報告,對於輕型柴油車並不會如此推行。

此前環保部兩次推遲,也源於對油品跟不上車型標準的安全性考慮。而此次對重型柴油車執行國IV如此堅持,也正是業界、學界對安全性有了廣泛的論證。

在環保部與工信部數次討論中,工信部的另一個理由則是國Ⅲ車的庫存量大。而李全新表示庫存很容易消耗:「一台車的準備時間是45-60天,車以銷定產,企業都很理性。」

而對於國IV柴油車燃用國IV油品導致的顆粒物下降、氮氧化物上升的問題,後處理技術國內已較成熟。如選擇性催化還原技術,使用車用尿素溶液還原氮氧化物。原本擔憂供應不足,但南方週末記者獲悉,國內廠家早已生產出口,中石化下屬企業也已大量生產。江蘇可蘭素汽車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秦建表示,「都已經備好貨了。」

「國IV究竟何時實施,是政府相關部門協調一致、下定決心的3管理問題,而不是技術問題。」方茂東總結道。

部委僵持,車企難受

為這場分歧埋單的不僅有日益惡化的大氣污染,還有混亂的行業發展。

相比國Ⅲ車,國IV的車輛價格要高出近3萬元,使用過程中需加尿素又將提高成本,國IV的車面臨滯銷困境。而國Ⅲ車並未停止生產,據王家明瞭解,目前國Ⅲ產品庫存量至少得四個月才能消耗。

甚至有的企業將國Ⅲ車生產日期篡改為7月1日以前,以便避開環保部的嚴令。「你一年的車都在上半年生產了?」李全新質問道。

這讓掌握國IV車型生產技術的企業感到痛心,喻為「逼良為娼」。

為了配合北京奧運,王家明的公司早在2008年就已具備國IV技術。但五年來,產品也只是用於世博、亞運的公交車上。2013年,公交車和客車的市場略有起色,但卡車市場依舊沒有打開。「因為公交和客車是城市管理,而卡車市場的個體戶還是以賺錢為目的。」

對王家明來說,處境尷尬。他的公司柴油車業務雖然都已達到國V標準,甚至在國VI標準尚未出台之前,也已開始參照國際經驗研發國VI產品,卻一直靠汽油車型業務來養活。「專門做柴油車產品,肯定虧死了。」

李全新更擔心的是,一而再的拖延已不斷拉大國內外的差距,在國際會議上,被提及標準一再推遲執行,中國企業感到很難堪。李全新一再在協會裡強調:「以前說油不行,2014年油到了,還有替罪羊嗎?這還是小事,到時候所有外國廠都準備好了,社會接受外國的車,你(國內車企)連吃飯的機會都沒有了!」

李全新認為排放法規是行業的牽引力和推動力,這也正是美國的經驗。2013年12月10日,訪華的美國環保署署長吉娜·麥卡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美國治理機動車污染的經驗正是制定越來越清潔的燃料和發動機制度。奧巴馬總統對於機動車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規制,讓並不景氣的機動車行業復甦。

這是美國和日本一以貫之的經驗。1970年,美國就提出了機動車排放法規,違法者的巨資罰單和領跑者的補貼更是保障了政策的執行。在我國,這種「蘿蔔加大棒」的管理模式並不完善,相對於電動汽車,內燃機行業尚未有任何補貼。

一個好消息是,2013年12月5日,就加強能源和食品安全領域合作,中美發佈了經濟關係聯合說明。不到3000字的說明中,有近300字提及柴油機清潔行動計劃。

「無論工信部是否撤下國Ⅲ車型公告,環保部都將在2014年第一季度,首次聯合質檢等部門開展聯合檢查,對達不到國IV排放標準的車輛進行處罰。」2013年12月18日,環保部一名人士稱。

重型 柴油車 柴油 治汙 汙的 部委 爭執 何日 真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5538

杯子蛋糕ATM機 :一個自動販賣機如何日售千杯為品牌帶來50%利潤?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911/145599.html

i黑馬:目前,在美國的芝加哥、亞特蘭大、紐約等六個城市都設有一臺小蛋糕ATM。只需要在機子前刷信用卡,你就可以全天候24小時買到新鮮的小蛋糕,每個售價4.25美元。小蛋糕ATM里面的新鮮的新鮮甜品都由加州的小蛋糕生產商Sprinkles出品。

\美國甜點品牌Sprinkles把紙杯蛋糕通過ATM販賣給消費者,即使在每臺自動販賣機限購1000只紙杯蛋糕的情況下,cupcake ATM已經為Sprinkles的利潤總額帶來了超過一半的貢獻。

當《欲望都市》女主角Carrie在紐約街頭一邊吃著紙杯蛋糕,一邊向友人傾訴自己的戀愛,而《破產姐妹》中的Max和 Caroline兩位窮小姐也以經營自己的紙杯蛋糕店為夢想時,紙杯蛋糕在這些劇中的出現,讓世界人都開始向往這種美麗精致的小可愛。

而在美國,讓人們對於紙杯蛋糕的熱情再次升級的,莫過於當地著名蛋糕店Sprinkles設計的Cupcake ATM。這一設計讓消費者能夠用更加新鮮的方式購買到了同樣新鮮的紙杯蛋糕,其升級的新鮮感吸引了越來越多消費者的註意。

這臺來自Sprinkles的紙杯蛋糕自動販賣機,除了是可愛的粉紅色,它的外表看起來和普通的 ATM沒什麽兩樣。但是,在這臺24小時運行的新奇機器前,你只需要輕點屏幕,選擇自己喜歡的口味,然後輕刷信用卡,一只還帶著熱氣的紙杯蛋糕就會出現在你面前。有趣的是,這臺機器還有專為狗狗設計的紙杯蛋糕,這解決了帶著寵物的顧客無法進入實體店的困擾。

Cupcake ATM這一創造性的構想來自Sprinkles的創始人Candace Nelson。懷孕期間,一天夜里她突然非常想吃杯子蛋糕,但那個時間幾乎所有店鋪都關門了,包括她自己創立的Sprinkles。“試想一下,作為Sprinkles的創始人,連我都不能在午夜吃到一口紙杯蛋糕,這是一件多麽荒唐的事。”Nelson說,“我覺得一定有一種方式能實現我想要的東西,後來我就構想了杯子蛋糕24小時自動販賣機這個主意。”

在超過一年的設計和制造後,Cupcake ATM終於問世。設計過程中,Candace Nelson和她的丈夫除了考慮機器對於紙杯蛋糕的容納量之外,更重要的是思考如何保證這些紙杯蛋糕的安全,也就是怎樣將新鮮且完整的紙杯蛋糕“送”到顧客手中,而不是像飲料販賣機那樣將飲料“扔”給消費者。

“紙杯蛋糕是非常脆弱的小東西,上面蓋滿了厚厚的糖霜。這意味著只要紙杯蛋糕從機器里的存儲倉運送到顧客手中的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差錯,這只蛋糕就毀了。”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他們設計了一只特殊的機器人手臂,這條手臂會使用吸力緊緊握住蛋糕盒,然後溫柔地把它移到顧客面前的窗口。

2012年3月,世界上第一臺Cupcake ATM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比弗利山莊開始營業。為了保證蛋糕口感的新鮮度,每天,Sprinkles都需要對每臺Cupcake ATM進行三到五次補貨。Nelson選擇把這臺小機器安裝在Sprinkles的實體店旁邊,這樣既方便進行管理,也能作為實體店的銷售補充。

“在實體店停止營業的12個小時內,Cupcake ATM就成為了一種能夠把我們的食品傳遞到消費者手中的非常有效的手段。”Sprinkles的市場營銷副總裁Nicole Schwartz告訴《芭莎男士》。由於ATM的銷售需要,Sprinkles額外聘請了一對烘焙師夫婦來幫忙制作更多的紙杯蛋糕。盡管Sprinkles實體店的正常營業時間只有12個小時,但實際上,烘焙師每天淩晨兩點就要到店里,而守門人要到深夜才能離開。

隨後,Cupcake ATM陸續來到了芝加哥、達拉斯、亞特蘭大、拉斯維加斯、紐約等城市。接下來,Cupcake ATM將會陸續出現在每一個有Sprinkles實體店的城市。而事實上,Cupcake ATM的每次出現,都會在消費者中引起轟動。各檔美食節目都曾將鏡頭投向這臺可愛的機器,津津有味地向觀眾介紹它的使用方法;Jay Leno(美國NBC電視臺知名脫口秀主持人)、Wolf Blitzer(CNN節目主持人)等都對其議論紛紛。

每一條擁有Cupcake ATM的街區內,總是排滿了前往Cupcake ATM購買紙杯蛋糕的長隊。在對消費者進行限購的情況下,Sprinkles的Cupcake ATM還是實現了每天賣出1000只紙杯蛋糕的記錄,其銷售峰值經常出現在實體店剛停止營業的時候。實際上,這臺小小的粉紅機器,已經為Sprinkles的利潤總額帶來了超過50%的貢獻。

紙杯蛋糕是美國人生活的一部分,充滿著美國式的氣氛,簡單、自由、快樂,而這臺機器新鮮升級的出現,讓紙杯蛋糕再次走在蛋糕界的時尚前沿。Cupcake ATM既滿足了人們對於美食的向往,又創造性地提供了一種更加新奇而方便的購買方式。現在,Cupcake ATM不僅是夜貓子+甜食愛好者的便利之選,顯然,它已經成為了越來越多的熱愛新鮮的消費者的心頭之愛。


東北大板:冰淇淋的懷舊號列車如何日銷數萬,成為冷飲市場大贏家?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910/145561.html

i黑馬:一個夏天的懷舊和回憶過後,質樸、笨笨的“東北大板”們突破了“集團軍”的重圍,日銷達數萬,超伊利、蒙牛、
雀巢等大型冰淇淋廠商,
成為冷飲市場的最大贏家。他們做對了什麽?

 
大慶紅寶石冰淇淋有限公司董事長劉顏龍在冷飲行業待了22年了,早已見慣了這個行業的起起落落,不過今年生意的火爆程度還是讓他忍不住興奮了一把。紅寶石開發的產品“東北大板”今夏席卷大江南北,在杭州、濟南等三十多個城市日銷數萬支,銷量最高的合肥市則已經達到每天8萬支之多。這樣的成績會令伊利、蒙牛、雀巢等大型冰淇淋廠商都震驚不已。
 
和消費品領域的任何一個細分行業一樣,冷飲產品的行業布局也帶有明顯的“集團化”特征,即全國市場由少數幾個巨頭引領,地方性品牌往往只能偏安一隅,或者幹脆被大集團納入旗下。“從2000年開始,冰淇淋就進入了集團軍競爭階段。蒙牛、伊利、光明,加上和路雪,背景都是集團。”上海光明益民食品一廠銷售經理孫景榮說,冰淇淋在食品行業中屬於高毛利率的產品,但是冰淇淋營運需要全程冷鏈,費用很高,不背靠集團,就很難生存下去。孫景榮從事冷飲行業已有三十多年。
 
東北大板卻在今年夏天改寫了這一既定格局。火紅的“東北來客”還不只是東北大板,來自沈陽的“中街大果”和來自哈爾濱的“馬叠爾冰棍”等冷飲品牌在一線城市的日銷量也超過許多背靠大集團的冰淇淋品牌。
 
這是冰淇淋行業今年發生的最明顯變化。曾經,市場和渠道下沈的方向是由大城市到小城市,比如天津生產的雪糕品類會影響沈陽的市場,經由沈陽市場再影響到大慶。“現在反過來了,我們的產品往沈陽打、天津打、全國打。我們走出來了。”劉顏龍對《財經天下》周刊說。
 
在資金、品牌和經驗優勢都不具備的情況下,這些地方冰淇淋廠商,通過一個夏天就征服了全國消費者,它們做對了什麽?
 
北京和上海是東北大板的早期目標城市,“這兩個地方的人群檔次高,受過高等教育,消費水平也高,對我們產品的認識程度和速度都跟地方城市不一樣。”
 
懷舊號列車
 
在中國市場,冰淇淋和雪糕的品種不計其數,而消費者對品牌的忠誠度也不高,東北大板能夠脫穎而出,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懷舊風的外包裝。它對部分產品的包裝使用了蠟紙,而不是常見的塑料包裝,且兩端沒有密封,用手一撕即開,很符合70、80後一代消費者的兒時記憶,從而獲得了這一部分中堅人群的支持。
 
這種印象很容易讓人以為東北大板是個老產品的複興,但它其實是2013年夏季的新產品,經過紅寶石在部分地區的一年試銷,2014年夏季發力在全國布點銷售。這個看上去很傳統的產品,其實經過了精心的市場定位。在食品安全問題頻發的背景下,冷飲容易被懷疑添加劑過多,這種樸實、甚至帶點土氣的包裝反而比過度的包裝更有親和力。
 
東北大板並不是唯一一家發現這種情緒的冷飲廠商,冷飲市場早已不乏“懷舊作品”,比如很多廠商都推出了鹽水棒冰、老冰棒、冰磚等產品。
 
有著百年歷史的上海老品牌光明冷飲從去年開始推出了懷舊主題的系列產品,比如“拿鐵濃情冰淇淋”、“黑白派雪糕”、“斯苔爾海苔冰淇淋”等,這些新品曾一度賣斷貨。今年,光明依舊主打這張王牌,並結合健康的趨勢,將產品中的糖度降低、奶度提高,以適應現代人的口味。
 
懷舊主題並不是光明集團領導層一開始就看好的趨勢,孫景榮認為完全是“民心使然”。光明的老牌產品“中冰磚”已有六七十年的歷史,光明覺得這個產品吃起來太易融化、不方便,一直想淘汰掉。但市場的回應卻是完全相反,這才引起了光明的重視,也隨之推動了懷舊主題產品的成形和推廣。
 
跨國企業里,雀巢公司也參與到了中國人的集體回憶中。雀巢旗下有兩個主要的冰淇淋品牌,一個是雀巢,另外一個則是廣東冷飲老字號五羊牌。
 
五羊是廣東地區最大的冷飲品牌,已有五六十年的歷史,在當地市場有很高的品牌影響力。1999年,雀巢收購了五羊,占股97%。收購之後,雀巢並沒有改變五羊的包裝和口味。雖然雀巢會與廣東的藝術家合作,在微博、微信上舉辦活動,使得這個老品牌年輕起來,但並不希望削減其傳統魅力。雀巢大中華區冰淇淋業務及品牌發展經理翟威爾(Oliver Jakubowicz)表示,五羊品牌對雀巢中國冷飲業務的重要性越來越大,雖然目前這個品牌還沒有推廣到全國,但通過廣東當地人的反饋,雀巢看到了中國消費者與地方性老品牌之間的情感連接。
 
貼上“健康”標簽
 
東北大板成為今夏的冷飲“黑馬”,外界通常會贊嘆紅寶石這家公司包裝產品的能力很高,但在劉顏龍看來,東北大板系列的火爆,最重要的因素並不是營銷或者渠道,而是產品本身,是健康、紮實的原料和口感。東北大板系列一共有四個口味——原味、草原奶、巧克力和草莓,成分主要是新鮮果肉、植物提取物和新西蘭進口奶粉,簡單的配方和口感反而帶來了較高的市場接受度。
 
長久以來,在消費者的理念里,冰棍、雪糕和冰淇淋都是營養不好、吃多了容易發胖的垃圾食品。全國冷凍飲品專業委員會理事長朱念琳卻認為這種理解並不準確,“冰棍、雪糕和冰淇淋中90%是水,本身的熱量不高,適量吃不會發胖。在這3類產品中,冰淇淋的蛋白質和乳脂肪含量稍高。”她認為,垃圾食品是那些人吃了只有壞處沒有好處的食品,而脂肪、糖、蛋白質等則是人體必需的主要營養素,一般也是從食物中攝取,只不過如果這些營養素已經足夠,再過多地攝取它們,進入人體就會成為“垃圾”。
 
冷飲行業亟須為自己正名,因此冰淇淋廠商們也競相給自己的產品貼上“健康”標簽。光明益民一廠今年的目標是將冰淇淋做成功能型產品,推出了紫薯口味的冰淇淋。在孫景榮看來,冰淇淋轉型為有益健康的功能型產品是今後冰淇淋產業的一個發展趨勢。“根據營養學家的說法,地瓜是第一健康的食品,營養價值很高,但是小朋友不願意吃粗糧,覺得沒有味道,做成冰淇淋後既健康又美味。”
 
雀巢還發現了冰淇淋市場近年來的另一個趨勢——家庭成為冰淇淋消費的主力。孩子要吃冰淇淋,媽媽則是最重要的決定人,這時“健康”則成為更重要的一張牌。翟威爾說,中國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幾乎所有媽媽都認為冰淇淋不宜多吃,因此對孩子吃冰淇淋的量有嚴格控制。“媽媽會允許孩子吃一個並不大的冰淇淋,這是中國獨有的現象”。針對這一特點,雀巢的冰淇淋產品與別家相比體型都要小一些。另外,雀巢的經典產品“笨NANA”雖然色彩繽紛,但沒有添加人工色素。
 
對原料的講究也必然引起成本的上漲,最終反映到終端市場。近年來,市場上3至5元的雪糕品類越來越多,三元一支的東北大板剛剛壓上了中端產品區間線。但在“健康”標簽的作用下,消費者非但沒有抵制冷飲價格的上漲,反而表現出願意花錢購買高品質產品的趨勢。
 
翟威爾就認為,各大廠商紛紛推出高單價產品的最主要原因,其實並不是成本壓力,而是來自消費者的購買意願。“今年冰淇淋市場最大的變化,就是消費者更願意花錢購買高品質的產品了”,隨著消費者收入的增加,他們開始優先追求好的品牌、特別的味道、安心的品質。
 
當然,對冷飲產品的較高消費能力目前還僅限於一二線城市。“沒有錢的人還是會選擇便宜的東西,這個現象對我們公司和產品來說非常重要。”翟威爾說。
 
雖然產自地方城市,但是東北大板系列目前也只銷往一二線城市。在劉顏龍的市場投放策略中,北京和上海是東北大板的早期目標城市,“這兩個地方的人群檔次高,受過高等教育,消費水平也高,對我們產品的認識程度和速度都跟地方城市不一樣。”
 
懷舊的包裝和“土氣”的名字很容易讓人以為東北大板是個老產品的複興,但它其實是2013年夏季的新產品,只不過經過了精心的市場定位。
 
渠道獨辟蹊徑
 
要與“背靠集團”的品牌競爭,其實東北大板這樣的地方廠商仍然不得不面對成本與利潤這道關坎。東北大板在終端渠道與營銷這場“硬戰”中又一次獨辟蹊徑,取得了“四兩撥千斤”的效果。
 
東北大板放棄了大多數品牌最為看重的超市和便利店渠道,轉而主攻分布廣、流動人口多的書報亭和雜貨鋪,且以獨立冰櫃的形式展示。這樣不僅免去了商超渠道的高昂入場費,品牌露出也更明顯。本刊訪問了多名東北大板的消費者,都認為在便利店的冷飲櫃臺里,所有的品牌都混在一起,要找特定品牌的冷飲得花點工夫,但東北大板是獨立冷櫃,伸手就能拿到。
 
在行業活躍多年的孫景榮和劉顏龍都認為冰淇淋消費具有隨意性,不論商家如何將渠道下沈,最終決定雪糕擺位的是街邊雜貨店店主。“快速消費品跟家電不同,大家的產品都差不多,品牌概念跟家用電器相比,隨機性比較大,其實產品的陳列更重要。所以在冰櫃的陳列上,大家的競爭還是挺激烈的。有各種各樣的手段,有電費貼補、獎勵等。”孫景榮說。
 
為了提高散戶經銷商的積極性,東北大板為報刊亭和雜貨鋪免費提供冰櫃,這些紅綠相間的冰櫃有兩種型號,售價分別為1850元和1670元。每支雪糕售價3元,報刊亭和雜貨鋪拿到的進價是1.8元,即每賣出一支可盈利1.2元。對比報紙銷售的薄利,這要劃算得多。與大廠家不同的是,東北大板對銷售網點銷售額沒有要求,賣完了隨時補貨,賣不好則隨時終止合作,余貨退款。加上每個月東北大板還會為渠道補貼60元電費,因此就更受報刊亭和雜貨鋪的歡迎。目前東北大板已免費給終端商提供了幾萬臺冰櫃,僅每月補貼的電費一年算下來就有幾千萬。其中,在北京的網點就有約6000個。
 
為了進一步降低渠道成本,紅寶石在東北大板這個系列上沒有沿用更省心的批發商模式,而是選擇直接與終端渠道對接,從而省下層層批發商的對利潤的盤剝。在多年的經驗里,劉顏龍認為批發商對廠家和終端商都不負責任,對於產品的市場推廣不夠盡心,還不如直接面對終端商,給他們實惠。售價三元的東北大板,外包裝成本僅一分錢,廠家與終端商直接對接省去了中間商的費用,外加幾乎沒有廣告費用,其利潤空間在毛利潤極低的雪糕市場就顯得格外可觀。
 
不過,不做廣告並不代表沒有營銷。在傳統媒體上,確實看不到“東北大板”的廣告宣傳,但它放在銷售點的獨立冰櫃則起到了品牌展示的作用。此外,饑渴營銷、新媒體營銷也被“東北大板”巧妙地應用了。比如,很多報刊亭、雜貨店的經營戶表示,“東北大板”經常會斷貨,除了熱銷以外,進貨數量有限也是原因之一。傳統渠道不賣、自有渠道斷貨,反而讓更多的人好奇,想嘗一嘗東北大板的味道。在微信、微博等社交網絡平臺上也出現大量有關“東北大板”的討論,關註度不亞於冷飲行業的經典營銷案例笨NANA。
 
東北大板會曇花一現嗎?
 
對於新口味的冷飲品種,消費者永遠不會嫌太多。翟威爾說,中國市場上的雪糕和冰淇淋品種幾乎是全球最多的。東北大板在今年殺出重圍,成為最大贏家,但它明年還能延續輝煌嗎?地方性廠商善於捕捉細微的市場機會,但對新品研發的系統性支撐無疑會成為一塊短板。
 
紅寶石冰淇淋公司推出的產品一共有五十多種,東北大板系列則是唯一推向全國市場的產品。而此前,東北大板經歷了長達3年的研發時間。與國外冰淇淋廠商相比,國內新品研發能力處於弱勢地位,相似的產品外是不同廠家的品牌包裝,新品開發的專利權目前冰淇淋行業還沒有明確的法律保障。一旦有一款成功的產品誕生,大量山寨產品很快就出現了。
 
“國內有很多生產雪糕的作坊,不研發只模仿,什麽流行就抄什麽。這次東北大板火了以後,光是打擊山寨假貨就夠我忙的了。”劉顏龍對此頗感無奈。糟糕的大環境也打擊了廠商的原創積極性,地方小廠商就難以搭建起成熟的研發體系。
 
在這一點上,大型集團則占據優勢。翟威爾說,盡管雀巢已經擁有受市場歡迎的牛奶棒、笨NANA系列,但開發新產品仍是最重點的業務環節。“消費者喜歡嘗試新的產品、新的口味,我們就要為他們帶來不一樣的新東西。”雀巢今年夏天共推出了六七種新品,包括首次推廣到北方的雪糍、豆豆樂、果樂芭,新口味的花心筒等。
 
翟威爾認為現在消費者口味日益多元化,相應的也存在很多機會。雀巢研發新產品有一套流程,第一步就是選擇細分市場,比如是專門為孩子開發產品,還是做成休閑食品。“通常我們會有很多新想法,比如我們有20多個新產品概念,但最終成功上市的只有五個。”確認選擇之後,就要將創意、想象力與對消費者的理解結合在一起。從找到概念,到用戶測試,再到新品上市,這一套過程一般來說都頗為奏效,不合適的產品就不會上市。大多數地方性廠商都很難具備這種嚴謹的研發流程,因此產品的成功更具偶然性,模式往往無法複制。
 

葛紅林離任成都“京華此際臨危命,巴蜀何日再清流?”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4982

葛紅林(圖中站立者)主政後期,成都弊案連連。有觀點認為,他雖能“獨善其身”,但似乎未盡到與腐敗堅決鬥爭的職責。而相反意見則指出,作為“二把手”的市長,難在人事和反腐領域有所作為,能“獨善其身”已然不易。 (CFP/圖)

葛紅林除出任中鋁公司董事長外,也兼任黨組書記。這意味著他在致力中鋁公司業績發展的同時,還要抓人事、管黨務。這對被認為“缺乏黨務工作經驗”的葛紅林,會是艱難的挑戰。

葛紅林曾對人講過他的一個“特殊習慣”:早上起床開電腦,先搜“成都”,再搜“葛紅林”,“沒有出事”、“沒人罵娘”才上班;晚上睡覺前,再搜一次,一切平安再上床。

58歲的葛紅林,在2014年10月20日,出任央企中國鋁業公司(下稱中鋁公司或中鋁)董事長職務。

葛紅林擔任成都市長11年,任期之久,頗為罕見。他的離任消息,也引起坊間意想不到的熱議。眾多成都政、商、學界人士及普通民眾,紛紛撰文,乃至制詩作賦,以表達對其“不舍”之意。

亦有批評者認為,葛紅林主政後期,成都弊案連連,他雖能“獨善其身”,似乎未盡到與腐敗堅決鬥爭的職責。同時,他接手的中鋁公司,近年來業績虧損嚴重,貪腐不斷,對他更是艱苦的挑戰。

“very smart”的“海歸”博士市長

生於1956年的葛紅林,是江蘇南通人,擁有多年冶金行業的工作經驗。1986年至1991年,他在北京科技大學與加拿大溫莎大學聯合培養博士研究生學習,獲工學博士學位,其中1987年11月至1989年2月在加拿大溫莎大學從事博士論文研究,屬“實打實”的博士和“海歸”人士。

葛紅林的前期工作經驗集中在工業領域,1998年至2001年曾擔任上海寶鋼集團公司董事、副總經理,兼上海寶鋼研究院院長。2001年10月,葛紅林到成都掛職市委副書記,2003年出任市長。

有成都政界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葛紅林的背景履歷,給當時的成都,帶來了“難得的開放、開明意識”。

成都外商投資企業協會秘書長袁昕說,葛紅林出任成都市長以來,每季度開一次外商座談會,“解決各種實際問題”。在任市長11年多,這種會議共舉行了58次,“葛參加了56次;缺席的兩次,一次是在國外出差;一次是在中央黨校學習。”

“現場辦公會”效果頗佳,在外商投資者中名氣響亮,也引得部分城市效仿學習。2013年開始,葛紅林還組織專門針對民營企業家的座談會,也是每季一次。

葛紅林主政期間,到成都投資落戶的世界500強企業增加迅速。截至2013年年底,已達252家,數量連年位於中西部之首。

袁昕曾問一家美國公司董事長,為什麽要到成都投資。該董事長回答:“First,Mr.Ge is very smart(首先,葛紅林先生非常聰明)。”

一張反對票

葛紅林同樣被認為很能和底層民眾打交道。

一位成都市政府官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在2004年至2005年,葛紅林效仿上海市,在成都取消人力三輪車。要砸掉這些體力勞動者的飯碗,市里壓力很大。一度人力三輪車師傅聚集起來,向政府“要飯碗”、“要生存”。

葛紅林推出的配套措施之一是,調動政府的財政和資源能力,解決他們的就業問題,倡導“不挑不揀48小時就業”。他較好地解決了這一問題,緩解了當時成都的交通亂象。

位於成都大邑縣的安仁鎮,有中國最大的民營博物館——建川博物館。該館副館長何新勇告訴南方周末記者,2004年博物館建設期間,一個周末,正在工地忙碌的建築工人看到有幾個陌生人出現在工地上,且沒戴安全帽,於是大聲呵斥,讓他們離開。工地負責人覺得來人有些面熟;再細看,才發現是“葛市長”。

“他(葛市長)從城里跑到幾十公里外的博物館來視察,事先也沒告訴我們。工人呵斥,他也不生氣。”何新勇說。

有長期在葛身邊工作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葛紅林有“微服私訪”的習慣,周末及其他節假日,帶一個秘書、一輛車往鄉下跑,“比如彭州、邛崍這些地方,隨機下車,與當地農民、市民攀談,也不表明身份”。

從2003年到今天,葛紅林任職成都市長11年多,時間之長,在全國“頗為罕見”。

一位成都市人大代表對南方周末記者介紹,2013年3月成都市十六屆人大第一會議上,人大代表改選市政府領導。第三度作為市長候選人的葛紅林,在全部640張選票里,得到639張贊成票,1張反對票。

“他做了近10年的市長,還能以幾乎滿票當選,很難得。會後有代表猜測,那張反對票,是不是他自己投的。”

“同流不合汙”

2012年12月,隨著時任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落馬,成都乃至四川官場多名官員被調查,僅在成都市政府,就有時任副市長孫平、何華章、鄧全忠,時任市長助理陳爭鳴、劉俊林等人案發,幾乎占“小半個市政府”。

不少人為此對葛紅林有所詬病,認為他沒有與腐敗堅決做鬥爭。2012年李春城離任成都市委書記的會上,葛紅林曾稱他與李春城是“面和心也和”。李春城案發後,這些話一度引起非議。

對此,數位成都官員對南方周末記者稱,作為“二把手”的市長,難在人事和反腐領域有所作為,能“獨善其身”已然不易。更何況與葛紅林長期搭檔的李春城同樣能力出眾,也“非常強勢”。

2013年,葛紅林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曾以自辯的態度,說自己“同流不合汙”。

葛紅林身邊一位工作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前幾年有位臺商大佬到訪四川,四川省主要領導與其會見,時任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市長葛紅林作陪。該大佬對省領導說,“春城、紅林不錯,昨天我飛機誤點了,他們很晚還在機場等我接機,然後又陪我去吃了宵夜。”大佬當時的神情語氣,“就像長輩,表揚對方家孩子一樣”。聽聞此言,李春城笑臉相迎;葛紅林則默然低頭,不予應對。這位工作人員認為,這或許是葛“同流不合汙”心態的寫照。

葛紅林還曾對人講過自己一個“特殊習慣”:早上起床,開電腦上百度,先搜“成都”,再搜“葛紅林”,“沒有出事”、“沒人罵娘”才上班;晚上睡覺前,再搜一次,一切平安再上床。

在2014年10月20日中鋁公司幹部大會上,中組部副部長王京清評價,“紅林同誌作風樸實深入,要求自己嚴格,敢於抵制不正之風和腐敗現象。”

葛紅林接手的中鋁公司,成立於2001年,有下屬公司66家,業務涉及全球20多個國家和地區,並有5家控股子公司實現境內外上市。

2013年,中鋁公司營收454.46億美元,在財富世界500強中排名第227位。不過在光鮮的營收和排名背後,受經濟下行、產能過剩等因素影響,中鋁連續大虧。

中鋁亦弊案連發。2013年11月,時任中鋁副總裁李東光被調查。2014年9月,中鋁公司總經理、中鋁副董事長孫兆學,也因涉嫌嚴重違法違紀,被紀檢部門立案調查。

葛紅林除出任中鋁公司董事長外,也兼任黨組書記。這意味著他在致力中鋁公司業績發展的同時,還要抓人事、管黨務。這對被認為“缺乏黨務工作經驗”的葛紅林,會是艱難的挑戰。

葛紅林離任後,多位成都官方及民間人士為其賦詩送行。其中供職於成都市委宣傳部的一位官員在一首詩中寫道:“十年一座豈自由,也曾貼身記籌謀。京華此際臨危命,巴蜀何日再清流?”


邱吉爾死前10年已知何月何日死

1 : GS(14)@2016-07-06 08:11:22

英國二戰時期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孫女透露,早在他死前10年,邱吉爾便預知自己的死期,指自己將與父親同月同日去世,當他健康情況轉差後,家人都深信他大限將至,圍在他床邊與他道別。邱吉爾1965年1月24日中風去世,終年90歲。他的孫女桑滋(Celia Sandys)是最後一位仍然在世,又見證過邱吉爾離世的家人。她憶述邱吉爾於1964年11月30日、即他的生日時表示,自己距離見上帝的日子不遠了,「六星期後他中風,之後10日他幾乎在床上處於昏迷狀態」。桑滋更透露,在邱吉爾病重期間,女皇的秘書曾多次致電慰問,「但真正的意思是想知道何時要開始準備國葬」,於是邱吉爾的秘書每次都說「還要幾天」,對方通常會驚訝問「你怎麼知道」,而每次都要解釋一次。邱吉爾的父親倫道夫(Lord Randolph Churchill)在1895年1月24日離世,桑滋稱:「他之前數年曾說過,他會在爸爸死忌時去世……所以在1月24日早上,我們都圍在他床邊道別,而70年後同一天……他就去見造物主了,這真是不可思議。」歷史專家羅伯茨(Andrew Roberts)稱,原來邱吉爾在死前10年已經透露過自己會在當天離開,「他第一次是在1955年向私人秘書說」。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706/1968368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