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破解“三明治”危机 低端上游奋力上行


http://www.21cbh.com/HTML/2010-3-31/1OMDAwMDE3MDk1OQ.html


编者按·

逾万家本土零部件身处低端,他们往上游的力量在哪里?自我创新、市场沉浮、政策倾斜,还是仰仗 整车合作方?他们的选择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汽车自主品牌战略的实现。

占据国内零部件企业数目超过80%,而销售额却只拥有20%,且90% 集中在低端;

一向背靠价格吃饭的本土零部件正承受“三明治效应”的压力,即高端产品开发受到来自发达国家的技术压力,产品成本优势受到来自 新兴国家的低价压力;

一种零部件多家供应,供应链不牢固,零部件厂处于从属不利地位,整车厂与零部件厂缺乏双赢共进的责任意识;

在 2009年全球汽车零部件行业困难的背景下,外资零部件商加速了在中国的强势扩张,并倾向于独立发展,其在华战略正逐渐由原来中外相对平等的“合作型”转 变为“控制型”。

——这是一份最新报告描述的中国近两万家本土零部件企业的困局。

这份长达200页的《中国汽车产业现状、问 题及政策建议》的报告,为2009年工信部专门委托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组织撰写的,参与的企业及学者数十名,历时8个月。2010年初它被递送到各企业高 管手中。

外资独资潮起

根据罗兰·贝格国际管理咨询公司今年3月份发布的预测数据,2009年全 球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的利润率将大幅下降,息税前利润率可能为零。

这一残酷现实加速了外资零部件商在中国的强势扩张,而伴随着中国加入 WTO,中国汽车零部件外资股比的限制全面放开,从去年第四季度至今,包括GKN、博格华纳、江森自控等全球知名零部件公司都在中国新建了独资或合资工厂 外资零部件企业。

仅博世一家就以完全独资或是控股的方式在中国投资了18家公司。在2007年新成立的19家外商投资的零部件企业中,选择 独资的也占了74%。世界第三大、美国第一大轴承企业铁姆肯,2001年以来陆续收购原烟台合资厂中方股、无锡合资厂中方股份等,陆续将合资公司的股份收 归囊中。而记者了解到,上汽、一汽、东风、长安等大型汽车企业,也正面临着外资要求扩大合资零部件企业股份的难题。

根据国内有关研究机构 2005年调查统计,跨国汽车公司在华的研发投资中,有46%的企业倾向于建立独立的研发中心,有33%的企业倾向引进更多先进技术,有25%的企业计划 扩大在中国原有的研发人员数量,24%的企业选择合作研发。

《报告》认为,由于《汽车产业发展政策》取消了对汽车零部件企业投资的股比限 制,此后对出现的外资控股或独资的倾向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跨国资本具有“逐利”的本性,外资控股、独资将带来在中国本土深入、长期发展的稳定性问题,并 将成为影响汽车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问题。

低端下的“三明治效应”

数据显示,在我国,拥有外资背景的汽车零部件商占整个行业 的72%,而这些外资供应商中,独资企业占55%,中外合资企业占45%,与此同时,外资也控制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内资零部件的销售收入仅占全行业的 20%至25%。

此外,关键技术市场也几乎被外资企业所垄断。数据显示,在我国汽车电喷系统、发动机管理系统、ABS和安全气囊等核心零部 件的产量中,外资企业所占的比例分别为100%、100%、91%和69%,进口自动变速器在国内市场上的份额也高达78%。目前汽车零部件关键技术市场 也几乎被外资企业所垄断。“在车控系统部分,ABS是中资供应商依旧开发不出来的。同时,共轨系统、EPS(汽车电动助力转向系统)等都是技术门槛。”中 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委员、汽车界知名专家陈光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两年来,内资供应商在这部分的市场占有率已从30%降到20%。

尽 管国家产业政策对外资品牌整车国产的国产化率设定了标准,但由于外资在国内的总成零部件和高端产品等核心部件领域占据垄断地位,外资在争取为国内主机厂配 套方面也明显占了上风。相反,国内零部件企业面临技术低端而赢利能力相对低下等情形。“目前,国内大约有1000多家汽车滤清器制造企业,但基本上也都是 在为外资品牌‘打工’。”陈光祖表示,汽车滤清器所使用的滤纸100%需要进口,如果是对密度和透气性要求更高的欧三、欧四纸,国内厂家就更做不了,只能 做做售后服务工作。

在推行国Ⅲ的技术路线中,外资电控高压共轨技术已经占据了绝对的“霸主”地位,国内几乎所有的重卡生产企业在实现国Ⅲ的 过程中采用的都是该项技术,并几乎清一色地选择与国外合资合作,或直接引进为我所用。

而对于之前业界普遍认为,新能源汽车将有可能成为我国 汽车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突破口,但自2008年以来,我国在新能源汽车上开始越来越多地采用进口关键零部件。

正是因为上述主要因素,根据 国家信息中心的调查,完全的中资企业很难进入合资产品的一级供应商中,其中美系车型在中国选择的零部件供应商100%是有外资背景的企业,而德系车型、日 系车型以及国内自主品牌车型的这一比例也分别为88.9%、89.5%和52.8%。

“长期以来所形成的靠‘价格’吃饭的发展模式,也决定 了中资零部件企业的利润占有率方面难有改观。”盖世汽车网CEO陈文凯表示。据了解,2008年中国零部件行业规模为9500亿元,其中39.4%集中在 外资零部件企业,平均单个企业产值3.1亿元,而占据零部件行业绝大多数私人控股企业的,平均产值仅为3000万元。

而这样的现状是很令 人担忧的。一方面合资或独资企业在取得了先期的规模优势后,也在往低端走,如博世已专门针对低端车开发零部件,去迎合日益往高端走的自主品牌整车企业的配 套要求,加上中国自主品牌本身都在集体往上走,这很可能使此前以成本为主要优势的中国本土零部件企业面临新一轮的市场危机。

不牢固的供应链

目前中资零部件似乎还没走出产业化的路子。“万向、福耀玻璃等企 业,目前的确做大了规模,利润也十分可观,但在这一轮的零部件信息化技术革命中,他们并没有转型为新档次的企业,依旧在做着传统的低端配件项目。”陈文凯 说。

报告指,全国汽车零部件企业约有两三万家,由于缺乏层次分明、分工合理的产业结构,造成市场分割、资金分散、人材缺乏、产品水平上不 去、企业竞争力缺乏。国家曾采取过重点扶持,集中投资的措施,起到过积极作用,但在外资大量进入、及投资多元化的浪潮下,调控减弱,形成一种零部件数十家 企业生产的不合理局面。

中国自主品牌企业的整车开发尚处于初级阶段,产品研发实力比较薄弱,对零部件研发能力的锻炼和技术的提升还不明显。 零部件厂与整车厂未建立长期协作、共同发展、互利双赢的战略合作关系。目前多为不稳定的单纯的供求关系,一种零部件多家供应,供应链不牢固。零部件厂处于 从属不利地位,市场风险大、经济效益差、产品升级、企业升级发展缓慢。整车厂对零部件厂缺乏管理指导、技术支持;缺乏同步开发,联合设计的制度要求;缺乏 双赢共进的责任意识。

零部件发展受资本主体、配套体系和行政区域的影响,行业分割严重。与外资控股、独资化相应的是,随着欧、美、日、韩主 要整车生产企业进入中国,在不同的标准体系制约下,不同的利益目标驱使下,各自形成新的封闭配套体系。不同资本主体、不同配套体系利益目标的根本差异,使 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分散发展、条块分割现象严重,极大地限制了零部件产业集聚和规模效应的形成与释放。同时,外资封闭配套体系和外资控股、独资零部件企业 的结合也为跨国公司控制的合资企业向国外转移利润提供了便利条件。

政策支持重中之重

报告建议: 在当前金融危机情况下,国家更要对汽车零部件产业,特别是关键零部件及汽车电子产业给予政策鼓励和大力扶持。

包括制定汽车电子产业专项发展 规划。汽车电子技术是汽车的核心技术,汽车工业技术进步和创新的70%源自汽车电子技术的发展;

制定培育国内关键零部件企业提高技术研发水 平、核心竞争力的扶植政策。目前中国零部件企业平均研发投入只占销售收入1.4%,远低于国际平均的6.6%。因此,建议国家有关部门提出重点支持研发的 关键零部件产品目录,对内资企业的研发投入在财税和金融等方面给予政策扶持;

建立国家级零部件核心技术竞争前沿性、基础性研发平台。国家在 研发投入上给予支持,与整车企业、科研机构、零部件企业签订合同,取得研发成果三方受益;

进一步加强汽车零部件出口基地建设。不仅对促进汽车产业可持续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也有利于缓解国内产能过剩矛盾,加快汽 车工业结构调整;有利于促进企业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发展自主品牌;有利于规范出口秩序,保护知识产权;

重点鼓励内资企业并购海外具有先进技 术的核心零部件企业和境外研发机构,在政策上、资金上给予支持和帮助。



破解 三明治 三明 危機 低端 上遊 奮力 上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924

七色花:低端女性个人造型店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0703/137222.html


因为创始人情感问题,阿呀呀在2006年出现裂变,其中变身出现的七色花希望重新开始“新生活”,并将定位置于低端女性个人造型店。不过,时移事 异,这次它还能成功吗?

  分开未必是一件坏事。女性饰品连锁品牌阿呀呀一分为二之后,裂变出来的七色花反而赢得了资本的青睐。

   2010年6月22日,由阿呀呀变身出来的饰品连锁品牌之一“七色花”被香港上市公司明辉国际(3828.HK)收归旗下,并拟募资2.5亿元,计划将 当前的1100间连锁店在未来5年扩展到1万家。而此前,由阿呀呀变身出来的另一品牌MIX-BOX(美暴)亦获得了英国知名投资公司C&B的支 持。

  当前,女性饰品连锁店呈三足鼎立之势——阿呀呀分离出来的七色花、美暴,以及阿呀呀的市场追随者哎呀呀。后者在阿呀呀出现变故之 后,一度领先前两者。现在随着资本强势介入,这个并不起眼的行业再次风生水起,充满变数。

  “中国式分歧”与行业瓶颈

   当年,初出茅庐的吴洁没想到会把现在地摊上随处可见的头饰生意做大,并开出上千家连锁店。

  1999年4月6日,吴洁、姬长伟在北京第 二外国语学院附近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饰品店,当时的店名叫“时尚女生”。初获成功之后,到2000年底,不到两年时间他们陆续开了6家直营店。

   2001年,时尚女生进军上海,并在上海又连续开了12家直营店。2003年,时尚女生正式更名为阿呀呀,同年北京阿呀呀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成立。是年4 月,阿呀呀正式启动连锁加盟业务,年底店铺数量突破百余家。加盟连锁的扩张方式,让阿呀呀在短短数年时间内,将店铺扩张到上千家,在最鼎盛的时刻,高达 3000多家。

  而此时,国内同类的市场追随者亦发展起来。目前,市场上各种以“咿呀呀”、“爱呀呀”等命名的饰品店十分繁杂,已被业界 称之为“呀呀模式”。

  经营模式与价格策略都十分接近,导致市场竞争激烈,而行业利润率也出现直线下降。偏偏此时,因观念差异,阿呀呀的 创始人姬长伟与吴洁夫妇出现了感情危机。吴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双方经过了长达半年的思想对话,最终还是决定分手。

  2006年,姬长 伟、吴洁这对年轻夫妇一拍两散,阿呀呀从此走向分治时代,姬长伟接管了阿呀呀以北方为主的市场,总部仍在北京;而吴洁则南下广州设立新的总部,接管阿呀呀 以南方为主的市场,启用新品牌“七色花”。后来,七色花在公司介绍中将夫妻离散所造成的阿呀呀裂变称之为“中国式分歧”。

  2007年, 姬长伟与英国知名投资公司C&B 达成战略合作,成立北京米可丝商业连锁有限公司,推出时尚少女潮流品牌MIX-BOX(美暴),重出江湖,加盟店的数量恢复到1000家以上。

   结盟资本,出击低端化妆品市场

  婚姻的变故,事业的转折,意味着吴洁重塑新品牌七色花将十分不易。经过几年的打拼, 七色花亦重新将加盟店的数量提升到1100多家。而行业的混乱以及商品利润率的逐年下降,七色花的发展显然不如吴洁料想的那么顺利。

   2004年起家的市场追随者“哎呀呀”,这几年以势不可挡的速度一举超过七色花与美暴,成为行业的新霸主。数据显示,目前哎呀呀有加盟店1500间,七色 花1100间,美暴亦在1000家上下。

  与此同时,内地城市的批发市场兴起,国内地摊市场十分容易就能提供同质化的饰品,饰品行业与七 色花自身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扰。

  资本的到来让七色花一扫眼前的阴霾。6月22日,经汇友资本搭桥,七色花品牌所有者广州阿呀呀尚韩投 资顾问有限公司与广州蓓柔化妆品有限公司之母公司奥天集团加盟香港上市公司明辉国际,计划募集资本2.5亿元开拓七色花在国内的市场。

   公告透露,明辉国际将斥资2.5亿元收购奥天集团全部已发行股本及股东贷款。收购完成后,奥天借此实现国内首家美妆连锁“七色花”曲线上市,并凭借持有的 5.83%股权成为明辉第四大股东。

 据奥天集团董事总经理涂俊光介绍,此次奥天将募集2.5亿元人民币投入市场运作,计划年底将店铺增至1700家,2011年增至3000间,其中 加盟店2900间,直营店100间,未来五年店铺数目增至1万家。

  明辉国际成立于1980年,是酒店宾客用品及配套用品的全球最大供应 商及制造商之一,是香格里拉与喜来登集团的供应商,2007年在香港挂牌上市,2009年总收入为8.11亿港元。

  据悉,明辉国际已经 在香港新开的两家消费市场直营店中尝到了甜头,正打算从专业(商用)市场挺进国内的消费市场,它看重了中国二、三、四线市场中低端化妆品的巨大空间,正需 要一个契合的渠道,来吞噬这个拥有1.46亿人口、市场规模达数百亿的国内零散市场。

  而事实上,在阿呀呀分立之后,吴洁已经在2007 年将原来的10元以下定位改为10元以上为主,并开始大量引入化妆品的销售,以期摆脱饰品行业利润率下滑的收入下降与单一经营模式。

  此 后,化妆品在七色花店铺的份额开始逐年递增。据奥天集团董事总经理涂俊光介绍,到2009年,七色花的化妆品比例已经达到34%,成为七大项中最大门类。 其他几项分别是:饰品28%,礼品文具17%~18%,公仔10%,化妆工具纸品等约10%。涂俊光说,“目前七色花的化妆品、彩妆品类达580多种,销 售额每年都保持了10%左右的增长,预计2013年将达到60%的目标比例。”

  记者观察VIEW

   不做莎莎和屈臣氏

  对于七色花与明辉国际的结盟,“红娘”汇友资本首席合伙人胡景邵认为,中国的低端化妆品市场人口 高达1.46亿,其中包括3000万大中学生、8000万左右的蓝领、粉领阶层,此外还有3000万年龄略大一点的低收入女性。“这个数据是由国际机构的 数据提供的,我们对这个市场定位非常认可。”

  涂俊光的另一重身份是中国美容美发协会顾问。他说,当前中国的化妆品市场正集中在两个极端 竞争。而最近香港方面有传言说,预计到2012年,国内的化妆品进口关税可能降到接近零,这意味着中国内地市场高端化妆品竞争将十分激烈,更多国内的化妆 品企业将被逼向低端市场,因此低端市场的竞争亦将非常残酷。

  当下,中国高端化妆品主要销售渠道是高端百货市场、品牌专卖店以及莎莎等, 而中档化妆品渠道主要由屈臣氏与万宁提供,低端化妆品市场则由超市与大卖场承担。

  涂俊光说,低端化妆品市场主要是月收入800 元~2000元的人群,他们中许多是大中学生与打工者,他们与中档、高档化妆品消费者一样具有追求时尚的需求,但超市柜台无法满足这种需要。七色花将为低 端收入人群营造一种非常舒适的购物氛围,有贴心细致的美导人员,引领新潮的时尚观念。涂俊光认为,“屈臣氏、万宁的定位是女性个人护理店,七色花卖化妆 品,也卖饰品,定位是女性个人造型店。”
七色花 低端 女性 個人 造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401

TCL低端机跻身全球前七 挺进3G智能前景未卜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0-22/xOMDAwMDIwMjMxOQ.html

“明基西门子、摩托罗拉和萨基姆已经基本退出了全球入门级手机市场的争夺,目前这一市场已经被诺基亚、三星,以及中国的三家企业占领了。”TCL通讯副总裁肖锋10月20日告诉记者。

所 谓入门级手机平均单价在30-40美元,之前沃达丰、法国电信等运营商在全球范围内大量采购这些手机,出现了多家手机巨头争夺这一市场.但是随着摩托罗拉 转型高端智能手机、萨基姆被私募托管,明基西门子渐渐淡出手机行业,这一市场已经逐步被中国企业获得。目前把持这一市场的是中兴通讯、华为和TCL通讯。

根 据TCL通讯刚刚发布的最新数据,2010年前三季度TCL通讯的手机销量达到2373万台,同比增长了1.55倍(去年同期为929万台)。而根据调查 公司iSuppli的最新数据,第三季度其全球销量排名已经超越苹果、摩托罗拉和华为跃居第七位,其中在俄罗斯和拉美市场都进入行业前四。

金融危机让TCL通讯在2008年第四季度销量大降而且出现亏损,并导致了原CEO刘飞的离开,之后又经历了原多普达总经理杨兴平“3G+4C”战略的壮志未酬,直到今年1月原负责海外业务的总裁郭爱平接替杨兴平出任CEO后,TCL通讯才重新进入了快速增长的通道。

肖锋告诉记者,今年8月TCL单月销量已经突破300万台,9月更是上升到359万台,按照这一速度,年底出货量将突破3500万台。

但由于市场竞争导致入门级手机的单价从原来的40多美元下降到30美元左右,这一市场的利润空间很小。TCL通讯过去几年在海外出货量超过1000万台,却只有几百万元的利润。

为 了改变这一状况,TCL通讯决定进入中高端手机。TCL通讯将2011年的产品战略定在基于android平台的智能手机和以WCDMA、TD为主的3G 手机上取得突破。据悉,依靠阿尔卡特品牌,TCL通讯与沃达丰、法国电信、ORANGE等全球几乎所有的电信运营商建立了合作关系,在完成从入门手机到中 端手机的升级后,其接下来就是向这样战略合作伙伴提供高端智能手机。

“TCL通讯要想成为全球手机主流阵营的成员,仅仅依靠在中低端手机市场的出货量是无法做到的,苹果出货量虽然不如我们,但其销售额和利润是我们的10倍。” 肖锋表示,“TCL通讯必须在智能和3G手机领域有所突破,特别是在我们强势的拉美和欧洲市场。”

然而业界对于TCL通讯杀入智能手机领域并不看好,有手机厂商人士表示,“TCL在智能手机领域的研发和技术积累都还不够,盲目进入高端手机市场其投入很大,将面临很大的风险。”

虽然在海外取得了巨大突破,但积重难返的TCL通讯在国内市场的销售增幅始终难有大的起色。按照TCL通讯的预测,虽然今年其国内市场出货量有望突破300万台,但是海外利润贴补国内市场的情况依然难以改变,而且国内市场占其总出货量的比例持续下降。

为 了改变国内市场的被动局面,今年第一季度TCL通讯组建了电子商务中心,与拉美、欧洲、亚太和中国并列为5大业务中心,在前三季度其通过淘宝、当当、卓 越、京东等主要电子商城的销售量大约为9万台,虽然刚刚起步,但是负责这一业务的肖锋则希望这一渠道的销量占比提高到3成以上,并且在海外市场也通过与主 要购物网站的合作来扩大份额。


TCL 低端 躋身 全球 前七 挺進 3G 智能 前景 未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05

邱光和:纵马低端消费时代

http://www.p5w.net/newfortune/fmgs/201105/t3607086.htm

 温州人邱光和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创业,数次辗转于能人辈出的家电、房地产市场,最终认准了大众时尚的潮流,通过轻资产运营模式,以森马、巴拉巴 拉两个品牌在平价休闲服饰和童装两个细分市场跑马圈地。在2010年低端消费开启的元年,邱光和因森马服饰上市,超越美邦服饰的周成建,顺利晋身新的服装 业首富。

  纺织服装企业正如过江之鲫纷纷上市—登陆地从沪深港台到纽交所、纳斯达克,商业模式从传统制造到品牌运营、电子商务不一而足。投中数据显 示,2010年,这一板块计有17家企业IPO,数量之多创历年之最;其中9家登陆海外市场,8家登陆A股,它们之中既有凯撒股份(002425)、希努 尔(002485)、搜于特(002503)等服装企业,也有来自家纺、制鞋等子行业的企业。

  横空出世的森马服饰(002563)将服装企业上市推向了一个小高潮。2011年3月11日,在日本地震的同一天,森马服饰以45倍发行市盈率 登陆A股,再次上演造富神话。以上市首日收盘价计算,其市值达到416亿元,以绝对优势超越美邦服饰(002269),领跑A股、H股服装企业。森马服饰 董事长邱光和以合计84.13%的家族持股比例,持股市值达到350亿元,一跃成为国内服装行业首富(图1)。

  双细分市场领跑者

  1981年,邱光和创建了一家家用电器公司,在鼎盛时期达到80多家销售网点,完成了创业阶段的原始积累。1996年末,闯荡房地产行业失利的 邱光和创立了温州森马,正式投身服装市场。经过考察,他将目光瞄准了16-25岁人群的大众休闲服饰,这与同城的美邦服饰周成建英雄所见略同。

  当时,休闲潮流席卷全国,国内青春休闲装市场品牌众多,如美邦、班尼路、佐丹奴等,且集中于中低价位,在产品设计、目标顾客、定价等方面存在较 大重合,邱光和描述当时的森马是“在夹缝中求生存”。2002年,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童装市场引起了邱光和的关注,当年森马进行了第一次品牌延伸—主营儿童 服饰的巴拉巴拉品牌问世,目标客户群定位为注重时尚、关注品质的小康及中产家庭,产品线涵盖3-12岁中童、小童服饰及童鞋等品类。森马由此成为国内为数 不多的建立了多品牌运作平台的服装企业。考虑到休闲服饰和童装的差异性,邱光和以两大事业部分别运营森马和巴拉巴拉品牌。

  两条腿走路的森马成长神速。截至2008年,以终端销售收入计,森马已成为国内第二大休闲服饰品牌,仅次于美邦(图2);在小而美的童装市场上,巴拉巴拉更以1.1%的市场份额成为国内童装第一品牌,而其余品牌市场占有率均不到1%,其领先优势明显(图3)。

  两大细分市场错位经营,既可有效分散森马的投资风险,又可同时分享两大市场的快速增长。近年来,电子商务的爆发和H&M、ZARA等国 际品牌的加入,加剧了一线城市休闲服饰市场的竞争。与此同时,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和收入提高带来二三线城市对平价服饰的巨大需求,高性价比、快周转率的低端 服饰品牌由此在二三线城市得到快速发展。而伴随消费观念转变和消费能力的提升,童装市场体现出更为强劲的增长力。招股书显示,2008-2010年,森马 品牌销售额年复合增长率为31%,巴拉巴拉品牌年复合增长率高达64%;至2010年,森马和巴拉巴拉的营业收入分别达47亿元和15亿元(图4),童装销售额约占森马总收入的1/4。

  未来,两大细分市场的高增长态势有望持续。国泰君安的研究显示,以终端销售收入计算,预计2009-2013年,16-25岁休闲服装市场将保 持11.15%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至2013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2270亿元,占成人休闲装销售额的比例将提高至30.38%;在童装领域, 3-12岁的童装市场将保持9.57%的年复合增长率,至2013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占童装总销售额的72%。巨大的市场容量和可预期的高增 长为森马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

  轻资产模式与二级加盟制助跑

  1997年3月21日,第一家森马专卖店在江苏徐州开张。当时的温州已经成长起一批服装企业,美邦服饰在周成建的带领下,已将“哑铃式结构”的 虚拟经营模式发展得有声有色:把生产交给了成本更低的第三方加工企业,把销售交给全国各地的加盟商,自己则将全部精力用于产品设计与品牌推广。“要想迅速 在温州市场占领一席之地,森马需要拿出更为先进的经营模式。”邱光和与他的团队从一开始就借鉴了美邦的做法,走上了外包生产和销售渠道的“两头在外”的轻 资产运营之路。

  招股书显示,从产品设计到最终的零售终端,森马服饰将两个品牌的面辅料、成衣生产全部外包给加工企业,渠道以加盟为主、直营为辅,自己专注于高 附加值的产品设计、品牌运营、加盟招商、渠道管理等环节,甚至部分童鞋和配饰等产品采用ODM模式,将设计也一并外包。截至2010年底,森马、巴拉巴拉 品牌分别与248、157家供应商建立了合作关系。在销售终端方面,截至2010年底,森马在全国共有6683家店铺,其中直营店仅270家,而加盟店为 6413家,占比达96%(图5),贡献了约92%的销售额。

  与这种“两头在外”的业务模式相匹配,森马的资产构成中,固定资产投入较低。2010年末、2009 年末、2008 年末,固定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仅为24%、29%、24%,成为名副其实的“轻公司”。由此,上游借力面辅料生产商、成衣加工商等供应商,下游对接无 数渠道加盟商,以少量的资本投入带动了整个产业链条的整合,森马轻盈起飞。

  当前我国服装企业的扩张仍处于跑马圈地阶段,渠道扩张速度从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企业的增长速度。森马加盟为主、直营为辅的渠道政策,固然可以实现 终端店铺的低成本扩张,但硬币的另一面是,对加盟商的有效管理要求更高。中信证券研究显示,森马的加盟体系与七匹狼的“省级代理制”、美邦服饰和报喜鸟的 “扁平加盟制”有所不同,而采用二级加盟体制,即在一定的销售区域内,允许有实力的大加盟商进一步向下发展二级加盟商,同时秉承“小河有水大河满”的共赢 理念,鼓励加盟商做大做强。森马通过两大品牌的销售部对一级加盟商进行直接管理,一级加盟商对二级加盟商直接管理,森马对二级加盟商进行店铺准入、质量控 制和窗口指导为主的间接管理。这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扁平加盟制”的高管理成本和“省级代理制”控制力不到位的弊端。

  二级加盟体制下,森马品牌总门店从2003 年的335 家增长到2010年的4007 家,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2.55%;巴拉巴拉总门店同期从110 家增长到2676 家,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7.77%。除了外延式的渠道数量增长,森马加盟店的运营质量也不俗。2007-2010年,森马和巴拉巴拉的加盟商平效年均复合 增长率分别为15%和6.7%,96%以上的加盟商实现盈利,80%加盟商合作超过5年。

  轻装上阵的森马尽享轻资产模式带来的高增长奇迹。其目前已形成了以温州总部为管理中心与配送基地,上海为研发、物流基地,广东、平湖为生产基地 的业务布局,营销网络遍布全国各地。2010年底,森马收入达到62亿元,净利润达到10亿元;而同期美邦75亿元的销售额才收获同等的净利润。 2008-2010年,森马年收入复合增长率达到37%,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达到50%,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高达68.78%、84.87%、 66.57%,而美邦服饰同期加权净资产收益率仅为42%、21%、24%。即使在上市前的2006-2007年,美邦的加权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32%和 75%,表现也明显不如森马。轻资产模式带来的快速扩张效应和高资本回报率,再次被森马演绎至新的高度。

  由“轻”变“重”的模式嬗变

  近几年,以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为代表的新兴产业掀起了一系列令人目不暇接的创新。从商业模式的角度看,虽然整体上传统产业创新不如新兴产业丰富, 但这并不意味着传统行业波澜不惊。2008年以来,以美邦、探路者、搜于特、麦考林、森马为代表的这波上市潮,证明了轻资产模式和渠道创新的成功,让人们 看到了传统产业创新的巨大空间。

  从美邦外包生产和销售渠道的第一代轻资产模式,到后来PPG、ITAT进行更“轻”的资金投入外包的尝试,轻资产模式经历了不断的演变。 2008年,美邦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周成建家族以170亿元的资产成为当年“新财富500富人榜”服装行业首富,标志着轻资产战略在国内服装行业正式取得 一席之地。然而就在同一年,PPG、ITAT成为服装行业失败的经典案例,引发市场对轻资产模式的质疑。虽然周成建在不同场合表示美邦“坚持走轻资产路 线”,但从其上市后的一系列举动来看,美邦在不断“下沉”。

  2008年上市之际,美邦宣布推出新品牌“ME& CITY”,其时美邦加盟渠道数量占比为87%。之后“ME& CITY”渠道建设全部采用自营店的形式,至2010年,美邦加盟渠道占比已降至80%,身为国内服装行业轻资产模式“鼻祖”的美邦正在变得越来越重。申 银万国服装行业分析师王立平认为,随着重点城市核心商圈的店铺成为众多零售企业争夺的对象,出于稳定渠道终端和控制租金成本的需要,服装企业在经历初期的 成长阶段后,必然要加大对终端的控制力度,势必会向重资产增长模式转型。

  “轻”向“重”的转化不仅始于渠道竞争的压力,还源于提高盈利带来的内部驱动力。森马的运营经验再次验证了轻资产模式的一个弊端:借力加盟商的 外延式扩张,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的盈利能力。由于供货价格和管理成本的差异,直营店和加盟店对森马的盈利贡献有显著差异。森马招股书显 示,2008-2010年间,无论休闲服饰还是童装,直营店的毛利率平均高于加盟店约20个百分点,以2010年为例,直营店毛利率约为55%,同期加盟 店毛利率仅为35%。因此,高达96%的加盟渠道占比,意味着森马的盈利表现存在进一步改善的空间。

  Wind数据显示,2010年,森马销售毛利率低于美邦服饰5个百分点,比搜于特略高1个百分点,但三者中,森马销售净利率最高,显示出强大的费用控制能力(图6)。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相比森马和美邦服饰,搜于特的市场定位和产品价格更为低端,因此毛利率低于森马和美邦。而美邦的毛利率之所以明显高于森马,与其接近20%的直营店比例有关,森马同期直营店比例仅为4%。这为上市后的森马指明了努力的方向。

  森马招股书中透露的募集资金投放计划,显示了未来其经营模式的微妙嬗变。在森马列出的约21亿元的募集资金运用计划中,18亿元将用于在重点城 市强化直营店力量,加强对重要终端网点和潜力区域的控制力。走过十几年发展历程的森马,从前期的跑马圈地到今后的精耕细作,内涵式增长必将提上日程,“轻 资产模式”究竟多轻才更合适?“轻”与“重”之间的权衡,在一定程度上是企业对外延式增长与内涵式增长的取舍,这将进一步考验邱光和的经营智慧。

  受益低端消费时代开启

  回溯最近两年,A股纺织服装板块的变化不仅是公司数量的增长,更是细分市场和终端渠道的深入挖掘和创新。2009年末,探路者登陆创业板,填补 了A股户外运动用品商的空白;2010年11月上市的搜于特坚持走“乡村路线”,堪称异类,旗下品牌“潮流前线”深耕三四线市场,以“时尚下乡”为己任, 牢牢控制乡镇市场。2010年,也有数家模式极具代表性和创新性、定位于细分市场的服装企业海外上市,如深挖儿童用品市场的博士蛙(01698.HK)和 好孩子(01086.HK),成为中国服装B2C第一股的麦考林(MCOX.NSDQ)。集结号已然吹响,未来两年将有更多服装企业冲刺资本市场,更细分 的市场、更新的渠道载体都将催化行业竞争格局、发展方式出现根本性转变。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代工型企业集中上市,到90年代末雅戈尔上市成为板块市值最大公司,到2008年美邦服饰取代雅戈尔成为市值老大,再到 2011年邱光和凭借森马一跃成为国内服装行业的首富,搜于特市值超过凯撒股份、红豆、大杨创世等中高端品牌,动态市盈率接近行业龙头美邦,一系列变化清 晰映射出服装行业格局的发展脉络。美邦市值超越雅戈尔,意味着轻资产模式正式确立了江湖地位,如今森马和搜于特的强势崛起,则标志着低端消费时代的开启。

  2010年,国内31个省市中有27个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提高22%,许多内陆省份的工资涨幅超过30%。随着内陆三四线城市人均收入的 提高,低端消费市场成为新的蓝海。这将改写国内服装行业的竞争格局,高性价比、快周转率的平价、大众服饰品牌的需求将进一步释放,但其成本转嫁能力较弱, 在人工、原材料价格上升的压力下,其毛利水平将被削弱,未来将以“走量”获得盈利的快速增长。

  而凯撒、希努尔、七匹狼、雅戈尔等中高端品牌,渠道下沉难度大,仍将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受众相对较窄、周转慢,需求增长空间相对有限,但其成本 转嫁能力较强,未来盈利的增长也许更多依赖于产品单价的提升。未来,一二线城市将成为电子商务新贵、国外品牌、国内中高端品牌贴身肉搏的主战场,而森马、 搜于特等低端服饰品牌将在三四线城市占山为王、野蛮生长。

  除了森马和搜于特,低端消费的另一个受益者是电子商务新贵,凡客的崛起正当其时。在国内一线城市和二线发达地区,网购已成为主流消费渠道,凡 客、淘宝、京东、当当们通过网络为人们带来物美价廉、送货上门的购物体验,然而,线上与线下的整合为所有的传统服装企业提出了全新的挑战。就在传统服装企 业对电子商务隔岸观火之际,创立于2007年10月的凡客,2010年销售额突破20亿元,用1/3的时间完成了森马和美邦当年的历程。网络的无远弗届将 大批传统服装企业远远地抛在了工业制造时代。

  凡客的异军突起,意味着电子商务不仅为既有企业开辟了一个新的零售渠道,更为新的服装品牌崛起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支点,无数潜在的“凡客们”在酝酿成长中,垂直再垂直、细分再细分,每个看似不起眼的细分市场都可能产生千亿元的销售额,诞生一个新的“凡客”。

  电子商务同样为传统服装企业提供了借力的平台。与凡客们相比,传统服装企业的电子商务之旅是将传统零售业务的供应链及物流体系、线下渠道等各 “重”环节进行整合,并利用自身品牌、客户群资源、零售经验等优势实现线上线下的立体营销。这与凡客们从零开始的自建品牌、产品供应渠道、物流仓储设施、 售后服务体系相比,成本投入更少,步伐也应更轻盈。未来,随着国内物流配送设施和服务体系的完善成熟,凡客们挟鼠标势力进行从线上到线下的整合,森马们则 突破原有的水泥力量,从线下向线上延伸,彼此在不断的交融汇合中,酝酿着未来服装行业新的商业模式和创业明星。

邱光 光和 縱馬 低端 消費 時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79

低端王聯發科期待復甦:不再依賴山寨手機

http://news.cyzone.cn/news/2012/05/26/227471.html

在經歷了連續衰退後,有著「山寨機之王」之稱的台灣地區芯片廠商聯發科,最近似乎開始走上復甦的道路。這家功能手機時代的芯片王者,是否能在智能手機時代打個翻身仗?

5月25日,聯發科中國大陸區總經理呂向正在接受本報採訪時承認,智能手機時代的山寨機已不太可能重現當年功能機「百花齊放」的局面。山寨之王的復甦,或已很難再依賴山寨手機。

智能手機芯片出貨猛增

在功能手機轉向智能手機的過程中,步伐慢了半拍的聯發科隨後對內部高層大換血,重用創業時的老將。

2011年,聯發科約賣出5億5000萬個芯片,其中智能手機芯片只有約1000萬個。與此同時,世界手機市場已風雲突變,由功能手機向智能手機的過渡不可避免。聯發科去年營收衰退17%,相比之下,其主要競爭對手之一的展訊去年營收卻暴增95%。

在手機產業中,聯發科以其著名的「Turn Key」(交鑰匙)解決方案而崛起,即聯發科把客戶需要的手機功能都集成在自己的芯片上。手機廠商採購了聯發科的芯片,只需要加上手機外殼,安上電池板,就可以把成品生產出來了,手機入行門檻近乎被「踏平」。

但在功能手機轉向智能手機的過程中,聯發科的步伐卻慢了半拍。聯發科的智能手機方案,一直到去年下半年才開始推出,當時聯發科和聯想率先合作,推出基於聯發科平台的聯想智能手機,量產初期的芯片出貨量有限,大部分都供給了聯想,整體出貨量不大。

與此同時,在聯發科起家的2G芯片市場,展訊、晨星對聯發科發起兇猛的價格戰,這讓聯發科非常難受,是其業績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聯發科創始人蔡明介在2010年底重掌帥印,並親自上陣拜訪天宇朗通等大客戶。與此同時,聯發科對內部的高層進行大換血,重用創業時的老將。

在此之後,該公司的情況有所好轉。從3月份開始,聯發科的智能手機芯片出貨量開始猛增,包括華為、中興、聯想、OPPO在內的眾多廠商都採用了聯發科的智能手機方案。例如市面上大紅大紫的華為360特供機「閃耀」採用了聯發科的MT6575芯片方案。

在這種情況下,近期聯發科將其智能手機芯片的全年出貨目標由5000萬個上調為7500萬個。聯發科的芯片之所以今年出貨較好,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今年手機市場「快魚吃慢魚」的市場態勢造成。

今年上半年國內智能手機市場特點,被業內形容為「快魚吃慢魚」,即出貨快的企業能佔到很大便宜。這是因為經歷了去年的市場培育,在運營商千元智能機的攻勢下,國內消費者對智能手機的認知度大大提升。

而市場上產業鏈也更加成熟,智能手機的應用變得非常豐富,因此國內出現了一波功能手機向智能手機過渡的換機潮。與此同時,市面上可供選擇的低端智能機相對較少,一有新機型推出,便能獲得不錯的效果。

聯發科的「Turn Key」方案,恰恰符合了國內手機廠商快速出貨的需求,使其能夠以最省力的方式開發出一款手機。

手機廠商拿到聯發科的方案,最快一兩個月就可以設計完成一款智能手機然後出貨。而一向重心在高端廠商的高通,其方案也往往還需要手機廠商在其基礎上做較大的二次開發和適配,需要3到4個月甚至半年時間才能出貨。

山寨智能機不再百花齊放

在今年聯發科智能手機芯片出貨的預估當中,沒有品牌或品牌較小的手機廠商,只佔其出貨量的20%左右。

與聯發科業績變化形影不離的是,中國的山寨手機產業在最近幾年經歷了大滑坡。

呂向正坦承,山寨手機很難在智能手機時代重現當年其在功能手機時代的「百花齊放」。在今年聯發科智能手機芯片出貨的預估當中,沒有品牌或品牌較小的手機廠商,只佔其出貨量的20%左右——山寨廠商的市場地位在智能機時代已經明顯被削弱。

「在2007年、2008年以後,山寨手機就已經不再是市場主流了。」深圳華強電子產業研究所研究組長潘九堂指出。這是因為山寨機的典型用戶多為第 一次購買手機的低端人群,但在2007年前後,迎來了這批人的第一波換機高潮,大部分人在換機時傾向於選擇具有品牌、更有保障的手機,近幾年山寨手機產業 一直處於衰退狀況。

而由於山寨機市場魚龍混雜,一些不法廠商開始用吸費軟件等危害消費者利益的事情牟利,中國政府由此提高手機的入場門檻。按工信部規定,所有在市面上 銷售的手機都必須送往工信部的泰爾實驗室檢測通過,但這一過程費時費力,一款手機沒有十幾萬的支出很難順利通過檢測,許多山寨手機廠商並沒有這個能力。

此外,智能手機的進入門檻依然比功能手機要高很多,即使是聯發科的「Turn Key」方案成熟,手機廠商也不再是「加塊電池,配個塑料外殼」就能出貨。做3G智能手機還需要向高通繳納專利授權費,中小手機廠商也很難拿到比較好的顯示屏、觸摸屏這樣的緊俏零件,並不是每一家山寨廠商都有能力轉型做智能手機。

從整個手機市場的情況來看,大型手機廠商的智能手機售價同樣壓的非常低。例如華為和360合作的特供機「閃耀」,被市場認為擁有很高的性價比,其售價並不比中小及山寨廠商的價格高,這進一步壓縮了山寨廠商的空間。

潘九堂指出,宇龍酷派這樣的品牌廠商近期之所以出貨迅猛,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價格壓得較低——今年許多品牌廠商的策略就是快速搶佔市場,先把市場份額佔住再說。

近期深圳的山寨手機廠商大都被迫轉型做出口。對此呂向正表示,在歐美發達國家市場,國內的中小手機廠商很難打入,因此大部分廠商還是要從第三世界國家入手。

「許多較落後的國家,3G網絡還沒有建起來,因此出售給他們3G手機沒有意義,但是一些用戶有Wifi上網的需求,因此出售2G的智能手機給他們市場也不錯。」 呂向正指出,因此聯發科也供應許多2G智能手機芯片給山寨手機廠商。

「所以山寨廠商需要升級,升級成為規範、有品牌的廠商。」呂向正指出,中國手機會越來越規範,市場集中度會越來越高。

對聯發科來說,山寨廠商群體的式微恰恰是它的一大挑戰,這意味著它不得不去積極開拓聯想、華為、中興等大型品牌廠商的智能手機市場,而這一塊也恰恰是高通重點開拓的領域。

去年年底,高通也推出了自己的「Turn Key」解決方案,並在積極推出自己的低價芯片,在低端智能機市場上,高通和聯發科必有一場惡戰。呂向正指出,聯發科的優勢在於它在「Turn Key」方案上的經驗,在和國內中小手機廠商的長期合作當中,聯發科和他們積累了比較好的合作關係,因此聯發科的智能手機「Turn Key」方案,比一些國際大廠的方案更加容易讓中小廠商上手。

聯發科智能手機芯片方案開始放量,一個直接的影響便是帶動智能手機的價格大幅下降。

去年國內運營商的千元智能機大戰已經使得智能手機價格第一次出現大幅下拉,今年下半年國內手機市場最大的變化將是眾多二三線、山寨手機廠商進入智能手機市場——因為運營商限於財力開始減少補貼力度,大批難以進入運營商補貼序列的手機,將依靠價格優勢出貨。

「短期內聯發科不會考慮依靠互聯網、軟件等方式賺錢。」 呂向正表示,雖然智能手機時代,依靠這些方式賺錢很誘人,但是聯發科短期內將專注於IC設計硬件領域。

聯發科財報顯示,其2012年第1季單月平均營收表現約在新台幣 66億元的水平,離2010年1月所創下的135.8億新台幣單月曆史新高紀錄,已腰斬一半多。聯發科要想重返輝煌,今年是至關重要的一年。


低端 聯發 期待 復甦 不再 依賴 山寨 手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87

低端市場+低價競爭=噩夢 烏金

http://xueqiu.com/1582604660/22179266
一旦企業切入低端市場,就難以避免價格戰,門檻低,大家都能做的東西,競爭總是最為激烈的。

低端市場的顧客一般總是對價格敏感,而對產品提供的附加價值不太看重的,消費時想的是性價比,而不對產品有苛刻的要求。想從這部分顧客兜裡掏出錢,並且有利潤是非常困難的。

怎 麼才好賺錢呢?要從捨得掏錢的顧客身上掙,當然這部分顧客也是最挑的,但是一旦滿足了其需求,想想蘋果手機吧。作為一個消費者,本人對智能手機一直不感 冒,不願意在上面多花錢,一直用著一個能夠待機15天的山寨機。做手機的場上從我這裡掙錢是沒可能的,除非他做出來待機15天的智能機,我可以考慮一用, 但我也不會掏大價錢。

同作為自行車的消費者,對自行車的騎乘感受是非常挑剔的,而且願意投入。現在的日常用車是售價3k的摺疊,未來如果換車,估計不會低於6k。自行車商從我這裡是容易拿到利潤的。

綜上,如果一個廠商切入低端市場,一般就意味著其開發高價值客戶的能力不足,滿足高價值客戶需求的能力退化,其生存在未來的價格大戰中也就渺茫了。

具體的案例,諾基亞在04年後為提升市場佔有率,在低端市場不斷發力,同山寨手機血拼的時候,自己也逐漸完蛋了,雖然這不是同步的,但背後的邏輯就是其開發高價值客戶的能力不足,遠遠落後於蘋果當年。

李 書福的吉利汽車也曾想開發價格3萬元,甚至更低到2萬元的汽車,但是最終決定往高端走,現在其高端的帝豪ec7算是小有所成。而且吉利更專注於提升客戶的 價值,特別是提倡安全,在此方面加大投資,車輛碰撞安全,高速爆胎保護,汽車內飾低異味工藝\技術,最近又在搞車輛涉水自動降車窗。這個路子是對的,迎合 了勞動力成本上升的趨勢,勞動力成本上升其實就意味著人值錢了,也意味著勞動生產率的提升。

我自己的一個案例,曾經做一款產品,網上自動 售賣,但是同質化競爭的厲害,當時甚至想到要把價格降到現價的1/4。後來自己也沒了興趣,這樣做下來一點收益都沒有,除了有練手的價值。後來才慢慢想明 白,其實就是自己的產品沒有進行差異化競爭,無法提供人無我有的價值,只能陷入價格競爭的泥沼,不做也罷。

未來的可能的例子,如果蘋果開始推低端產品,擴大市佔率,那麼蘋果的下坡路可能就開始了。後面的邏輯就是,蘋果已經無法發掘高價值客戶並且滿足其需求。市佔率上去了(一段時間內的情況,最終要下來),利潤停滯,價格戰一打,利潤也會消失,然後就像現在的諾基亞。

有感於段永平所講的脫手蘋果的條件之一:如果蘋果開始推低端產品,我可能就要離開蘋果。感謝段老師,使我有這些思考。
低端 市場 低價 競爭 噩夢 烏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781

深圳大量低端工廠深陷去留兩難境地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8862.html

曹兵,湖北人,44歲,深圳流水線上的一名操作工,天生一副笑臉,但是月薪從4000元(人民幣,下同)到2800元的心理落差,讓他眉頭緊蹙,平添幾分愁苦之色。

在人民幣升值和原材料成本上升等各個因素的壓力下,企業的利潤日漸微薄。記者在深圳的一些工業園區走訪下來,發現不少企業的工人實際薪水比去年有所下滑。

為了留住工人,部分企業已經調高底薪。但對於人力成本高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和利潤微薄的代加工企業,很多則繼續選擇撤離到周邊和二三線城市,外遷的趨勢正在加速。

工人的賬本

曹兵在深圳寶安區福永鎮一家做電池的工廠看守生產線和裝卸鋼帶。這是他第一次離開家鄉,之前在老家一家紡織廠做了20多年。

去年,聽說在這家工廠幹活,底薪雖然只有1500元,但加班加點是常態,每月綜合下來能拿4000多元的大有人在。這讓每月在紡織廠拿2200元的他心動。

但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來到該廠之後,工廠效益急劇下滑,4000多元的盛況已經不再。

「去年很多長期固定的單子,今年都取消了,以前不接的爛單子也開始接了。」曹兵告訴本報記者。他口中的爛單子是指那種下得急要得也急的訂單,通常會讓生產部門措手不及,難以安排。

為避免人員流失,曹兵所在的工廠不敢經常停工,而是延長訂單生產週期,十幾台機器只開一半,讓稀少的訂單維持工廠運轉。除此之外,工人的底薪也上調了100元。

但這顯然與曹兵的期盼相去甚遠。曹兵給記者算起在深圳和老家支出的差距:在深圳,每天早餐2元河粉,中晚餐各6~10元的兩素一葷快餐,一月下來吃飯要花400~700元,工廠雖提供免費住宿,但曹兵和妻子在外租了一間農民房,夫妻二人分別負擔房租200元,加上電話費等其他開銷,一月下來1500元左右。

曹兵已經連續半年都無加班機會,每日工作8小時,每月拿到的工資在2800元左右,扣除開銷之後一月能結餘1300元。而在老家的紡織廠上班,住的是自家的房子,飯也在家做,一月下來結餘的錢也有1300元。

曹兵空餘時間就在該工業園內打探哪家工廠的待遇高,但一番打聽下來,發現今年效益都不好。

企業的賬本

日子難熬的不止這一家。距離福永鎮不遠的松崗鎮,一家做PCB代加工工廠的製造部經理感嘆,5~7月本來就是行業淡季,現在又兩頭受氣,一頭是原材料採購價還在往上漲,一頭是代加工的港台企業壓價,工廠雖然只有六七十號人,但也快撐不下去了。

福永鎮一家生產手機周邊產品的老闆周明(化名)告訴記者,有些勞動密集型高的企業人力成本已經佔到60%了,加上原材料成本,工廠的利潤所剩無幾,每給工人增加一分薪水,都在刺痛老闆的神經。

周明的工廠人力成本佔總支出雖僅有15%,但已比去年高了不少。

他們今年的訂單量還算穩定,200名工人每月加班時間仍有100個小時,今年底薪上調了100元,加班費每小時上漲了2元,每人每月一共能多拿300元。但對於周明而言,每月人工支出多了6萬元。這削減了周明不高的利潤點數。工廠佔地3000平方米,每平方米月租金19元,加上水電費每月開銷11萬,佔總成本的7%。而原材料成本佔比則高達70%以上,利潤空間只剩不到8%。

2008年,周明的工廠剛開辦時,每名工人的月薪在1800元左右,現在則達到3000元,5年間上漲的幅度近70%。若以200人來計算的話,現在一年要多支付近300萬元。

周明的一個朋友6月份已經搬到東莞了。除了內地企業,大量港台企業也在迅速搬離。根據廣東省要求,2012年底對「三來一補」企業完成轉型,企業不再享受稅收政策優惠。由於政策優惠的喪失,今年部分港台企業面臨倒閉或搬遷,工人薪水或被拖欠,或被大幅壓縮,勞資糾紛不斷。

周明認為,管理成本高於內地企業,也是港台企業撐不下去的一個原因。「管理層多來自於港台,工資是內地員工的1.5~2倍。管理人員數量也遠多於內地企業。」

深圳市電子行業協會的一位權威人士解釋道,港台企業公司制度比較健全,管理人員配備多,分別負責不同的項目,不像內地企業一個人幹幾個人的活,財務採購一肩挑,很多甚至是夫妻檔,分工不明確。

外遷之痛

從2010年開始,全球最大手機代工企業富士康大舉從深圳內遷,轉至湖南衡陽等地。

上述權威人士表示:「相比於大型企業或工廠,中小工廠的搬遷並非是戰略規劃方面的考慮,而是人力成本的上升。」

他補充道,作為電子行業的集中地,深圳有3萬~5萬家電子元器件和電子設備製造商,其中七成為中小型企業。雖然沒有明確的數字,但至少有20%的中小型工廠已經搬到外地。

在松崗鎮,廠房轉租的紅色廣告標語到處可見,舊的標語顏色尚未褪去,新的標語又已貼上。

周明是福建人,為縮減人工成本,他曾經動過舉廠搬回老家的念頭,但是由於供應商在深圳周邊,出口也方便,最終還是放棄了。

生產基地在龍華新區的一家大型企業副總許信忠說,雖然企業搬回二三線城市會享受當地政府提供的政策優勢,招聘難度和人力成本低,但是產業鏈的上下游缺失,配套設施跟不上。

但是,對於100人以下的工廠,即便他們有意忽略缺失的配套設施,二三線城市也不是他們的歸宿。許信忠說,工廠人數太少,難受當地重視,享受不到政策優惠。他們要麼直接關門倒閉,要麼轉行。

缺少實力去支撐增多的上下游成本也是小工廠難以搬遷的原因之一。上述深圳市電子行業協會人士補充道,100人的工廠甚至達不到小型企業的標準,只比微型企業高一點,一般至少有四五百人的工廠才會考慮外遷。

一位在去年便已搬回湖南老家的電子工廠小老闆稱,他是早早在當地低價買了一塊地皮,無高昂的租金之憂加上銷售渠道穩定,才決定搬回去的。

即便能搬回去,搬遷過程的痛苦也削弱了對未來的期盼。他像螞蟻搬家一樣,幾十台沉重的設備和幾噸的原材料,拉了幾十車,才把工廠全部挪到了湘潭。再加上安裝設備和組裝調試,費時整整一個月,花費了近20萬元的顯性成本和不可見的隱性成本,才安頓下來。

各顯神通

隨著工廠的搬遷, 外界一直在擔憂深圳可能會出現製造業空心化的趨勢,進而影響關聯的產業。

出租車師傅崔啟寧住在福永鎮,常在附近轉悠拉客。雖在酷暑之中,他已經感受到了工廠搬離帶給他的寒意。「之前,常有客戶來拜訪工廠,打車的人多,尤其是晚上吃飯時。但今年,打車的人數已經比去年少了三四成。」

許信忠對是否出現空心化持樂觀態度。「不必太過擔心,畢竟大環境和綜合優勢在這,會吸引更多優質的企業,未來留在深圳的企業必須要有核心的競爭力和高附加值。」

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曲建表示,全球正在進行第四輪的產業調整,不僅僅是深圳,中國整個沿海的製造業都在搬遷。要素價格的全面提升,會換來人力資源水平的提高,進而換來高附加值的產業。

在身邊工廠不斷搬離的情況下,周明已經意識到了將來的危機,一有空閒就參加各種收費高昂的培訓班,學習企業內部管理以壯大企業。

對於價格壓得太低的訂單,周明外發給湖北等偏遠地區的工廠代加工,「那邊銷售渠道不暢通,而且工人薪水只要1500元,租金又低,工廠還是非常願意接這樣的訂單的。」周明說。

在人力成本上升的壓力下,一些工廠則選擇了另外一種方式。記者在福永鎮走訪時,有多名工人表示,該鎮的工業園及深圳其他區域的一些小工廠週末通過招聘臨時工的方式來減低成本。

曹兵抱怨說,他所在的電鍍車間環境太差,沒有安裝空調或風扇。在深圳已經連續多日30多攝氏度高溫下,一走進車間,汗水就細細密密地爬上了身。

生活壓力下,天氣之外,曹兵更不能忍受的是沒有加班的日子。即便週末去做臨時工,曹兵還是覺得工資太低了,他準備再幹兩個月,情況若是不好轉就返回老家。

深圳 大量 低端 工廠 深陷 去留 兩難 境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023

聯想欲收購IBM低端服務器業務 或最高涉資45億美元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3287

聯想集團正就低端服務器業務與IBM協商談判。聯想集團港交所公告稱, 正就一項潛在收購事項同第三方進行初步磋商。目前,收購重要條款尚未達成,且未簽立任何最終協議,倘有重大進展,公司將於必要時另行公告。 據彭博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聯想已經完成盡職調查。去年,雙方未能就收購事宜達成一致意見。該收購事項預估價格在25億美元至45億美元之間。聯想今日發表聲明稱目前正處於初步協商階段。 聯想僅就收購X86服務器硬件業務展開磋商,並未包括相關服務類業務。據熟知內情的人士稱, 若進展順利,雙方將在一周內達成收購協議。但該人士並未透露目前協商的收購價格及詳細的交易構架細節。 IBM正尋求出售低利潤空間業務,將集中精力於軟件和商業服務領域,以扭轉銷售額不斷下滑的局面。聯想集團早在2005年就已經將IBM個人電腦業務納入囊中,如今又試圖通過存儲設備及存儲服務滲入企業網絡服務領域,以對抗公司全球PC出貨量節節下滑的趨勢。 “這項收購對雙方都非常有利,”Sanford C. Bernstein香港分析師Alberto Moel表示,“交易邏輯擺在那里,並沒有發生任何改變。”Sanford C. Bernstein (SCB) 被普遍譽為華爾街最優秀的獨立賣方股票研究機構。 聯想駐紐約新聞發言人Brion Tingler拒絕就此事置評。IBM駐上海新聞發言人Anthony Guerrieri稱:“不會對傳言或推測發表評論。” 聯想集團CEO楊元慶此前稱,將以收購兼並形式開展業務擴張。楊元慶致力於將聯想集團服務器市場份額在三年內翻番,將集團打造成中國第二大智能手機制造商。 此外,Moel表示:“聯想試圖進入服務器市場,如果價格合適,將有利於其未來在該領域的發展前景。” 剝離硬件業務將有望使IBM繼續保持業內霸主地位。自2005年出售個人電腦部門起,IBM開展了一系列精簡業務結構的行動,相繼出讓旗下印刷系統及零售商店。目前主業還包括存儲計算器和半導體業務。
聯想 收購 IBM 低端 服務器 服務 業務 最高 涉資 45 美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599

聯想確定23億美元現金收購IBM低端服務器業務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3287

更新:北京時間周四下午最新消息,聯想集團公告確認以23億美元現金收購IBM低端服務器業務,達成的收購包含X86伺服器硬件及相關維護服務業務相關的若幹項資產。 今早,WSJ援引消息人士稱,聯想集團接近達成收購IBM低端服務器業務的交易,可能最早在周四發表聲明。 在港上市的聯想集團今日早間突然發布停牌公告,宣布從上午9時起短暫停止買賣。同時,與公司有關的所有結構性產業也將同時停止交易。市場預期,聯想與IBM之間的低端服務器業務交易,或有眉目。 除中國聯想集團之外,富士通、戴爾均有意接手。 IBM第四季營收連續四個季度不及預期,因中國等新興市場對服務器和存儲設備的需求下滑。截至12月31日的第四季總營收降5%至277億美元,不及湯森路透分析師預估的282.5億美元。 包括服務器和存儲業務的IBM系統和科技分支營收下跌26.1%,至42.6億美元。公司最大業務部門——全球科技服務的營收下降3.6%,至99.2億美元。軟件營收是唯一的亮點,該季增長2.8%至81.4億美元。 第四季凈利上升至62億美元,每股利潤為5.73美元,上年同期分別為58億美元和5.13美元。第四季經調整的每股利潤為6.13美元,高於分析師預期的5.99美元。 IBM股價在盤後交易中大跌3.5%至181.68美元。 公司管理人士稱,中國經濟難以解讀。由習近平領導的新一屆政府正在推進重大結構性改革,對國有企業帶來巨大影響。 原文:聯想集團正就低端服務器業務與IBM協商談判。聯想集團港交所公告稱, 正就一項潛在收購事項同第三方進行初步磋商。目前,收購重要條款尚未達成,且未簽立任何最終協議,倘有重大進展,公司將於必要時另行公告。 據彭博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聯想已經完成盡職調查。去年,雙方未能就收購事宜達成一致意見。該收購事項預估價格在25億美元至45億美元之間。聯想今日發表聲明稱目前正處於初步協商階段。 聯想僅就收購X86服務器硬件業務展開磋商,並未包括相關服務類業務。據熟知內情的人士稱, 若進展順利,雙方將在一周內達成收購協議。但該人士並未透露目前協商的收購價格及詳細的交易構架細節。 IBM正尋求出售低利潤空間業務,將集中精力於軟件和商業服務領域,以扭轉銷售額不斷下滑的局面。聯想集團早在2005年就已經將IBM個人電腦業務納入囊中,如今又試圖通過存儲設備及存儲服務滲入企業網絡服務領域,以對抗公司全球PC出貨量節節下滑的趨勢。 “這項收購對雙方都非常有利,”Sanford C. Bernstein香港分析師Alberto Moel表示,“交易邏輯擺在那里,並沒有發生任何改變。”Sanford C. Bernstein (SCB) 被普遍譽為華爾街最優秀的獨立賣方股票研究機構。 聯想駐紐約新聞發言人Brion Tingler拒絕就此事置評。IBM駐上海新聞發言人Anthony Guerrieri稱:“不會對傳言或推測發表評論。” 聯想集團CEO楊元慶此前稱,將以收購兼並形式開展業務擴張。楊元慶致力於將聯想集團服務器市場份額在三年內翻番,將集團打造成中國第二大智能手機制造商。 此外,Moel表示:“聯想試圖進入服務器市場,如果價格合適,將有利於其未來在該領域的發展前景。” 剝離硬件業務將有望使IBM繼續保持業內霸主地位。自2005年出售個人電腦部門起,IBM開展了一系列精簡業務結構的行動,相繼出讓旗下印刷系統及零售商店。目前主業還包括存儲計算器和半導體業務。
聯想 確定 23 美元 現金 收購 IBM 低端 服務器 服務 業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979

余承東:華為已砍掉90%低端機!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221/148498.html

i黑馬:12月21日-22日,首屆黑馬創交會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盛大召開。大會以“交配”為主題,實現了“四大交易”——為創業企業在股權、產品、師徒、人才四大方面提供了交易及資源配置的最強平臺。

在21日上午的明星眾籌產品發布環節,華為消費業務CEO余承東發表了主題演講。他表示,華為一直保持創業心態,並且在消費者領域取得了長足進步。在精品戰略指引下,華為已經砍掉了將近90%的低端手機。華為的戰略是用“榮耀”作為互聯網子品牌與小米等對手競爭,華為的品牌是跟蘋果三星競爭的。

\以下為余承東演講摘要:

華為曾經是一家非常小的公司,雖然現在成為了一家大公司,但也一直走在創業的道路上。華為在未來三到五年可能成為800億美元的公司,再往後可能成為1000多億美元的公司。

華為1987年成立,到現在27歲了。1987年華為僅僅是任老板加四位員工的小作坊,到1993年還發不起工資,而去年華為已經實現2390億人民幣的收入,覆蓋了世界170多個國家和地區。目前,華為仍然在保持高速增長,我們的目標是打造一家千億美金的公司。

1992年,我留在華為工作,到現在已經接近22年了,也經歷了華為的數次內部創業。1994年第一代程控交換機開發出來的時候,華為開始內部創業。從1996年開始,華為正式推出了無線產品線,開始做移動通訊,招人組建了團隊,也就是後來中國移動通訊產業的開始。

1999年,華為進軍海外,剛開始賣無線接入產品,後來賣固定交換機產品、傳輸產品,慢慢做起來。後來,華為取得了突破進入歐洲,靠的也是創新性的產品。華為的產品可以比別人賣得貴,我們產品要真正能夠給客戶帶來價值,這是我想分享的一個例子。

\華為一直保持一種創業的心態,不斷地去拼搏。今天在黑馬創交會上,我眼睛都是紅的,其實我身體非常好而且樂觀,但是我們熬夜熬得太多。我也想多睡點覺,不想英年早逝,但是我們保持創業的心態,不斷去創新去努力。在這個行業不進則退,不管是一個多麽偉大的公司,就連摩托羅拉都可以那麽快速消失,何況我們,所以我們始終要保持一種奮進的精神。今天在座的各位創業家都是剛剛起步,但你們有一天可能成為比華為更大的公司,請始終不要忘記關於勇氣和夢想的創業道路。

華為新的一個創業是進入消費者領域。經過兩三年的努力,華為的品牌知名度從在全球不到3%提升到了今年的65%,品牌的偏好度指數從負24%提升到正33%,而且成了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機供應商。今年,我們份額在進一步增長,在縮短與第一和第二的差距。

2013年11月16日,華為正式啟動榮耀子品牌。榮耀品牌是華為移動互聯網子品牌,我們用榮耀跟小米這樣的公司去競爭。華為的品牌是跟蘋果、三星競爭的。一個高端品牌,我們的互聯網品牌就是榮耀。華為現在的戰略是走精品路線,走高端路線,所以我們去年砍掉了將近90%的低端手機,聚焦做精品產品。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余承 承東 華為 砍掉 90% 低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675

全國機器人產業園超40多個 需防範低端機器人“爆棚”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8961.html

被視為資本寵兒的機器人行業目前存在投資過剩的趨勢,業內人士呼籲應該避免盲目擴張,把重心轉移到技術創新上,並完善行業標準。

機器人產業是“中國制造2025”重點突破發展的10大領域之一,近年來,中國機器人產業發展勢頭迅猛,2015年,國產自主品牌工業機器人占我國市場份額首次突破30%。

16日,在工信部的指導下,由十家中國機器人企業共同發起的“中國機器人TOP10”峰會在沈陽正式成立。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秘書長宋曉剛表示,通過“TOP10”旨在整合政府、產業與金融資源,為機器人產業發展營造良好的生態環境,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和競爭力的中國機器人品牌。

隱憂投資過剩

不過,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坦言,當前我國機器人產業已呈現出“高端產業低端化”、甚至“玩具化”的發展趨勢,有投資過剩的隱憂,機器人企業要避免盲目擴張和低水平重複建設。

隨著機器人產業在我國迅速升溫、企業數量快速增長,數據顯示,我國涉及機器人生產的企業已超過800家,但是,其中200多家是機器人本體制造企業,大部分以組裝和代加工為主,處於產業鏈低端,產業集中度低、總體規模小。各地還出現了40多個以發展機器人為主的產業園區,有些園區存在著重招商引資、輕技術創新、輕人才培養的傾向。

另外,同質化競爭加劇,產業“小、散、弱”突出,企業技術創新的持續投入不足,自主品牌認知度低,推廣應用難等制約產業健康發展的多方面問題也日益顯現。

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副秘書長姚之駒此前表示,過去兩年里,各地出臺的對機器人產業的扶持政策有77項,對一個不到千億的行業,大家卻有這麽大的熱情,這實際上反映出這個行業的浮誇成分。

“中國機器人TOP10”企業之一、納恩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總裁王野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目前機器人行業確實存在著一些亂象,包括由於過度投資和重複建設而造成資金和資源的浪費,一些地方政府把機器人產業看做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契機,而投資者認為其中有利可圖,覬覦補貼和資金支持,雙方面的推波助瀾共同導致產業過熱,另一方面,創新力嚴重不足,制約了產業的健康發展。

記者了解到,目前我國機器人企業規模普遍較小,逾90%的企業年產值在1億元以下,即便龍頭企業的規模也不大,營業收入同國際領先的機器人企業對比相去甚遠,難以支撐產業規模化的發展目標。

服務機器人存在機遇

王野認為,技術創新是機器人產業發展的重點任務之一,強化產業創新能力的根本目的是提升產業的國際競爭力、更好地滿足日益增長的市場需求。

近年來,在工業機器人方面,我國已基本掌握設計、制造、應用過程中的多項關鍵技術,開發出弧焊、點焊、搬運、噴漆等工業機器人。服務機器人近年來也開始起步,隨著各項技術的突破,水下機器人、極地科考機器人、核工業機器人等各類自主研發產品不斷湧現。

南京埃斯頓機器人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王傑高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我國機器人產品同國外先進水平還存在差距,概念性產品較多、產業化產品很少。在工業機器人方面,國外企業已積累了數十年的經驗,實力非常強大,中國企業很難突破這樣的競爭格局。但在服務機器人領域,中國機器人企業已經積累了很多經驗和技術,具備“彎道超車”的能力和機遇。

關鍵零部件是機器人產業發展的基礎,是決定機器人質量、性能的關鍵所在。研發和制造能力還比較薄弱、技術水平較低、性能質量不高,成為制約我國機器人產業發展的短板。

廣州數控設備有限公司董事長何敏佳認為,雖然一些企業已經實現了部分關鍵部件的國產化,但在批量生產時的性能穩定性、質量可靠性方面還有待提升。加強核心技術的創新,光靠企業遠遠不夠,政府也應該有更多的政策和資金支持,推動機器人技術的國產化。

提前布局機器人標準

“中國機器人TOP10”的另外一個主要任務是提前布局機器人標準。國家機器人標準化總體組組長、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曲道奎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中國機器人TOP10”將致力於加強我國機器人標準的統籌規劃與頂層設計,支持“TOP10”企業在企業標準、行業標準、國家標準制定方面開展積極工作,逐步完善我國機器人國際標準體系,不斷加強“TOP10”企業在國際機器人標準領域的話語權。

曲道奎認為,標準是行業競爭的重要手段,目前工業機器人絕大部分標準都是國外制定的,如今機器人轉型升級需要新的標準,尤其是新型機器人、服務機器人產業我們與國外在同一個起跑線上,中國完全有機遇、有條件、有能力在今後機器人標準制定上大有作為。

王野告訴記者,產品質量、可靠性都是制約我國機器人及關鍵零部件發展的瓶頸,行業標準的缺失是造成產品質量參差不齊的重要原因之一。目前國內相關行業標準並不完善,等效采用國際標準的國家標準雖然在國際標準基礎上進行了修訂,但仍無法滿足產業發展對標準的需求。

據悉,《國家機器人標準化白皮書》和《國家機器人標準體系框架》目前已經成文並即將發布。

全國 機器人 機器 產業園 產業 40 多個 防範 低端 爆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922

中國機器人產業面臨挑戰:高端產業低端化

7月14日,由工信部、深圳市人民政府主辦的第九屆APEC中小企業技術交流暨展覽會在深圳開幕。作為此次APEC活動的重要分論壇之一,主題為“攜手同芯,共創未來”的機器人創新生態峰會在此期間舉行,來自英特爾、硬蛋及中國機器人產業的合作夥伴代表在峰會上分享了智能時代機器人產業發展的機遇和挑戰。

英特爾公司全球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楊旭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世界正在迎來智能創新的大時代,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扮演著愈加關鍵的角色。作為新興產業的機器人,融各種前沿技術於一體,正在世界範圍內崛起。

“估計到2020年會有500億智能終端設備連在雲端、連在互聯網上邊。所以這種創新它是端到端的,從雲端到終端,越來越多的創新產品設備和服務會誕生。”楊旭稱。

但在現場,也有分析師對目前國內的機器人產業現狀以及問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IDC全球機器人研究總監、亞太制造業研究總監張敬兵表示,從2011年開始,機器人領域的風險投資呈現上升趨勢,而在2015年形成井噴,達到922.7百萬美元。他預計,2019年全球機器人市場的整體規模將達到1354億美元,年複合增長率達到17%。

但他同時指出,目前國內機器人產業面臨多方挑戰。比如說工業機器人的國際壟斷依舊,服務機器人的剛需需要形成以及關鍵零部件以及模塊技術仍然受制於人。

“有限資源需要得到更加有效的利用以及如何避免高端產業低端化、同質化等問題依舊困擾著國內機器人產業的發展。”張敬兵說。

事實上,為典型的端到端的解決方案集成產業,機器人需要整個產業鏈齊心協力共同推進。在本次峰會上,英特爾與硬蛋發布了詳細的合作計劃,將從技術創新,市場加速、專業運營三方面全力打造開放的機器人創新生態,涵蓋工業機器人、商用服務機器人、家庭服務機器人和教育機器人等領域。

楊旭表示,從技術創新角度,英特爾將從核心技術突破、標準化與開源以及開放平臺與參考設計三方面為機器人創新提供夯實的技術基礎,比如提供英特爾端到端的芯片技術、英特爾實感技術、機器人開發套件、機器人移動平臺參考設計等,大力推動機器人平臺關鍵技術的開源發展和應用, 如基於ROS的移動開源項目、基於英特爾實感技術和Visual SLAM 的實時定位導航開源項目和場景感知應用開源項目等。

而在市場方面,則計劃與硬蛋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建立5大創新展示基地,開展機器人創新產品展示與交流,形成機器人新品發布平臺;定期舉行機器人項目路演和推廣活動,並且聯合成立機器人投資聯盟及基金;加強供應鏈支持和對接,包括核心零部件供應鏈與支持、完備系統集成方案以及專家咨詢和資源對接。

“雙方目標為在3年時間內打造10個明星企業,支持100個明星項目。”楊旭對記者說。

中國 機器人 機器 產業 面臨 挑戰 高端 低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910

在低端市場掙紮求生的國產巧克力 有翻身的一天麽

曾經國產巧克力的旗幟——金帝,已淪落到打包出售的境地。算上被外資並購的“徐福記”和“金絲猴”品牌,國產巧克力的優質品牌已“消亡殆盡”。而在強勢外資巧克力品牌統治市場的格局下,國產巧克力品牌受困於低端市場,已難有機會翻身。

洋巧克力的降維攻擊

事實上金帝的節節敗退,只是國產巧克力在和國外品牌對抗的縮影。外資巧克力的進入,對於處於行業初級階段的國產巧克力來說,無疑是一場降維攻擊。

據天津市食品工業協會、糖果巧克力專業委員會秘書長楊鳳利介紹:從上世紀90年代,雖然國內已經形成了天津、北京、上海三個國產巧克力生產中心,但產業發展還很初級。當外資帶著巨額資金、先進的產品和營銷理念進入國內,就如同投下一張二向箔。

曾分管並熟悉巧克力業務的天津市焙烤食品糖制品工業協會秘書長王保華回憶道,外資巧克力公司在廣告營銷方面的投入非常大,而且迅速進入商超領域,批量占領終端市場。

金帝巧克力

在進入中國市場之前,很多外資巧克力企業已經有了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積累,因此在巧克力營銷戰略、經驗、資金上儲備豐富。長期以來,外資企業在營銷上有一套慣用模式,擅長利用大規模品牌廣告攻勢,強化品牌。在廣告營銷的同時,加強終端管理,實現銷售。業內人士認為,相比國內巧克力廠商,外資企業多講究戰略,不以一時一地的銷量為目標,更看重對市場的長期占有。

以擁有德芙、M&M等知名品牌的瑪氏中國為例,此前營銷界一直流傳著瑪氏三角形法則:即強調終端費用、人工工資和廣告投入三角平衡,強調品牌是區別競爭對手的武器,用大規模廣告投入爭奪終端談判的絕對優勢,而終端操作則不過分倚重銷量,而是以促進品牌建設為最終目的。瑪氏是否也在中國複制了這一模式,對此,《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向瑪氏巧克力方面求證,但至發稿時仍未能得到瑪氏中國回複。

中國品牌研究院食品專家朱丹蓬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外資巧克力企業的成功之道,正是依托雄厚的資金實力,以巨大的廣告投入、營銷手段來打造品牌、培養市場。瑪氏從1992年進入中國,其真正實現盈利是到2005年,用了13年進行中國消費者教育和市場培養。而長期的培育收效可觀,根據調研機構英敏特報告,2014年,瑪氏已占據中國巧克力市場40%以上的份額。

這13年培育期花了多少錢,並無法準確查證。根據調研機構尼爾森網聯媒體研究公布的數據,2013年~2015年,瑪氏中國食品行業廣告投放額分別是100億元、87億元和75億元人民幣,其中2013年德芙巧克力的廣告投放就超過30億元,2015年則超過37億元。2013年M&M朱古力和士力架的投入也超過17億元。外資巧克力如此大手筆的營銷投入,遠非國內巧克力企業可企及。

同時,外資品牌的進入也帶來了更美味的產品。20世紀90年代外資品牌剛進入時,代可可脂巧克力還是國內主流,一方面當時純脂的原料成本比較高,另一方面和當時原料來源、市場需求、企業工藝、技術等發展水平相關。王保華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當時巧克力多為大板或動物形狀,受制於硬度和儲藏條件限制,國內的老字號和民營企業多數生產低端代脂巧克力。在這種情況下,外資企業帶著口感更好的純脂巧克力產品進入市場,很快就被年輕人所接受。

低端代可可脂巧克力

外資品牌強勢本土化

食品分析師楊潞青曾表示,相比歐美激烈競爭的市場,中國的巧克力市場行業競爭度低、產品少、發展潛力巨大,目前世界排名前20的重量級巧克力企業已全部進軍中國市場。

在迅速占領一線市場後,外資巧克力企業如瑪氏、雀巢、好時、費列羅等紛紛通過自建或合資工廠,實現本土化戰略,一方面解決了產品因海外長途運輸到中國的品質隱患;另一方面也有利於改善產品口感適應當地市場。

一位國產巧克力廠商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此前歐美的巧克力口感偏重偏甜,國產的口感則更喜歡清淡,有一段時間,進口巧克力的口感和大眾口味有所偏差,所以外資巧克力在本土建廠、建研發中心,按照當地口味對配方進行相應調整。

此外,外資巧克力還通過並購本土品牌的方式,進一步壓縮國內巧克力品牌的市場空間。2011年,雀巢公司以17億美元收購國內最大糖果制造商徐福記60%的股份,用以補充在中國的分銷網絡和物流體系。2013年,美國巧克力巨頭好時以30.2億元收購了上海金絲猴公司80%的股份,並進而實行了全資收購。

隨著外資品牌將渠道進一步下沈到二、三線城市爭奪市場,國產巧克力品牌的生存空間進一步被壓縮,金帝巧克力在2010年~2013年丟掉大量市場份額就已經很說明問題。

高端松露巧克力

朱丹蓬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雖然近兩年國內巧克力消費呈現下滑趨勢,但外資優質品牌依然在不斷進入,尤其是通過海淘和代購渠道進入的高端品牌。目前中國巧克力消費市場金字塔再度發生了變化:瑞士蓮、三角以及GODIVA為代表的比利時手工品牌等成為金字塔尖品牌;而瑪氏、好時、雀巢等大眾消費品牌則占據塔腰位置;塔基部分才是以代脂巧克力產品為主的內資企業。

代可可脂顧名思義是可可脂的替代品,其成本一般是可可脂的20%~50%,通過在巧克力配方中加入代可可脂可以降低成本,同時也便於造型和儲存,國產巧克力在代脂領域發展顯然不是只為了造型方便。

朱丹蓬認為,目前內資糖果企業在中高端巧克力領域已經幾乎沒有機會,中高端巧克力是一個長線產品,要花很長的時間去做消費者、品牌、消費習慣、市場等多方面的培育,而現有內資糖果企業沒有這麽強大的綜合實力。

楊鳳利也認為,國內巧克力品牌企業在和外資強勢企業的競爭上,已沒有優勢可言。天津市目前擁有多家知名或新興的國內巧克力品牌,包括黑金剛、怡濃等發展速度很快,銷售都超億元規模,但和外資巧克力相比,還只能算是初級階段。

夾縫求生與錯位進入

如果以銷售重量計算,代可可脂巧克力依然占據著相當的市場空間,但隨著市場消費的升級,越來越多消費者不再滿足於低端產品,進而追求物美價廉的純可可脂巧克力,這讓國內巧克力廠商看到了機會,而事實上國產巧克力廠商也並不甘心只在婚慶巧克力和低端市場里廝混,已經開始逐步向純脂巧克力領域滲透。

日本札幌的白色戀人巧克力工廠生產線

在徐福記、金絲猴、金帝倒下或被收購後,國產巧克力品牌老大的身份落在了江蘇梁豐食品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梁豐食品”)的身上。此前梁豐食品的產品多以低端代脂巧克力產品為主,但《第一財經日報》記者8月7日從梁豐食品的網店看到,已經增加了多個純脂巧克力產品系列。除了梁豐食品,國內其他品牌包括雅客食品的新精彩巧克力系列、天津怡濃的純脂巧克力系列、黑金剛巧克力的“依貝茲”純脂巧克力系列等,都是主打松露巧克力、純脂禮盒巧克力以及高純度黑巧克力領域,而這也是外資巧克力長期占據的地盤。

天津黑金剛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鄧金剛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表示,隨著國際原料供應商已經開始向國內企業提供高品質的原料,以及設備的完善,目前國內企業已經具備了生產高品質巧克力的能力。但與財大氣粗的外資競爭還太早,只能慢慢地堅持著做下去,慢慢轉變消費者觀念,“以前國人認為國產企業做不出高端的巧克力,但現在可以做了,這個觀念的改變需要3~5年甚至更長時間,但總還是有機會的”。

值得註意的是,目前國內並不產可可,因此國內巧克力的可可脂來源很大程度上還依賴進口商。

經過外資品牌長時間的教育,純脂巧克力已經是中高端市場主流,記者發現,國產巧克力企業雖然已介入此領域,但在品牌營銷方面投入較少。

楊鳳利認為,和外資產品相比,國產的產品品質並不差,價格更親民,但從品牌的角度來說,內資企業認知和實力都有限,趕超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表示,國產巧克力目前在純脂領域還需要在外資產品的夾縫中求生存,無法與外資強勢企業直接競爭,而錯位進入巧克力制品領域或是突圍的出路。巧克力制品在世界消費市場上也占一定的份額,與規模龐大的外資企業相比,國內巧克力企業決策和研發更靈活,可以廣泛地和快消品結合,開發具有休閑、時尚特點的巧克力制品。

“事實上中國的消費者對巧克力消費還是渴望的,在外資品牌力量薄弱的三四線市場,代脂和純脂巧克力都被市場所接受,這是國內巧克力企業的機會和機遇,但如何在三四線市場很好地活下來,這是企業需要去思考的問題。”朱丹蓬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低端 市場 掙紮 求生 國產 巧克力 翻身 的一 一天 天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180

鋼結構產業低端產能多 專家稱應提高行業集中度

鋼結構建築承擔著建築行業轉型升級和鋼鐵行業去產能雙重使命。但目前我國鋼結構產業中小企業數量眾多,低端產能過多,需要提高行業集中度。

去年兩會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明確指出“積極推廣綠色建築和建材,大力發展鋼結構和裝配式建築,提高建築工程標準和質量”。中國鋼結構行業“十三五”規劃指出,力爭到2020年鋼結構用鋼量由目前的5000萬噸增加到1億噸以上,占建築用鋼比重超過25%。

中國工程院院士周緒紅18日在“2017年中國鋼結構發展高峰論壇”上表示,我國鋼結構產業規模大,有資質施工企業超過3000家,從業人員約50萬,產值約5000億,部分地區已實現產業城。但鋼結構中小企業數量眾多,整體素質良莠不齊,低端產能過多。鋼結構企業惡性競爭比較激烈,產品毛利率相對較低。

周緒紅建議,要逐步提高行業集中度,淘汰技術力量薄弱、環保意識差的小企業,加快培育能夠集設計、生產、施工於一體的龍頭企業和培育部品部件產業鏈企業,形成產業集群。

當前基礎設施建設仍擔當經濟發展重任,素有“綠色建築”之稱的鋼結構建築漸成趨勢,對於化解過剩產能、產業結構升級、促進節能環保有重要意義。受益於“一帶一路”戰略推進,中國鋼結構正在逐步實現“走出去”。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與傳統混凝土建築相比,鋼結構集成建築的所有構件采用工廠制作,施工現場拼裝,除了強度高、易加工、抗震性好外,還具有可拆卸和回收、粉塵與垃圾少等環保節能優點。此外,室內裝飾工程如門窗、衛生潔具、廚房用品也可以全部采用標準化、系列化設計,解決了人工裝修造成的後期隱患。

與此同時,鋼結構也暴露出了諸多問題。周緒紅表示,我國鋼結構住宅主體結構體系非常成熟,但是圍護體系相對落後,影響消費者居住體驗。我國鋼結構住宅產業鏈中前端的產品開發與下遊的材料、產品銷售等與設計、生產、建造存在脫節的現象。雖然我國輕鋼結構住宅的標準體系較為完善,但高層鋼結構的行業標準體系還未建立完整。

此外,在鋼結構橋梁方面,已暴露出鋼材用量偏大、造價偏高、現場焊縫量偏多、連接構造複雜、現場施工難度偏大、施工維護費用偏高、耐久性不足等一系列問題,亟需突破制約我國鋼結構橋梁推廣應用的機制體制與關鍵技術難題。

對此,論壇上多位專家表示,應建立國家層面推廣鋼結構及組合結構橋梁的工作協調機制,形成標準化鋼結構及組合結構橋梁體系並建立認證制度,健全橋梁結構方案的論證決策機制,加緊推進“設計-施工-維護”一體化總承包,加強鋼結構與組合結構橋梁技術的原始創新,建立新理念、新成果、新技術、新材料轉化應用的激勵保障機制

業內人士分析,在國務院的頂層設計和國家政策有力扶持下,未來5年我國鋼結構產業將迎來大發展的春天。2016年7月1日,交通運輸部印發了《關於推進公路鋼結構橋梁建設的指導意見》(交公路發〔2016〕115號),決定推進鋼箱梁、鋼桁梁、鋼混組合梁等公路鋼結構橋梁建設,提升公路橋梁品質,發揮鋼結構橋梁性能優勢,助推公路建設轉型升級。

同年9月30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大力發展裝配式建築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6〕71號),強調“力爭用10年左右時間,使裝配式建築占新建建築的比例達到30%”。

除了國家層面的定調推廣,北京、安徽等地方政府近期來也出臺了相應政策。浙江省去年底發文要求在工業建築和市政交通基礎設施廣泛應用鋼結構,並明確自2017年1月1日起,杭州市、寧波市和紹興市中心城區出讓或劃撥土地上的新建項目需全部實施裝配式建造,到2020年全省實現裝配式建築占新建建築比例達到30%。

第一財經記者從論壇現場了解到,由中國鋼結構協會聯合日照鋼鐵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中冶建築研究總院有限公司、重慶大學、清華大學等單位發起成立“中國鋼結構發展基金”,重點獎勵和資助對我國鋼結構發展做出突出貢獻的個人及團隊,特別是設計人員、科研人員、高校師生、鋼結構大師以及鋼結構工匠等,促進鋼結構持續人才隊伍的建設。

鋼結構 產業 低端 產能 專家 稱應 提高 行業 集中度 集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5805

市場萎縮 超低端手機面臨洗牌

低廉的價格可靠的配置曾經是互聯網手機廠商最熱衷的營銷口號,但如今,越來越多的廠商試圖撕去“低價”標簽,朝中高端市場轉型。

從2017年開始,各大互聯網手機廠商開始集體“喊漲”,先是華為榮耀品牌V9將高配版定為3499元,低配版本也去到2599元。緊接著網上關於小米6的金色標準版“吹風價”到了3999元,還有接下來的各種互聯網手機旗艦產品,都將定價向中高端靠齊。

漲價背後,一方面是消費升級下互聯網模式需要調整,另一方面元器件采購成本上漲和匯率波動影響也在讓互聯網廠商不願意再在低端市場“周旋”。此外,根據市場調研機構的數據,千元市場的滯漲也成為互聯網手機廠商眼前的最大挑戰。賽諾2月份最新的數據顯示,999元以下的超低端市場銷量同比去年有將近20%左右的降幅,1000元至2499元檔位則出現滯漲,銷售總量維持在一個水平線上。

“超低端手機的銷售量確實一直在萎縮,這個是一個趨勢,1000元到2000元檔位表現還比較穩定。”賽諾分析師李睿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雖然中國市場仍處於消費升級的階段,國產手機廠商向中高端市場靠攏,但從數據看,高端市場銷量增長並不明顯,千元檔的份額仍表明這是核心檔位。

超低端市場是“不要命”的打法

千元機市場不再是互聯網廠商依賴的重點市場。

根據賽諾的數據顯示,2017年2月份,國內智能手機市場線上線下的銷量中,999元以下檔位銷售總量相比2016年2月份將近20%左右的回落。2月份,400元以下超低端檔位以及699元檔位、999元檔位每月的銷售量都在四五百萬之間。

同時,在1000元到2499元的中端市場,銷量數據和去年並無明顯變化,但可以看到2500元到2999元檔位,銷量同比去年2月份有一倍的增長。

“低端市場的競爭已經非常充分了,並且玩家聚集,今年也會面臨一定的洗牌期。”李睿對記者說。

他認為隨著白牌等手機廠商的逐漸退出,消費者面臨的選擇更加多。但這也意味著超低端市場的競爭將日益白熱化,李睿預計,今年該市場的玩家將從目前的三十多家逐漸縮減至五家左右。

互聯網廠商在過去是這一市場價格的推動者,但隨著成本等各種壓力,保存利潤成為大家的共識。

努比亞智能手機總經理倪飛在Z17 mini發布會上對記者表示,超低端路線是一種不要命的打法,是不可持續的。努比亞對團隊的考核也很簡單,就是要有健康的財務指標和財務數據。他表示,未來將堅持定位在中高端,以高端為主,同時努比亞今年的重點會在1500-3000元的價格段。

華為榮耀總裁趙明則在過往的采訪中對記者表示,廠商不應該再單純追求所謂的高性價比,而是以高品質、大技術產品滿足消費升級,補齊線下渠道、供應鏈能力等短板。

 

互聯網手機何去何從

2017-2022年《中國手機數碼行業市場需求與投資咨詢報告數據》顯示,2016年二季度,中國智能手機的平均售價已從2015年同期的1256.11元上漲到了2016年Q2的1714元,將近500元的漲幅。其中互聯網手機廠商的漲價更為明顯。

但可以看到,互聯網手機廠商目前正處於市場的尷尬期。

手機中國秘書長王艷輝對記者表示,互聯網手機廠商將產品定價定在3000元以上,已經直接打碎過去人們對於互聯網手機的傳統認知,而創新和品質的品牌輸出也和過去強調互聯網性價比的宣傳方式漸行漸遠。

“但消費者對互聯網品牌的認知仍然需要改變。”王艷輝對記者表示,過去,當上百品牌都在加入互聯網手機營銷大軍的同時,羅列手機配置、簡單對比跑分的形式更是直接造成了用戶的認知混亂,產品的實際體驗是在下降的,這就造成了互聯網手機今天遇到進一步擴大市場份額的瓶頸,用戶重新回到線下的選擇。

但從線下來看,OPPO和vivo組合形成了2500到3500元檔位的高墻,而在4000元以上的市場,市場增量並不明顯。所以對於互聯網廠商來說,也許轉戰中高端市場,也並不容易。

還有一個壓力來源於資本。

“互聯網渠道目前已經遇到了天花板,過往的營銷方式一定意義上也是金融資本的助推造成的,但互聯網思維是對的,是符合未來發展需求的。”李睿對記者表示,市場對於性價比的需求仍然存在,互聯網手機的定價需要找尋市場規律。

倪飛則對記者表示,未來也許將不會存在互聯網手機的概念,“肯定是全渠道運作,線上線下和運營商都集體為品牌和產品銷售,共同造勢,品牌才有可能成功。”

市場 萎縮 低端 手機 面臨 洗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839

富邑集團否認低端產品中國庫存過剩,仍存配售爭議

奔富(Penfolds)中文品牌之爭還未結束,澳大利亞酒商富邑集團又要面對新問題。

17日,有外媒報道稱,富邑在中國的存庫情況堪憂,尤其在低端產品上面臨供應過剩。當天富邑集團發布聲明否認這一說法,稱目前對中國運營模式的可持續性感到滿意。上述外媒報道稱,部分中國經銷商抱怨的庫存過多,或與2015年之後富邑在中國采取的配售政策有關,富邑希望借助熱銷的奔富帶動其他品牌的銷售,但這也引發了爭議。

富邑否認中國市場供應過剩

17日澳洲媒體報道稱,有部分中國的經銷商抱怨其正在受困於低端富邑產品的庫存問題。目前富邑的中低端產品,主要集中在洛神系列和紛賦以及一些較便宜的貝靈哲產品,存在供應過剩。為了清除庫存,經銷商只好低價打折銷售,洛神系列產品在中國內地的價格甚至低於澳大利亞。

之所以經銷商庫存過高,文章稱原因是富邑采取配售的方式。奔富因為賣得好,經銷商必須同時拿其他產品,才能獲得奔富的配額稱經銷商如果要獲得BIN407或BIN389等熱銷的奔富產品,通常還要同時購買同樣金額其他富邑的產品,但奔富系列熱銷,其他品牌系列則面臨銷售困難。而報道表示經銷商的高庫存或影響到富邑在中國下一步的業務增長。當天富邑的股價下跌了6.2%,收於16.9元。

富邑集團當日發布公告對這一說法進行了否認。富邑集團向第一財經發來的公告顯示,富邑對中國運營模式的可持續性感到滿意。秩序和持續性是富邑集團在亞洲和全球增長的基礎,公司正在積極監測零售和分銷商的出貨量和庫存水平。

北方地區一家富邑的經銷商向記者表示,目前富邑低端產品銷售尚可,當然與本身公司所在區域的葡萄酒消費較為成熟有關,不過他也承認,相比於奔富,其他產品的銷售速度會慢一些,同時該經銷商否認公司和富邑之間存在配售情況。

但18日有經銷商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配售的情況確實存在,大多不同的熱銷產品有配不同的配售方案,涉及到商業秘密,對方並未透露情況。

一家國內連鎖酒行總經理也證實,據他了解,由於捆綁銷售的產品並不好賣,確實存在部分經銷商手中攢了大量低端富邑產品的情況。

18日,富邑向第一財經回應表示,目前公司旗下有80個葡萄酒品牌,這其中就包括Penfolds奔富, 中國市場對奔富相當認可,市場需求量大,特別是Bin389、Bin407這樣的酒款長期供不應求。近年來,富邑集團多個品牌在中國市場也逐步獲得了消費者的熟知,如紛賦酒莊、璞立酒莊、貝靈哲酒莊等。當然,集團這麽多的品牌不可能都處在同一個生命發展周期,擁有同樣的銷售表現也不現實。在發展不同品牌的過程中,富邑會加強對客戶和合作夥伴庫存的監控和管理,以及與他們一起加強產品分銷網絡的開發。

而對於外界的一些質疑,富邑方面表示,雖然富邑集團與不同的渠道合作夥伴保持專業、良好的關系,但在持續成長中,不斷優化渠道合作夥伴團隊是必要的步驟,在這個過程里,很自然地會集中優勢資源幫助最值得信賴的合作夥伴,這也難免會引起一些不同的聲音。

受爭議的配售模式

其實問題的關鍵還在於配售模式之上。

隨著關稅的不斷降低,澳大利亞進口到中國的葡萄酒數量也大幅增長。根據澳大利亞葡萄酒管理局公布的數據,2017年澳大利亞對全世界出口總額增長至25.6億澳元,增長15%,而中國大陸已經成為澳洲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市場,出口額增長了63%至8.5億澳元。

而富邑顯然是其中的受益者。2014年之前富邑集團業績還面臨困境,在換帥之後,富邑在中國完善了經銷商和策略布局,而中國大陸正在成為富邑增長的新發動機。

2016年富邑在亞洲的銷售額已經超過了澳洲本土成為第二大盈利區域,2017年在中國和日本市場的帶動下,亞洲地區息稅前收益為1.5億澳元,同比增長47%,而2018年上半年,在中國市場的拉動下,亞洲息稅前收益為1.2億澳元,同比大增48%。

雖然富邑方面並未公布過奔富產品和其他產品在中國的銷售情況,但配售政策在富邑的增長中確實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據業內人士透露,2017年,洛神系列進入中國有1000萬瓶,雖然無法推測賣掉了多少,還有多少在倉庫中,但就單純1000萬瓶的大單品系列而言在國內就非常少見。

“富邑做這些的政策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擴張市場,利用熱銷品導入其他品牌拉動銷售,最終實現提升市場份額,占領市場的作用。”葡萄酒商業觀察總編輯楊征建表示,不過配售做法在葡萄酒行業內不算多見,因為被配售的品牌品牌力有高有低,要帶動銷售就對熱銷品牌的品牌力有很高的要求。

而對於配售,富邑也向第一財經回應稱,采取配售的政策,是希望通過更完善的產品組合,以滿足不同消費群體對葡萄酒的需求。與此同時,中國葡萄酒市場也呈現出了多元化的消費趨勢:隨著市場對葡萄酒認識程度的加深,具有品牌的優質酒莊酒,以及性價比高的良好餐酒都將具有很好的市場機會,這樣的趨勢也讓富邑相信,逐漸開發更多具有特色的產品作為補充也十分必要。因此希望產品組合形成“一列火車”,以奔富帶動,讓中國消費者和不同品牌逐漸熟悉,而不同品牌的產品在市場導入和發展的階段,會根據不同的銷售渠道采取不同的策略,這符合大多數酒類品牌或消費品品牌的做法。

不過記者了解到,市場對於富邑的配售政策從一開始就存在爭議。

“可能所站的角度不同想法也不同,配售本身也有其合理性。”一家珠三角地區富邑經銷商告訴記者,做生意需要完整的產品矩陣,因此需要搭配高中低不同級別的產品進行銷售,Bin389和Bin407屬於高端產品,該公司所面對的客戶有各個層級,也不可能只賣個別產品,配售並沒有給其公司的生意帶來不良的影響。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洛神系列產品在市場的零售價格40多元,給到經銷商的價格30多元,利潤確實不算高,但是整體而言產品口感比較穩定,品牌識別度也不錯,市場競爭力還是比較強的。

但對部分經銷商而言,接受配售是一個無奈的選擇。有經銷商對記者表示,配售來的產品銷售上存在困難,因此只得將這些產品贈送,打折,做品鑒等方式消化掉。

新銳葡萄酒電商醉鵝娘副總裁夏冠仁也表示,如果經銷商出貨能力沒那麽強,就存在奔富很快賣掉,配售來的不太好賣的酒就變成庫存的風險。

深圳市智德營銷策劃有限公司總經理王德惠告訴記者,他個人並不贊同富邑這一做法,一方面被捆綁的產品銷售肯定存在難度,富邑本應該站在產品開發的角度,重新對產品進行調整,而不是強加給經銷商。另一方面,配售的方式對於運營品牌來說未必有好效果,一旦經銷商急於出手,低價銷售可能會導致品牌力和產品政策被破壞,甚至價格體系也會受到沖擊,品牌形象也會受到影響。

在王德惠看來,奔富一枝獨秀有其歷史原因,一方面奔富進入中國的時間比較長,而且也有進入市場時國內葡萄酒消費的大環境的因素,此外本身奔富產品在世界上享有盛名。而富邑運營的其他產品進入中國市場時間尚短,而且市場策略上相對常規,缺少真正吸引人的獨特賣點,而這也是富邑面臨的主要問題。但在當前奔富本身的問題尚未解決,還面臨品牌和假貨的困擾的情況下,采取配售的方式就顯得操之過急。

富邑 集團 否認 低端 產品 中國 庫存 過剩 仍存 配售 爭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374

超低端手機成紅海“避險區”丨娜姐筆記

2017年,是國產手機集體漲價的一年,動輒上萬元的標價在消費升級的概念帶動下顯得“理所當然”,千元手機陣營普遍向3000元主打的中高端檔位邁進。

在筆者看來,去年手機漲價背後的原因主要有兩方面,一方面是消費升級下國產手機的溢價空間變得更大,另一方面是元器件采購成本上漲和匯率波動影響也在讓手機廠商不願意再在低端市場“周旋”。那時候,超低端手機市場變成了手機廠商最不願意沾邊的市場。

但是中高端市場的蛋糕就這麽大,在“誰都想搶”的情況下,今年的智能手機市場迅速分化成了“二八”隊形,包括華為、小米、OPPO和vivo在內的國產手機廠商牢牢占據了2000元以上的市場,而在各種分析預測中,頭部手機企業的攻城拔寨將會在下半年讓市場更加固化,留給二三線廠商的空間會更小。

可以看到,根據賽諾的數據統計報告,從一季度排名第七的魅族開始,包括金立、小辣椒在內的智能手機Q1出貨量都在百萬級,而排名在第十名以外的廠商每個月的出貨量不到40萬。

繼續向中高端市場冒險沖刺,還是回歸大眾市場保量求存,成為當下每一個中小品牌手機廠商需要首先考慮的現實問題。

“其實功能機市場並沒有那麽不堪,我們每個月發往非洲的功能機從銷售量來看仍在高速增長,並且在國內也有止跌的趨勢,超低端的手機仍然具有比較大的市場空間。”一名國產手機的負責人對筆者如是說。

從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2018年4月國內手機市場運行分析報告》中也可以看到這種趨勢。1至4月,2G手機出貨量696.1萬部,同比下降11.1%;3G手機出貨量2.8萬部,同比下降93.2%;4G手機出貨量1.15億部,同比下降24.2%。也就是說,以2G為代表的功能機陣營降速逐步在收窄,並且出貨量仍然維持在一定高位。

在國內智能手機市場出現停滯的情況下,中小國產手機品牌不妨挖掘一下這部分低端手機用戶。

一個案例來自於諾基亞,去年重新進入手機市場的諾基亞主打的就是功能機,2017年出貨量達到7000萬部,其中智能手機的出貨量只有1000萬部。對於很多用戶來說,由於缺乏高質量的入門級智能手機,使得高質量的功能機仍有很高的市場需求。

當然,除了功能機外,提供價格更低的4G手機也是另一種求存方式。

在中國市場,三大運營商當中依然有近4億用戶使用著2G手機,在普遍的觀點中,這部分人群屬於低端用戶,他們的人均ARPU值較低,使用的手機也較為落後,而價格是導致這部分用戶沒有換用4G智能手機的主要原因,如果將4G的門檻進一步降低,這里面的市場空間將會成為不少中小品牌廠商在紅海競爭中的“避險區”。

360手機的負責人李開新曾經對筆者表示,999元價位的市場並沒有消失,反而是在分化,元器件的漲價推動一部分廠商向上走,但向下走也有空間,關註換機的用戶以及老人市場,這樣的策略對於360手機的發展是一個最穩妥的方向。

像紅米、魅藍也把更多的市場目標放在了年輕人以及學生市場上,比如魅藍的6T把起步價定在了799元,而這種策略推動魅藍手機在過去三年的總銷量突破5000萬部,紅米更是突破千萬級別的銷量瓶頸,為小米整體銷量做出了突出貢獻。

超低端手機市場的巨大空間也在吸引更多的頭部企業“掉頭”,有消息稱,華為在非洲市場發布了一款超低價的智能手機,售價僅為80美元起,此舉或許代表著華為正式進軍超低端手機市場,目前是為了贏得更多市場份額。

不管怎樣,尋找市場空間,以最穩妥的方式活下來,是當下手機市場進入紅海市場後中小品牌手機廠商所面臨的最佳選擇,也許是唯一的選擇。

低端 手機 紅海 避險 娜姐 筆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999

越南I.T.起錨 搶低端市場

1 : GS(14)@2010-12-08 23:31:56

2010-12-04   智富雜誌
你可曾想過,你所用的手提電話、相機、電腦,甚至打印機等電子產品,已不再是日本、韓國甚至中國製造,而是Made in Vietnam。請相信你的耳朵,你沒聽錯!

根據越南統計局資料顯示,截至11月底,電腦及電子產品出口額達32億美元(約250億港元),同比增長28.5%,主要出口至中日韓台及香港等亞洲市場。

眾所周知,日本、南韓及台灣向來是亞洲科技界的天之驕子,其產品深受用家歡迎,但近年越南亦加入戰團,致力開拓I.T.行業,並向國際招商引資,目前佳能(Canon)、樂聲(Panasonic)、SONY及英特爾等科技巨企已在當地設廠,似乎有意從中分一杯羹。

為了一窺越南的I.T.發展潛力,記者親自走訪胡志明市最大的科技園,又到最新落成的西貢會議展覽中心參觀保安科技展,亦專訪佳能(新加坡)駐當地的總經理Mike Asao,發現越南科技正處起步階段,以其低成本優勢、搶佔低端市場,但高端科研項目則恐怕未成氣候。

CASE 1 佳能:憑創意突圍而出

記者剛踏出胡志明市新山一國際機場,映入眼簾的便是佳能、三星及樂聲等電子產品的巨型廣告板,有點難以置信自己身處越南。

為了解開外資企業紮根越南之謎,記者與佳能駐胡志明市辦事處、專責市場推廣的總經理Mike Asao會面,逐一解答記者的疑問。

為佳能「打江山」近25載的日本人Asao,曾被派往新加坡及印度做開荒牛,並將印度的銷量在5年內急增10倍,如此佳績令公司再次委以重任,長駐越南祈為佳能刷亮招牌。

熟悉越南營商環境的Asao,坦言限制雖多,但仍對當地經濟前景充滿信心:「與柬埔寨及周邊國家比較,越南的發展異常迅速,是其中一個最具發展潛力的東南亞市場,所以佳能會重點投資越南。」

加上金融海嘯之後,佳能像其他國際企業一般,已將視綫慢慢由歐美轉移至新興市場,尤其中國、印度及東盟都是一眾巨企虎視眈眈的「肥豬肉」。

人工低廉吸引巨企落戶

8年前,佳能在首都河內工業區興建廠房,佔地22.5萬平方米,專門生產打印機,產品除了在當地出售外,還銷往亞洲各國及歐美市場,其銷量佔河內外資總出口額的逾50%,盈利超出2億美元,高踞第一位。

近年,其他I.T.巨企亦陸續加入戰團,令越南成為世界大型電子製造商投資設廠的落腳點。2007年,美商英特爾在胡志明市工業區投資10億美元,興建晶片廠;同年,樂聲在河內投資50萬美元設立產品研發中心。去年,三星電子在北越工業區投產,涉資6.7億美元(約52.3億港元),現時每月出廠產品逾 600萬件。

外資之所以紛紛轉投越南,除了因當地年輕人口居多、且人工低廉之外,政府還提供土地及稅務等優惠措施,但Asao指,有關政策隨着越南加入世貿(WTO)而逐步收緊,吸引力稍遜從前。

不過對於外資而言,工資上漲、成本急增才是最大的困擾。今年來越南的通脹壓力持續升溫,11月通脹率達11.09%,創20個月新高,令Asao不禁地擔心2008年逾達28%的高通脹重臨,大歎:「這是一大問題!」

提升產品質素力保地位

為對抗通脹,Asao指單靠降低成本行不通,反而應提供更具創意、優質的產品及服務留住客戶,亦藉此勸告越南,「若工資持續上升,而質量未能追上,越南可能會被外資離棄,所以越南要力保地位,一定要不斷改善質素、提高生產力、更富創作力,不再能單靠複製產品。」

Asao多次強調,創意是越南突圍而出的最佳途徑。雖然越南目前未能與日本、台灣,甚至中國科技企業較量,但Asao預視,「越南跟隨中國的步伐發展,當然不及中國神速,但假以時日必有一番作為。」

CASE 2 房地產帶動I.T.需求

越南政府近年致力發展國際級會議展覽配套,兩年前胡志明市最大的西貢會議展覽中心正式啟用,其總展覽面積達6萬平方米,直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的6.6萬平方米。另外,場館亦設有5星級酒店及餐廳等配套設施。

記者特意到此一遊,適逢會展正舉辦第三屆保安科技展覽會(Security Technology Exhibition),吸引了逾百間來自台灣、南韓、中國及越南的企業參展,會場內可見到大品牌如SONY、樂聲等助陣之外,亦有來越南試水溫的內地企業。

中國企業闖展銷會招客

其中,中國保安設備的龍頭之一海康威視已連續第二年來越參展。海康威視乃深圳A股的上市公司,市值約485億元人民幣,主營安防視頻監控產品,如閉路電視。

雖然公司近八成的營業額來自中國內地,但海康威視的目光遠至越南等的東南亞新興市場。其海外工程師吳國鋒表示:「越南市場跟中國相似,目前房地產處於起步階段,有助帶動保安行業的需求。」翻查資料,越南今年第三季的GDP增長6.5%,其中建造業的增幅更達10.3%,可見該市場的發展潛力驚人。

不過吳國鋒指出,礙於當地文化背景及工資水平偏低,現時越南的商業客戶只佔少數,今次參展目的是吸引當地政府機構,以及來自馬來西亞丶泰國及新加坡等的建築商和代理商。他笑言:「越南人還未有保安的概念,加上本地生產依賴勞動力,請一個保安,比買一部攝像機還來得便宜!」言下之意,越南本地市場仍有待開發。

展覽規模偏小欠叫座力

雖然會場的裝潢時尚配套設施完善,然而參展商及訪客以中國及東南亞人士居多,歐美客戶寥寥無幾。參展商之一樂聲的保安業務經理伍家輝認為:「這裏展覽的規模不大,中國及歐美客戶會去新加坡、台北、深圳或北京的展覽會,不會來這裏。」

他又提到,今年5月北京就舉行了第7屆中國國際國防電子展覽會,吸引了美國、德國及挪威等13個國家300家廠商參展。展品除了安防產品外,還有通訊電子、航空電子、機器人等較高端的產品。

舉目今次展覽會的展品主要是技術水平較低的閉路電視等設備,若越南欲走上國際科技大舞台,仍有一段漫長的道路。另一方面,越南科技發展面對中國丶台灣等企業的激烈競爭,這將是當地政府的重大挑戰。

CASE 3 谷科技園做「印度第二」

坐落於胡志明市第12郡的光中軟件科技園(Quang Trung Software City,見下圖),距離市區約1小時的車程,佔地43公頃,約是香港科技園面積的兩倍,集軟件發展、展覽中心、大學、宿舍及娛樂於一身,屬越南三大科技園之一。置身於科技園內,四周綠意盎然,且每幢建築物自成一國、相距甚遠,惟部分工程尚未落成及設備較簡陋。科技園總裁Chu Tien Dung指着園區藍圖表示:「科技園將在附近再擴建1萬平方米,提供更多硬件設施。」

栽培人才以印度為目標

科技園是越南第一個發展的I.T.項目,整個基建項目涉資8,820萬美元(約6.9億港元),當中政府負責14%,其餘來自企業。由於受到政府重點扶持,科技園的租戶均享有稅務及租金優惠、軟件支援及人才培訓等,並為研發新科技的公司,提供免費的實驗測試及評估。另外,園內設有大學,專門培訓I.T.人才,目前學生人數超過1萬人。

越南資訊暨通訊部資料顯示,科技園每位員工每年平均生產力為1.1萬美元(約8.58萬港元),是國民人均年收入約10倍。乍看來,科技園創造出不俗的生產效益,且提供不少就業機會,惟園內的企業多以製造低技術產品及提供外判服務,而研究及發展項目(R&D)甚少,難以協助越南發展I.T.行業。

或許有見及此,越南當局已計劃投放約1,000萬美元於研發項目,並以印度為發展目標。其實,要成為「第二印度」絕非易事,除了硬件配合及本土人才培訓之外,越南政府必須吸引留學海外的I.T.專才回流祖國,將最新的技術帶回越南,提升全國的科研水平。

外資入駐顯國際化

科技園成立至今約10年,使用率逾九成,有逾百間企業進駐園區,外資佔一半以上,GHP Far East便是其中一間,由瑞士公司Swiss Post及一家德國私人企業合營,屬百分百外國直接投資(FDI)的產物。

進駐科技園近6年的GHP Far East,主要從事業務流程外判(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及數據處理,九成客戶來自歐洲,而日本及越南則各佔5%。目前員工人數已由成立時的55人,增加至目前約600人,每年處理的文件超過2,000萬份。

自金融海嘯後,由於大多歐洲公司經營困難,為節省成本而轉投越南及其他新興市場,令受惠其中的GHP Far East,去年總收入錄得41%增長,成為逆市奇葩。

在越南,GHP Far East的對手不多;但在亞洲區內,則面對中國及印度公司的激烈競爭,令他們不得不提高品質及效率。另外,公司未來將開發新軟件,以及開拓德國、瑞士及日本等客源。身為德國人的GHP Far East業務發展經理Bjorn Rittstieg,信心十足地指:「德國質素,越南製造。」

﹏﹏﹏﹏﹏﹏﹏﹏﹏﹏﹏﹏﹏﹏﹏﹏﹏﹏

越南小資料

˙人口約8,600萬,全球排名第13位

˙越南是世界第2大咖啡出口國,僅次於巴西

˙1995年,越南成為東盟(ASEAN)成員國之一

˙2007年1月11日,越南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越南 I.T. 起錨 低端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949

卖馒头赚百万 低端行业钱景大

1 : GS(14)@2011-01-08 16:15:20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10106/178554.html

    选择“馒头”的理由,宋程鹏说看上的就是这个行业很低端,没有一个标杆企业。他给自己的馒头店起了个名字:公馆馒头。
               
         
  微黑的面庞,米黄色夹克,今年28岁的宋程鹏坐在记者面前,很难让人把他和一家注册资本100万、员工40多人的食品公司联系起来。他赖以起家的“法宝”,竟然是一个个毫不起眼的馒头。
  创业很早大学时就“倒卖”女士内衣
  谈及自己的创业经验,宋程鹏的体会是:认清自己,不好高骛远,越低端的行业越有市场。
  宋程鹏是西华大学广告专业学生,2005年毕业后就一直在找创业项目。“当时也没想好做什么,卖过药,养过狗,大三的时候还‘倒卖’过女士内衣。”宋程鹏说起自己的经历一点也不避讳,“因为我本身是学广告设计的,所以对店面设计也很讲究,在内衣款式选择上也有独到的眼光。”
  内衣卖了一年,因为口碑好,宋程鹏内衣店生意一直很好,也挣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20万元。但是,毕业后,他放弃了这一在常人看来很不错的门路。“我当时想的是,贸易不是我强项,花了两年时间,我在找创业项目,最终锁定在了馒头上。”
  选择“馒头”的理由,宋程鹏说看上的就是这个行业很低端,没有一个标杆企业。他给自己的馒头店起了个名字:公馆馒头。
  人才第一从超市挖走面点师傅
  要卖馒头,靠自己肯定不行,需要的是面点师傅,家乐福卖的花式多样的馒头进入了宋程鹏的视野。接连几天,他都到家乐福双桥店,看到做得好的馒头就问是哪个师傅做的,然后就和这个师傅谈,询问了他现在的工资和福利待遇,最后以高过这个水平的待遇把人挖走。宋说,他现在公司里,从家乐福挖来的面点师傅就有七八个。
  但是,毕竟自己还是小打小闹,要让别人放弃稳定的“大轮船”,投奔到这个前景不明朗的“小舢板”上,宋说,靠的还是“人性化管理”,对员工不能“命令”。磨豆浆的师傅说机器不好用,磨不出好豆浆,他就每天3点过起来自己磨,给大家示范;阴沟堵了,工人嫌脏捞不干净,他就用手一把一把地掏。
  两年的时间,从当初的一家店,发展到后来的五家店,品种也从单一的包子馒头发展到玛瑙馒头、饭团糕等40多个品种。今年1月,“舢板”开始变成“轮船”:他注册了一家食品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除父母支持外,大部分都是自己两年来的积蓄。
  两年来,宋程鹏已赚了上百万,但他不认为自己已经成功,“大学生创业其实有捷径,就是在低端行业里寻找机会,比如原来的修补行业等等。”宋程鹏说。
  宋程鹏的规划是,今年内连锁店开到十五家,明年准备寻找合作伙伴到香港开店。
饅頭 賺百 百萬 低端 行業 錢景 景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464

操盤手札記:低端老散被玩殘

1 : GS(14)@2017-12-05 01:01:40

北京驅逐低端人口,引起極大反響。原來無論資本主義定共產主義都係向錢看,無錢就無定企!股市何嘗唔係,基本因素用嚟睇長線,短線就由錢多貨多者話事!上周港股三萬關一日遊,擺明好友想食尾糊。不過,所謂好友、淡友,其實不斷轉變,錢多貨多嘅炒家大戶,隨時好淡易位;散戶見好買升、見淡買跌,就會左一巴、右一巴。呢兩日市況,低端老散好易被玩殘。隔晚美股三大指數破頂,但北韓再射導彈,加上A股又玩過山車,港股喺期指結算日拋上拋落。恒指收29623,跌57點;即月期指以29623作結,比上月結算價28442高逾千點,好友又食糊。大市成交連續18日過千億元,估計再大跌機會唔大,29300料有支持。一個月拆息升穿一厘,見九年高位,反映年尾資金需求緊張,市場亦開始為美國12月加息做準備,鎖定資金。12月底基金埋數前,相信大市仍有take profit情況,但回調亦係吸納優質股嘅機會。今年之「升」,非科技股莫屬。所謂「Trend is your friend, until it ends」,不妨吼位吸納科技股。除咗龍頭騰訊(700)之外,騰訊持有8.19%嘅金山軟件(3888)亦可留意。金軟係中國遊戲龍頭之一,上周派第三季成績表,按年多賺68%好過預期。中金睇好其網遊業務,預計第四季同明年業績更好。金軟明年將夥拍騰訊發行三款自家研發手遊,當中《劍俠情緣三》最具增長潛力。金軟前景仲要睇另一瓣業務雲服務,而雲服務發展需時。該股近排形成圓底走勢,喺18元水平打底,放榜前已回升至頸線22元水平,放榜後升穿頸線,上周三衝上24.7元,上周五回至22.25元接近圓底頸線,再反彈至22.9元收市完成後抽。現價23.1元,企穩23元後可望挑戰25元,甚至圓底量度升幅26元。該股前年高見34.95元,舊年低見12.7元,若反彈61.8%黃金比率,可見26.45元。割柑人本欄逢周四刊出



來源: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71130/20230372
操盤 手札 低端 老散 散被 被玩 玩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91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