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最大造船民企的生死困局 2000億授信付不起1億欠薪

http://www.infzm.com/content/93061

手握大量現金的時候,熔盛重工未能未雨綢繆,現在則被資金鏈問題逼進了死角,成為各色虎視眈眈的資本緊盯的對象。

「我終於被優化了。」酷暑中,裝焊工趙師傅一邊關掉焊槍一邊說道,一串電火花戛然而止。接著他從一艘在建巨型貨輪的腳手架一躍而下。

這是趙師傅在民營造船巨頭、香港上市公司熔盛重工公司的最後工作。「優化」是熔盛重工對調整員工結構及人力重組的美其名曰的叫法。但在趙師傅看來,這是變相裁員。在過去2年裡,熔盛員工數已從高峰時期的四萬多名銳減至8000名。

熔盛所謂「優化」之舉還引發了一場堵門討薪事件。2013年7月初,數千名勞務工人堵住熔盛重工南通造船總部門口,要求發放拖欠三個月的工資。該事件是熔盛重工成立8年來遭受的最大衝擊。

這起事件再次暴露熔盛重工資金捉襟見肘的窘迫。在產能過剩、國外造船訂單萎縮與國內銀行大幅減少信貸的多重夾擊下,「第一造船民企」——熔盛重工岌岌可危。

在危機中掙扎的不止熔盛重工,第一造船民企的遭遇折射出第一造船大國的境況,在江蘇、浙江、大連等造船工業基地,數以千計的中小船廠紛紛倒閉,甚至一些大型船廠也徘徊在破產邊緣。

危險的欠薪

員工討薪如同銀行擠兌。

「去年下半年至今年首季,是熔盛經營最困難的日子。」熔盛重工董事局主席兼執行總裁陳強在2013年5月的股東會上公開表示。

可經營最困難的寒冬遲遲未能過去,眼下的情況似乎更糟糕了。趙師傅對南方週末記者介紹:「去年10月至12月這三個月的工資,直到春節前才發放;今年4月份以後又拖欠了三個月工資。」熔盛南通造船總部年初有一萬多員工,公司拖欠的工資很可能上億元。

「以往熔盛財大氣粗,1億元工資算不上什麼大事,一年半前熔盛還有高達159億元營收,總資產超過500億,對那時的熔盛來說,1億元僅是九牛一毛。」熔盛重工一位前財務員工對南方週末記者說,「但現在,1億元欠薪竟然差點成了壓垮熔盛的最後一根稻草。」據其透露,除了1億元欠薪外,熔盛還拖欠不少供應商賬款,此前已有供應商威脅要取走機器設備。

在熔盛工人中,熔盛直接簽約的員工僅6000人左右,外包勞務工人佔絕大多數。熔盛的造船合同是層層分包給來自全國各地的勞務公司和施工隊,再由這些勞務公司聘用外包工人造船。

這種外包用工模式幫助熔盛極大節約了人工成本。據介紹,在一艘貨輪的成本中,鋼材、機電設備、人工支出各佔1/3。中國外包工人工成本僅為日韓等國造船工人的1/6。這讓熔盛與日韓對手爭奪國際訂單時,具有強大的價格競爭力。

但此用工模式也存在諸多隱憂。比如勞動力流動頻繁,外包工對企業忠誠度不高;造船質量沒有保證;甚至有勞務公司資質不全,還發生過包工頭攜款跑路事件。

尤其在熔盛資金鏈緊繃的敏感之時,一旦工資發放有風吹草動,這些外包的勞務工人會聯合起來向公司討薪。一位分析師形容說,員工討薪如同銀行擠兌,「流言也能形成致命一擊」。

如皋市一官方人士也透露說,熔盛重工確實資金周轉不暢,但事件發生後,當地政府已經約請了熔盛重工、勞務工代表兩方協商和平解決。

脆弱的流動性

熔盛的資金鏈問題是造船業普遍面臨的殘酷現實。

前熔盛重工董事局主席——「船王」張志熔出手了。根據熔盛重工公告,張志熔向熔盛出借2億元人民幣做營運資金,以應付包括員工薪金在內的現金流危機。

這不是張志熔第一次自己墊付欠款。早在2011年底,因為拖欠供應商貨款和外包施工隊費用,追債方聯合起來圍攻熔盛船廠。那次,張志熔向銀行抵押了自己的不動產,才得以緩解追債危機(參見《南方週末》2012年8月9日C13版報導《資本玩家張志熔的資金鏈困局——中國最大造船民企風雨飄搖》)。

「張老闆履行了自己的承諾。」熔盛重工一位高管透露說。其指的是,2012年11月,在與美國SEC就內幕交易案達成和解後不久,張志熔辭去了熔盛重工董事局主席在內的一切職務。在裸辭當日,張一一向公司好友打安撫電話並承諾道:「我還會幫助熔盛的。」

張志熔裸辭後,將熔盛重工一切事務交由陳強為首的專業團隊打理。陳強是前上海外高橋造船有限公司創始人,在船舶業被稱為「造船狂人」,在短短5年裡,他很快把熔盛重工帶上最大造船民企的位置。一位熔盛前高管評價他說:「陳強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造船專家,專業能力很強,但財務安排方面較弱,忽視了現金流短期內出現支付危機的風險。」

此前,針對外界對熔盛資產負債率高達73%的質疑,陳強多次公開反駁說:「造船行業的資產負債率平均為80%,熔盛的資產負債結構處於合理水平。」

招商證券一位跟蹤航運和船舶行業的分析師認為,「熔盛73%的資產負債率無可厚非,但其流動性出現的危險信號,沒有被陳強重視。」

上述分析師指出:「從以前公佈的財報來看,熔盛的流動負債率(流動負債/流動資產)一直低於100%,這意味著流動資產能夠安全地覆蓋流動負債;但是今年第一季度財報,熔盛首次出現流動負債率高於100%。」

「這是個危險的信號,」該分析師強調說,「這顯示流動負債高於流動資產,也就是說,手上的營運資金不足以覆蓋一年內到期的債務,另外,現金流也從62億減少至23億元,借款卻仍然維持152億水平,這是另一個危險信號。」

這位分析師還告訴南方週末記者,「4月下旬看到熔盛公佈的一季度財報後,當即預測熔盛隨時會發生現金支付危機,果然2個月後發生討薪事件。」

「陳強已經盡力了,熔盛的資金鏈問題是造船業普遍面臨的殘酷現實——訂單下滑、惡性價格戰、船東延遲收船或棄船,銀行收緊信貸。」南通一位造船業同行評價說。

熔盛營收急劇下降令業界大跌眼鏡。一年半前,熔盛營收高達159億元,短短一年時間裡,收入就下降到79億。利潤也「扭盈為虧」,盈利18億元變為虧損5.6億元。新船訂單的價格也從巔峰時期下降了1/3。

熔盛在2013年7月初已發預虧警告,預計半年度業績虧損。南方週末記者從南通稅務部門獲得的一份資料顯示,2012年上半年熔盛納稅1.34億元,但2013年前6月熔盛納稅僅2723萬元,比去年同期下滑80%。據此估計,熔盛收入比去年同期的下滑幅度不容樂觀。

船東延遲收船或棄船也令情況更加複雜。根據熔盛2012年財報,應收合約客戶賬款比上一年度激增10億元,但客戶預付款為0。一位熔盛財務人士解釋說,「現在生意很難做,船東先降低首付款,驗船時老是挑毛病,還遲遲不肯付款。」

銀行收貸則讓熔盛資金鏈雪上加霜。目前,銀行談船色變,除了圍追堵截所要欠賬外,還截斷了貸款渠道,幾乎所有銀行都把船舶業拉入貸款「黑名單」。

一些銀行已經要求船廠提供更嚴謹的造船合同,來作為發放貸款的前提條件之一。這些銀行還收回了分行向船廠發放貸款的權力。

一位要求匿名的中國大型造船廠的管理層說:這些銀行要求,客戶必須向船廠支付最少15%的預付款,船廠才可以獲得貸款。此前,有些造船廠給客戶的合同非常寬鬆,只要求支付低至1%的預付款。

熔盛的情況還不算最糟,目前負債高達326億,已從2012年6月底399億元減少了70億元,這正是銀行收貸的結果,據估算,銀行從中收回的貸款在50億左右。即便如此,熔盛仍有152億一年內到期的借款。

「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張志熔幾乎拿了「兩個王四個2」的一手好牌,手持大量現金是過冬禦寒的最好儲備。

「如果張志熔未雨綢繆,在造船業巔峰時居安思危,提前做好現金儲備,熔盛完全可以在行業蕭條時安然過冬,不必弄得現在如此狼狽。」前述熔盛前高管嘆息道。

這位人士介紹,張志熔頭腦精明,善於捕捉商機,而且非常勤奮,從熔盛重工和恆盛地產兩家上市公司辭任之前,每天工作超過16個小時,「全副心思都放在工作上」。

「但張老闆的缺點也很明顯,醉心資本運作,喜歡從房產商角度來經營造船業,有些急於求成,忽視了風險。」該人士評價說。

一位接近高盛的人士也告訴南方週末記者,2007年高盛等5家PE基金一度購買熔盛20%股權,在開董事會時,高盛派來的董事經常提到貝爾斯登倒閉、雷曼破產等反面案例,以警示張志熔注意防範行業蕭條時的風險。

在高盛方面的提醒下,張志熔和陳強提前作了安排,以應對造船行業即將到來的寒冬。2008年雖然熔盛也受到全球金融風暴的衝擊,但基本上能平穩過冬,無破產之虞。

2009年隨著高盛從熔盛重工退股,董事會中張志熔開始一家獨大。熔盛前高管認為張志熔逐漸失控,「對於防範風險的建議,已經聽不進去」。

據熟悉張志熔的知情人士介紹,雖然張很少在媒體露面,但其低調風格背後有著強烈的求勝欲,「急切希望熔盛做成造船業老大」。

尤其是2009年中國政府的4萬億救市措施,本處於蕭條的航運業和造船業出現一個小陽春,「造船行業忽然形勢一片大好,熔盛似乎坐著、躺著都能賺錢」。

熔盛在國際市場幾乎勢如破竹,很快拿到歐美的散貨輪大訂單,迅速躥升至造船民企的前幾位。2010年,曾經擱淺的熔盛IPO項目再度啟動,並成功於當年11月在港交所掛牌。

這幾乎是張志熔和熔盛的巔峰時期。此時,張志熔持有的熔盛重工和恆盛地產的股份市值高達380億港元。熔盛重工也高歌猛進,在2010年實現營收126億元,其新增訂單量和手持訂單量均高居中國民營船廠第一。

這次上市為熔盛籌集到140億港元,其資本負債結構也大為改善。諷刺的是,在這段巔峰時期,熔盛還開造船業金融信貸的先河,數大銀行給熔盛「錦上添花」——他們紛紛和熔盛簽訂戰略授信合作,授信額度超過2000億。

但此時,造船業已開始出現衰退跡象。一位江蘇船舶業元老形容道,「張志熔幾乎拿了『兩個王四個2』的一手好牌,手持大量現金是過冬禦寒的最好儲備。」

這位元老透露,在一次偶然相遇中,他曾向張志熔推薦企業家任正非的《華為的冬天》,因為電信業和造船業都屬於強週期行業,希望張能從中學習危機管理的經驗,「但張志熔看起來心不在焉」。

2011年,造船業已陷入全行業蕭條,但熔盛重工營收逆勢達到159億元峰值。這讓張志熔和熔盛眾多高管陶醉在增長幻覺中,對全行業風險視而不見,熔盛仍然在盲目擴張。

2010年,熔盛收購合肥振宇機械,2011年在合肥投資26.4億元建設新工廠,生產挖掘機和旋挖鑽機。但這個項目剛投產就碰上市場滑坡。

據合肥當地人士介紹,熔盛機械處於半停產狀態,員工也從當初千人規模能減至300人左右。當地代理商還透露,同樣由於拖欠供應商貨款,以致熔盛不得不拿挖掘機抵債。

熔盛重工收購全柴動力更像是一場笑話。熔盛先對全柴動力發出要約收購,一年後又毀約。毀約雖讓熔盛重工避免了近40億元的現金支出,但仍有6.3億保證金扣留在安徽省產權交易中心。毀約不僅導致熔盛與興業基金對簿公堂,也讓熔盛在國內資本市場的商業信譽一落千丈。

「一手好牌,打得稀爛,進軍工程機械和收購全柴動力是兩大敗筆,把上市籌集到的寶貴現金儲備消耗殆盡。」張志熔一些舊同僚評價說,「他被當時的短暫勝利沖昏了頭腦,覺得在政府的力挺之下,他不會出錯。」

眼下,造船業被銀行視為高風險行業,銀行對熔盛亦避之唯恐不及。「為發放員工工資,今年多次找銀行請求貸款解急,雖有2000億信用額度,但銀行仍然不願意放貸,最後只能向張志熔求救。」上述熔盛內部財務人士無奈地說。

誰來拯救熔盛?

熔盛更期待中央盡快出台振興船舶業的政策。

對於深陷困境的熔盛重工,引來不少虎視眈眈的收購者,有傳聞稱國企巨頭中船重工有收購熔盛的意向。

這也成為分析師和行業資深人士爭論的焦點。有分析師譏諷說,如果中船重工真作此打算,「領導的腦袋一定是被門夾到了」。

然而,一位江蘇造船業資深人士認為熔盛重工的深水岸線和船塢資源具有獨特的價值。據其介紹,熔盛目前擁有四座船塢,其中四號船塢長580米、寬139.5米,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船塢。

「最重要的是,熔盛的四座巨型船塢均可用來建造航母,中船重工手持眾多軍工訂單,這是中船對熔盛最感興趣的地方。」上述造船業資深人士說。

該人士認為,熔盛還有翻盤的機會,熔盛目前手持訂單超過1200萬載重噸,超過其800萬載重噸的生產能力,「實際開工量可能沒這麼多,不過,一旦經濟復甦,熔盛可以迅速佔領行業制高點」。

首先要解決的是資金鏈問題。據知情人士透露,熔盛有可能斷臂求生,賣掉機械工程業務和動力工程業務,以換取支撐造船業務和海工業務所需要的巨額資金。不過,這一消息

最大 造船 民企 生死 困局 2000 授信 付不 不起 億欠 欠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0743

銀都傳媒老板失聯!資金鏈斷裂付不起物業費 股票暫停轉讓

銀都傳媒券商東方花旗通報銀都傳媒的近況稱,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副總經理關杭軍,實際控制人、董事、總經理李文自10月24日起未出現在公司辦公場所,已處於實際失聯狀態。

此外,銀都傳媒未向員工發放工資,員工已無法正常上班,銀都傳媒未回應員工訴求,預計將會與銀都傳媒產生勞動糾紛。由於員工不能正常上班導致公司業務無法正常開展。截至目前,公司尚未到期的短期借款、長期借款、其他應付款等大額債務共計約4,944.80萬元,由於公司至今未采取有效措施,合理預計上述債務到期後仍將無法償還。現有銀行存款和現金不夠支付員工工資、辦公場所租金和物業管理費。公司資金鏈已斷裂。

此前11月1日,東方花旗發布報告稱,銀都傳媒於2015年9月24日向農行武漢江城小企業專營支行借款900萬元,借款期限為2015年9月24日至2016年9月23日,借款年利率為6.21%。該筆貸款已出現逾期;公司已拖欠全體員工9月份的工資、社會保險、住房公積金等;公司已拖欠數月坐落於湖北省武漢市東湖開發區關山大道20號中國光谷創意產業基地二號樓第704-709的辦公場所租金及物業管理費,物業將視情況采取相應措施。

銀都傳媒董事會、監事會至今未就此進行澄清。

11月2日晚間,全國股轉公司宣布銀都傳媒的股票暫停轉讓。

銀都傳媒為新三板創新層企業。從銀都傳媒的官網上查詢到,公司稱要打造大IP平臺,近日買下《對啊,就是嫌你窮才和你分手啊》等網搜熱文的電影改編權,還出品了網絡大電影《捉妖天師之新婦借道》。 此前,公司曾於2014年拍攝由劉燁、趙文卓、秋瓷炫、古力娜紮等人主演的《全城通緝》。

銀都 傳媒 老板 板失 失聯 資金 斷裂 付不 不起 物業費 物業 股票 暫停 轉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944

手術可續光明可惜他付不起

1 : GS(14)@2015-04-30 08:49:06

【本報訊】「最大嘅希望係減輕病情嚴重性,想喺世上睇多啲嘢!」雖然,他不是劇集「衝上雲霄」的機師,肩負將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的重任,但曾任機場保安員的褚伯,同樣守護過不少港人旅客,也在當年狹小的啟德機場見盡中外旅客,可是近年他的雙眼先後患上黃斑病,現時視力僅餘一米,他只有個簡單願望,就是治好雙眼,用餘生好好看清楚這個世界。記者:馮詩媚73歲的褚伯,自1988年在已消失的啟德機場任職保安員,在閘口見盡悲歡離合,前港督回英述職,他曾護航上機:「嗰日我企喺頭等機艙入口,有架Benz駛到飛機旁邊,有位外國人上機,原來係港督衛奕信。佢好隨和,唔係搭私人飛機,亦冇特別座位,同其他乘客一樣。」他見過大人物,亦曾遇過大大小小的突發事件:「有人報警話機上有炸彈,要疏散幾百個乘客,仲要立即安排佢哋去安全位置,人多自然亂,驚佢哋心急跌倒,好彩嗰次喺虛報,冇人受傷。」在啟德機場做了7年保安員,因得知機場將搬到大嶼山赤鱲角,他擔心返工不便而辭職,將畢生積蓄和朋友合資在葵涌開大排檔,可惜生意不太理想,1年後「執笠」;輸了身家,他未有氣餒「蝕咗都冇辦法!不過就返唔到機場做,轉去地盤做保安。」惡運由此接二連三,在2000年某日,他正在地盤工作:「當時上樓巡查,點知扶手鬆脫,我由3米幾高跌落地,腎出血瞓咗幾日深切治療部。」康復後,褚伯繼續工作,5年前右眼視力突然轉差,更常常感覺右眼發脹和通紅,檢查發現患上黃斑病,當時本報曾替他籌得治療費用,可惜近月他割除大腸瘜肉後,又發現左眼患上黃斑病:「十萬個人只有一個會有呢個病,嗰個就係我!一米以外嘅人,眼耳口鼻我都睇唔清楚。」他更懷疑,眼疾是他第一份工的後遺症:「以前喺化工廠做電解石灰工人,每日工作8個鐘,其中一個過程,約每2小時10幾分鐘,用高電壓溶解電石,提煉風焊用燃料,喺提煉期間會發出3千幾瓦電極光(一般家用慳電燈膽約5至20瓦斯),醫生話有可能係眼疾源頭。」訪問中,褚伯常說眼疾是絕症,但他仍樂觀展望:「做人應該抱住一絲希望!」現時太太到親友家當家傭,平時只得褚伯一人在家,靠著3千多元綜援吃飯﹑交租及支付中西醫藥費,但他引述醫生指,左眼必須動手術,建議他可選擇3萬至4元的眼針治療或光動力療法,為求回復視力,褚伯希望獲捐助做光動力療法手術醫治,讓他看多點世界。「蘋果日報慈善基金」在「褚伯」首次發病時,已從S0003「醫療專戶」撥款約8,500元助他右眼的首針療程,惟近期左眼惡化,有待善長繼續發放愛心支持褚伯治療。「褚伯」捐款編號:C2868網上捐款:http://bit.ly/1nQRthE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430/19131073
手術 可續 光明 可惜 他付 付不 不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007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