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斯諾登想家了,奧巴馬會赦免他嗎

上周剛剛在美國各大影院上映的年度政治驚怵片《斯諾登》在短短幾天內創下多項票房之最,也讓華盛頓政界感到“極不舒服”,因為好萊塢知名導演斯通(Oliver Stone)鏡頭里所展現的斯諾登是一個機智和愛國的英雄,完全不是那個因為泄露政府機密而仍然被美國國會和政府要求審判的“叛國者”。

除了斯通導演的“暗示”之外,目前有多家美國人權和公民自由權利組織呼籲奧巴馬總統赦免斯諾登,允許他從俄羅斯返回美國而不必面臨牢獄之災。

根據美國1917年頒布的反間諜法,如果斯諾登不得到赦免而返回美國的話,他將面臨至少兩項指控和30年左右的刑期。

斯諾登:我想回家了

斯諾登最近通過一份視頻在俄羅斯向奧巴馬“隔空喊話”,建議奧巴馬在總統任期結束前能夠赦免他。斯諾登要求得到赦免的理由是,他在2013年公布的數十萬份政府機密資料讓美國人民在“道德”和“倫理”上過得比之前更好。

“是的,書上的法律說的是一回事,但這也是為什麽赦免權存在的原因——為了例外,為了那些在書本上看起來是非法的事情,但如果從道德上和倫理上看,從結果上看的話,這些事情確實是必要和重要的事情。”斯諾登在上周接受英國《衛報》采訪時說。

斯諾登稱,“當人們看看這件事所帶來的正面影響的話,那就是,美國的法律在2013年後發生了改變”,而正是因為如此,“美國國會、各級法院和奧巴馬都因為公布的這些信息而修改了他們的政策,沒有任何公共證據顯示任何個人因此受到傷害”。

美國前司法部長霍華德(Eric Holder)在今年夏天將斯諾登的行為稱為“公共服務”,但認為斯諾登行使公共服務的方式是“不恰當和非法的”。

“如果時機合適,我想我最終還是會回家。”斯諾登告訴《衛報》,“此前那些認為要保護‘棱鏡’項目的官員都已經離開了政府,而且“從歷史的角度看,這個針對‘吹哨者’(在美國指勇於獻身、義無反顧揭露美國政府醜行的鬥士)的戰爭並不會保護美國人民的最佳利益。”

奧巴馬怎麽看?

白宮發言人歐內斯特上周在例行簡報會上表示,白宮並不認為斯諾登是一個“吹哨者”,並且奧巴馬認為他應該回到美國,接受美國政府2013年對他做出的間諜罪指控。

當年參與調查斯諾登棱鏡門事件的多位前白宮官員表示,斯諾登的唯一希望是,奧巴馬希望在任期結束前留下更多的政治遺產,特別是在他的第二任期,奧巴馬多次向外界證明了他樂於去做那些“不受主流歡迎”的政策決定。比如,奧巴馬在第二任期的4年內大幅增加了有關氣候變化的監管措施,還比如他在今年3月對古巴進行了歷史性的正式訪問,再比如他在本月任命了美國歷史上首位穆斯林裔的聯邦法官。

所以,發起“赦免斯諾登”運動的美國民權組織認為,正因為奧巴馬任期只剩幾個月的時間,他才不太會在意外界的評價和批評,因此赦免斯諾登並非完全沒有可能。

然而,政治分析人士稱,即使奧巴馬能考慮做出赦免,但他的政策顧問們卻會讓他“三思而行”,因為一旦奧巴馬做出赦免,就是承認美國政府在當時的斯諾登案上犯了錯。此外,共和黨也一定會因此再次批評奧巴馬又犯了“為美國向外界道歉的老毛病”,顯示他在國家安全問題上的軟弱。因此,在國會兩黨中都有大量議員批評斯諾登是“叛國者”的情況下,奧巴馬可能不會在斯諾登的問題上“浪費太多的政治資本”,特別是在奧巴馬還有其他比較重要的外交問題需要解決的情況下,他更可能將時間和精力用在伊朗核協議等問題上。

此外,有分析人士稱,斯諾登能否被赦免返回美國也因為當前的總統大選而比以往更複雜。為了避免對希拉里的競選產生負面影響,白宮很有可能在大選結果公布前不會就斯諾登做出任何赦免決定。因為,此前希拉里曾表示,她認為斯諾登不是一個“吹哨者”,而且,“因為斯諾登違反了法律和泄露了重要的信息,他不可能在被帶回美國後不面臨法律指控”。

斯諾登 斯諾 想家 家了 奧巴馬 奧巴 赦免 他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90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