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他讓鋼鐵人打進大銀幕 問鼎迪士尼接班人

2015-05-04  TCW
 
 

 

漫威影業(Marvel)從一家漫畫英雄人物授權公司,大膽轉型成電影製片商,甚至成為現在好萊塢娛樂王國迪士尼旗下,最會賺的電影公司,關鍵人物是現在漫威影業執行長凱文.費吉(Kevin Feige)。

如果說,史丹.李(Stan Lee)是漫畫英雄人物的創作靈魂人物,費吉就是漫畫英雄的執行者。

身為漫威影業榮譽主席的史丹.李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時說,一部漫威電影的成功,創意固然重要,但「執行」同樣不可或缺,兩者相加才能成就一切。

費吉,就是史丹.李的創意執行者。他年輕坐大位,三十四歲即為漫威電影部門執行長;三十九歲被《財星》雜誌選為「40 under 40」未來明星經理人之一;四十歲生日前,榮獲擁有製片界奧斯卡獎之譽「ICG Publicists Guild Award」年度人物。

「毋庸置疑,他是漫畫英雄電影風潮的推手,」南加大(USC)電影藝術學院製作影視學程系主任特曼(Lawrence Turman) 觀察。

迪士尼總裁艾格(Bob Iger)對他的評價:「他能將各系列電影的人物聯繫起來,並充分迎合觀眾口味,具有很強的商業頭腦。」

他的慧眼,締造影史第三高票房選片力排眾議,讓復仇者聯盟發威

南加大電影藝術學院影視製片系畢業的費吉,在二○○○年與漫威英雄人物才開始接觸。當年,他幫二十世紀福斯電影製作《X戰警》,這是他投入電影業的第三部作品,為了了解漫畫英雄人物,費吉開始大量閱讀史丹.李所創造的英雄角色,「我從未如此投入,」他曾如此說。

只是漫威英雄人物並沒有因此一帆風順,因為當時的經營模式是以授權給其他電影公司製作為主,漫威無法掌控電影品質,後來決定跨足電影製作,但費吉的恩師、原漫威影視總裁阿拉德(Avi Arad)完全不看好而決定辭職,費吉就在三十四歲那年接下執行長職務。

他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讓史丹.李筆下漫畫英雄,躍上大銀幕之後,還能夠有票房保證,同時能夠鋪陳出他心中已經擘畫好的復仇者聯盟計畫。當時漫威內部爭議最大的一部片之一,就是背景設定在二戰時期的《美國隊長》。

漫威內部有人擔心《美國隊長》的背景在一九四○年代會失去部分年輕觀眾,他們想讓電影中一半的情節發生在現代。但費吉堅持,第一部電影應該發生在過去,這樣觀眾才能理解主角七十年後在《美國隊長2》中經歷的心理落差。

因此,儘管內部吵得不可開交,但所有人在他堅持下仍認同一個基本原則:電影首先要取悅漫畫書的死忠愛好者。「漫威先考慮忠實讀者的感受,如果他們不喜歡,那所有人都不會喜歡。」漫威創意總監克薩達(Joe Quesada)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

二○○九年漫威被迪士尼購併後,漫威電影由過去派拉蒙影業行銷,改由迪士尼人馬主導。對於堅持原創,新東家開始對此表示懷疑。

艾格就曾表示,有員工告訴他,為什麼不先拍《復仇者聯盟》,先將其中的角色雷神索爾和美國隊長推出來,如果反應好,再重新組合包裝上市。

但費吉堅定的認為這是個錯誤,他堅持要讓觀眾先認識雷神索爾和美國隊長,再把他們與鋼鐵人、浩克結合在一起,後來《復仇者聯盟》票房高達十五億美元,創下影史上第三高票房的紀錄,無疑證明了費吉當初的堅持是對的。

史丹.李靠著「有缺陷的英雄,打動人心」成為美國漫畫之父,費吉則是看出「每一個時代,都需要英雄」的社會心理特質。

雖然好萊塢的英雄片類型,不斷隨時代變換而更迭,但票房數字證明此類型電影永遠不會退流行,因此費吉拿著這張擁有近八千個漫威英雄的牌,大膽將英雄電影藍圖規畫至二○二八年,也讓他成為迪士尼王國執行長,最熱門的接班人選。

他讓 鋼鐵 人打 打進 進大 銀幕 問鼎 迪士尼 接班人 接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392

80後韓國CEO在京六年:創業就像不斷被人打臉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120/160957.shtml

80後韓國CEO在京六年:創業就像不斷被人打臉
吳丹 吳丹

80後韓國CEO在京六年:創業就像不斷被人打臉

社交這個東西,成功率的確比其它低,但做成的話,門檻會高。

鄭玹宇的漢語說得很溜,“很苦逼的”、“靠譜”、“掛了”這種詞匯他也很自然地說了出來。但拿掉韓國人的標簽,他所做的事和中國的80後創業者並無二致:做社交軟件,租房子創業,自己去學校發傳單做推廣,在北京拿融資。

他深知90後一代和80後已經太不一樣。80後“想去的公司都很像,想娶的老婆也很像。”但90後,一群不認識的人也可以玩一個小時三國殺。他覺得年輕人需要一個更好玩兒的純社交平臺。“我覺得微信的心思不在社交這里。”

少年鄭玹宇在韓國寫代碼做網站,服兵役在印尼當老外,思考人生,最終在創業浪潮翻滾下的中國北京找到了自己的事業。回老家給老爸訴苦的時候被教育“什麽時候創業都不容易。”

從他的角度看創業,到底是怎麽一件事?日前,鄭玹宇接受i黑馬采訪,講述了他的創業人生。

初中開公司寫代碼,服兵役在印尼思考人生

我對計算機非常有興趣。七八歲的時候,連ABC都不知道,就開始寫代碼。四五年級開始,一個月撥號上網的電話費都有近30萬韓幣,等於現在2000塊人民幣吧。那時我爸媽都在工作,給我家里打電話都打不通。我沒法控制,沒法斷掉(網絡)。

在韓國,學習的壓力比中國更大,但幸運的是,父母給了我很大空間。

我爸是開公司的,傳統貿易。他是50後,韓國戰後七八十年代經濟發展得特別快,我父親的看法就是,做什麽都能掙錢。所以,他覺得自己事業的成功並不是因為他能力很強,(而是)運氣很好。90年代的時候,他覺得自己跟不上了,就會承認。他跟我說,得學會自己找機會,找生活方式。

我初中時開過公司。爸爸還借錢給我,要我寫商業計劃書。兩三天,我寫了40多頁。當時14歲就開公司了,對接的都是三四十歲的客戶,天天簽合同,很好玩。

公司開了3年,那個時機很好,ADSL(i黑馬註:一種數據傳輸方式)剛剛在韓國普及,做網站的需求很大,我們就幹這個。幾個合夥人都在不同的城市,客戶在首爾,我每周六12點半下課後,坐1點半的飛機去首爾,周末再坐末班飛機回家,這樣的生活過了兩三年。三年之後“合夥人”要高考了,再加上工作一直是重複的,在我讀高二的時候,我們就把公司賣了。

韓國其實是非常保守的國家,儒家觀念比較強。一般來說,孩子都會聽父母的話,父母有很強的話語權。 但我父母比較開放,尊重我的選擇,來中國留學和創業。

以前還跟爸爸學過日語,但因為里面有太多漢字,太難學,就放棄了。初中時爺爺還要我去他那兒學《中庸》、《大學》。當時特別不喜歡,太難。沒想到現在來中國了。

2006年我第一次來北京,上了兩年大學後去服兵役。因為會寫代碼,我就申請了外交部的一個項目,去印尼做網絡技術方面的工作。2008年去了印尼,在政府工作,(那個經歷)非常苦逼的。

我的壓力不是來自語言,後來我也學會了印尼語。壓力是,我是唯一的外國人,那個機構里有700多個人,就我一個外國人。我幹什麽他們都會看著我,上廁所都有人看。90%以上的員工是穆斯林,每年有個不吃飯的節日,除了我一人,其他人差不多整天不吃飯不喝水,餐廳也關了。我只好偷偷在桌子底下喝水。

到女生宿舍門口發傳單

2011年,我離開印尼,第二次回到了中國,繼續上大三。對我來說最大的沖擊是,新同學們的變化很明顯。2008年以前全是80後,回來就是90後了——不管是審美方式還是生活方式,他們非常不一樣。80後相對比較無聊,更像他們父母年代的人,踏實、認真學習、天天往上走——不知道往哪走,就是往上走。想去的公司都很像,想娶的老婆也很像。

現在這群孩子,整體放松了很多。很多90後說Gap Year(i黑馬註:間隔年)很酷;80後覺得喝酒有點犯罪,一個學期只喝一兩次,現在到了周末,五道口全是大學生,一起吃飯,一起玩兒。越來越像外國年輕人群體。

這也比之前健康了很多,(因為)年輕的時候你如果不釋放,老了是會爆發的。年輕人如果“靠譜”,是有問題的。(如果)20多歲的人想的和40多歲的想的一樣,社會是沒有發展的。

當時媒體在批評90後,但我看到的是非常健康的一代人。

而當年齡斷層很大的時候,會出現很多的機會。

在北大讀書時,沒什麽跨校交流的平臺。人人網已經沒什麽人用了。於是我們基於北大清華人大的學生群體,做了一個學生交流的網站。後來做著做著還不錯。

我第一天推廣時只發軟文,在BBS上做了個500份的問卷調查,關於初戀的我們把那些刺激的點拿出來,什麽清華理工男的初戀比北大文科男晚一歲半,女生初戀比男生普遍早兩年等等,整理完就拿出來了一個報告。北大清華學生就看這種東西,非常俗的不看。那天就來了150個種子用戶,很開心。

當時有四五個同學和我一起做,我們沒課的時候包里就帶著傳單,去發,還被保安抓過好多次。

為什麽選擇在中國創業呢?當時我判斷韓國市場規模有限,而通訊的發展會讓亞洲國家一體化程度越來越高,亞洲會主導經濟,而中國有這個機會。給我帶來的變化開始時會有,比如我在韓國時人家也不會覺得我多好玩,但當外國人就很好玩。我如果是個長沙人,你們也不會對我感興趣的吧。

2013年7月,我畢業了,就和另外一個合夥人正式開始創業,兩個人,沒別人。那時候還是做網站,創業地點是在北大附近的文津酒店,租了個辦公室,一個月8000塊房租。裝修刷墻還是我們自己刷的,後來又有了6、7個員工。中間拿投資還“掛”了兩次。因為Termsheet(i黑馬註:投資條款清單)簽了兩個,忽然有一個說不投了,拒絕的那個也沒法找回是吧,就掛了。

第二年過年的時候就想,這個事還搞不搞呢。對我個人來說,花了也有十幾萬人民幣,還得發工資呢。我自己是沒工資的,生活費是負的。

後來找到了阿米巴。2014年3月份拿到了阿米巴的天使投資。幾個月之後,光速資本投了我們A輪。當時整體市場環境比較好,VC也願意投錢。當時投資人的看法是,人人網不行了,肯定會出現新機會。

創業初期的推廣方式是,我們自己跑到學校里發傳單。我們地推的效率挺高的,發100個傳單,3個當天註冊。我們不要男生用戶,有女生,男生肯定來。

當時我們就在女生宿舍門口站著,發傳單,出去的人不發,進去的發。說“同學你好”——一定要說同學,比較客氣,看著她的臉給,這樣她一定很難拒絕。她進去了,即使扔掉傳單也是在宿舍扔,她自己沒興趣,也會跟室友說,你註冊這個吧。如果把傳單發給出宿舍的同學,保安很快會找到我們的。

後來在人人網上面做了一個小APP,看你未來的對象是怎樣,很low的(推廣),但點擊排名很高。

“一群不認識的人也可以玩一個小時狼人殺”

做社交平臺的出發點是,想解決周圍同學們的交流問題。

80後工作兩三年後會結婚,開始買房買車。結婚,生孩子,一個個像任務一樣完成,生活方式基本鎖定了。

但現在90後會出去玩,多認識朋友,不結婚的狀態是很長的。現在在韓國,基本上是三十二三歲才結婚。

以前社交更多強調目的性,現在相對比較自由,吃飯也可以認識陌生人,一群不認識的人也可以玩一個小時“狼人殺”(i黑馬:一款桌遊)。以前的中國是,不能相信陌生人,因為騙子太多,國產也是個貶義詞,但現在是比較好的,小米,oppo,90後對國產的概念是不一樣的——這和社會全方位的信賴程度是有關的。

我個人認為,18歲和32歲是比較重要的點。18歲離開父母,32歲是結婚,個體又變成家庭。這之間的人群差不多有3個億,這是我的市場空間。用戶上限我認為是結婚年齡。

因為結婚之後的社交變化非常大,大部分時間會花在家庭上。熟悉的朋友會碰面,但不會再拓展能一起喝酒的朋友了,社交需求少了,會維持老朋友的關系。如果四五十歲還一直在交新朋友,他一定是幹銷售的。

在距離上,我們只考慮是不是同城。北京下雪了,廣州特別熱,兩人能聊什麽?

之所以早期用戶來自985、211學校,當時的出發點是,社交,不是把各種各樣的人都放在一個房間里,就能有交流的。社交是需要場景的,有話題聊的。背景比較相似,更容易交朋友。先得有合適的群體在。拿Club的經營舉例,一般就是女生八九點免費,後面才有男生會進來。當然現在我們不局限在大學了,只要是年輕人,都可以。

我個人認為,微信朋友圈會慢慢拆分,角色會變得不一樣。感覺現在朋友圈很多都是轉發。發一個東西也要考慮給誰看,年輕的女生會分組發,不會用的壓根就不發了。點贊很大程度是面子,需要跟大家搞好關系,天天幫忙點贊。

騰訊是非常牛的公司,微信作為工具和平臺也是很棒的。但前幾天張小龍發表演講,他沒說社交,一直說“工具”、“平臺”。對微信來說,越來越強調現實的功能了。以前是為了看信息,現在是支付。我個人覺得他們的心思不在(社交)這里。

騰訊幾個月前也出了一個校園社交的產品。他們做這個應該是想覆蓋QQ、微信覆蓋不到的地方。如果說騰訊想來搶地盤,做為創業者肯定是很緊張的,不緊張是騙人。如果他們送Q幣吸引用戶的話,其實(我們)還挺羨慕的……但對產品本身影響大不大,不好說。這是要花時間的事,不是花錢(能解決的)。每個人給100塊,註冊一個,是可行的,讓他們繼續用,是不可行的。

我們只關註兩個點。一個是社交,一個是年輕群體。

2017年會嘗試商業,去年其實也有嘗試,先看廣告怎樣可以不像廣告。我希望我們的廣告有內容,集中到一個用戶群體。Instagram,Snapchat單價很貴,但效果好。去年和動漫、電視劇有過合作。用戶先得喜歡,才會有下一步的行為。

我個人認為,人人網並沒有集中搞社交,優秀的產品經理都在遊戲那兒,一直在做遊戲,而資源是有限的,遊戲會做好,但社交的關系慢慢就沒有了,之後遊戲也沒法玩。遊戲不是社交的重點。我會盡量避免這樣的事情。

創業就是有人不斷打你臉

在印尼的時候,經常停電,沒有網絡。我那個時候開始想,人為什麽存在——這種問題一般初中生會想,但我那時忙著玩電腦。到印尼就是面壁的狀態了,晚上也沒人,只能躺著想事情。

曾經也想過去美國念商學院,但發現我不喜歡學習,去的話純粹是為了爸媽的面子,“我兒子在哈佛”這種。錢,沒太擔心過。這個(創業)搞砸了,還可以去找工作。

我的能量不是來自外界的誇獎或批評。做社交也不能隨便亂走,如果迷路了,就要停下來,看看再往哪兒走。

我的人生理想是,因為自己的存在,受到影響的人很多。也不是改變世界什麽的,就是影響別人吧。就像你們記者,寫文章影響人,思路是一樣的。人們可能不認識我,無所謂,但我的行為會對很多人產生變化,這是我最開心的。也是我心靈深處藏著的話。

2016年三四月份,我們拿到了軟銀的投資。

會有投資人說他不看好社交,不投。但我舉個例子,去年底你問別人怎麽看共享單車,誰看好呢。今年九十月份,大家都看好了,但他們其實是2014年就開始做了,錢都花完了後,火了。大家對一件事情的看法,變化起來是很快的。

說話很容易,這個不看好。看一兩百個,都說不好,你說對的概率很高。

但對創業者來說,創業過程很痛苦,很漫長,都還在做。大家思考的方式不一樣。社交這個東西,成功率的確比其它低,但做成的話,門檻會高。我覺得人人網其實是可以做更長時間的,但他們CEO是搞金融的,金融是核心點,如果是(當作)自己孩子的話,不會搞成這樣,然後就扔了,再說什麽“社交不值錢”的話。

創業是個什麽感覺呢?每天做的事情都是新的。很多情況都是第一次碰到。

就像你期末考試的時候,老師會提前告訴你,大概要考哪些,會給很多書你看,讓你準備。但現在這個“考試”,書是一直在換,我還沒看完呢,這個市場沒做成呢,就說要換了,看了一半說要換書了……變化太大,這是最大的問題吧。

第二個問題是,這個項目也不像做數學題,做電商,知道大概能賣多少,掙多少,回報怎樣,可以照著一個東西做,做到哪了,還差多少,比較明確。但我們做的事,沒有參照物,也沒人告訴你對不對。

戴威(i黑馬註:ofo創始人),也是北大的學弟,他們搞的時候也沒人知道能不能做成,現在就是獨角獸了。雖然我們在校園社交這塊的影響力不錯,但還是相對的概念。外面的人可能聽都沒聽過。

創業就像有人在不斷給你打臉,這里出問題,啪,那里出問題,啪,每天都是這樣,一直在被打。但最終你還是得想清楚,得說話。這種痛苦也需要釋放,要不然人會瘋的。你還得放棄人人都喜歡你的狀態。我不是想當個演員,也不是想做個好人,不可能大家都喜歡你,需要我們習慣吧。最大的動力是產品還是有人用。

兩三年前剛創業時,朋友問我,你們員工多少,我說兩個人,問辦公室多少平,我想想,十七平?他們在三星,在投資公司工作,拿年薪。現在看來,我覺得自己的個人成長還是比他們快——雖然錢是少了點。呵呵。

對於產品,我們之前的考慮是,用戶在這兒認識了之後,流失到微信上怎麽辦?現在是想,通過什麽方式,讓微信的年輕人跑到我們這邊。去年下半年開始有這個思路的變化。

現在絕大部分時間都待在中國了,我有時候會跟爸爸說,太辛苦了。他說你二十多歲開公司,肯定不容易,但五十多歲開的話,也是不容易——什麽時候都不容易。年老了也會有痛苦的事。

騰訊那麽大的公司,馬化騰那麽厲害,他也會有痛苦的時候,是吧?

tataUFO 鄭玹宇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80 韓國 CEO 在京 京六 六年 創業 就像 不斷 被人 人打 打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351

探秘網吧陪玩者:陪人打遊戲,月入三四萬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410/162486.shtml

探秘網吧陪玩者:陪人打遊戲,月入三四萬
創業家&i黑馬 創業家&i黑馬

探秘網吧陪玩者:陪人打遊戲,月入三四萬

一個月也應該能有一兩萬。而且自由,你想接就接,不想接就不接。

她們是網吧的常客,靠陪人打遊戲賺錢。

幾年前,她們零散地出現在貼吧、論壇,紮堆在淘寶里,每小時收費低至二三十元。現在她們找到了理想的土壤——技能分享,收入也變得可觀。

她們被叫作“遊神”。遊神不限性別,但女性是這一群體里更受青睞者。

她們大都年輕貌美,發布自拍是重要的獲客手段。那些有錢任性的中年男性和家底殷實的小鮮肉,是她們最優質的顧客。

她們往往在個人簡介中就註明了自己的特色——“電競BB機”(創業家註:形容話多)、“贏了會笑”、“輸了會叫”、“是個會喊666的小仙女”。

她們喜歡電子遊戲。“不坑”的操作技術是美貌之外必備的武器。她們與主播不同,亦明顯區別於那些隱身工作室的遊戲代練者:顏值不能決定一切,技術無法單獨帶來超額的回報;二者融合,缺一不可。

她們喜歡社交。盡管很多時候只需要打遊戲,但她們註重維護客戶關系。她們和顧客交朋友,當然,依然是存在金錢往來的朋友。除非發展成為戀愛關系。

她們喜歡錢,收取可觀的陪玩費用(創業家註:199元/小時),同時博取客戶歡心收獲額外“打賞”,單日收入可達千元以上。

遊神Alala

從今年3月開始,Alala晚上不怎麽睡覺了。她常常傍黑梳妝打扮,天黑出門。目的地有時就在幾條街外,有時則需要跨越城區才能抵達。

她要去網吧陪人通宵打遊戲。

當大多上班族都已回到家,Alala穿過茫茫夜色,仿佛一天才剛剛開始。這是她近一個月來的工作常態。

這個住在百子灣的姑娘習慣每到一家網吧就辦理成為會員。以至,她的註冊信息幾乎遍布百子灣所有的網吧(創業家註:或網咖)系統。“因為總接單,去哪也方便。”她告訴創業家&i黑馬

她的陪玩服務已經從最初的百子灣住處附近,到了20公里外的立水橋、中關村。事實上,她沒有設定一個明確的服務範圍,理論上來說,只要不出北京。

Alala最擅長的遊戲是“英雄聯盟”。她的段位是“超凡大師”。在這個遊戲里,想要達到這個段位,需經過英勇黃銅、不屈白銀、榮耀黃金、華貴鉑金、璀璨鉆石的層層勝點累積和晉級。它考驗的是你的耐力和操作水準。一個超凡大師,代表他擁有相當出色的戰略大局觀、團隊協作能力和不俗的個人技術。

在電子遊戲這個向來由男性主導的競技世界里,女性玩家能夠達到這一水準實屬不易。Alala願意將此歸結為“天賦加運氣”,並認為這是她目前所能取得的最好成績。這個“成績”幫助她在眾多女遊神中脫穎而出。

3月2日,她正式開始在網魚網咖獨立出來的魚泡泡軟件上做遊神。她給自己打上標簽:“網癮少女”、“會聊天”、“長發”和“Carry”(創業家註:遊戲術語,團隊核心位置)。

在她的個人界面上,一個簡短的視頻相冊和一張個人自拍照放在正中間的展示位上。視頻相冊的封面是她超凡大師段位的截圖,告訴所有的瀏覽者,這個頁面的主人長相甜美,但絕非只是一個靠臉吃飯的家夥。

兼具顏值和技術的遊神非常受歡迎。在20天內,Alala的線下陪玩訂單量達到130單,不到一個月,她就連續躋身遊神周榜、月榜前三。

“我這個做了不到一個月,”她說,“感覺我用生命在接單。”

她的作息被打亂,白天睡覺,晚上熬夜。一個老板的訂單曾讓她連續熬了6個通宵。包夜是顧客喜歡的事,她們也喜歡。 “通宵7-8個小時,能賺1000多塊錢。”

Alala告訴我們,她20多天賺了將近3萬塊錢。而她此前上班月工資只有五六千塊。

在接受創業家&i黑馬采訪前,她剛熬了一夜。在將近2個小時的采訪過程中,她沒表現出絲毫疲態。 “作息混亂會給你造成困擾嗎?”

“不會。”

現在,如果沒有訂單,她大部分時間都呆在家里,玩手機,打遊戲到夜里十一二點。“高興了要玩到兩三點。”別人什麽時候給她下單,決定她什麽時候開始梳妝打扮、準備出門。

魚泡泡構建了一個階層分明的社會。用戶消費獲得榮譽,享受最高級的敬意;遊神按照接單量,以周和月的節奏,進行排名。創業家&i黑馬發現,排名靠前的遊神之外,更多的遊神並不起眼,單量寥寥無幾(創業家註:當然,這不排除她們自己放棄接單的可能性)。

眼下,Alala站在金字塔塔尖。她付出了大量的個人時間,得到了不錯的財務回報。但這終究是一碗青春飯,能吃幾年,她不知道,也不想去思考。她想就這麽做著,等著有一天過氣,被淘汰。

也不排除中途會有變數,比如,她突然找到了男朋友,準備談一場戀愛。

Alala跟我們分享了很多有趣的故事,還有她對這個職業的看法,以及對未來的態度。

下面是她的口述。

遊神Alala:活在當下

2

我叫Alala,一名職業遊神。

我擅長的遊戲是英雄聯盟,段位是超凡大師。這個遊戲玩得好的女生不多,我自覺有天賦——剛玩半年多就打到鉆石了。

第一次接單是有個女生約我。一開始我以為是騙子,後來她跟我語音,我問她是不是同性戀,她說不是,就是單純找你打遊戲。當時我不敢相信會有女生找我。第二天一大早我給她撥視頻通話,確認她是個女孩。

我們約好一家網咖,她先找好機器我再過去。我以前沒去網咖玩過。我的遊戲本13寸,網咖里的電腦屏幕特別大,我看這兒顧不了那兒,遊戲也打得一塌糊塗。

當時女孩看起來有點不高興。她比我小,我哄她說我今天實在沒有打好,回頭再帶你打回來。特別尷尬。但我估計如果沒有這個女孩,我也不會開始接陪玩的單子。

第一次男生約我線下玩,見面也挺尷尬。我說嗨,他說你來啦,我說嗯,問他,你玩哪個區。然後我把電腦打開,他等我上號。好在打著打著遊戲漸漸就說開了。現在我變得好像跟誰都有點自來熟。你需要活躍氣氛,不能去了像個木魚。大家都是為了尋個開心。

肯花錢的老板都不是那麽low的人。我住在百子灣,大部分的單子都在附近。路程遠的時候,有的老板會讓你打車過來,他給你報銷。網費一般也都會幫你付,累了一起吃東西。大方的會主動送你幾單。

他們主要就是喜歡玩。有的性格非常外向很容易混熟;有的不喜歡說話,專門想找話不多的、高冷的遊神,你只要靜靜地陪他打遊戲就行。

我遇到的老板里,年齡最大的30多歲,最小的只有18歲,剛成年。80、90後是主要人群。其中好多小富二代,出手闊綽。他們愛玩但不是全都特別會玩,也有技術特別差、只會玩一兩個英雄的人。

他們找人陪玩也不都是圖個樂呵。相對女遊神來說,男遊神必須得有技術,全都得是“最強王者”。而且他們都是在線上陪打。在這方面,男人想要靠長相帥氣吃飯,好像沒什麽用。

以前我在高爾夫球場做文員,管理會員資料。那時候上班事情很少就打遊戲。我喜歡玩遊戲,一個人玩沒意思就打算兼職陪玩,這樣既能找人一起玩,順便又可以掙個零花錢。後來發現,這樣賺的比上班還多。

我從今年3月2日開始全職做遊戲陪玩,二十多天賺了兩萬六七千。我的單價是199元/小時(創業家註:平臺抽成10%)。平時接的最多的是通宵單,一次7-8個小時,一晚上可以掙1000多塊錢。

這件事的收入很高。就算消極怠工的話,一個月也應該能有一兩萬。而且自由,你想接就接,不想接就不接。

我過去在高爾夫球場,一個月固定工資五六千,只有現在的一個零頭。

我接單通常3個小時起,路遠的話需要5個小時。有時候要來回打車,有的老板會說我給你報銷,有的會(創業家註:額外)送你一單。

沒事和老板聊天,遇到特別大方的,他會直接送你一單,純粹是送,不用你去陪玩。

前段時間有一個95年的老板一口氣給我下了6天的通宵單。當時是因為我截圖告訴他,我還差5單就沖上周榜第一,他二話沒說就給我下了單。我覺得他可能是人好,他也不在乎這點錢。

在魚泡泡上,老板消費會得到VIP身份評級。評級越高說明這個老板在里面花的錢越多。我之前碰到一個老板,他是99年的,但是他已經是VIP6了。

VIP級別越高的人在里面就顯得越尊貴。看到這樣的老板,一般遊神都會喊“老板或大大好”。這些都是大客戶。

我曾經跟一個老板打遊戲打累了,我說閑著也是閑著咱們玩誠實勇敢(創業家註:真心話大冒險)吧,石頭剪刀布,問的問題不能太過分。他說你如果贏了,我就送你2單。結果他一次沒贏,我連著贏了他5把,他給我下了10單。其實,我並沒有主動要求他給我下單。

一起玩的次數多了大家也就成了朋友。但是成為朋友的前提是,他再叫你出來玩,還得下單。人家也知道你就是靠這個掙錢,他不會坑你,也不會差你這點錢。他知道這是你的職業。偶爾有老板開玩笑說,做我女朋友吧,別接單了。我也不會當真。

之前有一個95年的小男孩,他找陪玩認識了一個遊神,然後倆人談戀愛了。那個小男孩非常帥,而且還是VIP8。但我個人的態度是最好不要和老板發生戀情。

我們雙方的訴求都很簡單,我們想讓老板多多下單,老板找我們就是解悶、玩遊戲。這樣會長久一點。否則,如果你說跟這個亂,跟那個亂,到最後自己都亂掉了,在這里也就玩不下去了。

有的老板也會討價還價。那種(創業家註:資料上寫著年齡是)40多歲的會有人覺得199塊錢太貴。他們還會直接問你提不提供特殊服務,我覺得這樣的人特別low。年輕的人從來不會問這樣的問題,也不會計較一單兩單。

前些天有個人問我是否提供特殊服務,我氣他說特殊服務是什麽?你要打遊戲嗎?我只打遊戲而已。

我覺得有一個平臺做保障會更有安全感。如果換作有人直接給我轉2000塊錢,讓我去陪他玩通宵,我不敢。

我身邊的朋友知道我做陪玩賺錢,損我說:牛逼,現在跟你玩都花錢了。我有一個朋友是專職做遊戲代練的,自己開了工作室。他說我覺得工作室都沒有你陪玩賺得多。

以前聽說陪玩,我自己也存在偏見。我想我才不要陪別人玩。後來發現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我告訴父母我在陪別人打遊戲。我說現在的人都打遊戲,打遊戲都能掙錢了。他們也不懂,說你天天打遊戲,眼睛不完(創業家註:近視)了嗎。長大了,自己註意點。

我喜歡玩遊戲。過去我玩過夢幻西遊、QQ音速,現在主要玩英雄聯盟,也在學守望先鋒。因為我有3D眩暈癥,所以守望先鋒打得可坑了。

那天有個金融公司的高管,他穿個西裝在網咖玩魔獸打副本。他給我下單,問我能不能過去。他跟我玩的不是一個遊戲,他說沒事你玩你的,我就是太困了,找你過來聊會天。等他打完副本,我帶他玩了兩局英雄聯盟。

現在這也是我喜歡幹的事。我不接單的話,一個人在家也是打遊戲,這個既可以玩遊戲,又可以賺錢,賺的還挺多。先掙錢買點自己想買的東西。

來北京之前,我在濟南開了一年多的飯店。飯店的生意不好做,最後我還是靠自己省下兩萬塊錢,然後拿著這兩萬塊錢來了北京。我有一個在QQ音速上認識了三年的網友,他在北京的一個高爾夫球場,我就直接去那工作了。我們在網上認識三年,這是第一次見面。我膽挺大的。

我有一個好朋友以前經常一起打英雄聯盟,他玩得很好。後來他去做陪玩了,就在魚泡泡上。他是男遊神里收入比較高的。那時候他經常上推薦位,每天花錢的人找他他都沒有時間。我說讓他跟我打一把排位賽,他說接單了,沒空跟我玩了。我說現在找你玩一把都這麽難了?我很生氣。這麽著我也下載了一個。

現在我自己每天玩遊戲到十一二點。昨天晚上沒睡覺,我沒有接單,就是沒有睡著。已經習慣了。現在白天沒單子就在家躺著玩手機,等有人下單了,開始化妝然後出門。

現在這種狀態不會給我造成困擾,我喜歡時間自由。我也知道不能一直這麽玩下去,我還得交男朋友、談戀愛。

但我很少想那麽多,活在當下。

在英雄聯盟里,我喜歡玩的英雄是火女、蛇女、娜美。我喜歡玩AP(創業家註:法術傷害型)英雄,上去一套技能就能秒殺敵人。我不喜歡多余的操作、走位,累。

遊戲 陪玩 英雄聯盟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探秘 網吧 玩者 陪人 人打 遊戲 月入 三四 四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824

【動畫】搵人打殘老公同老爺奶奶毒妻反遭綁樹上

1 : GS(14)@2017-04-14 11:12:47

90後女子曉紅是紹興諸暨人,去年2月她結婚,5月份生了女兒,夫婦一起在杭州臨安生活,也算是美滿。但曉紅說,結婚後她與丈夫的感情其實並不好,她提出離婚,丈夫卻不同意。除此之外,老爺奶奶平時對她也不好,奈何自己身在異鄉,無依無靠,她一肚子火,便動了找人幫自己出氣的念頭。為此,曉紅先後加了多個QQ群,並發佈「有沒有人辦事情」等消息,沒出幾日便收到了回覆。一番討價還價之後,3男子同意以6萬元人民幣(約68,000港元)的價格幫紅「教訓」她老公和她的老爺奶奶。準備行動後,三人分頭買了迷彩服、手套、口罩等工具後,便踏上了南下的列車,輾轉到了杭州臨安。 曉紅要求他們把老公和老爺奶奶綁起來,使勁打,要打致殘廢!「我婆婆的手機是我送的,也要拿回來!我老公的錢包也要搶過來!」三男滿口答應,第二天便聯繫曉紅說事情已辦妥,於是曉紅開車載着三人來到一處偏僻的山地。當她索要手機和錢包時,袁某突然從後座勒住了曉紅的脖子,並拿出鎅刀威脅她交出財物。曉紅立即把身上近兩萬塊錢和幾部手機都給了他們,還把支付寶裡的錢都轉到了銀行卡內,並將銀行卡和密碼都交了出來。得手後,歹徒將曉紅綁在附近山坡的樹上,便駕駛着曉紅的車往杭州方向逃去。見歹徒離去,曉紅掙脫了繩子逃下了山,中途遇到好心人借了手機報警。警方去往杭州的路上將三名罪犯拘捕,據他們供稱,起初三人以為只是普通的打人,但沒想到「僱主」又要他們把人打殘廢又要入室搶劫,經過一番商量,三人還是覺得直接搶劫這女子容易得手。出事後,曉紅十分後悔,現在正在與丈夫辦理離婚手續,該案件也在進一步審理當中。綜合報道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414/19990141
動畫 搵人 人打 打殘 老公 老爺 奶奶 毒妻 妻反 反遭 遭綁 樹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0533

美聯半山分行遭人打爆櫥窗玻璃

1 : GS(14)@2018-02-04 23:55:03

■遇襲美聯分行門外滿地玻璃碎。


【本報訊】樓市正旺,地產經紀趕緊找生意之際,本港地產代理上市公司美聯物業(1200)卻有分行被人蓄意破壞。昨日市場瘋傳一條手機短片,美聯物業一間西區半山分行,有一名男子氣沖沖走入分行內,拿起一張凳,大力敲打分行櫥窗玻璃,發出「膨膨」巨響,分行外有途人見狀駐足觀看,並一度疑同行員工所為。本報記者曾到案發分店,員工並無回答記者提問。美聯物業住宅部行政總裁布少明表示,經公司初步了解,影片中人非美聯員工,事件純屬私人糾紛,與公司業務無關。他強調公司絕不姑息任何惡意破壞,並已將事件交由警方調查及處理,故現階段不便評論。



來源: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80202/20292725
美聯 半山 分行 遭人 人打 打爆 櫥窗 玻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791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