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任何事都可轉化為精準的衡量

2016-07-04  TCW

我問一個部門主管:今年年底的業績能達成預算嗎?他的半年檢討,已落後預算百分之二十。

他看看我:我會盡量達成!

我再問:你到年底達成預算的把握度是多少?我問的是百分比!

他回答:百分之七十。我知道他應該做不到預算!

我再問:如果把全年預算下修百分之十,你達成預算的把握是多少?

他回答:百分之九十。

我確定他應該可以達成全年的預算百分之八十,運氣好的話,可達成九成。

我習慣把不確定的形容詞,變成可以判準的數字。

我問一個同事:這家客戶可以信賴嗎?

他回答:這個客戶交易到現在還算正常,應該可以信賴。

我不滿意,繼續問:如果把客戶分為五等分,從絕對可信賴、尚可信賴、中性、不可信賴、絕對不可信賴,這家客戶落在哪個區間?

他告訴我:中性。我知道這只是一般的客戶,不能有太好的期待。

我習慣用五等分的光譜來分析所有的事,因為這樣才能更精準判斷。

我也習慣用三等分來做價值判斷,以朋友與敵人為例:我把所認識的人分三種:朋友、敵人,以及中間的非敵非友或亦敵亦友。

朋友百分之百可信賴,敵人百分之百不可信賴,要打起精神仔細對付,而中間的非敵非友族群呢?我基本的態度是不是敵人,便是朋友,先把這群中性分子,劃成朋友,也真心對待,直到他們做了傷害我的事,我才會把他們列為敵人,這是廣結善緣的態度。

我也不認為社會上是簡單的二分法,有絕對的黑白。以好、壞人為例,所有的人都在好、壞人的光譜中占一個刻度。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好、壞人,我們頂多能判斷人是偏奸還是偏壞,而光譜上的刻度有助於我們更精準的判斷。

我習慣把所有事,都轉化為精準的衡量,可能是數字,可能是幾等分的刻度,也可能是統計學常態分配上的一個等分,我知道如果只是文字化的描述,這個描述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的體會,絕對不會有共同的判準,當判準不一時,我們就不容易據以做決策,就算做了決策,也很可能是錯的。

而且我相信,世界上任何事都可以衡量,而在做決策之前,一定要嘗試去衡量所有的事,我不能接受缺乏數字判準的主觀判斷。

而在衡量時,我們不見得需要得到百分之百精確的數字,事實上我們只需要把不確定的範圍變小,許多時候,我們只要大於某個數字,這件事就可以做,或不可以做,我們只要得到一個衡量的區間,我們就可做精準的判斷。

養成習慣把所有直覺、主觀感覺,都轉換成精準的衡量吧!

何飛鵬部落格:feipengho.pixnet.net/blog 何飛鵬自慢粉絲團:www.facebook.

com/hofeipeng

撰文者何飛鵬

任何 事都 都可 可轉 化為 精準 衡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945

蔡東豪:「並非每一件事都是用錢來衡量。」

1 : GS(14)@2012-07-27 11:19:31

http://www.sharpdaily.hk/article ... 6%E8%A1%A1%E9%87%8F
「並非每一件事都是用錢來衡量。」
「民企之父」張化橋
假如我是內地年青人,我會跑去廣州,想辦法加入張化橋任董事長的萬穗小額貸款公司。
形容一個人有經驗和浪漫,是Oxymoron的,有經驗即是撞過很多板,撞板多的人不浪漫。張化橋辭去投行高職,做吃力不討好(應該也不討錢)的小額貸款,從他的言論,見到他動了情,這時候萬穗是一處浪漫的地方。
內地金融由少數在政府政策製造出來的銀行壟斷,這些銀行坐着不動賺大錢,不需冒風險、不用創新、不用競爭。除了這些國企巨物,其他所有民間金融機構都被北京視為異類,在隙縫中掙扎求存。
當被問及小額貸款的前景,張化橋答案是,我們幫了很多人。
浪漫是一種福氣,張化橋有資格浪漫一段時間。
蔡東豪
2 : 鱷不群(1248)@2012-07-28 13:32:24

我就不會建議smiley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 ... R2006101300211.html
這一種就比較浪漫
3 : GS(14)@2012-07-28 13:34:18

後一種真是意義大少少
蔡東 東豪 並非 每一 一件 件事 事都 都是 用錢 衡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515

人在江湖 悲喜事都付笑談中 譚詠麟 戚美珍 伍詠薇 陳小春 2016年09月02日

1 : GS(14)@2016-09-04 18:16:31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328016


喜劇,往往源於悲劇,喜與悲,千絲萬縷,正好貼切形容黑色喜劇《江湖悲劇》。故事圍繞無奈被欽點做社團大佬的悲劇人物「金銀倫」,角色由在演藝圈甚具江湖地位的譚詠麟(校長)飾演,是他繼30年前的《江湖情》和《龍之家族》等黑幫片後,重出「江湖」之作。所謂江湖,可以是黑幫大佬廝殺惡鬥之地,亦可借喻現實社會牢籠裡爭名逐利的生態,在娛樂圈打滾好比江湖掙扎求存,人在江湖,或多或少總受過點委屈,今日地位超然、素來萬事看得開的校長,更自爆初出道往台灣拍戲的辛酸遭遇……
文:許惠敏 圖:鍾式明、陳奕釗
髮型:Perny Tang@Silkcut Salon(譚詠麟)、Beijing hair culture clifflam (陳小春)、Debby Kwan (伍詠薇)
化妝:Eva Chuk@Faces make-up studio(譚詠麟)、Andy Leung@ndnco (陳小春)
服裝:A.P.C (伍詠薇)  場地提供: E-MAX


電影由「頭條超人」林超榮編導,由校長、古惑仔代表陳小春、大情大性的伍詠薇和久休復出的戚美珍(三嫂)主力炮製,影片本名叫《江湖喜劇》,小春在拍預告片時,忽然爆肚:「江湖無喜劇,只有悲劇。」繼而校長回說一句:「改名吧!」監製靈機一觸,索性改名為《江湖悲劇》(下稱《江湖》),故事有兩條主線,黑幫話事人金銀倫與舊情人(三嫂飾),以及一直密謀奪權的社團二佬「龍山」(陳小春飾)和「龍山嫂」(伍詠薇飾),絕對是非一般的江湖片格局。


譚校長×三嫂
另眼相看
不一樣的校長
近廿年來,校長參演電影多屬客串玩票性質,今次重現大銀幕,查實是被片種與手法的新鮮配撘所吸引,漫畫化的荒謬喜劇,跳躍式交代劇情,是校長的新嘗試,校長說:「香港的江湖片,沒試過以漫畫手法拍攝,這算是第一次。」三嫂更坦言:「真的是因為他,我才會接拍。」現實是兩人認識多年才首次合拍電影,戲裡則是一對失散廿年的舊情人,別具意義,「我倆相認的一場,尤有雙重感受,除了角色的感受,也讓我遇上從未見過的譚詠麟!」三嫂續說:「有場他孭著我逃命的戲,先是孭著我奔跑,再孭假人轉身做動作,最後又再孭著我,畢竟已『25歲』了,真佩服他的毅力和魄力,我的體重倒不輕!」校長回應道:「導演擔心她會跌下來,給我一個很硬的假人,竟然還跟真人一樣重!」最終,他亦完成任務,整體拍攝都在歡笑吃喝裡度過。


一鏡到尾 全場鼓掌
「唯獨一場戲覺得『心噏』,要表達我的委屈和辛酸。」教校長心事重重的,是片末一段又唱又哭的獨腳戲,以一曲《天邊一隻雁》訴盡金銀倫喜歡唱歌,卻身不由己當上黑社會大佬的委屈,最後他更要扭轉整體氣氛,帶來happy ending,「所以一定要慎重處理,我先跟超人(導演)講明,希望能夠一氣呵成。」在三嫂眼中,平日鬧笑著玩的校長,在拍攝當日判若兩人,「那場戲我全程在場,印象很深刻,他很凝重,我偷看到他早已準備好自己的筆記。」校長直言,當天抵達片場,已公開宣告閉關不玩,準備清唱引入長篇對白,他不忘多謝三嫂同場交戲,讓他投入角色情緒,「雖然沒有拍她入鏡,但她仍不斷交戲給我,我不時回望,便見她熱淚盈眶,這種好拍檔去哪裡找?」結果,校長真的一鏡演到尾,還贏得全場掌聲,現場目擊的三嫂說:「他那段長長的對白,跌跌盪盪的心情,令全場包括臨記都感動拍掌,他們不是觀眾,連一起拍戲的人也表達欣賞。」校長大感鼓舞,至今仍難掩興奮心情,「比演唱會台上經常聽到的掌聲更犀利,拍戲竟然有人拍掌,真的很開心!」三十多年前《假如我是真的》的金馬影帝,校長絕非浪得虛名。


赴台拍戲 速學國語
回顧漫長的演藝歷程,校長雖紅遍整個八十年代,卻也難免遭遇挫折,「人生總有高低潮,視乎你如何面對和解決,通常我瞓醒便會忘記不快,而且我不會自怨自艾,一定會想辦法解決。」當年溫拿樂隊解散後,校長曾經獨自赴台拍戲,他與林鳳嬌合拍《忘憂草》,由《再見阿郎》的台灣名導演白景瑞執導,「當時我不懂國語,第一日開工,第一組鏡頭便NG了3次,我說了幾句對白,導演便叫停,已心知不妙,他說『今天可以收工,因為我發現林鳳嬌不曉得譚詠麟在說甚麼,現場每一個人也不曉得譚詠麟在說甚麼!』真的很大打擊啊!」幸好,校長沒有被棄用,副導演將所有對白錄下來,給他一星期的練習時間,「那星期我廢寢忘餐,日日夜夜背對白,總算克服了當時的困難。」一直靜心聆聽的三嫂感同身受,「我明白當時真的好難受!」校長點頭道:「真的難受,不過我3個月後已經能夠做節目主持!」筆者問:「說國語?」化挫折為推動力的校長,一臉得戚地以國語回答:「當然啦!」


過足戲癮 談為母之道
看校長演得過癮,可會挑起三嫂的戲癮?「一向都有戲癮,只是始終有家庭,要兼顧很多事務。」隨著一對子女長大成人,三嫂不諱言:「遇到適合的角色和好劇本也會考慮。」在《江湖》裡,她飾演育有一女的母親,自然得心應手,「很有feel,會將現實生活與阿女相處的片段,放入戲裡。」校長立即鬼馬地問道:「有場戲是你跟女兒(談善言飾)傾偈,抽了個避孕套出來,真實有冇試過?」三嫂認真答道:「沒試過,我覺得女兒很醒目,懂得保護自己,反而個仔試過!其實我很安心,他倆拍拖都會主動跟我講。」原來,三嫂和三哥(苗僑偉)甚重視親子時間,無論工作有多繁忙,每天都必定陪年幼的子女入睡,孩子自幼便養成跟父母分享心事的習慣,教三嫂大感安慰,「最感恩是他們做錯事也會主動跟我說,其實他們不說我也不知,阿仔卻說要講我知,心才感舒服。」校長亦大表贊同,「能夠跟子女做朋友才可聽真話,知道他認識甚麼人,便可協助分析問題。」


陳小春×伍詠薇
誇張奔放vs柔韌自如
陳小春與伍詠薇,早在96年的《嫲嫲帆帆》已跟譚校長結片緣,前者演弟弟,後者則演妻子,21年後,兩人在《江湖》裡合演夫妻,迸發出教人捧腹的喜劇火花。「龍山嫂」綽號「癲姐」,既要推不思進取的老公「龍山」上位,為奪取大佬之位,又要情挑金銀倫,暗想自己做話事人,在角色拿捏方面,伍姑娘坦言,「起初是有點包袱,因為要整個團隊配合,才能達致搞笑效果,我的角色總要比他們誇張一點。」小春對伍姑娘的奔放演出,大感佩服,「她在全片的energy都在上升,我拍《樹大招風》都試過類似的演法,其實頗倦,不只是靠惡,更要有power,意想不到,她可以場場都爆,更能映照我這角色的廢。」伍姑娘亦回敬說:「小春很柔靭,可以很威猛,惡到全條街都怕,又可陰聲細氣,處理得恰到好處。」兩人同場,不斷發放笑彈,小春最難忘是酒店嬉春的一幕,伍姑娘即時高呼:「是交歡呀!」小春續說:「交歡啦!在廁所浴室呈現,都幾好玩好笑。」訪問你一言我一語,不時引來哄堂大笑,電影的爆笑程度,觀眾不難想像。


自我調適 No Big Deal
電影頗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意味,小春與伍姑娘演來可有共鳴?小春認為,影片的潛台詞是「反江湖」,他分析道:「這戲是叫人不要入黑社會,龍山做了大佬,一頭白髮又有皺紋,跛著腳似乞食!」伍姑娘則認為,演員能夠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沒甚麼身不由己,「假如入錯行後悔,辛酸只有自知,就如金銀倫做了幾十年大佬,位高權重,根本不快樂,這反映很多人看似有錢又開心,他的難處又有多少人知?」人生難免遇上不快事,關鍵在於打開心扉,自我調適,伍姑娘自言天生樂觀,「以前會較火爆,遇到記者對我差、鬧我,或遇到不公平的事,我會著火!但人大了便懂得平常心,問題是用來解決的,若有人令我難受,我會笑笑便算,就是恥笑對方,發怒會死很多細胞,我已學會養生。」小春則笑言自己一覺醒來便無事,「可能是結了婚,真的覺得no big deal,始終有老婆兒子,不會搞太多事,尤其回家見到孩子,雖然他不太理睬我,但整個人都融化了。」看小春一副有子無事足的模樣,幸福滿溢,完全明白晒!
人在 江湖 悲喜 事都 都付 笑談 譚詠麟 戚美 美珍 伍詠 詠薇 陳小春 2016 09 0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48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