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小敗局】維基百科的危機與困境:被「革了命」該往哪走?

http://www.iheima.com/thread-5009-1-1.html
如果你不止一次看到維基百科的募捐廣告,你就會意識到,這個數字時代的「亞歷山大圖書館「有多麼脆弱,同時又是多麼堅不可摧。
「讓人類所有的知識百川匯海」——這個夢想如啟明星一樣照耀在維基百科十三年的歷史之上,使之成為互聯網時代大規模知識協作的一個「奇蹟」。然而,在存量知識已經漸漸「顆粒歸倉」,而增量知識又因為支離破碎而無法撿拾,在時間線上隨著不斷的刷新朝生暮死,維基百科正在離成立之初的雄心壯志越來越遠。
  
維基百科的危機
  
《The decline of wikipedia》、《維基百科,前路何在?》《維基百科過時了嗎?》......自2012年以來,對於維基百科的唱衰之聲如野草般在網絡上潛滋暗長。從MIT Technology Review、《The economist》到國內的《南方週末》、果殼網,維基百科的遲暮景象被放在顯微鏡下逐一探討。而關於維基百科遭遇的危機,可以概括如下:
  
編輯隊伍萎縮:英文版編輯在過去年下降了三分之一。
  
在移動端毫無建樹:只有1%的內容通過移動端編輯。
  
官僚主義愈演愈烈:在維基中,流行的是「被管理員欺負的故事」以及「反抗管理員的故事」
  
激勵機制失去吸引力:Facebook、Twitter、Snapchat……層出不窮的移動應用正在奪去人們的時間和關注。
  
理想主義的光環總是容易遮蔽人們的眼睛,在進入互聯網編年史之前,維基百科先要被媒體的「祛魅」扒一層皮麼?
  
實際上,維基百科的危機並不起於近幾年,而是與生俱來。維基百科誕生之初的革命性自不必多說,然而其保守性也成為發展中的侷限。
  
「維基百科在2001年是完全合乎時宜的,但從那以後就開始過時了。」或許只有當局者看得最清,維基百科委員會蘇加德納欲言又止的話值得深思。
  
回顧維基時代,依然是一件激動人心的事情。2001年維基百科橫空出世時,熱情歡呼的人群只注意到了它身上散發出的青春荷爾蒙般的反叛氣息。人人都可以編輯的百科全書,將正襟危坐在人類知識頂端的那一群老頭子(例如大英百科編輯委員會)踢下去,發動「無組織」的組織力量,讓知識的汩汩細流通過千萬道互聯互通的光纜匯於一處,免費供任何人隨時隨地「取一瓢飲」。
  
2001年,互聯網還是一片蒼涼荒蕪的知識荒原,人類歷史上90%以上的知識游離在互聯網之外,被囚禁於封面、封底之間,散落於大地四方。那時候,剛成立兩年剛站穩腳跟的Google還來不及發佈其野心昭然的「Google 圖書計劃」;而亞馬遜還沒有從「高台跳水「的餘悸中緩過神來,為了用盈利證明自己而全力衝刺,無暇他顧;已經緩慢推進30年的古登堡計劃尚未積累1萬本數字圖書。而移動互聯網則在人們舉目眺望的地平線之外。
  
這個時候維基百科的「振臂一呼,云集響應」就不難理解了。互聯網早期的網民都被一種「拓荒者」的激情所裹挾,能夠為互聯網的知識大廈添磚加瓦,在這座「亞歷山大圖書館」中留下自己的名字,該是一件多麼激動人心的事。維基百科的志願者們心甘情願做「知識搬運工」,人肉掃瞄儀,義務網絡編輯,當然還有「知識的仲裁者」——去偽存真——信息的過濾者。
  
然而,這群從互聯網的各個角落發起衝鋒的志願者,雖然成功地將專家學者們趕下神壇,卻在做著與他們相似的事情。
  
實際上,創始人威爾士遠沒有媒體報導的那樣渾身逆鱗,他不得不一次次扯掉外界給他披上的「戰袍」。他從來不承認維基百科是「自下而上」、無政府主義的,他延續了「條目」這種信息組織方式,他以「中立主義」為維基百科的生命線,追求言必有據——正是這些從舊時代繼承過來的傳統理念塑造了維基百科的形態。
  
而這些理念顯然會與「人人都可編輯」的理想難以兼容。
  
民主的困境
  
如果你想知道世紀初的網站長什麼樣子,看看維基百科就好了。它就像是一個「江流石不轉」的時間膠囊,自誕生到現在幾乎沒有變換容顏。正如魯迅所說的「在中國搬動一張桌子就會導致流血事件」,100萬編輯過詞條的維基人都把自己視為維基百科的「主人」。網站一絲一毫的變動都要經過曠日持久的討論和爭辯,就連威爾士本人也沒有權利拍板下決定。
  
2007年以來,為了應對維基百科的內憂外患,維基委員會做出了各種改進的努力:例如推出可視化編輯器,模仿Facebook引入「點贊」按鈕等,然而推進起來舉步維艱。
  
Quora上wikipedia標籤下有一個熱門問題:維基百科糟糕的用戶界面為何不見一點改進?
  
維基基金設計師Brandon Harris的回答是:
  
我們一直在努力,但收效甚微,一個主要原因是:我們不是私人公司。Facebook可以頂著用戶山呼海嘯的反對聲浪對網站「動手術「,而我們不能。(其他原因包括:薪酬無法吸引頂尖程序員,只能儘量僱傭志願者;370種語言,覆蓋全球的網絡架構牽一髮而動全身,「This is an enomous task。」)
  
2010年中文維基首頁改版時候,就曾有互聯網人士發起討論「設計的民主和獨裁問題」。
  
人人皆可編輯」之不可能
  
開放、人人平等、去中心化——這些被寫進《維基經濟學》、《眾包》,被視為維基百科「成功密碼」的理念在成立幾年之後開始黯淡失色,為了保證條目的「客觀中立」不得不被迫讓步、犧牲。
  
任何一個開放系統都難以避免混亂、錯訛、破壞者的闖入,枝蔓橫生,但是以大英百科為榜樣的維基百科卻無法容忍這些,需要在第一時間將雜草刈除乾淨,有無數雙挑剔的眼睛在拿著放大鏡緊盯這個闖進知識界的「野蠻人」,每一處差錯都會變成唱衰者手中的武器。
  
對偽造、惡作劇、造謠中傷、夾帶私貨等信息的生殺予奪造就了維基百科的權力階層——管理員小組,圍繞著對評判標準的爭論,管理層內部又不斷分化裂變,出現了「刪除主義維基人協會」及針鋒相對的「收錄主義維基人協會」,還有「不主張對條目價值做出一般性判斷,贊成刪除某些特別糟糕的條目但不代表我們屬於刪除主義的維基人協會」。
  
各個派別會在一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地方爭論不休,寸步不讓,維基百科著名的「編輯戰「由此得名。2006年底,關於該把養貓的人叫做貓的「主人」、「照料者」,還是「人類伴侶」,「貓」這一條目的編輯們爭執不下。三週後,他們展開的長篇討論足夠裝滿一本書。
  
權力階層除了意味著圍繞「編輯器」的爭奪戰,還意味著普通維基人的不平等和對新人的排斥。為了打擊惡意編輯行為,管理層推出了一系列編輯工具和繁瑣複雜的標準規範,還啟動了可以「一鍵刪除」可疑條目的「機器人」,初來乍到錯誤難免的新人一盆盆冷水迎面而來,辛辛苦苦編輯的條目轉眼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卻往往申辯無門。
  
有人建議維基百科應該更新它的格言:不再是「任何人都能編輯的百科全書」,而是「任何理解標準規範、善於社交、能繞開冷冰冰的半自動化駁回城牆而仍想要自願貢獻自己的時間和精力的人都能夠編輯的百科全書。」英文版維基百科的活躍編輯數量在2007年一度達到5.1萬以上的峰值,隨後由於新人青黃不接,這個數字一路下滑。到去年夏天,只剩下了3.1萬。
  
維基百科的管理員們當然不是故意要和新人過不去,他們只不過是一支無力一一排查千萬詞條只能「寧可錯殺,不可放過」的糾察隊。長達5000字的編輯規範、層層設障的提交程序,以及成為很多潛在維基人面前「攔路虎「的wikitext編輯器,都不過是為了提高「搗亂者「的成本而已。
  
「人人皆可編輯」——維基百科的這塊基石已經搖搖欲墜了。
  
「中立主義」吃力不討好
  
而「中立主義」也正在成為束縛維基百科自由生長的一個囚籠。
  
如果說大英百科的「客觀中立」依靠業內專家的一致意見來實現,那麼對於維基百科來說,「當一個條目的內容趨於穩定,各方意見的爭鋒塵埃落定時,我們可以說它達到了中立狀態。」(威爾士語)
  
「我們贊同公平地表現每一個重要的觀點,且不去斷言哪一觀點是正確的。這便是在此種意義下讓一篇條目『無偏見』或『中立』的秘訣。「維基百科「中立觀點」條目給出了關於「中立」如何實現的官方說法。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許多人理想中的「擱置爭議,相安無事,共同呈現。
  
完全基於內容本身所表現的觀點,而將文字或內容『隔離』到不同位置或子章節的作法,可能導致非百科性的條目結構……更加中立的做法應該是將爭議寫入敘述性的內容中,而不是將它們提煉成單獨的章節,無視對方的存在。」
  
紛芸多歧的觀點「統一於」單一的文本中,這就是維基百科之所以叫做「百科」而不是「觀點PK台」的原因。這也是硝煙瀰漫的「編輯戰」的一根導火索——各方都想儘量把自己的「私貨」塞到正文中。
  
雖然威爾士希望各方觀點能夠通過理性溝通協商,達成共識,最後根據其在「可靠來源「中的流行程度確定各自在條目中所佔比重,但往往事與願違,凡是熱門的條目都佈滿了煙硝和彈痕。
  
陸港台三地青年共同參與的中文維基百科可謂是「編輯戰」極端化的一個縮影。「兩岸歷史和現實的複雜性讓爭論變得頻繁而瑣碎,就連一個方框都能成為戰場。中文維基要編一個中國朝代年表,但到1949年後,台灣維基人要求台灣並列在大陸旁邊,而且表格大小要一樣。大陸維基人則表示反對,認為應按兩岸實際面積大小來劃分。「解放戰爭」、「第二次國共內戰」、「平型關戰役」等條目都成為一場場拉鋸戰的中心。戰火從單個條目演變為「罷免管理員」的治理危機,沸沸揚揚到讓威爾士一度動過關閉中文維基的念頭。
  
「編輯戰雙方如果長期無法形成共識,造成『封了就停,解了就打』的尷尬局面,怎麼辦?」這不僅僅是中文維基面臨的問題。
  
在大英百科時代,學界就某個詞條該怎麼寫達成共識並不是件難事。因為知識高度集中於一小撮專家學者手中,只要他們坐下來吃喫茶、談談天,各讓一步,大不了由委員會一錘定音。什麼,不滿意?等下一次修訂再說吧。而在互聯網時代,「茶杯裡的風暴」變成了「人民戰爭」,每個人都可以找到一千條論據來支撐自己的觀點,隨著新信息的不斷湧現,「偏見守衛戰」將永遠沒有結束的那一天。「Filter bubble「更是會把人們困在一個個彼此隔離的「氣泡」內,讓偏見得到更多瘋狂生長的養料,讓人們只看到口味相符的信息,只需和氣味相投的人廝混在一起。
  
四平八穩、各方都不討好的「中立主義」已經隨著傳統媒體的沒落走向窮途末路,維基百科的「中立主義」理想的吸引力還能持續多久?
  
關於維基百科最著名的隱喻就是數字時代的「亞歷山大圖書館「,浩瀚恢宏、一眼望去不見盡頭,維基百科的一切設計都圍繞著這個終極目標。在這裡,人人都只是搬運工和泥瓦匠,人們的名字都隱沒於這項工程的熠熠光輝中而渺小不可見。雖然維基人的數量達到了千百萬級,但這卻是一張「蟻群「一般的匿名社群,從中延伸不出來社交關係網——因為這裡不是以人為中心,而是以條目為中心。
  
這就讓維基百科無法順利地轉型成為一個類似於Facebook那樣的高黏性社交網站,當互聯網「拓荒時期「的理想主義不再有鼓蕩人心的感召力,當「there isn't a lot of low-hanging fruit「,編輯門檻越來越高之後,如何激勵更多的用戶參與進來?
  
克萊舍基曾經在《人人時代》中對維基百科陌生人之間的協作力量不吝讚美,但是現在他不得不承認:時代變了。如今的人們更關注與維護以自我為中心的信息流,從點贊、互動中獲得持續不斷的瞬時激勵。
  
後維基時代的知識圖景
  
讓我們來看一下後維基時代的知識圖景是什麼樣子的吧。
  
1、圍繞人而產生。維基百科延續了傳統的知識生產方式,將知識從人們的生活中抽象、抽離出來,分門別類地歸置於一檔檔「文件夾」中,供人取用。在社交網絡及移動互聯時代,知識隨時隨地圍繞著人而產生,不能脫離生產者而獨立出來。「誰說的」有時候比「說什麼」更為重要。
  
2、碎片化而非結構化。知識的結構化是古登堡時代的產物,當書籍這種知識組織方式已經隨紙張一起走入故紙堆時,維基百科將所有相關內容都收納於一個個「條目」的做法也就隨之out了。(君不見維基百科的條目有越來越長的趨勢,很多條目已經長成了一本書的樣子。)碎片化信息並不代表著沒有價值,只是等待用大數據的方式聚合、整理、分析、使用,也會在有獨立思考能力的頭腦中凝聚、提煉為可供使用的「知識」。如果說過去的結構化知識是少數人為所有人調配好的「知識菜譜」,那麼,現在,每個人都可以利用「碎片化」的原料烹飪出自己的「知識大餐」。
  
3、多種形式而非僅僅只是文字、圖表。維基百科的公益性決定了它注定沒有能力在條目中插入音頻、視頻、信息可視化等多媒體內容。離開了這些,它還如何能理直氣壯地宣稱自己「彙集了人類所有的知識呢」?
  
4、不再追求標準答案。正如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一樣,知識不再是可以打開所有鎖的「萬能鑰匙」。想在一個條目中歸納出一個問題的「標準答案「成為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比如對於自由主義、福利社會這些左右派火力交鋒的「焦點」,怎麼可能寫出一個讓所有人滿意的「標準答案」呢?這也難怪維基百科的自然科學條目的質量明顯高於政治、經濟等社會科學條目。
  
我們當然不是否定維基百科的價值,就像大多數人都會承認的那樣——它仍是我們所能擁有的最好的百科全書。只是「百科全書」這種沉重的形式已經無法在互聯網浪潮中繼續溯流而下了,而是慢慢沉降、觸底,不再前行。
  
在互聯網誕生至今的二十多年間,有無數url已經成了永久的「死鏈」,比特海中沉入最深處無法打撈的遺蹟,維基百科上早期的很多鏈接就指向這些「知識的黑洞」。多虧了維基百科為我們保存了2001年至今的互聯網信息檔案,互聯網知識庫增長路線圖(雖然形式萬年不變,但是每個條目的每一次編輯記錄卻都被保留了下來。)
  
我們不能肯定維基百科是否能一直存在下去,但是起碼到今天為止,維基百科已經成為網絡時代的「日用品「,互聯網底層的「基礎設施」,將「公認」的知識變成計算器上「=」鍵那樣觸手可及的東西。
  
而維基百科壯志未酬的事業則有待後來者接過大旗繼續走下去。
  
如何將散落在各個「圍牆花園」中的知識碎片歸攏起來,再圍繞人們隨時隨地的需求聚合起來,為人所用?如何避免信息隨timeline的刷新不斷被覆蓋、埋葬,消失不見的命運?如何激勵人們將個人知識分享出?如何讓「知識眾包」躍過社交時代的龍門,進化得更有效率、更有吸引力?
  
算法編織的知識圖譜
  
一前一後誕生於世紀之交,Google和維基百科曾是一對相生相促的好「基友」。Google用Pagerank算法讓互聯網上的浩瀚信息「排排站」,隨時隨地供人調遣使用;而維基則則通過「螞蟻雄兵」將互聯網的link機制運用到極致,編織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張縱橫交錯的知識網。維基百科的條目常常會出現在Google搜索結果的第一頁上,Google也是維基百科的贊助人之一。
  
但是,隨著「信息煙塵」越來越遮天蔽日,丟給用戶一大堆密密麻麻的鏈接的做法已經無法讓搜索者滿意,他們需要一個現成的答案,Siri、Facebook等競爭者的出現加深了Google的危機感。Google Konwledge Graph於2012年5月正式發佈,它會用「語義網」將用戶搜索關鍵詞這一點周圍的「知識譜圖」展現出來,使用戶一步到位地獲取想知道的所有相關知識。Konwledge graph被認為下一代搜索引擎的核心——提供的是答案,而不僅僅是鏈接。在Google Konwledge Graph這張網絡上,維基百科只是數據來源之一。相比於維基百科在單一站點內人工編織的知識網絡,Knowledge Graph是一張更為恢弘壯麗的覆蓋整個互聯網的知識「全景圖」。
  
在維基百科這項「底層設施」之上,Google正在做超越維基百科的事情。維基百科是面向所有人的百科,而Google Knowledge Graph則會在每個人面前展現出獨一無二的知識圖譜。
  
然而,互聯網上正在誕生一個個將Google爬蟲拒之門外的「圍牆花園」,Facebook就是最大的一個。不僅如此,Facebook還正在通過把「like」、「send」按鈕安插到互聯網各個角落的做法,試圖顛覆Pagerank的遊戲規則,從而動搖Google帝國的根基。
  
正如我們在前文提到的,後維基時代,知識圍繞著人而產生,Facebook的「like」、「send」按鈕就是人們對網頁、人、地點、事物的一次次投票(當然,好友的投票會有更高的權重),直接決定了知識的重要程度和與用戶關係的遠近,、這比Pagerank把網頁按照鏈接數量的多少排序這種「冷冰冰」的做法User frendly多了。
  
扎克伯格把2013年初推出的Graph search稱之為「第一個巨大的產品」,雖然他聲稱該產品並非劍指Google,但明眼人一看便知Graph search絕不甘心只做一個Facebook站內的社交搜索,而是要用社交關係鏈重新構建互聯網的知識圖譜,為信息增加「人」的維度。Facebook在自己10億用戶的「地盤」上可以自己說了算,但是開放平台覆蓋的範圍顯然還難以企及Google爬蟲掃過的土地。扎克伯格深知「萬里長征才走了第一步」,5月6日在接受《連線》採訪時,他說「Graph Search還處在初期階段,甚至都還沒推出移動版,而大多數用戶都會通過移動端使用我們的產品。」
  
「在Facebook網站上發佈的帖子中,有5%到10%是人們向其好友提出五花八門的問題,如『這段旅程中下一步我該去哪兒』或者『誰該做我樂隊的鼓手』,諸如此類。而在傳統的搜索引擎中,你是不會問這樣的問題的,但存在於我們的體系中的知識很可能將給你帶來指路明燈。如果我們能做到這一點,那麼就能改變人們對社交網絡的看法,也就是社交網絡不僅僅是與通信有關而已,還能帶來知識和解答問題。」在扎克伯格眼裡,Facebook顯然不只有自拍照片、流言八卦而已,它也將成為社交網絡一代的知識來源。
  
移動互聯網和傳統互聯網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在那裡,網頁靠邊,應用當道;在那裡,圖片、視頻、位置、健康狀況等個人化的信息每時每刻都在被創造出來,分散於數十萬個封閉的應用中,令Google等搜索引擎難以染指。而Facebook的send、like按鈕則可以輕而易舉地接入應用之中,從而共享其中的海量數據。(至於Google+,Facebook的Party都已經開始了,誰還想挪地兒呢?)
  
無論是Google還是Facebook,關心的顯然都不是「人類知識向何處去」,而是如何推送出更精準直達的廣告。正如有些人哀嘆的「我們這一代最聰明的人竟然都在思考著怎樣讓人們去大量地點擊廣告」,似乎與維基百科的志願者們有雲泥之別,但是Google、Facebook卻在無心之中繼續著維基百科未競的事業,而且走的更遠。
  
後維基時代」的知識協作
  
然而,短時期內,Google、Facebook算法所依靠的語義網還無法像維基志願者一樣在不同的信息之間建立準確的鏈接,也就是說,人類在分類、歸納、聯繫等方面複雜幽微的思維能力機器還只學會了皮毛而已。碎片化的知識已經在如雪崩一般轟炸而來,我們手中卻還沒有可以馴服它們的武器,只能不斷提高大腦這個「信息處理器」的運轉速度,連和菜頭這樣的「資深網蟲」都感到「力倦神疲」,落荒而逃了。
  
從博客時代開始,各家社交網絡不約而同地採用了以「時間線」倒序、實時更新的信息組織方式,讓信息如過眼煙云般前赴後繼,除了滿足即時的消費需求,很難沉底下來。之所以如此,不過是因為「時間線」不需要人工的干預,不需要複雜的算法而已。
  
很顯然,在後維基時代,我們仍然需要人工的知識協作,只不過再也不會出現一個像維基百科那樣聚集千萬志願者的超大平台了。
  
Quora這樣問答網站就是為那些Google不到結果、在維基百科上查詢不到的問題的問題尋找答案。這裡就像是一個知識市集,各行各業的人交換著經驗、知識和看法。一個問題就是一群知識的集合,答案按照得票多少而非時間先後呈現。在暖暖的燈光下,流傳著勵志故事、公司內幕、行業觀察、親身科普……這裡沒有標準答案,有的是圍繞某個問題的智力風暴,呈現的是一件事情的多個面向而不是「標準照」。
  
在問題之外,Quora也在嘗試著用「領域」、「話題」、tag的方式將分散在各個問題中的知識組織起來。與此同時,因為回答問題而成為某一領域專家的用戶也會成為一個個知識的「節點」,一本本「活的」行業百科。有人曾經吐槽維基百科「最熱情,最能耗,最有時間的用戶貢獻/維護了最多的詞條,而不是最有專業知識的。」與此相比,問答網站上的專家則要貨真價實的多,絕不僅僅是精力旺盛的「搬運工」,比如關於量子力學的問題會有大學物理教授來回答,而關於Google的問題則會有內部員工來「爆料」,這些非標準化的知識是維基百科所無法提供的。
  
與維基百科相比,問答網站的社交屬性更強,每一個認真的回答都會收穫一個個「贊同」,增加回答者的聲望,從而產生比「理想主義」更為有效的激勵作用。用戶之間的互動交流不僅有助於問題持續深入的討論,形成的社區氛圍也會讓更多志趣相投的人留下來。
  
曾經一手創立了Blogger、Twitter的Evan Williams希望借Medium打破「時間線」一統天下的局面,它更像是《赫芬頓郵報》和Blogger的進化版,用主題為核心的內容組織方式來聚合內容、用用戶投票的眾包形式進一步精選內容、用精美的網站模版來加強頁面的結構化。
  
Medium就像是對這個社交為王、碎片紛飛的時代殺出的一記「回馬槍」,一次反動逆。這裡甚至不鼓勵讀者評論,讀者有話想說可以在作者的文章中添加批註——Medium的協作性正是體現在這裡。《喬布斯傳》的作者艾薩克森 艾薩克森已經在上面寫作一本關於60年代計算機文化的書,他希望借眾人之力使這本書更為豐富、準確。
  
而最近低調上線的寫作者社區「十五言」——這個Medium的「像素級」山寨者則有著更為ambitious的願景。
  
果殼網的創始人姬十三在《用十五言完成系統知識的眾包》的文章中中寫道:「前幾年曾想過做一個產品,用眾包來完成知識地圖的系統化整理。各種原因擱淺了。維基百科當然也可以完成類似工作,但維基淡化個人品牌和風格,整體注重嚴謹卻可讀性不強。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一夥人,甚至是一夥沒有協作經驗的人,在優秀的產品機制組織下,快速完成一定份量的內容,既能讓讀者對這個領域的知識有全貌瞭解(系統化整理),又有一定可讀性,相當於一起出一本書。」
  
不過,從代碼原封不動照抄Medium這點來看,姬十三可能只是說說而已,並不打算當真。

文章來源:鈦媒體
作者:Lonelist
敗局 維基 百科 危機 困境 革了 了命 該往 往哪 哪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9649

一個十年門戶老編的哀嘆:被今日頭條革了命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929/165429.shtml

一個十年門戶老編的哀嘆:被今日頭條革了命
創業家 創業家

一個十年門戶老編的哀嘆:被今日頭條革了命

以前是我們操控機器,現在變成機器操控我們了。

首發 | 創業家&i黑馬(ID:chuangyejia)

文 | 朱丹 嶽麗麗

上月,有外媒爆出今日頭條欲尋求20億美元融資的新聞,融資後估值將超過200億美元。對這家成立僅五年的公司而言,眼下正是它最好的光景。

那些曾將頭條視為競爭對手的門戶網站,卻不得不面臨一個殘酷事實:融資後,頭條將進一步蠶食市場份額,產業鏈條上的所有角色都正在被這家年輕的公司肢解,顛覆。

近日,創業家&i黑馬與一位有十年從業經驗的門戶老編聊了聊,我們權且稱其為“X”女士。浪潮之下,個體遭遇顯得渺小又無奈,親歷行業巨變後的她得出了一個悲觀結論:傳統門戶已不複存在,它們已被今日頭條打敗,這是人們不想承認,卻已無法改變的事實。

以下為“X”女士的口述,經創業家&i黑馬編輯:

算起來,我進入網易已經十來年了。

早在1997年就有三大門戶(創業家&i黑馬註:新浪、搜狐、網易)的說法了,那時信息比較匱乏,起步最早的幾家自然形成了品牌,成了信息的節點,騰訊和鳳凰網算是後起之秀。

當年,網易門戶有兩個核心亮點:

一、網易郵箱可以為網易門戶導流,很多用戶在登郵箱的時候,會順便瀏覽網易;

二、2005年李學淩擔任總編輯時,建立了網易跟帖。現在看來這項創新也是相當成功的,具備文化特點和產品屬性,至今仍是網易新聞的核心。

唐巖接棒網易總編輯時,提出了“網易有態度”這個口號,這為網易塑造了“有態度”的品牌形象,也將網易和其他門戶做了差異化定位。我們都挺認可他提出的這個概念。

2012年左右進入移動端的時代後,各家門戶都在拼微博,包括網易。但在後期,網易嘴上還在講要搞微博,要跟新浪、騰訊爭個高低,實際上已經準備往移動客戶端轉型。

網易是第一個向移動客戶端轉型的門戶,抓住了移動紅利,加之口碑、產品體驗、風格都很好,網易客戶端的用戶量上升很快。一下子PC年代的競爭變的毫無意義了,此後幾年網易在門戶競爭中全面勝出。

門戶角色“平臺化”

早年間各大門戶都以轉載報紙內容為主。2008年左右,網易逐漸認識到純轉載的缺陷和原創內容的影響力。於是,我們開始拉團隊搞原創。起初的原創相對來說篇幅很短、內容很淺,主要是為了滿足用戶對信息及時性的需求。

網易是門戶中第一家開始做原創內容的,當時我們招了10多個人,力度很大。一、兩年後其他門戶才反應過來要做原創內容,大家開始了拼殺。2010年之後幾年是門戶拼殺最厲害的時候。內容方面,大家從拼速度,到拼獨家、拼深度。

網易門戶的主管、架構改變是這一兩年的事,尤其去年架構變動較大。成立了網易號,改變了過去以垂直頻道為單元的體系。最特殊的是成立了一個直播中心,將一些頻道合並在里面。

此外,網易將原來歸屬於頻道的原創內容團隊剝離出來,獨立成為工作室。這是丁磊的意見,因為網易遊戲就是這麽做起來的。

工作室有自己獨立的產品,收益、風險都自己承擔,除了通用的市場宣傳、渠道、財務、人事等,其他的都是工作室自己作主。網易比較認可這種激勵機制。總體來說,工作室相對原來頻道的架構,自主性更強,體系反應也更敏捷。

但如今,門戶已經不會把原創內容作為一個差異化競爭的武器了,只是正餐之後的“甜點”而已。

未來,內容生產將主要由專業的內容機構去做,如垂直媒體,自媒體等。門戶將主要扮演渠道和分發平臺的角色。

傳統門戶不複存在

今日頭條能起來是靠移動紅利,前幾年流量獲客很便宜,加上早期微博為其導流。那個年代幾毛錢一個用戶,今日頭條每月撒幾千萬,用戶很快就上來了。但現在,流量太燒錢,撒1個億也只是打水漂。如今若有人想靠錢複制一個今日頭條基本不可能。

此外,今日頭條建立的頭條號使它在內容源上甩開了各家。此後,門戶也都相繼模仿推出自己的產品。

2015年,今日頭條剛出來時我很不屑。甚至我一度覺得它不夠精準,一打開全是和三俗沾邊的內容,比如將美女照內容推送給一個正常男性他肯定看,這不需要什麽機器算法,人工推薦也能做到。

但去年起我開始發現它的算法確實要領先一些,因為分析的顆粒度越來越小,標簽越來越細。它會為我推送周邊的新聞,甚至會根據手機安裝的APP來推送用戶可能喜歡的內容,這太恐怖了。

對門戶來說,今日頭條剛起來時根本沒人在意。

2015年年終,管理層觀察到今日頭條的數據漲得很快,內部第一次將今日頭條列為競爭對手,但當時的心態是“將這種小網站列為競爭對手是很給他們面子的事。”2016年,今日頭條的數據直線往上飆,各大門戶都開始將其列為競爭對手,門戶對今日頭條態度的變化也是今日頭條主流化的一個過程。而今年年末再複盤,今日頭條要不要把門戶列為對手都很難說。

相比其它門戶而言,網易轉型的反應還比較快。網易門戶的口號是做華語第一資訊平臺,2016年年中則將“資訊”改為“分發”,網易的產品全面向機器算法轉型。如今,“網易有態度”也變為“各有態度”,開始強調“千人千面”。

今日頭條不是最先做機器分發的,網易也曾推進類似產品,如“猜你喜歡”、“新聞聚合”。但這些產品都是技術部門自己做的小產品,未能上升到公司層面。一是沒有重視,二是當時技術尚不成熟,單獨做一個產品能不能活下來?

如今門戶全都“今日頭條化”了。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傳統門戶已經不複存在了。

門戶轉型是一個“陷阱”

“頭條化”後,有段時間我感覺自己失去了“掌控感”。

之前,工資雖然拿的不多,但有時我會覺得自己還挺重要的。我們設置的議題、挑選的新聞、選擇的導向能夠影響到很多人,有時甚至會得到對手的認可。這種感覺真的很不錯。

門戶“頭條化”後,編輯的主動權讓位於機器,職能開始被弱化。我們都開始懷疑自己的工作價值,感覺自己變成了機器運轉的螺絲釘。以前是我們操控機器,現在變成機器操控我們了。

以前發布一則新聞,它會出現在網頁哪個位置我心中有數,但現在我不知道它會出現在哪里。門戶也都放棄了由流量為指標來考核內容,因為這不是我們能控制的。

一個傳統門戶估值僅幾億美元,今日頭條成立幾年估值便增長為百億美元,這對所有做內容的人都是一個沖擊。他的價值已經被市場驗證了,我們已經沒有辯論的空間。

門戶已經被今日頭條打敗了,這是一個不想承認的事實,但也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我認為今後將不再有門戶這個概念,因為“門戶”意味著流量入口,如果不能成為個中翹楚,就擔不起“流量入口”這個稱呼。

過去,國內傳統新聞門戶網站能活下來五家(創業家&i黑馬註:騰訊、新浪、網易、搜狐、鳳凰網),是因為各家在價值觀和內容上有些許差異。有人會喜歡港媒風格的鳳凰網、有人則喜歡網易南方系的風格。價值觀不同,各家媒體有不同的生存空間,而門戶頭條化後,導致的結果是內核和今日頭條相差無幾,技術層面卻沒有比較優勢,最後大家都成為一個同質化的東西。最終競爭將演變為一個市場推廣的遊戲,完全拼獲客能力。

我無法預測門戶的結局。從數據上看,現在已經有門戶在掉隊了,業務規模和人員都在縮減。我認為這不單是頭條擴張造成的,而是業務模式趨同造成的。在這麽多客戶端沒有區別的情況下,用戶下載一個APP就夠了。

互聯網很多行業是沒有老二活路的,追隨者沒有前途可言。因此,我認為門戶轉型是一個“陷阱”。但門戶別無選擇。

未來,資訊平臺的競爭將會加速,馬太效應將更加明顯。如今BAT也在圍剿今日頭條,最終勝出的是否是它,也很難講。

門戶編輯 今日頭條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一個 十年 門戶 老編 編的 的哀 哀嘆 今日 頭條 革了 了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978

【今日笑一笑】搞笑柴狗怕打針主人拼了命抓住牠

1 : GS(14)@2017-07-02 14:19:28

相信不少人小時候最怕的就是去醫院,台南這隻柴犬布丁去醫院時更是交足戲。事緣布丁跟其他狗打架後受傷掉毛,醫生說需要打針,但針筒尚未出現,布丁已經喊得呼天搶地,醫生也很無奈。果然打針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主人說布丁就像小孩子一樣大呼小叫,她用了全身的力氣才能抓住牠。但很有趣地,布丁看到鏡頭在拍自己時就拼命地叫,但拍其他地方時就安靜了。布丁的好友吉吉還在診所外偷笑。所以說,一開始不要打架就好了。
Faceboo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702/20076420
今日 笑一 一笑 搞笑 柴狗 狗怕 打針 主人 拼了 了命 抓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768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