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別看不起直播,它帶來的遠不止乳溝和大腿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23/162078.shtml

別看不起直播,它帶來的遠不止乳溝和大腿
功夫財經 功夫財經

別看不起直播,它帶來的遠不止乳溝和大腿

我們都渴望真實,並願意為此付出一切。

本文由功夫財經(微信ID:kongfuf)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 獅刀。

在討論直播時,聽到的往往都是“垂直化細分”“融合VR”“結合電商”等,大家似乎忽視了其帶來的一個巨大創新,那就是“人性化付費”,即“打賞”。

如今,我們已經習慣了生活在擬態環境中。我們以為自己駕馭了媒介,實際上,是我們越來越離不開媒介。

同樣,直播里的世界可以說是假的,但是那些主播確是實實在在的人。說到底,我們都生活在一個自己關於世界的幻覺里,我們卻都渴望真實,並願意為此付出一切。

最近,根據歡聚時代(yy)和陌陌的最新財報,直播貢獻居功至偉。在其他會員、網遊、廣告等下滑的情況下,老牌秀場歡聚時代來自直播的營收為22.182億元,比上年同期的15.652億元增長41.7%。陌陌更是靠直播迎來了華麗轉身,不僅成功洗白自己“約炮神器”的頭銜,還一舉拿下3.8億美元的營收,這在總營收中占比超過68%,直播成為其名副其實的收入主力。

媒體為此痛心疾首,大呼“娛樂至死”的時代來到。確實,相比充滿情懷的共享經濟,高大上的人工智能,未來感十足的虛擬現實,直播平臺除了打色情擦邊球,提供一個“充滿魔幻主義的虛擬平臺”,看起來毫無科技感和技術含量,並一直受到“門檻低”“內容低俗”“盈利單一”等詬病,為何還能獲得如此大的收益?

天價打賞背後的玄機 

在討論直播時,聽到的往往都是“垂直化細分”“融合VR”“結合電商”等,大家似乎忽視了其帶來的一個巨大創新,那就是“人性化付費”,即“打賞”。

在“打賞主播”方面總能聽到一些駭人驚聞的行為。比如90後女會計挪用270萬公款打賞男主播;偷偷用媽媽手機打賞了25萬元的13歲少年;為了獲取遊戲經驗而盜取6萬元打賞遊戲主播的大叔……好像只要進了那個場,在主播的“暗送秋波”之下,管你18歲還是80歲,是少女還是老頭,通通都能被“一網打盡”。

我身邊的大部分朋友包括我自己都不曾用過任何一款直播軟件,更別說為其付費了。所以大部分人都覺得這是“偶發事件”,更不可能把這當做直播的主要收入來源。想想也是,一般人誰會那麽傻呢?給一個未曾蒙面的人刷成千上萬的虛擬禮物,所獲得的回報卻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這不合理啊?只是那些人智商太低而已。

確實,對於我們這些生活在一線城市的人來說,有每周更新的電視劇,有線上線下的沙龍會,有說走就走的旅遊……我們的娛樂生活豐富多彩,我們甚至都沒有精力去玩個遍。相比而言,直播秀場那些唱唱跳跳的主播,真的是太無聊了。

實在很難想象怎麽會有人在直播平臺上一泡就是十幾個小時,為主播們一擲千金。

“直播也就是依靠涉黃和色情吧。”一名投資人這樣評價道。

“擬態環境”面具下的真實生活

李普曼曾提出“擬態環境”的理論——在媒體的報道和渲染中,我們往往把自己認為是真實的東西當作現實環境本身來對待。這個經過傳播媒介有選擇性的加工過的社會,就成為了我們的“真實”世界,“主流”世界。

如今,我們已經習慣了生活在擬態環境中。我們以為自己駕馭了媒介,實際上,是我們越來越離不開媒介。我們的衣食住行、言行舉止,甚至是思維方式和意識形態都和媒介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我們關註媒介所關註的熱點問題,享受媒介所創造的娛樂生活,運用媒介所提供的思考方式,履行媒介所規範的道德準則。我們的所思、所想、所感、所言、所行、所喜、所好幾乎都是媒介所創造的。

大城市的我們,與“擬態環境”的感知偏差並不是很大,畢竟媒體討論的事情我們都有最直觀的感受。可對於三四線城市的那些“非主流”人群來說,他們會不會覺得自己生活在一個“假的高科技現代化社會中”?學區房跟他們有什麽關系?大部分人去過最遠的地方不過是自己家鄉的省會城市,更別提千里之外的北京了。

當然了,霧霾也跟他們無關。股市跌宕能說明什麽?他們甚至不知道A股和H股的區別。布局人工智能還不如布局家門口坑坑窪窪的泥土路,共享單車不會進駐到他們所在的城鎮,沒人會去他們那兒旅遊住Airbnb,更別提叫外賣上門按摩這些了。新聞報道里整天說的那些東西,與他們,沒有任何關系。

他們娛樂生活匱乏,他們不知道什麽是網紅什麽是商業模式什麽是垂直化細分。

他們孤獨。

正是直播,給了他們一個展示自己,認識別人的機會,更關鍵的是,他們找到了價值觀接近的群體。

不管是小城鎮的居民,還是漂泊在大城市的空巢打工青年,直播都是為他們提供心靈撫慰的精神鴉片。哪怕只是開著手機聽聽聲音,那些拙劣的表演和粗糙的對話也能成為他們貧瘠精神生活的最大樂趣,那些屏幕背後相似的鮮活生活,給予了彼此陪伴與救贖。

直播里的世界就像是冰與火之歌里的鼴鼠村。這里,專供長城外的野人娛樂,這里,你可以做出最暴力最粗俗的事情,這里不需要有羞恥心不需要顧忌,因為這里是長城外呀,七國里的規則與他們無關。

請逃離精湛的技巧

我們的時代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時代?技術的發展和物質的充裕是解放了人還是束縛了人?是把人推向了更加自主的方向,還是把一部分人更加置於自己的對立面,更加失去了自我,更加遠離了真實的世界和鮮活的人生? 其實直播外的世界與直播內的世界一樣虛假,一樣充斥著謊言和欺詐。

那些甘願為主播一擲千金的人,不是傻,而是太渴望真實。

主播們滿足了他們的需求。他們不需要高大上,不需要黑科技,不需要古典音樂,不需要時間管理,不需要說話的藝術,他們只需要一份屬於他們自己的真實。

正如《楚門的世界》里所說,我們看戲,卻看膩了那些精湛的技巧。楚門的世界,可以說是假的,但是楚門本人一點都不假。這場戲未必好看,但是,it’s a life.

同樣,直播里的世界可以說是假的,但是那些主播確是實實在在的人。說到底,我們都生活在一個自己關於世界的幻覺里,我們卻都渴望真實,並願意為此付出一切。

直播 主播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看不起 直播 帶來 的遠 不止 乳溝 溝和 大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641

戙高腳.眉筆畫乳溝六叔紅人曹眾甫士超娘

1 : GS(14)@2017-01-12 08:08:32

47歲嘅曹眾,11歲時曾參軍,仲去過廣州軍區受訓,後來喺上世紀80年代——即1988年參加廣州電視台主辦的美在花城比賽,因軍人身份,無奈退出,至90年代先至來港,加入無綫。來自溫州嘅曹眾,喺無綫一直備受力捧——佢成日做劇集單元嘅女主角,但獨挑大樑就未試過,不過就劇接劇,一時扮情婦一時扮歌女,問題係講得出名嘅角色,好似就係得《大鬧廣昌隆》嘅神化丹鳳。睇番曹眾以前啲相,其實都真係幾可愛0架……因為,真係幾率性。又戙高腳又一字馬又用疑似眉筆畫乳溝;有時娘味十足轉個頭扮pure女神,真係估你唔到。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112/19894404
高腳 眉筆 畫乳 乳溝 溝六 六叔 紅人 眾甫 士超 超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327


ZKIZ Archives @ 2019